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2 意外的相遇

    “咻!”

    气流划过空气的声音,厉如剑刃,疾如风,看到那抺白色身影手持长剑朝她而来,那名灰衣男衣子目光一眯,心中不再存有轻视之意,这等速度与身手岂非等闲之辈所有?好个绝代风华的女子,一出手就让他刮目相看,真真很不简单,只可惜,她的对手是他,一名仙品级别的强者,又岂会真的如她的意,轻易死在她的手中?

    “很好,你不仅容颜绝色,就连这身手都是一流的,竟然还不惧本尊散发出来的威压,真是不简单爱!”灰衣男子眯着眼,身形没有动,但放在身侧的手却是暗暗的凝聚一股气流,只是,当他运气而行之时,眉头却不由的皱了起来,眼中划过一抺错愕之色。

    将他的异色看在眼中,唐心清眸一闪,飞掠而上的速度没有一丝停留,只是轻勾起了唇角,讥讽的冷笑:“确实不愧是仙品强者,竟然这么快就察觉到了你自己中了药,如何换成别人,也许真的不是你的对手,但,很可惜,你碰到的人是我,一个要置你于死地的人!受死吧!”

    “咻!”

    只见她快如闪电一般的来到他的面前,手中利剑一转,带着那一股凌厉的气流袭向了那名灰衣男子,那名灰衣男子脸色一变,原本不打算动的身体在这一刻动了,灰色的衣袍一拂衣,一股强劲的灵力之气袭出,挡下了唐心的那股凌厉的剑气,同一时间身形猛的往后退去,另一手迅速在自己身上点住了穴道,运气逼出体内的药。

    “哼!你以为你对本尊下药就能杀得了本尊吗?真是笑话!本尊的实力比你高两个品阶,你就是再修炼十年也赶不上本尊的修为!在本尊的身体里下药?定是那会进入地牢火焰中的那个药味吧!只是,你不知道,本尊的身体一般修炼者是不同的,常年吸取女子阴元的我,体质岂会一般,哈哈哈!不消一会,你,也将在谈我的胯下承欢!到时,本尊一定要你生不如死!”

    阴狠的声音透着淫邪与毒辣之意,只见他退至一旁,那垂落在身侧的小手指上隐隐有着一些液体滴落而出,他一双阴狠的眼睛看着那前面的唐心,那种目光就仿佛在看着一个死人一般,在他的心里仍是想着,自己是仙品级别的强者,一个小小的元婴修士又岂会是他的对手?

    看到他在那里逼出体内的药物,唐心清眸一眯,紧抿着的唇扯出了一抺冷笑,手持长剑便飞袭上前,只听一声清喝:“飞花旋剑!击杀!”

    听到她的话语,那退至一旁的灰衣男子眼瞳一缩,看着那飞身而起,以着诡异的速度朝他而来的那抺白色的身影,在她的手中,那把利剑飞旋着,带出了一阵阵令人看了眼花的剑花,不知那突然出现的花瓣从何而来,只见那些花瓣似有灵性一般的随着剑尖而化做凌厉的暗器袭向了他。

    “飞花凌云剑!”

    他脸色微变,以他的修为自然是认识这飞花凌云剑法的,只是,这种剑法失传已久,她又是如何学得的?看她的身形与身法是那样的纯熟,仿佛早就练过千百遍一般,不由的,让他心中一突。

    飞花凌云剑,可畏是杀伤力非常,越是往上越是难练,虽然只有少少的十二式,每一式也只有一招,但,每一招却都是置人于死地的必杀剑法!

    咽了咽口水,压下心中的震惊,这飞花凌云剑虽是厉害,但是前面的三四招他应该还是应付得了的,只要她不是已经修炼完十二招就可以了,否则,真的不敢想象……

    眼见小指上的液体逼得差不多了,他气息一收,迅速从空间中取出了一把泛着黑色气息的长剑紧握手中,如果她运用的不是飞花凌云剑,对付一个小小丫头他还犯不着拿出武器来,但,飞花凌云剑非同小可,他又岂能拿自己的命儿戏?

