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78 惊为天人

    就在那鬼使者说完了话后消失不见之际,沐宸风站了起来,却见周围的鬼魂一只只的对他退避三舍,带着畏惧的不敢靠近他的身边,无边地狱,黑暗不见天日,却在下一刻,他身边的环境不知为何的发生了一个变化,最先感觉到的是一股阴寒之气的呼啸,紧接着而来的便是脚下所传来的椎心之疼,他眉头一拧,低头一看,凤眸掠过一抺暗光。

    “刀山地狱!”

    低沉的声音带着特有的磁性从他的口中传出,他看着脚下所踩着的地方,一把把尖尖的,锋利的小刀向上而起,泛着阴寒锋利光芒的刃尖正对着他的脚底,此时,他的脚下虽有靴子护脚,却仍被剌得鲜血淋漓,往前看去,前面的路皆是刀剑倒插铺成,那锋利的刀尖在那不刀剑所折射而出的一丝光芒中闪烁着,嗜血而骇人。

    也在他抬头往前所看去时,才看到,这周围除了那刀山之外,还有着鬼魂的存在,按理说,这些鬼魂已经是魂体这刀剑应该对它们没有什么杀伤力的,但,在这里面,那些鬼魂全是赤着脚,每走一步,那刀尖上都是沾满了腥红的鲜血,触目惊心,嚎叫的声音,痛呼的声音,声声的传出。

    刀山地狱,入眼可见的都是那锋利的刀剑尖端以及那些鬼魂每被划伤时所流出的血,那尖刀的下面是一片的腥红,那是血流成的河,依稀能吸到如同水流一般流动的声音,这让沐宸风不由的微抿起了唇,地狱之可怕,在于,有着百般的折磨,那些生前做了恶事之人,下了地狱都要用血洗清他们身上的罪孽,受尽相应的苦难才能去投胎,而这些鬼魂的投胎,却是不能转投为人的,因他们所做下的恶事到最后只能进入六畜鬼道。

    阳间不知阴间世,在这里面,只有阎王最大,无论是生前多么厉害的人物进了这里面,一切都得听阎王的安排。

    让沐宸风有些诧异的是,那些鬼魂轻飘飘的灵魂却能扎出那么多的血,像是无形中有一双手,或者是一股能力在按着它们往那刀尖上踩去似的,前面周围所走着的那些鬼魂,无一可以走得轻松,就连他,本想提气让身体悬空,却都无法做到,就像是,有一股能量在压着他一样,让他也跟着去走过这一段刀山,每走一步,都踩上了那尖而锋利的刀尖,深深的剌入,痛入心椎……

    因为是走这一段刀山,他将穷奇收回了空间之中,保存着它的实力以备不时之需,他清晰的能感觉到,每一步往前走去,每一把刀尖剌入脚板时的那种感觉,同时,也能感觉到,身体中的邪魔之性随着那脚下的伤,随着每踩一步,都被那尖刀中的阴寒之气及吸走了一些。

    而就在沐宸风在炼狱中承受着苦难时,八煞和十二龙骑他们都已经准备迈上了前往飞仙界历炼的路程,除了红绫和木子黧留在仙门中照顾着莫子漓之外,其他的人都一同去了洛川城,几个月的时间,各地也渐渐的平静了下来,就仿佛那前段时间发生的事情不曾出现过一般,但,所有人都清楚的知道,那是存在着的一件事情。

    八煞和十二龙骑以及凌子寒他们把唐心所交待的事情都处理好了之后,这一天,他们便也准备往飞仙界而去,他们的主子让他们先去飞仙界历练,潜伏下来,先提升实力,因此,把事情都安排好了之后,他们也准备起程。

    “筱筱,你还是留在这里吧!到了飞仙界的地方不知还会遇到什么事情,我担心你若跟了我一起去,到时出了什么事我保护不了你。”冷煞看着身边的轩辕筱筱说着,今日要离别,心中是浓浓的不舍,但,他却不能带着她一起去,因为他的实力并不是很强大,尤其是在那飞仙界那样的地方,他更不希望她跟着他去冒险。

    “可是,如果我不跟着你一起去,我们就会很久都见不着面了。”她微红着眼眶,想要两人要分别两地,而且还不知要分别多久,心里就很难受。

    轩辕剑站在不远处看着,看着他们两人都是一副恋恋不舍的神态,想了想,叹了一声,道:“要不,就让筱筱跟着你一起去吧!这样一来她也可以提升实力,如果分隔两地,这一别又不知是多久。”

    “这……”冷煞迟疑着,他主要是担心她的安危,毕竟她的实力也并不是很强。

    听到她爹爹也说出了这话,轩辕筱筱不由的回头看了她爹爹一眼,心中有着说不出的感觉,这一边是她所爱的人,一边则是自己的父亲,虽然说儿女长大都是要学会自立的,都是会离开父母的身边的,但,此时若是她跟着冷煞一起去了飞仙界,这里就只剩下她爹爹一人了。

    轩辕剑走上前来,握住了筱筱的手,叹了一声,道:“筱筱,你也长大了,有自己的追求,自己的选择,如今你也遇到了你所爱的人,冷煞对你也是真心的,把你交给他爹爹很放心。”

    闻言,冷煞这才道:“既然这样,那好,我就带筱筱一起走吧!”

