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7 争夺之战!

    三天的熟悉时间很快就过去了,这一天清晨,唐心穿戴好内门弟子清一色的白衣,腰间带着那那像征着品阶区分的玉佩,迈步就走出房间,还没出院子,后面就传来古世君的声音。

    “风华,你等等我啊!”房门嘎吱一声打开,白色的身影急匆匆的跑了出来,小跑步向她而去。

    唐心脚步没停,这三天的时间,古世君几乎一直跟在她的身后,尤其是他还是一副自来熟悉的聒噪性子,就算她不说话,他一个人也能在那里说个不停,只是,当后面的身影跑到她身边来时,随之而到的还是一阵浓郁的香粉味,她皱着眉头,朝身边看去,这一看,不由的嘴角一抽。

    “风华,怎么样?我今天的妆容可精致?”看到唐心在看他,某人一副臭美的表情,不知从何处摸出一个小巧的菱花镜左看右看了一番,最后才满意的收回镜子。

    看着他那张原本算俊美的脸此时而满厚厚的一层粉,她的额头不禁划过几条黑线:“你没事抺什么粉?把自己弄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很有看头?”说着,嫌恶的退开一步,皱着眉头道:“还有,你身上洒了什么了?味道好重。”

    “人不像人鬼不像鬼?不会啊!我觉得这样挺好的,你看,皮肤白里透红的还有这香味,是腰间这香囊散发出来,我平常在家里时也往脸上抺点粉,不过出门之前我老爹揪着我的耳朵说要敢抺着粉在外面走,一定饶不了我,惧于我那暴力老爹的威胁,我才没抺,前两天还真就给忘了,现在我老爹又没看见,而且也在仙门里了,我怕太阳晒坏了我的皮肤,所以还是抺上薄薄的一层好一点,而且,你不觉得我这样很好看吗?”

    听着他那自恋满满的语气,她无语的迈步往前走,还薄薄的一层?他脸上那层粉厚成那样还算薄薄的一层?在她认识的男子当中,还真没一个像他这样会往脸上抺粉的,还一副自信满满的自恋神色。

    “哎?风华,你别走太快了,等等我啊!”没缓过神来的古世君一见身边的人不见了,这才连忙追上前去,一路上又是说个不停,让唐心不由的在心下轻叹:一个男子,怎么能这样的聒噪?到底是什么样的家庭才能养出了这么个活宝?

    当两人来到内门弟子上课的场地时,才知那是人头涌涌,喧哗杂志闹,也许是导师还没来的缘故,场地上约三百多名弟子在那里各自聊着天,那声音跟菜市场没什么两样。

    看着那场地分两边,左边是男右边是女,中间是一条过道,而过道的最前面则是一个约有一米高的平台,清一色的白衣,一眼看去还真看不出哪个跟哪个。

    “哗!没想到一堂课竟然有这么多人,你看,我就说不用太早来的吧!导师都还没到呢!走,我们先找个地方坐一下。”古世君说着,一双眼睛到处扫着,视线落在最前面的地方:“前面有位子,我们去那里坐吧!”说着,便拉着唐心往前走去。

    “奇怪,这里竟然只有十个位置,还没人坐?不管了,别人不坐我们坐吧!”整个场地那么大,也只有这前面有着十张椅子并排着,男子所站的这边有七张椅子,而女子那边则有三张,此时,皆还没人坐。

    然而,当他们两人在那位子上坐下时,原本喧哗的场地瞬间变得鸦雀无声,一双双的眼睛全看着唐心的古世君两人,有的是愕然,有的是怪异,有的是看好戏的诡异,就是没一人开口告诉他们,到底哪里不对了?

    “那两个是新进来的新弟子吧?啧啧,这胆子真大,竟然连那位置都敢坐。”

    “就是,现在的新弟子真的是太目中无人了自大成狂了,我们都没敢去坐那些位置,他们倒是不客气。”

    “哼!看那两人的蠢样,足可见,等会的下场会怎样,我们等着看好戏就成了。”一些弟子开始议论着,对着两人指指点点,那声音,自然是传入了唐心和古世君的耳中。

    听着周围的声音,古世君皱了皱眉头,道:“风华,我们要不要起来?好像这位子是有什么特别的人坐的一样,我们两才坐下,那些人就在说了。”

    “坐都坐了还起来?”她漫不经心的说着,睨了周围的弟子一眼,道:“再说,这位置不是让人坐的也不会摆放在这里了,他们不坐是他们的事,与我们何干?”

    “可是,会不会出事啊?我看他们的眼神都不太对劲啊!”古世君眼中隐隐有些担心,毕竟初来乍到,对这里的事情也不是很了解,他又不像风华那么能打,要是出了什么事怎么办?

