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65 飘渺门大战

    梦珊的一声惊呼让唐心目光一凝,朝那底下看去,台上的飘渺门主和那个西方尊者正在交手,但因飘渺门主的实力比那西方尊者的要强,久战之下,对方已经隐隐处于下风,台下的各方势力似乎也看出了这一点,其中,就那站在台前的一个男子此时手中正反拿着一枚暗器,似乎在等着机会出手一般。

    “哼!这些人真阴险。”红绫冷哼了一声,很是不屑这些人竟然想在台下使暗招。

    唐心从空间中取出两枚金光闪闪的金币在手中把玩着,清冷的目光紧盯着那个男子,唇角微微的勾起,道:“他若敢出手,我就废了他的手!”漫不经心的声音透着一股狠厉与冰冷,让那旁边的红绫仙子都不由的侧过头来看了她一眼。

    而一旁的唐子浩和沐宸风则淡定的看着那底下的一幕,不急也不忧,倒是那后面的邹宏看到那台下的人竟然想出手暗算门主,不由的提起了一颗心,这么远的距离,她出手能一击击中吗?如果击不中,让门主中了招那又将如何是好?心中在不安着,不时的朝唐心他们几人看去,担忧不已,虽然知道他们实力,但是,心里的担忧却是怎么也止不住的。

    比试台上,飘渺门主大手一挥,身影掠出的同时,手中凝聚着一股凌厉的掌风朝那西方尊者拍去,骇人的威压如同汹涌而起的骇浪猛的朝那西方尊者袭去,带着摄人的杀气,让那西方尊者不由的心头一惊,连连往后倒退,元婴巅峰强者的十成功力根本不是他能抵挡的,再不退,只怕,性命不保矣!

    就在此时,台下的那名男子看准了时机,见如今那飘渺门主背对着他们,全部的注意力也都落在那西方尊者的身上,此时便是最好的下手的时机!只要杀了飘渺门主,那十几个峰主就更是不在话下了!到时,这飘渺门主里面的珍宝就全归他们所得,尤其是,他若杀了飘渺门主,那么一定会名声大震,到时,地位可就如日中升!非同一般了!

    目光一眯,眼中杀气一掠而过,紧盯着那台上的白色身影,下一刻,手一翻,手中的暗器脱手而出,咻的一声迅速朝那飘渺门主射去。

    后面的人看到了这一幕,不由的目光微闪,嘴唇微动,却是没有说话也没人出手拦下,确实,杀了飘渺门主对他们只有好处,虽然手段是卑鄙了点,但,这却不失为一个好办法,一个让他就能瞬间倒下的好办法,因此,他们不能出手。

    “嘶!门主小心后面暗器!”

    “卑鄙小人!”

    “可恶!”

    “该死!”

    十几位峰主一看,心猛的提了起来,因看到那朝他门主袭去的那枚暗器泛着发漆黑的光芒,心知,如果这枚暗器若是击中了他剌入身体,只怕,门主性命难保!没有一丝迟疑,十几位峰主同一时间掠出,想要赶在那枚暗器之前击落那枚暗器,然,他们身形刚动,就被十几道身影给拦住了。

    台下猛然窜出的十几道身影飞一般的朝十几位峰主掠去,大喝一声:“哪里去!”声音一落的同时,他们纷纷亮出了腰间的佩剑,长剑凌厉杀气腾腾,骇人的阴狠气流直逼而上!硬生生的将十几位峰主的路给挡死了,不让他们去帮飘渺门主。

    与西方尊者交手的飘渺门主在听到他们的话后,也察觉到了身后袭来的一股阴狠冰凉的杀气,回头一看,见一枚快如风的暗器泛着漆黑的光芒朝他射来,他当下就想击落那枚暗器,可,那西方尊者却也逮住了这个时机,当下就倾身而上,手中的剑就朝飘渺门主剌去。

    前有杀气凌厉的的利剑直取心脏,后有浸毒暗器飞射而来,堂堂飘渺门主却被逼得进退不得,还要遭小人暗器,想到这,他不由的沉下了脸,一身雄厚的气息猛的澎涨而出,掌心凝聚十成力量,朝那西方尊者袭出的同时,蕴含着强大威压与怒气的声音也随着从他的口中大喝而出:“卑鄙无耻的小人!我杀了你们!”就算是死,他也要杀了这个拥有强硬实力的西方尊者!至少,他们还能有一丝活命的机会!

    “嗖!”

