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62 记忆苏醒!

    她那守护的话语,她眼中的坚决与庇护,她眼中的深情与信任,就像一把钥匙一般的打开了他尘封的记忆,像是有什么被触到了一般,脑海中的记忆如潮水般涌了出来,那一幕幕的画面如走马观花般的掠过,有他熟悉的,也有他陌生的,这些画面慢慢的连了起来,只感觉有一股气流直冲而上,砰的一声身体里像有什么被冲破了。

    “啊!”

    他的声音低喝而出,头微抬起,闭上了眼睛,双手从头上放下紧拧成拳,刹时间,记忆涌出,痛苦的神情渐渐的变得平静缓和,紧拧着的手也慢慢的松开,气息慢慢的平稳,他的这一变化,让旁边的几人都提着一颗心,紧张的看着他,不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

    唐心感觉到他的平复,却看到他身体的气息猛的又涨了起来,实力再度的提升,一阶一阶的往上升着,灵气一会比一会猛,直到,到了化神巅峰时才停了下来,这一幕,让旁边的几人都震惊了,只因,他灵力提升的同时,身上的魔性也再度的提升级,那弥漫在他身上的黑色气息又重了几分,还有那在一瞬间进了几阶的实力所带来的强大威压,都让他们感到不可思议!

    他分明就在前不久才进入化神期,每进一个品阶,想要再提升都是极具困难的,而他竟然在一瞬间就提升了,而且还不是在修炼的情况下就提升的,这到底是怎么的一回事?

    几人面面相觑着,觉得面前的这一幕诡异得让人难以置信,尤其是,看着他身上的魔性一度的往上涨后,却又被他再度的压了下来,见他闭着眼睛身上的气息也慢慢的平复,唐心便轻声问着:“怎么样?好点了吗?”手,握上了他的手,心底了也微微有着一丝的紧张,只因他这次的头痛好像跟平时不太一样,到底是什么让他在一瞬间从初入化神期的品阶一下跃到了化神巅峰的状态?

    听着耳边轻柔而带着关心的声音,感觉着那温暖而柔软的手,脑海中浮现着一个清晰的身影,唐心,他所爱的女子。他想起来了,他的记忆想起来了,他为与她之间的一切,还有他另一个身份的一切,他都想起来了,他的另一个身份是飞仙界的一位领主,玄冥真君!

    他因为厌倦了那孤寂而单调的天宫生活,因在无尽的寿元中一年又一年的看着人生百态,看着他的子民,而他却是高高在上孤独寂寞的,那样的生活让他感受不到乐趣,因此,他让自己重新投胎,粹炼真身,再次的到人世间历炼,他在自己的身体里下了二道封印,一道是他的所有记忆的封印,一道是实力的封印,记忆的封印本该在他进入化神期时就可以冲破解开的,却不想受到外来的气流攻击而走火入魔再度被封住,甚至连带的让他这一世的记忆也一并封了起来。

    他慢慢的睁开了眼睛,深邃的凤眸中此时血色尽散,又恢复了黑色的眼瞳,浮现了唐心所熟悉的神采,那凤眸中蕴含着的深情与宠溺,是她一直所熟悉的,此时,他一正凝视着她,面前的女子,唐心,是她用她的深情与信任帮助他开启了被封印的记忆,冲破了他封印起来的记忆,让他的神识能控制得住不被魔性所侵,她的爱让他动容,她的守护让他心头弥漫着满满的幸福与温暖,一次次的,她为了守护着他挡在他的面前,那样纤弱的肩膀,挑起了男人也不一定挑得起的责任,她是那样的信任他,守护着他,他又岂能让她失望?

    看着他的凤眸恢复了以往的黑色,唐子浩几人怔了怔,一脸的愕然之色,尤其是唐心,她怔怔的伸出了手抚上了他的脸:“你、你的眼睛……变回黑色了……”是什么让他的眼睛变回黑色的?走火入魔的人因血气的上冲,眼睛会变成血红色的不是吗?他怎么突然变成黑色了?这与他刚才猛涨的实力是不是有什么关联?

    俊美如谪仙的面容浮上了一抺唐心所熟悉的笑,薄唇微微的上扬着,凤眸柔和的看着面前的她,伸手一拉就将她拥入怀中紧紧的抱着,低沉而带着沙哑的声音低低的从他的口中传出:“我让你担心了,以后,不会了。”

    熟悉的感觉,熟悉的目光,熟悉的语气,熟悉的拥抱,都让唐心鼻头一酸,他这是想起她来了吗?他真的想起她来了吗?她有些不敢相信的退开了他的怀抱,激动的眼眸对上了他盈着深情的凤眸:“你想起来了?”

