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79 孝顺有好报

    那是怎样的一个男人?

    他风姿若仙,容颜俊美,犹如仙人,他墨发高束,清眸明亮有若明辰,唇边笑意似有似无,却点点透着魅惑气息,一袭白衣飘逸胜雪,她从来不知道,一个男人竟然能将白衣穿得这样的出色,这样的绝俗绝尘,这样的圣洁而尊贵……

    他就那样随意而散懒的倚在那门边,双手环胸带着一丝的漫不经心,却莫名的,让人感到怦然心动,手心渗冒的紧张感,唯恐在他的面前留下什么不好的印象,唯恐看到他眼中浮现一丝对她的厌恶之色,他就仿如高高上在的尊贵谪仙,而她,跌坐地上,仰着头怔怔的,痴痴的看着他,竟是无法回过神来。

    唐心目光微闪,似笑非笑的看了那一身狼狈的女子一眼,女子胸前的衣服被喵喵给撕裂了,那破烂的布条掩不住她胸前的春光,此时,那些猥琐的男人们正将饿狼一般的目光盯紧了那女子春光乍泄的胸前,而那女子,似乎却是痴痴的看着她,那目光她很熟悉,就是犯花痴了。

    这一路走来,她只要是男装打扮,那些女的少不了用这样的花痴目光看着她,眸光一转,她朝龙喵和药灵看去,那两家伙此时已经来到她的身边,尤其是龙喵,此时正眨着那双幽绿色的眼眸水汪汪的看着她,好像在告诉她它被人欺负了一样。

    她的嘴角一抽,看了看那女子狼狈的模样,再看看这只正在装可怜的龙喵的模样,明显的,是胖呼呼的龙喵胜了一筹,不过,打了她的宠物,那就是不给她的面子,连她家这么可爱的喵喵都能下得了脚去踢,她又岂能不回敬她一下?

    清眸一闪,眼底深处划过一抺诡异的光芒,唇边的笑意也扩大了,她走上了前,来到了那名女子的身边,蹲了下去,柔声问:“这位姑娘,我家的喵喵太不听话了,竟然对你下了这么重的手,真是抱歉。”

    “没、没、没事,我、我……”看着面前俊美的男子温柔的蹲在她的面前,用着那双清澈而温柔的目光看着她,女子只感觉一颗心扑通扑通的跳着,脸上也因紧张而浮现了一抺红晕,被他那样的目光看着,一向大胆刁钻的她竟是不敢直视他的目光,不由的羞嗒嗒的低下了头。

    “我看你好像是扭到脚了,不如,我帮你看看?”唐心面带笑意,再加上俊美的容颜很是吃香,一下子将那女子给迷得不知东南西北。

    “这、这、好……”

    本来,大街大巷的一个女子又怎么能让一个男子看她的脚呢?但,面对这面前这般出色的男子,她虽知不合礼数,却仍无法拒绝。

    “可能会有点疼,你可是忍着点了。”唐心笑说着,一手按上了她的脚下关节处,手指一摸就知道是哪里不对劲了,只是,她的手一转,就朝她扭伤的地方用力的按了下去。

    “嘶!啊!”

    倒抽气的声音伴随着一声尖叫传出,那是无法压抑的痛呼声,女子的脸也因唐心的那一按而刷的一声变得惨白,豆珠大的冷汗也是直冒而出,尖叫的声音落下后,见那一副认真模样的男子微拧着眉头停下了头,她猛的张开了嘴大呼着气,一边的呼着气,一边的想要抽回自己的脚,不敢再给他碰了,就怕他再碰到那伤着的地方,指不定,他没能忙上什么忙,反倒会让她脚上的伤伤上加伤。

    “弄疼你了?真是不好意思,我刚学医不久,我想,应该是这个地方扭伤了,我得再请帮你拉一下筋,这样才会好得快一点。”唐心说着,不等她说什么,手下又是一动。

    “嘶!啊……不、不要了,不要了,嘶,好、好痛……”

    那女的冷汗直冒,双手顿不得再去掩去胸前春光,直接抱住了自己的脚,以防唐心再动手,那感觉真的是疼得要命,明明已经扭伤了他还说要拉一下脚根,这不是得伤上加伤吗?她可不敢保护,这样下去的话她的脚是不是会从受伤的程度直接就往上提升。

    就是周围的人看到这一幕,都不由的为那个女子捏了一把冷汗,这样让一个门外汉乱来,这不是活受罪吗?听着她坐在地上一声惨叫声高过一声,却还不得缩回脚,他们朝那个白衣男子看去,如果不是那白衣男子神色那样的认真专注,他们真的怀疑,他是不是故意的?

