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1 忍字当先!杀!

    章节名:011忍字当先!杀!

    “好个目无尊长的小子!今日乃十二位峰主挑选入室弟子的大日子,你竟敢如此放肆,在这里喝酒,你说!你该当何罪!”低沉的声音夹带着凌厉的威压铿锵有力的响起,一时间,吸引了场地众人的目光,连同那十二位居于高处的峰主。

    底着头的她在听到那话后,清眸中掠过了一抺寒意,她不紧不慢的抬起头来,朝前方看去,此时,眼神已恢复了平静与淡漠,视线落在那抺白色身影上,面前的男子年约三十五岁上下,此时就站在离她三米之外的地方,面貌普通,但一身气息倒是很是雄厚,视线对上了他的眼睛,捕捉到了他眼底的那抺贪婪之意,她唇角微勾起一抺似有若无的笑,打量了他一眼后将目光移落在那被他拿在手中的酒葫芦上,神色平静,但眼底深处却是晦暗不明,平静过度的神态,让周围的人都猜测不出她在想什么。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让每一个人都错愕不已,这样的事情是不曾发生的,在十二位峰主挑选入室弟子的大日子里,就算有的人空间带着酒,也不会拿出来喝,因此也没人去想到风华坐在那喝着酒是不是大不敬,没有前例的事情,他们也说不准,但,此时这个拿了风华的酒葫芦的男子,却不是个好惹的人物,因为,他是那居于高处右边那名峰主的入室弟子,实力之雄厚,后台之强大,自是无人敢与他对恃。

    “有规定不能喝酒?”她挑着眉头问着,视线对上了他的眼睛:“我在这里喝酒怎么就放肆了?这酒是我自己买的,又不是偷的,犯了谁?又该当何罪?”她的声音不紧不慢,脸上神色平静,但只要仔细一听,却能听出她声音中的不悦与看出她眼底的寒意。

    “是啊!好像是没有规定说在这里不能喝酒的。”

    “就是,因为一直也没人在这里喝,所以也没有这个规定。”

    “可那是汪峰主的入室弟子,他说不能喝,难道还能喝?”

    “你们没看出来吗?估计是这风华才进仙门昨日就上位成了班级前十强之一,所以才会惹来这麻烦的,他可真是倒霉,那人可是汪峰主手底下排行第四的弟子,人称快手孙平,出了名就是手快身法妙,看来那个风华这回要栽跟头了,碰上他,他估计是不用上比试台了。”

    “那也没办法,我们虽然是内门弟子,也拥有金丹修为的实力,但是怎么也比不上入室弟子,栽在他的手里也不丢人。”

    底下的众名弟子在低声议论着,而每个班级的十强则将目光落在两人的身上,风华依旧坐着,而那孙平则站着,两人前者气息内敛沉稳,后者气势张扬狂放,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在十二位峰主面前喝酒难道不是放肆?你一小小内门弟子,与长辈说话竟敢坐着,如此狂妄,难道不是目中无人?不知悔改还敢问该当何罪?哼!若是我来罪,定要你到思过崖面壁思过三个月以儆效尤!”孙平微扬起下巴,眯着冷厉的眼睛盯着坐在椅子上的唐心,那神色就好像他是吃死他的一般,笃定他不敢跟他动手!

    听着他的话,她冷笑着:“你说了这么多,就是想给我安了个不尊师长的罪名?”她的眸光掠过那上面的十二名峰主,一个个都只是看着,并不插话,如果他们想管,最应该管的就是这个突然冒出来的人,不过,看他们的样子,似乎并不打算理会这事,而她,若是动手的话是能打败面前的这个人,但,定会激怒了他身后的师尊。

    从那些弟子的议论声中知道这名男子的师尊正是那门主之位下来的右边那一边峰主,那人一身气息雄厚,目光深沉面带威压,绝对不是一个好惹的角色,杀了面前的人是容易,但,激怒了他的师尊那可就得不偿失了,而且,如果她就这样暴露了实力,只怕这仙门之中也再无她的容身之地。

    表面上她神色依旧,心下却已经将前后的厉害之处思考了一番,该忍时,就得忍,至少就目前而言还没有到忍无可忍的地步,想到这,她心下的那口气才轻轻的呼出,什么时候开始,她竟只会争强斗胜了?

