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5 最是逍遥老头儿

    天音走了,她离开了符箓门,这是谁也没想到的事情,就连是在那山脚下守着的萧轩尔也没有想到她竟然悄然无声的走了,去了哪里?无人知道……

    当萧轩尔来到符箓门时,已经没有了她的身影,没人知道她去了哪里,就连她的师傅,也不知道。他怔住了,一直他只在暗处保护着她,注意着她,没有告诉她他已经来了飞仙界,来到了她的身边,可现在,她竟然不见了?

    “她会去哪里?我应该去哪里找她?”萧轩尔皱着眉头喃喃低语着,虽然没见到天音,但从她师傅的口中知道了一些事情,让他庆幸的是她没事,是自己离开的,只是为什么离开她却没有告诉她师傅。

    “天音,你去哪里了?”高峰之上,一身衣袍随风拂动的萧轩尔看着四面八方的路,久久伫立着,他应该往哪里去找她?她走的会是哪一条路?

    而此时,在一处林中,一袭白衣的天音蹲坐在树下,双手抱着膝盖,脸上尽是泪水,她在离开符箓门之前特意去藏书阁查了一下,她确实是天阴之体,天阴之体都在二十岁才会显露出来,那是身体的体质发生变化,从二十岁那年体质发生变化后的十年,她确实是会变成冰雕,成了一个冰人,失去了生命,失去了一切……

    她不想,她不想变成一个冰雕,她不想自己是天阴之体,可是,这就是事实,真真切切的事实群芳倾怀最新章节。心底的酸痛让她眼中的泪水不受控制的流出,打湿了她的膝盖上的衣裙,她压抑着哭声,压抑着心中的恐惧,压抑着心中的痛苦,无声的流着泪。

    “唐唐,你说我应该怎么办?我只有十年的寿命,十年,是那么的短,我会变成冰雕死去,唐唐,我想着要像你一样坚强,可是我发现我远远的不如你,我没有你的坚强,我没有……”

    她的声音哽咽中透着悲凉,低低的呢喃着,此时,她是多希望唐唐在她的身边,告诉她,不用怕,不用担心,有她在一切都会有办法的,但,她知道唐唐在炼丹和医药方面天赋异禀,她可以让人起死回生,可,她帮不了她的,因为古书中记载,天阴之体,在最后的一刻身体寸寸成冰,结成了冰雕,五脏六腑也一样会被冻成冰块,就算是有起死回生的丹药,也救不了她。

    “萧轩尔,难道我们真的是有缘无份吗?为什么我们相爱要这么难?为什么在我们的面前总有这么多的坎坷?为了能和你在一起,再多的苦我都不怕,可是,我现在却怕了,我真的怕了,我怕我不顾一切的跟你在一起,却只有那短短的十年时光,十年之后,我若死去,你将如何?”

    她低声的呢喃着,想到这一点,泪水流得更凶,心抽痛得更加厉害,她不敢想,因为她知道,萧轩尔跟她一样都是重情之人,一旦爱上了就不会变心,他若死去,她会失去活下的动力,生不如死,而他也一样,她若死去,他也活不成了……

    “不行!我不能这样,我不能这样,我应该想办法的,想办法!”突然间,她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猛的抬起了头来,拭去了泪水,她就算不为自己而活,她也要为了萧轩尔而活下来,她无法想象他失去她会是怎样的痛苦,她不舍得他去承受着那样的苦,所以她要想办法,一定要想办法!

    “有没有什么破解的办法呢?唐唐曾说过,世间万物相生相克,没有解决不了的,只有没人想去解决的,对!我不能放弃,绝对不能放弃!我是顾天音,我岂能软懦?我岂能就这样认输!”拭去泪水的眼中再度的浮现了坚定的神色,前一刻在动摇的心这一刻为了爱,坚定了下来,她深吸了一口气,调整了呼吸。

    “我有十年的时间,认输是死,不认输或者还会有一线机会,我何不用这十年的时间去找活下来的那一丝机会?”心中再次燃烧起了希望的火焰,她迈步往前走去,走出了林子,看到了那远处西落的太阳染红了半边天,美丽如一件云霞彩衣,心中突然间像是领悟到了什么似的,豁然开朗,唇角也轻轻的扬起,轻声呢喃着:“世界如此美丽,我又怎能轻言放弃?”

    突然间,身体里的筋脉在澎涨着,汹涌的能量涌了上来,充斥着身体里的每一道血管,她心头微惊,继而是惊喜,这熟悉的感觉不是进阶又是什么?她这是要突破筑基巅峰进入金丹期了!太好了!

