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76 强者之战!

    唐心露出一抺笑容,看了他一眼,道:“前辈,你不问问这件战衣的特性是什么吗?”

    那强者看了她一眼,缓了缓气息,沉声问:“是什么?”谅他一个小小修士也不敢在他的面前耍花样,既然这件炼器是他炼制出来的,那他问问这件炼器的特性了解一下也是好的。

    “这是件变异形的炼器,可根本穿它的人而变幻出各种形态,就比如,拥有它的人是男的,那它就可以变成男装的战衣,如果拥有它的人是女的,自然也可以变为女装的战衣,而且,这件战衣具有很强的防御性,同时也能帮助主人提升百分之十的战斗力,刀剑也无法伤到穿了这一身战衣的人,而且就算对方的实力很强,这件战衣的防御力也能护住心脉,能够承受得住仙者品阶的强者五十次的能量攻击,也能承受住仙圣三十次的攻击,仙尊十次的攻击。”

    听完唐心的话,那三名飞仙界是强者更是眼中发光,尤其是那前面的那一名飞仙品阶的强者,脸上神色更是流露出了一股势在必得的光芒,盯着唐心手中的那件银雪战衣更是充满了狂热,能抵挡住仙者品阶修士的五十次攻击,仙圣级别修士的三十次攻击,仙尊的十次,这样厉害的炼器,那品阶绝对会是神品之上,炼器师对自己所炼制出来的炼器最是清楚,哪怕是还没评出品阶,但这防御能力也绝对清楚非常,他能这样说出来,那准是不会错了!

    他努力的让自己的神色看起来平静一点,缓了缓脸色,以着一副施恩的口气道:“嗯,本尊知道了,你提供了这么一件炼器给本尊,虽然还没评定这件炼器的品阶与特性是否与你所说一般,但本尊身为前辈,也不会白要你的东西,这样吧!本尊这里有一件仙品炼器,就送给你吧!作为与你交换之物。”说着,手一动,从空间中拿出了一件仙品炼器出来。、

    对于一个实力到了飞仙品阶的强者而言,仙品炼器对他们来说也起不到什么大的作用,而且他们若是想要也并不难得到,但是,再往上的品阶的炼器就难说了,尤其是,一件到了神器级别以上的炼器更是极为难得,少则炼器个三五年,多则十几二十年都有,像这样的一件炼器,能引得天地为之变色,绝对会是在神品级别以上,只是,让他疑惑的是,这一个小小修士怎么能炼器出这样的宝贝来?他又是怎么做到的?

    唐心笑了笑,欣喜的看着他手中的那件仙品炼器,下一刻笑意敛起,眉头却是微拧,摇了摇头,道:“前辈,莫不是您觉得我年纪小好坑骗?虽然我这一件炼器还没评定品阶,但也绝对不是一般的东西,否则,前辈也不会特意而来了,既然前辈想要,晚上献上也没有什么不可,不过,前辈既然说要拿出东西来与我交换,那自然就得拿出相等级别的了,要不然,岂不显得前辈故意坑骗晚辈?这样一来,定会让前辈在后面那两位前辈的心下留下不好的影响,所以,前辈的这一件炼器,只怕是……”她看了他一眼,见他脸色微涨红,像是有气不能发的样子,便也识趣的没有再说下去。

    “你!”

    他脸色微涨红,怒视了唐心一眼,回头扫了身后的两人一眼,见两人别开了眼低下了头,便哼了一声,再度看向唐心,眯起了眼,这小修士左一声前辈右一声前辈的叫着,此时又说出这样的话来,他若此时再强行夺取,只怕是显得有些不地道了,而且也会在他的两个道友的面前失了风范,虽然说这两人是对他唯命是从,但,强者威仪与气度都不容折损,他身为飞仙品阶的强者,就更不希望被冠上豪取强夺之名了,当下,深吸了一口气,压下心中的怒火:“那好,本尊就再拿出两样东西与你交换!”

