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69 受死吧!

    “轰隆!”

    “咔嚓!”

    “嘶!啊……”

    雷与电的结合,能量与气流的相呼应结合成了一股强大的杀伤力,众人看着那雷电从云层中劈下,那魔主想要避开,却又被四方围住的唐心沐宸风他们几人困住,退无可退,避无可避,只得硬生生的接下那雷电相结合的致命一击,凄厉的惨叫声伴随着一股烧焦的气息传出,弥漫在空气之中。

    肉眼可见,被雷电劈中的魔主浑身的骨架在电属性的能量之下时不时的出现,他的身体在抽搐着,电流流遍了全身将他身体的能量吸减了一大半。

    “啊……”

    惨叫的声音还没落下,那股气流还在他的身体里流窜着,他怎么也没想到竟然会被一些他不放在眼里的小小修士给伤到了,如果不是他拥有着雄厚的修为,只怕这雷电的合击当场就会要了他的命!

    白衣飘飘的夏雪踏风而来,从半空中飞掠而过,来到了唐子浩的身边,两人并肩而立,看到那魔主身上的能量减弱了在半,当即喊道:“主子,就趁这时将他杀了!”

    “动手!”

    唐心一声令下,众人瞬间出手,只是没想到那魔主就是实力被减弱,身体处于重伤之际还能在瞬间迸射出一股强大的邪魔气息,那股强大的气流随着他的一声大喝而从他的身上迸射而出,肉眼可见的能量如同水纹一般的涌了出来,硬生生的将他们给弹了开去。

    “本主杀了你们!”

    发狂的声音有着滔天的愤怒与嗜血,他脸上的面具被因雷电的击打而脱落,露出了那一张狰狞的脸,邪魔的气息弥漫在他的周身之边,骇人的气流猛的暴发出来,手擒成爪状凝聚一股凌厉的气流以着掩耳不及的速度朝他唐心袭去。

    “主子小心!”

    墨当即冷喝出声,手中的万鬼幡一扬,一股阴寒的鬼气同一瞬间扑向了那魔主,强大的阴寒之气形成了一张大网挡在唐心的面前袭那魔主扑去,见到那股阴寒的鬼气袭来,魔主嗜血的目光一闪,眼底掠过一道寒光,下一刻,身形一动,以着诡异的方法避开了墨以及万鬼幡的袭去,猛的朝唐心他们几人而去。

    他惧于鬼尊手中的万鬼幡,但却不惧唐心他们几人,这鬼尊越要护她周全,他就越要杀了那个女人!

    “蚩尤!”

    随着魔主的一声厉喝,从他身体中猛的飞窜出一头契约兽,定睛一看,竟然是同为上古神兽的蚩尤!蚩尤,也叫饕餮,羊身人面,目在腋下,虎齿人爪,声如婴儿,其性贪婪狠厉,同为上古四凶兽之一,有着惊人的战斗力,杀伤力非同一般!

    “上古凶兽蚩尤!”

    唐心众人目光一眯,看到那头上古凶兽并没有朝他们扑来,而来专门往墨的方向掠去,沐宸风当即喝道:“穷奇!蚩尤就交给你!把它吃了!”穷奇和蚩尤都是吃人的凶兽,尤其蚩尤更是以贪吃出名,看到什么吃什么,穷奇与它同为上古凶兽,实力应该是不相上下,克制住它应该是可以的。

    而也就在这时,唐子浩见状,大手一挥,沉声一喝:“梼杌!上!”随着他大手的一挥,一道剌眼的光芒飞闪而出,在半空中飞掠而过,稳稳的落在地面,梼杌不是飞行类的凶兽,它的战斗只能在地面上,因此,落了地,却看着另外的两头上古凶兽在半空中,不由的哼了哼鼻子,喷出了两股气流咒骂着:“有种下来打过!跑上面去显摆你们会飞啊!”

    穷奇瞥了底下的梼杌一眼,飞身而上,猛的就撞向了那前面的蚩尤,相将撞到地面,在半空中它们两个战斗力应该是不相上下的,如果再加上梼杌的战斗力,那么要杀了这头蚩尤就不是什么难事了,而明显的那头蚩尤也知道面对两头上古凶兽的夹攻自己没有胜算,唯一庆幸的就是那梼杌不会飞,只能在地面战斗,因此,它只要保持在空中不落地面,那就可以与穷奇大战到底!

    同为四凶兽之一,它们早就想较量了,只是没想到会碰在今天这样的日子里,而穷奇和梼杌竟然也成了那些人的契约兽,为善之人的契约兽?真是荒唐!它们是堂堂上古四凶兽,它们的契约主子只能是大奸大恶之人!

    “嗷!”

