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82 前往飞仙界

    尤其是那几位评阶师,更是脑海中直接就冒出了三个字,神皇器!

    连仙尊的攻击都能承受得住,那就只神皇器才能有这样的防御力了!只是,神皇器?这、这怎么可能?要知道,神皇器是何其的少,他一个如此年轻的炼器师又怎么可能拿得出这样的宝贝来?尤其是,神皇器炼制而成时都会引动天雷和轰动……

    那姓陆的评阶师强压下内心的震撼,只感觉心中有一股狂喜从心头涌上,紧接着,脑海里便是在想着,如何将这件宝贝据为己有?这样的宝贝就是在飞仙界也是不多见的,如果,如果它是他的,那……

    想到这,身体因激动而有些颤抖,狂喜的心情,贪婪的念头,让他做出了令他后悔莫及的决定。

    “咳!”他强自镇定的咳了一声,压下心中的狂喜,扫了那几名盯着那件银雪战衣激动不已的几人一眼,那几位评阶师一回神,连忙让出了一条道来,语气恭敬的对他说:“陆前辈,您看这件炼器是什么样的级别?是不是……”哪知,他们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

    “哼!好个贼小子!你老实交待,这件神皇器你是如何偷来的!”

    那陆姓男子的话如同惊雷般的炸开,惊得众人顿时静了下来,他们只想着这件炼器非同一般,却不曾想,这件炼器来自何人何方?这年轻的男子当真能炼制出这样的一件炼器来?还是说这是他偷来的?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那抺白色身影之上,打量着,思忖着。

    听着污蔑的话,唐心唇角微勾,眸光中却是划过了一丝的寒意,她的目光落在那名陆姓男子的身上,道:“我给你一次认错的机会。”她的话,不紧不慢,甚至可以说人带着几分的随意,但,那眼中的寒意与摄人的光芒却是让人心头一凛,隐隐的有着一股不安的感觉,只可惜,面对诱惑往往有人会失去了正常的判断。

    “认错?你好大的口气!”强压下心中的不安,那人再度的喝着,只是,这一回却是有些底气不足。

    唐心的耐性是有限的,见状,清眸扫过桌上的那另外几件炼器,道:“看来,今天是没有别的炼器能比得过我的,这么说,这第一是我拿定了。”

    几位评阶师沉默着,他的这件银雪战衣确实不凡,虽不知是什么样的品阶,但是,这里绝对没有一件可以比得上他的。顿了一下,几位评阶师相视了一眼,皆点了点头:“嗯,你的炼器是为第一。”他的炼器是从何而来的他们无需去过问,这毕竟也不是他们能管的事情。

    而一旁的陆姓男子听了这话却是沉下了脸:“他根本没资格拿第一!偷别人的炼器来参加,怎么可能给他第一!”只是,他的话才一落下,脖子上却是多了一只手。

    “别以为我不知你打的是什么主意,不就是看中了我的炼器,想要据为己有么?只是,你确实你有那个命可以得到?给过你机会了,却不懂珍惜,你可知,对付我看来顺眼的人,我是怎么做的?”

    不紧不慢的声音透着一抺冷冽之色,那扣在他脖子处的手却是一寸寸的收紧,而那名陆姓男子被说中的心思,一张脸色也涨得通红,尤其是,那来自身后的死亡气息的加重,竟是让他双腿不由自由的颤抖着。

    台下的众人听到唐心的话皆是一怔,目光古怪的看向那名陆姓男子,而那四位评阶师也回过神来,看到那人性命就掐在唐心的手上,额间不由的渗出了几滴冷汗。

    “这位公子,还请、还请……”

    “咔嚓!”

    “啊!”

    他们求情的话还没说出,只听咔嚓的一声骨头断手裂的声音响起民,紧接而来的便是一声惨叫,惨叫声骤然而止,众人看去,只见那际姓男子歪着头垂向一侧,双眼暴睁面带痛苦之色的死去,看到这一幕,台上台下的人都惊呆了……

    “这、这……”

    唐心漫不经心的把手中的尸体丢向一边,对那吓得脸色惨白的几个评阶师说:“仔细看看我这件银雪战衣的品阶,今天之内,你们要给我一个答复,还有,把这次胜出者所得到的东西都拿过来给我。”她将银雪战衣随手放到那几人的手中,便走到那一旁坐下,喝着茶。

    看着他旁若无人的将那名他们从飞仙界请来的评阶师给杀了,那几人只觉脸色惨白,他死了,他们要如何交待?要知道,等会就有人来接这姓陆的前辈回去,现在、现在前一刻还活生生的人如今却成了一具尸体,这让他们如何是好?

