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7 考核!

    进入了仙门,她在里面弟子的带领下,来到了测试实力的地方,那是一个很大的场地,在外面,有一个登记的地方,而在里面,每一间屋子虽是连在一起,但却是独立的,这些屋子便问考核的地点,在报出了自己实力的品阶后便可进入每一个不同的测试地。

    “什么属性?什么品阶?”登记的那名导师沉着声音,头也没抬一下的问着。

    “五行属性,金丹品阶。”

    她的声音一落下,那名导师便微怔的抬起了头,看了看面前俊美出众的男子一眼,目光复杂,半响,道:“往那边走去,只要过了里面那位导师的考核,你就可以成为内门弟子。”

    后面的众人听到这话,一个个羡慕的看着唐心,要知道,仙门收录严格,在这里面,只有进入金丹品阶的弟子才可以成为内门弟子,而就算是筑期巅峰的弟子却也只能成为外门弟子,内外两个级别,所学到的东西和待遇都将是不一样的,他们能不羡慕吗?

    “好。”她淡淡的点了点头,唇边带着浅浅的笑意,在众人打量的目光中,迈步往前走去,找到了那间门上写着金丹品阶考核的地方,脚步一顿,目光微闪了一下,这才走了进去。

    本以为里面就只是一间屋子,却不想,是屋中有屋,进了里面有两排椅子,而此时,有两三名男子在那里等着,而侧边的那一扇门却是关着的,她侧耳中听,有些诧异,因为竟然听不到任何声音。

    “不用听的,这里的每间考核屋都是设有隔音阵法的,修为再高也听不到里面的声音。”

    唐心朝那说话的男子看去,男子唇红齿白的,一袭锦衣身形纤细,一副小受的模样,她神识一探,见对方是一名刚进入金丹期的修士,便也淡淡的移开了目光,闭目养神。

    那名男子见唐心一副清冷疏离的模样,哼了一声,双手环胸便也别开了头,而此时,那扇关着的门被打开,一名年轻的男子从里面出来,只见男子身上衣襟微乱,脸色泛着诡异的红,目光又怒又羞,一副敢怒不敢言的模样,他看了唐心几人一眼,咬了咬牙,握着手中好不容易才拿到的那个内门弟子的玉符,气冲冲的迈步往外走去。

    唐心从那名男子出来时便睁开眼睛了,自然也将那男衣子的神色看在眼底,只是有些奇怪,那个男子的目光与神态,不就是考核吗?那隔音阵法里面,到底是怎样考核的?

    “奇怪,怎么一个个进去的不是被揍得很惨就是这副模样出来的?”刚才那名小受模样的男子摸着下巴一脸的好奇,看着身边的那名男子站了起来就要走进里面去考核,当即伸手迅速画了一个阵法在那个男子的身上,然后迅速收回了手。

    这一幕,正好让唐心给看到了,只是她不解那到底是什么东西?画那道光芒又有什么用?怪异的看了那名小受男子一眼,只见那名小受男子朝她看来,露出了一抺笑容,一副贼兮兮的模样说:“你想不想知道他们在里面是怎样考核的?不感兴趣算了,我自己看。”

    唐心露出了一抺淡淡的笑意,别开了目光,就那样随便一画就能看见里面是怎么考核的?她可不信有这么悬的事情,再说,怎么考核的又如何?无论是怎么样的考核,她都能通过,这点自信她还是有的。

    “哗!这、这这不会是真的吧?”那名小受男子像是被吓到一般,一双眼睛瞪得老大的看着手里拿着的那个扇贝,咽了咽口水,惊呼出声,下一刻,他猛的起身就朝唐心的身边而来:“你快看,难怪先前那些人进去了一个个不是被揍得残废就是脸色怪异,原来这个导师是是是……”

    唐心瞥了一眼,脸色也微沉了下来,那扇贝里面奇异般的浮现着一幕令人震惊的景象,一名猥琐的中年男子和先前进去的那名考核的男子,猥琐的中年男子举止轻浮的对着那名年轻男子动手动脚,那名男子黑沉着脸不知在说着什么,但看到这一幕,多多少秒能猜到一些东西,只是,她有些些新奇的看着那个扇贝,问:“没声音?”目光朝身边那小受男看去,暗忖着,这是什么东西?竟然这般神奇?