    “那好吧!我看好像是伤得挺重的,你还是快点找个好点的大夫看看。”唐心一脸歉意的站了起来,那神色,像是自己帮不到她很是内疚似的。

    “没、没关系的,我去找个大夫看看就好,你、你不用担心。”她红着脸,强忍着痛意,娇羞的看了唐心一眼。

    “哦,那就好,那我就放心了。”她笑了笑,朝她点了点头,竟是连扶也没扶她一下的就转身进入了酒楼之中,看得周围的众人一愣一愣的,半响也没的反应过来。

    那女子痴痴的看着那抺白色的身影往里面走去,眼中尽是爱慕的神采,连忙吩咐一名护卫留下注意着那名男子的去向,又让另一名护卫送她回去找大夫治疗,随着女子被护卫扶回去,周围的人这才开始议论着。

    “这王家大小姐今天被灌了迷魂汤了,这要是换成平时,那人和猫都得被她剥了皮。”

    “可不是吗?这王家大小姐的刁钻狠毒在这一带可是出了名的,王家的势力也不少,城中也没几个敢跟她家作对,再加上,这王家又只有这么一个掌上明珠,王家家主对她更是宠爱有加,听说,还打算给她招婿上门呢!”

    “不过说起来,刚才那男子真的长得好俊,无论是气质还是容貌都是一流的,指不定啊,也是哪个世家的公子。”

    “这倒也是,那样的气质断然不会是普通人的,你们想想,若真的只是普通人,哪应付得来这王家小姐的刁钻啊!”

    “哈哈,好了好了,先别聊了,你们没注意到吗?那王家小姐可是留下了一个护卫在这里盯着那个男子,指不定啊还出什么事,我们也去里面喝杯茶,叫上几个小菜,等会看看是不是还有戏看。”

    “好,走。”几人说说笑笑的应着,便迈步往酒楼中走去。

    酒楼中,临窗的位置,唐心和龙喵各坐一个地子,药灵则直接飞到了桌上面来,小小的身体在那上面蹦来蹦去的,玩得不亦乐乎。

    “主人,你真厉害,欺负了那个可恶的女人还能让她感激你。”龙喵以着神识与她交流,一脸崇拜的看着一袭白衣飘逸若仙的她,见她举止洒脱,一副迷死人不偿命的风流模样,不由的看得双眼发光。

    “那女人犯花痴了,见了美男大脑都转不过来了。”她喝了口酒,夹了口菜吃着,自己的酒杯才放下,就见药灵凑上前打算偿偿她杯中美酒,看到这一幕,她轻笑着:“我说小灵儿,你好像是不会喝酒的吧?可别乱喝哟!”

    药灵眨着大眼睛看了她一眼,探进了半个身子喝了一小口,却是被辣得从杯子边上摔下桌子,小嘴呸了呸,软糯糯的声音直叫道:“好辣好辣好难吃。”

    “呵呵……”

    唐心轻笑着,端起了酒杯轻晃着,思绪却是有些魂游,也不知道沐宸风现在怎么样了?炼狱之凶险,自是不会好过,尤其是他要在里面驱除一身的邪魔之气,所受的苦更是不会少,也许此时,他正在受着什么苦吧!

    想到这,心中不由的划过一抺担忧与沉重,他为了她三番四次险些丧命,如今,更在炼狱中受着苦难,又不知他何年何日才能从炼狱中出来……

    龙喵见她端着杯子怔怔的想着什么入了神,脸上的笑意也敛去了,反而带着几分的担忧,便将到嘴边的话给咽了回去,看主人的样子又不知在想什么了,它还是不要打扰她的好,桌上这么多好吃的,尤其还有它最喜欢吃的鱼,它可就不客气了。

    幽绿色的眼睛放着光芒,直接伸着爪子就将主人摆放在它面前的那盘鱼给再移过来一些,闻着鱼香味,它不由开心的咧开了嘴角,喵了一声,凑上了嘴开始吃着。

    酒足饭饱之后,唐心带上龙喵和药灵便在城中四处走走,没走几步就感觉身后有人跟着,她回过头一扫,目光落在那名混杂在百姓中的护卫身上,是那个花痴女人的护卫,当下挑了挑眉,道:“喵喵,跟好了,丢了可不要找我。”说着,唇角一勾,便继续往前走去,只是这一回,走了一条街之后就将那个护卫给甩掉了。

