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70 落幕

    长剑的举起,凌厉剑气的挥出,那散发着骇人的剑罡之气迸射出来的气流就那样狠狠的朝那被厉鬼缠住的魔主劈了下去,剑气锋利如刀,一剑下去,强大的气流硬生生的就将那魔主避无可避的魔主给劈成了两半。

    惨叫的声音也因他的身体被一分为二而骤然而止,鲜血淋漓的场面让那些在不远处的山峰上看着的那些家族和各大势力的人见了猛然倒抽了一口冷气,纷纷别开了眼睛,只因,那魔主的身体被劈开,五脏六腑全流了出来,掉落地面,却又被穷奇给吃了,他们亲眼目睹了那令正道修士闻风丧胆的魔主死在唐心的剑下,被她的利剑一分为二,那颗从他身体里掉出的内丹掉落地面,同时的也被穷奇给吃了,喜好食人的穷奇才不管对方是魔是仙,吃了它的修为也是猛涨而起。

    一代魔主,在魔修界呼风唤雨的魔主,实力达到了仙者以上的品阶的魔主,如今,竟是死在了一个他毫不放在眼中的女子手里,还是这样凄惨的死状,尸骸无存,灵魂破灭!

    那些站在不远处的山峰上看着各大家族人物和各势力的人纷纷心头掀起了惊涛骇浪,想起了她先所说的话,她要称霸修仙界,谁若不服,谁敢不从,杀无赦!

    这一刻,他们是打心底相信,她,那个集天地间风华于一身的绝色女子,她是真的能做到的,经过这一事,只怕,这修仙界真的要变天了……

    三方尊者站在飘渺门主和十几位峰主当中,他们看着那半空中一剑将魔主劈成两半的白衣女子,喉咙之处像是被什么堵塞住一般,说不出半句话来,他们的主子,竟然真的将那魔主给杀死了?那个一统魔修世界的魔主真的死在她的手里了?太不可思议了!如果不是亲眼见到,他们真的不敢相信,这一幕会是真的。

    见终于将那魔主给杀死,墨染一扬万鬼幡,收回了万鬼,将万鬼幡放回空间当中,同时朝唐子浩和夏雪点了点头,示意他们可以让天空恢复正常,他的万鬼属于阴寒之物,如果没有乌云遮天,只怕也不敢在烈日之下出来。

    木子黧扶着她的大师兄,看着唐心终于把魔主给杀了,不由的流下了两行清泪:“大师兄,她帮你报仇了,她真的杀了那魔主了,大师兄……”

    半空之处,唐心双手紧紧的握着剑,她的唇紧抿着,身上的杀气,眼中的杀意并没有因那魔主的死去而减弱,看着那倒在地上被穷奇生吞活啃了的魔主,她好半响才收回了目光。

    “他可还能救活?”沐宸风来到她的身边,低沉的声音从他的口中传出,凤眸看着一脸杀气的她,他知道,莫子漓的舍身相救给她带来了不小的震撼。

    唐心眸光微闪,看了他一眼,紧抿着的唇微动,道:“很难。”声音一落,提气来到那比试台上,来到了莫子漓的身边,沐宸风见状也跟着收起气息,来到她的身边。

    唐子浩和夏雪两人相视一眼,见周围那些魔修的人已经没有活口,便也飞身而下,而红绫慢慢的走近,看着那已经死去的莫子漓不免的心中一叹,似乎她看上的男人不是名草有主就是有心上人,这莫子漓想必是深爱着唐心那个女人的吧?要不然,他又怎么会为了她而连命也不要呢?

    想她红绫真的很失败,连续看中的两个男人,一个是唐心的男人,而这一个却心中也有着唐心,如今更是已经死了,前一刻,她还想着要用什么样的方法让他爱上她,只是没想到,他竟是心系于唐心,对于唐心,她不得不输得心服口服,天下间也许很难再找到一个女子能与她相提并论了吧?

    “唐心,我大师兄还能救活吗?”木子黧含着泪看着她,她与她大师兄和二师兄他们可以说是一起长大,如今看到他这样,她真的好难受。

    萧轩尔和玄月他们几人相视了一眼,站在一旁没有走近,对于莫子漓的舍身相救,他们也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只是想到先前那一幕,他们的心就掀起了一波波的骇浪,无法平息。

    听了木子黧的话,红绫一怔,有些怀疑的看向唐心:“死了还能救活?真的假的?”

