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58 幸福时光

    平凡而简单的日子,过得风平浪静,却又像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平静,隐隐的,觉得平静过了头。

    飘渺仙门之中,骆驼峰之上,一简单的屋子筑于草地之中,青翠的树木,盛开的鲜花,蓝天与白云,相衫相托,形成了一副美丽的景色,似画一般优美迷人。

    绿草之中有着一些紫色的小野花盛开着,柔柔的轻风拂过,轻轻的拨动了小草和花儿,让它们在清风中轻轻的招摇着手,似在向谁打着招呼似的,天空中偶尔飞过几只小鸟,它们落在不远处的树上鸣叫着,又有时飞落在他们的不远处,像是在草丛中寻着食物一般,叽叽喳喳叫个不停。

    就在这迷人的景色之中,那青翠的绿色和鲜花里头里,沐宸风和唐心两人并躺在草地上,他们十指相扣,看着蔚蓝的天空飘浮着朵朵白云,感受着轻风拂面时的那份舒爽,享受着此时此刻的宁静与放松。

    “要是日子一直都这样,那该多好。”唐心轻声说着,声音中有着无奈与感慨,人生当中,哪有事事如意?他们都知道在这人生的道理上挫折是在所难免的,但,每每遇到一个比一个大的困难,每次身陷险境,都带给他们不一样的历练与成长,这一次,也会是一样吗?

    听着她的话,沐宸风目光微闪,顿了一下,道:“你说要唤醒我的被尘封的记忆,但最近好像没记得什么来。”相反的,跟她相处的这半个月,他的心却越发的显得宁静,心中的嗜血杀气也减少了,就连那双血色的眼眸也变淡了很多,有时,一些画面会跳出脑海,却仍是一闪而过捕捉不到。

    “没关系,慢慢来,我相信你会记得起。”她侧过头看着身边的他,顿了一下,道:“最近我查了不少书,想要去除你身上的魔性只有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他也看着她,知道最近她一有时间就是在看书,那份专注与认真,往往入了迷,就连有时他站在她身边有一会了她也没察觉。

    “进炼狱粹炼去魔性。”她的声音一顿,道:“这是唯一一个办法,却也是一个极为残酷的办法,炼狱里分十八层,每一层都凶险万分,从来没有修仙者敢进炼狱去粹炼,但是,如果能粹炼成功的话,不仅一身的魔性可以除去,实力也会突飞猛进,只是,这是必须经过九死一生的粹炼。”

    “炼狱?”血色的凤眸微怔,问:“你不是一直希望我能除去身上的魔性吗?既然找到了这个办法,怎么不早点告诉我?”纵使是九死一生,为了她,他也可以进里面去粹炼,哪怕最后的结果是死在里面也不会后悔,因为,这半个月的相处,让他深深的知道,她对他的情有多深,她因他的入魔而担忧,所以,他愿意去粹炼,只为让她可以不再为他担心。

    闻言,她眸光微闪,轻叹了一声:“我刚才也说了,那是九死一生的粹炼,而且,这个办法只是古书中记载着的,从来没有人试过,你现在记忆没冲破出来,我也担心……”

    “没关系。”他打断了她的话,紧紧的握住她的手道:“最近半个月虽然没想起什么来,但是有时脑海会闪出一些画面,我相信,很快就会记得一切,而且,就算记不起也没关系,你是我的女人,就算忘记谁,你也不会忘记你的。”

    他的话,让她的心中划过一丝暖流,这样的话他曾说过,他说,就算忘记了全世界也不会忘记她,这一次他的记忆被封,但在他的内心深处却仍是记得她的,与她的相处还是这样的自然,她知道自己应该相信他的,但是,仍有些不放心。

    “我陪你吧!”她坐了起来,看着他,神色认真的说:“我陪你一起进炼狱,我们一起去粹炼!哪怕是十八层炼狱,我也可以陪你一起一一闯过!”

    他也坐了起来,看着神色认真的她,他忽而笑了,低低的声音带着性感的磁性从胸膛发出:“呵呵呵……”他摇了摇头,笑道:“你陪我一起去?你知道炼狱是什么地方吗?那可是极为凶险的地狱,十八层中分布着不仅仅是恶鬼,还有着凶猛的鬼兽与妖物,那是集天地人三界鬼物于一处的地方,你又怎么能去呢!”