    “哼!是你自己目无尊长在前,怎么就是我给你安的?”他睨了唐心一眼,沉声道:“怎么?不服?”

    一旁的易水寒和古世君眼中浮上了担忧之色,想要开口,却又不知应该如何开口,这孙平摆明了就是想打压风华,如果他们此时开口只怕不仅不能帮到他,还会更激起孙平的怒火,然而,又担心着风华压不下这口气而跟孙平叫板,要知道,快手孙平的身手可是在仙门中有些名气的,他还是他师傅的得意门徒之一,如果真的把他得罪了,风华在这仙门的日子绝对不会好过的。

    而在此时,就在他们心下屏着一口气提着心时,下一刻,在听到风华的话后,这才松了一口气,放下了心,只是心下却有些疑惑,他竟会如此容易的低头?

    唐心深深的看了孙平一眼,唇边绽开了一抺笑意:“不,我服。”声音一顿,在孙平微怔的目光中,她站了起来,上前一步,拱手行了一礼:“孙平师兄教训得是,风华记住了,下回定然不会再犯,师兄既然说风华该罚,那,风华就依师兄之言,到思过崖面壁思过三个月,不知师兄觉得如何?”她看着他,脸上带着笑意,在外人的眼光中看起来就似乎是妥协了,低头了,一时间,众名弟子和导师纷纷在错愕中摇了摇头,轻叹一声,显然,很是失望。

    然,只有她自己知道心里打的是什么主意。

    “知道错了就好!”怔愕过后,他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眉宇间虽然想要掩盖那股得意倨傲的神色,但却还是流露而出。

    “师兄,那我现在就去思过崖面壁,请师兄将我的酒葫芦还给我。”

    “这……”原本还在心下暗乐这宝贝是他的了,没想到他就开口讨要,一时间,见众人的目光全落在他的身上,他的脸色顿时有些难看,他都已经认错还说要马上去思过崖面壁了,认错态度如此良好,他若是再为难,只怕就要落人口舌了。

    等等!他猛然一怔,错愕的看向面前的白衣男子,问:“你、你说你现在就去思过崖面壁思过?”

    “是。”

    “这、今天是十二位峰主入室弟子挑选!一年才一次!”

    “师兄当头一棒,风华骤然惊醒,就我这样,又岂有资格入十二位峰主之门呢?今日比试,风华就不参加了,还请师兄将酒葫芦归还,风华这就去思过崖面壁思过三个月。”她再度抬眸看向他,语气诚恳,让人挑不出一丝毛病来。

    而听了这话,不仅仅是众名弟子,就连居于高位的十二位峰主也都看了他一眼,这样的机会很是难得,他竟然放弃了,不过,像他这样轻易低头的软骨头,又有什么资格成为他们的入室弟子呢?只看了风华一眼,他们便都移开了目光,这样的人,注定成不了什么大事。

    只是他们万万想不到,他们竟然也有看走眼的时候。

    而只有那最下面的那位老头,抚了抚胡子,目光在下面那抺白色的身影上转了转,眼底深处划过一丝笑意。

    虽然心下有些不甘这到手的宝贝还飞了,但一想到他要去面壁三月,他多的是机会去拿他的这个酒葫芦,这才把酒葫芦抛过去:“拿去吧!”这虽然不是什么品阶很高的灵器,但却胜在精致少见,对喜欢收藏灵器宝贝的他来说,自然是不想放过。

    “多谢师兄了。”她笑着道谢着,拿着酒葫芦,这才迈步转身离开。

    “哎?风华……”古世君喊了一声,看着他已经走远的身影,不由的目光微闪。

    众人的目光目送着那抺白色身影的离开,他是走得那样的潇洒,连头也没回一个,而众人也没注意到,他甚至连朝十二位峰行礼都没有,便独自往思过崖而去……

    这边,比试在唐心走后便开始,而她,则迈着步伐,一步步的走上了思过崖,当来到思过崖的半道时,气息骤然而变,变得阴冷而森寒,狂风呼啸着,云雾弥漫着,就像是她突然间走进了另一个地域似的,她停下了脚步,朝周围看去,眸光微闪。

