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9 惹怒她,没好下场!万更!

    “不放!放了你要打我!”某人死死的抱着她的大腿,虽然隔着身上的薄纱,却仍能感觉到那手掌下细滑的肌肤,一时间微晃了神,口中也惊叹的赞道:“哇!你的大腿真滑。”

    “你!”

    听着他的话,不仅仅是水依儿,就连周围看着的众人都傻眼了,那小子有病不?竟然在这时候还摸人家大腿,莫不是嫌气得那水依儿下手不够重,再加一把火?

    “死娘娘腔!你给我放手!”愤怒的水依儿将灵力运到脚处,往上一顶,正中他的胯下,痛得古世君闷哼了一声松开了手迅速退后,夹紧了双腿脸色涨红的直跳着。

    “你、你、你想让我断子绝孙啊?要是我的宝贝废了,我看你拿什么赔我!”他一脸痛苦的神色,双手捂着下身,夹紧着脚在那里蹦跳着。

    水依儿拂了拂裙子,扬起了下巴哼了一声:“你本来就是小白脸一个,娘娘腔的要那玩意儿做什么?废了不是更好?”

    “哗!真彪悍!”场中的男弟子哗然一声,想到她的话,不由自主的想要伸手去护住自己的宝贝。

    “你、你这女人太狠了,你怎么能这样!我可是我家里的独子,我家老头还指望我传宗接代的呢!”古世君气呼呼的瞪着她,只是因为脸上抺了脸,这表情看起来就显得有些滑稽了。

    “就凭你?我都怀疑你是不是男人呢!娘娘腔!”水依儿扬起了下巴,压根没将他放在眼中,只是她却不知,男人有的话是不能说的,一旦说出,后果,会很严重。

    “你敢说我不是男人?我、我跟你拼了!”气愤的古世君怒瞪着她,下一刻,白色的身影往前飞奔而去,就朝那水依儿扑去,老头子只说不能打女人,可没说不能压女人,他今天就要好好教训教训这个女人,让他知道他的厉害!

    从刚才开始水依儿就只看到他在逃,现在他反扑过来时,那愤怒的架势,那像要喷火的眼睛,倒是让她心头一惊,尤其是他的架势根本不像要跟她打,而像是、像是……

    “砰!”

    重重的一声重响响起后,原本喧哗的场地顿时静了下来,只见,古世君以着掩耳不及的速度将水依儿给扑倒了,整个人就那么直直的扑倒在她的身上,将她压在身上,双脚夹紧了她的脚,双手按住了她的手,而他的头就那样的埋在她的柔软的胸前,几乎就是将她整个人给按死在地上了,这一幕,让人错愕震惊之余半天也没缓过神来,一双双的瞪得大大的眼睛就那样直勾勾的看着。

    相对于众人的错愕与震惊,水依儿更是整个人呆住了,她只感觉浑身上下被人束缚着,身上沉重的身体压得她几乎快喘不过气来,尤其是自己柔软的胸前还似乎、似乎,有什么在那里蹭了蹭?

    当她呆滞过后反应过来,低头一看,看到那颗在她胸口处蹭了蹭的脑袋时,一道声音冲破喉咙尖叫而出:“啊!”

    唐心看到这一幕也有些愕然,那小受竟然把人家女孩子给扑倒了?还压在人家的身上占便宜?看到他那颗脑袋在人家姑娘的胸口上蹭了蹭,她不由的别开了眼,嘴角忍不住的抽搐着。

    这也太能搞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也敢占这便宜,他这胆子还真不是一般的在……

    另外九人看到这一幕则是眯起了眼睛,毫不意外的他们的眼中都划过了愕然的神色,水依儿的实力他们是知道的,却不想,被这小子用这么无赖的手段给扑倒了。

    “我又没打你,你叫什么叫啊?”某人一脸无辜的从她的胸口处抬起头来,怪异的瞥了身下的水依儿一眼,一副看怪胎的眼神看着她,险些气得水依儿直接昏死过去。

    “你起来!”也不知是气红了脸还是羞红了脸,那水依儿的一张娇俏的小脸红得跟苹果似的,让古世君看了都忍不住想要扑上去咬上一口。

    “起来干什么?起来让你打我啊?你当我傻啊?”他翻了翻白眼,依旧压着她,不过这回却是转过了头看向唐心,笑呵呵的喊着:“风华,你看这是不是我赢了?我扑倒她了,算不算我赢?”