    “阁下、还未请教阁下大名?”咽了咽口水,其中一人开口问着。

    唐心睨了那人一眼,勾唇一笑:“唐心。”

    “嘶!”

    一听这话,只觉台上台下都传来了倒抽气的声音,一双双不可思议的目光震惊的看着那抺白色身影,心中如同掀起了一阵阵的惊涛骇浪,久久无法平复下来。

    “唐、唐、唐心?你、你是唐心?怎么可能!”

    那台上的几位评阶师震惊得说话都是结巴的,唐心是何许人物?那可是修仙界响当当的传奇人物!虽然这边离那边相隔甚远,但是消息却是已经慢慢的传到了这边来了,如果他们还不知唐心是何人?那就真的是白活了。

    “什么!他是唐心?唐心不是女的吗?这明明就是男子啊!”

    “就是,我听说唐心风华绝代,是一个超凡脱俗的清雅女子,而这台上面的明明就是一个男子,怎么可能是唐心?”

    “会不会是哪里搞错了?”

    “我听说唐心不仅实力出众,而且还被尊称为天圣丹尊,可没听说她还会炼器啊!”

    “我只听说她从那飘渺仙门离开后就不见了踪影,难道真的来了我们这边?只是,这一男一女的,怎么可能会是同一个人?”

    “会不会是易容了?听说她很喜欢男装打扮的。”

    “嗯,有可能,如果这台上的男子真的是唐心的话,那是她炼制出那件炼器倒没什么不可能,那个姓陆的男子估计是看中了那件炼器想要据为己有,只是,太可惜了,竟然碰上的人是唐心。”

    听着台下从人的议论,台上的几人脸色也缓了缓,他们也曾听说,唐心喜好以男装打扮,也许,这面前的俊美男子当真是唐心无疑,如果是这样,那事情还好处理一些。

    几人相视了一眼,走上前,来到唐心的面前,语气中带着一抺恭敬:“尊驾真的是天圣丹尊?我们曾听说,天圣丹尊拥有神兽好几头,其中就有一头火凤,不知……”他们的意思很是明显,就是希望她可以让他们确认她的身份,上古神兽火凤天地间也只有一只,如果她当真是唐心,自然是能唤出火凤。

    唐心抬眸看了他们一眼,笑问:“让火凤出来给你们确认身份也不是不可能,只是,我有什么好处?”

    “如果尊驾真的是天圣丹尊,那么,我们愿意把东边一带的炼器材料都送与尊驾,而且,我们几人各有一些珍贵的炼器材料,也可一并送上,更会仔细为尊驾评出这件银雪战衣的级别。”

    “火凤,出来。”她的声音一落的下,只见一道光芒从她的身体里飞射而出。

    “嘶!真的是上古神兽火凤!”

    “天啊!她竟然真的是唐心!”

    “好美的火凤,看那尾部竟然还带着火焰,听说,火凤的火焰可是非常厉害的,一旦被它的火焰喷到,根本扑不灭的。”

    那几名评阶师看到那从她身体里飞闪而出,在半空中盘旋着的火凤时,目光中也是难掩震惊之色,朝唐心看去,不由份的多了一份的敬佩之意,收敛了身上的气息,不敢在她的面前有所放肆。

    “原本真的是天圣丹尊大驾天蓬岭,真是让我等受宠若惊,尊者请稍等片刻,我们马上为尊者仔细查看这件炼器的品阶。”几人恭敬的朝她鞠了个躬,这才将手中所捧着的那件银雪战衣放在桌面上,仔细的查看着。

    因是天圣丹尊的东西,他们也不敢有一丝的大意,因为知道这绝对是神皇器的品阶,不过还得区分出是什么样的级别,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台下的众人不时的将目光落在唐心的身上,暗自打量着,尤其是那三个在山脚下就遇见唐心的那三位炼器师,更是对她很是好奇,谁也没想到,这年轻的男子竟然会是名女子,而且还是那修仙界的传奇女子唐心!