    这里给人的感觉太过阴冷森寒了,她虽早有心里准备,却没想到比她想象中的还要厉害,只是在半山腰上而已就已经这样大的风,那到了山顶之上的崖洞中时,岂不是要站不稳?挑了挑眉,以神识探查到这里没有别人的气息了,她便直接提气而上,飞掠而行。

    绕过前面,就来到了思过崖的洞口处,站在洞口边,她身上的白衣被那风吹得呼呼而响,墨发也凌乱的在面前飞扬着,她眯着眼看着面前那深不见底的悬崖以及面前的云雾,眉头微拧,这里阴气很重,云雾遮天,她毫不怀疑,在这里绝对是见不到太阳的,因为她所在之地就透着一股森寒,如果有经受过太阳光的照射,那怎么也不会散发着这样的森寒之气,现在来到这里总算是知道了为何仙门中的人对此处避如蛇蝎了,这里如果是金丹修士以下品阶的修士来此,三个月一定会让他死在这里!不为别的,就因为这里的阴冷与森寒!

    视线再一次的落在面前那深不见底的悬崖中,不知为何,这里面似乎透着一股不寻常的危险气息……

    收回目光,转过了身,迈步往洞中走去,既然来了,就先熟悉一下这里的环境,冰寒的气息对她来说构不成什么威胁,只要让火凤出来用火焰将这里面烘烤一番这冰冷的洞自然就能变暖,她现在要做的,就是看看这洞中的结构,是不是只是这么一个洞?而这个洞又有多深?

    往里面走了约五米的地方便开始漆黑的一片,饶是她是修仙者也看得不是很清楚,当下,便拿出了拳头大小的夜明珠将里面照亮,只是没想到她才拿出亮明珠照亮前路,前面冷不防的就有什么东西飞扑而来,速度快得她都没看清,险险的侧身避开,只看到那抺影子竟飞窜直出,直接跃入了那万丈深渊之中消失不见。

    “什么东西?”

    她皱着眉头喃喃的说着,闻到空气中的那一股淡淡的味道,抬起了自己的手拿着夜明珠一照:“血?”看着那滴落在自己手上的血,那是刚才那东西飞窜而出时滴落在她手上的,而她刚才走进来时并没有闻到有血腥味,那么,只有一个可能,那不知是什么东西的东西应该是在这里养伤,而后因她的进来而跑了出去,扯动了伤口才会流了血。

    心中一动,她伸手一扬,想要用火焰来驱散这里的阴冷之气,却不想,她五行属性中的火焰竟然没有用,可以说是一碰到这里面的地面和石壁就自动熄灭了,这倒让她诧异的挑起了眉头,五行属性的火焰还不能在这里面点着,看来,这里面的阴寒之气不是一般的弱啊!

    “火凤。”

    她唤了一声,便见光芒一闪,洞中划过一道精光,眨眼不到的时间,火凤便站在她的面前:“娘亲!”成年模样的他早已经不是昔日那小小的粉嫩孩童,只是却仍旧像以往一样,一看到唐心都会叫她娘亲,亲热的扑到她的身边。

    “哇!这里是什么地方?娘亲,你冷不冷?”感觉到空气中的那股阴冷森寒之气,火凤怪叫了一声,挽着唐心的胳膊问着。

    “这里是思过崖,我让你出来是要你点一下火焰将这里烘烤一遍,去去这里的森寒之气。”

    “嗯?血的味道?娘亲,你受伤了?”火凤皱起了眉头寻着那味道看去,看到她的手上竟沾着鲜血,当下怪叫了一声:“娘亲!是哪个王八羔子伤了你?竟然让你流血了!疼不疼娘亲?我就说嘛,你应该让我们出来跟在你的身边的,这样一来要是有哪个混蛋想伤你我们也好把他给咔嚓了!”

