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74 来头很大!

    唐心目光一眯,唤道:“龙喵,进空间里去。”声音一落,手一动,只见龙喵化做一道光芒咻的一声进入了她的空间,也就在这时,那天空中第一道天雷劈了下来,轰隆的一声巨响,正中真龙鼎。

    “轰隆!”

    “咦?下面竟然有人在那地方炼丹?我们去看看。”一名女修士朝下方看了一眼,对身边的几名男修说着。

    “找兽神要紧,不可耽搁了。”一名年长的男子沉声说着,瞥了那底下的白色身影一眼,只见那白色身影的后面不远处,竟然还趴着一头神兽。

    “这个炼丹师不简单,竟然还有一只神兽跟随,师兄,我们下去看看他在炼制什么丹药吧!就是在飞仙界上好的丹药也是极其对寻的,这炼丹师的一炉丹药能引来天雷,想必品阶也不会低,正好看看我们用不用得着。”另一名男子说着,也不待那人开口,朝女修示意了一下,便往底下这掠去。

    年长的男子微不可察的皱起了眉头,生怕他们闹事,也只好跟着往下面而去。

    “轰隆!轰隆!”

    另外两道的天雷紧接着劈下,依旧正中真龙鼎,掌控着火候的唐心一见时间成熟,当即迅速收起火焰让真龙鼎慢慢的落于地面,三道天雷淬炼成功,这一炉丹药总算是可以收起了。

    她心下微喜,收起一身气息上前,就见那几道身影朝她这边而来,不由的挑起了眉头瞥了那些人一眼,四名男修一名女修,实力皆在金丹巅峰和元婴修为之中,能有这样的修为,看来不是修仙界的人,应该是飞人界的人才对,只是,飞仙界的人怎么到这来了?

    “哎,好年轻的炼丹师,长得真是不错。”先一步下来的男子打量着一袭白衣墨发高束的唐心,很是诧异,竟然是这么年轻的炼丹师,他本来还以为炼制的丹药能引来天雷的必定已经是上了年纪的了,却不曾想,竟是这样的年轻,而且,还长得这样的好看。

    唐心瞥了他们一眼,不紧不慢的道:“年轻?本尊的年纪说出来吓死你。”她走过去收起那里面的丹药,见成色全属上品,不由满意的一笑,手一挥,收起了真龙鼎。

    而那几人听到了唐心的话,不禁沉思了一会,虽然面前少年年纪看起来来大,但听他的话,却似乎不是那么一回事,莫非,他是用了什么驻颜丹?毕竟对于炼丹师来说,要保住他们自己的容貌并不是一件难事,如果说是一名上了岁数的老前辈炼制出丹药引来天雷,这倒也是有可能的,当下,几人相视了一眼,刚才说话的男子笑了笑,上前行了一礼:“前辈,我们想跟你打听一件事。”

    “何事?”她漫不经心的问着,对于他们的尊称倒是理所当然的受了。

    “不知前辈有没看见过一只、呃,一只……”男子迟疑了一下,回头看了一下他们的师兄,兽神在他们那里可是很受敬仰的,不过,现在他要怎么描述兽神的模样?一砣?一只?还是肉团?还是长相奇怪的猫?

    那年长的男子走了上来,拱手一礼,道:“前辈,我们想问,不知前辈有没见过一只体形圆滚的白猫?”说着,眸光直视着前面的人,注意着他的神色。

    “白猫?”唐心想了想,摇了摇头:“这里荒郊野外的怎么会有白猫?没有见过。”说着,转身看向自己的白纹虎王,道:“过来,我们走吧!”

    白纹虎王从地上站了起来,睨了那几人一眼,走到了唐心的身边,心下则暗忖着,看来是找那只肥龙喵的,不过,主人喜欢的东西怎么可能交出来给他们?想从主人手里抢东西,那就跟在虎口抢食一般,指不定来了,还得倒赔。

    几人中,那名女修看到唐心举止散发着潇洒与自在的气息,俊美如谪仙般的容颜带着一抺似有似无的笑意,清眸透着一股魅惑的光芒,虽然听他的话知道他也许是一名上了年过百岁的前辈,但是面对如此俊美潇洒的人物,一颗芳心却仍不自由主的怦然跳动着,在修仙的世界里,百岁的前辈其实并不多大,毕竟,他们拥有着几百岁甚至几千岁甚至无止尽的寿无,这百岁就相当于普通人的正值壮年的时期。

    当下,顾不得矜持她迈步上前唤住了他:“前辈请等等。”

    几名男子对于她的举止有些不明,不约而同的看了她一眼。只见她面露娇羞之色,红霞飞上脸颊,一双秋眸隐隐带着情意,分明就是一副春心大动的模样,看得那先前开口的那名男子脸色沉,就连看向唐心的目光也充满了敌意。

    “何事?”