    唐心坐在那里,茶水过没一会便换上了热的,而火凤早在盘旋了一圈后又回到了空间中去了,就在她喝了三杯茶的时间后,那几人这才轻呼出一口气,相视了一眼,脸上露出了笑意,总算是把这件炼器的品阶给区分出来了,若换成平时,一件炼器不消一会的时间他们就能区分出品阶的高低,但这一件明显的不是一般的宝贝,尤其还是天圣丹尊的东西,更是不敢有一丝的大意。

    “尊者,这一件是神皇器无疑。”

    他们四人的声音一落下,周围顿时哗然一声,虽然早知道这件炼器非同一般,却不曾想,竟然是神皇器的级别,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嗯,神皇器几级的?”她放下茶杯,好整以暇的看着他们问着,神色不惊不诧,仿佛早就知道一般,而她这份处事不惊的淡然神色,更是让四位评阶师对她心下暗赞,这份气度,当真非凡!

    “九级!”

    “哗!竟然是九级!那可是神皇器中级别最高的了,再进一级就是神帝器了,真厉害!”

    “就是,难道说那件宝贝可以有那么强的防御力,竟然是九级的神皇器,真不简单,不过,她这到底是怎么炼制出来的?这样的宝贝只怕得花上很多时间才对啊!她还这么年轻,到时是怎么办到的?”

    一时间,众人议论纷纷,确实,九阶的神皇器他们怎么也没想到,这么一件炼器竟然会是九阶的,真的是太不可思议了!这时,看向唐心的目光都像看着怪物一般,如果这不是她炼制的还好,如果是她炼制的,那她岂不是炼丹炼器全都会?这是什么样一个变态的存在?

    “嗯,很好。”她满意的点了点头,站了起来走到了她那件银雪战衣的面前,道:“这评出品阶的炼器都是要打上品阶的印记的,你们还没打上?”打上了评阶的印记,这件炼制的气息也会更加的纯厚,尤其是能自动的散发出那个品阶的气流,也正是因此,炼器师们才会想着让评出品阶的炼器打个烙印。

    “我们、我们马上打上。”几人回过神来,连忙在空间中找了找,神皇器炼器本来就少,一时间,想找那枚烙印却是总找不到,好不容易其中一人找到了,不由的露出了欣喜的神色:“在这里,我找到了。”

    “嗯,烙上吧!”她了点头,示意着。

    “好。”那名炼器师一脸激动的走上前,因心中的激动就连拿着烙印的手都微微颤抖着,这是神皇器啊!他竟然有这样的一个机会来为神皇器烙印,这真是天大的荣誉。

    后面,三个慢了一步的评阶师一脸的懊恼,有些羡慕的看着那名评阶师走上前,拿出那个烙印在那件银雪战衣的衣角处烙上印记,只见印记一经烙下,一股光芒咻的一声从那银雪战衣上拂过,肉眼可见,那件战衣的表面似乎又多了一层光芒似的。

    “把你们的东西拿来吧!我也应该走了。”唐心上前,收起她的银雪战衣,眼角却瞥见那几人低着头站在那里没动,不由的挑起了眉头,问:“还有事?”

    几人有些不好意思的抬起头来,看着她,道:“尊者,这,他……”他们指着那倒在一旁的那位陆姓男子。

    “嗯?”

    “他是飞仙界的人,再过一会就有人来接他回去,现在却死了,只怕,我们不好交待。”几人面有难色,如果是他们,自然是无法与对方周旋的,但是若是天圣丹尊则不同,所以,他们是希望她可以留下来处理一下剩下的事情再走,要不然,只怕他们都得因此而惹祸上身。

    听了他们的话,唐心瞥了地上那人一眼,点了点头:“好,我知道了,那我就再坐会吧!看看来的到底是什么人,这人是我杀的,与你们无关,你们只要把东西交给我后马上离开这里就不会有事。”

    “是。”得到了她的话,他们如蒙大赦一般的将自己珍贵的炼器材料献上,转而对众名炼器师说:“今日的炼器比试也到这里,相信各位也看到了,在场的人没有一件的炼器可以比得上那件银雪战衣的,这位尊者拿了第一自是当之无愧,相信各位也没有意见的吧?”