    飘渺门主击出的一掌正好对上了那西方尊者剌向他的那一剑,只看到锋利的剑刃从那厚实的手掌中嗖的一声剌入,利剑穿过他的掌心引得鲜血直流而出,然而,就算如此,飘渺门主也没有一丝停顿,他那飞拍而出的手掌以内劲将那把长剑反击了出去的同时,鲜血淋淋的手掌蕴含着十成的功力就那样凌厉而猛烈的拍在了那西方尊者避之不及的额头之处。

    “不、不要!啊……”

    惊恐的声音带着那慌乱与恐惧,仿佛看到了死神来到他的面前似的,叫声是那样的尖锐,那样的颤抖,元婴巅峰强者十成的功力与威压,他根本避无可避也无力承受,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手掌击向了他天门盖上,砰的一声响起,仿佛周围的一切都沉了下来一般,他只感觉到一股无法言语的剧痛,只感觉到脑门中有什么猛的溅出,眼睛因惊恐而瞪得大大的,嘴巴因惊呼而大张,那一掌毫不犹豫的拍落,也让他整个人僵硬了一瞬间,缓缓的倒落地面。

    “砰!”

    一名元婴强者的死去,也让周围的众人都震惊的停下了手来,而这一看,却也看到了一幕让他们惊恐与不可思议的一幕。“门主!”

    十几位峰主眼见那枚染毒的暗器就要射入他的身体直取他的性命,却在此时无能为力,只能这样眼睁睁的看着,惊呼出声,那枚暗器离他太近了,近得就算是他自己也不可能在那一瞬间化去这一瞬间的致命之杀,他们只感觉一颗心生揪在了一起,不敢想象门主就这样的死在他们的面前,也有的峰主别开了头,不忍去看那一幕,门主他,这是在以一命换一命……

    “锵!”

    清脆的一声金属碰撞声锵的一声响起,让周围的众人不由的都一怔,只看到,那枚朝飘渺门主袭去的暗器被一枚金币打落,此时落在地面转了几圈便静静的躺着,而那枚金币在阳光下正闪烁着剌眼的光芒,让人看了都以为是幻觉,不敢相信,竟然有人能在那一瞬间击落了那一枚暗器。

    “嘶!啊……我的手,我的手……”

    正在众人心中震惊不已时,正在众人想着到底是谁打落了那枚暗器时,一名男子痛呼尖叫的声音划过天空,传入了众人的耳中,顺着那惨叫声看去,只看到那一枚金币深深的嵌入了那个男子的手腕之处,鲜血直流而出,那一枚金币所剌中的郭地方正是手腕与手指之间筋脉的相连处,此时,那个男子另一手握着那流着血的手直颤抖着,整个人也因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而惊得跌坐在地面上,脸色惨白。

    “这、这……这是谁出的手?”

    不知是谁说了这么一句,目光也朝周围看去,却是什么人也没瞧见,根本不知到底是谁用金币救了飘渺门主,也不知是谁用金币废了那个男子的手。

    “什么人!出来!”

    “是什么人!有种的快出来!藏头露尾的算什么好汉!”

    被暗处的人惊到了,那底下的人不由的警惕起来,释放出神识朝周围扫去,只是,这人多混杂的,他们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人出的手,敌在暗处,他们只能提心吊胆的注意着周围的动静,生怕再来一枚金币冷不防的取了他们的性命。

    而在那半山腰上,邹宏看到了底下的一幕这才轻呼出一口气,那提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虽然门主的手还是受伤了,但是,性命却是保住了,尤其是,他还杀了那名西方尊者,不由的,朝唐心看了过去,对她更是佩服得五体投地,这么远的距离,她竟然能拿捏准时机击落那枚暗器救下门主,当真是让他觉得不可思议,毕竟,这么远的距离,如果算不准时机,就算射出金币只怕也打落不下那枚暗器,难怪她一直都胸有成竹,有他们在,相信飘渺门里的人应该是不会受到什么伤害的,只是,那底下的修士形成了一股锐不可挡的势力,仅凭他们几人只怕是……

    绝美的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清眸看着那底下的一幕,眸光流转间划过点点诡异的光芒,唐心轻笑着:“门主还真的不怕死,那剑罡之气那样的凌厉他竟也直接一掌迎了上去,好在是有一身雄厚的灵力气息,要不然,这一剑也能让他丢掉大半条命。”

    “那些人是真的想置他们于死地。”沐宸风淡沉声说了一声,凤眸也微闪着:“老头一走,还真的是留下了这么个麻烦,他是打算把这麻烦丢给我们来处理。”如果今日他们没在这里,又或者说,他没能控制住体内的邪魔之气,那一场杀戮可就真的不知会发展成什么样了。