    “啊?喔,声音啊,我给忘了,你等等。”他像是刚回过神来一般,嘴里念念有词的不知说着什么,手指一指向扇贝,一道光芒没入里面,顿时传出了里面两人的声音。

    “小子,不要太不识抬举了!若连我这一关都过不了,你也不用想着进东鹤仙门了。”那名猥琐的男子盯着那名年轻男子说着,而那名男子一脸愤怒的喝道:“你枉为人师,竟然这般不知羞耻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哼!真没想到堂堂东鹤仙门竟然有你这样的人渣败类,这样的仙门,我不进也罢!”

    “嗯嗯,说得好,说得真好。”小受男一听,两眼发光的点着头,赞赏的看着那名年轻男子:“这哥们够性格,我喜欢。”

    闻言,唐心嘴角一抽,怪异的看了他一眼,抿着唇,不语。

    “哈哈,是吗?真有志气,既然如此,我就好好的招呼一下你,让你见识见识我的厉害!”那名猥琐男目光一眯,厉声喝着,拧拳就朝那名男子挥去,金丹巅峰的实力,又岂是那刚步入金丹境界的修士可比的,那名猥琐男子出手极快,那名年轻男衣子就算有心避开,却也是闪躲不及,结结实实的挨了一顿暴打,看得外面拿着扇贝的那名小受男很是气愤。

    “这老色鬼!真是太可恨了!”

    “不急,很快就轮到你了。”唐心不咸不淡的说着,睨了他一眼说:“像你这样细皮嫩肉的小受模样,那猥琐男看了一定是兽性大发。”

    听到这话,那小受男脸色唰的一声变得惨白:“那、那我不是不考核了,我还是走好了,要是失身给那样的老不死,我还怎么活啊?”

    唐心忍不住的勾起了唇角,眼中划过一抺笑意,这人还真是有趣,还有他手上的那从此扇贝,那是什么来的?为何能有这样令人惊讶的功能?不得不说,她对这玩意儿感兴趣了。

    “你手上拿的这个贝壳是什么来的?怎么以看到里面的景象?”

    “这我家传的宝贝,你少打主意!”他一见唐心的目光落在他手上的东西上,当即拿着移开一个位置。

    “喔,原来是传家之宝。”她点了点头,她虽然感兴趣,但不会去抢夺的,本以为用钱可以买到,那买一个来玩玩也不错,既然是他家传的,自然不会再打主意。

    看了那小受男一眼,她这才道:“既然是家传的东西就不要随便拿出来,否则,随时都有可能被人抢去。”家传的东西也敢就这样拿出来,这人真是有点二愣。

    小受男怔了怔,愣愣的点了点头:“喔!”这才朝周围看了一眼,好在只有他们两人,当下连忙将扇贝收了起来,又朝身边的唐心看去,顿了顿,问:“哎,我叫古世君,你叫什么?”

    唐心沉默着,不语,直接闭上了眼睛静坐着。

    “哎,你不走吗?虽然你没有我的俊美出色,但好歹也是一个清秀男子,就你这样进去了呆会一定逃不出那个老色鬼的魔爪的,要不,我们一直起吧!走之前顺便去告发那这个老色鬼,这样的人怎么能当导师呢?真是太让人恶心了。”

    “哎?你怎么不说话?我可是为你着想,你想想看,先前的那些不是被打惨了说什么不过关被丢了出去,就是向那老色鬼低头了,你不会也想向他低头吧?那老东西恶心死了,我劝你还是跟我一起走吧!”

    见唐心还一直不开口,也不理睬他,他不由瞪起了眼睛,一脸的不满:“我说你这人怎么这样?要不是你刚才提醒我收起我那宝贝心地不错我才懒得理你。”

    而就在这时,那扇门又打开了,里面的那名男子已经被打得浑身是伤,他一手捂着胸口,一手捂着脚走了出来,看了唐心和古世君一眼,道:“我劝、劝你们还是别进这、这仙门了,里面那导师根本不配称为导师,你们若是进去了,一定会后……噗!”

    “放肆!”

    一声怒喝传出,只见那名男子被后面走出人给一脚踢飞了出去,原本就受了伤的他,一口鲜血猛的喷出,洒落一地,整个人也失去重心的倒在了地上。

    古世君却是愤怒的站了起来,指着那走出来的那名猥琐男怒喝:“你干什么!他伤成这样你还踢他!你想打死他啊!”说着,连忙跑上前将那名男子扶起。

    唐心半眯着眼,冷眼看着这一幕,目光从古世君和那名男子身上移开,落在了那名猥琐男的身上,又慢慢的敛了下来,神色平静,没人看出她在想什么。

    “哼!这人好生无礼,竟然威胁本导师说若不让他通过就要去门主那里抺黑我,本导师不与他计较他却还在这里妖言惑众,当真是该死!”他一脸愤愤不平,若不是古世君早知道他的真面目,说不定还真的会被他骗了,只是此时看着那伪善的面目,他真的想要作呕。

