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80 土里金珠!

    她从空间中拿出了一袋金币,道:“这些钱,就当我买了你这一株灵药的,拿了钱,你快去买药熬给你娘喝吧!”她也不多做解释,反正说了他也是不懂的,是不是灵药她又怎么会不清楚?先把这株万年青移到空间种起来再说。

    看到那一袋子的金币,张海顿时傻眼了,他一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的钱,看到那金币闪闪发光的在他的面前闪烁着,他连忙将那金币推回去:“公子,这可不可,就这么一株杂草怎么可以要您的钱?您若喜欢那株草您就拿去好了,我都没钱给您医药费,怎么可以拿您的钱呢!”

    “拿着吧!这是你应得的。”她将那株万年青移到空间里后,朝周围扫了一眼,见龙喵和药灵都在外面等着,便说:“好了,我也要走了,拿着那些钱做点小本生意好过日子还是够的,但要记住,财不可露白,免得惹上麻烦了。”声音一落,当即就迈开脚步往外走去。

    “公子……”李海怔怔的看着那抺往外而去的身影,心中只有着满满的感动,这一袋金币对他而言是一笔天大的财富,他可以用这一笔钱做很多的事情,可以改善现在的生活环境,可以让他娘亲过上好日子,可以娶上一房妻子,可以……

    唐心怎么也没想到,那个姓王的女人家里的势力似乎还不小,那护卫都让她给甩丢了,可当她走出那个李海的家不久后,才走出大街上竟然就被人堵住了去路,看着前面的十几名护卫,她挑了挑眉,问:“你们有事?”

    “我家老爷有请,公子请随我们走一趟。”其中一护卫上前一步,拱手对唐心说着。

    “本公子与你家老爷素不相识,找我又有何事?”她不紧不慢的说着,神情清冷中透着一股悠哉。

    周围的人看到这一幕,也不由的议论着:“你们看吧!那王家的老爷找上他了,也不知是什么事,不过,王家在这城中势力很大,这年轻人只怕是……”

    “那年轻人看起来也不像一般人,指不定也是什么世家的公子,他自己都一派悠闲的模样,你担心什么?”

    “就是,说不定是那王家小姐看上这位公子了,想让他去当上门女婿呢!”

    听着周围百姓的议论,跟在唐心后面蹲坐在大街上的龙喵眨了眨眼睛朝周围看了看,又歪着头看着自家的主人,顿了一下,又起身往后移了几步,这才拿出它收着的小点心和药灵在一旁吃着,一边注意着前面的动静。

    那些护卫也没想到有人会拒绝,一时间也愣住了,为首的那一人微皱起眉头,道:“公子,请不要为难我们。”

    “呵呵……”

    唐心轻笑着:“我何时为难你们了?这去与不去取决在于我,有谁规定有人请我就得去了?”声音一顿,看着那十几个护卫一副要拦她路的架势,她又笑道:“你们最好还是不要拦着我的路,我的路可不是那么好拦的,一不小心付出的代价可是非同小可,如果你家老爷有什么事,那大可让他来见我。”说着,回头瞥了那坐在大街上准备看好戏的龙喵和药灵一眼:“喵喵,你们还不过来?”

    “喵……”

    龙喵叫了一声,咧开嘴一笑,这才从地上站起来迈着肥短的小腿往前走去,它突然间有个想法,就是要让人给它弄个可以背着放吃的袋子,这样一来它才可以边走边吃。

    那十几名护卫本来打算动手的,可却在听到唐心的话后顿时不敢有所动作,沉思了一会,为首的那名护卫对身后的众人道:“你们跟着,我回去禀报老爷。”这个男子看起来总有一股让人敬畏的感觉,他还真有些拿捏不准这应该怎么做,还是把话带回去先。

    “是!”那十几名护卫应了一声,跟在唐心的后面,而为首的那一人则迅速的回王家报信。

    回到酒楼中,唐心直接就回了厢房中休息,打算明天一早就起程前往天蓬岭的,只不过,她想休息,有些人却不想让她休息,这不,才回到房中躺了一会,就听外面的掌柜惶恐的声音传来。

    “公、公子,您、您睡了吗?”