    她无奈一笑,道:“我没事,你不用担心,这不是我的血,是刚才不知什么东西从我身边跳了出去滴落在我身上的。”说着,她手一转,指尖冒出了水,清洗了一下手背上的血迹。

    “原来是这样。”火凤这才点了点头,对她说:“娘亲,你先站一边,我用火焰来烘烤一遍,去一下这里面的阴寒之气。”说着,让她站到一旁,这才张口喷出了一簇火焰,呼的一声火焰从他的口中窜出,在洞中的石壁上转了一圈,只听到,当火焰刷过石壁和地面时,一声声咝咝的声音传出,还冒着点点水气。

    不消一会,整个石洞中的温度便上升了一层,虽不至于说很温暖,但对于修炼之人而言,已经足够了,这样的温度在这里面才能感觉舒服一点,虽然外面有风吹进来,但只要再施加一个阵法,就可以阻挡住外面的风往这洞中吹来。

    唐心满意的看了一下这洞中,经过火凤的火焰烘培,这里面暖和了,而且再把夜明珠放在石壁之中,照亮了这洞里的每一寸地方,这里清幽宁静,没人打扰,用来修炼也是极好的,她眼下就需要这样一个地方来修炼提升自己的实力。

    她双手凝聚一股气息,在洞口处布下一个阵法,一个阻挡狂风吹刮进来的阵法,走到洞里面找了个位置,从空间中拿出了垫子垫在地面上,这才盘膝坐下,拿出一颗丹药服下,让火凤回空间里去,这才闭目冥修。

    修炼的时间过得极快,她在这里面不知外面的事,而外面的人也不知她在这里怎么样了,直到,三日之后,一个不速之客的到来,才打破了这洞中的宁静。

    修炼中的唐心本就设有神识外探,有人到来,还没靠近洞口她就察觉到了,挥手撤了那个阵法,她调整着呼吸,闭着眼睛静坐在洞中,感受着那因撤了阵法后而呼呼吹进来的冷风。

    “呵呵,看来你在这里还挺习惯的啊!”一道低沉的声音传来,只是那声音中的笑意却显得那样的虚伪。

    听到那声音,她慢慢的睁开了眼睛,看到来人时唇角轻勾,泛动着暗光的眼眸直视着那负手走进来的男子。这个人,不是那个快手孙平又会是谁?从那一日他看着她的酒葫芦那目光时她就知道,此人贪婪,她的酒葫芦并不是什么高品阶的法嚣,但他都能盯上,足以见此人的贪心,而贪心的人往往被贪字所害。

    见盘膝坐在那里的风华没有站起来迎接他,孙平目光一暗,脸色沉了下来,口气也带着一丝不悦:“怎么?才几天没见就忘了我的是谁了?竟然还坐在那里不懂得起来?”说话间,他释放出了身体里的威压,袭向了那盘膝而坐的风华,想要给他施加压力,只是,很快的他就皱起了眉头,因为,在他的威压之下,前面那抺白色的身影仍旧盘膝坐着,脸色平静如初,不见一丝不适。

    “你……”

    他皱着眉头,眼中划过一丝疑惑,对方不过就是一名金丹修士,而他可是进入了元婴的修士,元婴修士的威压,他竟然没感觉?这怎么可能?

    目光一闪,很快的,就让那石壁上的那颗拳头大小的夜明珠给吸引了,眼中不由的浮现一丝惊喜:“难怪这里太阳照不进来却有亮光,原来是夜明珠,啧啧,好大一颗的夜明珠,色泽与光芒这样的漂亮,真是一件收藏的宝贝!”

    听着他的语气带着惊喜,目光一直落在那颗夜明珠上面,唐心目光微闪,从地上站了起来,笑问:“孙平师兄喜欢收藏宝贝?”

    “不错,我一向就有聚宝的习惯,无论品阶高低,只要有收藏的价值都会收藏,风华,你这颗夜明珠就送给师兄怎么样?”他走上前去,站在那放着夜明珠的石壁面前,目光贪婪的看着那颗价值连城的夜明珠。

    唐心唇角的笑意加深了几分,朝那颗夜明珠瞥了一眼,道:“孙平师兄喜欢收藏,又看中了我这颗夜明珠,我自然会双手奉上,只是,我有一个请求,还望师兄成全。”她的眼底掠过一道诡异的光芒,只可惜,那孙平的目光一直落在夜明珠那里,根本没注意到,又或者说,他对自己的实力很是自信,看低了身后的风华,看高了他自己。

    “哦?此话当真?”他转过身来,脸上带着笑意,原先心中的那一丝疑惑也因他的话而消散,心情大好的扬起了下巴,眼中尽是倨傲之色,负手而立,看着风华施舍般的道:“你有什么请求?说来听听吧!”

