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60 苏女下场!

    “呵呵,这位大叔,你今天贵庚了?别的就不说了,就你这岁数都比我爹爹要虚长几岁了,像你这样一脚已经踏进棺材板的人,竟然好意思跟我说那样的话?你这脸皮还真的比我们仙门的大门墙还要厚上几分。”她毫不客气的讥讽着,对付这样的人,自然是不用给他留面子,尤其是,他压根就不是那样想要面子的人。

    被她这样一说,南风尊者脸色涨红,也不知是气的还是羞的,双眼死死的瞪着她,自迈进修仙道路以来,还没有一个人敢这样嫌他的岁数大,还说什么他脸皮厚,一脚踏进棺材板,真真是气死他了!

    “你、你、好你个唐心!不识好歹!”他怒视着又羞又怒,气得发抖  。

    她挑着眉,似笑非笑的说:“对你这样的色中饿鬼,难道我还得和颜悦色相对?”清眸中浮现一抺诡异的笑意,她盯着他,道:“也许你不知道吧!就在我这山峰的后面一片森林中,那里可是经常有野兽出没的,尤其是上次那些灵兽和野兽的涌动,聚集在那里的凶残东西就更多了,如果把你丢到那里去,你说,会是什么效果?”

    她的话让他猛的心头一惊,看着她这么久也没中药,不由震惊的问:“你、你没中药?怎么可能?那可是很厉害的药散,无色无味,就算实力再厉害的人闻了也不可能没事的!”

    “呵呵……就凭一包小小的十香春风散?你未免也太小看我唐心了!”她的声音忽的由笑转成厉色,声音中透着清冷与杀气,着实的让那南光尊者心头猛的大惊,拔腿就要往外跑去,然而,自己送上门来找死的人,唐心又怎么会轻易放过他?只见白绫似蛇一般的飞袭而出,咻的一声缠住了他的脚,猛的一拉,那南光尊者整个人便重重的趴了下去。

    “砰!嗯!”

    一声重响响起,便听着他闷哼了一声,慌乱的想站起来,然而唐心却是伸手一转动混天雪绫,白色的身影往外掠去,清冷的声音从口中传出:“既然你想玩,我就陪你玩玩!”声音一落,利用混天雪绫拉着他便往后山的林中而去。

    “啊……”

    身体在地上拖着,沙土的青草刮过皮肉,痛得他惨叫出声,只感觉脚被吊了起来,想要运气反击却感觉被一股强大的气流所压住,他的气息根本释放不出来,这一刻,感觉死亡竟是离他这么的近,不由的,心头大骇,连忙求饶着。

    “唐心姑娘,姑娘,我知道错了,我知道错了,求你饶了我这次吧!这、这不怪我,这都是苏若水提的主意,是她让我来对付你的,真的不关我的事啊!”

    听到这话,唐心身形一顿,把他甩在地面上,挑着眉看着他:“你说什么?苏若水?”那个女人?她还敢惹事?

    “就是她就是她,她说跟你结下了仇,只要我帮她出了一口气的话,那她就答应成为我的女人,所以我才、我才一时鬼迷心窍乱了神,冒犯了你,但你放心,我再也不敢了,我再也不敢对你不敬了,求你这次就饶了我吧!”他跪在地上磕着头求饶着,这一刻,他才知道她是有多强大,单单是那一身的威压就已经震摄住了他,让他纵使有灵力也无法释放出来,要是再这么被她拖下去,他就是不死也只能剩下半条命!

    “苏若水?呵呵……”她轻笑着,瞥了那南光尊者一眼,抽回了混天雪绫,唇角微勾,说:“固然是苏若水指使,不过,我想如果你没那个色心,也不会做出这样愚蠢的事情来,只可惜,你们并不了解我唐心是什么人,要不然说不定还真的会中了你们的招,饶了你?你觉得有这个可能吗?”

    “唐心姑娘,唐心姑娘,我是真的不敢了,我、我该死,我不应该打你的主意,我不应该被美色迷了心,我、我是真的不敢了,你你就饶了我这一次吧!我保证,我以后绝对不会再犯这样的错了,真的,你、你一定要相信我。”他紧张而不安的说着,声音颤抖着,只因,这里是顶峰的边沿,夜晚的风大,他跌坐在这里也不知是被吓的还是被风吹的,只觉浑身冷嗖嗖的,寒到了心底里去了。

    “放了你?呵呵,我还是叫我的伙伴们出来陪你玩玩吧!相信你会很乐意见到它们的。”她声音的一落,她空间的契约兽们全化做一道道的光芒出现在她的身边。

    “吼!”

