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73 龙喵大人

    明媚的阳光洒落大地,轻风拂过脸颊,空气中的气息是那样的清新,弯弯曲曲的小道看不到尽头,两头的杂草长的约有半人高,矮的也到了膝盖处,一头白纹虎五伏着背上的一名白衣少年慢悠悠的走着,如同散步一般,不紧不慢,不急不燥,虎背上的少年墨发高束,面容俊美如仙,一双清眸隐隐含着神秘的色彩,唇边噙着一抺似无似无的笑意,嘴里哼着不知名的歌儿,好不潇洒。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离开了飘渺仙门的唐心,她改成了男装打扮,独自一人便上了路,今天,已经是她离开飘渺仙门的第三天了,一路走来,停停留留,十分舒心自在。

    看不到尽头的小道上除了她之外没有见到别的影,也许是这条路比较偏僻没人行走,又或许是这时间还早没人从这经过,感受着说拂面的轻风,空气中的淡淡青草香,她的心情却很放松。

    真好,有种抛弃了一切俗世独自一人傲游天地的自在感觉,不用担心什么,不必去在意什么,也不急于赶时间去到下一个目的地,她想走就走,想停就停,看日出日落,赏云卷云舒,这样的日子真好,如果,有沐宸风在她的身边那就更好了。

    “主人,前面好像有只受了伤的野味。”眼尖的白纹虎王眯着虎眼看着那前面小路上微动着的不明物体,那东西看起来像是林子里负了伤逃出来的野味,想着有好几天没吃肉了,现在看到前面那野味,不由的步伐也加快了一些,来到那野味的前面,可当看到那只不知是何物的野味时,它却是嘴角微抽了一下,伸着虎爪动了动它。

    唐心顺势趴在白纹虎王的身上,清眸半眯往下一看,见那卷缩在地上的那一团,嗯,应该是叫一团,白色的一大肉团,只看到那蓬松的雪白毛发,没看到它的头,倒不是说它没头,只是它的头好像是被它的爪子和肥胖的身体给遮住了,那雪白的皮毛后腿部分染红了一大片,看起来伤得不轻,只是她盯了半响,打量了半响,也没看出这一肉团是什么来的。

    “虎王,你看出这肉团是什么了吗?”她也不急着翻下虎背,反倒是趴在白纹虎王的身上漫不经心的问着。

    白纹虎王用爪子推了推,虎眼里也闪过一丝迷惑,道:“看不出,不知是什么品种的野味,不过刚才明明还在动的,怎么这会就不动了?不会是死了吧?”哪知,它的话才落下,就听那原本奄奄一息不见头的肉团动了一下,伸出了头瞪起了眼,有力无力的冲着白纹虎王骂着:“你才死了,本喵大人怎么可能这么容易死!”

    白纹虎王被吓了一跳,本能的退后了一步,瞪着眼怪异的看着那只半撑着身子的不明物体,终于看到了它的脑袋了,那是圆圆的一个猫头,大大的一双幽绿色的眼睛,一对猫耳,几根猫须,还有那猫嘴,这玩意儿怎么看就像是一只猫,却又不像一般普通的猫,奇怪得很,尤其是那跟肉团一样圆滚滚的身体,肥成那样让它都很怀疑它到底是怎么走路的?不过此时,它的后腿部受队伤,鲜血还在流,它说着人话,气息也显得微弱,一只猫会说人话,还是一保没有被人契约的猫会说人话,这怎么看都显得怎么怪异。

    “波丝猫?”

    唐心挑起了眉头,感兴趣的看着那只圆滚滚的猫,长得像波丝猫,那猫脸一副十足的萌态,此时像是在防备警惕着她似的,一身猫毛都直竖了起来,有种炸毛的感觉,让她看了都不由的唇角轻扬。

    说它是波丝猫吧!可这波丝猫却是不会说人话的,尤其还是一只这么这圆滚的猫,那大尾巴毛蓬松松的像一把大伞,雪白的皮毛顺柔得很,几乎找不出一根杂毛,尤其是……这只猫的脖子上还戴着一颗奇怪的幽绿色石头。

    “什么波丝猫?人家是龙喵!龙喵大人。”圆滚滚的喵大人抗议着,警惕的盯着唐心半响,见她没想伤害自己,便也放松了警惕,本来它受了伤流了那么多血就没什么体力了,这会更是有种要晕死过去的感觉。

    “哦?龙喵啊?”唐心看着它在那死撑着,也不急着救它,反倒是不紧不慢的跟着它玩着:“不就是一只吃得太胖长得像肉团的猫吗?怎么就叫龙喵了?”看着那肉团又因她的话而炸毛,她眼中不由的划过一丝笑意,有趣。

