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59 深夜诡计!

    飘渺仙门中

    一道穿着灰色衣袍的身影在仙门中走动着,一双隐约含着淫邪光芒的目光不时的落在身边经过的女弟子们的身上,视线在她们的胸前移到她们的臀部,不时的还啧啧出声,自言自语的嘀咕着,不知在说着什么下流的话语。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那好色成性的南光尊者,他在这仙门中也小住有一段时间了,这日子一久,他好色的名声也在这飘渺仙门中一传十十传百的弄得满门的女弟子们皆知,有的见了他远远的就绕道走,毕竟实力的问题,摆放在那里她们不是他的对手,遇上了这样好色的修士,她们是占不到便宜的,尤其这个人还是南光尊者,正常来说,各峰的峰主都不会想要与他恶交,只因他身后有着一定的势力,不容忽视  。

    也有的女弟子冲着他这好色的性子,自己送上门去,只为求得他的庇护,让他关照着她的家门,南光尊者的不仅因好色闻名,更是家底丰厚,就是养上几十个女人也不愁开销,而跟了他的女人,只要能得他的欢心,他出手也大方,身上穿的,用的,甚至是一些灵器之类的东西,只要他能弄到手的,什么宝贝都会弄来给她们把玩。

    走过了小路,他来到了那骆驼峰的山脚下,负手而立,看着那仿若置身于云端的山峰,高得看不见顶端,云雾弥漫在那上面,隐隐的只能看到一抺抺青翠的树木,他顿了一下,想迈步往前走去,却被山脚下的两名弟子挡住了道。

    “骆驼峰没有峰主的邀请,不得擅自进入。”两名弟子看着面前的南光尊者,沉声说着,他们虽然经常在这守着,但对这南光尊者多少也有一些了解,看他此时的样子,莫不是打上了他们小师叔唐心的主意?

    心下轻蔑的哼了一声,像他们小师叔那样惊为天人的女子,怎么可能是他这样的下流胚子可以打主意的?若是真敢打她的主意,他一定会死得很惨!

    自从那一日之后,仙门中的弟子对他们的小师叔可是敬佩得很,也是在那一日之后,他们才知道,原来拂尘仙君竟然就是她的未婚夫,想想也是,那样一个绝色的女子,风华无双,也只有拂尘仙君那样俊美如谪仙的男子才能配得上她,只可惜,现在那拂尘仙君入了魔,自古以来,正邪从不两立,他们两人只怕这条感情之路也不好走啊!

    南光尊者看了他们两人一眼,沉声说着:“怎么就不能上去了?你们门主可是说了,这飘渺仙门任本尊四处走走,随意看看,到了这山峰你们却挡住了本尊的道,莫非,你们连门主的话也不听?”

    “骆驼峰不属门主管辖,是我们小师叔的地方,小师叔有令,没她的命令,不许让任何一人上山,就是我们门主也上不得,南光尊者,你还是请回吧!”两人面不改色的沉色说着,虽然对方的实力比他们强,但是,在这仙门之中,尤其是在他们小师叔的山峰脚下,他,不敢乱来!

    “哼!你们已然知道本尊,竟然还敢挡本尊的路,胆子倒是不小!”他的面色沉了下来,这进了仙门这么些天,就是峰主也没敢跟他这样说话,这两个弟子好生无礼,让他很是不悦。

    “我们只是谨遵小师叔的命令,无关胆子大小,如果南光尊者一定要上山,也可以去请门主,只要门主说放行,那我等自然不敢阻拦。”他们当然是知道,就是门主也不敢上去,因为这可是他们小师叔亲自下的命令,门主来了几次了,都在下面徘徊着没有上去,到最后,上去了也不是去小师叔的山峰,而是去了骆驼峰的另一个峰。

    “哼!”南光尊者冷哼一声,气愤的甩袖转身就走。竟然碰到了这地方碰壁了,不就是一个山峰吗?还不让人上去?他倒要看看,如果麻烦找上门来,他们又会不会躲在那上面不下来!

    眼底掠过一抺阴邪的暗光,他脚步一顿,回头瞥了那山峰一眼,想到了那个绝美如天仙一般的人儿,心头一阵悸动,就冲着那样的绝色,他,一定要弄把手!