    与此同时,在另一边,天色渐暗,唐心随便找了棵树便跃上去休息,打算等天亮了再次上路,这一路走来她也是有打算的,本来想去那符箓门看看天音,却又觉得不太适合在这个时间去打扰她修炼,而且有萧轩尔在暗处照看着,她相信她会没事的,因此,她便做了个决定,找一强大的靠山做为落脚点,让自己的实力尽快的提升起来,只有拥有了强大的实力,她才能去纳兰家族,只有提升了实力,她才能在出现问题时有自保的能力。

    提升实力,刻不容缓!她将这列为她当前最急需做的事情,而能有这样一个环境能让她静心修炼的地方,她打听来打听去,也只有一个地方,那就是东鹤仙门!

    东鹤仙门位于东边一带的一个山头,占地之广无法估计,尤其是,在东边这一带的众多仙门当中,这东鹤仙门为贵族仙门,所招收的弟子一个个都是天赋异禀的子弟,听闻那里人杰地灵,里面有一处极具灵脉的修炼地方最是出名,那是核心弟子修炼的场地,金鹤仙门,也是这位于东边大陆所有修仙者都想进入的仙门,因为这个仙门的强大非同一般,那是足以与另外三大仙门对抗的大仙门,不仅入门门槛极高,就是有幸被收录所要上交的学费也是极其昂贵的同居姊妹花全文阅读。

    有人说,东鹤仙门占地之大,就是在里面转上三天三夜也走不完,也有人说,东鹤仙门里面虽为贵族仙门,却也是明争暗斗从不间断,这个她倒觉得没什么出奇的评,有人的地方就有斗争,就是千古不变的定律,如果那个地方没有斗争,那才叫真的奇怪呢!

    “东鹤仙门?”她喃喃的低语着,唇角勾起一抺浅笑,她进的仙门可不少了,说实在的,对于这个东鹤仙门她倒没多大的兴趣,也不怎么在意那些所谓的传言,毕竟传言都是夸大的,信三成就已经足够了,一切,还得到时眼见为实,而不管怎么样,她所想要找的就只是一个能让她安心修炼不被人打扰的修炼地方,这东鹤仙门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此时的唐心并不知道,本该在符箓门潜心修习符箓之术的天音也会出了意外的事故,并没有按照他们想象的事情发展走,不仅仅是唐心,就是萧轩尔也没有想到天音会突然离开符箓门,还走得那样的神秘,让他也找不到她的下落,失去了她的踪影,其实,事情出乎意料之外的又岂止只有萧轩尔和顾天音?就连墨和八煞他们所走的路,也出乎了他们的意料之外……

    只有一个人,他来去潇洒,无拘无束,潇遥自在,这个人,就是老头儿。

    某个城镇的某条大街,身上穿着破烂的乞丐衣,脚上踩着一双草鞋,身上斜背着一个破布袋,头上戴着尖顶竹帽,笑眯着一双眼睛哼着小曲乐悠悠的四处乱逛的老头儿,谁也不会想到他是一名实力雄厚的强者。

    他不注重外表的衣着打扮,不在意别人看他的轻蔑鄙视的目光,他活得自在,过得逍遥,他没有特定的路,没有说一定要去哪个地方,一定要去做哪件事,他的一切的一切全凭心情的喜好而决定,走走停停,有时住进了破庙挡挡风雨就算是漏着雨水也能睡上一个好觉,有时跟着那些衣裳华丽的人一同进入酒楼客栈,前面的人被客气的请了进去,他则被拦下赶了出来,而他却是不气不恼,左掏掏又找找的,半响摸出了一枚金币在手中抛着,在那小二错愕又赔笑的势利面孔下,挺起了胸膛抬起了头,迈着那一长一短卷起的裤脚,踩着破草鞋在众人错愕的目光中大摇大摆的走进酒楼休息。

    “小二,给老头来壶酒,上盘肉,再弄几个下酒菜来。”老头儿在桌边坐下,一脚曲起放在那长椅子上,粗俗又显随意的坐姿以及他身上那一身破烂的衣服很快的便吸引了酒楼中众人的目光。

    “那乞丐老头怎么跑这里面来了?他有钱吗?瞧那身上的衣服都破成那样了,还有竟然穿着一双草鞋,这小二怎么能让这样的人进来跟我们一同吃饭?看着都没胃口了。”不远处的桌子坐着的几名锦衣男子,其中的一人用着鄙夷的语气说着,轻蔑嫌恶的目光扫过老头身上的打扮,不悦的皱起了眉头:“小二!小二!”