    “放肆!你竟然敢这样跟本喵大人这样说话!可恶!”兴许是气极了,竟是一声无气无力的怒喝后就晕死了过去。

    唐心见状,这才翻身下了虎背,捉起了那只龙喵打量着,啧啧出声:“伤得不轻啊!不过还真的挺重的,这猫身肥成这样都成肉团了,我说虎王,这吃了也净是肥肉,没什么好吃的,你去林子里找找看有没野味吧!我给这肉团处理一下伤口。”

    “好。”白纹虎王应了一声,这只龙喵不惧它神兽的威压,看来也不是一般的野味,只是那奇怪的模样真是不常见,也不知是打哪里冒出来的。

    白纹虎王自己去找野味吃,而唐心侧把那只肥肥胖胖的猫给带到了一旁,然后给它处理伤口,见那剑口是剑伤所形成的,不由挑了挑眉,瞥了一眼那晕死过去的龙喵一眼,洒上了药包扎好后便利用水属性能量将它那染血的皮毛给清洗干净,抱在身上,那蓬松的雪白毛发和软软的身体真的是异常的舒服,让她都有点不想松手了。

    不知过了多久,放在树边的龙喵慢慢的动了一下,紧接着也缓缓的睁开了那双幽绿色的眼睛,一睁开猫眼,看到的就是那一张扩大在自己身边的俊美容颜,当下不由惊呼一声,锋利的猫爪一扬就要朝唐心的脸爪去。

    唐心一见清眸一闪,往后退了去,避开了它的猫爪子,同时伸手扣住,看着那锋利的猫爪子,露出了一抺诡异的笑意:“这爪子真锋利,看着真危险,你说,要是把这猫爪子给剪了,会不好好点呢?”

    “啊?不行不行,本喵大人怎么可以没有喵爪子!”

    “我救了你,你一醒来就要给我一爪子,难道我不应该剪了你的爪子?”她挑着眉看着那只猛的往后面退去的龙喵。为什么叫龙喵?她也不清楚,不过听这只龙喵自称大人,倒是觉得有几分的怪异。

    听到她的话,龙喵这才低头一看,果然见自己的伤已经被包扎好了,身体里的能量也渐渐的回来了,也不再像先前那样的有气无力了,当下很是欣喜,站了起来就那圆滚滚的身体就转了几个圈:“太好了太好了,本喵大人的伤好了。”

    唐心额头划过几条黑线,瞥了那货一眼,暗忖,这敢情这只龙喵脑袋是逗秀的?没看见还包扎着吗?突然间,脑海中像闪过什么似的,猛的朝那只龙喵看去,惊愕的发现这只龙喵竟然能用后腿站起来走路的,此时用后腿站起来转了几个圈也没见倒下,看着它那圆滚滚的肚皮一耸一耸的,她的嘴角再度的抽了抽。

    果然,这货就不是正常的。

    兴奋过后,龙喵睁着大眼睛盯着她,那幽绿色的光芒一闪一闪的,像是在打着什么主意似的,忽的露出一副讨好的模样,猫爪子搓了搓,立起来用那两条后腿慢慢的往唐心的身边蠕了过去,一副像娇羞的新媳妇似的,怯生生的唤道:“主人。”

    唐心眼皮微跳,直觉的认为这只龙喵绝对来历不简单,这会都成精了,刚才看她的目光还带着防备,现在却一副讨好,估计是想跟在她的身边让她保护它,连她也敢算计,胆子还真不小,只不过,她看起来像那么好糊弄的人吗?

    清眸划过一抺诡异的光芒,唇角勾起一抺笑意,道:“你不会认错了吧?怎么叫我主人呢?”

    “你不是救了本喵大人吗?那不叫你主人叫什么?”

    幽绿色的猫眼一盯着她,仰着那圆圆的猫头,看着它那肉团一样雪白的猫身,唐心有种想要掐上一把的念头,不过还是忍了下来,要是拐到了这么只会说话的小东西,以后想要怎么玩都行,又何必急于一时呢?

    唐心瞥了它一眼,没有开口,只是从空间中拿出了几枚灵果不紧不慢的吃着,那一旁的馋猫见了,只差没流出口水来,那雪白的一团又朝她蠕了过来,猫爪子伸到了她的面前想去拿她手中的果子,却不想被唐心自己吃光了。

    “喵喵也要。”它再度伸着爪子在她的面前晃了晃,唐心却不理会它。

    “主人,要走了吗?”白纹虎王迈着步伐回来,朝那团雪白看了一眼,便走到唐心的面前。

    “嗯,走吧!”唐心站了起来,弹了弹衣袍说着,也不看那只龙喵,直接就翻身上了白纹虎王的背。

    这时,龙喵一见她竟然要走了,当即后腿一蹬往前一跳,那一肉团就直接跳到了唐心的怀里,坐在白纹虎王的背上,丝毫不拿自己当外人:“走吧走吧!”