    众人没人说话,却是点了点头,表示赞同他们的话语,毕竟,那件炼器非同一般,确实不是他们手头上的这些可以相比的,输给了唐心,他们并不觉得没面子,尤其是,看到了她现在也愿意承担责任,她杀了那名陆姓男子,却也肯留下处理后面的事情,足可见,这人的胸襟也非同一般,他们自然是不会有什么不满。

    “那好,既然大家都没意见,就先行一步离开天蓬岭吧!我们都是炼器师,在实力方面并不出众,这也是为了大家好,大家先各自回去吧!”

    说着,他们又转而对那悠哉的坐在椅子上的唐心向了一礼,道:“尊者,一切就有劳您了。”

    “去吧!”唐心挥了挥手,手里把玩着他们拿给她的一件炼器材料在打量着,心下很是满意,这样的炼器材料确实是不多见,她应该用这些来炼制些什么呢?

    见她神色淡然,几人也随着离去,也就在他们走后不久,唐心就听见有几道沉稳的脚步声传来抬眸一见,原来是那守着山门的那四名男子,清眸中划过一丝玩味,唇角一勾,问:“你们有事?”

    “我们奉命留下助尊者一臂之力。”四人不约而同的沉声开口,平静的目光落在唐心的身上,像是没有看见那前面倒下的那一具尸体似的。

    “哦?你们不怕死吗?我杀的可是飞仙界的人,来的自然也是飞仙界的人,你们若是留下,定然也会惹祸上身,如果现在离开,还来得及。”她一手托着下巴,一手把玩着手中的炼器材料,并没有抬头看他们,只是淡淡的说着。

    四人目光微闪,走上前静立在她的两旁,他们用行动表明了决定,于是,并没有出声。

    眼角余光瞥见几人站到了她的身边,她的唇角微勾,并未抬头,也未出声,时间一点点的过去着,她有些无聊的收起了手中的炼器材料,唤道:“喵喵,出来玩玩。”随着她声音的一落下,咻的一声传出,只见一道白影闪过,眨眼不到的时间,在她的面前就蹲着一只肥肥胖胖的奇怪肥喵。

    看到这一幕,四名男子微怔,暗自打量着那只猫,见它长相与一般的猫不同,猜想着是不是灵兽?却又觉得不是很像,一时间,几人眼中都划过一丝疑惑。

    “喵,主人,喵喵饿了。”龙喵讨好的看关她,伸出了舌头卷了卷嘴角,一副馋样。

    “嗯,你再蹲远一点,我丢过去,你用嘴接着吃,陪主人我打发一下这无聊的时间。”唐心笑了笑,从空间中摘出了一把灵果用空间的小篮子装着,自己先吃了几颗,再拿起一颗对着龙喵说:“接好了,要是掉了一颗你就自己看着办吧!”

    左右两旁的四名男子嘴角一抽,有些无语的瞥了她一眼,她竟然拿着灵果来喂猫,这真是太浪费了,又看了那只肥肥蹲坐下来如同一只圆球的猫一眼,很是怀疑,这么肥的猫行动起来的速度能有多快?它能接住那灵果?

    “主人快丢快丢,喵喵饿了。”龙喵两眼发光的盯着那果子,只差没流下口水来。

    “好,接着喽!”唐心狡黠的一笑,眼看着她是把果子往前抛的,哪知,却是最后一刻手中一转,竟是往右边抛了过去,更让那四名男子错愕的更是龙喵竟然蹭的一声跃了上去,张开了嘴一口就咬住了那颗灵果,嚼了两下直接就吞进肚子里,又开始双眼发光的看着唐心手中的果子。

    看着一人一猫在那里玩得不亦乐乎,直接无视了那一旁碍眼的尸体,四名男子却是不敢有一丝的放松,飞仙界的能人何其多,他们又岂能像她一样不将对方放在眼中?只是,偶尔朝那一人一猫看去,被唐心那左抛一颗右丢一颗的动作给搞得嘴角抽搐,尤其是,那只本来就不被他们看好的猫竟然能接住她丢出的任何一颗,不禁暗忖,那只猫看来也非同一般,长得肥乎乎的,那速度却是那样的快,很不简单。

    只是,很快的,他们便察觉到有人来了,朝那天空看去,只见几名御剑而来的灰袍男子身后带着几名护卫站在利剑之上百来,像是在半空处就看到了那台上显眼的尸体一般,一声怒喝猛的就从空中传来。

    “该死的!是谁杀了他!”