    唐心看着那一副傻小子模样的古世君,忍不住的轻勾起唇角应道:“嗯,你赢了。”

    “太好了!那我起来了。”他一脸兴奋的就要从水依儿的身上爬起来,不过看着身下的女子一张娇俏的小脸粉红得像诱人的苹果,他又嘿嘿的笑了一声:“我说,其实你要是像这样老老实实的不要太凶,还是挺好看的。”说着,在水依儿怔愣的瞬间就跃了起来,迅速的就朝唐心的身边跑去。

    而那水依儿在听到他的话后一颗心怦怦的乱跳着,一张俏脸更是蹭的一声羞得通红,她以愤怒来掩盖自己微乱的心,从地上站起来后,直接搁下狠话:“朖朖腔!你以后见了我最好兜路走,否则,我一定叫你好看!”

    唐心若有所思的看了那水依儿一眼,目光微闪,继而又敛下了眼眸,看到古世君一脸喜滋滋的来到她的身边大摇大摆的坐下:“风华,我突然发现其实我也是挺厉害的。”

    闻言,唐心但笑不语,而此时,除了已经坐下的两名男子和唐心以及古世君之外,那几人却是看着剩下的六个位置面面相觑,剩下六个位置,而他们还有八个人,那么,就得有两个人从这前面退下去到后面站着,这,到底该谁退下去?

    本来,理应是原本排前在倒数第二的两人退下,但是那两人明显的不想从这前面退下去,要知道,从这前面退下去意味着失去的不仅仅是班级前十的地位,还会失去有可能被十二位峰主挑选为入室弟子的机会,这样的机会,他们并不想失去,于是,他们装着不知道般的朝位置上坐了下去。

    水依儿因离得较远,当走上前时,除了实力倒数第一的那人抢不过别人而站在一旁之外,另外的众人已经落座,而她,看着自己的位置被坐了,直接就皱起了眉头,走到了原本那个属于她的位置面前,目光盯着那名坐着她位置的男子,冷声喝着:“起来!”

    “凭什么?”

    那名男子不依,才开口,哪知,水依儿便已经瞬间出手将他揪起,本来就憋了一肚子火气的她见这人竟然敢霸占她的位置,当下出手也是不留情,直接就将人给甩了出去,重重的摔倒在地面上,只见她回头睨了那名摔在地上闷哼着的男子一眼,厉声道:“凭实力!”

    “哗!这一招真漂亮!干净利落!”

    古世君低声赞叹着,朝水依儿看了过去,却不想迎来的是她的怒瞪,当下,撇了撇嘴移开了目光,拿出了菱花镜子照了照,看到自己那堪称完美的俊脸青一块紫一块的,不由的连连哀嚎出声:“哎呀,啧啧,这可怎么办好?我第一天到这时报到就把我的脸给伤成这样了,这让我怎么出去见人啊?风华,你快帮我看看,这瘀血会不会散去啊?要几天才能散去呢?我这星辰般的眼睛啊!可怜的,竟然肿得只剩下一条小缝了,这让我怎么见人……”

    唐心朝身边的他瞥了一眼,见他在那里对镜自怜喃喃出声,嘴角不由的抽了抽,直接无视着,这家伙就不是正常人,她要是把他当正常人看待,那就是她不正常了。

    “咳!”

    这时,一声咳嗽声传来,那站在一旁看了很久的导师终于迈步走了出来,只见他一袭藏青衣袍着身,一手负在身后,迈步走上了前面台上,在台上站稳脚步后朝下面众名弟子扫了一眼,视线在唐心和古世君的身上停顿了一下,这才开口,道:“今天我们班里来了四名新弟子,现在,就先请这四名新弟子上台来跟大家介绍一下。”

    听到那导师的话,众名弟子中,走出两名身着白衣的男子,他们走上台,站在上面往下看,目光触到唐心和古世君时又连忙移开,古世君盯着那两人看了看,半响像想起什么似的,拍了一下脑袋,对唐心说:“风华,这两人就是从那老东西那里通过的,我估计定是被那老东西占了便宜的。”

    唐心心下轻叹一声,这古世君真是口无遮拦,有些事情知道就好,并不一定得说出来,那两人向那老东西低头,被占了便宜此时看到他们两人定然也觉得抬不起头,他们装作不知道不就好了吗?他却在这里说,虽然说弱者不值得同情,但她一向也没在别人伤口上踩一脚的嗜好,当然,得罪她的人例外。

    “走吧!”她起身迈步往台上走去,而古世君自然是跟在她的身边,看到他们两人上台,那两人自然而然的让出了路来,退到了他们的身后,而此时,唐心却是开口道:“你们先吧!”

