正文 012 进阶!谁来守护?

    章节名:012进阶!谁来守护?

    取回匕首拭擦干净后收回空间,瞥了地上的孙平一眼,已经死绝的人是没有生还的可能了,但要清理干净这里,于是,她的眸光落在了前面那悬崖处,抬脚一踢,将他的尸体给踢下悬崖,这个悬崖里面绝对有问题,他的尸体下去了,一定是连骨头也找不到。

    身上的血腥味浓郁得让她拧起了眉头,当即便利用水属性进行清洗,连同地面上的血迹也一起清洗干净,这才走到那里面,将地上的那些东西收进空间手镯中,如果不是他贪心,也不会失去更多,人,往往就是被贪字害死。

    三天的修炼,她感觉到体内的气流涌动已经快到巅峰了,进入化神期的那一刻就要到来,只是,到时势必会引动天雷,到时仙门中的人一定会有所感觉,那,她应该怎么做呢?哪里才是她进阶的好地方?

    走出洞中,站在洞口处看去,前面,那是云雾弥漫的一片,看得不太真切,而下面,则是一片幽深的悬崖,她要进阶断然不能在这洞中,那么只有出去看一下了,心下想着,当即唤出飞剑提气而上,飞跃而起,御剑而行,往那云雾中而去。

    御剑飞行约有一个时辰的时间,所处的地域已经是离开了仙门地界的了,她看到了一处适合进阶的地方,那里山峰峭壁分而形成弥漫在云雾之中,不见树木只有秃石,只是在云雾中显得看得不太清楚,她来到其中的一个山峰的顶端盘膝坐下,虽是下面白雾茫茫,却依旧能感觉到此处之险峻,风力之强大,她轻呼出一口气,调息而坐,先吃了几枚灵果恢复体力,再拿出了进入化神期食用的丹药,眼中有着拼上一把的决心。

    突破元婴期所历的天雷是七七四十九道,而化神期所在经受的天雷却是九九八十一道,这绝对不是开玩笑的,稍有不慎她将命丧于此!进入化神期所涌动的天地之能量也决非一般,只怕,不仅仅是仙门的人会察觉到,就是这一带较近的强者都会感觉得到,身处飞仙界之中,那些修仙者又岂会让不知名的强者再诞生?要知道,除非是他们门下的人之外,别的强者有朝一日都极有可能成为他们的对手,他们的强敌,而这,正是他们所不容许的!他们会出杀招,将她扼杀!

    她听说,在仙门中的十二位峰主的门下,如今实力已经进入化神期的却不超过三个,由此可见,如果她历劫时引动天雷,十二位峰主一定会马上赶到此处,深吸了一口气,再慢慢的呼出,她应该庆幸,好在她目前在仙门中只是一个不引人注目的小小修士,如果她历劫,那么也不会有人会想到她身上去。

    握着手中的丹药,她慢慢的静下心来,眸光微闪,脑海中一个个的念头浮起,她得部署好一切才可以进行历劫,否则,她断然无法活着离开这里,至于要怎么做?她心下已经有了打算……

    与此同时,在仙门之中,一老头睡在吊网上好不悠哉的晃着,抖着翘起的二郞脚,半眯着眼睛看着头顶上蔚蓝的天空,嘴里哼着小曲儿,心情好不愉快的样子,就在这时,一道温和的声音带着笑意的传来。

    “师傅,您又没挑到弟子,怎么心情似乎还很不错?”

    一袭白衣的男子迈着步伐不紧不慢的走了过来,他容颜俊美如仙,气质绝尘而透着干净的气息,只是那脸色却是显得苍白,不同寻常的苍白让他看起来就像命不久矣一般,男子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眸光温柔似春水,那样浅浅的一笑,给人的便是温柔与亲切感觉,让人如沐春风,很是舒服。

    而此人,便是与唐心有过一面之缘的纳兰若尘。

    “哎呀,好苗子看中了一个,不过没上台,让一狗东西给弄没了,不过啊!没关系,老头看中的一个也逃不掉。”他不着二郎腿,笑眯眯的说着,瞥了一眼这第二的弟子,问:“哎,那妖孽呢?又跑到哪里去祸害无知少女了?”

    纳兰若尘温和的一笑,道:“大师兄下山去了,还没回来。”心下则暗忖着,能让师傅看中的弟子,定然是有什么过人之处的,只是,不知会是怎样的一个人呢?

