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55 魔主

    黑色的气流形成一股旋涡在他的掌心之中,他呸的一声吐去口中鲜血,眯起了阴狠的目光,下一刻,黑色的身影快如鬼魅般的掠出,朝前面披散着墨发白袍着身的沐宸风袭去,掠出的同时,掌心中的能量猛的攻击而出,那股气流在半空中咻的一声化成了一只猛兽的模样,咆哮着扑向了他。

    沐宸风提气凝息以对,却因身上的伤和久战的关系体内气息有些不足,灵力消耗得极快,此时又没能歇一会调整气息,身体里能凝聚的能量已经不多,只有一个小小的风刃气流在他的手中浮现而出,此时他挥袭而出的同时,这股气流却因不够强大而被耶律舜华的气流所吞蚀,同一时间,那股骇人的气流朝他迎面袭了过来,他提气想要避开,却发现因灵力的不足,速度也跟不上来,眼见那股足以夺他性命的骇人气息扑来,他心不由一沉,只是下一刻,出乎他的意料之外,那股气流却被另外两道灵力击开,而他也因此险险的捡回了一条命。

    血色冰冷的眼眸朝那一边看去,见是两名男子,不由的凤眸一眯,心知此时自己身体的灵气已经消耗得太多了,再战下去后果不堪设想,当即唤道:“穷奇!走!”声音一落,他飞跃到穷奇的背上就打算离开,哪知,却在此时天空中突然传来的一道声音与强大的气流扑面朝他袭去,硬生生的将他从穷奇的背上击了下去。

    “噗!”

    沐宸风被那强大的气流击中,猛的又喷出了一口鲜血,整个人也往那底下摔去,也在这一瞬间,麒麟从他的身体里出来,咻的一声飞在他的身下接住掉下去的他。

    “想走?没那么容易!”

    铺天盖地袭来的骇人威压浓郁而雄厚,像是一个强大的强者出现在天空之中一般,周围的气息猛的低沉而下降,变得十分的压抑,这是比化神期强者还要再强大不知多少人倍的威压,单单只是威压就已经叫人无法动弹,仿佛胸口压着一块巨石一般,隐隐有着窒息的感觉。

    随着声音在空气中弥漫而开,下一刻,一抺披着宽大黑色衣袍的男子也随着出现在众人的面前,那是一名戴着鬼面具的魔修,赤红色的头发披散着,凌乱而带着一股疯狂的气息,宽大的黑色披风在风中涌动着,他飘浮在天空之中,周身之边散发着一股骇人的魔气,那股摄人的邪魔之气是众人至今所见到过最为强大的,几乎让人不敢直视。

    也正因他的出现,空气中再度的出现着十几名魔修,这十几名魔修不是一般的魔修,而是实力皆在元婴期甚至以上的高阶魔修,看到一下子出来这么多实力强大的魔修,底下的众人脸色一变。

    这、这是……这难道是魔修界的魔主?

    正当他们在猜测着时,耶律舜华看到了魔主出现,当即朝他恭敬的行了一礼:“属下参见魔主!”

    “嘶!竟然真的是魔主……这、这……”

    被麒麟接住的沐宸风坐在麒麟的背上看着那半空中出现的一队魔修,目光掠过众人后落在那名魔主的身上,血色的凤眸眯了眯,紧抿着薄唇警惕的盯着他。

    此人身上弥漫着强大的威压,比起刚才那个魔修不知要强多少倍,尤其是他还带了十几个元婴级别的高手来,只怕,事情不会这么容易就摆平了。

    那魔主盯着那沐宸风,阴狠的目光中划过一抺诡异的嗜血杀气,沉声道:“魔修?走火入魔而入了魔道的?”他的声音沙哑而透着狠厉,听不出他言语中的意思,只见他一双阴狠的眼睛紧盯着沐宸风,像是在打量着什么似的,半响,开口道:“本主给你一个活命的机会,归降于我,为我效力,你看如何?”

    此人一身气息诡异,周身之边的气息透着一股摄人的威压,看得出他是受了不轻的伤,如果没受伤的话,他手底下的魔修也许没有一个是他的对手,如果能将这样的人纳入羽翼之下,对他绝对是有大大的好处!

    只是,他低估了沐宸风,哪怕是入了魔道,自身意识被封,他骨子里也绝对是透着那股凌驾于众人之上的王者,他只会让人听令于他,绝不会是他去听令于别人!哪怕,对方以性命威胁,他也绝不妥协!