    “我当然知道那是什么地方,所以我才说陪你一起去。”看着他摇头笑着,她神色认真的道:“我是说真的,我陪你去。”

    “我知道你是说真的,但是,我不能让你陪我一起去,你既然是我的女人,那么我就理应保护你,不让你受到伤害,又怎么能让你去那样的地方?你不是说了吗?我是沐宸风,我把很多不可能的事情都变成可能,所以我相信,这炼狱也没什么了不起的,你就放心的等我从炼狱出来吧!到时,一定能还你一个,驱除了魔性的沐宸风!”

    “算了,这事先不说,对了,我不是告诉你我在炼一对戒指吗?算算时间,再过些日子应该就成炼成了。”她看着天空笑了笑,突然间想到了老头子的用意,他把能吃恶鬼的穷奇给了沐宸风,想必是早早的就算到了他有这一劫了吧?这个老头子,既然知道也不提前跟他们说一声,让他们尽量的避免,还什么也不留下就走了。

    “看来,一切都在老头的掌握之中啊!”

    “嗯?”他看着她,神色不解。

    “就是那个老头子,我们的师傅,南峰仙翁,你的那头上古凶兽穷奇就是他捉了给你的,那老头估计是知道我们会经历这些劫数,早早的就走人了,说是去飞仙界逛逛,也不知他现在到什么地方去晃了。”她看着那无边的天空,飞仙界,在那个地方,有着她的亲生父母的存在,只是,他们知不知道有她这个女儿的存在?她的父亲是一个娶了很多个女人的强者,膝下子女应该不少吧?也许,他从没想过她的存在,也不在意她是否存在。

    不过,倒是有一事至今仍没想明白的,是谁将她流放在龙腾大陆?又是谁在那时一直想要杀她?莫非,是与她的那个家族有关?那么,会是什么人呢?

    “老头?”莫名的,脑海闪过一个留着胡子笑眯着眼的老者,这次的画片比较清晰,他问:“是不是一个留着一把白胡子总是笑眯着眼的老头?”

    听了他的话,她心一喜,忙问:“你想起来了?”

    他摇了摇头,道:“没有,只是你刚才这么一说,脑海里浮现一个老头的样子,这个老头似乎在我印象中也是很深刻的一个人,模样很是清晰。”

    “嗯,他是你的师傅,也是救了你的命的人,当年这飘渺仙门的一位云游的峰主救了你回来,交给了他,你如今的一身本事可以说都是从老头子师傅那里学的,还有我,他也教了我一套剑法,教了胖子哥哥不少的本事,说起来,我们这个师傅还真的是个深藏不露的高人,估计就是这飘渺仙门的人也没人知道,他的仙为已经到了仙者甚至以上的级别。”

    “仙者品阶?或者更高?”他有些诧异,毕竟,在这地方似乎化神期的就已经是极为少见的强者了。

    “嗯,他的修为我也不知是有多高,总之,他能一招就秒杀一名很厉害的强者,别看他玩心重,但那身手和实力还真不是一般人能比的,我想,就算他去了飞仙界那强者林立的地方,也能混得风生水起的。”她的唇角微微上扬着,想着老头儿古怪的性子,不知又会在那边掀起什么样的风浪。

    闻言,沐宸风怔了怔,他的脑海只有老头的模样,只知道他经常笑眯着一双眼睛,其他的却不记得了,但听他这么一说,又好像隐隐的有些印象,怎么的却又说不上来。

    就在这时,咕噜的一声传起,两人皆是一怔,继而唐心一笑,看着身边的他,道:“你肚子饿了?今天我给你弄些吃的吧!那辟谷丹就不要吃了,来,先吃几枚灵果顶着,我带你去溪中捉鱼怎么样?”她从空间中拿出几枚灵果给他,笑站站了起来,弹了弹白色的衣裙。

    “好。”他拿起一枚灵果放入口中,忽的一怔,问:“这里哪里有溪?”

    “你跟我来。”她笑了笑,拉着他就往后山而去。

    那是在骆驼峰后面的一处河边,河水缓缓的流着,清澈见底,按理说,水清则无鱼,然而,这里却有着一些鱼儿在游着,还有一些小虾在水中跳着,两人来到这里后,唐心指了指前面的那条小河,说:“你负责捉鱼,我去捡些树枝来生火,我们今天烤鱼吃。”