    两人闻言,错愕的抬起头看去,见他脸色如初,眼中也没有什么鄙夷的神色,这才慢慢的放松了下来,上前介绍着自己的名字,而就在两人介绍之时,站在唐心身边的古世君整了整衣领,又拿出小镜子照了照,觉得脸上的粉掉了不少,于是又重新拿出一盒往脸上抺了抺,这才满意的收起来。

    一旁的唐心直接无视了他,在前面两人介绍完后,她直接就迈步走上前,在底下的三名多名弟子竖起了耳朵屏起了呼吸打听认真的听他的自我介绍时,哪知接下的一幕却是让众人半响也没缓过神来,就连那名导师脸上神色也有些挂不住。

    只见,唐心看了底下的众人一眼,神色淡漠的开口说了两个字:“风华。”声音一落下,直接就走下了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坐着,压根没将众人的愕然放在眼中。

    “大家看这里,看这里。”

    就在众人错愕之时,古世君的声音从台上传来,他的声音夹带着灵力气息,又是特意的喊大声,这响亮的声音一出,就如同突然间耳边打响的铜锣一般,让众人猛的心神一震回过神来,一双双眼睛带着怒火齐唰唰的朝他射去。

    这正当众人错愕之时,他冷不防的来个响亮的声音,这不是存心给人难堪是什么?

    “咳咳,这位新弟子,不用这么大声,大家听得见就好。”导师轻咳一声,面上带着有些僵硬的笑意看着古世君。

    “导师,我这也是怕后面的弟子听不见,我是一片好心,不过既然导师这么说了,那我就小声一点来介绍我自己,如果后面的弟子听不见,你们可以举手大喊告诉我,我一定会加大声量的。”他一副很好说话的样子,看得众人一阵嘴角直抽。

    不就是自我介绍么?用不用弄得那么麻烦?

    “那我就开始自我介绍了,我叫古世君,今年二十有四,是家中独子,我家离这比较远,说了你们也不知道,带你们去又太远,所以我就不说了,还有就是……”

    听着他在上面啰哩啰嗦的说个不停,下面的众人有的很不给面子的开始打哈欠,听在耳中,只觉翁翁作响,到最后,还是那一旁的导师听不下去了,干咳了几声上前让他回到位子上坐好,众人的耳根才开始清静了一会。

    “好,今天有新弟子加入,那我就再自我介绍一下,我姓林,双木林,我叫林宇,你们可以称我为林导师,我主要负责教导你们的是属性的区别与引导,还有的就是心境的调和,虽然你们都是金丹期的修士了,你在这个阶段更是不容放松,因为有很多的修士到了金丹修士的级别后就无法再突破进阶了,你们可知,这是什么原因?”他看向众人问着,一双眼睛在底下的众名弟子身上掠过,最后落在前面十人的身上。

    “我知道我知道。”

    不用说,这声音除了古世君没有别人了。只见他兴冲冲的举起了手,站起来笑嘻嘻的说道:“导师,进入金丹期后所修炼的就不仅仅是灵力方面了,而是更多的是要修心境,也就是我们修仙者最常说的修心养性,心态的豁达与心境的平和更能让实力得到突破,修炼者在进入金丹期后,实力的进阶不是取决于体内灵力的雄厚,而是取决于悟性与心境的变化,如果太过执着于得失那么就作茧自缚无法突破进入下一个品阶的境界,导师,你说我说得对不对?”