    “嗯,时间也不早了,你们也该起程了。”

    唐子浩陪同他的父母也走了过来,对他们道:“那你们路上小心,我还得再等等子漓。”

    “嗯,我们会的。”他们点了点头,对几人道:“多保重!”

    “爹爹,你也要好好保重身体,我以后也会回来的。”轩辕筱筱紧紧的抱住她的父亲,此时的心情是欣喜与难受相互在掺和着,搅翻着,一边,她为可以跟冷煞一起共同修炼提升实力而欣喜,另一边,却又因为要离开自己父亲的身边而难受着。

    “你们放心吧!在这边不会出什么事的,你们自己多加保重就好,不用掂记着我们的,等将来有成就了,就抽时间回来看看我们吧!”轩辕剑沉声说着,知道,他们这一去要回来一趟也是不容易的,这一走,再次相见也许就是十年,或者二十年后,在修仙的世界里,十几年的时间说长一晃眼就过去了,说短,却又有如一个世纪。

    没人知道,与此同时,在仙门当中,服了唐心送回来的药,醒过来的莫子漓却是有一部分的忘忆因药性而遗忘了,他遗忘了心中最深的那一份记忆,遗忘了,他曾深爱过一个女人,为了这个女人,他甚至连命都愿意失去,他记得唐心,却又忘了曾对唐心的感情,这一点,是谁也没想到过的。

    在前往洛川城的小道上,几人收起了飞剑下来走走,就出现了下面的一幕。

    “子漓,你走得离我那么远做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一身红衣性感的红绫有些些不满的瞪着那避她如蛇蝎的男子,三人就这样走着,莫子漓却是越走越开,像是生怕太过靠近那一袭惹火红衣的红绫似的,倒是一旁,木子黧抿着唇扬起唇角轻笑着,有趣的看着他们两人一个避开,一个又靠了上去。

    见那一身红衣着身的红绫又靠了上来,又是自然而然的伸手挽上了他的手臂,莫子漓脸色一僵,又是往一边退去,沉着声音道:“红绫,男女受授不亲,你……”话还没说完,只感觉手臂上有柔软的东西撞了上来,他低头一看,原来是她那丰满的胸部正撞到了他的手臂上,看到那若隐若现的性感,他的俊脸刷的一声划过一抺不自在的红晕,后面的话也说不下去了。

    将他的窘态看在眼中的红绫眼中划过一抺笑意,好吧!她就是故意的,她就是闲着没事喜欢逗逗他,谁让他这么纯这么的古板这么的惹人爱呢?像她这样性感而妖艳的女子,如果换成是别的男人,不用她自己凑上前那些人就会跑到她的面前献殷勤了,哪还用她自己主动投怀送抱?不过,莫子漓要是真的像其他男人那样,她红绫也不会看得上眼,值得让她开心的就是,唐心那个女人送来的药让他服下后好像变得有些不一样了,至少,这些日子并不常从他的嘴里听到他提起唐心,甚至是她有时探着他的口风,他好像也忘记了什么似的,这一点,倒是让她舒心了不少。

    她红绫虽然出色,但也不得不承认,唐心比她更出色,本来她已经做好了等莫子漓醒来后要打长久的爱情保卫战的,却没想到,事情的发展比她想象的还要好,甚至,有些出人意外。

    “我怎么了?嗯?”她眨着勾人的美眸一脸不解的看着他,像是不知道自己的丰满正蹭着他的手臂似的,表情很是无辜,心里却已经偷笑出声,暗忖,难怪唐心那个女人老喜欢叫她妖女,她还真的有几分妖女的本质。

    一旁的木子黧看了忍不住笑意,只得假装咳了一声,道:“那个,大师兄,红绫,我先进城等你们,你们慢点走没关系,反正前面就是洛川城了。”说着,带笑的眸光扫过两人,提气便朝前面掠去,留下两人在后面慢慢的走着。

