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67 杀戮盛宴!

    强者对战!他们根本没有活路!此时不逃更待何时?

    看着他们眼底浮现着恐惧的神色,看着他们的身体动作不自由主的退缩,看到了他们身上的那份颤意,察觉到他们的意图,唐心勾唇一笑:“现在想走?未免晚了!”

    “唐心!你、你逼人太甚了!你真以为你能杀光我们全部吗?”其中的一名中年男子难掩其惊恐的神色,咽了咽口水,道:“我们代表着各方的势力,身后的势力雄霸一方,如果我们真的死在这里,这修仙界也别想太平!”

    “呵呵……”

    唐心轻笑出声,居高临下的睨了他一眼,唇边的笑意骤然敛去,目光冰冷而带着威压直视着他,浑身散发着一股清冷的气息与久居上位者的强者气势,清傲的声音带着一抺冷冽不紧不慢的从她的口中传出  。

    “今天,我就要给修仙界换血!杀光你们,我要收服修仙界的各方势力,谁若不从,谁敢不服!杀、无、赦!”

    蕴含着威压的清傲声音铿锵有力的从上空中传出,清晰的传入了就底下众人的耳中,深深的撞入了众人的心中,在众人的心中猛然炸开,只感觉有什么在狂烈的拍打着他们的心头,那股震撼,久久不息……

    所有人的动作皆因她的话而停顿了下来,抬头怔怔的看着那飘浮于半空中的绝色女子,只见她白衣飘逸,墨发随风飞扬,绝色无双的容颜让人每每见了都心生惊艳之色,她的气度非凡,她的风采绰绝,她的气质绝尘,她的气场强势摄人而透着一股神圣不可侵犯的尊贵气息,她,只是简单的一袭白色衣裙,她,只是静静的飘立在那上空,她,只是冷冷的俯视着他们,却带给他们一股震撼人心的感觉,那是一种至尊强者的威压,那是一种神圣不可侵犯的尊贵,在她的面前,他们显得是那样的渺小,在她的面前,他们竟然内心深处有着一股想要叩跪下去的冲动!

    咽了咽口水,压下心头因她的话而掀起的狂狼与震撼,他们想要平复内心的颤抖,却发现,那股震撼不是他们所能压下的,她的话,清晰的传入他们的大脑,在他们的心中形成了一个旋涡,如同一颗巨头猛然投入心湖,无法平复!

    树下,柳少白站在那里怔怔的看着,眼中尽是陌生的神色,那样尊贵不凡的女子,那样浑身散发着摄人光芒的女子,那样清傲冷绝的女子,她,真的是那龙腾大陆上一直默默无名被人说是无法修炼的废物的唐心吗?

    真是太不可思议了……要是龙腾大陆的人知道,那个一直被他们所瞧不起的唐心,竟然是这样一个风华绝代的人物,那将是怎样的一个表情?

    其实,柳少白并不知道,唐心从龙腾大陆离开,那是几乎搅翻了整个龙腾大陆才走的,她唐心之名早已经是龙腾大陆的传奇,鬼手天医之名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只是,他自离开就不曾回去,自然也不知在他走后所发生的一系列不可思议震撼人心的事情。

    十几位峰主和飘渺门主听了唐心的话也是一怔,抬头看着那风华绝代的女子,心下不禁感叹,她注定是不凡的人物,那样的光芒万丈,也许以前不相信她所说的话能做到,但是经过这一次,他们相信,她说得出,做得到!

    “受死吧!”

    玄月戾气声音一出,手中蕴含着凌厉剑罡之气的气流也飞劈而出,一举就朝那些修士劈了下去,他才不管他们是什么人,她说了,今日,这里面的人一个也不要放走!

    “嘶!不、不要……啊!”

    倒抽气的声音猛然传出,那些家族的主事人看到那蕴含着浓浓杀气的剑罡之气袭来,惊得颤声的呼叫着,身体也迅速的往远处逃去,只是,他们的速度又怎么可能比得上玄月的速度?也就那转身的瞬间,就有好几名家族的主事人被那股凌厉的剑罡之气劈成了两半,鲜血飞溅而落,洒落到底下那些修士们的头上,脸上,温热的感觉让那些修士惊得猛然大呼出声。

    “啊……血、血、血……”

    因鲜血的洒落,因那血腥的尸体从半空中掉落砸到了底下的修士,那鲜血淋漓的场面让他们惊掉了魂,纷纷猛然的惊醒了过来,看到他们家族的家主和一些势力的主事人竟然被一剑就劈成了两半死在这里,不少的修士都乱了,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逃!逃走!打不过那就只有逃走!