    “丹药阁?”她挑了挑眉,看着那上面的三个金漆大字,便迈步走进去瞧瞧。

    “公子里面请,我们这里什么样的丹药都有,公子可以随便看看,如果有什么需要,也可与小老儿说。”掌柜的迎了上来,满面笑容的将唐心请了进去。

    “嗯,掌柜去忙别的吧!我就随便看看。”她露出一抺笑容,迈着悠哉的步伐在那里面四处看了看,只见,那些柜子上都放有精致的药瓶,药瓶都标有药名,大致的看了一下,这里所卖的就是成品丹药,是炼制而成的丹药,大多数都是一些较于常见的,丹药的品阶也不高的。

    “掌柜。”

    一名消神情消瘦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只见他身上衣裳单薄,面容带着愁云,进了店后就直接找上那掌柜。

    “张家兄弟,你怎么来了?是不是你母亲的病又重了?”那掌柜看到他,很是熟络的开口问着。

    那身形消瘦的中年男子叹了一声,道:“掌柜,我、我是真的没有办法了,我娘的病又重了,家里仅有的钱请了大夫,可大夫都说没办法,我就想来看看你这里有没有什么能救命的丹药,钱我是没有了,但是我有一张丹药方子,不知能不能、能不能用这方子跟你换些药?”

    “这……”

    那掌柜迟疑了一下,看了看他,道:“张家兄弟,你也知道小老儿我也只是帮东家看着这店的,这里面丹药都很贵重,而你的丹药方子我又看不懂,我有心想帮你,可却有些心有余而力不足啊!”

    一旁,听了他们的话的唐心打量了那名男子一眼,目光微闪,俊美的脸上露出了一抺笑容,不紧不慢的道:“既然你穷得拿不出钱来为你母亲治病,你又为何还要四处求助?既是想求药,总得拿出相应的东西,你的丹药方子这掌柜又怎么可以识得?就算识得也不知它的价值,再者,不是炼丹师一般的人也不会要,拿着那样的一样东西上丹药店来求换药,岂不是白忙一场?”

    突然听到这话,掌柜和那名中年男子都是一怔,朝唐心看去,掌柜是微愣,而那名中年男子则是神色黯淡脸上布满愁容与悲戚的低下了头:“为人子女,父母病重危在旦夕却无法为他们治疗,心焦而求助无门,这样的痛这样的苦又岂是你们那些锦衣玉食的贵公子可以理解的?我只恨自己没用,赚不到钱养家糊口,甚至连老母亲的病也没钱治,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在床上受苦。”

    那中年男子说着,语气也变得有些哽咽,只见他紧拧着拳头,脸上又是悲愤又是伤痛,朝掌柜鞠了一躬,道:“掌柜,多谢你一直以来的帮助,我张海铭记在心。”说着,转身就要朝外面走去。

    唐心听了他的话,唇眼微勾,清眸划过一抺暗光,淡淡的开口:“等等。”

    那中年男子听到身后的声音,不由的脚步一顿,回头看了唐心一眼。

    唐心慢慢的跺着步伐,语气淡漠的说着:“把你的丹药方子拿来给我看看。”

    闻言,那中年男子还愣在原地,一旁的掌柜早就看出了唐心的非凡,此时听他开口,连忙快步来到那张海的身边,道:“张家兄弟,你快把那方子拿出来给这位公子看看。”

    “哦,好。”后知后觉的张海这才回过神来,将那方子递上前去,有些忐忑不安的看着唐心,心下微微紧张着。

    打开方子一看,唐心挑了挑眉:“这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药方子,并不是炼制丹药的方子,上面的药材也只是一般的药材,你怎么会说这是丹药方子呢?”

    “不可能!这是我爹当年还在时求回来的一个丹药方子,我娘一直留着的,怎么可能会不是丹药方子呢!”那中年男子听到唐心的话,当下出声反驳着。

    “信与不信由你,你随便把个大夫看看他们都认得这药方,这方子只不过是治疗一种较为少见的病,应该是土方子吧!跟丹药方子扯不上一点的关系。”她把那方子递还给他,道:“看在你是个孝顺之人的份上,我就随你走一趟,去看看你娘亲的病吧!”

    前一刻,那中年男子还拿着方子失了神,后一刻听到了唐心的话却是错愕的看向了他:“你、你、你……”

    “还你什么?走啊!本公子可没那么多时间跟你耗着。”她回头睨了他一眼,见他这才猛的回过神来,似乎有些不太相信的看着她,迟疑的问:“你、你懂医?”