    “何事?”床上的她闭着眼睛问着,声音带着几分的慵懒。

    “王、王家老爷来了,就、就在楼下。”屋外,掌柜抬起衣袖拭了拭冷汗,只感觉一颗心不上不下的跳动着,那王家老爷带了那么多的护卫将几乎将酒楼给围住了,只怕这位公子若是不下去,他们就会带人冲上来了。

    “嗯,知道了,让他们等等吧!我再睡一会就下去。”她懒洋洋的说着,继续拉高被子睡着。

    那人是何许人物?想见她她就得去见?真是好笑!既然来了,那就等等吧!她倒要看看,他能在下面等多久。

    “这……公子,那、那可是王老爷,让他等,这不是太好吧?”掌柜原本松了一口气,可却在听到里面传来的声音后,几乎心中一滞,一口气险些下不去。

    “掌柜,你若再在外面扰我休息,我定不饶你!”

    冷冷的声音从屋中传出,听到那带着警告的话语,掌柜原本到嘴边的话再次的咽了回去,不敢再开口,那王家是不能得罪的,而这里面的这位公子,以他阅人无数的目光来看,也绝对是来自大家贵族的,这谁也不能得罪,为难的只是他了。

    楼下,酒楼的客人早已经被赶了出去,剩下的只有王家父女和随行的护卫们,那些百姓们都围在外面看着,酒楼大门被挡,不得进出,这可愁煞了掌柜了。

    “女儿,你看那小子有多猖狂!我都亲自来了,他竟敢不出来,真是太放肆了!”身着锦衣华服的中年男子王家老爷,王林威一脸不悦的说着,目光瞥了一旁脚受了伤却仍要跟着一起过来的女儿一眼,眼中尽是无奈。

    “爹爹,那男子真的好生出色,如果能招了他为婿,女儿今生已足矣,你等会若是见到了,你就知道女儿为何会这样说了,他是真的很出色,怎么说呢?天姿国色?这好像是形容女人的,英挺潇洒,对,就是英挺潇洒风姿绰绝,女儿猜想,他一定也是大家贵族的子弟,如此一来,若是成其好事,那可就是一桩美事了。”想到那英俊潇洒的白衣男子,她只觉得双颊发烫芳心不受控制的乱跳着。

    闻言,王林威倒是沉默了下来,如果真的那般出色,只怕也不是一般人家的子弟,对方若是家世一般还一回事,如果真的大有来头,只怕……

    “王老爷,那、那位公子他、他……”掌柜的边擦了擦额头上渗出的冷汗,有些说不下去,因为他知道,他若真的照那位公子所说的直说了,只怕,这王家老爷会掀了他这酒楼。

    “说!吞吞吐吐的像什么话!”那王家老爷沉声一喝,面露不悦的扫了那掌柜一眼。

    “那、那位公子说,他、他要睡、睡一会、让、让王老爷再、再等等。”掌柜的断断续续的说完了这话,只感觉声音一落的同时,一股强大的威压便袭向了他,吓得他不敢动一下,僵硬的站在原地垂低着头。

    王林威负手而立,身后的手拧成了拳头,脸色阴沉得可怕,他王家在这里有头有脸,就算是地方上的一些大家族的主事人都不会这样对他说话,今日,一个小小的年轻人竟然敢让他等!真是好生狂妄!

    “爹爹……”王家小姐见自家父亲那盛怒的样子,不由的有些担心的唤了一声。

    “哼!我倒要看看,这到底是何许人物!竟然敢如此目中无人!”他沉声怒喝着,当即大步往前走去,对那掌柜喝道:“带路!”

    “是、是是。”掌柜只觉心头一跳,连忙回过神来跟上前去,心里只求着不要在他这酒楼中闹出人命就好。

    “爹,爹爹!”后面,扭伤脚的王家大小姐坐那里想跟上去可才站起来脚上却是一疼,倒抽了一口气后又重新坐了下去,又急又担心的看着她父亲上了二楼厢房。

    当王林威怒气冲冲的上楼后,在掌柜的带领下便来到了唐心所在的房门前,抬脚一踢,砰的一声响起,便将房门给踢开了,房门一开,只见,一只长得圆滚滚的猫坐在桌子上面,手里拿着糕点在吃着,此时,因他踹开了房门而正眨着一双幽绿色的眼睛盯着他看。

    “哼!真是好大的架子!”

    他重重的哼了一声,迈步就要往前走去,进房中看看那年轻人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却不想,前脚才抬起还没踩落地面,就有一股强大的暗劲从里面袭来,猛的将他击了出去,紧接而到的是一股强劲的威压铺天盖地的袭来,那极快而强大的暗劲袭向他,他根本连反应都反应不过来整个人就被弹了出去,重重的摔倒在地面上。

    “噗!”