    白纹虎王眼皮一跳,半回头睨了一眼,没有动。而唐心则伸手一捏就将它甩了出去:“跟着我做什么?没找你要疗伤费就已经够好的了。”

    “喵……”

    龙喵被她掐着皮毛丢了出去,在半空中划过一个弧度,砰的一声重重的落在地面上,不过,就冲着它身上的那些肉肉,这一摔也没摔出什么问题来,至于伤口那就更不用说了,她的药止血极快,恢复的速度就没有药灵的鲜血快,却也不慢的。

    某只龙喵四肢大张趴倒在地面上,如同一张雪白的皮毛,若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那是一只猫。它从地上爬了起来,再接再厉的朝坐在虎背上的唐心扑去。

    “喵……”

    这回,唐心直接捉住了它吊了起来,让它悬空着双腿使劲的蹬着,她提着它那一身皮毛,睨了它一眼,问:“想跟着我?”看到那只龙喵拼命的点了点头,她诡异的一笑:“也行,不过要契约,成为我的契约兽,要不然不让你跟着。”

    听到这话,龙喵一怔,连蹬着后腿的动作也省下了,眨着一双幽绿色的猫眼盯着她,又像是在考虑着她的建议,好半响也没回应。

    “怎么样?不行?那就乖乖的去等死,你要是跟着我绝对是一个麻烦,我要收下你你就该感恩流涕了,竟然还在这里犹豫着。”唐心提着它的手微动,作势就要把它再丢出去,而这时,龙喵好像是下了决心似的,道:“好!契约就契约!”声音一落的同时,锋利的爪子划破了她的手,自行的舔了舔她的鲜血。

    奇异的事情发生了,就在它舔了唐心的鲜血后,契约竟然自动形成,就连唐心念动契约咒都不用便礼成,只感觉一股能量充斥在一人一龙喵的身体里,像是有什么东西束缚住了一般,光芒一闪,龙喵的头上多了一个金莲的印记,这枚印记又慢慢的隐了进去,消失不见。

    唐心嘴角一抽,这样的契约方式真的是太过诡异了,她能感觉得到那鲜血一被那只龙喵吃了,两人的身体里便有了一股束缚,她契约过那么多的灵兽,还是这只龙喵的契约方法最为简单直接。

    “主人,喵……”龙喵讨好的看着她,后腿再一蹬,想要到她怀里去。

    唐心满意的勾起了唇角,道:“嗯,现在就可以了,契约了就是我的伙伴了,走吧!乖乖的在这里坐着。”她把它提了放在前面,让它趴着虎王的背,于是,这样一人一虎一猫,又再度的上路了。

    她走的路,是小道,还是人烟较少的小道,主要是因为一方面还要寻药,只差一味药,起灵草,就可以让莫子漓醒过来了,有红绫那个妖女在那里照顾着他,她其实也希望他醒过来后可以开始自己新的生活,开始那属于他的感情。

    起灵草,一味比较少见的灵草,长在悬崖边上,花开三片,能修炼筋脉受损,起灵草的周边有着灵蛇守护着,嗜血毒蛇,一不小心就可能送命,再加上这起灵草较为少见,就连是炼丹师也不一定认识这味灵草,因此,在外面很少见到有拍卖。

    走走停停,大约半月之久,来到了一处悬崖处,唐心翻身下虎背,后面跟着的是肥肥的龙喵,正迈着两条小短腿跟着她走着,小东西挺着胸膛,昂着头,摇着蓬松的大尾巴,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再加上它那肉团一样的身体,让人见了很是讨喜。

    “主人,这地方会有吗?”白纹虎王跟在后面,看了看那周围,半个人影也没有。

    “我下去找找看。”她说着,唤出了飞剑就跃了上去,而这时,那跟在后面的肥喵也想跟着跳上来,她一瞪眼:“你哪着来干什么?乖乖在这里等着,别乱跑了。”

    “喵……主人,喵喵跟去保护你。”那龙喵蹲在地上讨好的看着她,其实它是想上去坐坐,试试御剑飞行的感觉。

    闻言,唐心睨了它一眼,毫不客气的道:“就你这样还保护我?你不要给我惹麻烦就好了,在这里等着,要不然让什么野兽拖了去我可不管。”她说着,提气而上,御剑朝那悬崖边而去。

