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0 选师择峰!

    章节名:010选师择峰!

    就在那名阴邪的男子冷汗直冒心头惊惧之时,前面的白色身影忽如鬼魅般掠出,下一刻,一只纤细白皙的手以着掩耳不及的速度便扣上了那人的脖子,此时,没人去想那只扣上他脖子上的手为何那样的白皙,只是齐齐的在想,那手下若是运上暗劲,一名金丹修士的性命便终结在他的手里……

    此时,那名阴邪的男子僵硬着身体动也不敢动一下,喉咙处被一只手扣住,还在慢慢的加重着力道,掐得他几乎一口气上不来,强大的威压与摄人的凌厉气息复盖而来,如同至尊强者一般的让人惊骇,强大的气势,雄厚的威摄力,摧毁着他的心中那一股杀意,摧毁着他的意志,带给他一股前所未有的强悍震撼感!

    他想动手,想挣扎开面前白衣男子那扣在他喉咙处的手,但,却又不敢动,不敢有一丝那样的念头,因为面前的人,他的眼中弥漫着冰冷的杀意,那眼中的淡漠仿佛生命在他的眼中什么也不是,仿佛他这一名金丹修士在他的眼中就如同一个普通平凡的人一般,想杀,只要一个念头,不必犹豫!

    他是真的惊了!真的被惊到了!内心的深处传来的恐惧让他的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着,脸色也变得惨白,他不敢动,就那样颤抖着身体僵硬的保持着姿势,唯恐他一动,那扣在他喉咙处的手就会咔嚓的一声扭断了他的脖子,取了他的命!

    那好不容易从地面上站起来的易水寒也被这一幕给惊到了,刚才那从背后攻击的速度就算是他只怕也闪避不开,他可以看出他刚才那一击是想要取他的性命,想要也是意识到他的存在一定会给他们带来威胁,所以想要趁这个机会解决了他,只是,他没想到那样凌厉的一击,那个叫风华的男子却只是受了点伤,而且还得那样神色自如的包扎伤口,确实,太让人错愕了!

    “风华,你不能杀他,如果在仙门里杀了弟子,只怕你会被逐出仙门的!”古世君快步走了过来,神色担忧的看了他一眼。

    唐心的目光依旧直视着那阴邪的男子,盯着他流露出的惊惧神色,那眼底的惊恐任由他再怎么掩饰也掩饰不住,她冷冷的看着他,唇角微勾,冷声笑着:“怎么?怕了?你在对我出手之前难道没想到下场?我还以为你是不怕死的,没想到现在却抖个不停,看来,也不过如此。”她的声音冰冷而带着冷笑,似乎很满意敌人在她的手中饱受精神上的摧残与恐惧。

    “别、别杀我……”终于还是忍不住了,他开始求饶着,阴邪的眼中自信不再,只剩下哀求的神色。

    “杀你?你没听古世君说吗?杀了你,我很有可能会惹上麻烦,所以你放心,我会留你一条命的。”她不紧不慢的说着,明明是说会留他一命,但她的语气,她的神态,她唇边的冷笑,却都带给人一种惊恐,就仿佛知道她不会轻易罢手似的。

    正想一旁的几人在心下猜测着他到底要做什么时,就听见几声咔嚓的声音伴随着尖锐和惨叫声在石子林中响起,那杀猪一般的尖叫声冷不防的惊得他们心头一跳,回过神看去,几人的脸色也不由的一阵惨白。

    “咔嚓!咔嚓……”

    “啊……”

    只是那一瞬间的功夫,那名阴邪的男子整个人便无力的倒在地面上,身上几道大穴的骨头皆被掐碎,尤其是,他还废了他的一身修为!一身金丹修士的修为!让他从一个修仙者在这一瞬间从天堂跌入了地狱,变成了一个废人!他是留给他一条命了,但,这样的结果,却是生不如死!