    “好。”跟她在一起,他应得最多的就是好,当下走到边上,打算运气拍飞一些鱼起来,哪知却被她阻止。

    “是捉鱼,不是打鱼,捉的吃起来才有乐趣,你可别偷懒了。”唐心笑了笑,好整以暇的看着他,示意他卷起衣袍脱下靴子下水用双手去捉。

    他有些怔然的看着她,问:“用手去捉?”说着,伸出了双手比了比。

    “嗯,当然,用双手去捉的才叫捉鱼,我们吃鱼是一个过程,但这捉鱼也是一个过程,好好享受吧!”她笑了笑,便走开了,往林中去捡树枝。

    听着她的话,他看了看自己的双手,愣了一下,这才卷起了衣袍脱下了靴子下溪捉鱼,让他没想到的是,他的身手本是很快的,但那水底下游着的鱼儿速度更快,尤其是滑溜溜的就算捉住了也会从手中溜走,他试了几次都没捉到一条,便是捉了一些河虾丢上边上去,看着她已经抱着一堆树枝回来,而自己仍没捉到半条鱼,不由的拧了拧眉头,再接再厉的继续着捉鱼大战。

    唐心把树枝放在河边,然后堆起一个小火堆点上了火,看着边上只有一些小虾,而那卷着衣袍赤着脚弯着腰在那河中捉鱼的男人奋战了这么久除了溅了一身的水之外,半条鱼也没捉到,不由噗嗤一声笑了。

    “呵呵……”

    轻笑的声音引起了他的注意,他抬起了头,怔然的看着那笑得开心的她,突然间觉得,那是那样的美丽,那样的迷人,不由的就这么怔怔的看着她。

    “怎么?捉不到鱼还发呆了?你的鱼呢?”她走上前戏谑的笑看着他,见他把自身的衣袍弄湿了一大片,鱼却没捉着半条,便笑道:“还是你打算就吃那么几只虾?就那么几只,连我也会吃不饱的。”

    “这鱼滑溜得很,你再等一下,我一定把鱼捉上来。”说着,又弯下腰准备捉鱼,却又想起什么似的,抬头对她道:“你肚子饿了先烤着虾吃,很快就有鱼了。”

    “呵呵……”

    唐心轻笑着,也脱去了鞋袜下了水,道:“我来教你吧!这捉鱼可是一门技术活,不是用力了就能捉到的,尤其是鱼是水中的生物,它们在水中游走的速度很快,再加上鱼身是滑的,如果没有技巧那可是捉不住的,你看我的。”

    她慢慢的在小河中走着,来到他的身边停下,待那鱼儿游了过来,便半弯下腰,突然间迅速出手掐住了鱼头与鱼身之间的那一个位置,当下就把一条活蹦乱跳的鱼给捉了上来。

    “你看,这就捉到一条了,捉鱼嘛,不能捉它的鱼身,鱼身是滑的,而且鱼身的中间比较大,尾部的头部又较小,鱼一使劲一蹦自然就从你的手中溜走了,捉住鱼头和鱼身之间的这个地方就不会了,好了,你可得努力了,这条鱼我先去烤。”她笑说笑,提着战利品来到火堆边,开始处理着那条在她手中一直蹦着的鱼。

    有了她的示范,他捉起来也显得容易了很多,很快的也就学上手了,当捉到第一条鱼时,他脸上不由的露了了欣喜的神色:“你看,我捉到了。”

    “甩过来。”唐心喊着,示意他把鱼丢过来给她。

    “接着。”伸手一甩,那条活蹦乱跳的鱼就那么的在半空中划过一个弧度,掉落在唐心的面前。

    有了第一次的经验,后面他也显得得心应手了,不一会,一条接着一条的鱼被甩上岸,看着面前的一大堆鱼,唐心连忙喊着:“够了够了,快回来,这些我们两人哪里吃得完?这里有烤熟的了,你来尝尝味道。”

    闻言,沐宸风这才上了岸,才看到自己一身显个半透,坐在火堆边,闻着那烤鱼的香味,还有那烤成金黄色的鱼,心里隐隐的有些期待,这可是他亲自捉的鱼,一条条的从水里捉上来的。

    “来,尝尝,我可是加了料的,没有鱼腥味。”她把一条烤好的鱼递给他,再放几条上去烤,然后把烤好的拿下来:“怎么样?味道是不是不一样?”

    “嗯,很香。”他吃了一口后点了点头,道:“咸度也刚刚好。”

    她愉悦的勾起了唇角,觉得这样自由自在又平静的日子真的太难得了,像是以前的他们,根本不会有这个时间来捉鱼烤鱼,尤其,大多的时间里都是分隔两地的,虽然现在他的记忆没记起来,但是,他们之间的好份默契和感情却还在,也许,如果不是因为这次的事情,他们也不会有这样的闲情在这里过着这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日子。

    “你捉太多上来了,吃不完也浪费,等会把这些鱼全烤了,然后带回去给胖子哥哥和梦珊他们吃吧!”