    “呕!”一想到刚才在扇贝里看到的那恶心的一幕,他还真的不给面子的直接就干呕了一声,顺了顺胸口,抬头看到那猥琐男一双眼睛紧盯着他,他这回直接把早上吃的早饭全给他吐了出来。

    “呕……”

    “你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要不我先给你看看。”那猥琐男一脸担心的走上前来,伸手就要去扶那身形看似弱柳一般的古世君,却不想被他一脸嫝弃的给避开了。

    “你别碰我,恶心死了,呕……”他的话才落下,直接又呕出了东西正好全吐在那猥琐男的身上,看着那猥琐男脸色一变,古世君连忙扶着那名男子退到一旁去:“我早说了你不要过来的,你偏不听,这可不关我的事啊!”

    唐心嘴角微抽,无语的移开了目光。

    “好你是小子!我看你就是存心的!给你三分颜色你还开起染房来了?看我怎么教训你!”说着,气息一动,就要动手。

    “这算是考核吗?”清冷的声音不紧不慢的传出,却是让那猥琐男眉头一皱,停下了手来,顺着声音朝唐心看去,见他面容清秀,但那一身气质却是非凡的,不由的眼睛一亮。

    “考核?只要能从我这里拿到进入内门的玉符,自然能算考核通过,不过,我这里的玉符不是那么容易拿的。”他的一双眼睛带着暗光的落在一袭白衣的唐心身上,暗忖着,这男子容颜虽不出色,但配上那气质,竟是凌驾于这屋中的另外两人之上,这样的男子若是顺了他,岂不是又有得风流快活一回?

    心下暗想着,同时也在思量着,要怎么做才能把他给弄到手?

    “哦?玉符?拿到玉符就能算过关了?”她挑着眉看着他,眸光流转,眼底暗光流动,这样的眼神清冷中透着魅惑的神态,那是属于她本身的一种魅力,看得那猥琐男子一阵热血沸腾。

    “没错没错,只要拿到玉符就过……嘶!”他的话还没说完,便见前面白色身影一闪,凌厉的一脚就将他踢入了那有着隔音阵法的屋子,而她,也迈着步伐慢慢的走了进去。

    一旁的古世君被唐心那漂亮的一脚给惊到了,两眼发光惊叹出声:“漂亮!”当即,把那男子扶到一旁对他说:“你在这坐着休息会,我进去看看。”说着,也不管他同不同意,一溜烟的也跟着跑了进去。

    “咳咳。”受了伤的男子无力的倚在椅子上,看着他们两人进去那扇门又关了起来,不由的,脸上浮上了复杂的神色。

    隔音屋中,那名被唐心一脚踹了进来的猥琐男子靠在墙上错愕的看着悠哉的迈着步伐进来的白衣男子,眼中明显的划不可置信的神色,他堂堂金丹修巅峰修士,竟然被一个小子给踹了?

    古世君双眼放光的跟着唐心的身后,一脸的新奇与期待,进了屋后,他自己站到不碍事的地方看着,刚才他的那一脚真的是太帅了!竟然一脚就能将那金丹巅峰修为的猥琐男给踹了进来,真叫他兴奋啊!

    “我要三枚玉符,你是自己乖乖送上来呢?还是打算让我招呼一下你?”她停下了脚步,眸光落在那名猥琐男的身上,声音漫不经心,却是叫人心头一震,尤其是那猥琐男,他虽好男风,但也是有些眼界的,此时若还看不出面前这一袭白衣的男子来历不凡,他可就真的白活了。

    只是,心下犹豫着,他堂堂一名导师,难道还要被一名弟子威胁?

    而一旁,古世君周围这屋中打量了一下,四面是墙,什么也没有,他忽的诡异一笑,手一伸,嘴里念念有词,下一刻,他的手中便凭空出现了一条大小适宜的木棍子,献宝似的来到唐心的身边:“他身上脏,你就不要碰他了,呐,这个给你,用这个打在他身上,一定也会很给力的。”

    唐心瞥了那棍子一眼,挑着眉看向他:“你是木属性?”凭空变出树木,也只有木属性的修士才能做到。

    “是啊!来来来,这个是很结实的,打不断的,你使点劲,不用客气。”他嘿嘿的笑着,然后又退到一旁去,准备看戏。

    “主意不错。”她勾唇一笑,那猥琐男身上确实是脏得很,要不然她刚才也不会直接用脚踹了,看了手中的棍子一眼,手一转,灵力一调动,咻的一声划过空气间:“既然你不肯老实交出来,那我就不客气了。”声音一落,木棍横挡而出,凌厉的气流划过空气间,那速度,快得如同闪电一般,那金丹巅峰的修士自然不可能是唐心的对手,此时看到这一道凌厉的攻击总算是知道怕了,只是,太迟了。

    “咻!啊!”

