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6 进入东鹤仙门!

    “你们不知道吧!老头拧断脖子的速度也是很快的,你们要不要试试?”

    带笑的声音似乎因喝了不少酒而显得有些醉意,但,他的话却是让那三人不敢有一丝的怀疑,如果前一刻没有看到他把那筷子随手一丢插入地面,他们也许会当他是在吹,但现在他们不橄有一丝的戏谑,不敢拿自己的生命来开玩笑。

    “快看快看,竟然有人愿意当狗,边爬着走还边吠着呢!快看快看,那上面还坐着一个乞丐老头儿呢!真威风!”一半大不小的十来岁孩子见那三名穿着锦衣华服的男子居然爬了出来,不由新奇的边走边跳,扬着声音大喊着,不多时,大街上的众人就都被这一幕给吸引了,一个个指指点点的,不知那是怎么一回事。

    “那三人是什么人?怎么还边爬边学狗叫?中间那个男子背上竟然还骑着一个乞丐老头,真是怪事了。”

    “嘿,你们不知道吧!那老头可不是个简单的人物,刚才在酒楼里面可是给了那三人一个大大的下马威,要不然那三人怎么可能乖乖的听话学狗叫?”

    “谁让他们眼睛长头顶上了,什么人不好得罪,竟然去得罪那修仙者了,不过说起来也奇怪,那老头是修仙者怎么就穿得那么破烂呢?就他那样,如果不是露了一手,还真的很难相信他会是修仙者。”

    “喔?那个老头是修仙者?不过那三人好像也是修仙者啊!怎么就不敢反抗呢?在修仙的世界里是强者为尊的,莫非,那个老头的实力比他们三人还要高?”

    “那当然,要不然你以为就凭那三人身上的衣着打扮会是轻易服软的主?”

    周围众人议论的声音让那三人羞得几乎想找个洞钻进去,可偏偏这时那老头还在上面说着:“声音呢?小狗的声音太小声了,难道是没吃饱的缘故?”

    三人听了他的话浑身一僵,他们可不会认为这老头会很好人的让他们去找饭吃,至不定又给他们摆了一道,此时,他们只希望快点爬完这条街,被两边的百姓指指点点的目光真的太不好受了。

    “哎,真舒服啊!这人肉垫子就是不一般,舒服,太舒服了。”老头享受般的眯起了眼睛,实则朝底下三人瞄了一眼,心中哼了一声,这种势力的人他最是不喜了,如果今日不是他有点本事,此时趴在地上学狗叫的可就是他了。

    三人并排而爬,边学狗叫,背上还坐着一个老头,很快的,事情也传开了,老头一到了城门前也直接就离开了,他可不会傻得留下来等麻烦,他虽然是身有实力不是谁人可欺,但他也不想总惹上那些麻烦事,偶尔玩玩就可以了,所以,此时不溜,更待何时?

    另一边,走走停停的唐心总算来到了离那东鹤仙门最近的城镇,城镇因靠近东鹤仙门而命名为东鹤城,经过了解,她知道这飞仙界的地方跟修仙界那边并不一样,修仙界里一个城再大它不会城中有镇,但这东鹤城则不一样,东鹤城占地广阔,一城中有八个小镇,分布,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各有八条路可从八个方向进入,可见占地之广非同一般,而她此时所到的则是位于东鹤城靠近东鹤仙门的一个镇,名为五福镇,位于东边地域,这五福镇里各种物品皆有,又因靠近东鹤仙门的关系,来往的客人也特别多,因此,这里可说是东鹤城八个小镇的中心点,也是最为繁华的一个小镇。

    “五福镇?”一袭白衣男装打扮的唐心站在镇门前看着那上在的三个大字,挑了挑眉,也许是因为地方繁华的关系吧!这三个大字竟然还是渡金的,看得她一阵诧异,暗忖,真是大手笔。

    朝前面看去,那高达十余米的镇门下站着八名护卫,镇门大开,来来往往的人也很多,当中,除了一些商人之外大部份是年轻人,个个也都衣着光鲜,看起来家境定是不凡。

    迈步往前,进了镇门,见里面两边商店酒楼林立,大街上整洁非常,并不像一般的城镇中一进城镇大门便是随处可见的小摊,酒楼的门前扬着各种迎风飘动的旗子,上面有的只写一个酒字,也有的写着酒楼的名字,这一眼望去,倒也形成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见入眼可见的都是酒家商店,但所卖的东西却是归为一类的,她眼中划过一丝好奇,向路上的一位大叔请教了一下:“这位大叔,这五福镇都是酒楼客栈居多吗?为何没看见那些卖东西的?还有这一边的店铺所卖的怎么几乎都是可以归为一类的?”她面带笑容,举止有礼,再加上容颜出众,任谁见了只怕也很难不细心的为她解惑。

