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56 情战胜魔!

    唐心眸光微闪,只见她唇角微勾,清冷的声音从她的口中而出,清晰的传入了众人的耳中:“就拿我跟他的比试来赌,如果我赢了,带上你的人,马上离开,不得再对我们出手,如果输了,那,我们也任由你处置,如何?”

    听着她话中的自信,魔主仰头哈哈大笑:“好个唐心!原来你是打着这心思,哈哈哈哈!不过,本魔主成全你,让你输得心服口服!”阴狠的眸光落在她的身上,盯着她笑道:“你还真的以为,就凭你元婴修士的实力可以赢得过本魔主手底下的一员大将?耶律舜华已经是化神期的强者,与他交手,你没有一丝一毫胜出的可能!今天如果你输了,那么,你,唐心,就要成全耶律舜华的女人!同样要为本魔主效力!”

    他的话让众人心头猛的一惊,这个赌,赌得太大了,竟然说如果她输了就让让她当那个魔修的女人?这怎么可以!不仅仅是玄月和凌子寒紧拧起了拳头,就是那在远处的帝殇陌和柳少白同样的也拧起了拳头,紧张得手心冒汗。

    她会答应吗?她能这不答应吗?这是一场容不得她退缩的战斗,就如同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她已经没有了退路,她只能挺起胸膛点头应下这战斗!只是,相差一个级别的实力,她能从那名化神期魔修的手中取胜吗?

    坐在麒麟背上的沐宸风心头一紧,不知为何的,他也在紧张着,也在担心着,那双血色的凤眸中出现了迷茫与困惑的神色,他不懂这个女子为何要这么做?她明明可以不用掺与在其中的,可是,为何?为何她她要挡在他的面前?她这是在守护着他?不由的,敛下了眸光,心下微怔。

    耶律舜华因魔主的话而大喜,他当即就欣喜的朝魔主行了一礼:“属下多谢魔主成全!”有了魔主这句话,他还有什么不放心的?这一次,就算是将她打伤,他也要把她给带回去当他耶律舜华的女人!

    梦珊看着前面的唐心,心下也不禁担心着,让主子自己一个人对付那个化神期的魔修?这实力怎么可能会一样?不由的,朝她大师兄看了过去。

    而这时,凌子寒在思考了一番后也开口,道:“主子,不如让我来应战吧!”

    唐心的目光直视着那前面的魔主,视线又落在那耶律舜华的身上,勾起了唇角,道:“不,这是我的战斗,不用别人帮忙,你们只需要在一旁看着就好了。”说着,她将视线重新落在那魔主的身上,道:“魔主,可敢与我立下天地契约?”

    “笑话!我堂堂魔修界的魔主,还要为了这等小事立下天地契约?哼!唐心,你别太不识好歹了!”他冷哼了一声,衣袍一拂,周身强大的威压便是自然而然的袭出。

    “那好,我姑且就信魔主一回,我相信,堂堂魔修界的魔主也不会为了这点小事而让自己的威信尽失的。”她回头看了身后的沐宸风一眼,便提气而上,来到半空之中。

    “唐心!你不能跟他比!你不可能是他的对手的!”仙门的门主大声的喊着,想要让她打消这个主意,只可惜,她根本就不会去听他的。

    那站在远处树下的苏若水和苏镇南两人看着这一幕,苏镇南是一脸的沉思,眉头紧锁着,苏若水则是她眼中跃动着兴奋的光芒,她要看着唐心怎么死!成为一个魔修的女人,到那时,她将为世人所弃,哪怕她拥有着惊人的容貌,她一旦选择了站在入了魔的沐宸风那一边,她就注定没有好下场!

    她是弄不死她,但是,自有别人弄死她!她的好运,也差不多到头了!

    那一直没有出来,隐藏在暗处的唐子浩静静的看着这一幕,他相信他的妹妹,相信她一定可以的,所以,他不阻止,他只要在这里静静的看着以防有人使什么暗招就行了,剩下的交给她就可以了。

    他的妹妹,可以说是奇迹的存在,一次又一次的创造出不可能出现的奇迹,相信这一次,她也一定可以的,一定可以赢得那名魔修,让众人刮目相看!

    唐心扬起手中的剑,轻轻的一拭,道:“门主,难道你有更好的办法吗?”见他沉默着,她笑了笑,道:“正是因为没有,所以,我赌了!”长剑朝底下一指,身上的灵气也随着涌动出来,白衣纷飞,墨发飞扬,她浑身散发着一股自信与尊贵的气息,清冷的声音再度的传出。

    “来吧!谁胜谁负,就看你们今日一战了!耶律舜华,我想取你的命很久了,今日,你,将死在我的剑下!”