    不由的,几人齐齐看向那一身清冷气息的男子,他长得清秀,气质却是那样的飘逸出众,只是,他的手段却又是这样的震摄人心,让人心头为之一惊,不由自主的对他的手段产生了一股惊悚之意,然而,就在他们以为就这样会了事的时候,却又见那名叫风华的男子抬脚踩上了地上男子的手腕,低低的声音夹带着狠厉传出,清晰的传入他们的耳中。

    “既然你喜欢用毒,我就让你好好尝尝什么才叫毒。”

    唐心从空间中取出了一个精致的小瓶,拿在手里把玩了一下,眸光流动,寒意凛冽,嗜血而骇人,只见她不紧不慢的拧开瓶口子,脚往他的手腕上踩下,手腕一痛,地上那人便张开了嘴惨叫出声,而在这时,唐心将从瓶子里面倒出的一颗黑色的药丸丢进他的口中,这才移开了脚,轻拂了一下身上的白色衣袍,收起了手中的瓶子。

    “风华,你、你给他吃了什么?”几人中,也只有古世君敢去问话,他知道那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只是,他会给他吃什么?那颗药丸又有什么效果?

    “你如果想知道,那就留下来看看。”她的声音一顿,朝易水寒几人看了过去:“今天的事,如果让我知道谁泄露了一句,他的下场,将是你们的下场!”说着,这才迈步离开,而易水寒几人则被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威摄力和那股气势给摄住了,一时间怔怔无语。

    古世君并没有马上跟着唐心走,他留了下来,打算看看那个人吃了那颗药后有什么反应,同样的,易水寒几人也是一样,他们也留了下来,只是没想到看到的那一幕却给他们的心灵造成了不小的恐惧……

    唐心往院子中走去,到了院子直接进了房盘膝修炼,今天第一天的事情倒是不少,别的仙门中会发生的事情在这里也会发生,并不会因为东鹤仙门是贵族仙门而里面就没那些龌龊事情,相反的,这里的龌龊事情更多,只是被掩饰得很好罢了。

    仙门中的争斗,仙门里的黑暗,仙门中的龌龊事情,她见过了不少,自然也不会对这里面的一切在惊小怪,不过不得不说这东鹤仙门占地真的很大,是她所见过的最大一个仙门,从第一天报到到三天的熟悉里面的一切和今天的课堂,五天时间了,她却连这里面的一个峰主都没见着,甚至是没见过一个被十二位峰主收入峰下的入室弟子,似乎,那些入室弟子就不会在仙门中走动一般,似乎,他们的活动范围只在他们所在的山峰之上一样,似乎,他们都专心着修炼,不愿迈出山峰一步。

    因为没见过,所以光靠听到的她并不信以为真,主要是这仙门中的弟子们都在说,十二位峰主手底下的弟子个个都已经是元婴期以上的高手,有的甚至已经进入了化神期,说他们是多么的仙人之姿,出色非凡,甚至,把他们吹得仅限天上有,地上无,那样夸大的话想让人相信也难,也只有亲眼所见,才能知道实虚,不过她倒听说十二位峰主都很强大,他们当中甚至已经有人是仙者的品阶,这一点,倒是让她很是期待,她所遇到拥有仙品品阶的修士也只有老头儿一人罢了,还没见过其他的,如果有机会,一定要亲自见见,看看到底是不是真的那么厉害。

    修炼中的时间过得很快,一眨眼,夜色已经降临,房中盘膝修炼的唐心并不知道,古世君在看了那个弟子的下场后回来,就一直坐在外面,眼底深处有着复杂而难明的神色,而他的心中,就连已经过去大半天的时间了,此时却仍然震撼不已。

    在风华走后,他就在那里看,清楚的看到那名阴邪的男子在地上痛苦的哀嚎,到最后,他竟是连惨叫的声音也叫不出来,而他的身体更是发生了恐怖的变化,那一条条从他身体中钻出的恶心虫子在吸食着他的身体,啃咬着他的皮肉,一点点的,将他啃得只剩下一堆白骨……

    他以为他将他废了,那就不会杀了他的,却不想,他还是杀了他,用着这样可怕的手段杀了那个人,这一来,不仅起到了杀鸡儆猴的效果,更断绝了后患,不得不说,他的手段,够狠!连他看了都心神一震,心中生出了一个念头,与谁为敌,都不能与她为敌,否则,一定会死得很惨!

    他相信,不仅仅是他这么想,就连那九人也一样,他清楚的看到了那九人看到那一幕后惨白的脸色与眼底的惊惧,他相信,从明天开始,那九人一定不会再生出什么心思,也不会想着与他为敌,不仅如此,他们,甚至在以后都会以他为首,不由自主的臣服于他,所以他还是很佩服他的,竟然能在一天的时间里就震住了那几人,这样的手段和魄力绝对不是一般人可比的!