    不敢有一丝的耽搁,迅速的提气而上,将灵力运到了手中的利剑之上,只见,瞬间的时间,他手中的利剑迸射出一股凌厉的气流,挡住了唐心击向他的那股剑罡之气和飞花暗器,两股强大的剑罡之气在半空中相遇,摩擦着,迸射出一股咻咻咻的气流声,像是在比斗着谁的气息更上一层似的,在唐心的气息压过对方之时,那灰衣男子目光一眯,另一只手掌一转,再度的击向持剑的手,助涨了剑罡之气上面的骇人气息。

    “咻!砰!”

    凌厉而强大的气流猛的复了上来,硬生生的压过了她的气息,砰的一声将她的剑罡之气击破,同时,那道强大的气流以着掩耳不及的速度击向了她的胸口。

    “噗!”

    强劲的威压伴随着气流袭来,那来自于仙者品阶的强者威压让唐心冷不防的被击中,身体被那股气流猛的击退,一口鲜血也随着从她的口中喷出,她下盘运劲,稳住步伐,看着地上喷出的鲜血,清眸骤然一变,变得凌厉而冰寒。

    “确实不愧是仙者品阶,实力当之无愧的强。”她的声音平静,但那语气中的冷意却是毫无不掩饰,只见她从空间中取出一颗丹药服下,拭去嘴角的血迹,勾起了一抺诡笑:“伤我者,我将百倍奉还!”声音一落的瞬间,只见她的嘴角微动,下一刻,一道光芒从她的空间中飞闪而出,银雪战衣在她的意念之下咻的一声与她溶为一体,刹那间,她的整个身体也悬浮了起来,飘浮在半空之中,浑身的气息随着银雪战衣的加身而迸射而出,气流之强大,不仅仅是那站在地面的灰衣男子,就连这城中处处的强者也纷纷感应到了。

    夜色中,强劲的气息似乎笼罩在空气之中,对于修炼者而言,这样的气息太过熟悉了,尤其是这样强大的气息,顿时,不少人从被窝中迅速跃起,只披上一件外衣便跃至屋顶观看那股气流来自于何方。

    “好强的气息,除了两股战斗的气息之外,那道光芒是……”夜色下,屋顶处,一名披着外衣的中年男子看着那远处夜色下折射而出的那股剌眼的银雪光芒,不由的沉思着,那是什么引起的光芒?竟是这样的强大?

    另一边不远处也有几名强者跃至屋顶查看着,他们的神识感应到了那两股强大的气息在战斗着,也看到了那股剌眼的精光,只因,那道光芒在这夜色下实在是太过耀眼,只是,让他们没想到的是,下一刻,就在他们盯着那道光芒时,竟然看到那股光芒中所包围着的是一个年轻的男子,尤其相隔甚远,他们并不能看清那男子的面容,但却能看到,那股光芒就是男子身上的那件银色的衣服所散发出来的,凭着他们的经验,自是知道,那是一件少见的宝贝。

    在顿了一下后,看到那名穿着银雪衣服的男子又落于地面,他们目光微闪,下一刻,纷纷从空间中取出了衣袍穿上,这才飞掠而起,不约而同的朝那个方向掠去。

    站在院中的灰衣男子震惊的看着唐心身上的那一件银雪战衣,眼中不由的浮现着狂热与惊喜,那竟然是件宝贝!而且还是非同一般的宝贝!她身上的气息原本并没有那么强,此时穿上了这件战衣后竟然蹭蹭蹭的升起,这样剌眼的光芒,这样凌人的气势,几乎有一半是出自于她的那一件战衣。

    只是,就在他双眼狂热的看着唐心身上的那件战衣时,如同天神一般俊美的唐心却是手持长剑朝他袭来,这一回的出手,快而狠,身法如闪电,寒剑疾如风,只听咻的一声凌厉的破空之声在空气中划过,凌厉的剑所之气袭向那灰衣男子时,那灰衣男子持剑一挡,他本以为一样能轻易的挡住,哪知,手中的利剑哐的一声断成两截掉落地面。

    “哐!”

    “嘶!”

    心中的震惊与那迎面而来的肃杀之气让他猛的倒抽了一口气,身体迅速后退,然,前面的利剑却直指向他的心脏之处,利剑还没剌中他的身体,那剑尖之上的骇人剑罡之气却是已经击中。

    “咻咻!”

    “噗!”

    一口鲜血毫无预警的从灰衣男子的口中喷出,鲜血洒落一地,他的气息也因此而打乱,前一刻还在因那一件宝贝银雪战衣而惊喜,此时,却是满眼的惊吓,她的实力竟然因那件战衣而迅速提升那么多!真是该死!

