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 仙者品阶强者!

    飞仙界,一望无际的广阔天空,天上地下都有强者居住着,地域之广大,那是真正的无边无际……

    在东边的一个地域的城外,被带到飞仙界的唐心怀里抱着龙喵不紧不慢的走着,她一袭男装,白衣绝尘飘逸,因她是自愿跟着他们来的,因此他们也没用绳子捆绑,只是让前后的护卫多盯着。只是,走到了城外的小道上,她却是突然停下了脚步不走了。

    “怎么回事?”走在后面的几人走上前来,皱着眉头不悦的看着唐心:“怎么突然停下了?”

    唐心一手轻抚着怀中的龙猫,漫不经心的笑道:“我只说跟你们到飞仙界,没说要跟你们回家族啊!这会,我们应该分道扬镳了。”她可不打算一直跟着他们走,到了这边,她得找个仙门再修炼以便她提升实力。

    “哈哈哈!真是笑话!我们是看你这一路没搞什么小花样才让你这样走着,你若想动什么心思,小心我当场就杀了你!”其中一名男子狠厉的说站,目光带着杀气的盯着唐心,他断定,他定然是没什么实力的修士,要不然又怎么会乖乖的跟他们来到这里?

    唐心很是苦恼的皱起了眉头,语气带着一丝的无奈:“可是我现在就想走,怎么办?”

    “走?你以为你还走得了吗?杀了我大哥,你就得偿命!还想走?你会不会太天真了!”他厉声喝着,目光轻蔑的落在唐心的身上。

    “呵呵……”她轻笑着,道:“你是不是很少出外面走动?我怎么看着你笨得可以?”她语气轻快,带着几分的漫不经心:“如果我不确实能打得过你们,你认为,我会傻得乖乖跟你们到这里来?跟你们来不过就是想着有你们带着路我不用瞎晃罢了,你还真当我是软柿子可随便捏的?”

    她的话一落下,后面的那两名男子脸色微变,目光暗了几分,这一路上他们就觉得奇怪了,这个男子看起来是那样的不凡,又怎么会乖乖的跟他们到飞仙界来?原来,是打着这样的主意,他能说出这样的话来,想必,实力绝对在他们之上,否则,不会这般大胆。

    “你!”那男子气得就要动手,却被身后的两名男子人拉住了:“陆兄,不可冲动!”

    陆姓男子怒目回头,道:“你们两人做什么?难道还真的被一个小子给唬住了?”他可不相信这小子有什么能耐,要真有能耐,怎么可能乖乖的跟着他们来飞仙界?

    唐心摇了摇头,唇角轻扬,道:“我是看你这个人笨得可以,只有一股冲动,要不然,你以为你还能活到现在?你的那个大哥自己找死在先,杀他是必须的,但你若是不识抬举想找死,我也不介意送你下去跟你大哥团聚。”

    陆姓男子气得浑身发抖,却被身后的两人死死拉住:“不要冲动!”两人强按住他,就生怕他冲上去被那白衣男子给杀了,这一路所看到的淡然,再到他现在言语中的自信,两个旁观的都很清楚,他,绝对不简单!

    唐心把龙猫放了下来,让它自己走,而她则拂了拂衣袍,瞥了几人一眼,道:“如果不想死,就不要跟着我,否则……”后面的话她没说,相信,谁也会知道那是什么意思。

    看着那抺白色身影一派悠然的迈步往前而去,后面跟着一只一颠屁颠屁的肥猫头这,那陆姓男子咬着牙,瞪着那两人道:“你们为何要拦我!为何不让我杀了他!”

    “杀了他?你确实你能杀了他吗?这个人不是简单的人物,这一路走来难道你还看不出?他分明就是一副游玩的神态,哪有一星半点要去赴死的神色?我相信,如果不是我们拦着你,你一定也会死在他的手里!”两人正色的说着,看着那抺已经进了城的身影,神色很是复杂。

    见两人神色,再听他们这样说,陆姓男子才皱起了眉头,眼中带着怀疑,难道那人真的那么厉害?竟然让他们这样忌惮?