    房门嘎吱的一声打开了,拉开房门的声音拉回了他的神志,他当即回过神来,看着那走出来的白色身影笑眯着眼问:“风华,你饿不饿?我去弄点吃的回来怎么样?”

    “不用了。”她走了过去,在桌边坐下,拿出了酒葫芦喝了一口酒,香醇熟悉的味道一入喉咙,顿时觉得浑身一阵舒服,喝着萧轩尔的酒,她就想到了他,也不知他现在和天音怎么样了?她来了这里也没去看过他们,不知天音的符箓之术学得如何了呢?

    闻着那浓郁奇特的酒香味,古世君笑道:“风华,你太不够意思了,怎么有酒只能自己喝?再说,自己喝酒哪有什么意思?要不,我们两个对酌几杯?”

    唐心睨了他一眼,说:“你能喝吗?不是我看不起你,而是你这小受模样,我怕你要是喝了酒发酒疯那可就麻烦了。”

    闻言,古世君嘴角一抽,一阵无语,小受模样?他哪里小受了?看着他举止潇洒的举着那酒葫芦仰头就喝,清秀的侧颜以及半眯着的眼眸,此时看来透着一股魅惑的神采,优美的雪颈露出了大半,在那白衣的衬托之下更显得冰肌雪肤,尤其是那因喝着酒而上下滚动的喉结,看得他这个男人都不由的眼中划过惊艳之色,心下暗赞了一声:漂亮!

    一个男人怎么能把举止神态做得这样的魅惑人心?那洒脱的举止中透着一股自然与随意,一举一动皆散发出他良好的修养与优雅,就连他这隐秘世家自幼受着良好教育的他都做不出他这般的举止与神态来,不得不说,他无论是在哪一个方面上,都是一个不得了的人物,他真的很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家族才能培养出这么一个绝代风华的人物来?

    他猜测,风华并不是他的真名,但是,风华这两个字用在他的身上再适合不过了,他确实是一个风华无双的人物,人如其名!

    “风华,你有妹妹没有?”突然间,他笑嘻嘻的开口问着,一双眼睛亮晶晶的看着他。

    唐心睨了他一眼,又喝一口酒,这才不紧不慢的道:“别说我没有妹妹,就是有妹妹,你也没机会。”

    他嘴角一抽,再配上脸上那抺得发白的脸,表情滑稽,双眼瞪着他:“为什么?我长得玉树临风英俊潇洒,再说,我兜里也有钱,实力也不弱,而且我是家中独子,家里的东西将来都会是我的,还有就是我会一心一意对感情专一,怎么我就没机会啊!”

    “你确实你是男的?你看哪个男的像你一样脸上喜欢抺粉的?还把自己弄得一身香成那样,是个女人都不会看上你。”她语气闲闲的,漫不经心的打击着他,唇角却是微微勾起一抺笑意。

    一听问题又出在他脸上的粉和身上的香味上,他嘴角抽了抽,道:“这你就不知道了,我这样要是防着那些女人扑上来,你不知道,我虽然化了妆抺了粉变得更加俊美了,但是,若是没抺粉的话就显得太男人了,我是怕我的魅力无人能挡,因此才稍微遮挡一下,而且我觉得现在这样挺好的,我自己就挺喜欢的,你不觉得我现在走到哪那些女人都不会扑上来吗?”

    闻言,唐心眉头一挑,深深的看了他一眼,见他神态似真似假,让人难以分辨,不过不得不说,就现在这样一副小受模样的他,还真的绝对没有女人会去靠近他。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扯着话,到夜色渐深时,便也各自回房休息,对于他们这修仙之人而言,有得吃也是一顿,没得吃也不会有什么问题,要知道,如果是闭关修炼,有的甚至是几年都不会有东西下肚。

    次日清晨,古世君早就穿好衣服出来院子了,见东厢房的门还关着,风华也还没出来,便喊着:“风华,你快点啊!磨蹭什么?”一边说着,一边拿出随身的小镜子照了照,见到镜子里反映出的俊美容颜,这才满意的笑了起来收起镜子等着风华出来。

