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54 战!

    只是,出乎众人的意外,入了魔的沐宸风并没有在这里开杀戒,也许是气息还没稳定下来,又或者是因为别的原因,他并没有对这仙门的人出手,然而,当他转身要离开之时,却出现了一批的魔修挡住了他的去路,尤其是前面带头的一个,更是那一直就想取他性命的人,耶律舜华!

    “我道是什么人引起了这些动荡,原来是你,沐宸风!”耶律舜华眯着狠厉的目光看着那前面一身弥漫着黑色气息的沐宸风,眼底掠过一丝异讶,这个人竟然也入了魔道,真是冤家路窄!他这是刚进了化神期?气息还没稳定下来?哼哼,那正好,此时不取他性命,更待何时!

    眯着一双嗜血的凤眸,走火入魔而进入魔道的人眼眸是血红色的,他盯着前面那个黑色的身影,察觉到了对方的杀气,当即也毫不犹豫的提气凝聚气息,准备大战一场发,凤眸掠过那名男子身边的那些魔修,约有三四十人,个个皆在金丹巅峰的状态,以此时的他想要杀光他们还得花不少的时间,只不过,他有契约兽!

    “穷奇!”

    狠厉而冰冷的声音一出,就看到一抺光芒从他的身体飞跃而出,下一刻,体形槐梧的上古凶兽穷奇便出现在众人的面前,这是第一回有上古凶兽出现在这修仙界,此时,看到沐宸风竟然拥有一头上古凶兽时,那飘渺仙门的人不由的倒抽了一口气。

    “嘶!他、他竟然有一头上古凶兽!”

    上古凶兽何其强大,又是极其难对付的,尤其是这穷奇,更是以吃个人为生的凶兽,如今沐宸风走火入了魔,连带着也增强了穷奇的魔性与凶残,此时,看着它咧着牙盯着底下仙门中的众人,那眼中的嗜血气息不由的让众人都心头大惊,冷汗更是止不住的渗了出来,如果是上古凶兽来对付他们,那、那他们又将如何是好?

    耶律舜华看到他竟然唤出了一头上古凶兽来,脸色也微变,虽然说他在魔主的帮助下已经进入了化神期的阶段足可对付这个同在化神期实力的沐宸风,但是,若是他再加上一只上古凶兽那可就麻烦了,上古凶兽穷奇,岂是一般的契约兽可以对付的?哪怕是上古神兽,只怕不是战斗类的上古神兽都不可能是这上在下凶兽穷奇的对手。

    微微沉思着,眉头一拧,他眼中划过一丝思量,当即就以千里传音之法通知魔主,灵魂之力外放的同时,他一挥手,示意身后的魔修先上:“上!你们对付那只穷奇,尽量拖延时间,待魔主一到,马上取他性命!”

    “是!”

    众名魔修沉声一应,亮出这武器飞掠而上,团团将那头穷奇包围住。穷奇自从被沐宸风收服以来就没吃过人了,此时已经饿得它看到人就已经双眼放着精光,不等沐宸风一声令下便直接朝那些魔修们扑向过去,锋利的爪子一扬,在空气中带起一股破风之声,咻咻咻的凌厉而骇人。

    “天啊!穷奇好可怕……”

    “那嘴那么大,还有那牙,就是专门吃人用的吗?好吓人的模样……”

    “穷奇的威压也那么强,如果对上我们,那我们岂不是只有死路一条?”

    “真希望那些魔修能杀了穷奇,那可是上古凶兽,太凶残了,看它刚才盯着我们那嗜血的眼神绝对会朝我们来的。”

    此时,飘渺仙门的弟子们一个个都不安着,惊慌着,祈求着那些魔修能合力杀了那穷奇,这样一来也能减少沐宸风的助力,他日就算真的他要对付仙门还是与修仙界的修士为敌,他们也能多一分的胜算。

    连同那飘渺仙门的门主和十几位峰主都一样,他们眼底也浮现了惊慌之意,拂尘仙君的实力本就厉害,更别说如今实力又提升了,除了他那头上古神兽麒麟之外,再加一头上古凶兽,这样的战斗力根本就是无人可以匹敌的……

    那在树下的苏若水这才看清了那上面的那个人竟然是沐宸风!听着周围众人的话,才知这沐宸风竟然就是仙门中的拂尘仙君,一时间,咬了咬牙怒火难平,那个该死的唐心竟然与他搞到一起,而且他的位置竟然还这样的高,不过,相信过了今日,无论是沐宸风还是唐心,他们都将面临着来自各地修士的攻击,他们将要承受着这整个修仙界的强者的围攻!