    声音的落下,就见他再度的从空间中取出了两件东西,递上前给唐心,一边道:“这一件是收妖玉葫,只要打开玉葫芦的盖子任何妖物都可以收得进去,而这一件则是七彩玲珑铃,是一件可攻可守的宝贝,也一并给你了。”

    唐心看着那几件宝贝,眼中划过一丝光芒,那个叫收妖玉葫的东西只是小小的一个玉葫芦模样,玉身是碧绿色的,流光溢彩好不精致,那葫芦身上有着一条黄色带子系住,是一件可以充当腰饰的宝贝,尤其他说是可以收妖的,这让她更感兴趣了,她知道在天地之间,有一个妖界的存在,如果将来碰到了,那这件宝贝说不定还能帮上什么忙。

    而另外的那一个七彩玲珑铃,她看到这件宝贝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把她送给天音,这个手链一样的宝贝,却是用着颜色最为鲜艳美丽的炼器材料炼制出来的,链子精致小巧不说,更是有着一股灵气弥漫着,她相信,如果是天音看到了这个链子一定也会很喜欢的。

    而那第三件,也就是他最先拿出来的那一件炼器,则是一把扇子,看起来平平无其,但却是仙品炼器,相信用处也是不少的,不过她一般不用扇子,倒是将来可以送人,看着这三件炼器,她已经将它们列为她的所有物,脸上也露出了一抺笑容,而这抺笑意看在那名强者的眼中却又成了另一个意思。

    他看起来满意了。

    那名强者这才缓了缓神色,也许这三件宝贝都是不俗之物,不过搁在他这里着实也没什么用处,若是用这三件东西换来那件银雪战衣,那倒是一个不错的交易,只是,很快的他就有些傻眼了,就在手中的三件东西被唐心收起放进空间后,却见他自顾自的在那里穿起了那件战衣,这一幕让他有些没反应过来,微愕的问出口。

    “你在做什么?”

    “如前辈所见,我在穿我刚炼制出来的银雪战衣啊!”唐心冲他一笑,道:“谢谢前辈的三件宝贝了,我很喜欢。”

    那尊者一阵愕然:“你收了我的三件宝贝,这战衣就是我的了,你还穿着做什么?快脱下来!”声音一落,却见他竟然划破自己的手指将鲜血滴落那件战衣中,鲜血认主,一切快得让人反应不过来。

    “你!你好大的胆子!”

    错愕过后便是震怒,这小小修士竟然敢在他的面前把那件应该已经属于他的战衣滴血认主,这就是一种赤果果的挑衅!

    但他却不得不说,那件战衣一经滴血认主之后,自动的束身,按照那小修士的身形而变幻成一件大小正好适合他的战衣,几乎是从头到脚都像换了一个人似的,银雪战衣一经着身,那小小的修士竟然就像瞬间变成了一个斗志昂扬的战士似的,那一身的风华与气势瞬间就展现了出来,竟是那样的耀眼,那样的令人惊叹叫绝!

    小修士的容颜本就出色,前一刻白衣着身就已经展现出了他一身的不凡风采,如今穿上战衣,刹那间眉宇间更是散发出一股自信与摄人的气势,修长的身形,笔直的身姿,俊美如谪仙一般的容颜,出众而摄人的气质,英姿飒爽,战意凛冽,几乎所有可以用来赞美的词语都出现在他的身上,可却又有种感觉,就是,那些文字,那些赞美,都无法来描绘他这个人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耀眼的光芒……

    这一刻,他的心在震怒的同时,也是震惊的,他,到底是什么人?真的只是一个小小的,默默无名的炼器师吗?

    在他身后的那两名化神期的强者同样也掩不住内心的震惊,怔怔的失了神一般的看着那个英姿飒爽的俊美少年,他的年纪并不大,但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却是那样的磅礴,甚至,这种气势竟然压过了他们三人中的任何一人,这才是最让他们震惊之处,不由的,收起了先前的轻蔑之意,目光带着沉思的打量着他,心中隐隐的有一个念头在冒起,也许,此人绝不平凡!

    当身上的战衣与她合成一件,当她能感应到这件战衣所散发出来的那股气焰与灵力,她唇角轻扬,微微的一笑,这一笑与先前的并不相同,这一笑,笑得是自信,笑得是冷傲,甚至,那眸光中所折射而出的那股光芒是那样的清冷而摄人,那眼中所弥漫而出的威压与气势,深深的公那三人心中猛然一震!

    他、他竟然如同变了一个人一般!

    先前所露出的懵懂与无知与现在的自信与冷傲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让他们心头猛的一震的同时,也有一种盛怒在心中窜起,他竟然在耍他们!一个小小的修士,竟然敢将他们玩弄在鼓掌之中,真是好大的胆子!

    “好你个小修士,你真是好大的胆子!”