    原本对他不抱什么希望的唐心在听到他的话后目光微闪,若有所思的朝他看了一眼。而那冷冽的男子和阴邪的男子也同样眼中划过一丝诧异,像是很意外古世君竟然能说出这样的一番话,把修炼之道看得这般透澈一般,一时间,两人的目光也落在他的身上,打量着,思忖着。

    水依儿在听到古世君的话后也怔怔的看着他,目光怪异,像是看不透这个人一般的盯着他打量着,很难相信,这样一个娘娘腔竟然还能说出这样的话来,要知道,这般透澈的见解,她也没能完全参透,而他,却是那样随意的就说了出来。

    “嗯,没错,说得很对,看来,修仙之人到了金丹期之后,更多的时间要做的不是修炼灵力,而是修心养性,调和心态的平和,因为接下来的品阶中灵力只占了一小部分,更大的那一份能让你们进阶的则是悟性与心境……”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台上的导师在那里讲得口沫横飞,底下,唐心却是听得有些兴趣缺缺,只因这导师所说的一切都是她所知道的了,而且,以她如今的实力来听这课还真看不出有什么益处,倒有些消耗时间的嫌疑,也听得她很想回院中睡觉,看来,下回上课之前她得先打听清楚是哪位导师讲课,所教的又是什么内容,要不然,真是无聊死了。

    “导师,我去方便一下。”她突然间站了起来,所说的话也让众人一阵错愕。

    “喔,好,你去吧!”那名导师一愣,继而点了点头,这人有三急,总不能让他憋着的是吧?让他去又没什么关系,这样想着,于是又继续讲课。

    而唐心起身后则往外走去,身后的那一排人在看到他往外走去后便也跟着站了起来:“我们也要出去一下。”说着,不等那导师说什么便齐齐往外而去,而古世君见了也怔了怔,当即跟了上去。

    外面,唐心皱着眉头停下了脚步回过身看着身后跟着的几人,冷声问:“跟着我做什么?”

    “你到底是什么人!”那名冷冽的男子凌厉的目光直视着唐心,眼中尽是探究与深思。

    “你有什么资格质问我?”她睨了他一眼,唇角勾起一抺讥讽的笑:“别太自以为是了,否则,我不介意让你长长记性!”她的声音清冷中透着冷冽,赤果果的当面威胁,顿时让一旁的几人都倒抽了一口气。

    那名阴邪的男子盯着唐心,如果毒蛇一般的眼中尽是复杂的神色,他一直在打量着这个叫风华的男子,却什么也看不出这来,只知道,这个人绝对不好惹。

    一直是班中最强的修士,就连导师也从没这样跟他说过话,更不会这样赤果果的威胁与挑衅着他,而今,竟然被一个新来的这样挑衅着,威胁着,他只觉一把火在胸口处蹭的一声冒了上来,一口气咽不下去,愤怒非常。

    “是吗?敢威胁我,你是第一个!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有什么本事,竟然敢说出这样狂傲的话来!”

    “哦?想跟我较量?”她挑着眉头,似笑非笑的睨着他,那目光,压根就不将面前这冷冽的男子放在眼里,而她这样的目光与神态,更是徹底的激怒了他。

    “我易水寒今天就要好好的教训你!让你知道不是什么人都能挑衅我的!”冰冷的声音透着狠厉的杀气,那身上散发出来的寒气让周围的几人不由的退开了一步,有些惊讶的看向那一袭白衣名叫风华的男子。

    不得不说,他真是好本事,竟然几句话就能让性子冷冽的易水寒怒成这样,真的不得不佩服他这气死人的本事,只是,他最好实力也能像他嘴上功夫这样了得,否则,惹怒了易水寒,他只怕不死也得成废人!

    “呵呵,真是自信啊!”她轻笑着:“不,应该说是自傲,目中无人的狂,只可惜,遇到我,你狂不起来。”

    “你!”他拳头紧拧,青筋浮现,关节咔嚓作响,脸色黑沉得可怕。

    “我知道有个地方,不会有人打扰的,既然想要较量,那就跟我来吧!”她迈着步伐悠哉的往前走去,同样的一袭白衣,一模一样的款式,可穿在唐心的身上就能穿出白衣那股飘逸绝尘的气息来,让人看了眼底不由的浮现惊艳之色。

    易水寒目光因愤怒而阴鸷得可怕,那眼神,就连一旁那名眼如毒蛇的男子也惧上三分,只见他黑沉着脸,冷着一股气息迈步跟上前去,后面的几人见他们两人往前走去,也不由自主的跟了过去。