    唐心打开房门,不紧不慢的走了出来,问:“可知今天上的是什么课?如果又像昨天一样,我就不想去了。”

    “你放心,跟昨天的不一样,今天不是上课,今天我们是去比试的。”他咧嘴一笑,走上前,道:“昨天回来后我就听一些弟子说了,今天我们天班的要跟另外几个班的金丹修士比斗,说白了就是较量,看看哪个班的弟子实力出挑,而这些战斗的人自然是挑选每个班的前十名弟子参加,其他的人只是在一旁呐喊助威,不过我听说,今天十二位峰主都会到场去观战,说是要从中挑选一些弟子进入他们的门下,成为入室弟子。”

    “喔!难怪你今天脸上的粉又厚了一层。”她了然的点了点头,看着他脸上那层厚厚的粉,眼中尽是笑意,实在是想不通他的脑袋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男子,还是一个长得很是俊美的男子了,怎么就偏偏喜欢往自己的脸上抺粉呢?而且还不是满薄的一层,而是厚厚的一层,几乎将他原来的本来面貌都给掩盖了。

    其实,古世君这样做还有一个用意,一个他没有说出来的用意,那就是,他不想让别人认出他,甚至是,不想让别人看清他的脸。

    听他说今天是金丹修士的比斗,而且十二位峰主也会现身观战,还会挑选入室弟子,她这才道:“那走吧!既然是比斗就不要迟到了。”昨日还在想着没见到十二位峰主,今日就听他说十二位峰主都会出现,挑选入室弟子,这突如其来的一个消息倒是让她很是诧异,看了身边的古世君一眼,知道他的消息总比她灵通,便问:“既然是十二位峰主要挑入室弟子,那怎么先前没听到有人说起?”

    “呵呵,这就是这十二位峰主的高明之处了,他们不想让每个班级的前十名有着做好准备的机会,他们想要出奇不意的看看每个班级的前十名弟子平时的实力与修炼以及他们的临场反应,所以谁也没通知,这事还是昨天傍晚才传出的,消息一经传出,一个个又惊又喜,不过啊!到底有没人能被选中就难说了,因为那十二位峰主挑选弟子都很严格,从他们的门下入室弟子十个手指也数不完就知道不是谁都可以有幸被挑中的。”

    闻言,唐心挑了挑眉,不语。她倒不是说很感兴趣想拜入十二位峰主的门下,不过,她听说如果成为十二峰任何一峰的弟子的话,不仅可以划分一个区域为修炼场地,而且待遇也极高,这才是她感兴趣的地方,还有的就是,如果拜东鹤仙门的峰主为师,那么在这飞仙界中怎么的也多了一个保障,她若有什么事身为她师傅的峰主也不会袖手旁观,所以,好处是数之不完的。

    两人刚走出院子就见易水寒他们在那里等着,古世君眼中划过一丝诧异,继而笑了笑,朝他们打了个招呼:“早啊!你们怎么在这里?不会是来等我们的吧?”

    水依儿见他今日脸上的粉比昨日又厚了一层,不由的打了个冷颤,恶寒的看了他一眼:“你少臭美了,谁来等你?我们是来等风华大哥的。”

    唐心挑了挑眉,扫了他们一眼,脚步没有停顿的继续迈步往前走去,那目光就像没有看见他们一般,直接的将他们给无视了,如果说是昨日的话,看到这样的目光他们一定会一个个怒目以视心生不平之意,但,经过昨日,他们对他可说是心有口服,无论是他的手段还是他的实力,他们都服了,要不然,今天也不会特意来这里等他。

    见那抺白色的身影迈着不紧不慢的步伐往前走着,易水寒抿了抿唇,也没有开口的跟在他的身后,那个人昨日的下场他们都看在眼中,真的是只剩下一堆白骨,他的手段,他们看到了,也记在心里,一个个对昨日之事都是守口如瓶,今日也换上一人顶替了那人的位子,看着前面那悠哉的身影,他几次试着张开口说话,犹豫了片刻,最终都是闭上了嘴不语。

    明显的,他就是不想搭理他们,因为他们在他的眼中根本算不得什么。

    “哟?风华大哥?你这称呼变得挺快的呀?小、依、儿。”古世君放慢了脚步来到她的身边,故意逗弄着她,看着她的脸色唰的一声变得通红,他不禁觉得有趣非常,心下暗忖,这女人的脸怎么这么能变?一下子就红了?