    “小师妹!”莫子漓一脸的愕然,看着那抺飞一般的身影从前面消失,又看了看身边这一直粘着他的红绫,不由的,嘴角抽搐了一下,想要抽出自己的手,哪知却被她挽得紧紧的,这一动,又是碰到了她的柔软,让他顿时只感觉面上一热,有些急的解释道:“那个、我、我不是故意的,你、你快放开我的手,我……”

    “你不是故意的?你不是故意什么?”她一脸不解的看着他,美眸勾魂,稍是定力不够的男人根本经受不起她这媚态万千的眼神,而显然,莫子漓的定力还是不错的,毕竟温香暖玉在身边,美人如厮,秋波暗送,他却仍想要退开,不敢去占她的一丁点便宜,也正是如此,才让红绫这一路上开怀不已。

    莫子漓目光微闪,没有去看她,而是道:“我们快走吧!别让他们久等了。”说着,便也不顾她一直挽着他的手臂不放,直接快步的往前走去。

    “哎,你走慢点,我要是摔着了怎么办,真是不懂怜香惜玉。”红绫嘟着红唇有些不满的说着。

    与此同时,在另一边,前往天蓬岭的唐心正来到一处城镇当中,眼见离天蓬岭也不远了,她也不急着走,便放慢下了脚步,进城中休息,吃顿好的。

    一袭白衣翩翩的她以着男装出现在大街上时,立刻便吸引了无数女子爱慕的目光,人,总是喜欢美好的事物的,一个容颜气质都如此出众的人,更是走到哪里都是众人瞩目的所在点,大街上,那些女子们议论纷纷,都在说着,那名白衣翩翩的俊美男子到底是何许人氏?也有的目光一直紧随着那抺白色的身影而移开,跟在唐心的后面痴痴的看着。

    她举止潇洒而悠哉,步伐不紧不慢,风姿出众,气质脱俗,仿若谪仙,只是,奇怪的是,大街上那些将目光一直落在那抺出色的身影之上的众人后知后觉的才注意到,就在这俊美男子的身后,一只肥肥胖胖的大肥喵正用着两只后腿慢慢的跺着步伐,前面两只猫爪子放在身后,抬头挺胸一副不可一世的模样慢吞吞的跟在后面,尤其是,这只肥喵的头顶上还停着一只小小的青色东西,像是两片叶子掉落在那只肥喵的头顶上,又像是什么别的东西。

    看到这一幕,周围的人更是诧异不已,议论的声音更甚了,他们这城镇中出现这样一个俊美如谪仙一般的男子就不说了,现在,还有一只肥肥的,胖胖的长得跟肉团一样的肥喵用着两只后腿在走着路,还学着人的样子负手而走,抬头挺胸好不得瑟的样子,让人看了很是惊奇。

    这猫不都是四脚猫吗?不都是四脚着地的猫吗?怎么这只猫长得模样奇怪不说,还吃得这么的胖,仿佛那一身除了肉就还是肉一样,尤其是,这只猫竟然还学着人类的样子走路,还做出一副抬头挺胸的样子,真是奇怪得很。

    其实,没人知道,这龙喵是已经走得很快的了,奈何它生来长得就胖,圆滚滚的身体根本就走不快,每走一步都是很费力气的,不过它的主人就是要让它趁机减减肥,就让它在后面跟着,还要外带一只小药灵,由于极好面子,这一来,虽是累却也死撑着,它是想要开口喊前面的主人等等它,但是,主人说,喵是要说喵语的,喵说人话是会吓到人的,让它少开尊口,因此,也只好忍了下来。

    好不容易,看到走在前面的主人终于走进了一家酒楼,跟在后面的龙喵幽绿色的眼睛划过一抺喜意,颠屁颠屁的跟了上去,想着只要进了里面就有肉吃,有水喝,还有椅子坐了,因此,心中一乐,猫步也走大了一些,却没想,尤其走得太久脚酸了,这一迈得快,胖呼呼圆滚滚的身体就那样直直的扑上前去,一身肉肉砸到地面上,摔了个五体投地,只是,它没想到,竟然有人敢在它不小心摔倒后在它肉肉的背上踩上一脚。

    “哪来的这么丑的一只肥猫?居然敢挡在这酒楼大门中,挡去本小姐的去路,真是该死!”

    刁钻刻薄的声音带着一丝尖锐与厌恶的响起,只见,一名身着上等绸缎裙子的年轻女子一脚踩在龙喵的身体上,还用力的往下踩了踩,未了还伸着腿就朝龙喵踢去。

    “喵!”