    “小子,我看你出去一趟回来后整个人都变得有些不同了,怎么?你前段时间出去难道有什么奇遇?”老头睨了自己的徒儿一眼,撇了撇唇道:“不过看这实力,又没提升。”

    “让师傅失望了,弟子的实力并没有提升,只是弟子想通了一些事情,故而也看开了很多。”想到那一日与那人的一番闲谈,他唇边的笑意又加深了几分,不知为何,那个人就是给他一种很亲切的感觉,就仿佛,亲人。

    这个念头浮起,不由的让他怔了怔,继而又暗自摇了摇头,怎么可能呢?他家族中的血脉至亲都没给他这样的感觉,一个只见过一次面的陌生人却让他觉得亲切?说出去谁又会信?

    “嗯?”

    突然间,原本躺在吊网上的老头一挑眉头,翻身坐了起来,朝天上看去,睿智的眼中划过一抺诧异。

    “师傅?”纳兰若尘朝他看去,顺着他的目光看向天空之处,并没感觉到有什么不同,便问:“师傅,怎么了?”

    “气息浮动,灵力汇聚,这是风云变色的前奏,看这天色与气流,看来,就在我们仙门的不远处,应该就有人要历劫进阶了,这样的气息,应该是在历九九八十一道天雷的化神品阶。”老头抚着胡子看着那依旧蔚蓝的天空说着,目光中光芒流动,心下很是诧异。

    仙门中十二个峰主的门下弟子中外人只知道有三名化神级别的修士,却不知,他老头手底下的两名弟子一个是化神二级品阶,另外一个则是化神六阶的实力,不过看这架势,好像不像是仙门中的弟子历劫,毕竟,如果是十二峰主手底下的弟子历劫,那一定会是在仙门中才对,因为只有这样,他们的师尊才能为他们护法,让他们安全渡劫,毕竟进入化神期的天雷可是非同小可,九九八十一道的天雷比元婴期的要加重十倍,如果没有丹药辅助,成功历劫的人几乎是不存在的。

    “化神期的辅助丹药也是极为珍贵之物,想老头当年为了你们两个臭小子的历劫可是花了不少功夫才拿到了两颗丹药,不行,这么有趣的事情老头得去瞧瞧,看看到底是谁在历劫。”他说着,还当真就从吊网上跃了上来,又对他说:“小子,走,也跟老头一起去看看,指不定啊!还能看到一场好戏。”

    纳兰若尘知道他说的好戏是如果这历劫之人没有人为他护法,只怕会遭到强者的扼杀,毕竟,这样的事情在这飞仙界是经常出现的,如果没有强硬的后台,历劫就是一脚跨入死亡的边界,看了前面的师尊一眼,他这才提气跟上,他明白师尊的意思,就是想让他多看看世间百态,看清修仙界中的弱肉强食,看清修仙者虽可以拥有平常人所没有的寿元,但,死亡也只在一线间,如果真的碰上强者,想要活命便是一件很难的事。

    与此同时,仙门其他的峰中各名峰主也察觉到了天空的不正常,一个个抬头观察着天色以及那蕴含在云层之中的气流,眼底皆划过一丝诧异:“这是……”

    “轰隆!”

    第一声雷鸣声终于打响,第一声雷声的响起,可说是震得天地都为之一动,天色也复盖了下来,乌云弥漫甚至几乎还遮住了仙门的半边天,这股气流与威压的强大,都让各位峰主心头震惊不已,下一刻,纷纷提气而起,寻着那股气息而去。

    如此强大的进阶威压和天空的大气层是他们以往不曾见到的,这到底是什么人在进阶?竟然弄出了这样大的震动?第一记天雷就已经这样了,那后面的天雷一经打响,岂不是引得飞仙界各方强者都会知晓?如果无人为此人守阵,那么,引出了这么大震动的这个修士必定会被各方强者所扼杀!

    仙门中的弟子看到各峰主皆御剑飞掠而出仙门,不由的纷纷惊讶的议论着:“出什么事了?怎么峰主们都往外面去了?刚才那雷是怎么回事?”

    “莫不是什么修士在进阶?只是,进阶怎么能把这么多位峰主都惊动了?”

