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64 让他们进得来!出不去!

    他的话,让众人都沉默了片刻,确实,他们与飘渺仙门是没有仇也不曾结怨,但,今日来到了这里,他们就想要得到他们所想要的!家族的荣誉,万人的敬仰,高高在上的强者地位,那一切,都是那样的让人向往,而想要得到这一切,就必须先把飘渺仙门给踩下去!

    “飘渺门主,你说得不错,飘渺仙门是与我们各大势力不曾结怨,也没有新仇旧恨,但是你也知道,自古强者为尊,想要在这修仙界上站得稳,站得更高,那就必须要有垫脚的,而飘渺仙门就是这一块人人都想要的垫脚石!你们飘渺仙门出了一个魔修,我们各方势力本就要替天行道!今日,你们若是识趣的就将那魔修交出来,你们若是自己离开飘渺仙门,那么兴许还能有活命的机会,否则,定叫你们血溅当场!”

    阴狠的声音透着狠厉与强大的威压,那是从一名中年锦衣男子口中传出的,有人认出,此人是北边一大霸主,郭恒,此人在北边一带有着较高的地位,听说前不久因以天价拍得天圣丹尊的拍卖会所炼制的一枚珍贵的进阶丹药,从而成功的从金丹巅峰的实力进入了元婴强者的行列,让人既羡慕又妒忌着。

    “垫脚石?”飘渺门主听了,忽的仰头哈哈大笑:“哈哈哈哈!”笑声骤然而止,目光变得凌厉而愤怒:“好一个血溅当场!好一个替天行道!你们这样的行为,与那些心狠手辣的魔修又有何不同?一个个窥觊着我飘渺仙门,却打着替天行道的口号,当真是可笑至极!”

    “不止可笑,还可耻!”

    一位峰主也气愤的大喝着,怒视着他们:“你们真当我们飘渺仙门的人好欺负不成?把我们的隐忍看成了懦弱?把我们的息事宁人看成了胆怯退缩?血溅当场?好!今日,你们就给你们这个机会!想要与我们飘渺仙门为敌的,你们就走进来吧!我们飘渺仙门的人就在比试台上等着你们,我们倒要看看,你们是如何在我们飘渺仙门中掀起风浪来的!”

    “说得对!你们想要飘渺仙门那就进来吧!我们到比试台上较量,就算是血溅当场也绝不退缩一步!”

    十几位峰主的声音铿锵而有力,低沉而抱着雄雄的战意与凛冽,蕴含着强大的威压在空气中传开,震得地面微微荡动了一下,也让声音清晰的在飘渺仙门中的每一处传开,自然,也落入了唐心他们的耳中。

    他们已经很多年没有试过像这现在这样气愤了,他们身体里流淌着的血沉碇了太久,此时,正在慢慢的沸腾起来,正在他们的身体是翻涌着!他们十几位峰主,当年在修仙界各地也都是数一数二的高手,他们都是南峰仙翁亲自招入飘渺仙门的,他们承了南峰仙翁的恩,他们就要守护着飘渺仙门!哪怕,他们真的会血溅当场也在所不惜!

    那在飘渺仙门大门外的众人不由的被他们的话与气势所震摄到了,看着他们一个个毫无惧意毫不退缩的站在那里,浑身散发着凛冽的战意,下着挑战的战书,他们这一刻,不由的怔了,目光微动,视线在他们十几人的身上掠过,打量着。

    飘渺仙门里面,只有那么一个穿着白色衣袍的老者,飘渺仙门的门主带着十几位峰主和几百名弟子守护着,撇开他们的实力不说,就是他们这么点人数,还不够他们其中一个势力所带来的人数,聚集在这飘渺仙门之外的上万人就是随便踏上一脚也能将他们踩死,而他们,竟然还在这里死死的守护着,不由的,让他们心中划过一丝莫名的感觉,他们知道,这飘渺仙门的弟子原本并不少,可因这一事情一经传开,一个个都借故归家了,就剩下这些人还留在这里,他们,又能做得了什么?就凭他们这么一点人数,又如何守护着这倘大的一个飘渺仙门?