    清冷的声音带着冰冷与杀气在空气中传开,面对她这样的嗜血无情的话语,耶律舜华是见怪不怪,道:“唐心,从第一次见你开始,你就是我看中的女人,这一次,得魔主恩赐,你放心,我一定会把你带回去,哪怕,是削断了你的一只手,我也会把你带回魔修界!让你成为我耶律舜华的女人!”

    狂妄而透着阴邪的声音一落下,便见他的身影快如鬼魅一般的掠出,长剑挥动的同时,狂风呼啸而起,凌厉的破空之声骇人而让人心惊,同一时间,白衣拂动的唐心也瞬间出击,诡异的剑法透着冰冷森寒的杀气,快如闪电的身法咻的一声飞掠上前,长剑扬起,两剑相碰之间,铿锵的刀剑碰撞声声声在空气中传开,两股气流互不相让的抵挡着对方的气流,在空气中形成了一股压抑的气压,呼啸而响,随着两人手中长剑的碰撞后再度退开而飞溅而出,像水纹一样的在空气中扩散着。

    “咻!”

    肉眼可见的能量气息,如水纹一般的扩散而开,那股呼呼的呼啸声传入底下与周围的众人耳中,只觉心头沉重无比,元婴期的修士与化神期的强者相经,那根本就是找死!试问有几个人能以着低弱的实力赢得过一个拥有强大实力的对手?此时两人的战斗,从一开始就不被众人看好,此时更是一样,他们的战斗就像是一个大人和一个孩子在战斗着似的,双方的实力悬殊根本不用打他们也能知道结果,只是,出乎他们的意料之外,他们以为唐心在耶律舜华的手中过不了几招,却不想,她竟以着出其不意的诡异招式步步前进,招招凌厉欲直取对方的性命!

    那在高空之处观看着的魔主看到唐心那诡异的身法,不由的目光一眯,很是诧异,这个元婴期的女修竟然能在耶律舜华这个化神期的强者手底下过了这么多招而不落败,反而直逼得耶律舜华有些应接不暇而她却稳占上风?这样的战斗是他不曾见过的,而这样的局面也是出乎他的意料的,他本以为她无法在耶律舜华的手底下得过得十招,但现在看来,照这情形发展下去,只怕耶律舜华还要输给她。

    不由的,阴狠的目光一眯,开口道:“耶律舜华,你若是输给了她,那么,你也不用活着了!”这是下了死命令,如果他真的输给了她,那么,他也没有必要再活着!

    耶律舜华听到这话,心一沉,知道魔主是不悦了,只是,他也没料到唐心的身手会这么的诡异,她的身形转变得太快,让他无法看清她的出招和身形的所在,要不是凭着灵敏的反应只怕他早就被她手中利剑剌中。

    “铿锵!”

    把心一横,他手一转,凌厉的剑气飞袭而出,利剑蕴含着强大的气流袭向对方,哪知,她同样挥出一道骇人的剑气来,那道气流之凌厉,杀伤威力之大让他不由的猛的后退了几步再侧身一翻避开那股骇人的剑罡之气,身形微显落于半空之中,以气息稳住了身体的平衡,长剑一指,阴狠的目光盯着前一身风华无双的女子,这一刻,不禁咬了咬牙,有些气愤。

    “你使的是什么剑法!”那诡异的剑法所带动起来的剑罡之气那样的浓郁,让他的利剑根本起不到攻击的作用,若是再与她比剑法,那么,他相信再比下去输的一定会是他!

    唐心手中长剑一转,斜指于地面,盯着前面的他勾起了一抺冷笑:“你管我用的是什么剑法,反正能胜得了你就是好剑法!看招!”声音一落的同时,利剑再一次飞袭而了出,朝前面的耶律舜华袭去。

    飘渺仙门的门主看出来了,那是飞花凌云剑,不久前他才从她那里瞧见过,没想到今日又再次看见了,这套剑法威力无穷,只是不知道她现在练到了第几层了?不用想,他也知道这套剑法一定是南峰仙翁传给她的,只是她进仙门的时间还短,就算是他传的只怕也才学得第一式,可与这魔修对战,单单只有一招那是远远不够的,到底,应该如何是好呢?

    听了她的话,耶律舜华目光一眯,眼中划过一丝厉色,他咬了咬牙,恶狠狠的道:“看来,你很想我死!”