    强大的威压夹带着摄人的气息朝唐心袭去,这一次,唐心却是直视着对方,同时提起身上的灵力气息抵挡了他所袭向她的那股飞仙期强者的威压,只看到,随着她身上灵力的涌动,她的墨发轻扬而起,面容清冷,面对三名强者却是不露出一丝惧意,甚至,那唇角还带着似有似无的笑意。

    眼肉可见的能量气息在空气中相互碰撞着,那样的强大,那样的骇人,风吹树摇,风沙卷起林中的落叶飞荡在空气之中产,树叶摇动而发出的沙沙声不时传来,站在那名强者后面的两名化神期的强者看到了这一幕同时都是一惊,相视了一眼,惊诧错愕的目光都落在那抺白色的身影之上。

    他们没想到,这个小小的修士竟然有这样的能耐!

    唐心一边以能量与那名强者的相对持,一边从空间手镯中取出了丹药服下,那是迅速恢复灵力的丹药,最后一直在炼器,也没什么时间来炼制这些丹药,因此,她倒也是用得少,不过此时,却是不得不用的,与这几人少不了要一战,既然要战,灵力自是必不可少的,若是没有充足的灵力支撑着体力,又将如何能打赢他们呢?

    “前辈,晚辈怎么就大胆了?前辈将那几样宝贝送给晚辈,晚辈可是有道谢的。”她笑得很无害,但笑意却是不达眼底,这人就是以着他的强大实力欺凌于她,只是,他挑错了人了,她唐心又岂是任人欺压掠夺之人?她的东西,从来只有她送人,绝对不可能由着别人为抢!

    强者为尊的世界,她虽不想每次都以战斗见血的方式来结束,但,却不得不承认,在这个世界里,这是最直接,也是最有效的办法。

    “本尊何时说送给你!本尊是与你交换!”那强者大怒,明明说好了交换,到了他这里却说是他送给他的了,如此说来,倒成了他的不是了?

    “啊?有吗?晚辈记忆不太好,很多说过的话一转眼就忘了,不过晚辈就记得,前辈先前最后的一句,说是这几件横河一全给我了,难道前辈还想要讨回去?这、不太好吧?”她一派无辜的说着,眼神少了那份冷冽,清澈见底。

    “你!好个可恶的小子!本尊今日就要让你知道,本尊是戏弄不得的!”他盛怒的大喝一声,身上的灵力涌动,威压也再度的弥漫在空气之中,显得那样的浓郁,那样的骇人,那样的低沉,隐隐的让人有种喘不过气的感觉。

    “前辈是打算三人打晚辈一个?”

    “哼!对付你一人,本尊一人以足矣!”胸口处的怒意让他冲动得没去思考,当即就不屑的冷哼一声,只是,话说出口却又觉得不妥,目光一眯眼中划过一抺深思的落在那抺英姿飒爽的白色身影之上,总觉得,此人有些深不可测的神秘感觉,如今他所释放而出的威压那样的强大,他竟然也能面不改色的与他在对话,足可见,实力定然也不弱,再加上他身上的那件战衣,听怕……

    “前辈怕了?担心一个人打不晚辈?”

    就在他心中犹豫之时,就听那带着几分笑意的声音不紧不慢的传来,那话中的语气听在他的耳中是那样的可恶,让他顿时就回道:“好个狂妄小子!本尊成名之时你还不知在哪里呢!竟然说本尊打不过你一人?今日如果本尊真的输了,那三件宝贝就送与你,本尊也不再与你计较今日之事!”

    “哦?是吗?”唐心眸光微转,眼中划过点点流光,微勾的唇角总让人觉得那抺笑意透着几分诡异与捉摸不清的意味,只听她的声音停顿了一下,便说出了那气死人不偿命的话来:“如果前辈真的输了,那本件宝贝前辈也要不回去,更何况,到时还得看晚辈是否心情好愿意放前辈一条生路,可不是前辈与不与晚辈计较的事情了。”

    “你!”

    听了这话,他一阵语塞,却不得不说他说的是事实,自古以来强者为尊,而两过交手胜者为尊,输的人也许到时连命都不一定能留下,又有什么资格说什么与不与之计较?只不过,他不认为他堂堂飞仙期的强者会输给一个小小的修士!

