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68 魔主!

    听着那充斥着戾气的阴狠声音,唐心和沐宸风目光一眯,这声音,是魔主的声音!两人心头一凛,朝那声音之处看去,果然,看见那穿着一袭宽大黑袍的魔主踏风而来,身后还跟着一众的魔修,看到他们那招架,他们知道,一波刚平一波又起,这魔主突然出现在这里,绝对不会只是来看热闹的!

    “是魔修!”

    十几位峰主不由的拧起了眉头,心中隐隐有着不安,这些魔修的实力可不比先前那些修士的实力,尤其是,连那个魔主都来了,唐心他们只怕也不是那个魔主的对手。

    那魔主眯着狠厉的目光扫了底下那血腥的场面一幕,看到那鲜血淋漓的场面心中隐隐的透着兴奋,夹带着诡异兴奋的目光朝那一袭白衣的唐心看去,低沉而透着戾气的声音再带着张狂的气焰传出:“好个唐心,好个天圣丹尊,没想到你狠起来的模样倒是有几分魔修的品性,不过,你想要称霸修仙界,可曾问过本主了?”

    “我本以为魔主不会再踏入修仙界半步,却不想,今日又看见了你。”唐心往前迈了一步,清眸无惧的直视着他。

    “哈哈哈,本主只答应你那日离开,不使暗招,可没说不会再来!”魔主仰头大笑,笑声骤然而止,阴狠的目光盯着她,狠厉的声音蕴含着一股强大的威压传出:“而且,你杀了本主最得力的一个属下,你说,本主怎么可能就这样轻易的放过你?今日,本主再给你一次机会,成为本主的人,替我办事,否则……哼!”

    闻言,唐心轻笑出声:“呵呵……魔主真是自信,想让我为你办事?只怕,就是我归顺于你,你也不敢用我,要知道,我就是一个危险人物,放一个危险人物在你的身边,魔主就不怕有朝一日自食恶果?”

    “看来,你是打算跟本主抗衡到底了?”戾气的声音夹带着杀气响起,负在身后的手紧紧的拧成了拳头,阴狠的目光紧盯着那前面神色淡然的绝色女子。

    “你若想掺上一脚,那么,我们不介意让你们把命留下!”低沉而蕴含着威压的声音从唐心的身后传出,只见,沐宸风来到她的身边,凤眸直视着那前面的魔主,身上散发出来的威仪与气势就连那魔主都不由的正视起来。

    “竟然能压得住走火入魔的邪魔之性?”魔主眯着眼看着沐宸风,眼底深处掠过一丝诧异,毕竟,走火入魔的邪魔之性可是非同一般,那魔性比他们魔修的还要强烈,从没听说竟有人能压制得住的,而他,这个叫沐宸风的男子,竟然能压制得住?莫非,他的精神力已经强大到足以压制魔性的地步?

    不简单,确实是不简单!

    目光一闪,浑身散发着戾气与杀意的魔主看了他们一眼,阴测测的说:“既然你们不肯归顺于本主,那么,你们就自行了断吧!否则!”他的声音一顿,手一挥,身后的魔修带着几名身上披着宽大黑袍的人上前来。

    唐心和沐宸风几人微微拧起了眉头,看着那几抺人影,宽大的黑袍把他们从头到脚包了起来,又戴着那宽大的黑帽子,根本看不见他们的脸,只是,听着那魔主自信满满的语气,他们心头却是隐隐有着不安的感觉,好像有什么要发生一般。

    “你们看看他们是谁吧!”魔主的声音一落,后面的几名魔修当即就将那几人的帽子取下,帽子一取下,露出的那一张张熟悉的容颜,却是叫众人猛的抽倒了一口气。

    “爹!娘!”

    唐心和唐子浩两人不约而同的惊呼出声,怎么也没想到,这魔主捉来的人竟是他们的爹娘以及轩辕剑和轩辕筱筱还有木子黧以及拓拔逸!他们是怎么知道的?竟然直接去到洛川城捉人?还把他们一起捉来了?真是该死!

    冷煞看到被捉的几人,一张俊脸也是冷如冰霜的沉了下来,几人口中皆被塞了布,一身灵力全被压制住,双手反绑在身后,各有一名魔修扣着,他朝轩辕筱筱看去,见她的目光也落在他的身上,娇美的容颜上尽是担忧的神色,像是担心他们被那些魔修控制住一般,他抿关唇,朝主子看去,眼下,想救却无法救,如果他们轻举妄动,只怕他们几人性命不保!