    穷奇仰头一吼,凌厉的攻击猛的朝它袭去,而那蚩尤却是猛的一闪,飞身扑向了墨,想要去拿下他手中的万鬼幡,主人惧这万鬼幡,让它来抢,那它就不能让主人失望!

    察觉到蚩尤的意图,墨血色的眼眸一眯,手中的万鬼幡一扬,无数魂魂飞掠而出,朝那头蚩尤袭去,只是不想,上古凶兽蚩尤竟是不惧鬼魂的,反而张开着嘴朝那些鬼魂咬了上去,也不知吃到了没有就做着咽吞状,见状,他提气一扬,一股阴冷之气结为如同骇浪一般的袭向了它,朝它卷了过去。

    另一边,有蚩尤去拖住鬼尊,魔主这才全力的对付唐心他们几人,他的修为品阶至少在南峰仙翁之上,只因他们几人感觉到当他因被雷电劈打后释放出来的那股威压与气流太过的骇人,铺天盖地而来的邪魔之气如同要将他们几人淹没一般,唐心和沐宸风以及唐子浩因契约了上古神兽,他们可以抵挡得住比他们强大的威压,但玄月和莫子漓他们却不同了,一被那股骇人的威压震摄住,身体的气流顿时无法运转,就算是强以抵挡也只能勉强的让他们不因强劲的威压而血脉暴破而亡。

    “你们先退下!”

    沐宸风和唐心见到他们的不适,当即沉声说着,两人手中反击出一股气流,做为助力将他们推向下方避开这魔主的强大威压,同一时间,两人相视了一眼,持剑飞掠而上,而唐子浩和夏雪也相视了一眼,两人迅速退离,退到那股强大的威压震摄不到他们的地方,这才凝聚起体内的能量气息,准备攻击。

    他们的雷电是可以远距离攻击的,因此,远距离对他们更有好处,这样一来,敌人要想伤到他们也没那么容易。

    玄月和莫子漓几人被他们推开,落到地面上,朝上看去,见墨和穷奇以及梼杌正对付着那头蚩尤,而唐心和沐宸风则对付着那魔主,火凤和青龙它们则与那些魔修们在另一边战斗着,上古神兽对战魔修,绝对是上古神兽稳占上风,火凤青龙它们那一边的,他们根本不用担心,主要是唐心他们和那个魔主的对战,只怕想要打败他没那么容易。

    “咻咻咻!砰砰砰……”

    凌厉的气流声从上空中传来,只见,唐心和沐宸风两人手持长剑挥劈而出,凌厉的剑罡之气如同一把把锋利的刀剑,幻化着剑影飞袭向那魔主,两人的剑法虽然不一样,但是却配合得天衣无缝,招招致命的杀招逼得那魔主闪避得有些狼狈,一个不察,他只是反应慢了半拍,黑色的衣袍就被削落了一大截,如果不是避得快,只怕,那被削去的就会是一整条手臂了。

    “飞花凌云剑果然是非同凡响!”

    魔主阴测测的盯着唐心,阴鸷的目光落在她手中那把泛着丝丝杀气与骇人剑罡之气的利剑之上,面上神色虽然如常,但内心却是震撼不已,刚刚只要再慢半拍,他的一只手臂就会被她削落,真的没想到,这唐心竟然能把失传已久的飞花凌云剑练得这样的出神入化!

    “那是自然!我就是要用它来取你的性命!接招吧!”唐心冷声一喝,手中利剑再一转,锋利的剑罡之气夹带着凌厉的杀气再度袭出。

    “哼!想取本主性命?就凭你们还不够资格!”

    阴鸷的声音一落下,他大手一吸,将空气中散发着的邪魔气息尽数吸收在手中,汇聚成一股强大的气流在他的手中转动着,那股气流吸收着空气中的能量,变得越发的强大,隐隐的让他们感到有着致命的威胁,只见那魔主嘴角勾起一抺亮嗜血的诡笑,另一手也凝聚出一股黑色的气流,两股气流在的他的手心中转动着,一大一小,一强一弱,只是眨眼的瞬间,就见他猛的提起速度朝他们掠来,手中的两股气流分别击向了唐心和沐宸风。

    一直注意着唐心的莫子漓看到那股气流所带出来的强大威压,那是一股足以令人致命的骇人气流,如果被击中,那绝对是没缓生存的可能性,尤其是那个魔主似乎特别针对唐心似的,两手中的那两股气流小的击向了沐宸风,大的却是击向了唐心,看他那狠厉嗜血的模样,分明就是想取她的性命!

    心中一跳,猛的一滞,一股不安涌上心头,看着唐心猛的往后退,而那股气流却是直追着她袭去,来自仙者品阶以上的威力,就是两个唐心也无法抵挡得住那样强大而骇人的气流。

    “唐心!”