    另一边,进了城的唐心很快的就被人盯住了,走在大街上,一处酒楼中一名目光阴狠中透着淫邪的男子紧盯着那大街上的一抺白色身影,手中端着的酒杯轻晃着,目光闪烁,意味不明。

    出于女人的直觉与修仙者的警惕,她抬头就朝那道目光所在之处看去,却不想,这一看却是什么也没看到,不由的敛下了眼眸,眼中划过一抺深思。

    是谁用着那样的目光在盯着她?明明是有人的,可她朝那方向看去时却是什么也没看见。

    待她转入酒楼中时,另一边的酒楼中,那名阴狠的止的男子这才慢慢的侧着身子出现在那窗边处,轻抿了一口杯中之酒,淫邪的声音低低的笑着:“真是个敏感的人儿。”

    夜幕降临,随着夜色渐渐加深,大街上的人流也随着散去,变得宁静而幽寂,偶尔间,只能听见两旁的酒楼小店中传出的细微谈话声,就在这夜色之下,一抺灰色的身影如鬼魅一般的在空中掠过,来到了那一处酒楼之中,一间间的的房门被无声的推开,那抺人影进去里面查看,不多时又再度出来。

    当来到另一间厢房间,房门再度无声的被推开,那抺人影如鬼魅一般的潜入,无声无息的来到了床边,透过床帐,可看到床上合衣而眠的那抺白色身影,淫邪的目光透过面前的床帐一寸寸的打量着着那床上的人儿,虽然她是做男装打扮,但对于已经步入仙者级别实力的他而言,仍能一眼就看穿了她的女子身份,尤其还是这般出色的女子,更是一出现就吸引了他全部的目光,如果,由她来当他的炉鼎,那绝对是一大乐事。

    阴邪的眼中划过一抺暗光,他伸出了手,挑开了床帐,目光落在她那绝色的容颜上,如此近距离的看着那绝色容颜与身段,更是让他有些按奈何不住,当下迅速伸出点住了她身上的几处大穴,便把她扛起直接往自己新买不久的府邸而去。

    那淫邪的男子并不知道,唐心其实是醒着的,她并没有睡着,只因今日进入酒楼之时的那道令她寒毛直竖的诡异目光让她生心警惕之意,来人虽然悄然无息,但,她的警觉性向来都高,所以还是察觉到了,但因感觉得到来人实力远远在她之上,因此,她只能装着睡着,看看这个人到底想做什么,只是让她没想到的是,一个实力远在她之上的强者,悄然无声的潜入她的房中后,在那侵略性目光打量了她片刻后,竟然冷不防的出手点住了她周身大穴,当察觉时,她想反抗已经来不及了,只感觉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那阴邪的男子把唐心扛到了府邸,竟是在假山边打开了机关,进入了地下室,一进地下室,就听见哭哭啼啼的女子声音隐隐传来,那些声音中透着悲凉与恐惧,而那空气之中还弥漫着一股淫靡气息,顺着楼梯口走进去,见那里面关是两个铁牢,而那铁牢中囚禁着七八名妙龄女子,每一个身上都只有着破烂的衣裙,那衣裙可看出被撕得衣不遮体,虽然女子们个个狼狈,却丝毫不损她们应有的娇美与玲珑的身段,只是,在那雪白的肌肤之上却是青红一片,不难看出是饱经摧残,此时,看到那阴狠的男子再次的进来,一个个女子顿时如同受惊的小兔,双手紧紧的抱着自己的身体,惊恐的缩在角落处不敢再发出一丁点的声音。

    男子阴狠的目光扫过那牢中的七八个美人,忽而勾起了一抺淫邪的笑意:“美人们,本尊又给你们带了姐妹回来了,你们可要好好相处,尽心侍候本尊,只要本尊一高兴,你们才有好日子可以过,知道吗?”

    那七八名女子惊惧的看着他,视线落在他扛着的那个白色身影上,就这样看,那是一名男子,这个可怕的人怎么就盯上男子了?想到她们的遭遇,不由的红了眼眶,连忙低下了头不敢吭声。

    “呵呵,本尊对睡着的美人是提不起性趣的,她就先和你们关在一起,这是本尊的新宠,你们可不能欺负她。”阴邪男子的手在唐心的腰身上摸了一把,打开了铁牢的门,将她丢了进去,又从里面拉出一名女子出来。

    “今晚就由你来陪本尊吧!”