    唐心瞥了她一眼,慢慢的在莫子漓的身边蹲了下来,从空间中拿出一颗还魂丹放入他的口中,下巴一抬,让那颗丹药顺着喉咙滑下去,手掌一翻,掌心凝聚一股气流化贴在他的胸口处,给他渡气。

    周围的人都围了上来,不仅是飘渺门主和十几位峰主,就连那帝殇陌和柳少白也围了上来,还有那三位尊者,这莫子漓受了那样的一掌绝对没有活的可能,她虽然说炼有还魂丹,敢与阎王抢人,但,这真的能救得回来吗?

    眼看着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地面上的莫子漓却依旧没有动静,众人不由的屏住了呼吸,心中隐隐的有着一丝的紧张,他们心底也希望他可以活过来,毕竟,像他这样的人物,如果这样死了真的太可惜了。

    不知过了多久,只知道,当唐心收回了手站起来时,那原本停止了呼吸的莫子漓却是已经有了微弱的呼吸,只是却仍昏迷着没有醒过来,一旁的木子黧见了不由紧张的问着:“他怎么样?”

    “吊着一口气,内伤太重,想要让他能醒过来没那么容易,先将他带去休息,我再帮他好好治伤。”她说着,看了红绫一眼,道:“你和子黧一起把他送到我山峰上去吧!”

    “好。”红绫这回倒也听她的话,两人一起扶起地上的莫子漓,便先将他带回那山峰之上。

    而八煞和十二龙骑以及玄月萧轩尔众人则站在原地看着她,魔主已死,接下来,她想怎么做?今日如果不是她,这飘渺仙门只怕也在这修仙界中消失,她先前说的话,是否当真?如果当真,那这整顿就应该从现在开始!

    沐宸风站在她的身边没有开口,只是看了她一眼,便静静的等着,等着她开口,等着她接下来的动作,他相信,经过这件事,不仅仅是修仙界在变天,就是这飘渺仙门也会变天,果然,待她抬眸看向那前面一片的尸体时,清冷的声音也随着传出。

    “门主。”

    亲眼目睹了那一切的一切,此时,飘渺门主对他们几人也是打心底敬佩着,深深的感叹着,南峰仙翁的弟子当真的是非同一般啊!拥有那样强大的势力网,而且还有着这样强大而骇人的实力,这飘渺仙门今日也正是因为有他们才得以保住,此时,听到唐心在叫他,顿不得自己身上的伤,当即便走上前去。

    “我在这,有什么事?”

    唐心看着那面前的血流成河的一片尸体,近上万人的尸体成堆成堆的堆在一起,尸骸不全散落一地,鲜血有的已经凝固,触目一片的鲜红,只是,她的神色却是清冷如初,回身看了那几百名弟子一眼,对飘渺门主道:“下令!除了今日留在仙门中的弟子之外,那些回家族的弟子一律拒收!这几百名弟子重点栽培,他日再收弟子,如果师门有难却弃师门而去者,一律废除修为永不再收!”

    听着她清冷而带着厉色的声音,飘渺门主和十几位峰主纷纷一怔,拒收?念头一转,想到今日仙门遭此大难,那些弟子身为仙门弟子却不顾师门安危弃之而去,只顾自身生死,却弃师门于不顾,这样的弟子确实是不能再收,当下,门主点了点头,应道:“好,我会下令,按你说的去办。”目光朝那身后的几百名弟子看去,道:“他们也会重点栽培。”

    那几百名弟子听了欣喜若狂,一个个高声欢呼着,他们有一半的是外门的弟子,天赋较差,平日里也学不到什么东西的,如今他们小师叔和门主都发话了,这样的美事,真的是他们做梦都不敢想的,当即,齐齐欢呼着,响亮的声音夹带着兴奋在空中传开:“多谢小师叔,多谢门主!”

    “把那些尸体堆到一起,烧了!”唐心说着,眸光一转,泛着清冷光芒的眼眸朝那不远处那些站在山峰之上看着的家族和各方势力看去,蕴含着威严的声音带着一股雄厚的所息传出:“你们听着,把消息传出去,十天之后我要见到修仙界各方势力的主事人来到飘渺仙门,十天之后如果哪一股势力,哪一个家族没出现,那么,我就要那个家族势力在修仙界消失!”

    清冷的声音蕴含着上位者的威压,声音一出,清晰的传入了众人的耳中,那些在山峰上看着的那些家族和势力听了她的话只觉手心冒汗,心头猛的一震,他们知道,如果他们没将消息传出去,十天之后各大家族和势力的主事人没有亲自上门,只怕,这修仙界少不了一翻腥风血雨……

    冷冷的收回目光,便来到她爹娘面前,看到他们,她的脸色才缓了下来,道:“爹,娘,先到我山峰上去吧!”

