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66 群雄聚战!

    “快看!那是什么!”

    不知是谁惊呼了一声,众人猛的回头看去,只看到,数十道身影踏着轻风飞掠而来,强大的气势伴随着凛冽骇人的气场,那些人每一个的身上都散发着浓浓的煞气与杀意,铺天盖地般的强劲气流有如狂风扑卷而来,几十人的威压凝聚成了一股令人窒息的气场,深深的震撼着众人的视觉与心灵,不由的,只觉得心头猛然一沉,那些人身上的煞气让这些久经战场的人都不禁心惊胆颤起来,那气势,那气场,那威压,那眼神,是那样的令人惊惧,那样的令人心生寒意……

    “那前面几人我认得,他们、他们不是那洛川城中天圣丹尊手底下的八煞吗?他们怎么也来了?”一名修士瞪大了眼睛看着那八名白衣男子,八人一惯的白衣,却浑身散发着浓浓的煞气,那样的浓烈的煞气就算是他们这些居于上位的人都不曾拥有的,让人看过一眼便不会忘记。

    天圣丹尊之名早已传遍修仙界的每一个角落,也有不少的人修士和家族的家主亲自上洛川城求取丹药,却从不曾见到天圣丹尊一面,想要求取丹药,也只能在天圣丹尊的丹药拍卖会上拍买,但,这八煞却是为众人所熟悉,而且,那当中的那名蓝衣男子莫子漓,更是一直帮天圣丹尊打理着拍卖场的,如今竟然连他也来了,这、到底是怎么一国顺事?

    在场的人不少去过洛川城的,如今看到那些熟悉的面孔,一个个都震惊了,天圣丹尊的这些手下个个站出来都绝对是称霸一方的强者,但是他们却只忠于天圣丹尊,只听命于天圣丹尊,甘愿跟在天圣丹尊的身边当他的护卫,如今却突然出现在这里,众人脑海中只浮现出一个念头,莫非,那一直都不曾露面的天圣丹尊来了这里?

    不由的,朝周围看去,却因周围的人太多,不知那天圣丹尊会藏身在哪一个地方,因那八煞的出现,他们也只能警惕的注意着周围,却不想,被那接下来的一幕给惊到了。

    只见,那一伙人飞掠而来,竟是去到了那半空中唐心他们的身边,他们清楚的听见,八煞和十二龙骑恭敬的朝那一袭白衣风华无限的绝色女子行了一礼,口中还唤了一声主子……

    “主子?她、她、她……”

    “八煞和十二龙骑的主子不是天圣丹尊吗?难道她……”

    “这、这怎么可能!”

    底下的众人在听到他们的那一声主子,只觉脑海里轰隆一声巨响,仿佛有什么炸开了一般,吃惊得合不拢嘴,一个个用着那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那飘立在半空中的白衣女子,唐心!她竟然就是天圣丹尊?

    “唐心是天圣丹尊?”站在一棵树下的柳少白错愕的看着那飘立于半空中的女子,她竟然是天圣丹尊?这怎么可能?不由的,把目光转向身边的帝殇陌,却只见他静静的看着,沉默不言。

    宽大的白袍着身,三千银发垂落身后,浑身透着一股悲凉与孤寂的气息,帝殇陌,已经不复往日的儒雅温润模样,正确的说,早在那龙腾大陆唐心决裂的削发断情那一刻起,早在他三千墨发寸寸成雪开始,他的心就已经死了,他就已经与从前断绝,那孤寂的气息就一直紧随着他,弥漫在他的身上,挥之不去……

    平静得如死水一般的眸光看着那飘立在半空中的白色身影,看着那张熟悉又陌生的绝色容颜,看着她一次次的展现出那绝代的风华,展现出令人震撼的实力,他的脑海中不由的想起了以前两人的一幕幕相处,曾经的她,笑得那样的温柔,眸光流转间偶尔透着狡黠的光芒,曾经的她,依偎在他的怀里,与他谈天说地,看日出日落,曾经的她……曾经的她……一幕幕在脑海中掠过,一幕幕让他的心寸寸冰凉,寸寸成雪……

    慢慢的敛下了眼眸,掩去了那眼底的一丝情绪波动,他已经决定放下了不是吗?又为何在看到她时总是不自由主的想起?又为何一次次的被她展现出来的光芒所剌痛了眼?