    “当然!”清冷的声音一出,那道凌厉的剑罡之气也次的袭向了他,这一次,她用的是第二招,飞花掠影!气势比前面的一招要厉害很多,她不打算再拖下去,直接的用最快的方法结束这场战斗,那么,就是杀了他!清眸中杀气一闪而过,她手中长剑一转,剑花从旋转到幻化出数道剑影,以着掩耳不及之势袭向了那耶律舜华。

    “呼!咻!”

    眼见那道剑影比前面的更加骇人,耶律舜华心一沉,当即挥剑抵挡,哪知,以他化神期强者的实力竟然还挡不住那凌厉的剑罡之气,只感觉那剑影掠出之时哐的一声击断了他横挡在身前的利剑,下一刻,对方长剑直袭而来,嗖的一声剌入他的身体。

    “嘶!啊!”

    他怎么也没料到自己会受伤,怎么也没料到伤他的人还是比他的实力低了一个级别的唐心!他的手紧紧的握住了那剌向他胸口的利剑,利刃上泛着凌厉的剑气,划破了他的手,鲜血直流,一滴滴触目惊心的往下滴去,如果不是他的手紧紧的握住了剑刃,只怕,这剑就会穿过他的心脏,直取他的性命!

    胸口处也渗着鲜血,不过因为身上的黑色衣袍而看起来不那么明显,他看着面前绝美的容颜布满杀意的她,艰难的问:“你真想杀了我吗?”他虽狠,但对她却处处留情,而她,却一直想要取他的命,难道,就因为他是魔修?不,不是因为这样的,那沐宸风如今也入了魔道,但是她对他仍是不离不弃,她没有因为他入了魔道而舍弃他,反而,更为了他而站了出来,为他战斗,只为护住他……

    “是!”

    她冷声说着,声音无情而冰冷,让那耶律舜华冷到了心里,看着她绝美却无情的容颜,他忽然间做了个决定,看着前面的她,苦涩的道:“看来想要在你的心里留下一席之位是不可能的了,虽然你待我如此无情,我却仍无法看着你死,既然这样,那我宁愿死在你的剑下,至少,至少我的命是由你终结的,也算我为你做的唯一一件事吧!”声音一落的同时,他握着那剑刃的手猛的用力握住唐心的利剑往自己的心口剌去,只的利剑剌入身体的声音咻的一声传出。

    唐心眸光微闪,眼底掠的过一丝错愕,看着长剑没入他的胸口剌穿了他的身体,鲜血直渗而出,他身上的气息也在渐渐的散去,不由的,拧起了眉头。

    这样的一幕,让所有的人都不解与愕然,那名魔修竟然会心甘情愿的死在唐心的剑下?这是为何?别说他已经是化神期的强者,拥有着上千年的寿元,这样就死去,他真的死得心甘情愿?

    那十几名跟在魔主身边的元婴魔修见了也不由的一怔,眼神中浮现着错愕与不可思议的神色,那已经拥有化神期修为的耶律舜华竟然让他自己死在那个女子的手中?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由的,一个个沉思着,他们是看不出来两人的战斗到底谁更胜一筹,但是他有着化神期的实力,按理说那个女子想赢得了他也绝非易事,如果再战下去,也许会出现不一样的结果,而他,而选择了这出乎众人意料的结果,真的让他们也很是错愕,毕竟,魔修是薄情的,他们可不认为他对那女子动了几分真感情,但,现在这结果,却是他们不曾想到的……

    高处的魔主看着这一幕,阴狠的目光也是一闪,耶律舜华会做出这样的举动是他也没想到的,但他看得出,这个叫唐心的女子确实很厉害,尤其是她所使用的剑法竟然是失传已久的飞花凌云剑,这套剑法精湛而难学,她却能使得这样的得心应手,当真是很不简单,再战下去耶律舜华也不是她的对手,胜败,早就已经一目了然!

    负在身后的手拧了又放开,唐心,很好,经过今日这事,他是记住她了,无论是心机还是实力,她都可以说数一数二的,尤其是能用这样光明正大的手法来让他不动手,确实是很好!

