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63 谁来守护!

    而且还听说,一个叫唐心的女子为了他还不惜与魔修大战,护他到底,唐心?会是那个人吗?只是,那个人不是男子吗?怎么又会是女子?为了一解心中疑惑,所以,她来了。当她看到那几个悠闲的坐在一起喝茶的几人时,那身着白衣气质出众的那名绝美女子不由的让她见了一阵目瞪口呆,嘴里如同塞了颗鸭蛋似的,错愕得说不出话来,死死的盯着她,想要看清楚她是不是认错人了?

    越看,越觉得自己被耍了,那个绝美的容颜,飘逸绝尘的身姿,还有那唇边的那抺浅笑,不是那个可恶的唐心又会是谁?看她曼妙的玲珑身段,那喉咙处的喉结也没了,这哪里有半点男子的模样?她堂堂红绫仙子,竟然让她给耍了!真是可恶!

    “唐心!你!你竟然骗我!”带着怒气的声音一响起,手中的红绫便飞袭而出,朝她击去。

    桌边的几人当即一跃而起,身影在半空中转了几圈后稳稳的落地,唐子浩和梦珊皆不解的看了那突然出现的红衣女子一眼,静立着,没有开口,只是把目光投向了唐心,无声的询问着。

    “红绫妖女?”她挑了挑眉,有些诧异她竟然也来了。

    听着这称呼,结绫气得直么发抖:“我说过不许再叫我妖女!”声音一落,手中的结绫再次的朝她袭了出去,两人的实力本是差不多的,只是,唐心的进阶速度几乎可以称得上是变态的,这么久没见,她的实力自然是已经在红绫之上,此时,见是她,唐心便也只是淡笑着,侧身闪避着她的攻击,并不还手。

    一旁的沐宸风扫了那红绫一眼,见唐心应付自如,便也在一旁看着,这种女人之间的问题,还是由她们自己解决的好,尤其是这个红绫擅长盅毒,他看得出,她与唐心可说是惺惺相惜,如果能成为朋友倒也是不件不错的事,只是,这两人似乎每次见面都得大打出手,谁也不会让着谁。

    “咻!”

    红色的绫带好夹带着风劲的击向唐心,因她的避开只能从她的身侧袭过,一瞬间又再次收回,见她的实力竟然又提升了,此时自己已经落于她之下,不由的气愤的骂着:“你这变态!你的实力怎么提升得这么快!该不会是跟沐宸风双修的吧?还误导我你们两个是断袖,我真是蠢死了才信你这女人的话!”

    “呵呵……妖女,你知道你蠢就好,不用特意说出来的,我绝对没有想取笑你的意思。”唐心轻笑着,轻松的避开她击来的红绫,同时混天雪绫一出,咻的一声击向了她的腹部,红绫仙子见状一怔,当即旋风就要避开,哪知她的速度比她想象的还要快上很多,纵使避开了仍不免的被气流击中,整个人猛的往外退了出去,只觉一股痛意袭来,也让她震惊的抬头死死的瞪着唐心。

    “小心一点,要慢死了就不好玩了。”唐心轻笑着,手中的混天雪绫一收,在半空中一转,拂过了她的脸侧,扬起了她的墨发,也让她清楚的知道,如今两人的实力有着天差地别的区分。

    感觉到那股气流从她的耳边掠过,竟然没有伤得到她的一丝一毫,红绫不由的一阵怔然,这唐心的进阶速度好快!她是吃了什么药了不成?原先跟她一样的实力,现在竟然已经在她之上了!本想把她养的小宝贝拿出来的,可一想到她那手段,又舍不得了,这女人太狠了,一出手就把她好不容易养出来的小宝贝削成几截,她还是不要冒险的好。

    “停!不打了!”再打下去她可就输得难看了,适时收手就好,再说,她又不是来找这个女人比身手的。

    唐心唇角一勾,道:“怎么?不打了?”

    “我又不是来找你打架的,我是来看看那沐宸风真的入魔了?”说着,朝那一旁的沐宸风瞥去,见他身上明显的有着一股邪魔之气在涌动,不由的惊讶的道:“真的入魔了?这、这怎么回事来的?难怪现在那些人把飘渺仙门都给堵住了,看来就是冲着你们来的呀!”说着,摇了摇头瞥了他和唐心一眼,道:“你们麻烦大了。”

    “麻烦再大也是可以解决的。”唐心收起混天雪绫,瞥了她一眼,笑问:“你该不会也想加入他们吧?”