    唐子浩他们也怔怔的看着这一幕,心头也激动着,沐宸风是想起来了?看着他点了一下头,应了一声,刹那间,他们只觉得心头的一块巨石放了下来。

    “嗯,我说过,忘了谁也不会忘了你的。”

    闻言,唐心只感觉有什么堵在了她的喉咙一样,让她说不出话来,千言万语最后只化成了一个拥抱,这一次,她紧紧的抱住了他,心中的激动让她不知道说什么好,最后,只说了一句:“我就知道你会记起来了!”就算是在他的记忆被封时,他的内心深处也仍然有她的存在的,她知道,这些她都知道!

    “太好了!”唐子浩忍不住的开口说着,目光落在他的身上,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你想起来就好了,这样一来,我们也放心一些。”原先他还在担心着,如果沐宸风的记忆没有想起来,那么,他到炼狱去的话那里面的困难他不知能不能去克服,现在就好了,总算可以放心了,只要他想了起来,以他的意志,他们相信,他一定可以安然的从炼狱里面出来的!

    飘渺仙门的门主看着他,见他的眼睛血色已经完全消失不见,如果不是身上还有着那一股邪魔之气,他真的以为拂尘仙君又变成了以前的拂尘仙君了,当下,疑惑的开口问:“你的眼睛怎么会恢复成黑色的?魔性没有降低,反而因你实力突然的进阶而提升了,这是怎么回事?”

    “我把那股邪魔之气压了下来,放心,我现在好着呢!不会胡乱魔性大发的。”他露出了一抺笑容,并没有告诉他们,他不仅想起了他这一生的记忆,就连上一世的记忆也一并的想起了,只是,他还差一道封印要解开,那是属于他所拥有的实力,玄冥真君的实力,以现在化神期的实力想要解开那道封印怕是没那么容易,而她所提的炼狱却是一个极好的机会,他可以趁这个到炼狱里去粹炼的机会看看能否冲破那一道封印,释放出属于他玄冥真君的灵魂之力!

    “那就好那就好。”门主点了点头,心下也微微松了一些,他最担心的就是他压不住那股魔性而大开杀戒,好在他能压得住,那他还放心一些。

    沐宸风看了身边的唐心一眼,握住了她的手,对那门主道:“门主,你不用担心有人会对付飘渺仙门,我们三个都是老头的弟子,这仙门又是他一手创建起来了,也算是他的一番心血,既然他不在这里,我们这些当弟子的自然会帮他守护好这里,如果有人敢打飘渺仙门的主意,借题发挥找事,那么,我们一定不会轻易放过他们!”

    “我知道你们三个很厉害,只是……唉!我就怕就你们三人根本守护不住,在这修仙界上,有着不少的强者潜在各处,如果那些强者也出来,那只怕就是我们大家都想保住仙门也只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唐心深吸了一口气,平复着心中的激动,看了担忧不已的门主一眼,清冷的声音这才传出:“这事情门主就不用担心,飘渺仙门平时是怎么样的就照着怎么样吧!避是避不过去的,在这世界上,只有强者才能让人尊敬,让人臣服,如果真的有人找事,那就只有迎战以尊者之姿让众人臣服,让他们不敢再打飘渺仙门的主意!”

    听着她那透着自信的话语,门主不由的怔了怔,确实,她说的就是事实,在这修仙界上又或者说在任何一个地方都是以实力为主,强悍的实力能使人臣服,也能使人心生敬畏之意不敢造次,当年南峰仙翁就是以着强慢的实力闻名修仙界的每一个地方,也是因此而落定了飘渺仙门为修仙界的第一大仙门,只是这些年仙翁当起了闲散修,很多事情都已经不管,渐渐的也让修仙界上的各方势力忘记了他曾经的辉煌与强悍的实力,要不然,这一次飘渺仙门也不会面临着这样的劫难。

    朝他们两人看了一眼,又看了看那面上也露出了一丝笑意与轻松神色的唐子浩,他这才轻叹了一声,道:“那好吧!为今也没什么办法,我只能相信你们了,我去吩咐让各位峰主撤了仙门的守护,该来的就让他们来吧!”