    其实在这时刻,修仙界上各地的势力也都已经蠢蠢欲动,主要是这次出事的是飘渺仙门,另外的一些仙门一直被飘渺仙门压在底下,无法成为第一,这次飘渺仙门出了一名魔修弟子,那些人也都盯着这个点不放,打算趁此机会把飘渺仙门拉下四大仙门之首的位置,想要取而代之飘渺仙门的地位。

    另外三个仙门门下的弟子大多都是一些大家族的子弟,经一挑拨,说什么要除掉在仙门落脚的魔修,他们也都一个个加入其中,一来,想要在这次战斗中扬名,二来,也希望能笃定他们家族实力的地位,因此,说是打着除魔的口号,但很多的人实际上都是怀着私心而来。

    也有的一些是凑热闹的,听着那些人说,那不久前的一次灵兽狂潮的引起者正是那个被称为拂尘仙君的魔修,他的存在将给修仙界带来大祸,因对方已经是化神期的强者,他们要合力才能将那魔修除去。

    这事一经在修仙大陆上传开,一些知道此事的人也都跟着加入其中,而萧家的萧轩尔在听到这事后,也是拧起了眉头一阵的深思,放下了手头上的事情,让人叫来了萧遥,把家族的事情全部交给萧遥去打理,自己便前往洛川城而去,打算去问问他们这是怎么回事?毕竟,唐心有恩于他们萧家,而且,她还是天音最好的朋友,如果她遇到什么麻烦了,他断然不可能坐视不理的。

    “大哥,你要去洛川城?”萧遥怔愕的看着他,道:“你是担心唐心吗?那我去看看就好了,这家族里的事情太多,我还真的弄不过来。”他最怕打理家族的事情了,可自从回来后他大哥就让他一直跟在他的身边学着,现在走都走不开。

    “嗯,我去看看,你留下来吧!家里的事情都交给你了,你要好好的打理,不要总有着想去逍遥快活的心态,以后这些东西都得交给你一手打理的。”萧轩尔沉声说着,走到外面看着那天空,心下暗忖着,也不知天音怎么样了?

    听了他的话,萧遥顿时蔫了,道:“大哥,你不会是想把家族的重担丢给我,然后你去飞仙界找天音嫂子吧?”看着他沉默着没有开口,他不由的急了:“大哥,大哥,你也知道我这性子浮,不像你这么沉稳,你说我们家族这么多的产业还有事情要都交给我处理,那我不得忙得一个头两个大?而且,我也不想……”

    “你在外面玩了很久了,也该收收心了,家里的事情有你看着我也放心,另外,天音的家族适当的也帮上一把,该照应时还得照应着。”他打断了他的话,沉声交待着。

    “大哥,你这决定跟爹说了没?”

    “这个家我说了算,我说你可以你就可以,这一走,我也许不会再回来了,家里你多看着点,眼下,我先去看看唐心他们出了什么状况,到时我要去飞仙界看看天音。”就算是不能去见她,他也要在离她不远的地方守着她,这样一来,就算是有什么事他也能知道。

    “大哥……”听了他的话,他只觉心里顿时沉重了,就像有一个担子就这么压了下来,一个家族的担子能轻吗?尤其是,这当中还有着他最敬仰的大哥的信任与托付,如果他接手了,那就不能再像以前一直了,他得觉得沉稳处事,思前想后,这对他来说,无疑的是一个重担。

    萧轩尔回头看了他一眼,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深邃的目光看着他,沉声道:“我们萧家的暗卫,我已经跟他们说过了,我走后,他们会听令于你,你身体里流着萧家的血,我相信,你可以的,因为,你是的我萧轩尔的弟弟!好好保重!”他深深的看了他一眼,便唤出了飞剑头也不回的应洛川城的方向而去。

    萧家于他是一份责任,如今,他将这份责任交托给萧遥,他相信,他会撑起萧家的。在这个地方,没了他心系之人,他的心不在这里,灵魂也不在这里,留下来打理着萧家,尽着这一份责任,每日的生活是那样的枯燥乏味,然而,在那飞仙界则不同,那里有着他心爱的女子,那个将陪他共渡一生的女子,有她在的地方,那里才是他的家……

    底下的萧遥看着他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走得那样的潇洒,那样的干脆,却是把他留下了,心头不由的一叹,看着这倘大的一个萧家,确实,他也应该尽尽责任了,就让大哥去追寻他喜欢的生活吧!