    入了魔道的沐宸风,只要今日在这里开了杀戒,那么,他就回不了头了!到时,连同那唐心也一样,一样的要她死无葬身之地!

    来到苏若水旁边的苏镇南看着她眼中的恨意与杀气,当即连忙提醒着:“若水,你可不能再想着对付他们了,现在无论是唐心还是那沐宸风都不是我们可以对付的,他们变成太厉害了,修为竟然也在我们之上,在这仙门这么多年,我们竟然不知道这拂尘仙君就是沐宸风,如今他入了魔道,自会有人收拾他,我们就作壁上观就好,切不可再动手了。”

    他震惊于竟然在这仙门中看到唐心,而且她还是以着那样的身份出现在这仙门之中,南峰仙翁的关门弟子!他们师祖的关门弟子啊!难怪她的身手变得那么厉害,难怪她能轻易的打败若水,原来,她是拜在了南峰仙翁的门下,这好运气好得让人妒忌,真不知这当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一个明明被测了没有灵根的人怎么也能修炼的?修为还能比他们要高?她到底是怎么办到的?就在他们离开龙腾大陆之后,那里又曾经发生过什么样的事情?

    “我不会的,我不会再做出那样的事情了,堂哥,你放心,不用为我担心,我不会的。”她开口说着,然而,他的话和她脸上的神情却是两个样,明明说不会再做出那样的事,可她的眼神却仍充满恨意与不甘,仿佛在思忖着什么一样,让一旁的苏镇南隐隐的感到不安。

    她真的会放手吗?真的会停下来吗?

    耶律舜华眯着阴狠的目光盯着前面的沐宸风,下一刻,手掌一翻,一股骇人的气流瞬间弥漫而出凝聚在他的手掌之中咆哮着,半空中的气息因他身上气流的涌动而变得低沉,空气中的气层往下压去,化神期强者的威压一出,底下的仙门弟子们纷纷惊呼出声。

    “快、快退开!好强大的威压!”面对这样强大的威压,如果避之不及,他们极有可能就会七孔流血而死!这就是强者与弱者的区别,强者的一个骇人的威压就可以轻易的取了他们的命,让他们无从抵挡!

    “快、快退开!快退开!”

    那十几位峰主们连忙大喊着,看着那些弟子们有的惊得呆愣在原地连跑也不会跑了,连忙提气一拂,直接将他们拂了出去,摔出去也比站在那里被那强大的威压挤爆了体内的筋脉死去强,至少,这样一来他们就算是摔伤了也还有一丝活命的机会。

    随着半空中那两人凝聚出来的强大气流弥漫而开,那底下也乱成了一片,跑的跑跌倒的跌倒,惊呼声一片。底下的惊呼声一片,而那半空中沐宸风与耶律舜华的交战也越发的激烈,两人都是化神期的强者,虽然一个是一开始就是主修魔道,沐宸风则是走火入魔才进的魔道,但那身上的邪魔气息同样是那样的浓郁,那样的充斥着杀气与嗜血的气息。

    他们的攻击全以属性夹带气流形成能量来攻击,手掌的劈出带起的强劲风劲利如刀刃,破过空气中时隐隐有着骇人的破风之声,呼啸的风声以着掩耳不及的速度袭向对方,意在最短的时间里取了对方的性命,只可惜,两人旗鼓相当,想要取得对方的性命也有一定的难度,久战不下之余,对周围造成的损坏也是令仙门众人心惊不已。

    因半空中两人的战斗,他们的攻击对底下所造成的是参天大树被风刃劈断成两截倒下,这倒下的大树有的砸中了底下的弟子,也有的气流击中了底下的山峰,爆破的声音夹带着风刃的呼啸声一声声在这空气中响起,听得众人心惊胆战,纷纷避到安全的地方,唯恐被他们的战斗所祸及。

