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72 入炼狱

    “各位,请随我来。”两位弟子看了他们众人一眼,在前面引路,带着他们往里面走去。

    众人相视了一眼,也跟着走了进去,今日,他们只有自己来,并没有带人,只因那一位发话,只许当家的进来,他们来也不是为了战斗,因此,也没有带人的必要,只是知道,今日过后,一切都会不一样了。

    比试台上,唐心和沐宸风以及飘渺门主三人并坐着,沐宸风和飘渺门主分别在左右,唐心在中间,两旁分别站着的分别是玄月他们和八煞以及十二龙骑和三方尊者,而十几位峰主则站在台下的两边。

    当众位家族和势力的主事人往这边而来时,远远的就看到那抺坐在中间的白色身影,当中,有不少的人十天前看到过她大战魔主的那一幕,亲眼看见她将魔修界的魔主劈成了两半,只是,当时他们隔着的距离较远,没有现在这样的近,此时近距离的看着她,看着她就那样静坐在那里,却浑身散发着一股摄人的威压,那种自然而然弥漫而出的强者气势,那样的凛冽,那样的震摄人心,只是这样看了一眼,心头竟隐隐有一种不敢直视她的感觉。

    那些不曾见过唐心的人,此时看到那抺坐在中间的白色身影,第一个感觉就是眼中浮现了惊艳,好美的一个女子,静如处子,圣洁若莲,且不提她那令人惊艳的绝色容颜,就是那一股清冷的气质也叫人感到惊艳叫绝,墨发如丝,妆扮素雅,却难掩其圣洁脱俗不可亵渎的神圣气息,她仿佛是九天之上的玄女,美得不似人间所有。

    惊艳过后,她那一身强者的摄人威严让他们心头一凛,猛的回过神来,收起了眼中的惊艳之色,压下心头掀起的骇浪,只是一眼,只是对上了她那清冷的眼眸一眼,便感觉一股强大的威压直达心头,震得他们心头一阵惊骇,险些就那样本能的跪了下去,那是一股来自灵魂深处的威压!那是一股震摄人心的气势!只消一个眼神,便已说明了一切,她,绝对是是凌驾于众人之上的至尊强者!

    “我等见过天圣丹尊。”

    众人压下心中的震撼,齐齐的拱手一礼,这一礼行得是心服口服,不敢有一丝的不服。这样的一位强者,他们又有什么不服的?她的强大摆在那里,她的威严不容他人亵渎,除去了她那一身强大的战斗力,天圣丹尊这四个字也是非同一般的存在,一个能在那样短的时间里崛起的炼丹师,一个拥有着雄厚势力的炼丹师,她若想除了谁,谁能躲得过?

    台上,众人静静的看着,台下,十几位峰主也静静的看着,这一幕如果说是以前,绝对的是令他们不敢相信,但在见过了一连窜不可思议的震撼事情之后,还有什么样的场面能让他们露出震惊与不可思议的?他们的臣服是早就预料到的了,毕竟,没有任何一个家族和势力有这个能力可以与唐心对抗,如果不服,不从,他们的下场就将如同十天前那些势力一样,死在飘渺仙门之内!

    坐在中间的唐心清眸一扫,淡淡的看了他们一眼,这才起身走上前,来到了前面,清眸落在他们众人的身上,蕴含着威压的清冷声音也随着传出:“看来,你们是想明白了?今日这一礼,代表着你们的臣服,从这一刻开始,你们的势力与权力都不会有什么影响,我不管你们家族与势力之间的争斗,但是,如果太过出格了,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

    听了她的话,众人心下了然,她的意思就是,他们今日臣服于她,就是向她低了头,但是在他们的权力和势力上面依旧没有什么变动,她也不管他们家族和势力之间的利益争斗,但是就不能出格,尤其是对于她手底下的那些势力和家族,更是不得有一丝一毫想抢掠夺权之心,飘渺仙门从此也在她的势力保护之下,如果再动,那就是跟她过不去了。

    当下,众人相视了一眼,再次齐齐的朝她行了一礼:“我等知道,断然不会违抗圣尊之令。”响亮的声音再次的传出,众人恭敬的态度与神态让十几位峰主不约而同的朝唐心看去,虽然早知会是这样的结果,可当亲眼看到修仙界各大势力和家族的家主臣服于她,仍觉得是不可思议,毕竟,就算是曾经南峰仙翁也没能做到这一点,而她,竟然做到了。

    “都散去吧!从哪里来,回哪里去!”她看着那底下的众人,目光在他们的身上一一掠过。

    “是。”众人不敢多说,不仅是她身上那股骇人的战斗力,就是她身边的那一个个非同一般的强者随便站出来都是威震一方的人物,他们又怎么敢说一个不字?