    “铿锵!咻!砰砰!”

    “嘶!啊……”

    刀剑相碰的铿锵声伴随着凌厉的气流声声声传来,紧接着的是一声声倒抽气的声音和惊呼声,成千上万名修士被那少少的几十人给吓到了,而其是在看到玄月只是一招便那样轻易的砍杀了几名强者,更是惊掉了魂,失去了平日的沉稳与倨傲。

    “不要慌!不要慌!大家不要慌,我们人多,对付他们绰绰有余!不要慌!”

    混乱的人群中,扭打在一起的众人互相推撞着,说实在的,就凭着唐心他们几十来要和那几百名飘渺仙门的弟子要困住那上万名的修士是很难的,眼见有的修士就要逃出飘渺大门外,高处的唐心目光一眯,吩咐道:“子寒梦珊,你们守着飘渺大门,不要放走一个!”

    “是!”两人领命当即就飞掠而起,凌子寒快他们一步的将那扇大门给关了起来,十几丈高的大门一关,底下有凌子寒守着,上面有梦珊守着,那些人根本无法从这里出去,尤其是,当梦珊手心一转,拿出了她的琴抱在胸前,纤长的手指轻轻一挑,第一个诡异的音符夹带着一股气息传出。

    “铮!”

    肉眼可见的能量气息随着那一声琴弦的拨动而袭向了那飞掠而来的众名修士,当那些修士看到那股空气中弥漫着的诡异琴声时,不由的心头一惊,猛的又往倒退了,而原本冲在前面的那些修士则退避得太慢,她的琴声本就是有着迷心的诡异音符的,尤其是在他们这时心底充满恐惧与惊慌的时候,意智力更是薄弱,琴声一出,轻易的便将他们控制住。

    “铮铮铮铮……铮铮铮铮……”

    琴声由慢到快幽扬的传出,琴声前期如同高山流水,叮咚而响十分悦耳,紧接着又是一变,琴声一转如同飞流直下的瀑布,汹涌而澎湃,激起万千水花在心中,一点点一寸寸的迷失了那些人的心神,将他们控制住,让他们陷入了幻觉当中无法自拔。

    “不好!是音攻!那个女子会音攻!”

    后面的那些修士看着前面的修士们一个个如同着了魔性的迷失在那音符之中,不由的大惊失色,慌乱的退后,可这一退后将要面对的却又是那嗜血的击杀,进退两难全,这一刻,他们被逼急了,无路可逃,只有拼死一博!

    “我们杀出去!就不信杀不出一条血路来!”

    “好!杀出去!”

    “杀啊!”

    无处可逃,只有孤注一掷的杀出一条血路,也许会伤,也许会死,但,总比坐以待毙的好。一时间,呐喊的声音夹带着灵力的气息传出,弥漫在空气之中,那些人一个个的往前扑去,横竖都是死,拼一下也许还有出路,只是,让他们没想到的是接下来他们唤出的那些契约兽,看到那一只只强悍无比的契约兽,他们是真的连死的心都有了……

    “都出来!一个也别放跑了!”

    唐心手一挥,一道道的光芒从她的身体里飞闪而出,一只只强悍无比的契约兽嘶吼着出现在众名修士的面前,那一只只的上古神兽和神兽的出现,让那些修士们惊得几乎忘了逃跑,一个个震惊的看着那些契约兽,不可思议的喃喃出声。

    “上、上、上古神兽?”

    “还有神、神兽?”

    “这、这么多……这也太、太可怕了……”

    吃惊的声音难以置信的传出,他们一个个瞪大了眼睛看着那上方的一幕,那并排而站着的上古神兽,青龙,火凤,还有青鸾还有白纹虎王,还有蓝灵蛇还有……天啊!她一个人,竟然拥有这么多的契约兽?这、这也太可怕了……

    “吼!”

    “嗷!”

    上古神兽的低吼声夹带着强劲的威压一经传出,那底下的修士们纷纷双腿一软的跌坐在地面上无法站起来,空气中,那股强大的威压袭向了他们,压在他们的着头顶,让他们连呼吸都感觉到困难,那股自来心灵深处的惊惧是由内散发出来的,根本无法抵挡,他们想逃,却站不起来,双腿不自由主的颤抖着,发软,无法行走。

    对于修士而言,到了一定的级别修士们都会契约灵兽为自己的契约兽,一来可以成为自己的助力,战斗时也能增加他们的战斗力,只是,强大的灵兽不是那么容易契约的,太弱的他们又不想契约,因此,大部分的修士可以说是没有契约兽的,就算是那些家族的家主和各方势力的领头人,他们虽说有契约兽,但是与唐心这些上古神兽级别的和神兽级别的比起来,他们的根本就是不值一提。

    “嘶!她、她竟然自己一个人就拥有这么多的契约兽!”

