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81 炼器比赛!

    只过了一会儿,那掌柜的就下来了,对他们道:“公子不见你们,你们还是回去吧!”

    听到这话,两人不由的相视了一眼,再三思量,觉得就连王林威都在这里讨不到好处,他们若是硬要见人,只怕到时也不知会不会出什么事,想想还是算了,免得到时真的出了什么事时后悔莫及,只是,难得城中出现这样一位强者,如果有将对方给拉拢了,或者是与他建立一些什么关系,那对他们的家族都绝对是有着天大的好处的,只是,强者都不容易结交,现在他们亲自上门亲见对方也不肯见他们,那还有什么办法呢?

    厢房中,唐心盘膝在床上闭目修炼着,最近的时间不是花在炼器上面就是在处理事情上,修炼提升体内灵力却是少了很多的时间,眼下就要到天蓬岭了,如无意外,到了天蓬岭参加炼器比试之后,她估计也差不多要去飞仙界了,事情,总是接二连三而来,到底前面还有多少未知的事情在等着她?她不知道,唯一能做的就是提升自己的实力,让实力足够保护自己,保护她所想保护的人。

    随着她气息的涌动,身上的灵力气息也随着跃动着,慢慢的弥漫在她的身上,形成了一股淡淡的光芒,这股光芒若隐若现,慢慢的那眉心之处也浮现出了一股金色的莲花,如同水中明月一般,清晰的出现,却又在不久后慢慢的隐去,神秘而诡异……

    就在城中几大家族的家主都惶恐着城中出现了一位来历不明的神秘强者时,就在他们都猜测着他来这城中的目的时,就在他们会立不安担忧着城中会不会出现什么样的事情时,唐心却是悄然无声的离开了,直到几天之后,那些家族的人才知道原来那位强者已经离开,而他们担心发生的事情也没发生,顿觉松了一口气。

    与此同时,已经来到天蓬岭山脚下的唐心停下了自己的脚步,抬头看着那弥漫在云雾中的那一处处的屋檐,那上面就是炼器比试的地方了,说是说炼器比试,其实也就是各拿出一件炼器来评比,看看谁的炼器比较好,有的人炼制一件上好的炼器得用上好几年或者是十几年,因此,这每回的比较也就是哪个门派拿出来评比的东西比较珍贵,品阶比较高,除此之外也没别的什么了。

    就在她在山脚下站着打量时,身后传来了细微的脚步声,只听那脚步声越来越近,那些人说话的声音也落入了她的耳中。

    “真不知这次的炼器评比会是谁赢?要知道,真正上好的东西可不是一朝一夕就能炼制出来的,我们修仙界的修炼已经很多年没有再出新奇异物了,真不知这回会怎么样?”

    “好奇什么?等到时评比开始不就知道了吗?有什么好急的?”

    “就是,反正这炼器评比来的都是地位身份非同一般的,各炼器师所拿出来的炼器就算不是自己炼制的也会是从众多的炼器中挑选出最好的,要知道,那得胜的可是能得到不少上好的炼制材料的。”

    三名炼器师边走边说着,在他们的身后各跟着一名随行的徒弟,他们就是前往天蓬岭的炼器师,对于炼器师而言,他们最为看重的就是炼器的天赋和拥有上好的炼器材料了,而一些上好的资源他们却是不容易拥有,因为他们只是在炼器的天赋上出色,对于战斗力却是没有的,而那些珍贵的炼器资源往往就是在极为危险的地带,他们根本没有那个能力去采取。

    正当几人说着时,就见前面停着脚步不知在想着什么的年轻男子,看着男子那白衣着身的绝尘身影,几人相视了一眼,上前一步去看子一眼,见对方年纪轻轻,身上衣着简单,但却气质不凡,然,这天蓬岭却只是炼器师才会来的地方,看到这样一个年轻男子出现在这里,其中一人便问:“这位小兄弟,你是随你师尊来的吗?怎么只有你一人在这里?你师尊呢?他是哪一位炼器师?”

    在他们想来,这年轻人不可能是炼器师,毕竟看他的年纪顶多也就二十出头,炼器师可没这么年轻的,因此,他们推断,这气质不凡的年轻男子应该是跟着他师傅出来的。

    唐心转过身看了他们几人一眼,目光落在说话的那人身上,淡淡的笑了笑:“不是,我是自己来的?”

    “什么?难道你是炼器师?你才几岁?看起来也就二十出头吧?这年纪怎么可能是炼器师?小兄弟,你说笑的吧?”