    “呵呵,看公子的样子,应该是外地人吧!是第一回来五福镇?”那五十来岁的大叔笑了笑,不等唐心开口,又热心的道:“我们这里啊,跟别处不同,这五福镇最前面的就是酒楼和客栈,而这酒楼客栈的前面是不准乱摆不摊的,像商店什么的也不在这一带,还要再往前面走进去好长一段路才有,除此之外,我们这五福镇还有夜市,夜市是我们这里的一道亮丽的风景,晚上吃的玩的什么都有,如果公子对这一带还不熟悉,最好就是到前面去买一份五福地图,一看就明白了。”

    “好的,多谢大叔了。”她笑着道谢着,原来,这里面竟然还有卖地图,不得不说,还真的为外地的人提供了最实在的方便,当下,也不磨蹭,迈步便朝前面的酒楼走进,要买地图也不用自己去,找到酒楼先住下,再让小二去买就行了。

    “公子里边请,里边请。”一家酒楼的小二见迎面走来的那名白衣男子,当下就迎了上去,脸上堆满笑容的把唐心给迎了进去,一边问:“公子是要上雅间呢?还是在一楼?”

    “雅间。”唐心说着,迈步便往前走去。

    “好好好,公子请随小的来。”小二连忙在前面带路,把唐心请到了楼上的雅间,这里的雅间其实也就是用屏风隔开的一餐桌,不过空间较大,每个桌上还插着一束鲜花,倒是看着很是清新。

    在雅间坐下,唐心点了几个小菜后,拿出一币金币丢给小二:“小二,你去给我买张地图回来,剩下的就赏你了。”

    接着金币的小二眼睛一亮,笑容更大了,连连点了点头:“好的,公子请稍坐片刻,酒菜马上就上来,小的现在就去给公子买地图。”说着,脚步轻快的往楼下跑去。

    飞仙界的某一处,纳兰家族中的的别院中,一名华服的贵妇人在一名年轻男子的陪同之下来到院落中,年轻的男子扶着那贵妇人坐下,自己才在旁边坐下,而在这时,四名灰衣男子如鬼魅一般的不知从何处窜出,恭敬的在两人的面前跪下:“主子,少主子,已经有消息了。”

    贵妇人抬起染着红色蔻丹的手指,细细的把玩着,眼睛也没抬一下,只是淡淡的开口,声音,透着一股冷冽与威仪:“说!”

    “属下在修仙界暗中查访,得知,那个叫唐心的女子已经来到了飞仙界,而带她来的是则是一个姓陆的修士,不过似乎那一伙人并不知道对方是女的,因为她是以男装打扮的,那姓陆的修士说,唐心一到飞仙界后,摸清了路便离开了,他们拦不住,也只有任由她离开,现在则不知去向,只知她身处飞仙界中。”

    贵妇人依旧在把玩着她那纤细白皙的手指,只是声音却是让几人都不由的打了个冷颤:“查!如果找到了,先废了她,再带回来让我瞧瞧,我倒要看看那个女人生的女儿是个什么样的货色!”

    “是!”四名修士恭敬的应着,相视一眼,这才迅速退下。

    待四人走后,一旁的男子这才开口,问:“母亲,不过就是一个女子,为什么一定要赶尽杀绝?我们纳兰家族的子弟那么多,而我能在当中脱颖而出得到父亲的认可,多一个人对我也没有任何威胁,不是吗?再说,父亲还不知道有那个女子的存在,我们又何必一定要杀了她?”

    “为什么要赶尽杀绝?呵,那个女人的女儿,岂会简单?若是简单,她也不可能活到现在了,就算是你父亲不知道她还活着,但,难保她将来不会再回到纳兰家族来,那个女人是纳兰家族的主母,是你父亲的第一个夫人,而她,虽然不是纳兰家族第一个诞生的孩子,却是嫡出的,在我们这样的大家族里嫡出的孩子跟庶出的总是不一样的,哪怕,是修炼天赋极高的你也一样。”

    贵妇人冷笑着,眼中尽是狠意,她忽的看向自己儿子,放柔了声音道;“星辰,你是母亲的骄傲,在纳兰家众多的子弟当中没有一个比得上你,但,现在的你还做不得不够,你要扬名立世,做出一番惊天动地的作为来,让你父亲,让家族中的长老认可你,只有这样,你才能成为纳兰家的少主,成为纳兰家的继承人。”

    “母亲,您放心吧!我不会让您失望的!”男子站了起来,一袭黑色锦衣着身,气势摄人,内息雄厚,容颜出众,确实有如天上星辰那般耀眼夺目,而这个人,就是纳兰家族的最是年长的庶子,纳兰星辰!