    十几位峰主也是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那高处的白衣女子唐心,要不是亲眼看见,真的很难相信她竟然拥有这么多的上古神兽和神兽,要知道,上古神兽的威压非同一般,只要威压一出,那些修为较弱的修士根本连站也站不起来,就如现在,那一个个倒在地上面露痛苦之色的修士们,冷汗直冒而出,那是被强大的威压所笼罩着,相互挤压而形成的痛苦。

    “吼!”

    “呼!”

    白纹虎王和蓝灵蛇它们一同扑了下来,朝那底下的修士袭去,白纹虎五锋利的爪子一爪,几道爪痕一现,鲜血直涌而出,虎嘴一张,咬断了那些修士的脖子,几个纵身,那无法动弹的修士们一个个发出凄厉的惨叫声,惊惧的面对着无法逃脱的死亡,而被蓝灵蛇的毒牙一咬到,哪怕是修为再深的修士也瞬间脸色泛着紫黑色,嘴角溢出丝丝黑色身体抽搐了几下而死去。

    火凤用的直接是一喷出一把火将底下的那些修士烧个精光,看着那些修士置身于火焰之中,惨叫着,求饶着,嘶喊着,它冷哼了一声,又再度的喷出一把火焰加大火势,却又只让火焰烧到那些修士们,而不及伤飘渺仙门的弟子和飘渺仙门的花草树木。

    “啊……不要、救命……嘶……痛死我了……啊……”

    飘渺仙门的弟子们冒已经迅速的退到了十几位峰主和门主的身后,他们震惊的看着那一幕,烈火的焚烧,神兽的撕咬,强大威压的笼罩,那些人如同无力反抗的孩童,恐惧的看着死亡的到来却无法自救,那惨叫的声音,那求饶的声音,声声的撞入众人的心中,他们知道,今日如果不是有唐心他们在这里,只怕,面对着这样一幕的就会是他们了,因此,那些修士如果虽在面对着死亡与惨状,但他们却无法对他们心生同情。

    悄然无声的,一名中年男子这避开了所有人,来到了唐心他们的后面不远处,只见他目露狠厉之色,紧咬着牙,浑身散发着浓浓的肃杀之气,他的手中凝聚着一股强劲的气流,这股气流汇聚了他的十成灵力,他孤注一掷,就准备用这股气流一举击杀了唐心,让她死在他的面前!

    正当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那底下一幕的时候,正人没人注意到身后危险的逼近时,飘渺门主眼角瞥见了那一幕,不由的倒抽了一口气,猛的提起了心,大喝出声:“小心身后!”中气十足的一声大喝声的响起,让八煞和十二龙骑以及玄月他们都一怔,不约而同的朝唐心看去,看到她身后的那一幕,心也不禁漏了一拍。

    “咔嚓!砰!”

    “啊……”

    只是,让众人没想到的是,就在那中年男子手中的能量气息要击向唐心的瞬间,天空之中忽然劈下的一道闪电准确无误的击中了那个中年男子,只听咔嚓的一声巨响,闪电的从天空中击落,击中那个中年男子时那个中年男子浑身都透被透视了一般,那些骨头在闪电的威压之下清晰可见,他的身体在抽搐着,他的皮肉也在颤动着,他不停的发出颤声与惨叫的声音,身体上的烧焦味也随着弥漫而出,下一刻,只见光闪的光芒一闪,消失无踪的同时,那名中年男子也跟着从半空中掉落,而这时,他浑身的血脉已经被闪电吸干,全身都被那电流烘烤干,只有阵阵的焦味在风中传开。

    唐子浩看到那道闪电,俊美的脸上不禁露出了一抺笑容来,是他的小雪来了,除了小雪,谁还会用闪电?难怪刚才一直没瞧见她,原来是躲在了某一处了。目光朝周围看去,在一处半山腰中看到了那一抺白色的身影,似乎她也知道他在看她似的,也朝他挥了挥手让他知道她就在那里。

    “是小雪。”唐心轻轻一笑,唇角轻勾着,她的身边能人还真的多,一个个都这样的保护着她,试问,那些想对她下手的人又怎么可能成功?