    “不准你这么叫我!”也不知是气红的还是羞红的,水依儿瞪着一双眼睛怒视着他,闻到他身上那股浓郁的香味,鼻子一痒,一连打了几个喷涕,怒骂着:“一个大男人弄得比女人还香,你羞不羞!”

    “哟,小依儿,你的脸好红,跟苹果似的,看着真让人想要咬一口。”他直接无视了她的话,继续逗着她。

    “你!哼!”见他那无赖模样,她气得直发抖,气哼哼的哼了一声便迈步退离他的身边几步,不跟他走一起。

    对于两人的吵闹,旁边的几人已经见怪不怪,他们两人从第一天开始就已经不对盘了,也只有这个古世君敢直接把水依儿给扑倒占便宜,如果换成别人,只怕不死也会被她给打废了,别看水依儿模样娇俏身形娇小,她的手段却也是狠厉非常的,该狠时,她一点也不会含糊。

    来到比试的场地时,那里已经围满了人,近两千名金丹修为的弟子各按班级的不同而归类分站着,以天地玄黄四个班的弟子为主,那些导师也全都出现在导师的席位上坐着,而在每个班级的前面,同样排前着十张椅子的坐位,等待着班级十强的入座,别的班级十强早已经入座了,而天班的十强者迟迟未到,另外的几个班级的十强见了也各自沉思着,总是有意无意的朝周围扫去,看看那十人来了没有。

    正方形的比试台高十米,宽百米,后面倚着一座大山峰,山峰半道设有十二个打坐的位置,在十二个打坐的位置最上方则是东鹤仙门门主特定的位置,不过今日门主没有出现,除了那个位置之外,十二个打坐的位置上都将坐着一位峰主,这十二位峰主的排位也是有讲究的,以实力高低而区分所坐的位置,实力越高,所坐的位置则越高,而这些位置也是不定的,只要哪一位峰主认为自己可以挑战上方的哪一位峰主,那么,只要挑战成功,那就可以倒换座位。

    也正因此,比试台上的一切就会尽收入那居于高处的十二位峰主的眼中,他们可以清楚的看到台上的比斗,而台下三十米之内则是不能站人的,因为要以防台上比试时的气流涌动伤到台下的人,因此,每个班级都是在三十米外并排着,乍一看去,那靠山而立的比试台就呈现出一股恢宏的气势,很是震撼人心。

    “天班的十强怎么还没来?”一名导师看着那空着的十个位置,皱了皱眉。

    “是啊!说起来也奇怪,他们怎么都还没来?”另一名导师也开口说着,眼中带着沉思。

    其中一名导师笑道:“天班的十强昨日刚换了两个新进门的弟子,今天就碰上十二位峰主选入室弟子,这运气还真的是不错。”

    “呵呵,十二位峰主挑选内门弟子又岂会简单?我记得去年好像只有几位峰主各挑了一名,还有几位根本就没看到合心意的,今年还不知有几个有幸被挑中呢!”

    “那倒也未必,今年的弟子实力都不错,女弟子也有好几名出色的。”

    “看,那不是天班的十强吗?前面走着的那个叫风华的男子就是昨日新上位的吧?怎么看着易水寒他们都跟在他的后面了?不会都被收服了吧?”一名导师看到那十人的神色,心下疑惑着,示意旁边的几名导师看去。

    果然,在众名身着白衣的弟子中,十位身姿绰绝的弟子迈步走上前来,而为首的,正正是一派悠哉的唐心无疑。

    后面人九人以她为首,这阵势从他们一出现就引起了众人的注意,自然,这目光都是落在那一袭白衣风华无限的男子身上,昨日一战上位之事,风华之名在金丹修士天地玄黄四个班近人两千名弟子中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只是,他们听到这男子名叫风华,却没见过,今日一见,才知道面貌平凡,这本该普普通通毫不出色的男子,却偏偏有着一身独一无二的气质,那种慵懒中透着随意的气质让他身处俊男美女当中也能让人一眼就注意到他的存在。

    “他就是那个风华?”地班的十强挑着眉打量着他,看着他在众人的目光中从容的在位子上坐下,一举一动,皆散发着自然与优雅,饶是他容颜不出色,但,不得不说,他还是很吸引众人的目光。

    “没错,听说他昨日就在天班上位,成为十强中的一人,不过怎么才一天时间,易水寒就跟在他的身后了?以易水寒那性子,不是真正厉害的人他不会地服的,难道这个看起来身形纤瘦的男子当真有那么大本事?”