    此时的唐心并不知道,来到了这飞仙界,她离危险又近了几分,好在,她的行踪向来飘渺,此时也没人知道她正在这东鹤仙门最近的城镇当中,而她,在这五福镇中休息了几天,也打听了一些事情,了解了这一带的作风,这一天清晨,她退了房往东鹤仙门而去,在半路上停顿了一下,给自己易了个容,掩去了那出色的容颜,换上了一张只称得上清秀的面容,这才往仙门中而去。

    为了加快速度到达东鹤仙门,她直接御剑飞行,到了山脚下才收起了飞剑,看着那一阶阶没入云中的阶梯,她目光微闪,开始迈步往上走去,一步一个阶梯,整整九千九百九十九道阶梯,这阶梯,被称之为云中阶梯,每一个上山的人都必须一步步走上来,不得用飞剑御行,不得提气飞跃而起,不得骑着飞兽降临,这阶梯,看的是所来之人是否有那个进入仙门的诚意,因此,每个想要进入东鹤仙门的人,第一关要过的就是这九千九百九十九道阶梯。

    饶是唐心身有内劲步伐轻盈,但,当走完这九千九百九十九道阶梯时也已经将近正午时分,看着那宏伟的仙门大门前立着两只高达七八米高的石雕刻而成的仙鹤时,她不由的怔了怔,别的就不说了,这两只石头雕刻而成的仙鹤还真的是栩栩如生啊!只是不知那仙鹤身上闪着光亮的是什么东西,竟然像银币一般闪烁着光芒,尤其是在阳光的照耀下更显耀眼。

    “真气派……”

    她不由的惊叹出声,心下暗想着,看到这两只仙鹤,她隐隐能猜得到,为何这东鹤仙门的入门费用要那么高了,这门面都已经这样了,那里面更是不用多说也知道是富丽堂皇,轻叹一声,迈步往前走去之时,却见那仙门排除那里有着几名男子对着一名倒在地上的男子拳打脚踢,那声音就连距离约十米远地方的她都听得见,而在周围,不少的年轻男子和女子像是没看到这一幕似的,纷纷别开了眼不敢开口也不敢上前帮忙。

    唐心看了一眼,迈步走上前,如旁若无人一般的在那几人的身边经过,扫了那被打的男子一眼,刚才站得远没看到,此时,看到这男子衣着简单,打扮朴素,看起来应该并不是什么在富人家的子弟,而打他的那几人却是锦衣玉带,一身珠光宝气的模样,眉宇间尽是嚣张的神色,也难怪没人敢上前帮忙。

    而她,自然也不会多管闲事,强者为尊的世界,这样的事情太多了,别人是无法帮到你的,想要被尊重,那就得先学会坚强,学会强大,要不然,永远也只会是地底泥。

    “哼!臭小子,连我们的事也敢管?想英雄救美?你掂量掂量自己有多少斤两吧!”其中的一名男子说着,抬脚又是一踢,重重的一声声响传出,地上的男子闷哼了一声,嘴角溢出了血。

    听着他们的话,唐心的目光落在了离得较近的一名女子身上,那名女子垂低着头,却又不时的抬起偷看那被打的男子,眼中尽是愧疚之意,却又不敢上前。

    视线越过那名女子,落在了前面登记的四名东鹤仙门的人员身上,三名是弟子,只有一名中年男子看起来像是导师,只是,他对这眼前的一幕不理不睬,就像没看到一般,做着自己的事情。

    她唇角一勾,眼中划过一道诡异的暗光,伸指一弹,一道气流袭出,将那名站在一旁的女子也给拂了出去,她的气息掌控得十分好,因此,乍一看去就像是那女子自己扑上去的一样,气息涌动不大,也没人注意到。

    “啊!”

    那女子像是吓到了一般,冷不防的扑了过去,正好压在了那名倒在地上男子的身上,看到那女子扑上前去,那几个锦衣男子一怔,继而也抬起脚踹去:“臭女人!找死!”