    愤怒的一声喵喵的叫声响起,龙喵也没料想竟然有人类这么大敢,敢欺到它堂堂喵大人的身上来了,奈何走路太累,这一倒下一时半刻也起不来,尤其是还被人踩着,更是翻不过身来,下一刻,那冷不防的一脚踢出就将它和趴在它头上的药灵一并给踢了出了约两米远的地方。

    龙喵愤怒的从地上站起来,后腿着地,前爪叉腰,幽绿色的眼眸中尽是愤怒的火焰,那趴在它头顶上的药灵原本是在睡觉的,冷不防的感觉转了几个圈似的有些莫名其妙,抬起脑袋一看,眨了眨疑惑的大眼睛,正好对上了那名女子惊奇的目光。

    “那是什么小东西?长得真奇怪。”那年轻的女子说着,丝毫不将愤怒的龙喵放在眼里就朝药灵走了过去,打算拿起来瞧个认真,看看那小玩意儿是什么来的,却不想,她还没靠近药灵,愤怒的龙喵后腿猛的一跃,大叫了一声。

    “喵!”

    圆滚滚的身体猛的往前窜去,锋利的喵爪子一亮出,就是朝那女子狠狠的爪了下去,主人叫它不要说人话,可没叫它不动爪子,尤其是,主人说,如果别人欺负了你,一定要打回去,这个丑女人太可恶了,今天它喵大人就在好好的教训她!

    “啊!”

    “嘶……”

    “啊……救命……”

    “嘶!”

    只见,龙喵的飞窜而出,圆滚滚的肉肉身体撞倒了她没有防备的女子,就在那女子往后摔去还没来得及起身时,龙喵锋利而尖锐的爪子一亮出,在阳光下,泛着森寒的光芒,那女子一见到龙喵锋利的爪子,不禁惊呼出声,顿不得摔下去身上的疼痛,连忙以手护住她的脸,就怕她娇美如花的容颜被喵爪子给爪花了,哪知,龙喵的爪子却是直划过女子的衣服,锋利的爪子一经划过,只听撕裂的声音不时传出,那名女子倒在地上直呼救命,而周围的人却都被这一幕给惊到了。

    “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

    龙喵大声的骂着只有它自己听得懂的喵语,胖呼呼圆滚滚的身体坐在那女子的身上,锋利的爪子一下下的往下划着,衣服被撕裂,隐隐的已经露出了女子那雪白的胸前春光,那周围围观的男子与汉子们看了不由的两眼放光,咽了咽口水,移不开眼睛,那些女子们见状却是冷哼出声,心下在咒骂着那名女子。

    愤怒的龙喵大发猫威,其实就是在骂着:本喵大人不发火你当我是病猫,真是找死!本喵大人一定好好的教训你,看你还敢不敢拿你那脏兮兮的爪子来踩最为尊贵的喵大人!

    直到,那女子的护卫出现,看到女子狼狈的被一只肥肥的猫压在地上撕爪着,震惊之余准备拔剑劈向还在愤怒的咒骂着的龙喵时,周围看热闹的人都以为那护卫一剑下去,那只肥肥的猫一定是血溅当场的,却不想,就在这时,一道不紧不慢的声音适时传出。

    “不要伤了我家喵喵。”

    这突如其来的一道声音仿佛带着魔力一般,让那护卫手中的剑不敢劈下去,像是能感觉到那无形中袭来的一股强大威压似的,那两名护卫僵硬着身体,回过头朝那声音之处看去,这一看,不由的一怔。

    那是一名穿着白衣的年轻男子,雪白的衣服穿在他的身上仿佛有着一种不食人间烟火的绝尘味道,那样的飘逸,那样的圣洁,那样的尊贵而不可侵犯,男子俊美的容颜尤如云中走出的谪仙,飘逸而出众,容颜清冷之余唇角却带着一抺似有似无的笑意,正是这抺飘渺而神秘的浅浅笑意让他看起来如同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看着那飘逸绝尘的年轻男子,不知为何,明明给人的感觉像是很无害,但,却又不由自主的被他身上散发出一股尊贵而摄人的威压而震摄住,在他的面前,不敢有一丝的放肆与张狂。

    “该死的!该死的死猫!我的脚,嘶!好痛!”

    那地上的女子因龙喵从她身上下来而从地上翻坐了起来,只是,似乎是刚才倒地时扭伤了脚,竟是痛得她直想流眼泪,尤其是在看到那只肥肥的猫正仰着头,一副骄傲战胜了的模样慢慢的跺着步子走向那酒楼的大门,更是让她气得直想剥了这只肥猫的皮!

    “该死的!给本小姐捉住那只肥猫!我要将它活活放干了血,我要剁了它的爪……”她那狠毒的话在抬头看到那抺倚在酒楼门边的那名俊美如谪仙的白衣男子后骤然而止,满眼只剩下那抺白色的身影……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