    另一边,飘渺仙门中,到处闲晃的南光尊者看到了独自一个人坐在树下的一名白衣女子,看着她那美艳出色的容颜与那玲珑曼妙的身段,不由的眼中闪过一道精光,面上露出了笑容,朝她走了过去。

    “这位姑娘,不知你怎么称呼?你是哪个峰的弟子?”他来到她的面前,透着淫邪的目光流在她的身上,笑得那样的不怀好意。

    那白衣女子,也就是苏若水抬眸看了他一眼,目光微闪,露出了一抺笑容:“原来是南光尊者,尊者怎么会在这里?”

    听她竟然知道他是谁,不由的脸上的笑意更大了,道:“姑娘认识本尊?”当下,便也在她的身边坐下,有意无意的朝她靠近着。

    这个老色鬼,飘渺仙门的弟子谁人不认识他?要不是冲着他好色的这一点,她还就不找上他了。敛下的美眸中划过一抺暗光,再次抬眸时带着柔柔的笑意,媚眼流转如丝,风情万种十分勾人:“尊者大名,小女早有耳闻。”

    看到身边美丽的女子眼波勾人,他一颗心都几乎飞了起来,伸出了手他摸上了她的小手,道:“哦?那不知姑娘,怎么称呼?”本以为能握住她的手,却不想原本还坐在他身边的女子突然间的一闪开了,站了起来往后退了一步,避开了他的手。

    “尊者,小女姓苏,名唤若水,久仰尊者大名,在这,若水给尊者先行一礼了。”轻声细语的说着,眼波微转,轻身向他行了一礼,身姿优美迷人,那好色成性的南光尊者最近虽有女弟子投怀送抱,但论美色,却比不上面前的女子,论媚态与勾人,更是比不上她的一星半点,此时看了她这模样,只觉口干舌燥,一股邪火从身体里窜了出来。

    “呵呵,不用多礼,不用多礼。”当下,他连忙就扶住了她,顺势的在她的手上摸了一把,问:“若水,你可许了人家?本尊者也是直爽的人,本尊第一眼看见你就对你有意思了,你随了本尊如何?只要你点一下头,那么,想要什么人灵丹妙药,或者仙品灵器之类的东西,本尊都可以给你弄来,还有,本尊身后的势力可以护你的家族,让你的家族在这修仙界上拥有不俗的地位,而且,本尊也会很疼爱你,不会让你受一丝的委屈,怎么样?你可愿答应?”

    他家中的美人虽是不少,不过,却没有这么娇柔得让人怜惜的,尤其这身皮肤,这身段,这眼神,这小嘴,都是那样的勾人,若是把她也弄回去,那可是人生一大乐事。

    闻言,苏若水微微退后了一步,她抽出了被他紧握着的手,轻抬起衣袖抺了抺眼角,露出了一抺愤怒却又悲戚无助的神色,道:“尊者看得起若水,若水真的很开心,只是……”

    看着美人垂泪的模样,他整颗心都颤了,忙问:“若水,你是不是受了什么委屈?你说出来,让本尊为你出气!”

    她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看着他,半转过身,脸色娇弱的神色不见,取而出现的却是一抺狠厉,神色再一变,又恢复了那副娇弱的模样:“尊者,不久前若水在街上遇见唐心,却遭她毁衣侮辱,我、我此恨难消,也发过誓,如果谁能帮我出了这口气,我就许身于他。”

    “什么?你、你竟然被她毁衣?那当时岂不是……”他双手在自己身上比了比,一阵的错愕与不可思议,那当时她不就是光着身子的?想到面前的苏若水光着身子那模样,不由的一阵心猿意马,然而,当看到她一副委屈又羞愤的模样,这才回过神来,露出一副愤怒不已的模样,道:“这唐心真是太岂有此理了!这简直、简单就是欺人太甚!”他当时怎么就没在现场?这样的香艳的场面竟然白白错过了,真是太气死人了!

    苏若水并不知他在想什么,但看着他的神色,她又再继续说道:“尊主,只要你能帮若水出了这口气,那么,若水以后就是你的人了。”

    听了她的话,他却是迟疑了,毕竟,那唐心可不是一般人对对付的,她的身手与实力是那样的强大,他断然不可能是他的对手,要不然,他也不至于在这飘渺仙门这么久却一直不能上那山峰去看看,美人固然难得,但是性命对他来说更为重要。

    见他在那里犹豫着,她朝周围看了一眼,这地方在骆驼峰的下面,一般也没弟子会过来,此时更是没人走动,为了达到目的,她咬了咬牙,移步来到他的身边,轻轻的倚进他的怀里,胸前的丰满在他的身上有意无意的磨蹭着:“尊主,若水可就指望你了,你一定要帮若水出这口气,以后,若水会好好的侍候你,报答你。”