    “看来定是出什么大事了,要不然各峰主也不会全往一个方向而去。”

    “啊!你们快看!那不是门主吗?门主竟然也跟着一起去了?天呐!到底是出什么事了?门主可是一般事情都不管的,今天到底是怎么了?”

    其中一名弟子惊讶的指着后面那名穿着白色衣袍一身福态的老者,那位便是仙门的门主,而在他的身后还跟着仙门的四位长老,看来,真的是出大事情了,要不然怎么连他们都出来了?

    众名弟子中,古世君复杂的看了那天空一眼,看着十二位峰主全朝外面而去,甚至连仙门门主和四位长老也跟着去了,不由的目光微闪,悄悄的走开了。

    思过崖只有犯了错的弟子可以去,那地方,仙门中的弟子若是去了是会遭处罚的,而此时,十二位峰主和门主以及长老们都去外面了,仙门中弟子们也全因这动荡而没了心思修炼,那么,他倒不如趁着这个机会去思过崖看看风华,听说思过崖那里阴寒之气极重,也不知他在那里怎么样了?

    与此同时,离仙门较远看那一方的山峰上,此时的唐心正处于进阶之中,身体的能量气息在涌动着,澎涨着,像是有什么在筋脉中流动,身体里的气息也一再的变得浓郁而强大,她的脸色也因气流的涌动和身体的灼热而变红,额头上汗水渗出,她静坐着,闭着眼睛引导着体内的气息行走,一遍又一遍,而在这时,天上云层中又再度的劈下数道蕴含着强大气息的天雷。

    “轰隆!轰隆!”

    震耳欲聋的声音有着撼动山河的气势,她那一道道的天雷劈打在她的身上时,那种直接劈入骨髓中的那种痛意是椎心的,天雷的威压与气息在身体中窜动着,直达脚底,那样强大的气息与威压比起元婴天劫时还要强十倍,这样的痛,如果不是她服有丹药,只怕根本承受不了几道天雷就得被劈死在这里,这一刻,她才是真真切切的感受到避雷丹药的重要性与魔无价之处,难怪,难怪她炼制这一枚化神期的丹药要用上那么久的时间。

    “呼!”

    狂风呼啸,乌云密布,天空之中闷雷声不断,闪电与雷声相互呼应着,像是在那云层中酝酿着,酝酿着下一记更加强大的天雷,风,呼呼而响,冷冽而冰寒,狂风吹动着周围的云雾,却又吹不散那白茫茫的一片,坐在山峰之上的唐心身上白衣随风与气流的涌动,墨发飞扬着,她只感觉到那冷冽的狂风吹刮在她身上时就像一把把的小刀在她的身上划过,那样的冰冷,那样的剌骨。

    天雷轰隆的一声再度劈下,精准无误的击打在她的身上,她咬着牙承受着,因为她知道这可以说是修仙者的一个巨大的转折点,九九八十一道天雷历劫成功之后,那么,将来进入飞仙期甚至再往上时都不用再经历这么多天雷的洗礼了,九九归真,这是第后一次所需承受的天雷数量了,往后的进阶只需要承受一记天雷劈打洗礼那就可以了!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也就在这时,老头儿和纳兰若尘先一步的来到了这里,因为他们比较先出仙门,所以也先到,因前方在历天劫,他们并不能走得太近,天雷的威力非同一般,如果不是拥有雄厚实力的修仙者只要一经走近,被天雷的威力所伤,那也势必会是重伤,因此,他们落脚处便是在百米之外。

    “咦?原本是个女的。”老头眯着眼看了看,见那山峰之处所坐着的那名女子白衣着身,墨发飞扬,不由的挑了挑眉头,道:“这女子是何门弟子?竟然在这里进阶?而周围似乎没人为她护法?”朝周围看去,云雾弥漫的周围根本看不到人,也感觉不到人的气息,这一点,让他很是诧异,无论是哪个修仙者都应该知道,进阶之时必定要有为他护法之人,否则,稍有不慎便会当场死在这里,而这女子,一身灵力雄厚,却连个守护之人也没有?真是不正常,不正常。

    纳兰若尘看着百米之外的那抺白色身影,目光平静,因距离较远,而那女子又因气流的涌动墨发的飞扬而遮去了她的脸,让人看不到她的容颜,只知道她是一名女子。他的目光从那女子的身上移开,落在周围,确实没看到有人为她护法,不由的,诧异的道:“师傅,真的没人为她护法?那她的处境岂不是很危险?”一般的修士是奈何不了她,但,她的历劫引来了这么大的震动,来的势必是强者,如果是修仙强者想要取她性命,那根本就是易如反掌。