    山峰之上,梦珊看着两人的战斗,不由的皱起了眉头,沐宸风虽然已经进入化神期,但是他的气息尚没稳定下来,尤其从他的攻击中看出,他似乎还是有伤在身,这会久战不下,再这么打下去他绝不是那名魔修的对手,尤其是,那名魔修的千里传音请来帮手,只怕,事情要不妙了。

    “怎么办?虽然说沐宸风进了魔道,但是他毕竟是主子深爱的男人,如果死了在那些魔修的手中,主子一定会很难过的,怎么办呢?现在怎么办?”她有些焦急的喃喃低语着,思索着,顿了一下,朝那天空处看去,只见,两人仍在战斗,一来一往的两股气流互不相让,而不远处被魔修围住的穷奇则撕扯着那些魔修,甚至张开大嘴咬了上去,那些魔修死伤了一大半,对穷奇也很是忌惮,从最开始的主动攻击到现在的尽量在拖延着时间和防御,她咬了咬牙,迅速的返身往回掠去。

    她得去问问他们要怎么办?要不要出手帮一下沐宸风?

    另一边,在唐心的屋子中,服下丹药后的她明显的脸色已经有些好转,气息也渐渐的平稳了下来,床边的几人依旧在那里守着,看着,唐子浩扶着她轻唤着:“妹妹?妹妹你醒醒,妹妹……”

    昏迷中的唐心像是身处于处黑暗的房间中似的,她隐约的听到有人在叫她,听着那熟悉的声音才知原来是她的胖子哥哥,周围一片的黑暗,她寻着那声音而去,慢慢的终于看到了一丝亮光,她缓缓的睁开了眼睛,看到他担忧的面容,想到了走火入魔的沐宸风,正想开口却突然猛咳了起来:“咳咳……”

    “妹妹,妹妹你醒啦,你怎么样?身上的伤有没好点?”唐子浩轻拍着她的背想让她舒服一点,看到她醒了过来,总算是放下了心。他们不懂医术,也无法为她治疗,只能给她吃些治疗内伤的丹药希望会有用,现在看到她醒了过来,心下也松了一口气。

    唐心想到沐宸风,不由的道:“胖子哥哥,沐宸风呢?他现在怎么样了?”他被那股气流所伤,导致走火入魔,现在也不知怎么样了?他可还好?

    “妹妹,你伤得不轻呢!就先不要管他了,先把你自己身上的伤养好再说,来,我扶你躺下。”说着,唐子浩就要扶她睡下,她却紧紧的拉住了他的衣袖摇了摇头:“告诉我,他怎么样了?”

    床边的玄月听了,脸色冷了冷,道:“他把你伤成这样你还掂记着他做什么?”他真不懂,为什么她都被他伤成这样一来了,她却还心心念念着他?

    “打伤我不是他所想要的,他被那股气流所伤才会走火入魔,我不怪他。”她的声音还有些虚弱,一边说着,她一边从自己的空间中取出了一个小瓶子,从里面取出了一颗丹药服下。

    唐子浩见状,又端起一旁的水扶着她道:“来,喝口水,你不用担心,他没事的,他的实力好像已经冲进了化神期了,一般人伤不了他。”正说着时,梦珊便从外面跑了进来,看到康心醒了,欣喜的来到她的面前。

    “主子,你醒啦?你觉得怎么样?身体好点没?”

    “嗯。”唐心点了点头,微微闭上了眼睛,感觉到服下的丹药在身体里面发挥了作用,慢慢的扩散到她的筋脉之中。

    凌子寒看着她问:“你怎么进来了?外面现在情况怎么样?”

    “情况很不妙,主子,沐宸风因为刚进入化神期,而且身上好像还受了伤现在跟一个同为化神期的魔修在交手,两人实力相当久战不下,而那名魔修又用了千里传音之术叫来帮手,只怕沐宸风再这么跟那些魔修打下去他就要顶不住了,我是进来问,我们要不要去帮他?”