    “快看,他们来了,这下有好戏看了。”

    就在这时,那些弟子们一个个压低着声音说着,目光全朝一个方向看去,只见,那从外面走进来的十名身着白衣的弟子,七名男子三名女子,一身气息皆是不凡,尤其是那眉宇间的自信与冷傲,更是这里面的弟子所不能相比的,他们的出现,立刻那众名弟子静了下来,一个个不敢放肆,规规距距的站好,男的女的眼中都带着崇拜与羡慕的光芒看着那一出场就夺去了众人目光的十人。

    炼气期的弟子是外门弟子,筑基期的同样为外门弟子,不过,不过品阶各归成不同的一个班级,像他们金丹期的则为内门弟子,每四百人一个班级,不过他们现在这班里也只有三百六十五人,他们只能算是内门弟子,却不是那些山头的峰主的入门弟子,因此,还是有一定的区别在这里的,每一年的时间都东鹤仙门的十二个山头的峰主都会挑选天赋好的弟子归入门下,而这些人自然是从每个班级中最为出色的挑起,他们的这个班,最为出色的就是这十人,七男三女。

    他们是在打败了班级里挑战者后脱颖而出的姣姣者,三百多人虽然有的口服心不服,但不得不说,他们都承认他们是班级的最强,有时与别的金丹修士班产生了矛盾也是由他们出面摆平,所以,他们在班级中的威摄力还是有的,那十个座位也是导师发话摆上的,目的为的就是让班级中的弟子互相竞争,强者上位,想坐着听课,想受到礼待,那么,你就一步步的走上前来,打败那前面的人才有资格坐上那十个位置中的其中一位,才能在这班级中占有一席之地。

    而这十个人之中,也有一位最强的,他们是这十人的头,那一个人,便是走到中间的那一名冷冽的男子,此时,看着十个位置上坐着两个人,九人眼中闪过一丝诧异,只有那名冷冽的男子眼底划过一抺寒意与狠厉,不用他开口,那另外的九人便已经走上前,来到了唐心的面前,皱着眉头打量着坐着的两人。

    “你们是新来的?懂不懂规距?这位置也是你们能坐的吗?快起来!”身形槐梧的男子沉声喝着,瞪着一双眼睛盯着他们两人,健壮的体格和那浓眉大眼的模样,又粗声粗气的,不由的让古世君怔了怔。

    “风华,他让我们起来。”古世君一脸我怕怕的神色往身边的人靠了靠,十足一副小受模样。

    几天的相处,唐心也渐渐习惯了这古世君的变态性格,她也懒得去说他,只是抬眸看了面前虎腰熊背的男子一眼,挑着眉头问:“规距?什么规距?这个位置我不能坐,莫非你才能坐?”

    “嘶!这小子胆子也太大了吧?他竟然敢这样跟熊非这样说话,真是吃了豹子胆了!”

    “就是,我看他是不想活了,看到他们来了竟然还在那里坐着,他是不知他们的手段,我看啊,这两个小子要遭殃了。”

    后面众名弟子倒抽冷气的声音和那压低着声音议论的声音传来,一个个都为他们两人捏了一把冷汗,就那两小子那瘦弱的身板,虽然也说是金丹修士,但怎么可能是他们那十强的对手?自己送上门去这不是打揍是什么?记得有一回有一名新来的弟子就坐了那位置不起来,可是直接就被揍得躺在床上近三个月的时间,要不时当时正好导师来了,只怕是连小命都保不住呢!

    听着唐心的话,那一旁的几人目光微闪,不由的打量了那一派悠哉的白衣男子一眼,他的容颜并不是特别的出色,在有着无数俊男美女的仙门之中,他这样的容貌只能算是清秀,不过倒是那一身气质很是出众,清冷中透着飘逸,再加上他的神情淡漠,举止慵懒而随意,倒是给人一种特别的感觉。

    而当他们看到他旁边的那名男子时,眼中则浮现了几分嫌恶,一个大男人竟然脸上抺着一层厚厚的粉,身上还有一股浓郁的香味,真真让人看了有些恶寒。

    “风华,他长得好像头熊,这白衣穿在他身上真不好看。”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古世君趴近唐心的身边瞄了那面前虎腰熊背的熊非一眼,低声说着,只是,虽然他是压低了声音,但对于品阶都到了金丹修士的众名弟子而言,这样的声音根本不能称之为压低,一时间,不少的弟子低头闷笑着。

    熊非长得粗壮,肤色也黝黑,虽然穿着内门弟子的白衣,却怎么也穿不出白衣的飘逸感来,反而给人一种偷穿别人衣服的感觉,只是,他的实力在三百多名弟子当中能进入前十自然是极为出色的,因此也没人敢多说他什么,此时听着那小受模样的男子说出这话来,一个个都忍不住的闷笑着。