    骆驼峰这上,梦珊将她所看到的禀报给唐心知道:“主子,仙门大门已经打开,那些人少说也有上万人,约有四五十个家族势力带头挑事,也有不少的家族和势力是跟着看热闹的,退在不远处并没有上前,也没有什么动作,同时,目前也还没看到大师兄他们出现。”

    “嗯。”唐心应了一声,目光半眯着,看了看天空,唇角勾起了一抺神秘莫测的笑意,漫不经心的道:“我们就去瞧瞧,看看那些人如何让飘渺仙门的人血溅当场。”

    沐宸风和唐子浩还有红绫和梦珊的目光全落在她的身上,相视了一眼,便也什么话也没说,跟着她的身边,找个最好的位置看看到底有多少家族势力不怕死的进来飘渺仙门。

    飘渺仙门那里的各方势力此时也在沉思着,因他们的话而沉思,然而,最后仍是战胜不了对那非凡地位的向往,随着那郭恒第一步迈出,带领着他所带来的高手进入飘渺仙门开始,也陆陆续续的有着家族和势力走近飘渺仙门,此时,他们并不知道,这走进去,就将永远也不出来了,因为,他们将用他们的生命作为代价……

    看着那些修士一个个的走进,飘渺门主和各位峰主也随着带着众人往比试台去,比试台,那是一个广阔的场地,最适合修仙之人的比斗,此时,他们也迈着步伐往那里走去,也许,就会在那里结束他们的生命,但是,他们无惧!

    此时,显然他们已经把在骆驼峰之上的唐心和沐宸风以及唐子浩给忘记了,其实他们是想,就算他们三人的实力非同一般,可是面对如此众人的强敌,尤其是这来自四方的强者,他们就算是出来了,也起不到什么作用,因此,他们也没有将寄托放在他们的身上,此时也就只想着,哪怕是死,他们也要守护着飘渺仙门!哪怕是死,他们的血也要洒落在飘渺仙门当中!他们的魂,也要留在这里,看着,守护着他们的家!

    一些没进去的家族和势力的主事人不由的相视了一眼,其实,这场实力这样悬殊的战斗就算是不用看,他们也已经可以想象到结果,飘渺仙门的门主和十几位峰主以及那几百名弟子的守护绝对起不到什么作用,相反的,他们的生命将结束在那里面,那样的一幕,不由的让他们心下轻叹了一声,看着那已经没有弟子看守着的大门,他们就站在门边,却没进去,也许是不忍看到那一幕,又或者是因为别的……

    只是,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往往总会发生,还是来得那样的让人无法想象,觉得不可思议至极。

    四方尊者在修仙界也是极有名望的,不过听说有西方尊者不知因什么事而突然死了,后来又崛起了一个,刚才也进仙门里去了,另外的三位尊者倒是还没看见他们出现,众人都想着他们也许是不会出现在这里了,却不想,那三位尊者此时正往飘渺仙门中赶来,而他们匆匆赶来,为的却不是对付飘渺仙门,而是,听到了消息,说一个叫唐心的女子为了守护一个入了魔的修士而力战魔修,如今修仙界各方的势力也都朝飘渺仙门而来,他们担心出事了,但过来瞧瞧,看看那个唐心,是不是就是他们所归顺的主子。

    匆匆的来到了飘渺仙门的大门前,见大门敞开着,外面还站在一些家族的修士和一些势力的人员,侧耳一听,那飘渺仙门里面隐隐传来高呼低喊的杂乱声音,显然已经有不少修士进到了里面,既然有修士进去了,那么,这些人站在这里做什么?不由的,东方尊者挑了挑眉,瞥了那些人一眼,问:“你们都站在这里做什么?”

    “这……”

    众人相视着,却没有开口,一个个沉默着。倒是一旁的北方尊者扫了那些人一眼,又看了那飘渺仙门一眼,说:“看他们的样子就知道是打算做壁上观的,我们走吧!”他们还要去看看那里面的那个唐心是不是就是他们的主子?如果是,那些人聚众对付这飘渺仙门,他们自然也不能袖手旁观。

    “嗯。”三人相视了一眼,这才提气往里面而去。

    待他们三人离开,才有一位家族的家主迟疑了一下开口,道:“这三位好像是……是东方尊者和南方尊者以及北方尊者?”像他们这样拥有元婴实力以上的强者,他们一般也不常见到,只是,从他们身上散发出来的那股摄人的威压与锐利的目光可以猜出一些来。

    “唉!没想到不仅西方尊者来了,就连另外三方的尊者也来了,他们可都是元婴修士以上的实力,这样的战斗力可是极为惊人的,飘渺仙门今日看来是真的……”

    “这里地势太低看不到,我们既然不想进去里面,那就到那边那座山峰上去看吧!那里离飘渺仙门最近,而且在那里能看到飘渺仙门比试台的情况。”一名家族的家主指着不远处的一座山峰说着。