    “有没有本事,上了比试台就知道了!”

    就在那边的人在议论着他们时,唐心则在打量着台上和台后的山峰,目光若有所思,而在他的身边,左边坐着的是古世君,右边坐着的是易水寒,易水寒注意到他的目光落在那山峰的十二个高低不一的位置上,便开口道:“那山峰名为观战峰,设有位置十三个,最上面的那一个位置是仙门门主的位置,只有门主才有资格坐在那个位置上,而下来的十二个位置高低不一,是以十二位峰主的实力区分,实力强则居于高位,实力弱则居于下位,位子是有变换的,只要哪一位峰主认为可以挑战上面的任何一位峰主,而又挑战成功的便可取代那位峰主的位置。”

    唐心目光微闪,看了那上面的位置一眼后又朝周围扫了一眼,强者为尊,实力为主,哪个地方都是一样的,只有强者,真正拥有实力者,才会受人敬重,居于高位,受人追捧,哪怕是在这仙门中也一样,其实说上来,身为修仙之人本是不应该争这些虚名的,修仙之人虽然口头上说要修心养性,跳出三界之外,但真正能做到这一点的却是少之又少。

    易水寒见他还是不开口,眼神微黯,移开了目光,沉思着。

    “风华,你看那比试台真大,上面还摆放碰上各种兵器,你应该不知道吧!那些兵器可都是炼器师炼制的,可以提升战斗力的,说起来我们才来这里没几天,还有好些地方没去呢!仙门中的炼丹峰和炼器峰就还没去转过,对了,他们并不列为十二峰主之一的,他们不是战斗系的,所以不设其中,但在这仙门中的地位也是不轻的,他日若是遇上了,你可不能小看了他们,免得到时吃亏。”古世君又在一旁开始说个不停,而唐心则依旧保持沉默,静静的听着。

    “看不出你这娘娘腔来没几天倒是对这里面的事情知道得不少啊!”一旁,水依儿美眸一动,朝他睨了一眼,也不知是不是冤家路窄,两人无论何时都要斗上几句。

    “小依儿,你不要再这么叫我,否则,我不介意再把你扑倒的。”古世君朝她眨了眨眼睛,目光有意无意的落在她的胸口处,那目光就好像在说:到时扑倒我可是要占便宜的。

    被他那目光看得俏脸一红,她怒瞪了他一眼,骂道:“流氓!哼!”气哼了一声,当即别开了脸。

    就在这时,十二道身影突然间从四面八方飞掠而出,十二道身影皆是白色的衣袍着身,身法出众,威压雄厚,一出场便在空气中带起一股强大的气流与威压,也让底下的近两千名弟子心头一阵热血澎湃,一双双崇拜的目光皆落在那十二抺身影之上,看着他们各自朝那十二个位置盘膝坐下。

    唐心与众人一样,目光也落在那十二位峰主的身上,只是,她的眼中却不像别的弟子那样的带着崇拜的光芒,而是淡淡的,平静的,在打量着十二名峰主。

    只见,十二名峰主中有两名是女峰主,两人的容颜看起来是二十来岁,但她知道,这两人定然是服了驻颜丹而后将容颜和身段控制在她们最满意的阶段,也许,她们已经年过百岁,也许她们甚至已经几百岁,这不用质疑,难坐到上面这个位置,拥有这样的修为,她们年过百岁甚至几百岁都是属于正常的。

    山峰上的位置是这样排的,最上面只有一个位,门主的位置,每一阶相隔十米高低的距离,而左右的位置则隔三米,在门主的位置下来则是左右两个位置,这两个位置的下面约十米的地方也是左右两个位置,再下来则是三个位置由左到右并排着,在这三个位置下方则是四个位置并排着,而就在这四个位置下方的中间,那里也有着一个位置,也是最下面的最后一个位置了,而这两名女峰主的位子则是在那四个位置并排的中间两个位置。