    随着众人的离去,飘渺仙门也再度的恢复清静,只是,不多时又有弟子匆匆来报,说外面有很多的子弟想要进仙门拜师学艺,问是否打开仙门收徒?

    飘渺门主抚着胡子看了唐心一眼,便对那名弟子说:“你让他们先回去吧!再放同消息,三个月后仙门再收弟子,然后列出条件,弃仙门而去的弟子拒不再收,别的仙门弟子也拒收。”

    “是。”那名弟子当即应了一声,迅速往外而去。

    “十二龙骑听令!”唐心冷声一喝。

    “在!”十二龙骑往前一迈步,抱拳沉声一应,目光炯炯的看着她。

    “守在骆驼峰下面,没我的命令,不准让人上峰!”接下来,他们要打开炼狱之门,让沐宸风进入炼狱历炼了。

    “是!”十二龙骑当即朝骆驼峰而去。

    唐心看向了沐宸风,见他也走了过来,两人相视了一眼,十指相缠。沐宸风看向了门主,道:“门主,请。”打开炼狱之门,当不了要他帮忙。

    “嗯。”门主点了点头,对十几位峰主道:“你们各做各的事去吧!”

    沐宸风和唐心以及门主,玄月和萧轩尔凌子寒以及三位尊者同时朝骆驼峰而去,炼狱之门如果不是像沐宸风这样身染魔性的,只怕也没人会想进里面去粹炼,要知道,那里面可是九死一生的危险之地,更是极恶之渊,十八层的炼狱,每一层都比每一层凶险,如果没有超乎常人的意志,只怕进去了也出不来。

    骆驼峰之上,八煞护在外围,形成一个保护圈,而中间则是唐心沐宸风唐子浩和飘渺门主他们,他们也形成一个圈,相视了一眼,齐齐的看向唐心和沐宸风:“准备好了吗?”

    沐宸风凤眸微闪,眸光落在身边的唐心身上,牵起了她那戴着戒指的手与自己的手相碰着,两枚戒指相抵,形成了一个心形,精致而奇特的戒指也让众人看了目光微闪,那样奇怪的戒指不似空间戒指,却显得异常的精致奇特。

    “等我,我会去找你的。”他深深的看着她,凤眸中盈满了柔情,伸手将她拥入怀中紧紧的抱着,不舍得放手:“好好保护自己,记住我跟你说过的话。”

    “嗯,你也要保重。”她也紧紧的抱着他,这一别,再相见时却不知是何时了。

    沐宸风退开了一步,在她的额头落下一吻,这才对众人道:“开始吧!”为了他们的将来,他必需走这一遭,他相信,从十八层炼狱中出来的话,他体内的封印也可以完全解开了。

    见他已经准备好了,众人这才提起了体内的气息,将气息汇聚成一股能量,这股能量最后到了唐心的身体里,由她念动咒语,打开炼狱之门。

    只见她双手凝聚出的光芒随着她口中喃喃低语而越发的强大,紧接着,她的双手一转,手指往中间的空地一指,在那草地上骤然间出现了一个旋涡,黑色的的旋涡由小渐渐变大,旋涡的打开,天空中的气息也跟着有些不稳,原本蔚蓝的天空也复上了一股阴沉而压抑的气流,空气中的狂风在呼啸着,还有一股从那旋涡中窜出的森寒之气,冰寒摄人,让人吹了都有股毛骨悚然的感觉。

    “呼!”

    空气中的风越发的大起来,吹乱了众人的头发,扬起了他们身上的衣袍,旋涡在转动着,气流在涌动着,唐心看着那个旋涡,对沐宸风道:“通往炼狱之门已经打开,你到了里面一定要万事小心!”

    沐宸风看了那旋涡一眼,点了点头,道:“你们好好保重,我们飞仙界见!”说着,纵身一跃,便进入那漩涡之中,随着他的身影一没入里面,那个旋涡也紧跟着消失在地面之中,最后化做一道气流,连同沐宸风一起消失得无影无踪……

    看着他消失在自己的眼前,唐心心头一阵惆怅,今日一别,再会又将是何时?