    “好。”他点了点头,她的话,他从不反驳。

    另一边,洛川城,唐心他们的宅子里,来了一位稀客,花非花。他虽然知道唐心他们就在洛川城中落脚扎根,不过却一直忙于手头上的事情一直没过来,这一回趁着把事情交待下去,他也终于可以清闲一段时间了,便过来走走,见见老朋友。

    大厅中,花非花喝着茶,等着下人去通报,不一会,来的不是唐心,却是她唐心的父母,唐正宇和白嫣两人。

    “花公子,好久不见了,近来可好?”唐正宇一进门便是拱手笑说着,花非花对他们有救命之恩,当年在龙腾大陆上,心儿曾请他出手帮忙过,他们到现在也还记着。

    “唐老爷,唐夫人,我们真的是好久不见了。”他笑着起身向他们两人行了一礼,道:“子浩给我带过消息,把你们的事情也告诉了我,当时我走不开,没想到一耽搁就是这么长的一段时间,两位经过了那么多的事情都能逢凶化吉与家人团聚,真的是可喜可贺。”

    “呵呵,这都是处处有贵人相助,就像花公子,也曾救过我们的命,来来来,花公子请坐。”唐正宇朗笑出声,请他会下,也持着自家夫人到主位上坐下。

    “其实我这次来也就来看看大伙怎么样,还有唐心,她最近可还好?”

    “心儿现在不在家里,她和子浩去了飘渺仙门也有一段时间了,前些日子玄月和子寒他们去了也才回来,说是他们那边出了些事情,唉!这孩子和宸风两人就是多磨难,一波刚平一波又起,真是叫人担心呐!”想到前些日子玄月他们带回来的消息,他又是一声无奈的轻叹。

    一旁的白嫣也道:“他们虽然经历的困难很多,但是一直都能平安渡过,我们担心也帮不到他们什么的,我相信,他们这次也一样会渡过面前的困难的。”

    闻言,花非花目光微闪,问:“他们又遇到什么事了?”原来去了飘渺门,他还以为他们在这里呢!没想到来了却见不到她。

    “我们也是听玄月和子寒他们说的,不久前他们去了一趟飘渺仙门,当时宸风正在进阶,却不知天空之上哪里来的一道气流伤了他,导致他走火入魔进了魔道,现在心儿跟他在一起,说要想办法帮他驱去一身的邪魔之气恢复正道,只是,这事情似乎有些难度。”

    “走火入魔?”他一怔,神色有些愕然,道:“他竟然走火入魔?一般来说,走火入魔的人都会性情大变,变得嗜血而狠厉,她跟他在一起能安全吗?不行,我得去看看。”说着,当即就站了起来。

    “不用去了,主子有令,让我们不要打扰他们的生活,他们现在两人很好,沐宸风身上的魔性似乎也被压住了。”玄月和莫子漓他们走了进来,看了那一身红袍的男子一眼。

    在他们打量着他时,花非花也在打量着他们,子浩当时信中并没有写到这些人的存在,他们,又是什么人?

    唐正宇见他们都在打量着对方,便介绍道:“花公子,这几位都是心儿的朋友,这是玄月,莫子漓,凌子寒。”说着,声音一顿,又对他们三人道:“这位是花非花,花公子,也是心儿的朋友,在龙腾大陆时,他曾救过我们一家人的命。”

    莫子漓最先开口,面露笑容的道:“既然大家都是唐心的朋友,那我们也就都是朋友。”

    “说得好!”花非花也露出了笑意,道:“她结交的人自然是不会差到哪里去,几位,多多指教了。”

    “呵呵……”唐正宇笑了笑,道:“花公子,你远道而来,就先在这里住下吧!看看再过些日子心儿那边有什么消息,我们再作打算也不迟。”

    “好,那我就打扰了。”

    “哪里,家里多些人才热闹,这样吧!你们几位聊聊,我们去吩咐下人准备饭菜,晚上大家坐一起认识一下,还有八煞和十二龙骑他们,相信也会很想见见你的。”

    “好。”花非花点了点头,笑着目送他们两人离开。

    “几位,可以跟我说说他们的事吗?”他看向他们几人,笑问着。

    三人相视了一眼,便在椅子上坐下,道:“当然可以,就拿眼前的事情来说吧……”

    厅中,几人说着眼下的问题,议论着可能会发生的事情,虽然唐心没有下任何命令,但是他们得提前做好准备,总觉得,在不久的将来,会有一场腥风血雨的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