    “我自小也喜欢收藏稀奇古怪的宝贝,只是收藏的物品却是极少,也不是什么上得了台面的东西,今日听师兄这么一说,心下十分兴奋,不知,师兄可否把收藏的宝贝拿出来让我看上一眼?让我看看,师兄都收集了什么样的宝贝?”喜欢收藏的人,也希望听到别人对自己的收藏品的赞叹,更喜欢他们流露出羡慕的神色,那会大大的满足了他们的虚荣心,但,因为收藏的是宝贝,如果让实力比他们强的人看到了,又得防着被抢掠,实力比他们弱的又不敢开这个口想要观赏一番,自然,他们的收藏品就是除了他们自己之外不会有别人看到的,因此,心下虽渴望从别人嘴里听到赞叹,却也无法实力。

    此时风华的话一说出,孙平心下也有些激动,在他眼中,风华就是一名金丹修士,还是一个对他服软低下头的修士,一个不敢与他对抗的修士,因此,把宝贝拿出来给他看看倒也没有什么不可,甚至,还可以看到他在看到他的收藏品后,那种惊艳羡慕的目光和听到他敬佩的语气。

    虽然心下兴奋,但他也装模作样的摆出了一副威严的神态,只见他轻咳了一声,睨了风华一眼,道:“那好吧!既然你左一口师兄右一口师兄的叫着,我就让你开开眼界,让你看看我的藏品,我告诉你,我收藏了十几年了,虽然只有十几件藏品是比较珍贵的,但是也有不少精致少见的,来,到这边来,我拿出来给你瞧瞧我的宝贝。”说着,还兴冲冲的从空间中拿出了一块布铺在地面上,然后将他所收藏的宝贝拿出来小心翼翼的摆放在布上面。

    一时间,洞中各种光芒折闪而出,那床身就熣灿的光芒耀眼如星辰,看着自己的藏宝,孙平很是得意的仰起了下巴,道:“这些东西可都是价值连城的宝贝,只此一件,珍贵无比,怎么样?厉害吧?”

    唐心目光微闪,看着那布上面摆放着的十几件东西,虽不知那到底具体是什么样的宝贝,但看到那宝贝上弥漫着浓郁的灵气和散发出来的光芒也知道那定然是好东西,再看那些细小的藏品,真的是什么样的都有,贵重的,精致的,奇怪少见的,各种各样都有,其中,还有一把各色宝石,那是真的宝石,粉红蓝晶幽绿墨黑神秘紫色,那炫丽的颜色让身为女子的她看了都不由的心神一动,漂亮!这宝石真漂亮!

    只是,很快的,她的目光就被一颗珠子给吸引了,看到那颗珠子时,她的目光微闪了一下,快得仿佛是错觉,她指着那颗混杂在宝石中的珠子问道:“师兄,这颗珠子叫什么?有什么用的?”

    “这颗啊!这颗珠子叫水中木珠,我一次偶然得到的,听说这是五行天珠,有五颗的,不过其他的散落各地不知在哪里,我只知道这五行天珠有一个传说,好像是说聚齐五颗珠子就能召唤出五行精灵,具体到底能怎么样,我就不清楚了,只知道反正是有好处的,不过我就只有这么一颗,找了很多年了,也没找到其他的四颗,我估计,那也只是一个传说吧!好了,我看你看了也不知道我这些宝贝的价值的,我还是收起来了。”

    他说着,动手就要将东西收起来,然而,唐心的声音却在这时带着笑意的传出:“师兄,你觉得,这些东西还是你的吗?”声音一落的同时,已经将那颗水中木珠给拿了起来。

    “风华!你干什么!快把珠子还给我!”孙平脸色骤然一变,怒声厉喝着,狠厉的目光直视着那个拿了他的宝贝的风华,那目光像是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一般。

    “呵呵,怎么?只准你看中我的东西,就不准我看中你的东西?”唐心轻笑着,在他吃人般的目光中,将那颗珠子给收进了空间手镯里,这才道:“师兄,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却偏偏闯进来,还给我送来了这么多宝贝,你说,我要怎么谢你才好呢?”

    “你说什么!”他拳头紧拧,厉目以对,眼中杀意骤现:“想抢我的东西?你真是太天真了!我孙平是什么人?如果没有十全的把握,我敢把东西拿出来?哈哈哈哈!真是笑话!别说只有一个你,就是再来一个,我也照杀不误!”