    几人错愕的看着面前白衣翩翩的年轻男子,很是诧异,这样的年纪顶多也就是一个学徒吧!毕竟这炼器可不是三天两头就有学会的,除了天赋之外,还得经过接触和摸索,只有这样才能领悟其中的要决,所以,当这年轻男子说他是自己来的时,他们几人的错愕几乎是同一瞬间流露而出。

    太诡异了!如果他真的是炼器师那就真的太诡异了,毕竟,在这修仙界中这个年纪就成为炼器师的几乎可以说很少,当然,如果是在飞仙界那样的地方却又不同。

    唐心看了他们一眼,笑了笑,迈步就往前走去。后面的几人只看到那前面的那抺白色身影走起来时那步伐竟是那样的轻快,仿佛脚尖没有着地一般,白衣拂动,飘逸而出众。

    天蓬岭上的设有关卡,并不是所有的人想进就能进的,来的必须是炼器师,而且还必须是带有要参加评级炼器的炼器师才能放行进去,由于这是炼器评比,所以,不是炼器师是不能参加的,哪怕,对方的实力再强也得按着规距来。

    当唐心来到那关卡前面时,那后面的师徒六人就算是已经加快了脚步,却仍落后了好长一段距离,由于是因为上山,还爬得气喘不停,看到前面的那抺白色身影停下了脚步,他们也加快的脚步,只因,他们也想看看,这个年轻的男子是不是真的是一名炼器师?而他又带了什么样的东西来参加评比?

    “请出示阁下的炼器师徽章。”守着关门的是四名男子,气息平稳,实力不俗,他们目光平静的落在唐心的身上,不亢不卑,并不像一般的守山门弟子,会对一些人流露出轻蔑不屑之意。

    唐心微微一怔,继而笑道:“炼器师徽章,我没有。”她学炼器才多久?哪里曾去考这个炼器徽章了?

    四名男子一听,目光微动,又问:“阁下不是炼器师?”

    “不,我是炼器师,只是我还没去考核徽章,你们这里要进去的话一定得要徽章吗?”她的声音很是随意,带着一股洒脱的气息,不急不燥,让那四名男子见了也不由的暗自打量着。

    后面跟上来的三人炼器师一听,其中一人便笑了:“小兄弟,对于炼器师而言,在学有所成之后就会去考试炼器师徽章的,这是专业的凭证,也是一个荣誉,你既然是炼器师怎么就不去考一个啊?”

    “忘了。”她无所谓的一笑:“今日这是炼器评比,又不是比炼器师的徽章,没有徽章应该也没什么问题吧?”

    四名男子相视一眼,其中一人道:“那阁下可否有东西证明你是炼器师的身份?只要证明了你是炼器师,而且也有评级炼器参加比赛,那就可以进去。”

    “就是,小兄弟,你是哪个门派的炼器师?你的师傅也太不尽责了,既然让你代表门派而来,怎么就没告诉你这些呢?”

    唐心瞥了他们一眼,没有说话,而是将目光落在前面四人的身上,直接从空间中拿出了一个足以证明她是炼器师身份的东西,炼器门门主的令牌。

    看到那面令牌,那四个男子脸上也不由的浮现错愕的神色,他们并非没有见识之人,相反的,他们在这里是极受重视的,也正因为如此才来这里把守,以防有人混进山门,此时,看到这面令牌,几人当即便退开了一步,沉声道:“公子请进。”

    这一幕,让后面的几名炼器师不由愣住了,他们没有看到那面令牌是什么令牌,因为他拿出来在四人面前一晃后就收起来了,他们只看到了那四人错愕与惊讶的神色,这样就让他进去了?那是什么令牌?竟然能让四人不再多问的放他进去?看来,这年轻男子当真是来历不凡啊!

    唐心唇角微勾,迈步往前而去,她这个人就是这样,别人以礼相待,她自是不会为难,如果那几个人一开始就目露轻蔑不屑之色,她直接就会把他们摆平大摇大摇的走进来,虽然不知这里面的评比是怎么样的,不过,单凭那几个男子,她倒是对这里的炼器评比多了几分的期待。

    进了时面的炼器师都受到了礼待,因为他们都知道,有外面四人在把关,断然不会让某些人混进来的,能进来的一定是有地位的炼器师,因此,很快的便有弟子将唐心迎了进去,落坐于众位炼器师当中。

    “听说了吗?今天有一位评级师是从飞仙界来的,这可是往年都不曾有过的事情,飞仙界的评级师竟然会来我们修仙界,真不可思议。”

    “自然是有利益在里面的,要没利益,谁会特意跑这里来啊!”另一名炼器师则不以为然的说着,当今世界,哪个人都是为了利益,要是这当中没有利益,堂堂飞仙界的评级师会跑这里来?