    “嗯,老头用神识查探,这周围确实是没有人的气息,这女子真是胆大啊!没人护法也敢进阶,啧啧!”他抚着胡子摇了摇头,他老头可是好人,才不会做这种趁人之危的坏事,所以他是不会动手伤他的,但,别人可就不像他这么好心了。

    仙门中的十几位峰主和门主也在这时赶到,当看到老头和纳兰若尘时,他们眼中都划过一丝诧异,共中一位峰主皱着眉头道:“风老头,你怎么在这?”

    “怎么?老头我不能在这啊?还是想问,老头怎么比你们先到的?”老头一副欠扁的神色,双手环胸的睨了那峰主一眼,哼了一声:“老头我就不告诉你,你想怎么样?”

    听到这话,那名峰主明显的脸色一沉,却又因看到门主就在后面而忍了下来:“哼!就是一个疯老头!”冷哼了一声,他将目光移到唐那前面百米之外的地方,当看到那前面盘膝而坐的是一名女子时,不禁诧异的道:“是名女子在进阶?还没人护法?”不由的,目光朝旁边的众名峰主看去。

    后面的门主和四位长老走上前来,一身福态面露威严之色的门主看着前面盘膝而坐的白衣女子,思忖了一番,便对各名峰主道:“此人不知是何处人氏,虽然不是在我们仙门地域之内,但既然有缘碰见,而她又孤身一人无人护法,那么我们便为她护法吧!”

    他的话让众名峰主皆是一愣,一个个不敢置信的看着他:“门主,您是说要为她护法?”

    “嗯,此女子年纪轻轻便进入化神级阶,承受天雷历炼,而她进入化神品阶的天劫竟能引得这样强大,大有着地动山摇之势,就凭着这份天赋和她所引起的天地之变,此女也定然不是一般人,今日我们仙门众人为她护法,说不定,将来她还会还我们仙门一个人情。”门主的声音透着威严,不紧不慢,目光幽深难懂,而他所说的话,又似乎里面蕴含着另一层的深意,只是,此时却是无人能听懂。

    闻言,众名峰主皱着眉头朝那盘膝而坐的女子看去,心下暗忖:门主这是什么意思?真的要帮她护法?

    “门主,此人是什么人我们并不知道,来历与人品都不清楚,也许此人是什么大奸大恶之人,难道我们也要为她护法?她的天雷劫引动的气流这么强大势必会引来各方强者,如果我们为她护法,势必会为仙门惹来麻烦,还望门主三思而行!”那名在众名位峰主实力排行第一的中年男子沉声说着,他的声音冰冷而无情,此时更是皱着眉头,明显的不愿意护这个法。

    这时,听到他这样一说,共他的峰主也道:“司马峰主说得对,门主,我也觉得为此女护法不妥,她的来历身份我们都不清楚,又岂能蓦然为她护法?按我说,此女能引来这样大的气流,指不定将来还会掀起什么样的风浪,倒不如现在就让我们杀了她以绝后患!”

    “门主,此女就是一陌生人,我们又何必搭上自己的为她护法?如果是我们仙门中人还一回事,而她,根本不是,既然如此,谁要杀她谁就去杀,与我们又有何干?她有本事引动这么大的的气息,相信,也会有本事为自己护法,又何必我们操心呢!”一名女峰主也跟主说着,她冷眼扫了那盘膝而坐的女子一眼,便移开了目光。

    “你们……唉!”看着他们一个个冷漠以对,都说不愿意帮忙,门主无奈的一叹,道:“那好吧!你们愿意护法的就来帮忙,不愿意的我也不勉强。”他朝那百米外盘膝而坐的白衣女子看去,就冲着她引动的这股气息,他就知道此女绝不简单,而今日他们遇到了,又岂能袖手旁观?