    暗劲与威压的双重压迫之下,只感觉胸口处的血气猛的翻滚起来,喉咙一咸,一口鲜血随之喷出,这一刻,心头猛然大惊,想要起身,却感觉身体被那股强大的威压给震摄住了,根本起不来,而那一旁掌柜早已经惊得双腿发软的跌坐在地上,好在他刚才就没上前,要不然,一定伤得比好那王林威重。

    “你的胆子确实不小,连我的房门也敢踹。”

    清冷的声音,淡淡的,不紧不慢却是夹带着一股摄人的威压,房中,不见其人,只闻其声,空气中弥漫着的那一股强劲的威压让趴在地上的王林威只感觉一股寒气从脚底猛然窜起,心中惊悚不已。

    这样强大的威压,这样强大的暗劲,就算是没看见人,只怕也绝不是一般的人物,他王林威堂堂王家家主,实力在这城镇中的几大世家中算是数一数二的,如今,竟然被人这样的击了出来,而且还是在没有看到对方的情况之下,这样的实力,太可怕了……

    “在下、在下王林威拜见尊者,扰了尊者大驾,真是该死,但、但请尊者看在不知者不罪的情况下,饶恕我这一回。”

    毕竟是见过世面的人,他在震惊过后迅速的回过神来,敬畏的声音带着惶恐的传出,虽然他努力的想压制那声音中的颤抖,可那声音中的颤音却是显而易见的。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他女儿所说的这个男子竟然会是这样的一个强者,而他竟也这样冒失的惊扰了对方,如果他真的对他生出了杀意,只怕,他就是有十条命也不够死……想到这,额头的冷汗一滴滴的渗出,那加注在身上的那股威压依旧没有散去,他仍趴在地上,模样狼狈却无法起身。

    楼下,所有人只听到楼上传来的动静,却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没有王林威的命令也没人敢蓦然上楼去,但,静静的听着,却在听到那楼上传来的声音后,一个个都有些怔愕。

    那样带着颤音与敬畏的声音真的是来自于王家老爷的吗?众人都知,王家老爷向来眼高于顶,实力在这一带属于姣姣者不说,就是家族在这一带的势力也是较为雄厚的,就算是对另外的几个家族的主事人他也不曾用这样的语气说话,而此时,那楼中的声音竟是那样的传出,难道是,那个年轻的男子真的是什么不得了的人物?

    而就在楼下和酒楼外面的众人都在怔然之时,又听那楼中声音再度传出,有的人听出了,那确实是先前那名男子清冷的声音,只是较于之前的散懒与随意,此时多了一份难掩的凌厉。

    “口头上认错,可是没有诚意的,你既然敢扰我清梦,就应该知道后果,你是哪只脚踹开的?砍了如何?”

    不紧不慢的声音却带嗜血的狠厉,听得众人心头一凛,只感觉一股惊悚之意从脚底猛然窜起,直达心头。就踹了那一脚就要砍了脚?这、这未免也太狠了吧?

    王林威听了心中更是惊惧,连忙道:“尊者,尊者手下留情,手下留情啊!”砍了他的一只腿?他那以后又将如何在这里立足?如果他少了一只腿,只怕是……

    心头猛的一震,惹上了不该惹的人,心头只有着浓浓的后悔,早知道,早知道会这样他就不这样蓦然行事了,对于一个强者来说,在实力的面前,尤其还是他去先犯他的,砍了他的一只腿算法外开恩的了,但,对于他来说,这条腿却是不能被砍的,如果真的被砍了,只怕他也活不过明天了!

    “尊者,尊者手下留情,只要尊者愿意留下我这一命,大人不计小人过,我愿意献上我的传家之宝,土中金珠!”

    房里床上,懒洋洋的躺着没起来的唐心在听到这话后,目光骤然间睁开,土中金珠?他竟然有这样一颗珠子?当年,在那灵兽森林中莫子漓的师傅曾送了她一颗水里火珠,那颗珠子一直被她收藏着,也没怎么用得着,她听说,这样的珠子有五颗,正好是金木水火土五颗珠子,只是,分散各地,不易寻找,她只听说,若集齐了这五颗珠子好像是有什么用处的。

    “土中金珠?”她轻喃着,在思忖着,道:“那就拿上来我看看,这到底是一颗怎么样的珠子。”声音一落的同时,那弥漫着的威压也被收了回去。

    趴在地上的王林威一感到那股威压被他收回,顿时松了一口气,伸手拭去嘴角的血迹,连忙站了起来,从空间中取出了一个精致的小盒子道:“尊者,这土中金珠就在这里,在下、在下能否把这拿进去?”