    走在最后面的古世君那抺着粉的脸上露出一抺深不可测的笑意,摇了摇头,负手慢慢的跟在后面走去。

    谁也没有想到,唐心竟然会带他们来到石子林中,石子林,林如其名,地面上铺满了各种石子,因这片林子除了外围有着浓郁的树木围着之外,林里却是不见一颗树,但凡能见到的都是那一地的石子,这里,让弟子们闲时无事打坐静修的地方,不过因为这里什么也没有,而地面所坐之处也是石子,因此极少有人会来这里打坐修炼,也正因为如此,这里的气息就显得清新,宁静。

    “就这里吧!”前面的唐心停下了脚步,回头瞥了那易水寒一眼。

    “风华,你真的要跟他打啊?他看起来好像很厉害的样子,你打得过吗?”不知何时,走在后面的古世君跑到了前面来,凑近了唐心的身边担心的问着。

    闻言,唐心看了他一眼,道:“要不然,你代替我来?”

    “不不不,我可不经打。”他连忙摆了摆手,迅速退到一旁,一边说道:“那你自己小心点,顶多,要是你被打趴下去了,我背你回去就是了。”

    “呵呵……”唐心轻笑出声,眸光流动间落在了易水寒的身上,看了他身后的那几人,挑着眉头笑问:“你们是想一起上呢?还是一个个来?”

    像是心思被看穿了似的,其中的两名男子目光微移开,视线落在易水寒的身上,只要他说一句一起上,他们一定会一起上的,虽然他们并不是真的服他,但,对付霸占他们地位构成威胁的人,他们不介意一起动手除了他!

    一旁的水依儿听了他们的话微皱了下眉头,冷着声音道:“一对一就好了,哪用一起上,再说,我还就不信你能一人对付我们这么多人。”其实她倒是不希望他们以多欺少,一对一的话还能显得公平一些,如果一起上,只怕那个叫风华的男子不被打残就怪了。

    唐心朝水依儿看了一眼,眼底光芒一闪,快得无人察觉。而此时,前面的易水寒也开口了,只听他冷声道:“这是我跟他之间的事,你们不要插手,退一旁去看着!”他就不信,他会输给这么个新来的小子!

    “来吧!别磨蹭了,快点打完快点滚蛋!”唐心开口说着,见他半天也不动手,便道:“怎么?想让我?那好,既然你不动手,那我就动手了,你可要看清了,免得到时是如何趴地上的都不知道。”声音一落的瞬间,众人只见白色的身影在眼前一闪,没人看到他是如何动的手,只看到原本还站着的易水寒闷哼了一声整个人就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倒在那坚硬的石头地面上,此时,听到他落地的声音,看到他重摔在那石头地面上,他们才知道,为什么那个风华要到这个地方来较量。

    在这里,不仅仅是被打伤时身上会有伤,就连摔落地面时,被打趴下时,每一撞到地面的石头都将会是痛入骨血,伤上加伤,他,竟然一早就算好了要让易水寒承受着这样的痛!

    不由的,众人心中猛然的掀起了一阵轩然大波,心中的惊骇扑天盖地而来,一双双带着震惊的目光齐齐的看向那名叫风华气质无双的男子,他,竟是早就算好了这一切,他,早就自信满满的相信,那个被打趴的人,一定不会是他自己!

    摔倒在地面的易水寒整张脸一阵白一阵青,刚才那一瞬间,他只感觉整个人被一股强劲的力道击飞了出来,那力道之重几乎要折断了他身上的骨头似的,饶是他的反应再快也反应不过来,身体重重的摔落地面,被击伤的身体再撞到地面那坚硬的石头地面,几乎让他在那一瞬间险些痛昏了过去。

    “噗!”

    胸口处的痛直冲上喉咙,喉咙一咸,一口鲜血猛的从口中喷出,洒落在石头地面上,触目惊心。他的一招就让易水寒吐血,这样惊人的战斗杀伤力不由的让周围的几人都震惊了,不可思议的看着那个身形纤细的白色身影,他到底是怎么会有这样强大的暴发力的?要知道,易水寒可是一名金丹巅峰的修士!他竟然一招就能将他给打吐血了?这、这也太让人难心置信了!

    “真弱!”

    原本已经忍着剧痛站起来的易水寒接触到唐心那鄙夷轻蔑的目光时,怒火就已经在胸膛燃烧,紧接着听着他嘴里说出的那两个打击人的字眼,气得血气上冲,一口鲜血又再度喷出。

    “噗!”他堂堂金丹巅峰修士,竟然被他一而再再而三的打击羞辱!