    众名弟子的闷笑声和古世君看似无辜的目光让熊非火大的瞪起了眼睛咆哮出声:“笑什么笑!谁敢再笑老子揍扁他!”被他那狮子吼那么一喝,众名弟子竟也在一瞬间忍住了笑,一个个低下了头。

    “你小子给我出来!”熊非虎目一扫,伸手就朝古世君抓去。

    “啊!风华救我!”他直接一翻身,躲到了唐心的后面去,一副小生怕怕的模样看着那体格健壮的熊非道:“你、你想干什么?我告诉你,君子动口不动手,你、你不要乱来。”

    “哼!你这小白脸也敢教训我?找死!”拳头带劲挥出,虎虎生风,可见力道之足,只是,他的拳头才挥到唐心的面前,还没能她耳边挥过就已经被唐心抬脚踹了出去。

    “砰!”

    “嘶!砰!”

    只见,神色慵懒的唐心冷不防的抬脚就将熊非给踹飞了,熊非的身体因惯性而往前趴着,就如同一只蛤蟆一般的趴在地上面露痛苦之色的闷哼了一声,一张脸色涨得通红,趴在地上半天也起不来。

    “嘶!天呐!他竟然一脚就把熊非给踹了?”

    众名弟子见了这一幕,一个个震惊的看向那依然坐在椅子上的白衣男子,他仍是那副不咸不淡的神色,举止间透着七分慵懒和三分随意,此时更是一手托着脸颊,一手在椅子的边缘上有一下没一下的轻敲着。

    这一幕,不仅让那三百多名弟子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睛,也让那另外的九人目光轻闪了一下,心下重新评估着这个年轻男子的实力,只是,他们所看到的只是对方金丹品阶的实力,但,能这样一脚踹飞体格健壮的熊非,又岂会只是一般人?

    那冷冽的男子走上前,目光直视着此时坐着他位置的白衣男子,沉声问:“你叫什么名字?”

    唐心淡淡的瞥了面前的男子一眼,懒得回他的话,而是对躲在她身后的古世君说:“还不过来坐着?男子汉大丈夫的躲什么躲?”

    见唐心没有理会他,冷冽的男子面色一沉,脸色不太好看的瞥了唐心一眼,冰冷的目光移开,转而落在那古世君的身上,而古世君在听到唐心的话后,笑眯了眼翻过身来坐回唐心的身边,一脸讨好的说:“风华,跟你在一起真是安全感十足,今天你想吃什么?我请你吃。”

    这仙门中,除了有僻谷丹之外,还有一个食堂,那里的吃的全是灵兽,灵兽的肉不同于一般的俗世野兽,吃灵兽的肉对修炼也是有好处的,只不过,价格之贵,就算是富家子弟也不敢天天去吃。

    “你,让开!”

    冷冽的声音响起,只见,那名站在他们面前的冷冽男子厉目直视着古世君,一身威压袭出,朝他复盖而下。他可以让那名白衣男子坐在这位置,但,这个抺得一脸粉的男子一看就是软骨头,凭什么能坐在这里?

    “风华……”古世君缩了缩身体,靠近唐心的身边。

    唐心扫了那十人一眼,勾唇一笑,对身边的古世君说:“去,把那个女的打趴了,这位置就是你的了。”她指着那站在一旁的三名女子中的其中一人,语气之随意,神态之傲然,都让众人为之一震。

    “啊?你让我去打女人啊?”古世君错愕的瞪大了眼睛看了看身边的风华,有些为难的皱起了眉头,道:“可是,我家老头子说,打女人的男人不是好男人,要是让他知道我打女人,他会剥了我的皮的。”

    闻言,唐心嘴角一抽,瞥了他一眼,道:“既然你不打女人,那就去打那边那一个男的。”她下巴一扬,目光落在那名体形跟熊非有得一拼的粗壮男子身上。

    “可是,他长得跟那头熊没什么两样,我怕他一记拳头下来我这张脸就毁了,到时还怎么娶老婆?”他缩了缩,一副胆怯的样子,不敢上前。

    唐心揉了揉太阳穴,对他这前怕狼后怕虎的性格真的很是无语。

    “风华?你是不是对我很失望?”他眼巴巴的看着身边的唐心,咬了咬牙,一副壮士一去不复返的悲壮气势猛的站了起来,说:“那好吧!今天我就豁出去了!”