    沐宸风看着他们几人,见轩辕剑脸色苍白,呼吸的气息也微弱,明显的是受了重伤被捉,而轩辕筱筱和木子黧两人倒还好,只是手都被反捆在身后,灵力又被压制住,浑身无法动弹,想要告诉他们什么,却又因嘴里被塞了布而无法开口,至于唐正宇夫妇两人看起来也没受什么伤,只是脸上都带着担忧的神色,看到他们几人这模样,他敛下了眼眸,心下迅速的在思忖着,应该用什么样的办法把他们救出来?

    现在这样,只怕如果他们一有什么动静,那些魔修就会先杀了他们几人,真不得不说,这些魔修真是好本事!竟然能查到他们那里去了,还将他们给捉了过来威胁他们,眼下,要怎么做才能救下他们?

    “卑鄙!”

    唐子浩咬牙切齿的怒骂着,看到他的爹娘被捉,性命危在旦夕,而他此时又不敢轻举妄动,真的是又气又急,恨不得能马上救下他们,却又怕那魔修一发起狠来,把他们给杀了,也许是因为身上气流的涌动,也许是因为怒意的澎涨,他的雷属性气息也在空气中隐隐的形成一股强大的气流,乌云遮住了头顶上的太阳,如同瞬间阴了天一般,看不见一丝的阳光,也因光线的微弱与气息的强大,底下的人都能感觉到那一股酝酿在空气中的骇人威压。

    八煞和十二龙骑他们也是冷着眼盯着那些魔修,如果没有他们几人被捉,那么他们倒是可以放手一战,可是现在,却让不得不考虑他们的安全。

    玄月和莫子漓还有凌子寒几人相视了一眼,皆是微皱起了眉头,目光朝唐心看去,眼中有着一丝的担忧,她的爹娘是她的软肋,她太过重视反倒让他们成为了敌人威胁她的要点,就算她把他们保护得再好,也难保不会被人捉来威胁她,就如同现在,难怪刚才那魔修敢那样自信满满的说出那样的话,原来是有底牌在手!

    飘渺仙门的人和红绫虽然不认识他们,但是看到他们众人的脸色大变,还有听到唐心和唐子浩的那一声惊呼,也知道那几人的身份不一般,如今被扣在魔修的手中,只怕……

    “你到底想怎么样?”唐心压下心中的怒意与杀念,冷着声音问着,清冷的目光直盯着那前面的魔主。

    “哈哈哈!怎么样?本主不是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吗?唐心,你们几个都是难得一见的强者,如果肯归顺于本主,那么,他日必将成为本主的一大助力,帮助本主称霸飞仙界,一统六界更是指日可待!只可惜,你们几个不肯为我所用,那么,为免你们日后成为阻碍本主的势力,今天,我就要你们全死在这里!”

    沐宸风凤眸半眯,眼底掠过一抺光芒,盯着那如同在做梦一般的说着大话的魔主,低沉的声音夹带着一丝不屑与轻蔑的从他的口中传出:“你好歹也是魔界至尊,竟然要用到他们几人来威胁我们,这做法未免也太损你魔主的威风了,传了出去,也只会为人所不屑,若真有胆量,那就跟我们堂堂正正的战一回!”

    听了他的话,那魔主沉默了片刻没有说话,反而是朝那身后的几人瞥了一眼,像是在思忖着他沐宸风的话似的,而在这一刻,没人知道,那带着夏雨的灵魂四处去寻找合适的身体的墨染也已经来到了这里,他悄然无声的来了,却没有一下子就出现在众人的眼前,他隐藏在一处阴暗的地方,静静的看着那半空中的一幕,看到唐正宇和白嫣还有轩辕剑他们被那几个魔修扣住,性命全掐在对方的手中,而此时,他的主子,唐心也没有办法救下他们,他朝那布满乌云的天空看了一眼,慢慢的敛下了红色的血眸,眼底掠过了一抺暗光,像是在打着什么主意似的。

    只见,他拿出了了万鬼幡,嘴里喃喃低语的不知在说着些什么,下一刻,只见那万鬼幡涌动着一丝的阴气,他的手一挥,几抺鬼魂被他捉在手中。

    “听明白了吗?趁着现在没有太阳,你们上去附身在那几个魔修的身上,不用很久,只要把他们几人放开就可以了。”交待过后,他手一松,几道肉眼无法看见的鬼魂轻飘飘的朝那半空中飘去,无人看见……