    “好。”众人也应了下来,便全提气而起,往那山峰上掠去,他们不想得罪那些强者,却又不想进了飘渺仙门看到飘渺门主和十几位峰主他们血溅当场的模样,只能到不远处看着。

    飘渺仙门的比试台周围,挤满了实力高低不一的修士们,倘大的比试台上,站着的就是飘渺门主和十几位峰主,而那几百名的仙门弟子已经被门主他们叫退到一旁,看着那底下的众名修士,看着他们一个个眼中带着一抺贪婪的神色在扫视着他们的飘渺仙门,飘渺门主沉声一喝,道:“老夫是飘渺门门主,就由我来会会你们,你们谁打算上来!”

    低沉的声音蕴含着浓浓的威压一经传出,便是弥漫在空气之中,那声音中的凛冽与久居上位的强者之势,让台下的众人不由的心头一紧,这飘渺仙门的门主可也是一个拥有强硬实力的强者,一般的修士根本不可能是他的对手,一时间,你看我我看你的,也没人敢就这么站出来。

    “谁人不知飘渺仙门的门主是一位元婴巅峰期的强者?这一对一的,我们自然不可能是你的对手,我想,门主身为前辈,应该是不介意我们几个一起上吧?”一名目光阴邪的男子走了出来,狠厉的眸光紧盯着那台上的白袍老者,厚颜无耻的说着让十几位峰主都气得紧拧起拳头的话来。

    就连是那些家族的修士们在听到这话后都不由的目光微闪,看了那台上的老者一眼,不由的都移开了目光。按理说,这比试自然得是一对一的,哪能以多敌少?不过,那个人说得也不全无道理,飘渺门主实力雄厚,只怕就算是前面站着的西方尊者上去了也不一定是他的对手,但是,如果是几个人对付他一个的话,那结果自然是另当别论了。

    面对实力雄厚的强者,他们自然是没人想第一个上去,不过,他的这个建议一提,倒是有几个修士已经迈步上前。

    “没错!飘渺门主是元婴巅峰的强者,就是西方尊者也不一定是你的对手,因此,加多我们几个也不算过份。”另一名面带阴狠笑意的修士眯着眼盯着台上的飘渺门主,一副仿佛已经看到他死在他们的面前的模样。

    不过,也难怪他会这样想,如果是几个人一起对付他,飘渺门主自然是不可能抵挡得住的。

    “你们、你们好无耻!”其中一位峰主愤怒的大喝着,指着那底下的人,道:“既然想打,那就来吧!我就先奉陪到底!”这些人太可恨了!竟然提出这样的要求来!真是可恶!

    “你?哈哈哈!如果是对付你,本尊一人就可以了,轻易的就能了结了你!”西方尊者大笑着走了出来,提气一跃,飞身上了比试台,双手负在身后眯着眼盯着那名峰主。

    相对于十几位峰主的愤怒,飘渺门主显得比较淡定,仿佛将生死看得很轻。其实,在他心里最担心的是这飘渺仙门,担心着他们守不住这仙门,愧对于南峰仙翁,只是,事到如今,他们担心也没用了,这样的局面摆在眼前,他们除了以死相护之外还能怎样?

    “飘渺门主,如果你不想死的话,那也可以,把那个魔修交出来,然后你带着你手底下那些没用的人离开,本尊可以考虑放你们一条生路,否则,哼!就别怪本尊不客气了!”西方尊者冷声哼着,半眯着的阴狠目光一一掠过那十几位峰主,将他们的实力摸了个透,知道,在这些人当中,也就只有这飘渺门主比较难以对付,其他的人根本就不成火候!

    飘渺门主看了他一眼,蕴含着威压与雄厚灵力的声音缓慢的传出:“不知尊驾如何称呼?”

    “本尊乃西方尊者!”那中年男子扬起了下巴,眉宇间端着的是一股难掩的倨傲神色。

    “素闻修仙界有四方尊者,实力皆是雄霸一方,没想到阁下就是其中一位。”飘渺门主说着,目光看着他,道:“尊者既然是一方霸主,莫非,也不敢与老夫一较高低?”

    被他这么一说,那西方尊者面色一沉,进退不得。如果此时再说要以多对少,那么,对他的威名自是有损,可如果是就他以一对一的对战,却又不一定能赢,一时间,黑沉下来的脸色异常的难看,身上的气息也跟着阴沉了下来,好半响才开口道:“好!既然飘渺门主都这么说了,那就让本尊来会会你!看看你到底有什么能耐!”