    “好。”两人应了一声,便跟她一同往骆驼峰而去。

    冷煞走到轩辕筱筱身边,低声问着:“还好吧?”先前看到她被那些魔修捉住,性命捏在那些魔修的手中,他真的是连心都提了起来,好在,现在没事了。

    “嗯,我没事,就是我爹爹伤得不轻。”她轻扶着她身边的父亲,看着他的脸色苍白得很,心下不禁很是担心。

    “我这里有主子给的治内伤的药,先吃一颗。”冷煞从空间中拿出一颗丹药来,递上前给他。

    “好。”轩辕剑点了点头,接过丹药吞了下去。

    “我们也上去吧!”冷煞说着,朝众人点了点头,便也一同往峰上而去。

    看着他们一行人离开,飘渺门主这才轻呼出一口气,道:“今天真的是好在有他们了。”

    “是啊!真的没想到,唐心竟然就是天圣丹尊,连魔主都死在她的手里,今后,这修仙界应该可以平静一段时间了。”其中一位峰主也开口说着。

    “好了,先收拾好仙门里的一切吧!这么多的尸体,就是烧估计也得烧个两三天,让弟了们动手吧!”飘渺门主吩咐着,看了那前面数不清的尸体,不禁轻叹一声,摇了摇头迈步离开。

    待门主一离开,十几位峰主当即便道:“众弟子听令!迅速处理尸体!还仙门一个整洁!”

    “是!”众名弟子正处于兴奋当中,就连应声也特别的响亮,一个个干劲冲冲,迅速的便开始动手清理。

    而一旁,帝殇陌收回了眼眸,慢慢的敛下了下去,掩去了眼中的神色,也走过去帮忙清理尸体。柳少白则看着唐心他们一行人往骆驼峰走去,心里突然生出一阵感概,如今的她早已不是当年的她,他们与她已经成了两个世界的人了,想到这,心中不禁划过一丝苦涩,真的是世事难料……

    骆驼峰之上,众人席地而坐在草地上,除了八煞十二龙骑之外,还有三位尊主都坐在那里,唐心和沐宸风去看莫子漓,而萧轩尔和玄月凌子寒他们则问着唐正宇他们怎么会被捉的经过。

    屋中,唐心帮莫子漓把着脉,半响才收回了手,眉头微拧着,心下很是沉重,这伤这么重,就是她空间里的丹药只怕也无法修复,又有什么办法让他醒过来呢?

    “连你也没办法吗?”沐宸风看着那如同沉睡了一般的莫子漓,眼中暗光掠过,他的以身相救,他真的不希望他无法活过话来,如果这样,她的心里一定会不好受的。

    “目前没办法,我只能护住他的心脉,我得再找找看有没什么丹药可以让他醒过来。”她说着,轻叹一声站了起来,对木子黧道:“好好照顾他吧!”

    “还是我来吧!”红绫在这时开口,看着诧异的几人笑道:“他可是我看中的男人,既然死不了,我相信总有一天会醒过来的,他就由我来照顾吧!”

    木子黧怔了怔,有些错愕的问:“你是认真的?”

    “我的样子像说笑吗?”

    闻言,唐心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这才点了点头:“子黧,就让她照顾着吧!”说着,这才与沐宸风一起迈步走了出去。

    见他们离开,木子黧看了红绫一眼,顿了一下,道:“红绫,你可知,我大师兄喜欢的是唐心?”他为了唐心连命都不要,她还喜欢他?

    “我想,他不是喜欢唐心,他是深爱着她才对。”红绫在桌边坐下,倒了杯水喝。

    听了她的话,木子黧一怔,问:“这话怎么说?”

    抿了一口杯中水,红绫目光微闪,看着外面那两抺渐渐远去的身影,道:“如果是喜欢,他会去跟沐宸风争了,喜欢就是为了得到,爱,却不一定要得到,他选择默默守护在她的身边,看着他们两人双宿双飞,看着她幸福,这便是爱了。”说着,她又抿了口水,继续道:“也正是因此如此,我才选择留下,他既然能那样深爱着唐心,我相信,他日若是他爱上了我,一定也会用情很深,所以,这份爱情,我赌了。”

    听了她的话,木子黧怪异的睨了她一眼,明知她大师兄心里爱的人是唐心,她却还凑上去,说赌他将来会爱上她,真不知是她太过自信还是脑袋逗秀了,她大师兄会不会爱上她她可不知道,不过,她知道她想在她大师兄的心里占有一席之地绝不是一件易事。

    另一边,唐心和沐宸风来到众人坐着的地方,见那三方尊者也坐在当中,唐心不由挑了挑眉头:“你们还不走?”