    唐心唇角微勾:“死人也能救活,你说呢?”她是谁?且不说她是天圣丹尊,就她的医术那也是被尊称鬼手天医的,她若不懂医,这世上还有谁人敢说懂?她本来也就不是什么好人,但,对于这种孝顺父母的人她却是并不反感的,能帮得上就帮,反正对她而言,也就是举手之劳的事情。

    “哎呀,张老弟啊!你今天可是遇到大贵人了,还愣着干什么?快带这位公子回去看看你母亲。”那掌柜的连忙上前说着,一边笑着把他推出去。

    那中年男子回过神来,脸上露出大喜的神色,连忙应道:“好好好,我、我这就带公子去。”匆匆的走上前在前面带路,把唐心带到他家中去。

    唐心在前面走着,后面,圆滚滚的龙喵跺着脚步颠屁颠屁的跟着,嘴里不时的喊了几声喵喵喵,中途中,只见张海在路边买了一个势腾腾的包子,小心翼翼的收入怀中。

    来到了那张海的家门口,唐心这才明白了他先前所说时的那股悲戚之情,映入眼前的是一处破烂的屋子,简陋得不能再简陋了,指不定下雨时,那屋中还会漏水,对于穷人来说,最怕的应该就是生病了,生病却没人钱最是悲哀,有的人生了病没有钱治那就只有等死。

    “公子,这就是我家了,我娘就在屋里面,家里穷,什么东西也没有,破破烂烂的,公子不要见怪。”张海回头对唐心鞠了个躬,一边说着,一边带着他往里面走去。

    “娘,娘,我回来了。”张海大步往里面走去,来到那简陋的床边,将床上的老妇人扶了起来。

    尾随而进来的唐心朝床上的老妇人看去,只见,那老妇人身上盖着一破旧的被子,身上穿着一尽是补丁的衣服,白花花的头发因久病在床而显得有些凌乱,老妇人脸色憔悴,脸上一点红润之色也没有,明显的,除了有病在身之外,长期的饮食不饱造就了营养不良也是一个问题。

    “娘,我在王掌柜的店里遇到了这位公子,这位公子说他精通医术,娘,让这位公子给您看看病,一定能好的。”张海边说着,边从怀里拿出先前买的包子递上前:“娘,您还没吃东西呢!先吃个包子填填肚子。”

    看着儿子手中拿着的那个包子,老妇人眼眶微湿,摇了摇头:“不,娘没胃口,还是你吃吧!”说着,看向了唐心,道:“这位公子,让您见笑语了,我们家就我们母子两人相依为命,地方简陋了点,海儿,你快搬张椅子给公子坐。”

    “老人家,你有一个好儿子。”唐心露出了一抺笑容,看了那张海一眼,走上前,道:“孝顺的人都会有好报的,苦日子熬过了,明天会更好。”

    “承公子贵言了。”老妇人笑着点了点头,心下对有这么一个孝顺的儿子很是欣慰,却又很得自责,因为她的身体不好,拖累了他,要不是他把家里的钱都花在给她治病上面了,家里也不会穷成这样。

    “老人家,我给你把把脉吧!”

    “好,有劳公子了。”老妇人伸出了手,露出了笑容,笑眯了一双眼睛,道:“公子,你真是个好人,我们家从来都没有一个像公子这样尊贵的人来到这里,也没见过长得跟公子一样俊的。”

    唐心只是笑了笑,把了把脉,从中找出了病因,不一会,便道:“老人家,其实你也不是生什么大病,只是气息不通,胸口郁气不顺,我想,你是一直心中过于忧心了,才导致病情加重,这样吧!我开个药方抓几副药喝了,你自己心情也要放得开,过个十天半个月也就会没事了。”

    “真的吗?”张海惊喜的问着,道:“以前我请回来的那些大夫都说我娘快不行。”

    “你这有纸和笔吗?几副药后就没事了,也不用担心。”她走到窗口处见那里竟有一株绿色的植物种在小盆子里摆放在那窗口边,便走过去瞧了瞧,一看,不由的有些诧异,这竟然是一株灵药,还是极为少见的灵药,万年青。

    “公子,我家没有这些,不过您等一下,我马上回来。”张海急匆匆的往外跑去,不多时,手里拿着一烧过的事枝和一件衣服走了进来。

    “公子,您将就着用这烧过的树枝写吧!这上面能写得到字的,就写这衣服上面就好。”他把那衣服平铺在桌面上,把那树枝递上前给唐心。

    因烧过的树枝会出现黑炭能写出字,她看了一眼,便在那衣服上写下药方,想到他刚才连买包子的钱也没有,目光落在那株灵药上面,问:“你这株灵药买吗?”

    “啊?灵药?”张海怔了怔,看了那株看起来不怎么起眼的绿色植物,道:“公子,那只是我在山上砍柴时挖回来的,不是什么灵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