    “喵喵,把东西拿过来。”她没有应他的话,而是直接吩咐龙喵去拿。

    站在门外的王林威不敢有任何意见,看见那只圆滚滚的肥喵人桌子上面跃了下来走向了他,这不敢有一丝的大意,连忙将那盒子递上前去,一边暗暗的打量着那只长相奇怪的猫。

    那位尊者实力那样的强大,想必,这只猫也绝对是非同一般的,今日得罪强者,险些丧命,更得以家传之宝相送此以来换回他的性命,真的是……

    龙喵走到门口处,伸出了爪子接过了那王林威的小盒子,有些怪异的看了他一眼,这些人就是有点问题,没事净要找事,然后再送上宝贝,难道是他们宝贝太多了不成?碰上它家主人哪一个不是得被坑的?他倒好,竟然敢踹门,胆子真大,迈着猫步往回走,来到了它家主人的床边,将那东西递上前给她,自己则回到桌边继续吃着东西。

    打开盒子,看到了那颗珠子,那是一看起来平平无奇的珠子,如同蒙上了沙土的颜色一般,但,她知道,这颗珠子绝不简单,就像那水中火珠一样,一定也有着特别之处,她拿出了珠子,将这颗珠子跟空间中的水中火珠放一起,这才道:“还不走?莫不是要等我改变主意?”

    外面,王林威一听,这才连忙道:“是,我马上就回去,马上就回去。”声音一落下,当即拭了拭冷汗,快步的往楼下走去,没人知道,站在房门外的他就算对方收起了威压,他却仍有种双腿发软一直在颤抖的感觉,此时听到里面传来的话,如蒙大赦,飞一般的下了楼。

    “爹爹,你怎么样了?”那王家大小姐见自己的父亲下来,不由担心的问了一声,楼上的话他们也都听见了,因为他们的声音都有着灵力,又没有刻意小声,只是仔细一听自然就能听清,也正是因此,她才知道那个男的是个很厉害的人物,这样一来只怕是她与他是无缘了。

    “走,快回去,回去再说。”匆匆下了楼的王家老爷连忙带着众名护卫往回而去,不敢再多做停留,如果换成一些心有不甘的人只怕是下了楼之后就会让护卫冲上去合众人之力大战一回,但,这王林威也算是有见识之人,知道自己不是那人的对手,就是再多的护卫只怕也不是他的对手,现在他肯放他回去留得一命就已经算好的了,他可不敢再做出什么样偏激的事情来。

    随着他们的离去,酒楼也变得清静,这一刻,城中百姓大部分知道这酒楼中所住的那个年轻人的实力还在王林威之上,更是不敢放肆,以防打扰了他而惹出事来。

    城中的消息一经传开,很快的便也传到了另外几个家族主事人的耳中,听到了这样的事情,那几个家族的人让这有的则选择静观其变,有的则打算带上东西去拜访这位被王林威称之为尊者的男子。

    因这一事,掌柜对唐心也是恭敬有加,不敢有一丝的怠慢,他将酒楼中最好的酒菜都送进了唐心的厢房中,让人在外候着,没有他的吩咐不得进去打扰,只是他没想到,那王林威前脚走不久,后脚竟然又有人来了,说是来拜访着这位尊者,只不过,想到了先前的那一幕,掌柜当即就拒绝了为其引见。

    “不是我不帮,只是,这位公子不喜人打扰,那王老爷都受了伤回去了,你们两们又何必为难我呢!听我一句劝,还是回去吧!这位公子也只是过路的,明日一早他就要走的了。”掌柜在一旁说着,眉宇间尽是愁色,他还真怕他这酒楼被人给砸了,毕竟这来了一拔又一拔的人,而且还是城中有头有脸的人物,这叫他怎么应付?

    听了那掌柜的话,其中的一位沉思了一会,则道:“那王林威是得罪了那位尊者,但我们没有,这样吧!掌柜,你就进去,就跟那位者说一声,我们两人特意前来拜访,并无恶意,但求能见尊主一面。”

    “这……”

    “你们,你们就不怕惹祸上身吗?”

    “惹祸上身?当然怕啊!只一不过这次不会惹祸的,你就去通报吧!”

    “唉,那好吧!我只帮你们通报一声,出了什么事情可别说我没先提醒你们。”说着,这才转身往楼上走去,打算进去问问,见不见这两人?

    ------题外话------

    这都是后台自动发的,二十二号的也许会在下午更。

    本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