    坐在白纹虎王背上的唐心看起来好不威风,再加上她白衣俊颜,绝对是见一个迷倒一个的倾城美男子,看着她那张犹如谪仙般的俊颜,哪里还有人会去注意他到底是否有上百岁?

    “前辈,小女姓柯单字秋,我们师兄妹几个见前辈炼丹之术高超,想必有不少珍贵丹药,不知前辈可否卖一些给我们呢?”其实她是想问他姓甚名谁?家住何处?是否成亲?只是这话又怎么能当面直问呢?而且还有这么多人在,倒叫她不好意思开口,只能先问问,他的丹药,可卖?

    “不卖。”

    见他想也不想的便拒绝了,连一旁的四名男子也不由微怔,刚才那名对唐心带着些许敌意的男子上前道:“不卖就不卖,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几颗破丹药吗?师妹,我们走,还要去找兽神呢!别把时间浪费在这不相干的人身上。”说着就要拉着她离开。

    “四师兄你干嘛呢?”女子不明所以,只知道他突然间火气怎么就冲起来了?

    唐心睨了他们一眼,勾唇一笑,倒也不与他们多做计较,散懒的坐在白纹虎王的背上,拍了拍它的头:“走吧!”

    看着他一人一兽丝毫不将他们几人放在眼里的离开了,那名年长的男子目光微闪了一下,对那还在拉扯的两人道:“这人不简单,你们不要惹事,还是正色要紧。”

    兽神,他们那里的供奉着的一只极有灵性的猫,传闻龙喵是变异种类的兽,似猫非猫,又因尊贵而称之为龙喵,只是,不久前他们族中的另一伙势力却暗下杀手,在夺取龙喵不成的情况下竟想杀了他们族中的兽神龙喵,所幸的是龙喵逃走了,却也遗失了,如今更是不知身在何处。

    听了他们师兄的话,几人这才沉思着:一个面对着他们几个金丹巅峰修士,甚至是元婴修士都能做到神色不变的炼丹师,他又怎么可能会简单?

    那名叫柯秋的女修看了看那远去的身影,不由的心下黯然,也许这一擦身而过,错过的便是一生吧!

    唐心怎么也没想到,她什么也没做就让一名女子为她丢了心,失了魂。不过听着刚才那几人的话,她倒是可以猜出,她空间里面的那只肥喵绝对跟他们有关系,不过,那又怎么样?现在肥喵可是她的契约兽了,谁敢来抢?

    下了山,走在小道上,她这才将那砣肥肥软软的懒猫给提了出来,伸手截了截它的肚皮:“来头不小?挺会惹麻烦的啊!”瞧着那只肥喵四脚朝天露出肚皮任她截也不动一下,她眼中不禁划过一丝笑意:“怎么?这会装死了?”

    “主人,别截了,会疼的。”龙喵睁开了眼睛伸着猫爪子抱住了她的手,幽绿色的眼睛盯着她看,说:“主人,喵喵不想回去了,主人就不要赶喵喵走吧!喵喵要跟着主人到处玩。”它要是再回去,一定又会被那些人供在那里吃好的睡好的,这一身的肉肉指不定还会再长,而且回去了看不到外面的世界,它可不想回去。

    “哦?不想回去?”她挑着眉看着它,等着它接下来的话。

    看到她的样子,某喵大人无奈的一叹:“好吧!喵喵老实交待总行了吧?”摊上这么个主人,真不知是好事还中坏事。

    “说吧!我听着呢!”

    “喵喵以前被关在一个地方,整天有很好多吃的,而且那些人一直很尊敬喵喵,称喵喵为喵大人,还说喵喵是兽神,因为吃得太好,又没动,喵喵不知不觉的就长成肉团了。”说着,它的猫爪子还掐了自己身上的肉肉几把,一副十分郁闷的样子。

    “直到有一天,不知因为什么事族里的两方人打了起来,想抢了喵喵去他们那里,抢不到就要杀了喵喵,喵喵太胖了跑不快就被捉了,那坏人捉着喵喵到了这里,一个坏人还拿剑剌伤喵喵的后腿,不过后来喵喵就那么的奋力一跳,逃跑了,就遇到喵喵最亲爱的主人了。”说着,它讨好的蹭了蹭她的手。

    听完了它的话,唐心嘴角一抽,是她理解能力差还是它的表达能力有限?只知道这肥喵的原本是一个什么族里供奉的兽神,然后估计就是族里的势力对立,而这起因似乎还是因为这只肥喵,只是,这只肥喵到底有什么奇特之物?能让两方人马争着想要它?她怎么就没看出来?