    “呵呵,主子,我们想留下来看还有没什么可以帮忙的。”

    他们三人见到她来,连忙站了起来笑说着。目光不时的朝一旁的沐宸风看去,目光微闪,记得当时他被北方尊者伤得不轻,没想到后来服了药也好得那么快,其实他们当时应该察觉到的,她对药物那样的熟悉,让他们去采药,而后来又洛川城又传出了天圣丹尊的事情,只是他们却没往那一方面去想,今日再看到她连断了气的人都能救得回来,更是对她佩服得五体投地。

    看了他们三人一眼,她这才道:“坐下吧!”说着,也与沐宸风一同在草地上坐下。

    “心儿,子漓怎么样?”唐正宇开口问着,眉宇间有着担忧,自从与众人相处后,每一个人对他们而言都如同是自家的孩子,而今,莫子漓为让救他们的女儿而伤成那样,他们又怎能不担心。

    听他问出,玄月和萧轩尔他们的目光也不约而同的落在唐心的身上,那一击的威力他们都知道非同小可,能救活已经是不容易了,只是,他能否醒过来却是未知的。

    “他伤的很重,我的还魂丹只能护住他的心脉,想要他醒过来还得再想办法。”她开口说着,看了众人一眼,道:“不过你们放心,无论如何我都一定会让他醒过来的。”

    萧轩尔点了点头,沉声道:“你的医术的炼丹的本事我们都知道,我相信他醒过来只是时间上的问题,如今护住了他的心脉,他就不会有生命危险,眼下可以先商量一下,接下来的事情要怎么做了。”

    “十天之后,我要各方势力归一,以洛川城为主城。”清冷的声音传出,她看向了三方尊者,道:“以洛川城为主,轩辕剑为首,你们掌管各方地域,如果有什么大事都得跟轩辕剑商量。”

    三人一听,微怔,看了轩辕剑一眼,继而目光再度落在她的身上,急切的问:“主子,那你呢?”让他们以轩辕剑为首?那她吗?她难道不留在这里了?

    轩辕剑听了她的话也是一怔,她这是放权?让他帮她掌管着这修仙界各大势力?

    “再过一段时间,沐宸风要进炼狱驱除魔性,我也要去飞仙界,这里的事情只能交给你们,如今魔修界的魔主已死,魔修也不敢再来犯,这里应该也能平静一段时间,不过各方势力要稳住还需要时间,就要靠你们去压制了。”

    “只是,主子,我们的实力……”三位尊者看了她一眼,他们希望,她可以赐他们一人一颗进阶的丹药,让他们的实力再进一层。

    她看了他们一眼,道:“这个你们放心,只要你们做好我交待的事情,克守本份,少不了你们的好处。”

    “这是自然,这是自然,我们一定尽心尽力为主子效劳。”他们知道,她将权力放给他们,让他们掌管各一方的地域,这就如同他们是那个一带最强最尊贵的人,地位是别人所不能及的,若再有她的丹药帮他们进阶,那更是再好不过了,这样的美差他们怎么可能会不尽力去做好。

    听了她的话,萧轩尔顿了一下,也开口道:“我也打算去飞仙界找天音,既然你也要去,那我们到时一起去吧!”

    “你先去吧!这里的事情已经差不多落成了,经过今日这一事,十天之后各方势力也不敢妄动,我到时还有事要去办,什么时候去飞仙界也是未知的。”她还有一个炼器比赛,还要想办法让莫子漓可以醒过来,只怕这还得花不少的时间。

    “用不用帮忙?”

    “不用,是一些炼器的事情,我自己就可以了,天音一个人在那边我也不是很放心,你若去了,也好有个照应,不过……”她看了他一眼,没有说下去。

    “你放心吧!我知道你的意思,不到万不得已我不会现身的,我会让她自己历练,只会暗中保护着她。”她担心他去了天音会太依赖他,这一点,他也是早就想过的了,到时去了不会让她知道。

    闻言,唐心这才露出了一抺笑容,道:“那好,这样一来我也放心了,你再过些天再走吧!等我炼制一些丹药让你带着防身。”毕竟在飞仙界那样的地方,会遇到什么事都是说不准的。

    听了他们两人的对话,那三位尊者不由羡慕的看了萧轩尔一眼,真好,主子竟然说要炼制一些丹药让他防身,要知道,她的丹药可是千金难求啊!

    ------题外话------

    十一号去广州几天,留言就等我回来再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