    因沐宸风的记忆想了起来,气氛也变得轻快了不少,哪怕此时他还是一身的邪魔气息,但他们都相信,他总有一日可以驱除掉身上的一身邪魔之气的,而在他们几人说说笑笑的同时,他们即将面前的一场腥风血雨也在渐渐的朝他们靠近着……

    骆驼峰之上,迷人的夜色之下,两抺相依相偎着的身影坐在草地上看着天上的星星,欣赏着迷人的月色,也许是心情的关系,唐心觉得今夜的夜色格外的迷人,格外的美丽……

    “我说你怎么就在我入魔的那一刻就冲进洞府里了?你怎么就不懂得先顾着自己的安危?要是当时我没有手下留情,你若是真的死在我的手里,那我岂不是得自责一生。”想到在洞府中她的命险些结束在他的手中,他就觉得心中一阵后怕,好险,当时如果不是心中莫名的感觉让他下不了手,真的不敢相信,当他想起来时所要面对的是一个怎么样的场面。

    “我这不是好好的吗?再说,当时我也是担心你,怕你真的出了什么事了,只是没想到还真的出了事了,要是我知道那洞府的顶端有那么一个出口,我一定去守在那里,这样,你就不会因那外来的一道攻击而走火入魔了,说起来,那天在云层之中,那个透着阴险狠辣的声音不知是什么人?他又为什么要杀你?虽然不知道他是什么人,但是,我知道绝对是飞仙界的修士!”想到当时的那道狠厉的声音和那股强大的嗜血杀气,要不是后来云层中有另外两道气流飞袭而来挡住了袭向她和他的攻击,只怕他们都性命难保。

    沐宸风眸光微闪,目光落在那天空之处,他自然是知道那个想杀他的是谁,记忆中,他跟他可是死对头,那一日他的灵魂之力苏醒,使用了万里控兽之术,自然是引起了他们的注意,只是,现在不能告诉她,免得她担心。

    “有的事情也许以后就会知道,对了,等飘渺仙门这里的事情完了,我们合力打开炼狱大门,到时后我们就在飞仙界见,进了炼狱里面我也不知会在里面呆上多久的时间,因此,我不在你身边时,你要好好的照顾自己,在飞仙界那里强者太多了,凡事尽量要隐忍,直到忍无可忍了,那动手就要就有十足取胜的把握,否则,切不可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他正色的交待着,只因知道,飞仙界不似这修仙界,那里实力强大的修士只要是看不顺眼实力比他低下的人,动手取人性命也是常有的事。

    “放心吧!我知道怎么做的。”她笑了笑,看着他说:“本来我见你记忆还没醒来,担心你要是自己进了炼狱会应付不来,想跟你一起去的,不过现在看来是不用了。”她知道他不想她一起去,但看到他没有记起以往的记忆,担心他的毅力会不够,所以是暗暗打算跟着去的,没想到,他现在却记起来了,对如今的沐宸风而言,她相信任何的困难摆在他的面前都不是困难,哪怕是那十八层之分,九死一生的炼狱也一样!

    “说起来,不得不佩服老头,他早在蓬莱仙岛时就知道我们一定会有此一劫,当时他让我契约了穷奇,说我日后一定会用到,当时不明白他的意思,现在总算是明白了。”他唇角微扬,想起了那个跟顽童似的老头,道:“穷奇有吃恶鬼的本事,进了炼狱,它可以说是我的一大助力,所以你也不用为我担心,说起来,也不知那老头现在怎么样了?”

    听了他的话,唐心眸光微柔,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意,道:“他现在一定是在飞仙界的某一个地方过得逍遥快活,以他的本事,我们不用为他担心。”

    “嗯。”两人相依着,看着天上的星星和姣洁的月亮,知道,像这样宁静的日子就要结束了,当他踏入炼狱后,他与她也将再次分别,至于何时再相见,那就是未知的了……

    修仙界各方势力的动静也随着越来越接近飘渺仙门而越大,那来自于各方势力的危险让飘渺仙门的人在不安着,能回家的仙门弟子大多的都已经回去了,而剩下的只有着少数和弟子和飘渺仙门的门主以及那十几位峰主,他们坚守着飘渺仙门,心中虽然担心,却不退缩,因为这是他们的家,是他们要守护的地方,哪怕到最后只有他们十几人在这里守护着,他们也绝不会退缩半步!