    “不、不、不要!我不要!我不要!”那女子惊恐的摇着头大喊着,想要逃,可被那男子扣住这手她又怎么逃得了?牢中的另外几名女子看到这一幕,不由惊恐的抱紧自己的身体,缩在一起不敢抬头,只是,那颤抖的身体仍泄露了她们心中的恐惧。

    被丢进里面的唐心静躺在地面上,被那男子点住了穴道的她此时昏死过去根本什么也不知道,她也从没想到,自己来了这飞仙界的第一天竟然就遇到了这样可怕的事情,如果那男子趁着此时对她上下其手,只怕,后果不堪设想。

    “怎么这么不乖?那好吧!本尊就赏你颗销魂丹吃吃。”阴邪的男子阴测测的说着,不知从何处拿出了一颗红色的丹药便塞进了女子的口中,原本挣扎着惊恐的喊着救命的女子下一刻顿觉浑身一阵热气上升,身体起了一股陌生的反应,本能的想要抗拒,可动作却是不听大脑的使唤,竟是主动的伸手去搂住了那阴邪的男子。

    “热……好热……好难受……”

    “呵呵,本尊来帮你,一会就不热了。”

    淫邪的目光因看到女子身上请衣裙春光半露而划过一抺暗光,他伸着手就探入了女子的身体里,下一刻,一阵淫靡之音便在这地牢中传开,而那牢中的女子一个个的捂住了耳朵,不敢去看那一幕,只因,那一幕太可怕了,她们就是这样日日受着那魔鬼般的男子的摧残……

    也许是唐心本身的实力雄厚,被点住穴道后也比预计的时间早醒过来,当她醒过来时,眼睛还没睁开就听到那耳边传来的男女欢爱的声音,空气中,那淫靡的气息是那样的浓郁,直让她不由的轻拧起了眉头,下一刻,她翻身从地上起来,入眼所见的是七八名模样娇美的女子缩在角落处颤颤发抖,女子们身上多多少少都而着瘀痕,像是被掐出来的,又像是被打的,她转而看向后面,也就是铁牢之外,看到那一幕时,清眸中划过一抺森寒的冰冷之气,眼底深处杀气一闪而过。

    那里,唯一的一张方桌上,一名年约三十的灰衣男子伏在一名女子的身上正上下起伏着,女子身上的衣服已经被完全褪去,白花花的身体布满了遭受虐待的痕迹,女子目光迷离,神色不对,尤其是,她眼角还流淌着泪水,而那男了了只是撩起了灰色的衣袍,并未褪去身上全部的衣物,看着他正运着气在吸取着女子的阴元,看着那女子的脸色渐渐的变得惨白,而那男子却越发的红润,甚至是透着一股精神劲,唐心心中就有一股想杀人的冲动。

    那男子练的竟然是采阴补阳的邪功!一条活生生的性命,一个无辜的女子,如花的年纪,本该是快乐无忧,但却毁在了这禽兽的手上!他,真该死!

    胸口处的怒火蹭蹭蹭的冒了上来,衣袖下,拳头紧拧着,指甲深深的剌入了皮肉之中,正因为那女子的无力自保,就要承受着这样非人的折磨,就要承受着那禽兽的污辱!身为女子,看到面前的这一幕,她有一千一万个想杀死面前那禽兽的心,但,她也知道,这个人竟然能无声无息的将她掳来这里,实力又远在她之上,定然不是一般的修炼者,她要对付他就得小心,否则,极有可能就连她自己也成为那女子中的一员!

    “醒了?比本尊想象得要快很多。”那男子抽身离开,竟是看也不看身下那奄奄一息的女子一眼,直接大手一拂就将她给扫到地面上,同时唤了一声:“饿狼,这个女人赏给你吃。”声音一落下,竟然从他的身体里窜出了一只灰色的狼来。

    唐心定睛一看,那匹狼约有两米多长,已经是神兽级别的灵兽,也许是跟了这样一个阴狠的主人的缘故,也许是因为它本身就是嗜血凶残的,那匹灰狼一出空间后竟是直接不扑到了那名赤着身体奄奄一息的女子身边,泛着狼光的狼眼盯着那美味的食物,狼嘴滴着唾液,冷不的张开狼嘴露出锋利的獠牙就扑向前去咬住那名赤着身体的女子。

    “嗷!”