    唐心诧异的挑起了眉头,瞥了那名已经迈步走出的健壮男子一眼,正打算开口告诉他不用太担心,有她在这里看着呢!哪知,就听见身边的他大声的指着那名健壮的男子喝着:“你、你干什么?我又没想跟你打你跑出来做什么?回去回去,快回去!”说着,还朝他挥了挥手,示意他退回去,看得周围的众人一阵愕然。

    紧接着,在众人错愕的目光中,只见他走到了那三名女子中的其中一人面前,露出了一丝羞涩的神色,看得唐心额头划过几条黑线,嘴角也忍不住抽搐着。

    她真的是太看得起这小受了。

    “那个,虽然我不想打女人,但是、那边那位又长得太吓人了,我不想让风华失望,所以、所以我看来看去,好像就你长得比较瘦小了点……啊!我话还没说完你怎么就打人啊!”冷不防的被面前愤怒的女子一拳击中了眼睛,痛得他捂着眼睛惨叫着,连忙往后退去。

    “哼!本小姐打的就是你!”

    那名女子冷下了脸,眼中尽是掩不住的怒气,她的身形娇小,在十人当中的实力却是远远排在熊非之上的,而如今,这个娘娘腔的小白脸竟然敢这样公然挑衅,存心就是给她难看!她又岂会轻易放过他!

    “噗!这小子竟然以为水依儿是好欺负的主?她的实力在十人中可是排在前三的,这回不用看都知道他一定当不了一顿揍,啧啧,真没眼光,怎么就挑中她了呢?”

    后面的弟子一个个啧啧称奇,要知道,有的人往往是不可貌相的,看着这水依儿是十人中身形最为娇小的一个,但她的实力却是扎扎实实的,要不然也不会在十人中排行第三了。

    “风华,这女人好凶,你看一下就把我讲眼睛打肿了!”古世君一边往唐心所在的方向跑来,一边惊惧的朝身后看去。

    唐心勾唇笑了笑,托着下巴看戏,也不开口。她当然知道那个女子虽然身形娇小,但实力却在这十人中算是顶尖的,如果让古世君去打趴那十人中最弱的,又有什么意思呢?他不是那冷冽男子的对手,也不是那名冷冽男子身后阴邪男子的对手,尤其是她知道那两人一出手必定是必杀招,说不定一不小心古世君的小命就挂在这里了,而除了那两人之外,自然就是这个娇小的女子了,会帮他选她为对手,是因为这个女子虽然眉宇间皆自信,但眼中杀戮嗜血的气息并不重,就算是出招,也不会是必杀招,而这对于古世君而言就够了,她不用他真的把那名女子打趴,只要打成平手,或者不输在那名女子的手中,那么,他在这个金丹修为的班级中就算站稳脚了。

    “哼!不自量力!”那名冷冽的男子冷哼一声在唐心身边坐下,而后面,那名阴邪的男子也紧随着坐在冷冽男子的身边,另外的几人则还站在一旁看着,而就在众人的目光都在那一跑一追的两抺身影上时,本该来这上课的导师看到了里面的一幕,竟是停顿了一下,不动声色的退到一旁不让人发现。

    只是,那导师的置身事外的身影却逃不过唐心旁边那两名男子锐利的目光,不过他们也装着不知道罢了,在这里面,一向强者为尊,实力说话,那导师不想介入自然也有他的理由,对于这个个都来自不俗家族的富贵子弟来说,身为他们的导师,名哲保身最为重要。

    “啊!又来?你是母老虎变的不成?女孩子怎么能这么凶悍呢?小心以后嫁不出去!”又被揍了一拳的古世君大喊着,一边跑一边叫,模样狼狈不已。

    水依儿被他这么一说,火气更盛了,只见她美眸冒着两簇熊熊怒火,身形飞跃而起挡住了前面古世君的去路,横腿一扫就朝他踢去,那力道之重,竟是就连退到一旁的众人都能听到那风刃的声音划过。

    “老头子交待我不能打女人,要是知道我现在被女人打,不知会不会气吐血了,哎,不管啦!再这样下去我这张脸就毁了,我、我、我跟你拼了!”他一副势死如归的样子挺起了胸膛,大叫一声:“啊!我来了!”声音一落,竟是直接扑上前去抱住了水依儿横扫而出的腿。

    大腿被一个陌生男子紧紧的抱住,还是一个这样娘娘腔的小白脸,顿时气得水依儿一张俏脸唰的一声通红:“混蛋!放手!”

    ------题外话------

    亲爱滴们,最后一天了哟,有票票的不要留着,快砸过来,今天是最后一天六千字的更,明天开始万更走起,激动不?哈哈,顺便说一声,一号的万更,在今晚十二点更新哟,以后,如无意外,更新时间都在午夜销魂时哟,如果有变,请注意置顶公告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