    那南光尊者看到那一头头的契约兽,不由的惊得连话也说不出来了,只知道冷汗一直往下冒着,双眼不可思议的盯着前面的契约兽,一只上古神曾,两只上古神兽,三只上古神兽……天啊!这到底是多变态的一个人?她一个人竟然契约了这么多头上古神兽?还有那些神兽?他到底犯了什么样的错误?竟然以为这唐心好对付?

    听着那契约兽们的低吼声,看着那契约兽们的目光一直盯着他,像是恨不得生吃了他似的,他就惊得站不起来。强大的威压弥漫在空气之中,那一只只的契约兽将他包围在里面,一步步的朝他走近着,那凶神恶煞的样子像是要将他踏扁,看得他的心直抽搐着,大气也不敢喘一个。

    “就你这渺小的人类竟然也敢打我们主人的主意?真是找死!”白纹虎王一跺脚,地面上当即就出现了一个深深的虎爪印,看得那南光尊者心头直打颤。

    “不、不、不,误、误会……”那南光尊者惨白着脸,连连摆手着,怎么也没想到,她一个人竟然拥有这么多的契约兽,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真的不敢相信,此时,更是为自己的性命感到担忧,她,到底是什么人?一身强硬的实力不说,还拥有着这样的一群契约兽,太、太不可思议了!

    白纹虎王上前就是一脚踢了过去,哼了一声:“误会?误会会直接跑我们主人的屋子里去?本王看你就是嫌命太长了找死!”虎爪之下,凌厉的风刃夹带着暗劲重重的踢出,这一踢便是将他险些踢下了山峰底下,眼见自己就要掉下去了,而身上的灵气又不知何时被封,此时竟是一点灵力也使不上来,只能死死的闭上了就眼睛,尖叫出声,却不想,他并没有直接摔了下去,而是肚子上被重重的踩了一脚,只,听他闷离了一声,嘴角也溢出了鲜血。

    “主人,这人把他杀了吗?要是想要取他的性命,我这一脚就重点踩,准保他当场就断气!”母虎踩了踩虎爪子,就那么一按,那地上躺的南光尊者那嘴里的鲜血就是不时的涌出来,一口气不上不下的,连话也说不出半句来。

    “照我说,直接撕了得了,这样的人活着也没什么用,敢打我家心心的主意,那不整死他怎么成?”青龙龙息重重的一喷,那南光尊者只感觉一股骇人的威压袭来,噗的一声,两股受力一挤,一口鲜血猛的从喉咙中喷出。

    “还是是让喷把火把他给烤了,慢慢烧死折磨死他,看他还敢不敢打娘亲的主意!”火凤气哼哼的说着,当即就喷出一把火焰来,火焰一着,顺着那南光尊者的衣袍烧了起来,母虎和青龙也随着退开,看着那在地上打滚惨叫的人,觉得这样还是不解气。

    “啊!不要烧了,唐心、唐心姑娘,姑奶奶,我求求你了,啊!快住手吧!啊!我真的不敢了,我真的不敢了!只要你放了我,饶、饶了我这一次,我什么都听你的,啊!都听你的……”

    烧焦的气息传出,像是衣服被烧焦的气味,也像是身体被烧焦的气息,随着夜色中的轻风弥漫在这空气之中,听着他的话,唐心沉思着,瞥了那在地上打滚惨叫求饶的南光尊者一眼,对它们道:“别玩死了,留着条命有用处。”

    “是。”听到她的话,它们自是会遵从,因为相信她自有主张,她一定不会轻易的放了那个可恶的男人的。

    她看着夜色,听着那那前面传来的惨叫声与求饶声,忽的眼眸中掠过了一抺暗光,嘴角勾起一抺诡异的笑意,回头看了那个被烧得体无完肤已经不会叫了的南光仙人一眼,挥了挥手,道:“停,小丹,青龙,你们两个去把那苏若水给我带来。”她走了过去,来到那南光尊者的面前停下。

    “好。”小丹和青龙应了一声,当即咻的一声没入漆黑的夜色之中,消失不见。

    她看了那南光尊者身上的伤一眼,诡异的笑道:“你不是想让我留你一命吗?好,既然你用那十香春风散来对付我,那,我就成全你,把那苏若水捉过来满足你,这里居于高处,风景正好,本来是让你们完其好事的一处好地方,不过,你们这两人太过肮脏了,我可不想让你们污了我这里的一花一草,所以,我会给你们挑个好地方,你就等着好好享受吧!”