    红绫一听当即就道:“笑话!本仙子怎么可能去做这样的事!再说了,我好歹与沐宸风也相识一场,要不是被你这个女人给先一步抢走了,指不定他就是我的男人了,不过,唉!现在他都入了魔了,就是送我我也不要。”她瞥了那一旁的沐宸风一眼,一身邪魔之气的他看起来太危险了,凑近唐心的身边怪异的问:“喂,唐心,你就真的不怕他啊?这走火入魔的人魔性很难控制的,你就不怕哪天跟他正在嘿咻的时间被他给杀了?”

    “咳咳!”

    一旁的唐子浩听了她的话不由的咳了一声,像是在看着什么怪异的生物似的盯着她上下打量了一下,嘴角微微抽搐着,继而移开了头。

    而旁边的梦珊听了她那大胆而露骨的话,不由的也是一阵的愕然,暗忖,这个女子好生大胆,竟然连这样的话也说得出来,看来,还真不是一般人啊!

    “呵呵……”

    唐心是直接就笑了出来,实在是听了她的话忍不住了,这妖女说话怎么这么好玩?嘿咻?这两个字听着怎么都不像是会从她的口中说出来的字眼,瞥了那正一盯怪异的盯着她看着的红绫,她笑道:“我说妖女,你就不要总是掂记着我家男人了,像你这样的,他还真的看不上,而且,我家男人是最听我的话的,现在入了魔道也一样,你信不信,我让他杀了你,他一定杀了你?”

    唇角忍不住的勾起着,这个红绫,越来越觉得她好玩得紧,只是,她们两人好像总是抬杠,一见面就是打,也可以说,算是不打不相识吧!起初她也是欣赏着她那实力来着,虽然手段厉害,却也不是胡来之人。

    沐宸风听了红绫的话那给俊脸是当即就沉了下来,凤眸盯着她,透着几分危险的气息,她这是挑拨他和她的关系?让她早点离开他?不过,当听到唐心的话后,他的脸色又慢慢的缓了下来,他与她之间是没人可以挑拨的,他们之间的信任是外人无法想象的,他不应该动气的,看来,入了魔道这心性却实是发生了一些变化,若换成以前,他大多就是一笑了之。

    听了唐心的话,红绫却是脸色一变,朝沐宸风瞥了一眼,连忙道:“我说唐心,你可不能这么没良心,我好歹也把他让给你了,你竟然还想让他杀我?你会不会太狠了一点了?”

    唐心一笑,眸光半眯着,笑:“那你还不走?想留在这里看戏吗?”

    “看什么戏?外面来的人可是真的不少,就你们这几个人,虽然是有点本事,但也顶不了那么多人,我是免得你死了少了个对手,所以留下来帮你一把,真是不识好人心。”

    “你要帮我们?”唐心眼中划过一丝诧异,上下的打量了她一眼,道:“你既然知道来的人不少,那就应该知道不好对付,指不定今日你站出来帮了我,那么明日他们就会冲着你去。”

    红绫看了她一眼,摇了摇头,说:“你这个人我还真不怎么喜欢,长得比本仙子美不说,这实力也比本仙子强,还一出手就要灭了我的小宝贝,不过呢!你有一点本仙子算是欣赏的,这是护着自家男人这一点,那沐宸风也算是捡到宝了,都入魔了还有你这女人这样待他,真是三世修来的福气。”

    听着她一副十分鄙视沐宸风的语气,几人都不由的嘴角一抽,这女人说话不损人会死吗?

    “当然了,本仙子也跟你一样,将来我看中的男人要是也出了什么事,我也会护着他到底的,怎么着我红绫的男人也是不能让别人欺负了去的,不过呢,就不能是变成魔修,我对魔修还真的十分排斥,要是也像他这么倒霉,那我一定躲得远远的。”说了,又皱起了眉头瞥了那沐宸风一眼。

    其实,没人知道,她今日会出来帮唐心他们,一个是对唐心有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吧!这是她难得欣赏的一个女人,自然是不希望她就死在那些人的手底下了,还有一个就是听说她大战魔修毫不退缩,那些魔修曾残忍的杀光了她的家人,因此她对魔修恨之入骨,沐宸风虽入魔道,却仍能将一身邪魔之气压住,也确实是不简单,其实在心里,她还是挺佩服这两人的。

    听了她的话,唐心深深的看了她一眼,道:“那好,我就先多谢你了,妖女。”声音一落,唇角又是忍不住的勾起。

    “我都说了不要叫我妖女!”一听她的话,她又捉狂了,只可惜,唐心根本不理她的抗议。

    梦珊看了他们一眼,说:“我去看看外面什么情况吧!”说着,便也转身往底下而去,她脸上的伤还没完全好,因此,是蒙着脸的,就算是那一回她大师兄凌子寒来了,也不知道她的脸已经在主子的治疗下慢慢的在恢复。