    美人在怀,还是这样勾人的模样,那心中的一丝迟疑也被打消,都说色字头上一把刀,真是此言不假,此时南光尊者怎么也没想到,他的一条小命险些就因此而丢掉。

    “好!我一定帮你出一这口气,只是,这唐心不好对付,只怕……”

    “尊者,你看,东西我都准备好了,这是十香春风散,尊主只要洒在你的身上,让她闻到了,那么,她就能任你为所欲为了。”她把那好不容易得来的药递给他,道:“十香春风散只对女人有效,男人是没事的,她若闻了这药味,那么,就算实力再强也没用,只会浑身无力的晕睡过去。”

    “十香春风散?你上哪弄来这东西?”他有些愕然的看着她,对女人他一向不用这些药的,一般来说都是各取所需她们送上门来的,除了个别例外的用手段之外,不过对于这个药他是有听说过,这一般的拍卖会都不会有,因为是上不得台面的药,只能私底下买卖,他在丹药方面有些修为,但炼制十香春风散他却还是炼制不出的,顶多也就是一些别的药物。

    “尊者,这药无色无味,只要药效好就好,尊者又何必多问呢!再说,如果真的能帮若水出了这口气,尊者也算是艳福不浅,那唐心可是一难得的美人胚子,尊主难道就不想一亲芳泽吗?”她看着他,美眸中勾人的眼波流动,挑动着他内心的邪火。唐心!她要她身败名裂!她要她被这老色鬼玩弄!只有这样,才能消她心中的恨意!

    “不过,那个魔修好像还在她那里……”

    见这人色胆就有,但是一说到要办事却是一再的迟疑,苏若水心下的怒火的浮了起来,她微调整了下心情,道:“若水知道尊者会炼丹药,相信,这事应该难不倒尊者的,以尊者的本领,从后山上去应该也不是什么难事,对吧?”

    “那当然!”他挺了挺胸膛,道:“那好吧!这事就包在我的身上了,不过,你莫要忘了你说过的话,如果我帮你出了这口气,你可就得从了我,当我的女人了!”

    “那是自然。”她柔声说着,脸上尽是娇羞的神色,然,那敛下的眼眸中却划过一抺歹毒。

    于是,在次日天色渐渐暗下之际,那南光尊者便悄悄的避开了守着上峰的山道,从后面上山,一般来说,没人会用这个办法,因为唐心都下了命令了,谁敢偷上她的山峰?

    而在这时,唐心和沐宸风正好吃了饭,他们今天煮了一锅的蛇汤,留了一锅给唐子浩和梦珊,因为她要去炼器,便让他帮她把那一锅蛇汤端去隔壁峰给他们吃,顺便让他在那里陪他们坐坐,听他们讲关于他们的事情,这样一来她炼器时他也不用干坐在一旁看着。

    就在沐宸风前脚刚端着蛇汤走,那从后山上来的南光尊者看着他离开,不由的心下暗呼一声,真是天助他也,竟然让他那魔修离开了,那正好方便他办事。当下,悄然无声的潜向了屋子,正在屋子中准备着东西的唐心听到外面有细微的动静,本以为是沐宸风折回来了,可听那刻意放轻的脚步声和收敛起来的气息又不像是他,于是,便装作不知,继续着整理着东西。

    外面,那南光尊者将那包带在身上的药洒在自己的身上,沾满了衣服,看着那屋中的美人,这才慢慢的走了出来,见房门没关,更是方便面,直接就走了进去,笑眯着眼打着招呼:“唐心姑娘,我们许久不见了。”他一步步的走近,在离她有三步之远的地方停了下来,心里多少有些忌惮着她。

    听着这声音,唐心回头一看,见是这个好色成性的修士,深夜到访,鬼鬼祟祟的自然是不安好心。她清眸微闪,看着他衣袍上沾着的白色粉沫,唇角微勾起一抺似有似无的笑意。

    “深夜到此,你有何事?”

    “呵呵,唐心姑娘,是这样的,自从那一日见到姑娘惊为天人的容颜,姑娘的容貌就一直在我的脑海里久久无法挥去,每夜午夜梦醒,总是不由的想起姑娘来,于是,今夜我按奈不住心中的思念,特冒险到此来见见姑娘,向姑娘表明心迹。”他又再走近了一步,等着她闻着那挥发散在空气中的药性后而无力的倒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