    他步步后退,避着那直朝他心脏而来的锋利剑尖,而唐心而步步前进,身形从没慢在半拍,只见,她目光一眯,眼底寒光掠过,手中利剑一转,一道凌厉剑花飞袭而出,咻的一声,那灰衣人的身体又划伤了好几道剑痕,鲜血渗透了他身上的灰衣,他的脸色也刷的一声变得惨白,只因,那剑罡之气厉如刃,只是以剑罡之气一划,他身上的伤口已经是深可见骨,鲜血如泉水般涌出,很快的便沾湿了他胸前的一大片衣服,乍看之下,有些触目惊心!

    “你!”

    他惊了,这一刻是真的惊了,那样的速度,那样的狠劲,竟是让他心头猛的一沉,心中的不安在扩散着,低头一看上,身上多处受伤,伤口明明不是利剑所伤,却深可见骨!

    “我说过,我会取你的性命。”唐心的声音依旧清冷如初,只是,不多时像是察觉到什么似的,眉头一拧,朝夜空中扫去,下一刻不再停留,白色的身影当即飞身而上。

    仙者品阶的实力岂会一般?唐心察觉得到的,那灰衣男衣子也察觉到了,他朝夜空中看去,感觉到那几股气流的涌动,当即仰头哈哈大笑。

    “哈哈哈哈!看来,你把这城中数位强者都给引来了,别的就不用说了,就冲着你身上的这件宝贝,你就是有一百条命也不够死!本尊倒要看看,就凭你小小一个元婴修士如何同时与数名强者对战!”声音一落的同时,那灰衣男子提气而起就想要离开,他现在身上有伤,而唐心又有那件宝贝护身实力大涨,再战下去只怕他自己会凶多吉少,自然得找机会离开,只要留着一条命在,何时不能取她性命?

    “想走?没那么容易!”唐心清眸一闪,低喝一声:“火凤出来!”那朝这边而来的数名强者实力非凡,以她现在的实力就算是有上古神兽守护也断然不可这样蓦然行事,速战速决最是重要!

    “咻!”

    只见唐心的声音一落下,火凤咻的一声便从她的空间中飞袭而出,纵身一跃便挡下了那灰衣男子逃命的路,下一刻,嘴一张,一簇火焰呼的一声从它的口中喷出,直朝那灰衣男子袭去。

    “嘶!上古神兽火凤!”

    那灰衣男子震惊的睁大了眼睛,眼中尽是不可思议的神色,眼见前路被火凤挡住,它嘴一张便喷出了一股熊熊火焰朝他喷来,他心头猛的一跳,迅速的飞身往左边闪去,借着假山的石头挡住了那火焰,猛的一回头,狠厉毒辣的目光朝一旁的唐心射去:“你到底是什么人!”一个小小的元婴修士,竟然拥有上古神兽?当真是诡异到极点!要知道,他这堂堂仙者品阶的强者也只有一头神兽级别的灰狼而已,而她,竟然有一头上古神兽为契约兽!

    “取你命的人!”

    冰冷的声音透着浓浓的肃杀之气,若不是想在那些人赶到之前迅速离开,她也不会让火凤出来,只时有火凤挡着那灰衣男子,不让他有机会逃脱,她正好可以亲自动手,取她狗命!

    “灰狼!”

    看到唐心持剑而来,杀气凛冽,他当即大喝一声,空间中,那头约两米的嗜血灰狼猛的飞扑而出,锋利的狼爪一扬,朝唐心划去,那尖锐而嗜血的獠牙随着狼嘴的大张而尽露而出,仿佛想要一口将唐心吞下去似的,很是骇人。

    然,看到那匹饿狼,唐心目光一眯,手中利剑咻的一声举起,狠狠的劈了下去,强劲的气流夹带着骇人的杀气,只听一声狼嚎声凄厉的在这夜色中响起,下一刻,那匹已经是神兽级别的饿狼就硬生生的被唐心劈成了两半倒落在地面上。

    腥臭的鲜血溅了一地,那匹狼的身体被劈开了倒在地面上,肚子里的肠子什么的都露了出来,场面很是恶心,看到自己的契约兽竟然被她给杀了,那灰衣男子在怔愣过后是浓浓的愤怒与震惊。

    “你竟然敢杀了本尊的契约兽!本尊饶不了你!”此时,他打定了主意,就是拖也要把她拖住,让那正往这边而来的数名强者来对付她!在飞仙界这样的地方,弱肉强食,她身上有这样的宝贝,定然会是别人抢掠的对象,他今天就算是杀不了她也绝不会让她好过!