    “哈哈哈哈!”他仰天大笑,笑声从胸膛中发出,低沉而透冰冷的气息,大笑的声音骤然一止,只见他凤眸一眯直视对方,冷声喝道:“真是荒天下之大谬!”

    闻言,魔主目光中杀气一现,身上的气流也蹭的一声涌了上来,被人拂了意,心中怒火焚烧,当即就下令,一字一字的说出,声音透着嗜血的狠厉:“杀、无、赦!”

    “遵命!”

    身后的十几名元婴期的魔修恭敬的应着,当即提气而上,手持长剑朝沐宸风围了过去。十几名元婴强者的实力非同一般,尤其他们还是魔修,习惯了出手狠辣招招致命,此时全围住沐宸风,那股嗜血的凶残气息有如猛兽一般,让人看了都不由心惊胆战。

    第一时间,穷奇来到了沐宸风的身边嘶吼了一声,也猛的朝那些魔修扑了过去,面对上古凶兽,这十几名魔修倒不像其他魔修一样惧怕于上古凶兽穷奇,因为他们十几人合力的实力足以让穷奇无法伤及他们,同时,他们也要分出一些战斗力来对付沐宸风,因此,十几人使了个眼角,其中三人退出攻击穷奇的行列,转而与耶律舜华一起对付沐宸风。

    见状,玄月和凌子寒自然是不可能在一旁看着,当即,他们也亮出了长剑飞袭而出,朝那几名魔修攻去,与此同时,那在山峰之上的梦珊也取出了她的琴,纤长白皙的手指往琴弦上一放,轻轻的拨动了第一个音符。

    “铮!”

    浓郁的灵力气息伴随着琴声而袭向了空气中的那些魔修,琴声似乎是有灵性的一般,懂得避开她想避的人,主要专攻那些魔修们,原本与穷奇和玄月他们交手的魔修们听到那朝他们袭来的诡异琴声,脸上隐隐的出现了难受的神色,他们只觉一股诡异的琴声从他们的耳中传入大脑,扰乱了他们的神识,也带给了他们心灵和身体上的催残,随着琴声越发的猛烈,他们的耳膜也痛得越发的厉害,不由的猛的提气倒退,抱着脑袋痛呼出声。

    “嘶!啊……”

    “天啊!她竟然会音攻!还是极为厉害的音攻,真是不可思议!”

    “能让那些元婴强者也受不了的音攻,确实是非同一般,而她好像只是唐心身边的一个丫头?”

    “这仙翁收的弟子到底都是从哪里找来的?这位拂尘仙君本就不简单,现在入了魔更是厉害,还有那个唐子浩和唐心两兄妹,他们又与拂尘仙君好像是早就认识的一般,他们除了是同门的师兄弟之外,还有什么关系?”

    那十几位峰主在一起议论着,只因,这个跟在唐心身边的小丫头也有这么大的能奈,音攻之术超出他们的想象,真的很难相信他们这飘渺仙门中隐藏着这么厉害的人物。

    梦珊的音攻也引起了那位魔主的注意,看到手底下的魔修因她的音攻而抱人头惨叫,阴狠的目光一眯,大手一挥,一道强大的气流猛的袭向那在山峰之上的梦珊。

    “找死!”

    嗜血的冷喝让人心头一沉,看到那魔主以着那股强大的气流袭向梦珊,好像就打算一击取了她的性命似的,凌子寒不由的心一紧,当即大喊出声:“小心!”

    梦珊一怔,想要抱琴闪避之时却被那股强大的威压所震摄住无法动弹,眼见那道攻击以着势如破竹的气势击向她,她不由的闭上了眼睛准备接下这足可致命的一击,却不想,突然间腰间被什么缠住,低头一看,竟是一条白绫,怔愕的回头,就看到白绫的另一端是她那最为敬重的主子。

    唐心!

    “主子……”她不由的唤了一声,心头微酸,她以为她是必死无疑了。

    “过来!”唐心清喝一声,一扯手中白绫便将前面的梦珊带到身边,伸手一推让她退到身后,道:“那个人,你不是她的对手,退下。”

    她,白衣飘飘,墨发飞扬在空中,混天雪绫缠在腰间和手上,她,清眸冰冷而泛着肃杀之气,眉宇间的清傲与那绝色的倾城容颜让人忍不住的眼中浮现惊艳之色,哪怕,在场的人当中有的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到她,但仍被她身上那股摄人的清冷和尊贵气息所吸引,仍为她身上那股有如午夜星辰般熣灿闪耀的摄人风华所惊艳,同时,也为她身上散发出来的那股仿佛傲立天地间的王者气势和眉宇间的自信所震摄,只感觉心头猛然的掀起了一股狂风骇浪,惊艳与震撼相与碰撞着,拍打着,撞击出一道道的水花飞溅,心中涟漪慢慢的落下,却仍旧无法让人的内心平复下来……