    比试台上,飘渺门主和十几位峰主都震惊的看着她,眼中尽是满满的不可思议与震撼,看到那八煞和十二龙骑向她行礼,他们只觉心头猛的掀起了一股狂风骇浪,猛的拍打着他们的心头,心中的震撼与激动让他们此时热血沸腾却说不出半句话话来,一个个瞪着眼睛盯着唐心看,仿佛要将她看透一般。

    唐心就是天圣丹尊?

    这、这可能吗?她不是南峰仙翁的关门弟子吗?怎么又会是天圣丹尊?天圣丹尊!那可是一位了不得的人物,短短不到一年的时间威名传遍修仙界的每一个角落,他所炼制的丹药更是带给修仙界的每一位修仙者超强的震撼,那绝佳的炼丹技术修仙界无人能比,别的炼丹师炼制不出来的丹药天圣丹尊都能炼制出来,而且,传闻天圣丹尊有一种叫还魂丹的极品仙丹,那天丹是逆天丹药,如果是刚死的人,只要服下一颗就能起死回生!那可是有钱也买不到的仙丹,放眼整个修仙界根本无人能炼制出那起死回生的丹药来,也正因为如此,前段时间才有不少的人专门去洛川城想要逼天圣丹尊出来,哪知,到头来根本没能见到他的真面目。

    原本在一旁看着的三位尊者早在她出现时就知道自己是来对了,这摆明了就是他们的主子唐心,那个单凭一人就对付了他们三人还杀了西方尊者的那个唐心,正当他们想要上前行礼时,就见那一伙人飞掠而来,听了周围众人的话,再看那些人,才知道,原来,他们的主子竟然就是天圣丹尊!

    只觉心头震撼连连,南峰仙翁的关门弟子这个身份已经不得了了,而她竟然还是那威震修仙界拢断所有丹药之路的天圣丹尊?那个就算是死人也能救活的天圣丹尊?太不可思议了!这真是什么事都让他们给碰上了,战斗败在她的手里认了她为主,却不想,她还有着这样一个惊人的身份!

    天圣丹尊!天圣丹尊啊!想想他们就激动不已,如果,如果她肯赏他们一颗进阶的丹药,那么,他们想要进入化神期就容易多了,更不用担心着进入化神期时会不会被天雷所劈死,会不会承受不住天雷的威压而身死,天圣丹尊啊!竟然就是他们的主子,他们是何其的有幸?今日好在他们是来了,要不然,真的是后悔终身!

    而就在他们三人正激动的时候,高处的唐心也注意到了他们,只见她眸光一闪,清冷的声音夹带着威压传出,弥漫在空气之中:“你们三人打算在一旁看到什么时候?此时不出,更待何时!”

    她突然清喝出声的话语让底下的众人皆是一怔,不知她是在对谁说话,顺着她的目光寻去,只看到三抺蕴含着强劲气流的人影飞掠而起。

    三位尊者相视了一眼,皆在眼中看到了他们三人的意思,不由的一笑,他们都想到一块去了,此时听到了她的声音,心头一凛,当下,飞身提气而上,脚尖在那床些人的头上借力轻点,身形一转,迅速的来到了比试台上,衣袍一撩,单膝跪地,恭敬的朝那半空中的人行了一礼:“属下叩见主子!”

    三人单膝跪地,这一跪,蕴含着威压的低沉声音也随着传出,声音虽然低沉有力,恭敬而带着敬意,但只要仔细一听,便能听出他们三人的声音中因激动而带着颤音,他们抬起头,目光灼灼的看着那立于高处的白衣女子,眼中浮现着一抺以往不曾有过的敬佩之意。

    那是他们的主子!一个只要一颗丹药,就能让他们迅速进阶的强大主子!

    那恭敬而低沉的声音一经传开,待众名修士看清那三人时,不由的猛然倒抽一口气,心头大惊,他们、他们是……是三方尊者!元婴级别的强者!也是东南北各一方的霸主!他们竟然、竟然是唐心的手下?传闻这三人自视甚高根本不将任何人放在眼中,更别提是认主的事情了,而如今,他们却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单膝跪在比试台上,神色恭敬眼带敬佩之意的看着唐心,这、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看着那一个个站出来的人物都是极具份量的,不仅仅是他们的战斗力,还是他们在修仙界的地位或者是他们背后的实力,都是不可忽视的,原本以为这飘渺仙门是一块垂手可得的肥肉,却不想,一下子冒出了这么多的强者了,尤其是,单凭那唐心一人手底下就有这么多的能人异士,这让那些想要一举歼灭了修仙界的各方势力都不由的心生不安,这一战,可还会赢?