    在几日后的某一天早晨,仙门中的弟子匆匆的跑来禀报着,边喊边惊慌的大喊着:“不好了,不好了!门主,师傅,不好了……”那弟子惊慌的叫声引起了仙门中众人的注意,有的往外赶去,打算去瞧瞧,有的则像是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似的,找了地方躲了起来。

    而此时,十几位的峰主和门主正在大殿中商量着事情,听到外面弟子带着惊慌的呼喊声,心不由的一沉,只感觉有一块巨石压着他们的胸口似的,有些喘不过气来。

    “唉!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门主叹了一声,脸上尽是无奈之色。

    “哼!这些人当真是以为我们飘渺仙门的人好欺负!门主,我出去会会他们!看看到底是来了多少的人!”一位峰主一脸的怒气站了起来,当下就打算往外走去。

    “等等。”门主唤住了他,道:“一切都静观其变吧!如果他们没有动手,我们切记不能动手。”

    “门主,你放心吧!我虽然是冲动了点,但是我还是知道的,大事面前不会马虎,如果他们不动手惹事,我也绝对不会动手的,你就放心吧!”那名峰主沉声说着,当下便迈步往外走去。

    飘渺仙门的大门外,此时聚集了密密麻麻的修士,一方方的势力,一个个的家族,似乎都认为这飘渺仙门是一块大肥肉,谁都想来咬上一口,不过,说实话,这飘渺仙门里面的宝贝还真的是不少,且不说当年老头在这里留下了多少的好东西,就拿这里面的灵药和炼器的材料以及那灵器什么的宝贝和飘渺仙门弟子们每一年交上来的金币,就已经够他们眼红的了。

    也许都认为南峰仙翁大不如前,而且又没在这仙门当中,这仙门里面也就没人了,只是,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真正厉害的角色也正是在这飘渺仙门当中,他们想到的只是,南峰仙翁的三个弟子一个走火入了魔,另外两个也就入他门下没多久,自然是学不到什么好本事,又怎么可能会是他们的对手?尤其是,他们还有着这么多的人,今天,他们如果全都冲了进去,那也足够踩平这飘渺仙门了!

    当然,修仙界中,也是有一些仙门并没有加入他们的行列的,那就是与飘渺仙门较有交情的几个仙门,只是,他们没有加入那些行列一起对付飘渺仙门,却也没在这个时候站出来帮忙,毕竟这次出动的是各方的势力,太多的势力让他们根本无法去抵挡,更不想因此而让他们的仙门惹上这样的麻烦,所以只有沉默着静观其变。

    骆驼峰之上,唐心和沐宸风还有唐子浩梦珊几人正在喝着茶闲聊着,享受着这最后的宁静,仙门前方的动静他们自然也是知道了,甚至,就连别人不知道的他们也知道了。

    就在昨晚,玄月进了仙门来,告诉她他们都已经来了,就在离仙门不远的地方准备着,还告诉她萧轩尔也来了,听到萧轩尔终于放下了他肩上的责任,将整个萧家交给了萧遥去打理,她很意外,毕竟,萧遥的性子没有萧轩尔沉稳,思考方面与能力方面更是远远的不如萧轩尔,萧家不是一般的家族,萧家的产业分布各地,想要管理好这些产业和手底下的人没有几分真本事还真的管理不来,萧遥在外游荡了那么久,一下子就这么的接手萧家,她还真意外萧轩尔就这么的放得下心撒手不管。

    八煞的到来,还有十二龙骑他们,以及玄月凌子寒莫子漓众人,她相信,今天就是来多少,他们也能灭多少!

    只是,让她没想到的是,她这骆驼峰之上,在这一天竟然也来了一个不速之客,一个已经很久没有出现的人,她就这么突然的出现在她的山峰之中,这个人,就是与她交过手,还旗鼓相当的红绫!

    红绫仙子,在修仙界的一些人眼中,她是一个女魔头,说她是女魔头,并不是说她是魔修,而是指她的手段与缠人的本领,被她盯上的能从她的手中逃脱的还真没几个,而偏偏,这沐宸风和唐心就是让她很没徹的两人。

    此时,一袭红衣性感妖娆的红绫仙子御剑出现在半空中,从半空跃下,稳稳的落在了草地上,她是听说那拂尘仙君沐宸风走火入魔入了魔道,心下好奇所以过来瞧瞧,那个如谪仙一般的男子入了魔的样子又会是怎么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