    “墨,我也去帮忙。”夏雨的声音传入他的耳中,因为最近这段时间,他教给了她一些鬼魂可以用的术法,因此,她的实力也算提升了不少,看到老爷夫人有难,她也想去帮忙。

    “你好好呆在里面就是帮忙了。”他开口说着,说话间,那血眸中有着连他自己也没注意到的温柔与无奈。

    “可是我想去帮忙,我会帮忙的,你教了我那么多,我真的可以的。”夏雨还是想出来,毕竟,大家都在出力,她也想出一份力。

    “现在是白天,你的灵魂本就弱,不要说了,我去引开他们的注意力。”就在这时,他听到了那上面那个魔主的声音又再度的传出。

    “哈哈!好!你说得也是有理,本主堂堂魔界至尊要杀你们几个易如反掌,又何必用这几个人来威胁你们呢?既然如此,那么这几个人也是没用的了,本魔主就送他们一程,再来了结你们,让你们一起去阴间团聚!”那魔主说着,大手一挥,就要下令身后的魔修马上杀了他们几人,却在这时,冷不防的又冒出一个声音来。

    “小小的魔界魔主,竟然也敢在这里放肆!”

    冰冷而蕴含着嗜血杀气的声音夹带着强大的威压突然间传出,弥漫在空气之中,伴随着那声音的传开,众人隐隐的能感觉到一股阴寒之气也扑面而来,对于熟悉这股气息的唐心他们而言,不用看也知道是墨来了。

    回头看去,果然,一身黑色战袍的墨染踏风着轻风飞掠而来,血色的眼眸不似沐宸风走火入魔时的红,他的血眸经得像鲜血,又像内有乾坤窥之不透的神秘,黑色的身影如鬼魅般的出现,嗜血的杀气与阴寒的气息直叫那些不认识他的人心头扑通扑通的猛跳着,自然而然的生出一股惊悚的惧意。

    那魔主因他的话身上的气息也沉了下来,浓郁的邪魔之气对上了阴寒的煞气,像是两股气流在暗中较量着一般,那魔主眯着阴狠的目光盯着一身黑色战袍的男子,在触及他的那一双血眸时,更是一惊:“你、你是鬼尊!”

    震惊而不可思议的声音带着肯定的传出,在看到他那双血色的眼眸时,一直都处于淡定自信状态的魔主却是惊了,第一次的失去了他身为魔界至尊应有的风范,反而有一种打心底浮现而出,一种处于本能的惧意与惊恐,就连那身形也是在那震惊的声音一出时猛的后退几步。

    别人不知道他这是为何,但是墨却知道,自从去了蓬莱仙岛又进了鬼界后,他的一些记忆便苏醒了过来,包括以前身为尊鬼时所发生的一切,以及鬼尊所拥有的一些控制鬼魂的术法,他全都记了起来,而这魔界的魔主,就因曾是他的手下败将,曾经的他就是用万鬼幡让那魔界的魔主惊得跪地求饶,他身为鬼尊,御鬼的本领自是非同一般,而他的手段更是非一般人可比,要不然,这堂堂魔界魔主也不会在一看到他就惊成这样。

    唐心和沐宸风以及唐子浩他们注意到那魔主本能产生的一种惊惧之意,不由的都朝墨看了一眼,心下微怔,这魔主似乎很惧他?而这魔主也是一眼就能认出,墨就是鬼尊的事实,看来,一定也是与他过有过节的。

    八煞和十二龙骑他们看到墨的出现,心下也微定了下来,不知为何,看到了那魔主的反应,他们就觉得墨一定会有办法救下他们几人,也正是这个念头一出,他们也都警戒的注意着那魔修们的动静和墨的举止。

    “魔主,我们又见面了。”墨冷着声音说着,眼角瞥见,那几抺鬼魂已经悄然无声的附到了那几个魔修的身上,当即,放在身后的手朝底下的八煞和十二龙骑他们打了个手势。

    一直注意着的八煞和十二龙骑一见,心头一凛,目光一闪,朝那几名扣着唐正宇几人的魔修看去,他们也都不动声色的移动着身形与步伐,也就在这时,那魔主像是猛然想起什么似的,大呼一声:“不好!”猛的回头看去的同时,正好看见那几个魔修带着唐正宇几人迅速往下而去,把他们推给了八煞他们。

    “该死!又用这一招!鬼尊!这是本主跟他们之间的事情,你不在你的鬼界呆着,来凑什么热闹!”愤怒的魔主气得牙狠狠的,怒视着那前面的墨染,可当直视到他那一双血眸时,心头又是忍不住的一惊。

    底下,八煞他们接住了唐正宇几人后便迅速将他们带到安全的地方,给他们解开身上的绳子拿掉口中的布。唐心和唐子浩以及沐宸风他们几人见了这一幕这才暗松了一口气,提着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

    血色的眼眸朝那魔主瞥去,墨冰冷的声音带着着一股嗜血的杀气从他的口中传出:“你正在对付本尊的主子,你说,与本尊有没关系?”声音一落的同时,他手一扬,拿出了万鬼幡。

    看到那万鬼幡,那魔主眼中是明显的闪过惧意,又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错愕的看着他问:“你说什么?唐心是你的主子?你堂堂鬼界的鬼尊去给一个女子当下属?”然,当下一刻,那朝他围过来的众人直逼而来时,意识到危险的降临,面具下,脸色是骤然一变。

    对付唐心他们他是自信满满,可是,若再加上这个鬼尊那就不一样了,他在他的手上吃过亏,如果说这世间他魔尊唯一惧过的,那就也只有这鬼尊一人了。

    “青龙火凤,虎王小丹!你们收拾了那些魔修,这魔主,就交给我们来对付!”