    “几位客倌,什么事呢?是不是还要加几个菜?”一名小二急急跑上前来,脸上带着讨好的笑意看着他们几人。

    “小二,这酒楼也算是这城中数一数二的大酒楼,进来的哪一个不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你看你们,怎么能让那老乞丐进来跟我们一室吃饭呢?看着那他那一身脏兮兮的模样,你说我们还能吃得进去吗?”男子扬着声音说着,他这话一开口,不少的人都朝那乞丐老头看去,反观之,老头儿却是喝着酒,吃着桌上盘子里的花生米,仿佛没听见那男子轻视不屑的话语似的。

    “小二,快上肉,你想饿死老头啊?快点!”老头吹胡子瞪眼的拿着杯酒敲着桌面,发出了叩叩叩的声响,一脸不满的冲着小二喊着。

    小二一脸为难,对那几名锦衣公子说:“几位客倌,我们这里是打开门做生意的,那位客人他有钱付账,我们没理由赶他出去,几位先吃着,我得去忙活了六合仙缘最新章节。”说着,也不敢久留,当即就冲着老头儿喊着:“就来了就来了。”

    这回,老头满意了,点了点头,继续喝着酒,吃着花生米,还有一搭没一搭的哼着小曲。只是,他这般的逍遥那边的几人却看不顺眼,手掌一翻,一道细微的风属性气息便朝老头所坐的桌子袭去,他们打算让这个老乞丐跌了四脚朝天,闹个哄堂一笑。

    哪知,老头却突然间一脚,椅脚一翘起轻易的便避开了那道气息,继续喝着他的酒,那几人看得明白,却以为他只是好运罢了,不死心的打算再来,哪知在这时,原本背对着他们的乞丐老头却是突然间转过身来,笑眯着一双眼睛看着他们。

    “嘿嘿,你们想陪老头玩玩吗?”

    “玩?哼!就凭你也凭跟我们玩?不自量力!”那几人冷哼一声,一脸的轻蔑之意。

    老头一挑眉头,睿智的眼中划过一丝诡异的光芒,扬着声音嘻嘻哈哈的笑着:“哟?穿得衣裳光亮的,竟然还怕我一个老头儿,就这么点胆量,莫非,你们下面的鸟儿是割掉的?”

    “你!你胡说什么!”几人一阵气恼,听见周围众人朝他们看来的目光以及那掩不住的笑意,不由的气得脸色通红。

    “难道不是?既然不是,那就陪老头我玩一把如何?老头闲着没事干很是无聊,这样吧!我们就来玩心明手快如何?”老头儿才不管他们的脸色怎么样,把两个桌的筷子拿了起来走了过去,笑眯着眼说:“你们看,就这样,把筷子放在手背上,然后手抽回反抓筷子,看谁捉得多,这个游戏简单吧?谁都会玩的。”

    几人一看,那游戏确实是简单,相视了一眼,眼中闪过一丝诡异,道:“既然要玩,怎么也得有赌注吧?输的人要跪在地上看着赢的人吃东西,等吃完了东西还得让那赢的人骑着出去大街上溜一圈,怎么样?你敢吗?你要是敢我们就跟你赌了。”

    看着那双手环胸下巴微抬的男子一脸的倨傲之意,一副仿佛他一定会赢的样子,老头看了很是苦恼,扯了扯嘴角,眼珠子转了转,道:“虽然这好像不是太雅观,不过既然你们想玩,那老头就陪你们玩好了,可是,这趴跪在地上学着狗怎么也得有狗叫声啊,要不,再加上一条,骑着在外面街上走时,得边爬边吠,怎么样?”

    “好!一言为定!”几人站了起来,眼中闪烁着势在必行的诡异光芒,却不知,老头心里偷笑得快肚子抽筋了,当下也不含糊,扬声对酒楼那些看热门的人说着:“各位也听到了,大家做个见证,来来来,我们来开始,你们三人只要其中有一人所抓的筷子比老头多,那就算你们赢。”

    “好,我先来。”三名男子中的其中一人自信满满的把筷子摆好在手背上,看了老头一眼,手往上一抬,筷子往半空腾起,他迅速抽手往下一抓,却不想,看似简单的一个动作做起来却是有难度的,两把筷子合起一把,至少也有八十支,而他那样抓下,却还是掉了十几支,细数了一下,那人报数:“六十三支!”

    “我来!”另外的一名男子走上前,把筷子摆放在手背上,一腾,手心一翻往下抓去,掉落的支数比先前的那名少,可数了下来也只有六十九支。

    “看我的吧!”另一人也走上前,将筷子摆整齐,手背一动,筷子腾起,他迅速一抽手往下抓去,细数下来,竟有七十五支!