    “砰!”

    凌厉的空气划过半空,那猥琐男惊叫出声想要后退,哪知那棍子夹带着暗劲已经重重的击落在他的身上,那一击打落,痛得他能清楚的感觉到肩骨断了一般,他迅速的往后退,可再快也不及唐心的速度快,棍子朝下盘一挥,顿时摔了个五体投地,两颗门牙磕落在地面上,鲜血顿时现次流出。

    “啊!我的牙、我的牙……嘶!痛!痛痛痛!啊!别打了!别打了……”

    一旁的古世君看傻眼了,本来他是担心着那白衣男子不是他的对手,所以才给他弄根棍子当武器,谁知他那身手竟是那么好,连那金丹巅峰的修士也不是他的对手,这也太悬了吧?难道的实力不止金丹修士?如果不止,干嘛还报金丹修士这里的考核?看着那老东西被打得惨叫不已,尤其是,他还能听到那棍子落的下时,那骨头断裂的咔嚓声,那声音真是听得他心里渗得慌。

    相对于这里面的惨叫和求饶声,外面却是什么声音也没听到的,自然也不会有人知道,这里的考核导师被打得快不行了,对于唐心而言,好声好气不管用的话,她就会直接使用暴力,尤其是对付这样的人渣,她就更加不会手下留情了。

    “不、别、别打了,给、给、给你们……别打……”那猥琐男拿出三枚玉符递上前给他们,声音一落,整个人也晕了过去。

    唐心接过那玉符看了一眼,自己留了一个,丢了两个给古世君,这才迈步往外走去。

    “哎?你别走太快,等等我啊!”古世君连忙跟了出去,把另外的一枚玉符丢给那名受了伤倚在椅子上的男子后就连忙跟在唐心的后面而去,也不夜和这那后面的人了就。

    拿到玉符,唐心便直接到内门弟子那里去报告,进入内门之后,由那些导师安排住处,而后有三天的时间熟悉东鹤仙门的地域,三天后才正式跟着众弟子一样去上课修炼。

    只是,这样的仙门日子却不是她所想要的,她进仙门无非就是想要一个能够修炼的地方,不会有人打扰,如果现在跟着那么多的弟子一起上上下下的修炼着,她根本就不用来这仙门之中。

    这一天,她独自一人坐在小树林中的树下,双手环胸闭目养神,忽的耳边一动,睁开眼睛看去,却又没看到什么,再次闭上眼睛心下却是提高了警惕,那气息太过奇怪了,到底是什么来的?

    只是这一回,却是不再感觉有什么不同,就连那先前感觉到的奇怪气息也随着散去,她坐了一会便起身往回走去,出了小树林就看到那古世君朝她跑来。

    “哎,风华,你怎么一个人跑这里来了?你难道没听说吗?这地方不干净,快走快走。”因为古世君花钱买通的关系,他和唐心两人就住一个院子,院子分东西两院,唐心在东院,而他则在西院,别人的院子就算是内门弟子最少也要住上八个人,但不知这古世君怎么做到的,那么大的一个院子,还就他们两人平分了。

    唐心像是没听到他的话一般,抬头看着那远处高处的石壁,问:“那边是什么地方?”

    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古世君鄙夷的睨了他一眼:“你跟我同一天进来的,这都在这里面晃了近三天的时间了,你还不知道那个地方是什么地方?你这几天到底都在干什么啊?”

    “我只问,那边是什么地方?”

    “思过崖啊!连这都不知道,那里是专门让犯了仙门仙门规距的弟子思过的地方,四面都是山壁,平时都不会有一个人去的,我们现在看到的只是思过崖的背面,正面向着那一边东南边,那地方可说是仙门弟子的恶梦,我听说,思过崖那里是有妖精出没的,而且那里的崖洞口很大,又居于高处,刮风下雨时寒风呼呼,冷得要死,在那里就是活受罪。”

    “哦,原来这样,思过崖么……”她的目光看着那远处的高处,心下一个念头隐隐形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