    众人散去,剩下她自己一人坐在草地上,看着那无边无际的天空,静静的沉思着,没人知道她在想什么,也没人打扰她,因为都知道,这个时候她所要的是清静,是一个人静静的呆着。

    太阳西落,夕阳无限美好,天边的云变成了酒红色,如同披上了一件精美的彩衣一般,在那天边展现着它的美丽,慢慢的消失,直到天色昏暗,伸出不见五指,夜色到来,带着点点霜寒,夜里的风吹着也有点透心的凉,她静静的坐着,看着星星出现在那漆黑的天空中,看着那月牙如同一位娇羞的姑娘,慢慢的从那片夜色的大屏风后面走了出来。

    “妹妹,夜里露水重,你小心着凉了。”

    熟悉的声音带着关心在她的身后响起,还没回过神,就感觉身上一暖,低头一看,原来是一件披风盖了下来,她握着披风转头看向了身边的人,露出了一抺柔和的笑意:“胖子哥哥。”

    “你在这里坐很久了,还不打算回去吗?”唐子浩也在她的身边坐了下来,看着那夜空中初上的月牙,散发着微弱的姣洁光芒,那样的柔和,那样的美。

    “我在看星星呢!回去了也睡不着,就再坐一会。”她笑了笑,一手托着脸颊,感慨万千:“胖子哥哥,陪我聊隐天吧!自从离开了龙腾大陆,这一路走来,我们的路都不算平坦,有时真的很怀念我们以前在龙腾大陆的时候的日子,当时虽然我被人嫌弃被人看不起,说我不能修炼是废物,但那段时间我却很开心,日子也过得很悠闲,不像现在,总感觉有着很多的事情要去做。”

    听着她的话,唐子浩伸手摸了摸她的头,怜惜的道:“妹妹,哥哥知道你过得很累,如果你喜欢龙腾大陆,那我们以后也可以回龙腾大陆那里去住。”对他来说住在哪里都是无所谓的,只要他所重视的亲人们能开心就好。

    “哪里还能回去?我们一直在往前走,又怎么可以后退呢?”

    看着身边的她神色带着怀念,唐子浩目光微闪,脑海中突然有了一个念头,只是,却没说出来,他打算到时给她一个惊喜,他相信,她一定会很喜欢的。

    “胖子哥哥,沐宸风走了,我还有一个炼器比试要去参加,所以打算过几天也离开,我想一个人静静,到时我应该不会带他们一起走,你到时就帮我带话给他们吧!让他们先稳住这修仙界的一切后,待这里的一切平静了下来,就让他们去修仙界,让他们去那里历炼,到时,我处理好了这边的事情也会去的。”

    闻言,他微拧着眉头,有些担忧的道:“你不打算带几个人在身边吗?单独上路怎么行?如果遇到什么麻烦怎么办?”

    “呵呵……”唐心轻笑着,看着身边的他,笑道:“这修仙界能伤到我的人估计还没出生,再说,胖子哥哥,你忘了我有好几只上古神兽随行呢!青龙和火凤它们的战斗力可是非同一般,谁能伤得到我?我呢,你们就不用担心,就算我是自己一个人,我也会好好的照顾自己的,而且,我也想趁这个机会好好的修炼一下,清静一下,他们谁我都不会带在身边的。”

    “那子漓呢?他的伤……”

    “子漓不用担心,这些天有那个妖女照顾着他,他的内伤在服了药之后也好得七七八八了,心脉护住,却并修复,我还需要找一味药,这味药我空间的药田没有,到时找到了我再炼制成丹药让人带回来,只要服下了那丹药,他也就会没事了。”

    “前几天我看你一边炼丹还一边翻书,你是在找治疗子漓内伤的药?”想到前几天她一边翻书一边炼制丹药,有时还指导邹宏,看她忙得有时连东西都没吃,本以为她是在找一些炼丹方面的东西,现在看来,应该是在找治疗子漓的药材了。

    “嗯,邹大哥那里有不少的灵药书籍,我正好可以趁机看一看,也所幸在里面找到了一味药材,只是那叶药材不常见,寻找起来可以要花些功夫,不过正好可以趁着说出门的时间去寻找。”说着,她的声音一顿,叹道:“他为了救我连命都不要,我自然是希望他可以平安的醒过来的,那个妖女人不错,如果他们两人有可能发展,也是一桩美事,不是吗?”

    “这么说,你知道他早就爱上你了?”