    “哈哈哈哈!唐心,你真的是个了不起的女子!你,很出色,难怪我手底下最得力的属下竟然为了你连命也不要了,好,很好!今天,本魔主姑且就放过你们,但是,只是在这修仙界之中,如果他日在飞仙界中遇到了你们,那么,本魔主一定会亲自取了你们的的性命!尤其是你,唐心!”狠厉的声音透着一股打心底涌上来的戾气,强大的威压随着他的话而袭出,在空气中布上了一股骇人的气流,他盯着她半响,似乎要将她的容颜记下一样,最后,冷哼了一声,喝道:“走!”声音一落的同时,那十几名魔修看了唐心他们一眼,也跟着离开。

    魔修的薄情众人都知道,此时看到那魔主连看受了重伤奄奄一息的耶律舜华也没有,众人心下一阵叹息,看吧!跟着魔修就是这样,伤了死了他们都不会去管,更不会在意也不会担心,那魔主只是把手底下的魔修们全当成棋子来用,棋子失去了利用价值,那么就再也没有用处了。

    但不管怎么样,今日,唐心还是保住了飘渺仙门,免去了一场嗜血的厮杀,他们那提着的心也总算是松了下来,不管怎么样,仙门没事了……

    沐宸风一直看着这一场战斗,他知道了这个白衣女子很是厉害,只是最后也没想到那个人竟然会死在她的手里,还是用那样的方法,看着那摔落在地下面奄奄一息还在喘着气的那个人,他目光一闪,冷声开口道:“穷奇,吃了!”这个魔修,他打第一眼看了他就觉得碍眼!

    听到他的话,唐心看了那下面奄奄一息的耶律舜华一眼,清眸落在沐宸风的身上,开口道:“他,我还有用。”

    闻言,沐宸风血色的眼眸微闪,看了前面的她一眼,别开了眼,唤道:“穷奇,我们走!”声音一落的同时,身下的麒麟也飞了起来,而原本朝耶律舜华扑去的穷奇也硬生生的停了下来,朝他们看了一眼,咧了咧牙低吼了一声来到沐宸风的身边准备跟他一道离开,然而,唐心却是压根就没打算让他走。

    “沐宸风,你不能走。”混天雪绫从手中袭出,缠住了他的手,阻止了他的离开。

    低头看着那缠在手上的白绫,他拧起了眉头,觉得这白绫有几分的眼熟,却又记不起曾在什么地方见过,他抬起血眸看向她,手一动,白绫脱落,便打算离开,而唐心见状却是白色的身影提气一掠来到他的面前,挡住了他的去路。

    “你现在身体有伤,而且走火入魔我得将你的魔性驱除,你必须得跟我回去。”她的清眸对上他那因走火入魔血气上涨而变红的凤眸,看着他此时墨发凌乱的披散着,又因受了伤脸色也有些难看,不由的,心隐隐抽疼着。

    飘立于半空的身影慢慢的朝他走近,无视着那前面也因染上了魔性而变得嗜血的穷奇,一步步的来到了他的面前,看着目光有些闪躲的他,她知道,就算此时他因入了魔记忆被封他也不会忘了她,此时的他一切对他来说都是空白的,正是因为如此,她不能让他离开,她得让他留下来跟他在一起,她才能找机会把他拉回正道,驱散他体内的魔性。

    纤细而白皙的手伸上前想要握住他的手,却被他猛的抽离握了个空,她看着他,露出了一抺笑容,道:“你没忘记你叫沐宸风吧?那你也应该知道,你是我的男人,你说,你不跟我在一起,你想跟谁在一起?”

    “我是你的男人?”

    他呆愣的看着面前浅笑盈盈的绝色女子,他只知道她很熟悉,他只知道自己看着她时心中总会有些一些奇怪的感觉划过,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无法对她下杀手,而在看到她为了他而战时,此时,更是无法去直视她的那双清眸,只因,那双带着柔情的清眸让他的心漏了半拍的猛跳起来,失去了正常的规律让他很是无措。

    “当然,怎么?你不信?以为我骗你?”她笑说着,道:“要是你不是我男人,我为什么要拼了命的救你?要是你不是我男人,我为什么要进那洞府去看你受伤没有?还险些被你给掐死了。”

    听了她的话,他更加无措了,血色的凤眸带着一丝的迷惑,看着面前的她,又不由的别开了眼眸,道:“我、我不是有意要伤害你的。”内心深处,似乎有一个在咆哮的声音,一个像恶魔一样的声音在挑唆着,但,他此时脑海里却只是这个女子为他而战的情形,脑海里只是她看着他时眼中所盈着的深情,那一个在咆哮着的声音,似乎在这一种不知名的情愫之下慢慢的被压制了下去,直到被封锁在内心的某一个角落处。

    唐心脸上的笑意加深了,伸出了手:“那,现在可以跟我回去了吗?”

    ------题外话------

    有种哄骗小红帽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