    “门主,我帮你吧!”一名峰主站上前来,是那名面露威严比较古板的那一名峰主,姓彭。

    “既然门主开口,那么,我们也帮忙吧!”另外两人也走了出来,是那名福态神色莫测的峰主和那名脸上带笑却笑意不达眼底的男子,两人前者姓金,后者姓柳。

    那神色冷漠的峰主瞥了几人一眼,便也迈上前一步,冷声道:“算我一份。”此人,姓贺。

    “风老,你呢?”门主这才点了点头,看向了那一直没表态的怪老头。

    “老头我就是看热闹的,不关我事我才懒得理。”老头摆了摆手,意思很是明显,然而在此时,旁边的纳兰若尘却诧异的低喃出声:“竟然是她?”

    百米之外,盘膝而坐的女子突然间睁开了眼睛朝他们看来,而此时,那涌动在她身上的那一股气息和风劲往外吹去,那凌乱的飞扬的墨发被吹开,露出了她的面容来,正正是那绝色无双的容颜与清冷的眼眸让纳兰若尘错愕非常,此人不是那日清晨与他在院中相识的唐心又会是谁?

    “徒儿,怎么了?”老头子瞧见他神色有异,朝唐心瞥去,见到她露出来的那绝色容颜,当即就轻佻的吹起了口哨:“哟,还是一名漂亮的丫头呢!长得真是美啊!说是天仙也不为过,能怪你看得傻眼了,不过徒儿,师傅跟你说,越是美丽的女人就越有毒,是不能靠近的,你呀,不要被美色所惑,要擦亮眼睛才行,千万别学你师兄那臭小子。”老头子一说就是一大串,却发现自己的徒儿眼睛也没眨一下的看着那前面的女子,当即伸手敲了一下他的头:“臭小子,没听见你师傅在说话啊!”

    对上唐心那双清冷的眼眸,纳兰若尘猛的回过神来,目光中着恳求的看着他,开口道:“师傅,帮帮她吧!她是我朋友。”竟然是唐心,那个让他感觉到亲切的女子,既然知道是她,他又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呢!

    然而,老头还没说话,就在此时,天边已经传来了一声狂傲的声音:“何方小辈在此进阶!速速报上名来!”威严的声音蕴含着强大的气息,那声音一出,竟是在空气中形成了一股强大的威压,令人胸口如同压着一块巨石一般,连纳兰若尘这个化神期的修士也感觉到呼吸困难。

    那威严的声音一出,众名峰主连同门也朝那声音看去,只见,一名身着玄衣的中年男子凭空站在云层之中,一身雄厚而骇人的威压,一双锐利而狠厉的眼眸,此时,正以着一副居高临下的强者姿势俯视着众人,而他的目光从众名峰主的身上掠过,落在了那盘膝而坐的绝色白衣女子身上。

    “你是何人!报上名来!”

    强者的威压再度袭出之时,却发现,女子在她的身边设下了结界阻挡住了他的威压,当下仰头哈哈大笑:“小小结界也想阻拦本尊?真是异想天开!”伸手一拂,准备击出一股气流破了她的结界之时,仙门门主的声音却在此时响起。

    “阁下请高抬贵手!”

    白色的身影飞掠而起,门主发福的身体飘浮于半空之中,挡在了那名强者的面前,朝那名强者拱手一礼,道:“我乃东鹤仙门门主,此女是我等为之护法的,还请阁下能高抬贵手,让她渡过此天劫。”

    “东鹤仙门门主?”中年男子锐利的目光一眯,扫了前面的老者一眼,冷哼一声:“东鹤仙门的门主又如何?本尊想要取的性命,还没有取不到的!此女历劫竟能引动如此强大气流,势必不是一般人物,今日不除,他日为患!让开!否则,本尊不介意让你尝尝本尊赤焰掌的厉害!”声音一落,只见他的手呼的一声凭空发出了火焰的气息,乍一看去,像是熊熊火焰在燃烧似的,很是恐怖。

    “你、你是赤焰尊者?”

    门主一惊,不可思议的看着他的手,赤焰尊者,凭着他的赤焰掌上了飞仙界百强榜上八十三名的排名,传闻此时心狠手辣,心胸狭窄,实力品阶在飞仙巅峰级别,在飞仙界中,同一个级别的品阶并不代表一样的强,而是取决于对方精通的是哪一方面,这赤焰尊者一手赤焰掌就是一大威胁,就算仙门中十二位峰主里大多的实力品阶都到了飞仙期,但,却没有一样绝技,因此,若是打起来,那是无法与他对抗的!