    “那一天才知道的,只是,这份感情,我注定辜负。”她所欠下的桃花债太多了,无意留情,却处处让人动了心,这本非她意,但感情的事情往往都不是人所能控制的。

    “他是明白的,也是懂你的,要不然也不会一直守着你却不开口。”他拍了拍她的肩膀轻叹了一声:“你想做什么就尽管去做吧!哥哥支持你,只要你开心就好。”她说得对,她的身边有青龙火凤它们跟着,她是不会有事的,既然她想自己去散散心,清静一下,他自然是不会反对的。

    “谢谢你,胖子哥哥。”

    两人边聊着天,赏着月看着星星,不知不觉的便过了一夜,次日,萧轩尔向众人辞行,也迈上了去飞仙界的路,看着他离开,唐心也开始吩咐着众人一些事情,把各方面的事情都交给他们去做,让他们尽快的办好。

    “爹,娘。”她来到她爹娘的住处,见他们两人正在屋外闲坐着,聊着天,也不知在说什么,白嫣时而的笑了笑,看得她的心情都不由的好起来,见到他们能开心,她也开心。

    “心儿,我们正在说你你哥哥和小雪的事情呢!来来来,你坐下,我们问问你的意见,你说,我们现在给浩儿和小雪办了喜事好不好?”白嫣脸上尽是笑意,想到自家儿子娶媳妇,这媳妇还是自己看着长大的小雪,想想心里就欣喜不已。

    闻言,唐心不由的一笑,道:“我还想着你们在说什么呢?原来是说这个?呵呵,成亲是喜事当然好,不过,爹娘,你们问了胖子哥哥和小雪的意思了吗?也得看看他们怎么想的。”其实她倒不建议他们太早成亲,毕竟修炼的路还长,不过后来一想,他们要是成亲了还可以双修,好像也是不错的,只是不知她胖子哥哥和小雪的意思是怎么样的?

    “说什么呢?我怎么好像听到我和小雪的名字?”唐子浩与夏雪一同走了过来,两人面上带笑来到他们的旁边。

    “呵呵,瞧,这才一说他们说来了。”白嫣轻笑着,看着他们两人道:“我们是在说,要不要先把你们两人的婚事给办了?你们的意思怎么样?”

    “成亲?”

    夏雪和唐子浩两人皆是一怔,相视了一眼,夏雪开口道:“夫人,还太早了,我想不用这么快,而且,现在我妹妹又只是魂体,我这个当姐姐的又怎么可以在这个时候成亲呢!”

    闻言,唐正宇和白嫣两人微沉思着,想着她说的话也有道理,小雨的事倒是让他们疏忽了,小雪只有这么一个妹妹,自然是希望成亲的时候她也可以在场,如今她还只是魂体,现在说成亲好像还过早了。

    “是啊!小雪说得对,我们不急着成亲,爹娘,你们就不要为我们的事情操心了。”唐子浩也开口说着,看了身边的夏雪一眼,露出了一抺笑意。

    见他们两人都这么说,他们也不坚持,便笑了笑,道:“说得也对,小雨的事也不能落下了,那就依你们吧!来,都坐下聊聊吧!我们一家人除了在龙腾大陆那时总在一起之外,到了这边的地方总是多离少聚,这次事情结束后你们又要去飞仙界了,唉!”

    “娘,不用担心我们的,到时你们和轩辕剑他们一起回洛川城去,我们以后有时间就会回去看你们的,而且,只是我先出门,胖子哥哥还要留下处理一些事情呢!他和小雪还可以再陪你们一段时间。”唐心轻声说着,握着她的手道:“以后我不在你们的身边,你们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

    “心儿……”

    白嫣美眸中泛着丝丝泪光,看着面前的她,心下又是欣慰又是不舍。这个女儿虽然不是他们亲生的,但是他们从小看着长大的,他们一直当她是自己亲生的女儿,对她疼爱有加,以前在龙腾大陆她没有武之力可修炼,被人看不起,到后来锋芒毕露,展现出了属于她的那一股风华绝代,她的成长他们都看在眼里,她如今拥有的这一切,都来之不易,又聚又离,她又要离开了,他们本该欣慰,却又有着浓浓的不舍。

    “娘,你的身体已经调理好了,我们都不在你的身边你也太寂寞了,就赶紧跟爹爹再生个弟弟或妹妹出来陪你们玩,这样一来,我们不在你们身边,你们也不会太想念了。”她狡黠的笑了笑,朝他两人看了一眼,这个年纪尤其是修炼之人,再生多几个都是可以的。

    听了她的话,一旁的唐正宇摇了摇头笑了笑,而白嫣则噗嗤的一笑:“你这孩子,瞧你说的是什么话?哪能用玩这个字眼呢!”她收起了笑容,轻叹了一声,轻拍着她的手:“心儿,爹娘也帮不上你什么,你的宸风的路还长着,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就算去了飞仙界,也一定要好好的保护好自己,别让我们担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