    玄月也朝那一边看了一眼,见到了那半山腰处的那一抺白色的身影,便对唐心道:“她说她在暗处防着有人对你不利。”

    “穷奇,麒麟,你们也下去帮忙吧!”沐宸风低沉的声音一出,两道光芒闪出,一只上古凶兽一只上古神兽便出现在他的面前,看到专吃人的上古凶兽穷奇,那底下被青龙的威压摄住的众人不由的两眼一翻,直接吓晕过过去。

    上万名的修士,如果仅仅唐心他们几十人动手,那得杀得什么时候才杀得完?但,有了上古神兽的加入就不一样了,情势大大的逆转过来,每只契约兽都各有它们的本领,有的利用威压震摄住那些修士,有的亮出了锋利的爪子击杀,血腥的场面,嘶叫呐喊的凄厉惨叫,一声声的传出,几乎响遍了整个飘渺仙门,那一幕,不仅深深的震撼住了飘渺门主和十几位峰主以及那几百名的弟子,更是深深的让那些没有踏入飘渺仙门,而是到不远处的山峰上观战的家族和一些势力的修士们,让他们心中在庆幸的同时,却又忍不住的升起了一股寒颤,这样的嗜血杀戮,那一个个的浴血战士,如同地狱的修罗,勾魂的使者在收割着那些修士们的性命……

    不由的,他们脑海中冒出了唐心先前所说的那一句话,她说她要收服修仙界的务方势力,谁若不从,谁敢不服,杀无赦!

    只感觉心中猛的一沉,胸口处的骇浪一波一波的翻滚着,扑卷着,狠狠的撞击着他们的胸膛,他们不约而同的朝那飘浮在半空的几人看去,那几个人,个个身姿绰绝不凡,个个气势磅礴强势,个个有着与天地并肩而立的尊贵与强大,尤其是那个白衣飘飘风华绝代的绝色女子,集天地灵气于一身,集世间尊贵与一体,她是强大的代表,她是神圣的存在,她伫立于天地间,俯视着天下万物,如同至尊强者,与天地同立,受世人敬仰!

    她,将翻开修仙界辉煌的一页,她,将在修仙界留下属于她的传奇色彩!唐心之名,今日过后,相信,定在这修仙界名留万吏!

    杀戮的盛宴还在继续,鲜血不知何时已经染红了大地,隐隐有着血流成河的催势,尸体凌乱的散落一地,有的也许尸骸不全,有的死状极其惨烈,上古神兽的击杀非同一般,它们用最快的速度,用最直接的速度将对方杀死,成千上万名的修士,他们原本是分布各地的高手,他们原本有着舒适的生活环境,但是,他们心中生出了不该有的贪婪念头,这贪婪的念头把他们带入了万劫不复之地……

    那些在不远处的山峰上看着的家族和几方势力,每看到一个修士的倒下,看到他们那凄惨的死状,心中的惊惧意便多了一分,对那强悍的战斗力感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惊悚之意,如果,如果他们先前也跟着进去了,那么,也许此时他们就无法置身事外的在这里看着了,他们也会被秒杀,在那上古神兽和神兽以及那些如同地狱勾魂使者的煞神面前,他们根本没有还手甚至自保之力。

    烈火在焚烧,惨叫的声音渐渐的减少,挣扎的声音也慢慢的显得平静,短短不过两个时辰的时间这一场上万人的嗜血击杀便已经接近了尾声,一具具倒下的尸体,触目可见的鲜血与残骸,凌乱的丢掉在地上的兵器,眼前的一幕幕深深的震撼着飘渺仙门众人的心,他们本以为今日会是仙门大劫,他们本以为无力保存仙门的存在,却不想,到了最后,是唐心他们守护了飘渺仙门,守护了这里的一切,也保住了他们的性命……

    这一刻,心中有着千言万语却无从说出,如果不是他们的出现,今日,死在这里的就会是他们飘渺仙门里的人。

    “吼!”

    白纹虎王的一声低吼声传出,这场杀戮盛宴也终于落幕,底下,除了飘渺仙门的人之外,没有一个活口,上万人的尸体凌乱的倒着,有的堆成了小山,随处可见的鲜血与散落四处的残骸可见这一声嗜血的杀戮是多么的疯狂与狠厉。

    白纹虎王和火凤它们全站在尸体的中间,抬着头看着那半空中的主人,等候着她的命令。

    唐心和沐宸风相视了一眼,朝底下看去,见那上万名的修士已经没有一个活口,他们用他们的生命付出了惨痛的代价!正当他们也认为这一场杀戮已经告一段落的时间,正当他们打算唤回他们的契约兽的时候,就在这时,天边,传来了一声张狂而充满戾气的嚣张大笑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精彩!不错!很精彩的一场嗜血杀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