    这也是为什么,他们仙门中虽然峰主的实力都在飞仙期,却无法上得了飞仙界百强榜的原因,因为,在这飞仙界中,真正的古武秘技是少之又少的,无论是拳还是剑还是掌还是刀或者鞭,他们都没有古法秘技可学,自然也无法与那些有上古承传的修士相比了。

    原本就不打算参加护法的那几位峰主见此时出现的竟然是赤焰尊者,眉头一皱,不动声色的退后了一步,与拥有绝技在身的修士战斗?那绝对是自找死路,尤其是这个赤焰尊者更是以心狠手辣出了名的,他们才不想去赴这趟混水。

    “没错!识相的,赶紧退开,否则,就让你尝尝赤焰掌的厉害!”他抬起了那变成烈火模样的手,嘴角扯出了一抺狠辣的冷笑。

    “师傅,请你救救她吧!”纳兰若尘知道自己不是那赤焰尊者的对手,只能恳求着他师傅出手,只是他自己却忘记了,他师傅不久前才教了他一套流云掌。

    老头见状,抚了抚胡子,瞥了那那几位退到一旁的峰主一眼,笑呵呵的说:“徒弟啊!那丫头既然是你的朋友我们当然是要救的,你要学学师傅,重情重义不做坏事,千万不能学某些人胆小怕事贪生怕死退一旁,那个什么赤焰什么的师傅又打不过他,不过,师傅打不过,你打得过啊!干嘛救我救那丫头呢?你自己就能救了。”他故意扬着声音说着,存心气死那边的那几人。

    而那边的几名退一旁的峰主听到了他的话,一个个的脸色也都黑沉了下来,被他这样当着众人的面说他们胆小怕事贪生怕死心里又岂会好受?面子上又岂过得去?

    纳兰若尘一怔,问:“我能救?我能怎么救?”

    “傻徒儿,你不是在学那套流云掌吗?就用流云掌去对付他的赤焰掌啊!”老头一副无语的模样摇了摇头,凑到他耳边嘀咕了几句,纳兰若尘这才眼睛一亮,道:“多谢师傅指点。”

    “哼!无知小儿!不自量力!”那赤焰尊者冷哼了一声,视线扫过老头,道:“既然你让你的徒儿来送死,本尊又岂能不如你所愿?”声音一落,浑身气息一变。

    “门主,四位峰主,那位姑娘是我的朋友,就请几位帮忙为她护法了,赤焰尊者就交由我来对付。”纳兰若尘说着,朝他们几人行了一礼。

    几人见状,这才点了点头,各提气飘浮而起,分布悬空站于唐心的百米之外的四方,为她护法守护。

    结界中,唐心看着纳兰若尘,目光微闪了一下,慢慢的闭上眼睛继续调气运气,而在这时,天上的天雷又再度的劈下,轰隆的巨响,震耳欲聋,震得空气都为之一动。

    感觉到那空气中的那股强大的气流涌动,感觉到那股来自于天地的变化,四名为唐心护法的峰主目光不由的微闪,朝结界中的白衣女子看去,心下也在暗忖着,她,到底是什么人?竟然有这么大的本事,能让这空气中的气息和天地发了这样强大的震撼力。

    纳兰若尘提气而上,他身上的气息就算是身处这凝重嗜血的气氛当中也依旧是干净的,像是不染尘埃一般的干净,身姿飘逸绝尘,面容苍白却俊美,此时,他眼中浮现了有生以来的第一次斗志,说出来也许没人相信吧!他修仙至今,双手没杀过一个人,也从没有过争斗之心,他的心里没有嗜血的因子,一向,他有的只是温和与一颗平常心。

    修炼了这么多年,第一次为了想要守护一个人而去战斗,他的心,隐隐的有着紧张,但一想到身后的女子她是孤身一人,他又不由的挺直了腰,感觉肩膀上多了什么似的,脑海中摒除了一切,只剩下一个念头。

    他想保护她!

    别说他紧张,老头此时也是紧张得冒汗,没人比他更清楚他的这个徒儿了,他跟那个妖孽不同,他跟着他修炼多年,双手却是一直都没染鲜血,也从没有争斗之心,让他学着东西他就是想着强身健体,因为他的身体跟别人不一样,他的比较虚弱,身体的毛病也多,也许正是因此,他比较喜欢清静,喜欢平和,他并不喜欢打斗,杀人,他的所学为的其实也就只是保护自己,而今天,他却要用他的所学去保护别人,这能让他不激动,不紧张吗?