    “哗!那人好厉害,竟然一只手能捉得住那么多筷子,真厉害。”

    “就是,我看那老头是输定了,这玩什么不好跟那三个富家子玩,一看那三人就是专注吃喝嫖赌的,那乞丐老头又怎么可能是他们的对手?要是输了还得趴在地上学狗叫,真是……”

    听着周围的众名食客的话,那三名男子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仿佛老头就不可能抓得住七十五支筷子似的,都扬起了下巴,一副看好戏的模样盯着那老头。

    “呵呵呵呵,还真不错,竟然能抓得住这么多筷子,看来这眼明手也快啊末世狙杀者全文阅读!老头子人老眼花我就来试试。”他笑眯着眼睛接过那筷子,那是八十根筷子,这酒楼的筷子较细,不同于自家的筷子较粗,其实握住这八十根是一点困难都没有的,不过,那是对他而言,可不是说那三个年轻的。

    “快点,磨蹭什么!”其中一人不悦的说着,一副等得不耐烦的样子。

    “那你们可看清楚了。”老头也不跟他们计较,将筷子在桌面上蹬整齐后便放在手背上,手一往上一腾,筷子自然是腾飞而起,而在这时他抽回手,看准那些筷子就抓了下去,八十根筷子,一根不掉的稳稳被他握在手中。

    “哎呀,老头子赢了。”他拿着手中的筷子晃了晃,满意的看着三人脸色骤然一变。

    “哼!这有什么好得意的,我们走!”其中一人冷哼一声就要朝外走去,老头一见,眼睛一眯,拿着手中的筷子随意的往前面一射,一根竹筷子竟然深深的插在那名男子面前的地面上,只是一招,便将那三人都给摄住了,那三人震惊的瞪大了眼睛看着他,额头冷汗直冒,耳边隐隐的听到刚才那咻的一声飞袭而过的竹筷声音。

    那周围的众人也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那浑身脏兮兮的老头,看着那深深剌入地面的筷子,不由的咽了咽口水,如果此时他们还看不出这老头是个深藏不露的主那就真的白活了,只是,众人怎么也没想到,这乞丐老头竟然会是修仙者!

    “你们若是想走那就走吧!”老头漫不经心的跺着脚步回到自己的桌边坐下:“当然,老头我会一定在你们出门时,将这些筷子都插在你们身上的。”

    那三人在听到这话后抬起脚步还没迈出,在听到他接下来的话后,不由的感觉一股寒意从脚底窜起,那抬起准备迈出的脚也不由的慢慢缩了回来。

    那八十支筷子全插到他们的身上,那不是要了他们的命是什么?从那筷子没入地面的那个深度来看,那老头的实力一定很是厉害,他们可不敢拿自己的命来赌。

    “小二,老头我的肉呢?我的小菜呢?怎么还不上?”坐下椅子的他又开始拿着杯子在桌面上敲打着,像一个耍赖的小孩一般一脸的不满。

    小二原本就躲在一旁看着,自然也将老头那一手看得个真真切切,此时哪还敢怠慢于他?连忙进后面把菜都端了上来,赔着笑容这才退开。

    老头自顾倒着酒喝,喝了两杯却见那三人还傻站在那里没有动,便挑着眉头扫了他们一眼,托着下巴想了想,很是苦恼的问:“对了,刚才说输得人得做什么?”

    三人一听,脸色一白,他们自然不会认为老头已经忘记,他这是在提醒他们,该过去桌边趴跪下了,愿赌,就要服输,可,他们本就没想过会输,更没想过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趴跪在这老头的面前,但,他的手段与实力又让他们害怕,当即,三人相视了一眼,咬了咬牙,这才迈步上前在他的桌边跪下。

    “真是赏心悦目啊!”老头儿喝着酒,吃着肉,一边欣赏着那身边跪着的三人那惨白羞愧的神情,一顿饭是吃得十分开心。酒楼周围看着的人也越来越多,他在酒足饭饱之后打了个嗝,摸了摸肚子这才站了起来,眯着半醉的眼睛对他们说:“好了,老头我吃饱了,带老头到大街上逛逛吧!”

    说着,努力的睁开半眯着的眼睛看了看那三人,最后拍了拍中间一人的头说:“好,就你了,你长得比较壮,老头就坐在你背上去逛大街,嘿嘿,走吧!”

    那趴跪着的人又气又怒,却又无可奈何,正想着等会一定要找机会把他给摔下来,却不想头顶上就传来了那老头带着酒味的气息。

    ------题外话------

    谢谢妞儿们的票票,也谢谢那位每日一钻的亲,嘿,群么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