    “请!”飘渺门主做了一个手势,一边让身后的十几位峰主退下。十几位峰主相视了一眼,便也就退到一旁,如果是一对一,他们相信,门主的实力应该是在那个西方尊者之上的,他们倒是可以放心一些,只是,接下来……

    西方尊者走到比试台的中间,面对着那前面的飘渺门主,看着他一介老者身穿宽大的白袍,身上的气息随着涌动起来,空气中的灵力也凝聚着,隐隐的,一股强大的威压释放而出,让他感觉到了一股危险的气息,当下,他不由的眯起了眼,不敢再轻视这个老者。

    飘渺仙门的门主,又岂会没有本真本事?要真的没有真本事,那南峰仙翁也不敢把这飘渺仙门交给他来打理,如今面对他们这么多人围攻上仙门而不退缩,从而可见,他们对这飘渺仙门的守护之情非同一般!

    他从空气中取出了长剑,体内气流一凝,凌厉而骇人人气息也弥漫而出,两人都是元婴实力的强者,只是,不同的是,飘渺门主已经是巅峰级别的尊者,而那西方尊者的实力品阶却还是远远的不久他的,这一战,一对一,谁胜谁负,底下的人多多少少的心下有底。

    “既然飘渺门主毫不退缩,那么,本尊也只有领教一下门主的实力了!看剑!”阴狠的声音夹带着一抺杀意骤然响起,只见那西方尊者低喝出声,下一刻,身形如鬼魅一般的往前掠去,手中利剑一转,锋利的剑气咻的一声横挡而出,以着掩耳不及的速度朝那前面的飘渺门主袭去。

    “咻!”

    看着那骇人的剑罡之气朝他而来,飘渺门主宽大的衣袍一拂,一股雄厚的气流呼的一声从他的衣袍中袭出,肉眼可见的雄厚气流如同海中浪花一般的朝那前面的剑罡之气扑了过去,一涌,一卷,竟是把那凌厉的剑罡之气给包围了起来尽数化去,让那股带着杀气的剑罡之气消散在空气之中。

    “嘶!好雄厚的气流!这飘渺门主的实力还真的非同小可!”

    “就是,没想到他竟然能不用武器就跟那西方尊者交手,刚才那股气息真的好厉害,竟然能那样轻易的化去了那股袭向他的剑罡之气,这要是换成别人上去,只怕,根本无法在他的面对出手。”

    “这两人都是元婴强者,不过飘渺门主已经是巅峰级别的了,那西方尊者却好像不是,这样一对一的打下去,只怕那西方尊者根本不是飘渺门主的对手。”

    底下的修士们看着台上的那一幕,不由的低声议论着,有的已经在隐隐担心着,这西方尊者如果不能解决了飘渺门主,那么,这飘渺门主就会很碍事了。

    而在此时,一抺身影已经匆匆的来到唐心他们的山峰,来到半山腰上,就看到他们都坐在那里看着那底下的比试,不由的连忙走了过去,担忧的说:“仙君,唐心,子浩,你们怎么还在这?那些人都已经攻进仙门里来了,你们快带仙君离开吧!要是再不走只怕就走不了了,那些人一个个杀气腾腾,不好对付啊!”

    坐在半山腰间的几人回头一看,见是他,唐心便笑了笑,道:“邹大哥啊!你不用担心,过来这里看看吧!门主正跟那个人在战斗呢!这门主不出手则已,一出手还真叫人意外,竟有着那样雄厚的灵气,只是一招,就让那个修士猛的退后了好几步,照我看,那个修士不会是他的对手的,他呀,再打下去小命不保。”

    唐心手里拿着灵果在吃着,坐在半山腰上的她能观到底下的全部,那下面有多少人,以及那些人的大概战斗力都在什么级别,只要随便的扫几眼就能摸清了,因此,她倒也放心,有他们几个在这里看着,底下也不会出什么事的,反倒是,这些进来闹事的人,可就不能放他们再回去了,既然敢闹事,怎么的也得付出一些惨痛的代价!

    眼底诡异而冰冷的杀气一掠而过,他们不仅想打沐宸风的主意,更想打飘渺仙门的主意,飘渺仙门既然是老头的,那么,她就绝不会容许别人来碰他!她会帮老头守护着,只要一次,就让那些人永世不敢再起抢掠的念头!

    “啊!不好!那个人要出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