    “不过我倒好奇着,今日的评比会不会有什么珍贵而高品阶的炼器出现?按照往年的规距这里评级完毕之后还可以在这里拍卖炼器,真期待,不知谁的炼器会成为第一?”另一名炼器师语气中隐隐含着期待之意,一双眼睛不时的朝周围的众位炼器师打量着,看看是否有认识的,当目光看到那一袭白衣的年轻男子时,不由的咦了一声。

    “怎么了?”旁边的两人问着,顺着他的目光看去,也看到了那一名白衣男子。

    原因,唐心原本是坐在中间的,不过中间人多杂乱,又不停的在讨论着东西,她听着耳烦便坐到了最后面的角少处,一个人清清静静的在那里喝着茶,神色散懒而悠哉。

    “你们看,那个男子好生年轻,他难道也是炼器师?”那名炼器师的目光落在那一袭白衣的唐心身上,眼中划过一抺的诧异之色,只因,这男子年轻可以说是这么多炼器师当中最年轻的,而且气质也是最为出众的,他就一个人静静的坐在那里,半眯着眼睛像是独自沉醉在自己的世界中一样,但,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那股令人无法忽视的摄人气息却是那样的强大,好似,他并不是炼器师,而是一名强者!

    另外两人听懂了他话中的意思,目光也是一凝,微顿了一下,道:“外面有那四人把关,我想,若不是炼器师他们是绝不会放进来了。”话虽如此说,但心中却对那抺白色的身影多了一分的关注。

    “台上来人了。”这时,另一名炼器师低声说着,几人连忙回过身坐好,目光落在那前面的台上。这次来天蓬岭的炼器师约有六十人,都是来自不同的地方,而此时,他们并坐在台下,而台上,也就是一个约半人高的台上,那里是评级的地方,也是几位有份量的人物所坐的地方,此时,四位评阶师正跟在一名中年男子的身后走上了台,随着他们的出现,台下议论的声音也静了下来。

    唐心轻抿了一口茶水,放下茶杯,目光也随着落在那台上,来此之前她让龙喵和药灵它们都进了空间,毕竟它们两个的出现太过引人注目了,在这里,她只要评比了她那件炼器的级别之后也差不多可以离开了。

    “各位,首先多谢各位从各地赶来参加我们今年的炼器评比,相信各位也知道了,今年的炼器评比奖品很是丰富,除了会划出一部分拥有炼器材料的山脉地域之外,还会有极为少见的炼器材料附送,相信在场的各位炼器师对于这千金难求的炼器材料定是很感兴趣的,那好,我就不多说了,先跟各位介绍一下一位重量级的评阶师,他就是我们从飞仙界请来的陆前辈,陆前辈见识过各位珍贵的炼器,一双慧眼可说是不曾有出错,由他来作最终的评价,相信对大家更有说服力。”

    那名评阶师在说着,而那名姓陆的中年男子却是一直沉默着没有开口,仔细打量的话,其实是可以看到他眼中的自信与倨傲之色的,台下的唐心瞥了一眼后便不怎么感兴趣的喝着茶,听着一件件的炼器被送上前面评比,听着那一位位炼器师在一旁作讲解,她一手托着脸颊,有些无聊的看着。

    不是说都会有少见的宝贝出现吗?怎么净都是一些普通的东西?这都上去十几个了,却仍没有一个的炼器能引起她的注意,她本想着,只要炼器师同意,这里是可以把炼器进行拍卖的,要是她看中了一两样,倒也可以拍回去玩玩,然而,似乎却是不曾见到有什么能引起她注意的。

    “九节银环鞭,上等仙器,列入一品级别,进级。”

    台上,宣布着到目前为止的第一样被列为比赛的炼器,一条九节银环鞭,只见,那条鞭子由九个银环相扣而形成,细细的一条很适合女子运用,鞭子散发着银白色光芒,放在那托盘之上很是耀眼,尤其是就连极细的细致那位炼器师也注意到了,因是女子使用的,他在那条鞭子的手柄上还做了雕刻,整条鞭子找约一米五,此时正卷成几圈放在那托盘之上,因被列为比赛物品,因此被放在一旁的桌面上。