    清眸中诡异的光芒清而易显,她看着他,从空间中取出了一颗丹药,踩了一下他的手指,在他吃痛的张开倒抽了一口气时,伸手一弹,把那颗丹药弹入他的口中。

    “你、你给我吃了什么?”他惊惧的问着,这个女人、这个女人太恐怖了……

    她瞥了他一眼,冷笑着:“当然是让你有精力做事的药。”说着,伸脚踩上了他的身上,道:“我可以留你一命,但是,你必须把苏若水带回去,慢慢的折磨,如果让我知道她的日子过得太舒服,那你就得麻烦了。”

    “你、你当真愿意放了我?”他愕然,怎么也没想到会是这样。那个苏若水骗他来对付她,让他落得个这样的下场,就是她不说,他也绝不会放过她!要不是她,他怎么会伤得这么重!

    “还是你想我在你们完事后把你们的尸体挂到某一处供人欣赏?”

    “不不不,我、我一定按姑奶奶说的做,一定做一定做!”他一惊,慌得心头猛的一颤。

    唐心睨了他一眼,就看着不多时,小丹和青龙带着那晕过去的苏若水来到了这里。

    “主人,这个女人带过来了。”小丹把她丢到地上,被它们打晕的她,此时摔在地上也没有知觉。

    “废了苏若水!再把他们把两人带去别的地方。”她的话一出,青龙当即就出手以气流废了她一身的灵力,让她成为一个废人,而唐心则头也没回的走了,她还要回去炼器呢!可没这么多功夫耗在这两人身上。

    那南光尊者见她的一句话一出,那苏若水就成了废人,不由的心头一颤,有时杀了一个人反而是种解脱,她这手段,让苏若水轮为他的玩物,绝对会比死更凄惨!看着那抺白色的身影渐渐的远去,他不禁轻呼了一口气,今晚他还能活着真的是个奇迹。

    “你们先回去吧!我带这两人去林里就好了,走!”青龙对小丹和火凤它们说着,便一手提起一个往底下的林中掠去。

    看着他那一副兴奋的样子,火凤不由的哼了一声:“这头色龙,我们不要理它,走吧!”白纹虎王它们相视而笑,青龙较为好色,不过却也没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也有点二楞的感觉,很好忽悠,它们倒是相处得很是愉悦。

    另一边,把他们两人丢到林中的青龙坐到了树上盯着他们:“快点做事!”其实它很怀疑,这个伤得奄奄一息的人类还行不行?

    它哪知,唐心让南光尊者吃的一颗药让他体内的邪火直窜而起,就是此时体力有些不行,但在这股邪火的驱使之下他也能动作起来。那南光尊者看着身边晕过去的苏若水,也不管那青龙在不远处看着,发狠的就撕开了她的衣服,一边咒骂着:“该死的女人!敢害我!看我怎么整死你!”

    不远处树上的青龙盯着他们,看着那苏若水的衣服三两下的就被撕了个干净,一具赤果果的身体就那么出现在眼前,不由的移开了眼,它可还没找到母龙,心心也说了,它可是最尊贵的龙,一定要配个血统跟它一样纯正的母龙才行,这样生出来的小龙才能继承它们纯正的血脉,强大无比,像它这种龙族至尊,是不能乱跟一般的灵兽配种的,所以这种少儿不宜的场面,它还是不看的好,免得热血上冲找不到母龙。

    这等美事,可是便宜了那南光尊者了,又因吃了药,三两下的就将那还晕着的苏若水吃干抺净了,而就在他气喘喘的在一旁休息时,那苏若水也才因身上传来的疼痛而醒了过来,一看到自己赤着身体和旁边的南光尊者,不由的尖叫出声。

    “啊!”

    “叫什么什么?刚才不见你叫这么大声,现在鬼嚎什么!”南光尊者没好气的说着,伸手就在她的身上拧了一把,看着她的目光也不再像原本那般的怜香惜玉,现在的他可是存着报复的心理,要不是因为她,他也不会惹上唐心那个可怕的女人,好在留了一命活了下来,但是她的话他却是不敢忘记的,要是让她过得太舒服了,那就是他有麻烦,那个女人拥有那么多的上古神兽,指不定背后还有什么强大的势力,他犯不着为了一个女人而去得罪她。

    “你、你你对我做了什么!”她想要起身,却发现自己浑身动弹不得,虚软而无力,手脚处还痛得要命,根本没有力气起来,只能任由着这样躺在地上,又气又羞恨不得杀了面前这老色鬼!