    “主子!”

    “妹妹!”

    “小姐!”

    几声惊呼声不约而同的响起,唐子浩的夏雪两人退得较远,而他们的雷电属性只能对付魔主,却对付不了他击出的那两股强大的气流,品阶实力摆在眼前,就是两人合力,也挡不下他击出的那两股气流,看到她命悬一线间,几抺身影几乎是同一时间的飞掠而来朝她而去,有的是想要拉开她,有的是想要挡住那股强大的气流,也有的是直接将唐心抱住,用自己的身体挡在了她的面前。

    这个人,就是一直注意着她的莫子漓!

    “咻!砰!”

    “噗!”

    快如闪电的几道身影在那一瞬间作出的动作几乎是同时的,可却没人能挡下那一股强大而致命的气流,莫子漓看到她置身于危险当中,本能的,他不希望她受到伤害,不希望看到她命悬一线,她本来就是他的劫,他的师傅曾说过,他注定要应劫而死,他想,也许就是在这个时候了吧!如果用他的生命能换来她的安全,这条命,他就给她了!

    他以身相挡,紧紧的抱住了唐心,背后重重的被那股气流击中,不仅是他,就连被他抱着的唐心也一并的因那股强大而致命的气流而猛的往外飞了出去,被他抱着的唐心眼中尽是错愕与不可置信,她怎么也没想到那一闪而过来到她身边迅速将她抱住的人竟然是莫子漓,他、他竟然用这样的方法救了她的命……

    用他的命,换她的命……

    喷出的鲜血染红了她白色的衣裙,看着那奄奄一息脸色惨白的莫子漓江无力的倒在她的怀里,看着他嘴角染着鲜血却仍一喧着满足的笑意,她只感觉心头猛的被人重重的击打了一下,隐隐的在抽痛着。

    “咳咳……”

    听着他的几声有气无力的轻咳,她猛的回过神来,扶着浑身无力奄奄一息的他,喃喃的说着:“没事的,你会没事的,不用担心,会没事的,我这有药,我马上拿药给你吃,马上,马上……”她的手在颤抖,因紧张和担忧而在颤抖,从空间中拿出了一颗丹药塞到他的嘴里。

    “你快咽下去,快咽下去!”他怎么可以这么傻?她不是他的亲人,只是他的朋友,为什么他要连命都不要的来救她?魔主的那一击,就是合众人之力只怕也无法抵挡,他竟然、竟然就那样毫不犹豫的扑了过来以身相挡。

    “不、不用了,我命里早有、有这样的一劫,没关系的,只要、只要你没事就、就好。”莫子漓露出了笑意,倚在唐心的怀里,他是笑得那样的满足,从来都不敢奢想,他能这样的靠近她,哪怕是死,能死在她的怀里,他也心满意足了。

    “不!什么命!自己的命是掌握在自己的手中的,你怎么可能信命!子漓,子漓!你撑着,你一定要撑着!”她是炼丹师,也是医者,看到他此时的生命力正在渐渐的弱下去,她的心像被一只大手紧紧的掐住了一般,连呼吸都觉得困难。

    玄月和凌子寒还有沐宸风唐子浩他们也震惊的看着这一幕,谁也没想到,他竟然为她连命都不要了,竟然那样毫不犹豫的用自己的身体去挡住那一股气流,这一刻,他们几人心头只觉深深的一震,像是有什么被撼动了一般,试问,有多少人能够为了别人连命也不要?

    沐宸风凤眸微闪,薄唇紧紧的抿着,他知道莫子漓爱着唐心,只是,他一直选择默默的守护,从不敢表露出一丝一毫,因为他知道他的这一份感情是得不到回报的,唯一的一个能留在她身边的办法,那就是守护着她,可他怎么也没想到,他竟然会这样毫不犹豫的连命也不要,他也曾为了她而不顾自己的性命,那是因为,他知道她对他的重要性,知道如果没有了她,他的人生也不会完整,因此,他愿意用自己的命去换她的命,而他,莫子漓,也是这样吗?他对唐心的感情已经深到那样的地步了吗?

    看到莫子漓连命也不要的扑过去帮唐心挡那一击,红绫也是微怔,出于女人的直觉,她知道莫子漓对唐心绝对不一般,要不然一个男人不可能会这样连命也不要的去救她,莫子漓,他是爱着唐心的吧?