    唐子浩目光微闪的看着那底下的一幕,开口道:“师傅是信任我们,知道我们会守护着飘渺仙门,他才能走得那样的潇洒。”

    一旁的红绫怪异的看了他们三人一眼,问:“我们就在这里看着?不下去?”她可是急性子,看他们三人那一副不紧不慢的样子,她这不关事的人都觉得等不急了。

    “看看情况吧!”唐心轻笑着,看着底下的那一幕。见她都这么说了,红绫也不再多言,静静的在一旁看着,他们都不急,她就更不急了。

    而下面,那各个势力的人见没人出来,为首的十几人当即使了个眼色,道:“趁那个老头受了伤,我们先杀了他再说!”声音一落的同时,十几人瞬间出手凝聚一股凌厉的气流准备袭向飘渺门主和十几位峰主,他们认为,只要先杀了他们,那就不怕再有什么变数了!

    只是,让他们没想到的是,就在他们凝聚灵力的同时,天空中突然弥漫着一片乌云,隐隐的,有着一道道的闷雷声从云层中传了出来,轰隆隆的直响着,仿佛击打在底下众人心头一般,让他们一个个的怔住了,震惊而不可思议的看着那突变的天色,颤声的问着:“这、这、这是怎么一回事?”

    “这、这是变异灵根雷、雷属性!”声音才落下,那十几个势力的领头人便是一声惊呼,眼见着那一道巨雷从天空中劈了下来,惊得他们猛的飞跃而开。

    “轰隆!砰!”

    “啊!”

    强大的气流铺天盖地的从天空中飞劈而下,以着掩耳不及的速度击打在那十几人的身边,强大的气流与威压的同时击落,就算是那些人先一步看到了天雷的劈下而飞跃而开,却也仍被那股强劲的气流所击中飞弹而出,十几人重重的摔倒在地面上,就连那周围的修士们也难逃这天雷的气流攻击,只是一道天雷,却是瞬间伤了不少自信满满的修士。

    变异灵根雷属性?这、这不是南峰仙翁才会有的绝活吗?难道他回来了?想到这个可能,众名修士不由的心中一惊,南峰仙翁非同一般,如果真的回来了,只怕……

    比试台上,飘渺门主和十几位峰主也震惊不已的看着这一幕,他们并不知道唐子浩就是变异灵根雷属性,此时看到这一记天雷劈打还以为是南峰仙翁回来了,一个个心头都涌上了惊喜,那几百名仙门弟子更是惊喜的大呼出声:“是师祖!是师祖回来了吗?变异灵根雷属性那可是师祖的成名绝技!一定是师祖回来了,太好了……”

    天空之中,一袭白袍的唐子浩飘浮于半空之中,双手置于身前身上雷属性气流还在涌动着,待那天空中的那一片乌云散去,他的身影也隐隐的出现在那底下众人的视线之中,看到这陌生的年轻男子,底下的各方势力不由的一充阵愕然,他们以为是南峰仙翁,却不想是那上面的那个白袍男子,他,又是何人?

    “是他?”

    十几位峰主看到唐子浩也是一阵的震惊,他们只知道他的实力不俗,却不想,他竟是拥有变异灵根雷属性的修士!太不可思议了!突然间,脑海中闪过那前阵子不时的听到阵阵雷声,他们还以为是仙翁在修炼,现在看来,那雷声应该是他弄出来的,真是没想到,这唐子浩竟然会是极期少见的变异灵根雷属性,难怪会被仙翁收为弟子。

    “大胆修士!竟敢到飘渺仙门胡作非为!真当我飘渺仙门奈何不了你们不成!”唐子浩居高临下的俯视着他们,声音中弥漫着一股强大的威压,威压顺着声音从上而下,袭向了那底下的众人,他墨发飞扬,白袍轻拂,一身强大的雄厚气息,以及那摄人的震摄感,让底下的众人心头皆是一震。

    好个少年英雄!这般的年轻,却拥有那样一身可怕的实力,变异灵根雷属性绝对非同小可,天雷的攻击更不是谁都能抵挡的,这一刻,他们心思各异,猜测着,这个年轻男子到底是什么人?又为什么会拥有变异灵根雷属性?

    “怕什么!他也就只有这么一人,难道我们大伙还怕他一个黄毛小子不成?”不知是谁喝了一声,壮了壮众人的胆,也正因他的话,让那些势力的修士们猛的回过神来。

    “对!他只有一个人,我们可是各方的强者,随便站出来一个都是实力雄厚的修士,难道我们还会怕他不成?先杀了前面这老头和那十几个峰主,再杀了他!我们这么多人,就是将飘渺仙门踏平了也不为过!”