    “是吗?我也早就对你动了杀意了,只是,如果你不自己送上门来还能再多活一段时间,只可惜,你太贪心了。”她冷笑着,毫无惧意的看着那浑身散发着杀意的孙平,手一扬,洞口处被一股能量复盖住,一个结界瞬间形成。

    “结界?你竟然懂得结界之术!”

    孙平目光一眯,看到那洞口处的结界,心中突然升起一股不安,他不想让他跑了?他就有那么大的自信可以打得过他?目光一凛,看着面前那眉宇间散发着自信与清冷气息的男子,他这才发现,他与三日前的低头服软的他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就好像,是两个人一样,如果此时他还看不出他当时是忌惮着他的师傅,那他这三十几年就真的白活了!当下也不再大意,毕竟,小心驶得万年船,只要他走出了这里,他就要他活不成!

    “呵呵,不用紧张,只是略懂而已,施个结界,如果你能杀得了我,那么,你就能走出去,要不然,在我没死之前,这个结界都是不会破的。”她轻笑着,运起了体内的气息,道:“你人称快手孙平,而我,也有一个名字叫,鬼手天医,既然对上了,那就来试试你的快手厉害呢?还是我的鬼手厉害?接招吧!”声音一落,白色的身影已经飞掠而出。

    看着那快如鬼魅的身法朝他袭来,步伐诡异连带着就连身法也让他看不清,孙平不由的双眼大睁心头一震!这个风华,他竟然隐藏实力!这一晃神间,他的手就已经来到他的面前,杀气腾腾扑面而来,惊得他猛的回过了神,迅速出手阻挡。

    两人手上都没拿兵器,就是徒手战斗,双手打斗间,砰砰砰的声音和气流划过的破空之声一声声的在这洞中响起,但因唐心所施结界的关系,除了这洞中,外面是感觉不到这里面气流与杀气的涌动的,而就算真的让杀气和气流涌出了洞外又如何?这思过崖离仙门内还有极远的距离,尤其是,这是在仙门的背面,再加上思过崖云雾弥漫,阴气森寒,连太阳都没能看到一丝,又有谁会注意到这里呢?

    洞中灵力涌动,气流凌厉的横扫着,两人一来一往交战着,渐渐的,实力高低就已经区分了出来。只见,洞中的孙平步步后退,他的快手是快,身法是妙,但,碰上了唐心这个鬼手天医,他就是遇到克星了,招招受制于她,根本毫无反抗之力,他从最初的进攻到现在的防守,已经可以看出他根本不是唐心的对手。

    孙平越打越是心惊,他可是元婴七阶的修士!他的师尊可是这仙门中实力排在第二的峰主!他可是他师尊的得意门徒之一!他跟在他师尊门下已经近十年,他怎么可能会输给一个刚进仙门没多久的小子?不可能!不可能的!

    可,现在的他明明就是居于下风了,他的快手不及他的鬼手快,他的身法也被对方给压制住,以往最是让他引以为傲的速度竟然被克制住了,这就是一种打击!一种赤果果的打击!他不仅在实力上凌驾于他之上,就连在攻心计上他也在对方之下,他在一寸寸的击毁他的自信心,摧毁他的意志!他明明知道,却又步步陷入其中……

    “砰!”

    冷不防的,胸口处被重重的击了一下,那雄厚的暗劲直接击入胸膛之处,他可以感受得到那掌力夹带了七成的功力,只是这么一掌击下,他的胸口处便传来了咔嚓的一声骨头断裂的声响,一股剧痛在身体里传开,胸口处压抑着,沉闷着,气流乱窜着,剧痛与气流相互碰撞,最后竟是直接往喉咙之处冲了上来。

    “噗!”

    一口鲜血毫无意外的喷出,洒落了一地,他的身体也微晃了一下,脚下步伐不稳,踉跄的往后倒去,靠在了石壁上才免于他跌倒在地上,他一手捂着胸口,一手扶着石壁,愤恨的目光如同面临死亡却在挣扎的野兽一般透着一股凶残之意的盯着风华:“好!很好!鬼手天医!我孙平今天算是见识到了,原来,还真的有人的手比我的快手还要快!身法比我的身法还要精湛!风华,你很好!很能忍!今日我输在你的手里,虽不甘,但,你也别得意,因为很快的,很快的我就会杀了你!将你剥皮削骨!将你挂在这思过崖上受尽寒风吹刮!要你受尽痛苦!就是死了,灵魂也不得安生!”