    怪异的瞥了那讨好的在蹭着她的手背的肥喵一眼,伸手顺了顺它那蓬松的雪白皮毛,道:“我不管你以前是什么身份来历,总之呢!现在你就只是我的一只宠物猫,我要睡觉时,你要提供软软的肚皮给我当枕头,天气凉时,你就充当暖炉,最重要的是要听话,不能惹事,知道不?”她又截了截它的肚子,这只肥喵真的是肥喵,全身尽是肉,摸不到骨头的,也难怪,被人供奉养着,吃好的睡好的,不肥死它就算好了。

    “好,喵喵知道了,喵喵最爱主人了。”它兴奋的点了点头,往她的怀里扑了去。

    天蓬岭的炼器比试,距离现在还有好一段时间,她倒是可以不用急,不过,这天蓬岭上却不在她常走动的这一带。虽然说她将四方尊者收服为己用,让修仙界各大家族和势力都归顺于她,但是,她知道这只是修仙界的一部分而已,修仙界的地域无边之大,除了一些退隐的门派和势力之外,还有不少的地方是他们所不曾到达的。

    如果要说,那她现在收服的这个地域,应该只能算是修仙界的二分之一,沿海的另一边,也有着一个地域的存在,只是因为隔着大海,一般来说都极少人会往来,当然,生意上的往来还是有的,而她所要去的天蓬岭就在那海的另一边。

    她让青鸾将丹药送了回去,让他们给莫子漓服用,吃了那丹药应该也就会醒过来了,所以他,她可以放下心了,毕竟有他们照顾着,是不会出什么事的,而她也发了话,让他们到时处理完这边的事情后就去飞仙界,各自分散去才不会引人注目,到时,他们就在飞仙界重逄了。

    万里睛空,那蔚蓝的天空中飘浮着朵朵白云,小道幽幽,芳草凄凄,偶尔有着几声虫鸣声传入耳中,白纹虎王的背上坐着唐心和那只睡着了的肥喵,肥喵的肚皮上趴着药灵,这本该是一处清幽雅静的美景,却因空气中弥漫着的那一丝淡淡的血腥味给破坏了。

    “大好的天,竟然有人在舞刀弄剑?”她轻声呢喃着,眉头轻轻挑起,寻着那刀剑相碰的声音扫去,发现就在前面不远处,两帮人正在斗个你死我活好不激烈。

    “啧啧,太血腥了,虎王,我们还是不要过去的好,就在这里等着吧!等他们打完了,我们再过去。”漫不经心的声音传出,当即让那两伙人不约而同的朝她看了一眼,当看到那只肥肥的,十分显眼的龙喵时,两方人同时一顿,诧异的唤出了声:“龙喵!”

    “谁?谁在叫本喵大人?”

    原本熟睡着的龙喵本能的出声,睁开那双幽绿色的猫眼一看,却是往唐心的怀里拱了拱。

    唐心原本就觉得那几个人有点眼熟,以她过目不忘的本事知道这几个人一定是见过的,却一时想不起在哪里见过,而当他们唤出龙喵时,这才想起,原来是那半个月前遇到的那几名修士,睨了怀里的龙喵一眼,散懒的声音中多了一抺的厉色:“躲什么躲?你若敢躲我就把你直接丢过去!”

    感觉到她话中的厉色,龙喵这才从她怀里出这来,怯生生的看了她一眼。

    “我在这里你还怕他们吃了你不成?站上前去,摆出威风的架势来。”她冷眼看着,示意着它站到白纹虎王的头上去。

    被逼无奈,龙喵只好慢慢的爬到白纹虎五的头顶,胖乎乎的身体如肉团般的定坐在那里,挺起了肚皮,抬起了头,双手叉着腰瞪起了一双幽绿色的眼睛。

    “嘻嘻……好玩,真好玩。”药灵拍着翅膀飞上飞下的在龙喵的周围转了转,又停落在它的头顶上,也学着它的样子盯着前面的那些人。

    看到它这样,唐心这才满意的勾起了唇角,清眸瞥向了前面的那些人,而此时,那两伙人也停了下来,正盯着前面的龙喵,而那名叫柯秋的女修看到她又是眼睛一亮,惊喜的喊着:“前辈,我们又见面了,前辈,那只兽神是我们的,前辈是在哪里找到的?前辈是送回来给我们吗?”