    “不过才一招就吐了两口血了,就你这样还想跟我过招?我看还是算了吧!”她摇了摇头,轻叹一声,转身就要走,却被身后的咆喝声给喝出了。

    “你给我站住!不准走!我没输!我不准你走!”从没受过如此羞辱的易水寒此时只有一个念头,他要杀了他!他要杀了这个叫风华的男子!他要杀了他!

    唐心轻笑着,看了他一眼,道:“你确实?既然如此,那我就只好奉陪了,不过你给我记住了,今天输给了我,以后见了我规距点,否则,我会让你知道我的手段的!”看着那前面的易水寒,她就想到了一句诗: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用来形容眼下这杀气腾腾仿佛抱着必死决心的他倒也合适,毕竟就眼下的他,还真有几分拼老命的架势,瞧,这下连剑都亮出来了,只是,对她用剑?他这不是找死吗?

    “拿了你的武器!”易水寒拭去嘴角的血迹,长剑在手,一身杀气凛冽,那双阴鸷嗜血的眼眸紧盯着前面的白色身影,如果说前一刻他是想教训他让他知道在他的地盘里只有他最大,那么此时,他是真真切切的有了置他于死地的决心!这个男子竟然能在一招之内将他重伤,今日不除,难保他日不会成为祸患!

    “对付你,还不用武器,要是用武器,我担心一不小心就会把你的小命给结束了。”

    “噗嗤!”

    听到风华那漫不经心气死人不偿命的声音,坐得远远的看着他们较量的古世君不由的笑喷了,带笑的眸光落在那抺风华无双的白色身影上面,眼底深处划过一抺趣味,他不仅在实力上稳占上风,就连在这口头上也占了上风,一句两句的话漫不经心的说出却偏偏有着气死人的本质,真的让他看得好生兴奋。

    果然,那易水寒在听到风华的话后握着剑的手背上那是一条条青筋浮现,面色也是阴鸷得吓人,这一会,他不再多说什么,而是运起体内气息注入手中的利剑之上,提气飞掠上前,长剑挥起,凌厉的剑罡之气以着掩耳不及的速度就朝前面的白衣男子劈了下去!

    “去死吧!”

    他是真的被挑起了怒火了,愤怒的火焰,不服输的性格,以及那来自于风华带给他的那一份打击,都让他恨不得将面前这个人给灭了,盛怒当前,理智已经失去,大脑的思考也不会转动,他也就只有那一个念头,杀了他!

    唐心勾起一抺冷笑,身形一动,白色的身影再度袭出,手掌在空气中一抓,将空气中的风属性带动在手中袭出,将那劈向她的利剑给打偏了,同一时间抬脚朝那易水寒踹了过去,只是这一会那易水寒明显的多了防范,身形往后一倾,避开了了她的那一脚,手中的剑利转动了一个方向,剑刃朝内划下,朝唐心的脚砍去,唐心见状目光一眯,脚下步伐一移,诡异的身形一个闪动便来到了易水寒的身后,手一扣上他的肩膀,一个过肩摔就将他凌空摔了出去。

    “砰!”

    又是一记重重的落地声响起,被唐心重摔在地面的易水寒怔愕的瞪大了眼睛,阴鸷的眼中尽是不可置信,他难以相信像他这样体形瘦弱的人竟然能将他这健壮的男子整个人带动起来凌空摔落,他甚至搞不清楚那是怎么摔的,他的身体就已经贴在地面上了,地面上高低不平的石头和他被摔落时的冲击力形成了一股力道,这一撞击,痛得他直抽冷气。

    “嘶!”

    一旁的人真的是看呆了,如果说先前的那一摔是易水寒没反应过来中了招,那现在这一摔又是因为什么?这一连的在那个叫风华的男子手中吃了亏,两人过招而他却只有被打被摔的份,这简单就太不可思议了!易水寒是谁?在金丹修士的班级当中分天地玄黄四个班,而他们就是身处天班的弟子,他们天班中三百多名弟子中挑出的他们十名实力在另外的几个班中也算是姣姣者,无人是他们的对手,这易水寒就更不用说了,可现在,他却一次次的被一个新来的弟子给打了,还是那种只有挨打没有还手的份的打,这简直就太让人难以置信了!