    怒喝声一下,那几人和身后的护卫已经从飞剑跃下,来到那倒在地上的尸体旁边,从凌空中时就看到他的脖子诡异的歪向一边已经断气,此时再走近一看,更是气得胸口火焰直窜而起。

    他竟是被人活生生的扭断了好颈椎而死的!

    看到那些人,龙喵一跃便跳到了唐心的身边,而那四名男子则警惕的看着那些人,一手搭上了腰间的剑,准备随时动手做出攻击,倒是唐心不紧不慢的将灵果收回,看了那几人一眼,道:“是我杀了他。”

    “什么!”那几人一听,错愕的看了他一眼,厉声喝道:“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杀他!”

    轻弹了弹身上的白色衣袍,一派悠哉的说道:“我是什么人你们就不用管了,至于为什么杀他?那只能说,他起了贪婪的念头,口出恶言,该死!”

    “好个狂妄的小子!你该死!”其中一人怒喝着,看着自己的大哥被杀,他此时心中只有着熊熊的愤火,要知道,他们家族中出了一位评阶师可是带给了家族不少的好处,而今,竟然让这修仙界的一个毛小子给杀了,怎能让他不愤怒!

    看着那人身上气息涌动,唐心笑了笑,好心的提醒着:“你们可要想好了,如果现在离去那还能活命,否则,真让我出手,你们必死无疑。”

    她的声音不紧不慢,甚至还带着几分的散懒与悠哉,此时那几人一听根本就没放在眼中,一个修仙界的修士能有什么能奈?他们十几人还怕打不过他一个人了?真是笑话!

    后面的两人听了,目光微闪,不由仔细打量了一袭白衣的唐心一眼,见他虽然年纪不大,但是一身气息却是让人无法看出深浅,他从刚才到现在都是那样的自信,那样的淡然,只怕还真的是有点本事,蓦然出手会不会真的引来杀身这祸?

    一时间,后面的两人沉默了下来,也不急着动手,毕竟,那死的那个并不是他们的亲人,于他们也只是利益关系的存在,可如果若惹上了一个强者只怕就真的是得不偿失了。

    人都是因利益而结交的,极少的才是真正的交这个人,此时,那后面的两人就迟疑了,再三思量,他们并没有那个为了一个不关相的人去犯这个险,倒是可以在一旁先看看。

    “哼!你威胁我?我告诉你,我就是被吓大的!你既然敢杀了我大哥,那就应该知道我大哥炼器的品阶,你害得我家族损失了人才,我定然不会放过你的!”

    闻言,唐心眸光微闪,笑问:“哦?那不知你想将我如何?就地杀了?”

    “哼!就这样杀了你太便宜你了!我要将你带回飞仙界,交给族长处置,让你受尽苦难而死!都给我上!把这小子给捉起来!我就不信这小子能有那么邪门!”

    “是!”后面的护卫应了一声,当即便将唐心几人给围住了,站在唐心左右的四人正想动手,却让唐心给按住了:“你们先离开吧!这本就不关你们的事,既然要带我去飞仙界,那正好,我就随你们走一趟。”她正要去飞仙界呢!跟着他们一起去又有什么问题?反正,这么几个人也不是她的对手。

    四名男子听了眉头微皱,看了她一眼,只听她传音入耳:“你们就去炼器门吧!告诉他们,东边的那些炼器材料以后可以随意采用,我正要去飞仙界,跟他们一道去也没什么不可。”

    “尊者,这……”

    唐心却没看向他们,而是看向了那几人问:“如何?让他们几人离开,我跟你们走?”

    “好!冤有头债有主,既然是你一人杀了我大哥,我自当找你一人报仇!那几人马上离开,否则,我不介意让他们血溅当场!”狠厉的声音透着一丝杀气,锐利的目光紧盯着唐心。

    而旁边的四名男子见状,这才点了点头,转身离开,鬼手天医,天圣丹尊,她,实力非凡,绝对会没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