    悬崖深不见底,又有云雾弥漫在其中,她要找的起灵草又只生长在这样的悬崖壁石缝间,再加上有灵蛇守护,稍一不小心不仅摘不到起灵草,还会丧命在这里。

    她在悬壁上找了找,从上方慢慢的往下移,来到了悬崖的半腰间,才在那石缝间看到了一株成熟期的起灵草,只是,在那起灵草的旁边,那石缝旁边一个小洞穴中隐隐有着一双阴狠的蛇眼在那里盯着她,起灵草对于某种灵蛇而言有着进阶的好处,也正是因为如此,那些灵蛇才会紧紧的守着,以防别人来摘取。

    “小丹。”她唤了一声,蓝色的光芒一闪,小丹缠上了她的手,出现在她的面前:“主人。”

    “那条蛇交给你对付。”

    “好。”它应了一声,突然间从唐心的手腕中窜了出去,蛇嘴一张亮出了森寒的毒牙就咬了上去,那条灵蛇见到身为蓝灵蛇的小丹时微缩了一下,只不过,下一刻却也窜了出来,朝蓝灵它咬去。

    两条都是毒灵蛇,只不过,蓝灵蛇的毒非同一般,一般的毒灵蛇根本不是它的对手,而此时,这条毒灵蛇明显的是不想放弃自己守护了那么久的进阶灵草,因此才扑上去赌一把,只可惜,碰上了唐心那条毒灵蛇也只有自认倒霉的份了。

    “咝咝!”

    “咝!”

    趁着两条蛇在厮咬时,唐心上前用匕首把那株起灵草从石缝中挖了出来,她要用到的只是三片花瓣,而这起灵草的摘了花瓣还可以种植在她的空间药田里,以后要用到时就不用特意来找了,小心翼翼的将那想当年起灵草移植进空间药田,她朝两条蛇看去,见身为蓝灵蛇的小丹稳占上风,三两下的就将那条毒灵蛇咬死,吃下了它的内丹。

    “走。”她手一伸,蓝灵蛇顺势进入她的空间中,提气御剑而行,便往上方而去,来到上面,却不见了龙喵和白纹虎王的身影,她微怔,朝周围看了一眼,见不远处的树后有什么在动着,便唤了一声:“虎王?”

    “主人。”白纹虎王趴在草丛中,看到她,当即唤了一声,而那只圆滚滚的龙喵则趴在它的头顶上,此时正紧张兮兮的朝周围看了看。

    唐心看了它们一眼,问:“你们在干什么?”居然躲了起来?这里荒郊野外的连个鬼影也没有,有什么好躲的?

    “不是我要躲的,是这只肥喵,它说有人要追杀它,拉着我躲起来,还真的一躲起来,就有几个修士从空中掠过。”白纹虎王将她下悬崖后发生的事情告诉她,又瞥了头顶上那只龙喵一眼,心下暗忖着,这只龙喵到底是什么来头?

    “哦?还有这事?”她目光微闪,看了那只龙喵一眼,见它低着头不敢抬头看她,便也笑了笑:“出来吧!现在都没事了,下回小心一点就好。”看来,真的是有点来历的,只是,这只龙喵,会是什么来历呢?

    整了整心神,她看了一下这里,悬崖之上,一眼朝周围望去尽收眼底,空气又好,倒不如就在这里把丹药给炼了,也好让莫子漓早点醒过来,了却她的一桩心事,她走到了一处地方,拿出了炼丹所要用到的几味灵药,再拿出了真龙鼎。

    “主人,你要在这里炼丹?”白纹虎王走了出来,看着那些炼丹用的东西,不由的怔了怔,这里炼丹太过显眼了,如果是御剑飞行的修士从上空飞过,一定会注意到这里的,到时要是引来了那些修士的抢掠怎么办?

    “嗯,就在这里炼制丹药吧!把丹药炼制出来后可以专心炼器了,到时的比试我也想试试我的炼器水平到了什么样的品阶。”她一边说,一边准备着东西,待都准备好之后,身体里气流一涌,手中一道火焰冒出,真龙鼎也随着旋转了起来,里面的火焰也开始烘烤着,她让鼎炉先炼热之后再加入灵药,打开控风和控火的法阵,注意着里面火候的变化,一边加入另外的几味灵药。

    龙喵蹲坐在地上不知在想着什么,一会儿看着唐心,一会儿又低下了头,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而唐心则装作没看见,继续炼制她的丹药,这龙喵来历一定有问题,不过现在都是她的契约兽了,它既然自己不想说,她也不会去过问,不过如果遇到什么危险的话,她自然也不会说袖手旁观,毕竟,她的兽,她罩着。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夕阳也慢慢的滑落山边,足足用了近一天的时间炼制的丹药也隐隐的就要成功,这是逆天的丹药,必须经过三道天雷的粹炼方能成形,天空中蕴含着的那三道天雷隐隐的就要劈下,只是,却不曾想在这时候,几道御剑飞行的身影正朝这边而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