    唐心冷笑着,清眸带着杀气的落在他的身上:“你,没有那个机会!”声音一落,手掌一番,五爪成形打算取他性命,却见他突然低低的笑了起来,不知拿了什么东西吃了下来,只是那么一瞬间,他身体的气流猛然澎涨而起,像是服了激素一样的变得强大,变得骇人,看到他身体骤然而变的气息,她目光一眯,身为炼丹师和医者的她自然他这是怎么回事,定然是吃下的那丹药是瞬间提升实力了,只是,这样瞬间提升实力而且还是提升得这么厉害的丹药她还真的没见过,就算是她所炼制出来的丹药也没有这个功效。

    飞仙界,果然是能人强者隐藏了一大堆,还有这样的炼丹师,若有机会,将来她一定要会一会!

    “啊!”

    一声低吼从孙平的口中传出,只见他的身体猛的变大了好几圈,手臂胸肌都迅速的变大了起来,身高也瞬间提升,尤其是他身上的那股气息,原本只有元婴七阶实力的他此时因为服了那颗丹药的关系,就这样看他身上的气息涌动,这实力怎么也有化神期的五阶的实力,这样的实力与唐心的实力相差就没多少了,而因他此时身上的气流涌动,也带动了他一身气息的强大,威压弥漫而出的同时,这原本还算挺大的洞中就全充斥着那一股令人压抑的威压与气流,如果不是唐心身体里契约有上古神兽的关系,这样强大的威压与气息已经足以让她七孔流血而死。

    蕴含着暗劲的五爪袭出,却发现,他的肌肉因实力的澎涨而为得像石头一样坚硬,她那夹带着暗劲的五爪竟然无法撼动他身体死穴的分毫,这样的反应,完全出乎她的意料,那丹药怎么那么厉害?竟然能让人的肌肉变成石头般坚硬?就连她所攻击的地方是人体最为脆弱的死穴也无法撼动一分一毫?

    眉头微皱,而就在此时,他一掌已经朝她击出,那杀气凛冽的一击以着掩耳不及的速度袭来,她猛的往后退去,身体在洞中连转了几圈避开他的攻击,而他像是知道自己现在的实力和身体的变化并不能保持长久的时间一般,一刻也不放松的朝她发起攻击,如果是先前那样的攻击,那么她是足可抵挡的,而眼下,他的攻击招招夺命,拳拳带劲,若是一不小心受了他一击那可会掉了半条命的,而她的攻击打落在他的身上却是起不到效果,如果再这样下去,她自然就会居于下风,给了他反败为胜的机会,而这,是她所不允许的!

    眼底寒光一闪,手从空间手镯上拂过,一把锋利的匕首便握在她的手中,下一刻,掌心运上暗劲,将力道与灵力气息的加注在手中的匕首之上,脚尖一点,猛的挥刀攻击而上,只见,泛着寒光的匕首在空气中划过,像是划破了那空气中的气流一般,发出了一声破空之声,匕首的刀锋锋利而摄人,化做一道寒光势如破竹般的剌入了孙平的手臂。

    “咻!”

    “嘶!啊!”

    深可见骨的一刀几乎断了他的一只手臂,那是削铁如泥的匕首,这一刀下手,鲜血直涌而出,浓郁的血腥味瞬间弥漫在空气之中,惨叫声响起的下一瞬间便也是他声音的消息,因为,就在那一瞬间,唐心的匕首已经从喉咙之处划过后直剌入他的心脏,那把精致的匕首就深深的插在他的心脏之处,而孙平在闷哼了一声后双眼瞪起身体僵直的往后倒了下去,而在此之前,他的手已经就要复上了唐心的天灵盖,就要给他致命的一击!

    “你……”

    唐心白衣染血,神色冷冽如地狱的使者,看到他的身体倒下后,眼中的杀气才渐渐散去,变成了幽深的一片,如果不是她的手法和身法是出了名的快,也不可能在那一瞬间划破了他的喉咙之时还有时间给他胸口剌上最后一刀,但,她不得不承认,刚才那一击真的好险,只要她的速度慢上一分,那么,死的那个人就有可能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