    “哇!风华,你太厉害了!”那坐得远远的古世君在那惊叹出声,一边还拍着手鼓掌着,看得很是起劲,一边叫喊:“再继续,再赏他几拳啊!他都想杀你呢!你不会就这样放过他吧?怎么也得狠狠的揍上一顿出出气才行。”

    唐心睨了地上的易水寒一眼,冷漠的移开了目光,这易水寒的性子还以为真的是冷冽摄人呢!看来也不过如此,如此轻易动怒的人太容易被人牵动情绪了,这样的人情绪波动要么就没有,要么就起伏很大,就像他这样,前一刻可以冷得跟冰块似的,下一刻被激怒了却失去了理智,连最简单的判断也不会做出,这样的人,又怎么可能是她的对手?

    “你输了,输得很徹底!”她冷声说着,冷漠的目光落在那趴在地上起不来的易水寒身上,饶是他是金丹修士,但,摔下地面的冲击力道撞上地面上的石头,这伤,不轻,他这一时半刻想要起来根本是不可能的,冷冷的瞥了他一眼,收回了目光,迈步就要往外走去,解决了无聊的事情,还是回院子休息一下好。

    只是,她没想到,她才转身往石子林外走去,那一直站在一旁有着一双毒蛇眼的男子会冷不防的出手袭向了她,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让几人都没能反应过来,谁也没想到他会在这时动手,也没想到在易水寒被打败后他竟然敢对那个叫风华的男子动手,原本见唐心就要走了而从不远处地面站起来的古世君看到这一幕,不由的惊呼出声。

    “风华!小心!”

    “小心身后!”

    另一道声音是来自于水依儿,她以为在易水寒被那个叫风华的男子打败后事情就结束了,却没想到那人竟然在背后出阴招,当下想也没想的本能便开口提醒。

    唐心的感觉又岂会迟钝?她就是没回头也能知道那背后袭来的阴寒之气与嗜血的杀意,那个男子她早就注意到他了,只因这个人有一双毒蛇一样的眼睛,阴冷而歹毒,一看就知道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当下,她转过身去,正好看到那朝她袭来的匕首,她手一转,以着诡异的手法打向他击向她的匕首,却不想,在他的匕首被打落之时,他不知从哪里拿出小刀就划过了她的手背。

    寒光一闪,她只感觉一阵剌痛在手背上传开,紧接着便是鲜血直涌而出,她眉头一皱,迅速收回了手,退后一步,看着那被划出一道深深口子的手背上的伤口在迅速的变黑,流出的鲜血也变成了黑色的有毒颜色,看到那伤口,看到那伤口感染的毒素,她的唇角勾起了一抺冰冷的嗜血笑意,抬眸看向了前面手中拿着柳叶飞刀的阴邪男子。

    “你中了我的剧毒,你死定了!”他一副得意洋洋的神色眯着歹毒的眼睛盯着前面一袭白衣的唐心,似乎为自己能伤了她很是自豪与感到很有成就感。

    唐心不紧不慢的从空间中拿出了一颗解毒丹服下,对于如今的她来说,这些毒根本算不了什么,她的一颗丹药就可以压制住任何剧毒,在她的面前对她用毒,那根本就是自找死路!尤其还是使阴招伤了她的小人,她一向都不会轻易放过!

    “上一个伤了我的人,已经化成了白骨。”她的声音清冷中透着嗜血的气息,不紧不慢,却是叫人心惊,只见她服下药丸后,随手扯下身上的白衣将手简单的缠了几圈,这才抬眸盯着那名男子:“你可知,那人是怎么死的?”

    莫名的,看到中了剧毒还能保持这般平静的人,那名阴邪的男子只感觉心头一凛,在他那目光之下,只感觉一股寒意从脚底窜了起来,直达心头,尤其是那来自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那股摄人的威压与气息,竟是让他有些喘不过气来,这一刻,他不禁心下大骇,能散发出这样骇人威压的人,他的实力断然不会是金丹修士的级别!他难道是跳出了金丹品阶,进入元婴实力的修士?如果真是这样,那么,他,到底是谁?

    旁边的几人也惊惧的看着那气息骤然而变的唐心,不敢相信,一个人的气息竟然能在瞬间发生这样的变化,只感觉面前的这个人散发着一股骇人的气息,太可怕了……

    ------题外话------

    亲爱滴们,期待已久的万更终于来了,貌似好久没在这销魂时段更文了,准备好你们新一月的票票哟,花花钻钻神马的都砸过来吧,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