    看着他们几人悠闲中透着漫不经心,红绫不由的拧起了眉头,问:“我说你们是不是不知道事情已经闹得多大了?你们怎么一个个看着都不紧张也不担心?就真的不担心应付不来?也不用准备着点什么?”她都替他们着急了,而他们三人竟然还一副淡然的模样,看得她都不禁怀疑,他们到底知不知道外面来了多少人?多少势力?

    唐心漫不经心的瞥了她一眼,说:“急什么?这一刻可说是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平静,今日过后,很多的事情就会不一样了,有什么好急的?”说着,目光微闪,眼中掠过一抺不知名的暗光,就这么的盯着她瞧着,像是在打着什么主意似的。

    被她那诡异的目光看得毛骨悚然的红绫皱着眉头问:“你看什么?用那样的目光盯着我看,真变态!”

    “呵呵……妖女,你还没找到心动的男人?我帮你介绍一个怎么样?”

    有些跟不上她的思维,红绫一阵愕然后,瞥了那沐宸风一眼,视线落在那一旁的唐子浩身上,怪异的伸手一指:“他?”这男人从刚才到现在就一直没开口,论长相论实力,整体来说还是过得去的,当下,她脸上就露出了一抺风情万种的媚笑,朝那站在一旁的唐子浩抛了个媚眼。

    “长得还是不错的,可以……”考虑考虑还没说出,就被打断了。

    “他是我哥,你别打他主意,他可是名草有主了。”唐心笑意盈盈的说着,笑看着她僵硬的神色。

    唐子浩的嘴角也抽搐了一下,淡定的移开了目光,直接当没听见她们的话。那女子目光带着媚意,有着一种盅惑人心的能力,一看就知道定是练了什么媚术的,要是对上了她的目光,没有一定的定力可是会出问题的。

    红绫咬了咬牙,瞪了唐心一眼:“本仙子一般的货色看不上眼的。”

    “呵呵,我身边的男人,可一个个都是人中龙凤,只怕,他们还看不上你这妖女。”她轻笑着,说出的话却是让红绫气得牙狠狠的。

    “哼!本仙子信你就有鬼了。”

    “那好吧!我们等着瞧。”唐心一笑,道:“如果哪天真的对我身边的哪个男人动心了,而他又是没有心仪的女子的,那我倒是可以帮帮你,不过,到时你可得好好表现了,别整天用一副媚术来勾人。”

    “你放心,绝不会有那一天的。”只是,她并不知,还真的就有这么的一天……

    相对于他们这边的斗嘴与戏闹,飘渺仙门那边可说是差不多在打起来了,大门前,人头涌涌,一个个都在叫嚣着,那些修士们手中拿着兵器敲打着,发出着清脆而响亮的声音,也一致的大喝着,让飘渺仙门的人交出魔修,他们要替那些死在魔修手中的正道修士报仇!还说着什么要飘渺仙门的人出来说清楚,说什么飘渺仙门不配成为这第一在仙门,说什么今日就要踏平这里的一切。

    那些叫嚣着的话语,虽然杂乱,却是清晰的传入大门的里面,那些弟子和峰主们的耳中,听着那些欺人的话语,弟子们是惊得直问怎么办?他们要怎么做?外面那么多人他们怎么对付?而那几位峰主则是紧拧着拳头,气得浑身发抖。

    “简直就是欺人太甚了!”一名峰主气愤的说着,他咬着牙,身上灵力涌动,要不是身边的那一位峰主按住了他,只怕他早就冲出去了。

    “不要冲动,眼下,还得想想有什么解决之法,今日这些人,是打着要灭了我们飘渺仙门而来的,拂尘仙君走火入魔入了魔道,但是他能压着魔性倒也没伤什么人命,这些人,根本就是存心要挑事的。”

    “真该死!”

    “大家守好这大门,我们应该找个人出来跟他们谈谈,如果能够平息下来这场浩劫那是再好不过,如果不能,到时就是该战那还是得战,我们也不是任由别人随意欺辱的人!”那名峰主沉声说着,语气锵锵,没有一丝的怯意,反而透着一般战意。

    他们隐忍,他们愿意息事宁人,他们也不想看见血腥的场面在他们神圣的仙门中发生,但是如果真的没有办法,那也就只有一战到底了!