    “唉!也不知这小子行不行,这身子本来就弱,会不会一下子就被打死了?”老头喃喃自语着,却不知,旁边的门主和四位长老听到他的话后,嘴角皆是一抽,无语的瞥了他一眼,不知道他行不行还让他去战斗?他这师傅当得也真是太尽职了,尽拿徒弟的命开玩笑。

    “小子,就算你现在想要退下,也已经晚了,受死吧!能死在我的赤焰掌印下是你的荣幸!”那赤焰尊者阴沉沉的说了一声,下一刻,提气而上,飞身而出,那涌动烈焰的手掌一挥一击,竟是凭空打出了一个手掌模样的火焰印记。

    “呼!咻!”

    火焰的声音在空气中划过,呼呼而响,还伴随着凌厉的风声以着掩耳不及的速度袭来,纳兰若尘心神合一,身体飘浮在半空中,双手置于身前转动了起来,催动着身体里的水能量气息,只见,双手中涌现出一股清澈的流水,只是这股流水却是被他控制在手掌之间,由小变大,渐渐的,形成了一个旋涡的模样,水流涌动的声音那样的清脆悦耳,水能量的调动之大几乎复盖住他的整个身体。

    “流云掌!”感觉到身体里充斥着那一股强大的能量,纳兰若法低喝一声,同时引出手掌上的水属性朝前面攻击而去。

    而那一旁看着的几名峰主看到这一幕时,一个个眼中皆划过错愕:“他竟然是水属性能量?天灵根水属性,还有他这是什么功法?竟然能唤出这么多的流水来,真是主不可思议!”

    看到这,另一名峰主也诧异的开口:“水克火,他是想利用火来克住那火焰?这、这能行吗?”

    那名沉着脸的冷厉中年男子则眯起了眼睛,道:“一般的水是不能,但他用的是水属性外加水属性的特殊功法,那么就能行,别忘了,五行相生相克,火的克星就是水!”眼底划过一抺暗光,视线扫向了那老头,这老头竟然有水属性的功法秘技?当真是藏得很深!

    就在他们说话间,纳兰若尘已经引动水流撞上那朝他而来的火掌印,只见,一水一火相碰撞在一起时发出了嚓的一声巨响,水流几乎是在那一瞬间化成了各种形状将火焰包住直至扑灭,直到,将那火焰直接扑灭后那冒出了缕缕轻烟与空气中的云雾混合在一起消失不见,这一幕,几乎就是那一瞬间的事情,看得那赤焰尊者浮现了一脸的震惊之色。

    “这、这怎么可能?”

    纳兰若尘也怔怔的看着自己的手,那一瞬间,他是有感觉到身体时的那一股水属性的能量在涌动,这是他第一次运用,却没想到效果比他想象的要好,虽然心下有些没底,但,却还真的如谪师傅所言,将对方的赤焰掌给克制住了,这一点,让他微提着的心也慢慢的放了下来,凭实力他是打不过赤焰尊者的,而他师傅也说了,让他并不用杀了赤焰尊者,只要能克住他的赤焰掌就行了,赤焰尊者以赤焰掌而成名,这一刻知道他的赤焰掌是有克星的,自然会心中大惊,心一惊,气息就乱,他也不会再坚持着要杀了唐心,至少,在门主和他师傅以及几位长老和另外四位峰主的守护之下,赤焰尊者是伤不到唐心的,想到这,心下终于轻呼出一口气。

    “好个流云掌!没想到,我赤焰掌今日竟然遇到克星了!”愤恨的声音透着毫不掩饰的杀气,他想杀了他!只是,他知道,在那些人的守护之下,今日他夺不了他的命,但,他一定会找到机会的!

    就在他的声音一落下,就在他准备离开之时,天边再度的飞掠而来几道身影,当看到那几抺身影的靠近,看清了那几人的面容,饶是那傲慢成性的赤焰尊者也不由的心头一惊,眼中流露出惊恐的神色,脸色也唰的一声变得惨白,那模样,就像是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似的。

    而他惊恐的神色也引起了众人的注意,众人心下怔然,到底是什么人?竟然能让上了百强榜的赤焰尊者露出这样惊骇的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