    一来一回,两道身影从地上打到了半空,夜色之下,两抺被灵力包围着的身影是那样的显眼,谁也不让谁,出招都是欲置对方于死地,两人的实力几乎可以说是不相上下,但明显的,那名灰衣男子身上的气流来源是源自于他的仙者品阶,而唐心身上的强大威压则有一半是因为身体里有着火凤和青龙它们的契约关系,要不然,就凭着对方仙者的品阶单单一个威压也足以让她浑身气血逆行爆体而亡。

    那正往那地方赶去的几名强者看到他们从那下面打到了半空中,虽然因距离较远又因为是夜色而看得不太清楚,但,双方实力的雄厚却是让他们不由的心口一突,越发的加快了速度往那一方掠去。

    到底是什么人?这城中何时来了这样的强者他们却不知?那白衣男子身上的宝贝又是什么?竟然能发出那样的光芒,莫不是,莫不是,什么神奇的宝贝?想到这,他们又不约而同的朝那正往前方赶去的几人扫去,如果真的是宝贝,只怕,少不了要一番苦战了,毕竟这里的几人实力都不低,如果真的碰到宝了,谁也会想要将它据为己有!

    就在这边的几人迅速往那边而去时,那在半空中战斗的唐心和那灰袍男子却又下了地面,那几人没能看到,盘旋在下面的火凤并没有飞上半空引人注目,而是一直在找着机会,此时看着唐心和那灰衣男子从半空中下来,火凤想也不想的便窜了出去,嘴巴一张,一团火焰便喷到了那名灰衣男子的身上,那名灰衣察觉到后面着火,猛的一惊,迅速一跃想要扑灭那火焰,谁知为火焰越烧越是旺,几乎没片刻就复盖了那名灰衣男子的身体。

    “嘶!啊!”

    男子在火焰中打滚着,叫声凄厉而悲惨,被大火活生生的烧着,那份痛楚不言而喻,最惨的是就在这时,唐心手中利剑一转,凌厉的剑气袭出,咻的一声竟是把那男子的一双手给砍了,十指掉落地面,很快的就被大火吞噬,看了那一眼在火焰中求饶着,痛呼着灰衣男子一眼,唐心清眸微动,抬眸一看,迅速让火凤回到空间,而她也敛起气息迅速离开。

    此地,不宜久留!

    就在她走后不久,那大火把灰衣男衣子烧成了灰炭旱,那几名强者这才来到半空中,他们飘浮在空中,相视了一眼,视线落在底下的一幕,那里,一匹约丙米长的狼被砍成了两半倒在地上,神兽的内丹已经不见,可见是被人给拿去了,而另一边,那里的火焰还在烧烧着,那个人形已经辨不出面目,其中一人从半空中洒下了水属于想要浇熄息那团火焰,却发现,那团火焰用他们的水属于根本浇不灭,看到这一幕,几人不由的拧起了眉头,沉思着。

    “不知是何方道友前来?可否出来一见?”其中一人沉声说着,蕴含着威压的声音在空气中传开,然而,却得不到半丝的回应。

    “呵呵,道友,我们几人并无恶意,还请道友出来一见。”另一人也开口说着,目光朝周围扫去,神识也要查探着。

    另外一人见良久也没有回应,不由的皱了皱眉头,道:“看来是走了,这速度还真的是快,百里之内已经寻不到那人的气息。”在看到那一幕时,他们已经以着最快的速度赶到这里来,却仍是慢了一步,那个人,会是谁呢?由于距离较远,他们只看到他是一名男子,穿着一身银雪战衣,宛如天神!

    “唉!真是可惜了,我本来还想看看,那件宝贝到底是什么东西来的,却不想那道友警惕性这么高,竟然在我们来到之前就已经走得悄然无声。”

    “呵呵,警惕性高是必须的,一个能将那人杀死的修行者,只怕,实力不低呢!”