    “说得对!杀!都给我动手!”另一名大喝声响起,鼓动着众名修士上前厮杀,也随着前面众人的暴动,后面的修士也全涌了上比试台,将那十几名峰主和受了伤的飘渺门主团团围住,锋利的剑尖泛着丝丝寒光,朝他们劈了过去。

    “杀!”

    震耳欲聋的大喝声透着一股狠厉的干劲,随着众名修士身上的灵力气息的调动,空气中凝聚出来的气流也随着越发的低沉,高处,唐子浩眯起了眼,低喝一声:“梼杌!”

    “吼!”

    低沉的声音一出,那从他的身体里飞掠而出的一只凶猛的契约兽当即所发出来的强大威压一瞬间就震住了底下的众人。

    “天、天啊!那、那是上古四凶兽之一的梼杌?”一名中年男子震惊的看着那飘浮在半空中,正咧着虎盯着他们的凶残猛兽,看到它那骇人的模样,不由的心头一紧,就仿佛被人掐着心脏一般的,想要呼吸却无法呼吸,就那样怔怔的看着,看着那上古凶兽在听到了那年轻男子的命令后朝他们扑了过来。

    “不、不好!快、快闪开!”

    唐心和沐宸风还有红绫他们几人也诧异的看着唐子浩,有些惊讶于他的契约兽竟然是上古四凶兽之一的梼杌。唐心和沐宸风也是第一回见他唤出了契约兽,而且还是一头上古凶兽,不由的,两人相视了一眼,唇有皆扬起了笑意。

    “胖子哥哥连上古凶兽都叫出来了,我们又怎么能在这里看着呢?走吧!今天就来场大屠杀!我要这里面的人,一个也无法活着走出飘渺仙门!”唇边的笑意敛去,清眸染上了冰冷嗜血的光芒,下一刻,白色的身影飞掠而起,如同一只展翅高飞的雄鹰般掠出,但那身姿,却是飘逸中带着绝尘的气味,只见她白衣飘飘墨发轻扬,一身圣洁的气息仿佛九天之上的玄女,风华绝代美得令人窒息……

    见她飞掠而出,早已经等不及的红绫娇叱一声也随着往前掠的出,美丽的脸上带着一丝难掩的兴奋:“本仙子可是等了很久了,终于可以活动活动手脚了!”

    沐宸风和梦珊以及邹宏也飞掠而出,来到了半空之中,而他们几人的出现,也成功的引起了下面众人的注意,看到那突然出现的几人,尤其还是浑身弥漫着那样强大气息的几人,底下的不少人不由的倒抽了一口气,有些气急败坏的指着他们问着:“那又是什么人?怎么一会出来一些?这些人又是什么来头?不会惹事了吧?”

    “那个女的……那个女的就是与魔修交手的唐心!”一名修士怔愕的看着那白衣飘飘出现在半空中的绝美女子,女子绝色的容颜与那出色的身姿让人一眼难忘,看着她绽放出来的一身风华绝代的气息,不由的看痴了眼,这样的一个绝色女子,如果可以拥有,那该是多么的美好?

    “没错!那个绝色女子就是唐心,她是一名元婴修士,而且还是一名不容小窥的元婴修士,她以着元婴修士的级别与元婴巅峰者交手竟然还能赢得了对方,可见实力非同一般!她是南峰仙翁的弟子,她身边的那一个男子也是南峰仙翁的弟子,名唤沐宸风,尊号拂尘仙君,如今入了魔道,此时还一身的邪魔之气呢!这几个人都不是简单的角色,大爱得小心一点!”

    一名阴狠的修士盯着他们几人,虽然也有些惧于对方那雄厚的实力,但他们人多,他们想要战得便宜也没那么容易!

    “原来他们就是沐宸风和唐心……那两人的模样真的是太出色了,尤其是,他们那一身的修为,看起来很是强大,他们真的只是元婴修士的级别吗?怎么看起浑身的气息那样的骇人?”一名修士眼中浮现着收億,心下有些担心着,毕竟,他们可是跟魔修交过手的,若真的没有两下子,只怕,还真不是他们的对手。

    “怕什么!我们人多势众,难道会怕了他们这小小的几人?你们还真的是有出息!事情都到了这一地步了,此时不拼更待何时?都愣着做什么?快给我杀!先杀了那十几个峰主和老头也是好事!杀!杀!杀!”那名阴狠的男子大喝着,不再去看唐心他们,而是将剑直指飘渺门主,想要取他的性命。

    也就在这时,数十道身影踏着轻风飞掠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