    耶律舜华惊艳的目光中有着一抺惊喜的神色,是她!唐心!对于这个女人,他有着一种疯狂想要得到的念头,只可惜,她不同一般的女人,若是换成其他女人相信他早已得手,但偏偏是她,一次次的让人无法占到便宜,一次次的让她从他的手中溜走,她的实力强悍得让他震惊,她进阶的速度更是让他觉得不可思议,一个在虎啸大陆时只有筑基期修为的女子,短短不到两年的时间里竟然已经成为一名元婴强者,这样的修炼速度是他不曾见过的,就是他们魔修以吸食修士的修为来提升实力也没有她提升得这么的快。

    多久没见到她了?他已经不知道了,没想到,今日会在这里再看到她,虽然她一次次的想要取他的性命,他却仍是无可救药的对她痴迷着,想要再度的靠近她的身边,拥有她,占有她,这一次又有魔主在这里,他,绝对会把她带回去,让她成为他的耶律舜华的女人!

    眼中闪烁着势在必得的光芒,他看着她,唇角不由的勾起,无论何时,她都是这样的美丽,这样的出色,这样的绝代风华,试问,这样的一名女子,他又怎么可能不动心?又怎么可能不想占有?

    坐在麒麟背上的沐宸风血色的眼眸微闪,他看着那个出现在天空之中的白衣女子,她先前被他打伤了,怎么现在又出来了?她,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一而再的想要管他的闲事?怔怔的看着她,看着她那张绝美的容颜,看着她那双清冷的眼眸,不知为何,总是觉得那样的熟悉,熟悉得让他心疼,脑海中隐隐的像是有什么在被压制住无法想起一般,他越是想要去想,就越觉得头疼得厉害,不由的皱起了眉冰不再去想,可这无意间的一瞥,凤眸瞥到那先前与他交手的那名魔修正盯着那名白衣女子看,那眼中的占有欲与掠夺的光芒让他看了不由的心生不悦,有一种想要杀了他的念头,一种丹连他自己也不知为何会浮现的念头。

    再次的将目光移向那名白衣女子身上,却见她此时正看着他,那双清冷的眸光在看着他时少了那抺冷意,反而多了一抺的柔和与深情,让他不禁心下微怔,不解而有些慌乱的移开了目光,只感觉心头扑通扑通的跳动着,手心也隐隐的渗出了汗水,有着一股前所未有的紧张之色。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对上她那样的目光时,他竟然会觉得心跳加速紧张不已?甚至不敢去直视他的目光?这是为何?

    看到他那双血色凤眸中闪过的慌乱之色,唐心不由的眼中划过一抺笑意,视线从他的身上移开,扫过了那些魔修,最后视线落在了那魔主的身上,而此时,那名魔主也正在打量着她。

    阴狠的目光半眯着,盯着前面的那名白衣女子,女子身上灵气浓郁,仿佛是聚天地灵气于一生的一般,圣洁而美丽,尤其是她那绝色的身姿与那无双的风华,更是让她看起来有如天九之上的玄女一样神圣得不可亵渎,他很诧异,这样的地方竟然也会出了这么一名如此如色的女子,此女那一身浑天而成的尊贵气息仿佛与生俱来,让人隐隐的能察觉到她的不同寻常。

    “你是什么人?报上名来!”第一次,他堂堂一代魔主,在要动手之前竟是让人报上名来。

    唐心挑起了眉头,看到那老对手耶律舜华对他的恭敬,多少也猜到了对方的身份,便道:“你就是魔修界的魔主?到底是什么样的大事竟然让魔主亲临修仙界?”声音一顿,她扫了一旁的耶律舜华一眼,说:“我是什么人,难道你身边的魔修没跟你提起过吗?我可算是你们魔修的老对手了。”

    闻言,那魔主眼中划过一抺暗光,朝身边的耶律舜华看了一眼,那耶律舜华当即禀报道:“她名唤唐心,确实是我们的老对手了,属下与她交手多次,仍没能占得上风。”说着,看了唐心一眼,又道:“而且,她还是属下想要得到的一个女人,今日魔主在这里,请魔主将她交给属下对付,属下想让她变成我们的人!”