    唐心挑起了眉头,睨了她一眼,道:“肥喵,你跟他们说,你是谁的?”送回来给他们?她像那么好的人吗?

    “喵喵是主人的。”龙喵中气十足的一喊,它的声音一出,顿时让那那两伙人不由的都惊了,兽神竟然认了主?这、这哪还得了?他们找它回去就是为了怕它认了外面的人为主,没想到,它竟然真的认了那人为主了?这可让他们回去怎么交待?

    “哼!认了主的兽神于我们就没用了,不过,可以选择将那个人给杀了!这样一来,神兽就可以再度认主了!”另一伙的阴测测的说着,目光紧盯着唐心,手中的剑一剑,就要动手的样子。

    “没用了,本喵大人用的是本命契约,主人死了本喵大人也死了。”只是,它若死了,它主人却是没事的,怎么想着都觉得太不划算了。

    它的话,再次的让那些人一惊,本命契约?竟然是本命契约?

    “该死!我们回去禀报主子再作决定,走!”那一伙人沉声一喝,提气而起转身就走,见他们走了,那柯秋几人也没再追,而是将目光落在唐心和龙喵的身上。

    “前辈,它怎么会跟您就在一起的?”年长的男子沉思的目光落在唐心的身上,那一日遇见了,他还说没见过,怎么今天却带着龙喵一起了?还认了主,立了本命契约?

    “它倒在路上,奄奄一息只剩下一口气,是本尊救活的,然后它感激本尊给了它第二次的生命,激动过头了,就说要认本尊为主,所以,现在它不再是你们的兽神,只是本尊身边一只会说人话的宠物猫。”

    听着她的话,龙喵嘴角微抽了一下,越发的相信,这主人绝对的是一肚子坏水,而且有着气死猫的本事,什么叫它激动过头了?它分明就是英明神武智慧非凡,知道跟着她安全,所以才赖上她的,哪知,这一赖却被她给拐了,从威武尊贵的喵大到为成了她身边一只会说人话的宠物猫?

    偷偷的瞥了身后的主人一眼,见她脸不红气不喘的样子,不由的心下暗叹,主人就是主人啊!不是它一只猫斗得过的,跟了这么个主人,它也认了。

    而那年长的男修听了唐心的话却是眉头微拧,他的意思是,这只神兽龙喵已经是属于他的了,他们若敢跟他抢,只怕……

    朝那龙喵看去,见它已经一副臣服的模样,不由的目光一闪,如果族长知道兽神认了外面的人为主,那将会如何?这样的结果是他们一直没想到的,毕竟在族中时有很多出色的修仙者让龙喵挑一个认为主它都不愿意,现在竟然认了一个修仙界的人为主,这……

    “前辈,这兽神是我族……”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见他一人一兽一猫还有那只奇怪的小东西一起往前走去,压根没将他们几人放在眼里。

    “虎王,我们走,别在这里浪费时间。”她不紧不慢的说着,半眯起了眼眸,也不看他们一眼,而那稳如泰山坐在虎头上面的龙喵则骄傲如孔雀一般的抬了抬下巴,挺了挺肚皮,带着一丝挑衅的神色从他们的身边经过。

    它是想着,天大的事情有主人顶着,因此,不用怕他们了,是主人叫它摆出威风八面的气势来的,这威风八面的气势是它在那族中最常摆出的,随便一摆,那股气势自然就出来了。

    只是,它却不知,就它那一身的肥肉,一砣的肉团怎么摆都摆不出气势来,他们惧的更不是它,而是它后面那个看起来无害却又显得神秘莫测的白衣男子。

    看着他们从身边经过,另外的三人围了上来,问:“师兄,现在怎么办?就这样让他们走了吗?兽神认了外面的人为主,这事族长要是知道了,岂不是得翻了天?”

    “师兄,要不,我们把那位前辈请去我们族里吧!要是、要是他娶了我们族里的姑娘,那就算是我们族里的人了,兽神认了他为主的事情不也就解决了吗?”柯秋还念念不忘那抺白色的身影,今日再见到他,更觉得是上天有意让他们在一起,要不然怎么会又遇到他了呢?还让他与他们的族有了那样的关联。

    “不行!那个男子我看着就不顺眼。”另一名男子走上前说着,憋了一肚子的气看了柯秋一眼。

    柯秋一听,当即瞪了他一眼:道:“怎么不行了?我倒觉得这个主意很好,除了这个主意之外,难道你们还能想到别的办法?”

    那年长的男子沉默着,思考着他们的话,看着那抺渐渐远去的身影,他这才开口道:“我早就说过这个人不简单了,你们以为,他会跟我们回去吗?任我们摆布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