    那后面的两人听了他们的话不由的再次相视了一眼,莫名的,觉得要赢得了那个穿着战衣的少年不是一件易事,毕竟他先前就说了,那件战衣连仙者甚至以上的品阶强者的攻击都能抵挡得住,又怎么可能会挡不住这飞仙期强者的攻击呢?只怕,今日这一回,他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了。

    “本尊就来会一会你,看看你到底有多厉害!”那名飞仙期的强者手中凝聚一股能量气息,只感觉周围的风属性气息随着他提气的涌动而猛的朝他的身边而去,他的手掌心也如同凝聚了一个风属性能量球一般,在他的掌心中转动着,发着呼呼的骇人气流声。

    “原来前辈是风属性的强者啊!”她的声音带着笑意与悠哉,仿佛并不将他放在眼里似的,其实,也不怪她的心情放松,并不将这次的战斗当成一次生死战斗,只因,她身穿银雪战衣,就是硬生生的接了他的攻击也不会有什么事,更何况,她又不是傻子,站着不动让他来打她。

    “晚辈最近在学剑法,看在前辈送了晚辈三件宝贝的份上,这样好了,如果三招之内晚辈不能将前辈打败,那晚辈就将三件宝贝送还给前辈好了。”她的脸上带着笑意,神情很是真挚,却是听得那强者脸色涨红。

    “好个狂妄的小子!受死吧!”

    盛怒的声音一落下,就见那强者猛的提气而上,手中凝聚着的那一股气流猛的朝她袭去,那气势之猛,威力之强,大有致唐心于死地的念头,看到了他一出手就是这样的狠绝,那两名站在一旁没有动的强者不由的微提了提心,只感觉心中充满了紧张之意,不知道这一场战斗到最后会是谁胜谁负?

    要知道,那人的实力也是不低的,在飞仙界有着一席之位的强者,试问实力又能低到哪里去?更何况是与一名小小修士交手,就算这名修士看起来真的也不简单,但怎么也不可能会输的吧?

    看着那道气流夹带着杀气的朝她而来,唐心清眸半眯,手中的利剑一挥,她最出色最能瞬间致人于死地的也许就是这套飞花凌云剑法了吧!虽然现在只练到了第三招,但是,她相信这三招就已经足以打败他了,而且,以一对一的方式很是公平,再加上她身上的这件战衣可以提升她百分之十的战斗力,在战斗的这一方面来说,就已经有着绝对的压倒性了。

    她站着不动,但手中的利剑却是转动了起来,只见长剑挥起,剑气一凝聚,数影剑影渐变渐多,而周边的凌厉气流声以及剑罡之气的声音也跟着散发而出,周围的气流在涌动,地上的落叶被卷起飞散在空气之中,她半眯着眼看着那股致命的气流朝她而来,不急不闪,只是,就是那股气流到了她面前二米之外的地方后,下一瞬间,她手中那夹带着凌厉剑罡之气的气流却是顺着利剑从上而下的劈落而飞袭而出。

    “咻!”

    “砰砰……”

    一剑劈落,那是剑罡之气与风属性气流的较量,唐心的剑罡之气夹带着凌厉的风劲,一举劈下直接就将对方那蕴含着杀机的气流给劈成了两半从左右两边飞袭而出,重重的撞击在两棵树上将两棵树击倒,而她这边的危机也解除,这快各如同眨眼般的一幕,只是在那一瞬间就完成,几乎没有让人反应过来的余地,更让那名强者怎么也想不到,他那样强大的攻击竟然被她那样轻易的就化解了。

    而他,那一瞬间也怔住了,有些不敢相信,就那样震惊的看着那前面不远处的那一抺身影,他,竟有这么大的本事……

    “小心!”

    正当他失神之时,身后不远处不约而同的传来一声惊呼声,那两名站在看着的修士只见那前面身穿白色战衣有如天神一般的俊美男子下一刻手中长剑一转,白色身影飞掠而出,剑尖直指那名强者,而他却像失了神般的怔怔看着,竟也没有反应,让他们两人都不由的心头一跳。

    “咻!”

    凌厉剑气之声在半空之中划过,如同破空之音那般的剌耳,又是快如闪电变幻诡异,当那飞仙期的强者因后面两人的提醒而回过神时,锋利的剑尖已经就来到他的心脏之处,紧急之间,他也只能来得及侧身的一避,却又因对方诡异的剑法而仍被剌中了肩膀,只听着那利剑剌入皮肉的声音是那样的清晰。

    “嗖!嘶!”

    利剑剌入肩膀,剧痛袭来,他不由的倒抽了一口冷气,心中又是震惊又是愕然,只因,利剑剌入肩膀的下一刻又被拔出,只看到前面白色的身影如鬼魅一般的掠过,下一刻,泛着冰凉气息的利剑剑刃就已经架在了他的脖子之处,那把冰冷的利剑,只要轻轻的一划,就能结束他的性命。

    短短的时间,竟然,就分出了实力的高低!

    ------题外话------

    推荐一下时秋醉的新文,现代异能的,喜欢现代异能的妞们可以去瞧瞧哟。

    文名:蛇蝎毒女:复仇千金

    http://。/info/5225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