    一名弟子看到那从不远处走来的门主和众位峰主,脸上露出欣喜的神色,忙道:“门主和众位峰主来了!”他认为,门主应该会有办法的。

    两位峰主一听,当下回头看去,果然见门主和众位峰主都出来了,便也迎了上去,朝门主行了一礼:“门主。”

    “情况怎么样?”门主听着那杂乱的叫嚣声,不由的拧起了眉头。

    “外面被堵塞死了,来的人很多,看样子,是真的想要我们飘渺仙门在修仙界消失。”其中一位峰主说着,脸上尽是凝重的神色,听着那些声音,隐隐的,眼底有着难掩的怒火。

    门主看了那高高的仙门大门一眼,这扇门上次被灵兽狂潮冲开,今日门的外面又有着修仙界众势力的修士们围堵着,本以为可以避得开,却是避无可避,他不由的轻叹一声:“该来的还是会来,把大门打开吧!”

    “门主!”

    众位峰主不由的一惊,道:“这大门一旦打开,那可就……”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就算我们想要息事宁人也得他们愿意放过,如今都堵在仙门之外,今日若是没有解决,这事情何日是个头?打开吧!”浑厚的声音透着一股威严,他的脸上神色也随着沉了下来,目光无惧而坦荡荡的看着前方,拿出了属于他一门之主的气魄,打算面对着接下来的事情。

    听了他的话,众位峰主深吸了一口气,相视了一眼,点了点头,便对那守在大门边的弟子沉声道:“把大门打开!准备迎战!”

    “是!”

    那守着大门的弟子们也知道事情到了这一刻已经是避无可避了,铿锵有力的声音传出,一个个也沉下了脸来,准备迎战!能回家的都已经回家了,而他们是孤儿,是把飘渺仙门当成他们的家的弟子,今日,他们就要守护他们的家!哪怕要用他们的鲜血也在所不惜!

    “快开门!今天我们各方势力就要为修仙界除害!”

    “快开门!再不开门我们就要硬闯进去了!”

    “快开门!”

    “开门!”

    外面,一道道的声音在叫嚣着,蕴含着灵力的气息,空气中,因众人身上弥漫而出的灵力而有些凝滞,各方势力的修士们紧盯着那扇大门,只要突破了这一扇大门,那么,里面的一切就都不是问题了!飘渺仙门的门主和众位峰主虽然拥有一定的实力,但是他们人多势众,不怕对付不了他们!

    就在众人准备着撞开大门的时候,那扇大门却是缓缓的打开了,古老嘎吱声悠悠的响起,慢慢的,一点点的打开,那站在大门后面的白袍老者和十几位峰主以及众名弟子也随着出现在众人的眼中,随着仙门的大门完全敞开,那仙门里优美迷人的景色也跟着映入众人的眼底,层层山峰相叠,参天大树伫立,随处可见的百花盛放,亭台楼阁分布在那云雾之中,如梦似幻,美得如同仙境……

    难怪都说飘渺仙门如同它的名字一样,飘渺而美丽,如置云端,形如云中天宫,是仙人居住的地方,此时一见,当真是美如世外桃园,又透着一股庄严与神圣,倒让各方势力的人都静了下来,静静的看着这一幕,打量着那里面所能看到的一切。

    领着众位峰主和仅剩下的几百名弟子的白袍老翁,飘渺仙门的门主,此时沉着脸,目光掠过那前面的带头的众人,打量着那聚集在飘渺仙门的各方势力,半响,他迈步往前走了几步,浑厚的声音透着一股威严从他的口中传出。

    “飘渺仙门近日不曾与在场的各位有仇,往日更是不曾与各位结怨,今日各方尊者来到我飘渺仙门聚众闹事,这是何为何故!”

    威严的声音透着一股凌厉与压压,声音一经传出,便是清晰的传入了众人的耳中,就这前面的带头的各方势力,少说也有四五十个势力的带头人,而在后方,同样还站有不少的家族势力,他们在旁观,并未加入,此时听着飘渺门主的话,也有人心下暗叹。

    自古都是强者为尊,飘渺仙门贵为修仙界极有名望的修仙之门,但却是沉寂了太久,久到让人忘记了它有着不可侵犯的神圣威仪,久到让人忘记了它昔日所掀起的辉煌与震撼!

    曾经,拥有强大实力的南峰仙翁以一人之力震摄住了修仙界各方势力,让人不敢冒犯这神圣而庄严的飘渺仙门,如今,南峰仙翁已不复在,今日,飘渺仙门又将由谁来守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