    那名被压的男子错愕的抬头看着扑倒在自己身上的女子,女子的体香窜入鼻子,顿时让他浑身一震,瞪大了眼睛看着那压着他的女子,柔软的胸脯与纤细的柳腰,顿时,浑身一个激灵,像是受了什么惊吓一般的尖叫一声。

    “啊!”

    唐心愕然的看着,看着那名被狂揍了一顿身上多处受伤又被女子压在身下的男子一眼,见他脸上露出了惊吓的神色,像是吃错药一般的猛推开身上的那名女子直跳了起来,那反应的速度之快竟是让那几名锦衣男子都反应不过来,看着那名男子迅速退到一边后捉紧了自己身上的衣服,一副害怕那女子再扑上前的样子,看得唐心嘴角一抽。

    刚才见他被打都没露出这样的神色,现在被个女人压着却吓成这样,这胆子还真不是一般的大。

    “哟?敢情这小子还怕女人?怕女人你出什么风头?兄弟们,我们就陪他玩玩,这小子不是看不惯我们对那女人毛手毛脚吗?把他捉了整整他怎么样?”几人也看出了那男子对女人的惧意,几乎可以说是到了本能的反应了,痛揍了一顿也没见他求饶,此时排除的人还多着,就想玩点别的打发一下时间,反正,这东鹤仙门的人也不会管他们这闲事的,在飞仙界,谁不知道都是强者为尊?弱者也只有受虐的份。

    那男子听到他们的话,一张脸色吓得惨白,而他的神色更是取悦了那几个富家公子,其中一人捉住那个女的,另外几人则扑上前去打算把他带过来,哪知,那男子像是发了疯一样的拧起拳头就挥了过来,那力道之重,竟是一拳直接打趴了那几人,看得周围的人一阵唏嘘,就连那一直没有抬头理会这边打斗的那名导师也不由的朝那名男子看了一眼。

    “你、你这该死的小子!竟然敢打我们!”那几人被打懵了,有些反应不过来跌坐在地上,只感觉嘴角痛得很,抬手轻轻一拭,见出血了,不由的怒火上升。

    “我杀了你!”几人又再度的站了起来,拧起拳头运上暗劲的朝那名男子击去。

    一旁的唐心眼中浮现了几分的兴趣,那几人都是筑基一阶的实力,而那名男子则是一名炼气五阶的实力,这样的实力不用看都知道那名男子绝对不是那几人的对手,不过,事情总是出乎意料之外。

    那名男子会的也就是那么两三招,但是动作却是熟练的,让她诧异的是他的力道之大竟然可以一拳击退两名运用了暗劲的筑期修士,如果不是他那慌乱的毫无章法的拳法,她真的要以为他是暗藏实力没有发挥出来,不消一会那原本想找他麻烦的几人却是一一被打倒了,而在这时,那名一直在登记着的导师才朝对身边的弟子说了句话,就见那三名弟子上前将那几人提起丢下了阶梯旁的山坡,让他们直接滚下山去。

    唐心挑了挑眉,眼底划过一道暗光,看来,这导师也不是全然不管,他是在等,将输的那一方直接丢下山,不过,让她意外的还是那个男子,回头朝他看去,见他怔愣的站在原地,模样呆呆的,像块木头一样,只是在看到那名含着泪看着他的女子时,他猛的又是脸色一变,不由自主的退后了一步,却又像想起了什么似的,朝那山坡看了一眼后又朝那导师看去,像是不解为何他要把那几人丢下山似的,挠了挠头,一脸的呆然。

    唇角勾起一抺笑意,她收回了目光看向前面,再过一会就到她了,东鹤仙门,里面又将会是怎样的呢?正当她陷入沉思中时,不知过了多久,只听见一道中气十足的声音响起,把她魂游的思绪拉了回来。

    “下一个。”

    她抬眸往前看去,原来,不知何时排在她前面的人已经都登记后进去了,于是,她整了整心神,迈步走上前。

    “名字,年岁,报上来。”

    她一笑,笑容浅淡,却是莫名的吸引着众人的目光,此时她的容颜并不是很出色,在那些俊男美女之间,她这张容颜只能算得清秀,但,她就是能将自身的气质展现出来,她所吸引人的,不是容颜,而是那独一无二的气质。

    “风华,二十岁。”

    她淡淡的说着,目光直视着那名正在打量着她的导师,不闪来避,眼中平和透着无惧和自信的气息,却不知,正是这样无惧又透着自信气息的目光,让那导师心中微微一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