    唐心一声令下,原地待命的契约兽们纷纷一跃而起,朝那上方的魔修扑了过去,那些魔修的实力皆在金丹修士以上,对付他们,用上古神兽火凤和青龙它们最恰当不过了,此时,一见几头契约兽朝那些魔修扑了过去,饶是嗜血狠厉的魔修们也不由的脸色一变,迅速的提起体内气息,准备战斗!

    八煞和十二龙骑他们将唐正宇他们带到安全处后,把他们交给门主和十几位峰主照顾着,便也提气而上,加入战斗之中,只见,随着众人所息的扬起,空气中的威压猛地一沉,他们各亮出了他们的仙品神器,挥手之间便是一股强大的骇人气流袭出。

    唐心从空间中取出剑,长剑在手,泛着锋利光芒的剑尖斜指地面,一身雄厚的灵力迸射而出,而在这时,旁边的沐宸风同样的亮出了手中的长剑,凛冽的剑罡之气,骇人强大威压,空气中,因众人的气流涌动,气息变得低沉而令人窒息,最是令风云色变的是墨染挥动着手中的万鬼幡,阴寒之气的涌动,如同腊月中的寒风,丝丝剌骨。

    “呼!”

    狂风起,阴气弥漫而出,天空之中乌云遍布,呼啸着的狂风如同厉鬼在咆哮着,发出骇人的嚎叫声。

    “嚎……呜呜……”

    “轰隆!”

    “咔嚓!”

    天空之上,云层之中,雷电的相互交溶发出的阵阵闷雷声声声传出,闪电咔嚓咔嚓的劈闪着,隐隐像要随着惊雷劈落一般,一道道的雷鸣声伴随着咔嚓而响的闪电在那魔主的头顶上等待着最佳的时机。

    唐心手中肉眼可见的灵力在涌动,汇聚到她手中的长剑上,呼啸而起的凛冽剑罡之气,风劲一动,白色的衣裙随风飞舞,清冷而蕴含着杀气的目光盯着前面的魔主,如果不是他拿她的家人来威胁她,她也许不会想要要对他赶尽杀绝,但是,他胆敢捉了他的亲人来威胁她,她就要他死无葬身之地!

    “胆敢动我的家人,今天,我就要你死在这里!”

    蕴含着杀气的声音夹带着嗜血的气息,声音一落下,只见白色的身影快如鬼魅的飞掠而出,她手中的长剑一转,锋利的剑尖舞出了凌厉的剑罡之气,她一出手就是飞花凌云剑的第二招飞花掠影,寒剑的袭出,只看到剑影的掠过,剑影分化出数十道剑罡猛的袭向了那前面的魔修,每一道剑影都如同有着十万的威力,想分辨出哪一些是虚哪一道又是实,却发现,剑影之中,锋利的剑罡之气集中在每一道剑影之上,根本无从区分。

    “飞花凌云剑!好你个唐心,本主真是小看你了!”那魔主猛的回过神来,提气一纵险险的避开了她的剑罡之气的攻击,黑色的身影在半空中连踏几下后退才稳住了身形,可当他稳住气息平衡身体站稳脚时,却又有一股阴寒之气扑面而来,那剌骨的冰寒冷入骨髓,有着令人毛骨悚然的惊悚感觉,不用想,他也知道除了鬼尊无人能释放出那样阴冷的气流来,当即迅速后退,提气体内的邪魔之气抵挡,大手一挥,一道凌厉的气流迅速汇聚在手中,以着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形成,随着他的一声厉喝,那股所流猛的往唐心击去。

    “去死吧!”

    该死的唐心!竟然连鬼尊都收下了,此人,绝对留不得!今日若是不杀了她,只怕后患无穷!

    “小心!”

    几声惊呼不约而同的响起,几抺身影迅速的挡到她的面前,玄月和莫子漓还有凌子寒沐宸风几人的合力,同样的击出了一股强劲的气流击向那魔主,与此同时,天空之中,唐子浩和夏雪两人同时催动属性,雷电相结合,看准了时机那一道蕴含着闪电的惊雷便以着掩耳不及的速度从空中劈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