    私心的他也不希望唐心落在魔主的手中,否则,那只有死路一条,如果由他来对付,他相信以他化神期的实力绝对可以对付得了她的。

    只是,他仍是低估了唐心的实力,唐心的实力是不能用正常的目光来看待的,她的爆发力之强远远的超出别人的预计之外,哪怕是相差一个级别的实力,她也极有可能扭转乾坤反败为胜,这,才是她一直以来最难掌握的实力所在。

    那魔主看了他一眼,便挥了挥手,道:“那她就交给你处置!其他的人给我把那个人给杀了!不归顺本主,只有死路一条!”他的手指向那沐宸风所在的方向,也因她的话,那些魔修再次的提气凝聚气息而上,准备合众人之力,取下他的性命。

    听了那魔主的话,唐心清眸一闪,下一刻,白色的身影来到了沐宸风的身边,见他警戒的盯着她,她不由的一叹,从怀中取出了一格丹药递给他:“你受伤了,吃了吧!能让伤好得快点。”

    看着那递过来的丹药,沐宸风血色的眼眸一眯,嗜血冰冷的目光中出现了一丝的愕然,他看着她,没有感觉到她的恶意,便顿了一下,才接过她所递过来的丹药,只是,他拿着丹药却没服下,而是盯着丹药看了又看。

    “没毒,你就放心吧!要是我想害你,也不会跟你一起对付这些魔修了。”她轻叹了一声,见他还是不将丹药服下,便道:“那随你吧!既然你不相信,那就不要吃,你身上有伤,先到一旁休息一下,这里交给我们就行了。”

    沐宸风看了看她,没有开口,虽然感觉得到她对他没有杀意,但是,这别人给的丹药他还是不放心服下。而那耶律舜华看到这一幕,只觉得万分的剌眼,唐心是他看上的女人,却一门心思全在沐宸风的身上,让怎能让他咽下这口气?

    “唐心,你知道我对你是怎样的,你的实力差我一个级别,不可能是我的对手,我劝你还是乖乖跟我回去,否则到时动手伤了你,可就不是我能控制的了。”他看着前面的她,开口提醒着,在这一刻,他竟是恨上她的特别,如果她不这么特别,像别的女人一样,他又怎么可能会这么难得手?而偏偏就是她的特别,让他一次又一次的碰壁,还险些死在她的手里。

    “是吗?是谁几次都在我的手中狼狈逃命的?”她勾唇一笑,毫不将对方放在眼里,今时非往日,她就不信她的品阶低了他一层就不是他的对手!

    飘渺仙门的人看着唐心竟然出来护着那已经走火入魔的沐宸风,纷纷在底下议论着:“她怎么出来跟那走火入魔的拂尘仙君站一边?自古正邪不两立,她这样做好像不太妥吧?”

    “他们都是仙翁的弟子,现在拂尘仙君出因走火入魔出了就事她才想帮上一把吧!只是,这样一来的话,若是被外面的人知道,就会说我们飘渺仙门与邪魔有所勾结,到那时,可就麻烦了。”

    没有理会底下弟子的话,唐心将混天雪绫系在腰间,又取出了长剑斜指地面,身体的灵气隐隐弥漫而出,她盯着前面的耶律舜华并不急着动手,只见她唇角微勾起一抺不易察觉的淡笑,清眸深处掠过了一抺暗光,没人知道她在打着什么主意,只知道她的眸光朝那魔主看去,停顿了一会,突然间开口。

    “魔主,可敢与我一赌?”

    她这突然说出的话怪异而让人错愕,不仅仅是底下仙门的人,就连那些魔修也都是一怔,赌?这个女子莫非脑袋被门板夹过了?魔主是怎样的一个存在?她竟然敢对魔主说出这样的话?赌?赌什么都将是魔主赢!

    耶律舜华眯着眼看着她,不知道她又想打什么主意,朝魔主看去,见他也没说话,便也静立一旁看着。

    那负手而立于半空中的魔主听到此言,目光中掠过一道暗光,居高临下的盯着那一脸自信的女子,想他当了魔主这么多年还不曾有人这般大胆的与他说话,这个女子年纪虽小,但这份胆识却是过人的,不由的,心下也有一丝的好奇,她想赌什么?一个元婴修士敢对他下挑战,若是换成平时,他早就亲自动手杀了她,不过,皆因这名女子的特别,又因他们的实力根本与他们不是一个级别的,因此也不怎么将她放在心上,她就是再怎么翻了天,也决不可能以着元婴修士的实力打败他手底下的化神强者!

    于是,阴狠的目光一眯,看着她,蕴含着强大威压的声音低低而出:“小丫头胆了不小!说吧!你想赌什么?”

    ------题外话------

    恢复在午夜十二点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