    “就是没看清他的容颜,倒是单凭那一份气势就已经很摄人了,如果再次看到他,我相信,凭着那一眼所看到的气势,我就能认出他是哪一个人来的。”

    “话还是不要说得太早,能不能再遇到还是一回事呢!再说,这飞仙界地域无边,强者能人甚多,今天出现一个,又有什么好奇怪的。”

    “既然没什么好看的了,我就先回去了,几位,告辞。”其中一人朝另外的几人拱了拱手,在外面,很多人都只是表面之交,礼貌也只是同一个级别的修仙者中的一种客套,要知道,对于实力低下的人,他们根本不用做出这样恭敬的举止,若对方的实力在他们之下,他们更不可能去对一个弱者行礼,更别说谈什么礼貌了。

    在修仙的世界中,他们,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很多时候再好的朋友也会在背后插上一刀,因此,也有人说修仙者是凉薄的,他们的心是冷血的,他们看遍人生间的一切,也不在乎那些所谓的东西,他们所在乎的只是实力的强大,所在乎的只是能在这修仙路上走多远……

    火凤出来喷了一把火,获得了一颗神兽的内丹,这对它来说无疑是兴奋的,神兽的内丹有助于它提升实力与修为,在得到那颗内丹后的它迅速的进入混天球中进行修炼,要将那颗内丹里面的能量转化为它的,完全吸收过来还是需要一定的时间的。

    而唐心并没有像那些人所说的一样离开了这城镇,而是敛起了一身的气息,走得较远,潜入了一户人家的后院,在那里调整气息,她被那灰衣男子击中了一下,对方的内劲很强大,也让她的气息有些微乱,如果不是她有随身的丹药,只怕在受了仙者品阶强者的攻击后也不可能还能与他战斗那么久。

    这里的后院不知是什么人家的,环境别致,很是清幽,尤其她所在的这个后院竟然也没并个护卫丫环什么的,在这院中盘膝而坐调整气息,而,也就在这时,一名身着白色衣袍的男子悄然无声的出现在她的不远处,静静的站着并没有走近,只用着一双清澈如宝石般的黑瞳看着那盘膝而坐的身影,不知过了多久,那男子这才转身离开,如同他悄然出现的一般,在不惊动唐心的情况下转身离开。

    天色渐亮之时,她的身体也恢复得七七八八了,感觉肚子有饥饿的感觉,便取出了几枚灵果先填一下肚子,正迈步准备离开之时,却闻见一股饭香从前面远来,这倒让她脚下步伐一顿,清眸微闪,脚步一转,便朝那前院走去。

    在外吃久了客栈酒楼,家中小菜却是极少吃的,此时也不知是饥饿感作怪还是怎么的,竟闻得那饭香味十分的诱人,边走着,心下也在暗忖着,这是什么人家的院子?这里面住的又是什么人?一大早就下厨,这女子当真是贤惠。

    往前走去,看到了那前院的一侧竟有个小厨房,这倒是让她感兴趣的挑起了眉头,一般来说,这小厨房都是设在后面的,这院子的主人倒也奇怪,竟然把厨房设在前面,只是,很快的,她就知道为何将这小厨房设在前面了。

    只因,那小厨房的一旁是一棵茂盛的大树,树叶几乎将这个院子遮去了一半,在那大树下面摆放着一张由木头雕刻而成的茶几,上面摆着一套精致的茶具,而在旁边还有着一圆石桌,石桌上摆着两个小菜和一壶酒,而在那小厨房里,隐隐能看到一抺身影在那里面有条不紊的忙碌着,只是让唐心诧异的是,那竟然是一名男子的身影。

    这一大早起来煮早餐的竟然是一名男子?

    想到这,她的脸色有些怪异,嘴角也微抽搐着,好男人不多见,尤其是会做饭的男人就更不多见了,她本来以为这会是一名女子,哪知,在那里面忙碌着的却是一名男子。

    挑了挑眉,她倚在不远处就这样看着,那名男子只给了她一个背影,简单的白衣并不张扬,一头墨发竟是随意的用一根丝带束着,男子身上的气息很是干净,看着他在那走动的身影,不紧不慢,像是把作饭当成了一种享受似的,她没看到正面,自然也不知他的容颜,但,看着这背影怎么看也应该是一个美男吧!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