    他们的战斗力是可怕的,他们的实力绝对是在他们众人之上的,与他们相比,他们也只在人数上占了高峰,可、可这一动起手来,只怕,只怕他们再多的人也不够死……

    这唐心真是好本事,竟然能让这么多的强者成为她手下的人。

    远处的山峰上,那些没有进飘渺门人的看到了那一幕,也听到了他们所说的话,对于有修为的修士而言,只要不是刻意压低了声音,他们都是可以听得到的,更何况,他们从先前就一直注意着那前面的一幕,自然也会倾听他们到底在说些什么,此时,知道了那唐心除了是南峰仙翁的关门之弟子之外还有另一个身份,那就是天圣丹尊,不由的,心头只觉一沉,这样一来,那些进了飘渺仙门的人只怕是凶多吉少了。

    “起来吧!”唐心淡淡的说着,瞥了他们一眼,清冷的声音再度的传出:“今天,进了这飘渺仙门的人,一个也不要放走!我要他们把命的留在这里,听清楚了吗?”

    蕴含着雄厚威压的声音透着一股上位者的威严,清冷的声音如同一道惊雷一般的在众名修士的心中猛的炸开,让他们生出了一丝的慌乱之意,看着那三方尊者和八煞以及十二龙骑他们,只觉生死就在一线间,他们今日前来,只怕,想要活着走出这飘渺仙门就难了。

    “是!我等遵命!”

    不仅是那三位尊者,就连八煞和十二龙骑他们也同时应着,二十几道的声音一同传出,带着雄雄的战意与凛冽的煞气,他们如同那地狱走出的使者,每个人的身上煞气与杀气相互交溶着,汇聚成了一股令人心惊胆寒的气息,让底下那些修士们握着剑的手都不由的颤抖着。

    那是一股从脚底窜起的寒意,那是一股从心底冒出的惊惧,这一刻,他们知道,不战也是死,战也是死,唯今之计只有拼了,众人合力拼了才能有一线生机!于是,不是是谁大喊了一声:“我们跟他们拼了!我们人多势众,不用怕他们!如果不杀了他们,死的就是我们了!跟他们拼了!”

    那大喝的声音一经响起,激起了修士们心中的战意,他们谁也意识到了面前的局面是有多危险,那些人竟然只有少少的几十人,但是,每一个都是实力出众足可威震一方的强者,他们想要从他们的手中取胜,胜利的机会是很渺茫的,但,只有拼了,他们才有一线生机,这一刻局面扭转了过来,不再是他们对付飘渺仙门,而是飘渺仙门的人在对付着他们!

    “我们跟他们拼了!今日,不是他们死就是我们死!冲啊!”

    响亮的一声大喝声一出,各大家族和势力的主事人纷纷领着他们身后的修士冲了上去,长剑泛着凛冽的寒光挥杀着,劈砍着,有的朝台上的十几位峰主和受了伤的门主而去,有的朝那几百名飘渺门的弟子而去,而那些家族的家主和一些势力的领头人则朝半空中的唐心他们而去。

    看着底下混乱的场面,那些修士虽然实力并不是很强,但是人数太多,久战之下还是难免会受伤,半空中的唐心就看到那些峰主为了护住受了伤的门主而被砍了好几刀了,当下,对红绫道:“妖女,你去保护门主,别让他受伤了。”哪知,身边的人半响也没反应,她不由的侧头一看。

    这一看,嘴角忍不住的抽搐着,这妖女又在犯花痴了,此时正用着一副饿狼般的模样盯着八煞他们和十二龙骑,最后目光落在萧轩尔和玄月以及凌子寒和莫子漓他们几人的身上,细细的打量着,最后,灼灼的目光落在莫子漓的身上,那目光,像是要把他生吞活剥了似的。

    莫子漓似乎也察觉到了红绫那诡异的目光,朝她瞥了一眼,想她应该是唐心的朋友,便朝她微微点了点头,哪知他这一点头,红绫眼睛一亮,竟是直接就扑了过去:“你叫什么名?成亲了没有?如果没有,你不妨考虑一下本仙子,本仙子名唤红绫,年芳二十三,家中没有别人了只有我自己,还有,我……”

    唐心听不下去的打断了她的自我推销,道:“妖女,这事等会再说,现在做正事要紧,你赶紧去给我保护门主,别让他受伤了。”

    旁边的众人听到了那红绫的话都是嘴角一抽,玄月和沐宸风似是唇角轻勾,一副看好戏的模样,看着莫子漓神色微僵,唇边的笑容也有几分的讪意,不禁心情大好,朝唐心看了一眼。他们可都知道,这莫子漓心系之人是唐心,又怎么可能会轻易对别的女人动心?毕竟,实在是难以找到一个女子能与唐心相提并论的。

    “什么?让我去保护一个老头啊?”