    “嘶……啊……”

    狼嚎的声音,女子有气无力的惨叫声,骨肉撕裂的声音,一声声的在这牢中弥漫而开,久久的回荡着,唐心站在铁牢中静静的看着,眼中一片幽深,看不出她心中所想但那衣袖下的手却早已经是拧得发白,这一幕,让她想到了重生之日所遇到的那一幕,只不过是将那些小孩换成了成年的女子罢了。

    记忆再被勾起,她想杀人!她想将那个阴狠诡异的男子碎尸万段!但,碍于对方的实力,她却不能轻举妄动,只能静观其变寻找最适合下手的机会,现在杀不了他,但她保证,这个人,她一定绝对不会放过!

    敛下了眼眸,掩去了眼中的神色,再次抬眸时,眼底的怒火与杀气已经不见,只是一片幽深的平静,在她的身后,那些缩在角落处的女子们惊惧的呼喊着,颤抖看着那前面血腥而骇人的一幕。

    那是活生生的人啊!竟然就那样活生生的被撕裂了,葬身狼腹之中,这已经是第几个葬身狼腹的女子了?她们不知道,她们恐惧着,下一个会不会就是她们面临着那样可怕的一幕?

    阴狠男子的目光赞赏的落在唐心的身上,很是满意她的这份处事不惊的淡然气度,隔着铁牢他打量了她一眼,问:“你是何许人?明明是一介女子,却作男装打扮,还这样高明,不得不说,若不是眼尖的眼估计还看不出你的真实性别。”

    “虽然我不知你是什么人,但从这里的一切就可以看出,你,绝非好人。”她的语气平静,不愠不火,目光幽深让人看不出她在想什么。

    “哈哈哈哈。”男子仰头大笑,笑声骤然而止,淫邪的目光半眯着,落在她的身上:“既然知道本尊不是好人还能这般淡定,看来,你也很不一般,元婴巅峰的实力,啧啧,确实是不错,只可惜,你遇上的是我,本尊实力已达仙者品阶,无论是你在心里打着什么主意,你都不可能逃得过本尊的手掌心。”

    他说着,突然间倾身靠近了铁牢,伸出手就要去碰唐心,哪知唐心的速度也不慢,见他倾身靠近的瞬间白色的身影一闪就已经往后退了好几步,避开了他的碰触,只是,目光却是落在他那只手上,眼中暗光流动。

    她,终会砍了他的手!

    “呵呵,美人,你不用逃,逃不掉的,本尊也奉劝你一句,如果乖乖听话会少受很多罪,若不然,本尊有的是手段让你生不如死!”狠厉的声音一落下,他目光一眯,视线落在唐心的脸上,低低的笑着:“如此绝色的女子,如果成为本尊的专属炉鼎,那还真的很不错,呵呵呵……”

    看着那灰袍男子转身离开,唐心目光微闪,眼底冷意划过,炉鼎么?

    唐心被囚禁了,在这铁牢之中,没有光线照进来,只有着墙角上放着说后盏油灯给这地牢带来一丝微弱的光线,但对于修炼之人而言,这一丝光线却已经足够了,他们可以清晰的看见这里面的一切,包括,那些女子身上的伤。

    坐以待毙不是唐心的风格,在那灰衣男子离开不久后,她便从空间中取出发钗上前打开那铁牢的锁,开锁对于她来说从来都不是难事,而那灰衣人在这方面也没怎么下功夫,因此,很轻易的她便打开了铁牢的锁出了外面,回头瞥了那一个个怔愕的看着她的女子,她淡淡的开口:“还不逃命去?”

    那些女子一听她的话,连忙相扶着起身出了铁牢,可到了外面却又有一层机关在那里,不由的,再次回头朝唐心看去。

    唐心走上前,在那墙上摸索着,感觉到那墙壁上有一个缺口,便按住用力一移,石门慢慢的打开,而那些女子也惊喜的往外走去。

    “小声一点。”她开口说着,大步迈上前,在前面探路,见上面黑漆漆的一片,连半个人影也没有,这才让她们从小门离开,而她,则是收起一身气息,朝那院中而去。

    那个男子断然不能放过!否则,还不知有多少无辜的女子毁在他的手里,她虽不是什么好人,但,看见这样的事情却不可能不出手,哪怕,对方的实力比她高了两个级别,打不过,那就得用计了,她眸光一闪,转身回到地牢中,让火凤一把火烧了这里,同时,从空间药田中取出了一株药草丢进了那火焰当中,这才迅速离开。