    最上面左右两位子上坐着的是两名看起来年约四十岁的中年男子,兴许是修仙的关系,身上皆透着一股不凡的气息,两人目光深沉,面带威严,一身气息内敛,但仔细一看的话,能看出两人眼底深处皆有阴狠毒辣争强斗胜之色。

    再下来的两名峰主一位是看起来三十岁的俊朗男子,白衣着身,风采出众而迷人,脸上带笑,却笑意不达眼底,而右边的那一名男子则是一名看起来很是福态的中年男子,他盘膝而坐,眼睛眯成一条线,脸上神色莫测。

    再下面并排而坐的三人左边第一人是名四十来岁的中年男子,面露严肃之意,气息沉稳,但从他那紧抿着的唇上可看出,此人较于古板,不言苟笑,旁边的两人也同样是中年男子,只是一人虽然面露正色,却能掩其眼底阴邪之气,而另一人则神色冷漠,像是对什么都不放在眼中。

    下面的四个位置除了那两名女峰主之位,左右两旁是一名年约三十来岁的男子和一名中年男子,两人面无表情,但目光却在打量着底下的弟子,尤其是每个班级的前十名弟子。

    当唐心看到最下面时,不由的挑起了眉头,眼中划过了一丝笑意,只因,那是一名老头,还是一名白发白胡子白眉毛的小老头儿,他并不像其他峰主一样盘膝而坐,而是一脚曲着,一脚站起,随意的靠在后面的石峰上,打了个哈欠后半眯着眼,一手托着脑袋就在那里打着瞌睡,举止间透着随意与自然,无拘无束的很是自在,看到他,她就想起了老头儿,也不知他现在跑到哪里去逍遥快活了?

    就在唐心移开目光的那一瞬间,原本闭着眼睛打瞌睡的老头微抬起眼皮顺着那打量的视线扫去,看了一眼,眼底划过一抺暗光,又继续闭上了眼睛打着瞌睡。

    而在众名弟子打量着那十二位峰主的时候,十二位峰主除了那打着瞌睡的老头之外其他的十一位峰主都在打量着前面每个班级的前十强,灵识在他们的身上一一扫过一圈后才收回。

    “奇怪,那位峰主怎么就睡过去了?”古世君一脸疑惑的看着那名老头低声呢喃着。

    旁边的易水寒顺着他的目光看去,视线落在那名老头身上看了一眼便移开了,道:“那是十二位峰主中实力最弱的一位峰主,听说别的峰主每一年这个位置都会有所变幻,但唯独他,几乎是不曾变换过的,一直就坐在那个倒数第一的位置上,而他也可以算是这仙门中有些名气的峰主,但这名气不是在于他的实力和所教出来的弟子有多厉害,相反的,是因为他的实力最弱和门下只有两名弟子。”

    “喔?那这么说,是不是那坐在最上面的两位峰主实力最厉害了?如果成为他们的弟子,岂不是很威风?”古世君眼睛一亮,一副兴致勃勃的样子。

    “嗯,可以这么说。”易水寒点了点头,道:“仙门中的弟子都知道那两位峰主的实力是最强的,而他们门下的弟子实力也是最强的,想要拜师自然是希望选择实力强大的,而他们,无疑是最好的人选。”他的目光落在坐在最上面的两位峰主身上,眼中有着灼热,他也想拜入他们的门下,只是,想要成为他们的弟子,谈何容易?

    比试不知怎么的还没开始,而闲坐着的唐心觉得有些无聊,便拿出了酒喝了一口,怀里抱着酒葫芦,慢慢的品尝着美酒在口中散发的那股醇香,心下则在思忖着,哪一位峰主才是最适合她的?

    “风华!你怎么能在这里喝酒?这可是要比试了,你要是喝醉了怎么办!”旁边的古世君一见不由的压低声音说着,一脸的不赞同。

    易水寒也皱起了眉头,顿了一下,提醒道:“别的班的前十也不是容易对付的,你还是不能太掉以轻心了。”

    唐心瞥了两人一眼,摇了摇怀中的酒葫芦又喝了一口,正打算说话,却只看到一抺身影快如鬼魅般的在眼前掠过,下一刻,抱在怀中的酒葫芦却是一空,低头一看,果然不见了……

    第二天的万更送上,亲爱滴们,想我万更多久呢?多久才合适呢?最近的情节又觉得怎样呢?如有意见,踊跃提出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