    红绫怪叫了一声,瞥了那底下的老头一眼,说:“一个老头有什么好保护的?而且他的实力也算强的,根本用不上我去保护啊?我还是保护美男好一点,唐心,他是谁?叫什么名?可有成亲?还是说有心上人?他也是你的属下吗?你把他给我吧!我一定会很感激你的。”红绫双眼冒着红心的盯着莫子漓瞧着,越看越觉得这男子是她喜欢的类型,看着话不多,气质又出众,尤其又长得这么好看,看起来还很好脾气的样子,真的是太不错了。

    本来还不相信她的身边有那么多的美男,现在一看,还真的是个个都有着各自的风采,瞧那八名白衣男子如同煞神一般,也不是一般的人物,长得是俊美,可是那一身煞气让她提不上兴趣,不太敢靠近,还有那旁边的三名男子,一个一身的冰冷气息足以冻死人,一个一身的戾气一看就不是好惹的,另一个一副深不可测的模样还透着一股威仪,她可不敢去招惹那样的人物,倒是她看中的这一个,一身蓝袍端的是温润儒雅,一副翩翩公子的模样,虽然看起来也是话不多的人,浑身也透着一股生勿近的气息,但比起那些人,他实在就是太好了!正是她红绫夫君的不二人选!

    莫子漓嘴角抽了抽,有些僵硬的移开了目光,道:“我下去帮忙。”声音一落,当即就飞掠而下,朝飘渺门主那里而去,而随着他往下而去,八煞也飞掠而下,到下面去对付那些修士们,这上边有玄月他们护着主子,再加上主子自己他们是不用担心的。

    唐心看了莫子漓一眼,对红绫道:“妖女,他叫莫子漓,还没成亲,至于心上人好像也没有吧!你如果对他真的感兴趣那可就得好好表现了,现在先别太多废话,下去帮忙!”伸手抬脚一踢,直接就将她冷不防的踢了下去。

    “啊!你个唐心,你干嘛踢我!”红绫身形往下坠去,猛的提气稳住红色的身影在半空中一转,瞬间就恢复了平衡,她本打算往莫子漓那里去的,哪知还没去到莫子漓那里就见那些修士持剑攻了过来,将她团团围住,逼得她只好迅速出手。

    “挡住本仙子的路!找死!”

    她娇叱一声,手中红绫一扬,厉如刃的朝那些修士击了出去,红绫所带起的那股强劲威压混夹着凌厉的气流,咻的一声在半空中掠过,砰的一声击打在那些修士的身上,看似柔软垂滑的红绫一经充斥着灵力,当即就成了锋利的武器,被那红绫击中,杀伤力绝不亚于刀剑。

    “嘶!噗!啊……”

    那些被红绫击中的修士倒抽了一口气,身体猛的往外弹了出去,只见他们猛的喷出了一口鲜血,撞到了后面的修士,又被挤到了地面,一个不察就被踩在地下,只听着惨叫声混在那些低喝声和刀剑相碰的铿锵声中传出,久久不息。

    看到红绫那强悍的模样,唐心不由的目光微闪,这妖女跟莫子漓?有没戏呢?好像也没听莫子漓说喜欢哪个女的,这妖女虽然是诡异了点,不过各方面倒也还是不错的,一个说话直来直往没心没肺,一个沉稳内敛从不张狂,这两人若真的互相有兴趣,那凑成一对倒也是一桩好事,只是,莫子漓的心思就难摸了一些,就是她也不知他心里是怎么想的。

    “妹妹小心!”

    唐子浩低喝一声,身形一闪来到她的面前,双手凝聚一股气流击向那些朝他们而来的修士,只见肉眼可见的气流在半空中划过一个弧度,咻的一声如同利剑划过空气一般,锐不可挡的劈了下去,那些修士一见凌厉的气流朝他们袭来,猛然一惊,当即飞身一跃往另一侧避去,险险的避开了唐子浩的攻击。

    “真是不知死活的无知小辈!竟然敢在我们面前放肆!真是嫌命太长了!”蕴含着浓浓戾气的声音从玄月的口中而出,下一刻,他取出利剑便如闪电一般的往那些修士掠去,凌厉的气流骇人的威压一出,他那一身的戾气与摄人的气息惊得那些修士们头皮发麻,只觉心头猛的一颤,隐隐有些腿软,心中生出的惊惧之意让他们浮现了一个念头。

    逃!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