    木子黧怔怔的看着那一幕,脑海里浮现着她师傅说过的话,师傅说,大师兄必有一劫,这一劫或者会让他没了命,而大师兄他似乎也知道,唐心就是他的劫数,却一直不想离开,一直在她的身边守护着,如今,真的应验了师傅当初的话了。

    唐正宇和白嫣他们也被这一幕惊到了,那样蕴含着强大实力的一击,他、他只怕是活不成了……

    “唐、唐心,我、我很开、心……”身体里的生命力一直在流逝,他用尽全身的力气说出的这么一句话,声音一落的同时那伸起的手也无力的垂落了下去,他的头也无力放垂低着,倚在唐心的怀里,唇边带着满足的笑意,像是一个熟睡的孩子一般,在她的怀中沉沉睡去,不愿醒来……

    “子漓?”唐心伸出颤抖的手抱着他完全失去生命力的身体,看着怀中的男子闭上了眼睛,她不由的红了眼,胸口中的悲痛化为了雄雄的愤怒,骇人的杀气从她的身体里迸射而出,只听着她清冷的声音带着坚定与杀气在空气中响起:“你放心,我会为你报仇的!我也会把你救活的!”

    受了那样致命的一击,她的还魂丹虽然可以让他再度呼吸,但是,只怕他的五脏六腑皆损,想要将他救活,并不是一颗还魂丹就能做到的,他也许能活,也许,也将这样永远的沉睡下去……

    魔主一边避开着那从上空中劈打下来的雷电,朝她看去,见她竟然还能活着,阴鸷的目光更是带着嗜血的杀气紧盯着她,咬牙切齿的说着:“你真是命大!竟然还有人替你去死!”

    听着他的话,唐心抬起了冰冷而布满杀气的眼眸瞥了前面的魔主一眼,敛下了眼眸,白色的身影一转,抱着死在她的怀里的莫子漓旋身落于地面,将他轻轻的放在台面上,白色的身影再度的掠起,飘浮在半空中,长剑挥出,杀气冲天!

    “我不仅要杀了你,还要碎了你的尸,灭了你的魂!让你永世不得超生!”

    冲天的杀气,凛冽的战意,她,白衣飘飘墨发飞扬,白色的衣裙染着的那鲜血如同雪地中绽开的朵朵红梅,下一刻,快如闪电的白色身影便飞掠而出,直朝那魔主而去。

    同一时间,沐宸风和玄月以及凌子寒也加入战斗中,而另一边,杀光了那些魔修火凤青龙同时的加入战斗,下一刻,将蚩尤撕碎的丢在地上的穷奇飞跃而下张开大嘴就咬上了奄奄一息的蚩尤的皮肉,梼杌同样扑了上去,而腾出了空的墨则挥动着万鬼幡,利用万鬼将周围隔了起来,形成方一股包围圈,看着他们几人对战魔主一人,他也驱动着厉鬼攻了上去,一时间,一圈又一圈的战斗击杀招招透着嗜血的杀气没有一刻停留的朝那魔主击去同,如同车轮战一般,饶是那魔主的实力再强,也难抵这样一波比一波强的击杀,渐渐的,便因体力的不支,无力喘息手中的防御动作也慢了下来。

    他速度的一慢,数道的杀气就直奔面门,只见寒光划过,咻咻咻的几声剑罡之气传出,就见鲜血自那魔主的身上溅出,洒落地面,而他也因吃疼而闷哼出声,猛的想要后退,可这一后退,却感觉身体手脚被什么束缚着似的,低头一看,什么也没有,却在看到那在一旁不远处的尊鬼时脸色一变,低头朝地面一看,只见他的上古凶兽已经被那穷奇啃得只剩下骨头,不由的,心头猛的然大惊!

    “该死的鬼尊!又是这招万鬼缠身!”

    万鬼缠身!他又让那些厉鬼来缠住他的身体,利用阴寒之气困住他的一身气息,该死的鬼尊!知道他拿他的那些厉鬼没办法就一直对他用这招!以前也是惨败在他这万鬼缠身这一招上面,现在又来这一招!真是该死!

    “咻!”

    “砰!”

    就在他的身体被束缚着,身上的气息施展不开来时,那沐宸风迎面就是一掌击中了他的胸口,蕴含着强劲气息的一掌击落胸口,只感觉一股强大的威压顺着那掌风击入心脏之处在身体里扩散而开,胸口筋脉砰砰砰的断裂了好几道,一口鲜血也是猛然喷出!

    “噗!”

    鲜血洒落地面,胸口处巨痛难忍,又被厉鬼的阴寒之气所侵着身体,只感觉一股冷意从脚底窜起直到心间,他挣扎的想要挣扎开,却是怎么也挣扎不开,悬空的身体在半空中挣扎着,无法退后也无法闪避,眼见那前面弥漫着浓浓杀气的白色身影举起手中蕴含着强大杀气的利剑狠狠朝他的头劈了下来,第一次感到死亡的气息是那样的接近,让他不自由主的惊呼出声。

    “不要……”

    “受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