    唐心朝那名炼器师看去,因他炼器定了位的关系,他的座位也从台下调到了台上,此时,见他神情激动的正等待着,看着台下的众名炼器师,等着下一样被列为比赛的炼器的加入。

    接下来,也有几个的炼器被列为一品进级,看着自己的炼器被列为上等仙器,那几位炼器师的神色也很是激动,也随着到那台上坐下,等待着最后的评比。

    有好的炼器,也有一般的炼器,在唐心前面的五十九个人当中,竟然只挑出了七件上等仙器的炼器,其他的虽也有被评为仙器的,但级别却不足以进级,直到,最后只剩下她了。

    “有请下一位炼器师将要评阶的炼器送上来。”

    台上那名评阶师的话让台上台下众人的目光都落在唐心的身上,几个一早对她多有注意的几名炼器师更是心中隐隐有些好奇,这个年轻的炼器师,他会拿出什么样的炼器作为评比呢?

    唐心站起身,伸手一拂白色物衣袍,这才在众人打量的目光中走上前去,来到台上,她扫了那几件炼器一眼,虽然是上品仙器,不过明显的她的炼器远远超出了他们的炼器,看来,她的炼器级别也不弱啊!哪天到了飞仙界也去考个炼器师的徽章玩玩。

    “阁下,你的炼器呢?”

    “这里。”唐心从空间中取出了她的那一件银雪战衣,银雪战衣一经从空间拿出,剌眼的光芒当即就直射而出,熣灿耀眼,银光夺目,一出现就吸引了台上台下众人的目光,就连那一直坐在一旁不曾抬眸的陆姓男子也不由诧异的抬起头来,看向了唐心手中所拿着的那一件炼器。

    “嘶!这是什么宝贝?单单这光芒,相信就绝不是一般的炼器!这男子年纪轻轻,打哪里弄来了这样的宝贝?”

    “就是,这一件炼器,品阶一定是在仙器之上,我们修仙国好像还没出过仙器以上的炼器,这名男子竟然能拿出这样的宝贝,真是不可思议啊!”

    “而且你们看,这件炼器的居然还是采用极为少见的珍贵炼器材料所炼制,真不知是什么人,竟然能将这样一件战袍的每一个细节都炼制得这样的细致。”

    台下的众位炼器师顿不得其他,一个个都围上前仔细的打量着,一个个都惊叹不已,眼中流露出惊艳羡慕之色,这样的宝贝,可不是谁都能炼制出来的,单单这么一件,就不知要花去了多少年的功夫,这可畏是无价之宝!

    台上的几位评阶师在看到唐心的那件银雪战衣时心中的惊讶又岂会少?他们当了评阶师这么多年,还真没看见过这样精致而出色的炼器,毫无疑问的,这件炼器一经拿出,自然就是今年最为高阶的一件炼器了,只是,这到底是一件什么品阶的炼器他们目前却无法确实,毕竟,他们从没见过这样的炼器。

    那一旁的陆姓评阶师在看到那件银雪战衣时,心中已经如同骇浪翻滚,震惊得就不出半句话来,单单在炼器从空间拿出的那一瞬间所折射而出的光芒便可得知,这绝对是一件神器品阶以上的炼器!至于到底是什么样的级别,他还得再仔细观看才能确定,但,当看到这一件炼器师,他的心中不由份的便生出了一股贪婪。

    如果,如果将这件宝贝据为己有……

    唐心淡淡的扫了众人一眼,不紧不慢的说着:“这件炼器名为,银雪战衣,薄如蝉翼,却让坚硬如铁,只要穿上这件银雪战衣,便可刀枪不入,就算是强者的气流攻击也能阻拦下来,尤其是,这是件变异形的炼器,可根本穿它的人而变幻出各种形态,就比如,拥有它的人是男的,那它就可以变成男装的战衣,如果拥有它的人是女的,自然也可以变为女装的战衣,而且,这件战衣具有很强的防御性,同时也能帮助主人提升百分之十的战斗力,刀剑也无法伤到穿了这一身战衣的人,而且就算对方的实力很强,这件战衣的防御力也能护住心脉,能够承受得住仙者品阶的强者五十次的能量攻击,也能承受住仙圣三十次的攻击,仙尊十次的攻击。”

    当唐心说完,所有人已经惊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