    火势一发不可收拾,熊熊的火焰烧尽了里面那些气息,那铁牢也在火焰的燃烧之下熔成了废铁,空气中,隐隐的还有一种药草的气息在弥漫着,但因地牢并不通风,也没地方可以让里面的烟雾散去,凝聚成一股,凝聚在上空。

    知道那灰衣男子的厉害,唐心在点火后便迅速躲了起来,敛起了一身气息溶入夜色之中。只看到,不多时,一抺人影匆匆从后面而来,正是那名灰衣男子,看到地牢着火他的眉头微皱了一下,迅速打开关往里面走去,想去看看那地牢怎么会无缘无故起火?又是何人所为?那地牢里的女子又是否全死了?

    看到他进了地牢,唐心唇角勾起一抺冷笑,仙者的实力?让她当炉鼎?她倒要看看,他有没那个命!

    进了地牢就看到熊熊的火焰扑面而来,伴随着火焰而来的还有一股似有似无的药香味,闻到那药味他不由的皱起了眉头,眼中划过一丝阴狠的嗜血气息,一转身关上石门迅速往外而去。

    跑了!竟然全跑了!他花了不少时间物色的女人竟然全跑了!是那个女人!一定是那个女人做的好事!真是该死,他竟然大意的以为她逃不出他的五指山!

    神识往外一的探,竟发现在不远处有一抺陌生的气息,他勾起一抺嗜血的冷笑,这个气息他记得,是那个女子身上的气息,没想到,她竟然还没走,还留在这里,真是送羊入虎口!今晚,他就一并把她给办了!把她的阴元吸过来,将她囚禁在自己的身边,成为他炼功的炉鼎!

    唐心缓步走了出来,似笑非笑的盯着那前面灰衣男子,仙者品阶确实是很强,她已经敛起了一身的气息,他的神识竟然也能探查到她的所在,没想到她来到这飞仙界才没多久就遇到了这么一个仙者品阶的强者,如果不是有上古神兽和神器护身,只怕,她也不敢这样正面的与他交锋。

    “美人,看来本尊还是低估你了。”阴邪的男子勾起唇角,淫邪的目光肆意的在她的身上流连着。

    她没有说话,却是从空间中取出这长剑,长剑在手,斜指地面,随着她身上气息的调动,那把利剑之上也隐隐的涌上了一股灵力光芒,周身的气息一变,整个人的气势瞬间爆发而出,变得凌厉而摄人,就连那前面的灰衣人看了也不由的目光一眯,只因,她身上的那股王者气息太过强硬,竟是让他都有一丝的震惊。

    前面的女子虽然一身白色男装,但,眉宇间散发出来的摄人气息却是在女子的身上极少看见的凌厉与摄人,她衣袍轻拂,气势凌人,就仿佛,不将面前的一切放在眼中一般,那样的自信,那样的从容,让他不由心生出一股莫名的不名,只是,这一个念头才冒起就被他扼杀了,他是何许人物?他已经是仙者品阶的强者,怎么可能会被一个小小丫头所震摄?当真是荒唐!

    压下心中的震惊,阴冷的声音也随着从他的口中传出:“美人,你以为,凭你元婴巅峰的实力可以与本尊为敌吗?你未免太天真了!如果现在求饶,本尊还可以饶你一命,否则,定废了你一身筋脉,让你生不如死!”

    听着那狠厉而带着威胁的话语,唐心低低的笑了:“呵呵……”笑声清冷而透着丝丝杀意,她清眸微动,寒光凛冽,手中所执长剑慢慢扬起,直指前面的灰衣男子,清冷狂傲的声音带着一股与生俱来的摄人气势:“仙者品阶又如何?只要是我想杀的人,没有一个逃得掉!”

    声音一落的瞬间,对面的灰衣男子眼瞳一缩,只见,白色的身影快如鬼魅般的掠出,她手中的寒剑泛着丝丝骇人杀气带动碰上一股凌厉而摄人的剑罡之气朝他袭来,看到那丝毫不慢于他的速度与身影,心中的不安渐渐扩散着。

    她……她的速度该死的快……

    ------题外话------

    容我再休息几天,然后。然后。万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