    看着那那嫌恶而愤怒的模样,那南光尊者笑了笑,道:“怎么?你不是说搞定了唐心就从了我吗?所以我在做我现在应该做的事啊!这不是你先前答应的吗?怎么现在反应这么大?你不是早知道会有这一天了吗?”

    “你、你真的把唐心……”她一阵愕然,他真的做到了?可是,她并没有打算真的让他占到她的便宜,谁知这个老色鬼竟然动了暗招,把她带到这里来。透过头顶上的月光,她看到自己手腕上的血,心一沉,他竟然还挑断了她的手脚筋,毁了她一身的灵气!

    “该死的你!我杀了你!”占有了她的身子不说,竟然还毁了她一身的修为,手脚尽断,她以后要怎么办?

    “嘿嘿,我说苏若水,你还是乖一点好,要不然,有你好受的!”南光尊者阴沉沉的说着,起身穿上了衣服,盘膝坐着调整下气息打算呆会就带她离开。

    “你、你这个混蛋!你这个老不死的!你毁了我!你竟敢毁了我!”从没受过这样侮辱的她在面对这样的情况后根本无法冷静下来,要是此时她能冷静下来,那就会知道,此时她应该想做的就是如何讨好他,这样一来兴许在唐心不知道的时候,他还能给她一些好日子过,只可惜,她在那里愤怒的咒骂着,什么难听的话都说了出来,那在调息的南光尊者听得是脸色直沉下,一身的杀气也弥漫而出,当他收起一身气息后,轻呼出一口气的同时,一个巴掌也直接就掴了过去。

    “啪!”

    “贱女人!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想玩弄本尊?你还不够资格!嫌弃本尊?本尊会让你知道什么是生不如死!”他从空气中取出了一件衣袍将她包了起来,把她扛上肩膀就打算离开。

    被打懵了的苏若水惊了,挣扎着,大喊着:“你、你想干什么?你想干什么!你想带我去哪里?放我下来,放我下来!”

    “去哪?你现在已经是我的玩物了,当然是把你带回我家中,圈禁起来,好好的折磨!”他语带厉色的说着。

    “不!不要!我不要!我不要去!堂哥堂哥救我……”凄惨的声音伴随着一声声的呼救在林中传开,只可惜,这个地方一般不会有人来,就算有人看到了,这南光尊者的事情也没人会理,就这样,苏若水就被扛回了那南光尊者的家中,成为了他圈养的玩物……

    青龙听完了一出好戏,便也咧嘴笑开了,打算回去向唐心说说这边的情况,当下,身影一纵便消失在月色之中。

    次日,苏镇南找遍了整个飘渺仙门也没看到苏若水的影子,一个又一个的问了,也没看到她的身影,不由的,来找帝殇陌和柳少白,想问问他们有没看到苏若水。

    “少白,殇陌,若水不见了,你们有没看见过她?”他担忧的看着面前的两人,心里焦急万分,而两人却是一副淡漠的神色,似乎并不将他们的事情放在眼中。

    “我说苏镇南,苏若水不见了你来找我们有什么用?我们平时闲着也不会去打听她去了哪里,再说,就苏若水那样,她会来找我们?指不定又在什么地方想着什么害人的诡计了。”柳少白哼了一声,对他们两人的事可是一点兴趣也没有,苏若水不见了才好,免得出现在他们面前嫌碍眼。

    帝殇陌敛着眼眸静坐着,神色淡漠,仿佛什么事情都与他无关似的。看到他们两人的样子,苏镇南叹了一声,便也不再多留,马上往别处去找,总觉得她一定是出事了,只是,在这仙门之中还会出什么事?难道她又想着去对付唐心?不可能的,她都已经答应他要放下了,应该不会的。

    他一遍遍的安慰着自己,却不知,那苏若水已经不在这仙门之中,就在昨夜,她要害人反害己,断送了自己的一生,也开始了她生不如死的日子……

    唐心利用本命的天火来炼制那两枚戒指,加快了炼制的速度,经过一夜,守候在炼炉边的她总算收起了气息与火焰,将那两枚戒指出了出来,看着静静的躺在手中的两枚戒指,她露出了一个满意的笑容。

    这不仅仅是她的第一样成品,还是她用了满满的爱在炼制的一对戒指,而且,这不仅仅只是一枚戒指,她期待着把它戴到沐宸风的手里……

    ------题外话------

    谢谢妞儿们在九月最后一天送的票票,大把大把的砸了过来,虽然遗憾的没能试着爬上那个月票榜,不过我会继续努力滴,十一国庆,妞儿们,玩得开心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