    听完她的话,唐心眉头微拧,化神期的魔修?在洞府中他因被那股气流击中而受了伤,如此入了魔气息也还没稳定下来,战斗的话当然不可能是那些魔修的的对手,尤其还是同为化神期的魔修。

    “帮!”她看向他们,神色认真而严谨的道:“就算他如今入了魔,我也不希望有人伤了他!”

    闻言,梦珊说出了她的顾虑:“主子,我是担心,如今我们今日站在沐宸风这一边,只怕不止是这仙门中人,就是这修仙界的人都将容不下我们,到时,我们可能就要与整个修仙界为敌了。”她正是考虑到这一点才回来问她,不过看她的神色,应该还是会决定站在沐宸风一边的。

    “那又如何?别说是与整个修仙界为敌,就是与整个飞仙界为敌,我也绝不会让人伤了他!”她的声音清冷而带着一股来自内心的坚定,目光中浮现着的光芒耀眼如午夜星辰,眉宇间尽是一股凌驾于天地之间的清傲自信,她的男人,她绝不容许别人伤了他!哪怕是一丝一毫,她也绝对会讨回来!

    那来自云层中的强者,定不是这修仙界之人,今日他害得沐宸风入了魔,他日,她一定不会轻饶了他!

    听到了清冷而坚定的话语,玄月和凌子寒心中一震,听怕此时她身上的伤还没好,哪怕她的声音中还透着虚弱的气息,然而,她的气势与立场却从未曾变过,沐宸风何其有幸?竟能得她如此倾心相待……

    此时,两人心中有着说不出的羡慕,虽然知道他们之前定是经历过一些他们无法想象的事情,虽然知道他们的相遇相识相爱之路定也不一定平坦,但是,不管如何,他们两人还是相爱了,哪怕摆在他们两人面前的是一次又一次的坎坷,他们也从不退缩的一步步前进着,哪怕是沐宸风此时入了魔道为正道之人所弃,她也从不改她爱他之心,哪怕是与世人为敌,她也毫不在乎,她对沐宸风的爱,对沐宸风的用情之深都让他们感到不可思议,其实在这一刻,他们私心的是希望她可以因他的入魔而离开他,然而,她对他的却是不离不弃,生死相依……

    他们还能说什么?他们还能争什么?在他们两人的爱情面前,他们对她的爱显得那样的微不足道,他们对她的爱显得那样的自私,不由的,敛下了眼眸,眼中划过了一抺黯淡,他们是该死心了,这样的爱情他们介不入其中,哪怕是有缝隙他们也无法插足,既然她表明了她的心迹,那么,为了他们两人,他们愿意去保护沐宸风。

    “主子,我们去帮他吧!你先在这里疗伤。”两人同声说着,又不约而同的抬眸朝对方看去,相视了一眼后便移开了目光。

    “嗯,去吧!我服下丹药只要再过一会体内的伤就会恢复。”她说着,对唐子浩道:“胖子哥哥,你帮我守着,我要运气加快体内药效的流转。”

    “好。”唐子浩点了点头,对玄月和凌子寒说:“你们去吧!我们过会就出来。”他知道妹妹那治疗内伤的丹药很是神奇,只要一小会就可以完全治好内伤。

    “那我也去帮忙。”梦珊说着,跟着玄月他们一起往外而去。

    见状,唐心盘膝坐在床上,当即就是双手调息运气而行,加快速度让体内的丹药渗入筋脉之中治疗内伤,而唐子浩则在一旁守着。

    外面,半空之中,战斗仍在继续,穷奇对付那三四十名的魔修,此时,也就只剩下几人了,面对上古凶兽穷奇,饶是那些嗜血狠厉的魔修们也不由的紧张得手心冒汗,看着他们的同伙一个个的死去,有的被穷奇撕扯成碎片,有的被它一口咬断了手臂,有的被他撞死摔落下面,一个个的死状皆不相同,但唯一相同的是,死得极其惨惨烈。

    染着鲜血的大嘴和锋利的爪子,模样吓人的穷奇低吼着,嘶叫着,时而猛的一窜,扑上前去对着其中的一名魔修就是一个追赶,然而,那些魔修的实力又怎么可能是上古凶兽穷奇的对手?就是合他们之力也无法在穷奇的身上占在半点便宜,眼见三两下的穷奇便追上了它的猎物,锋利的爪子一扬,咻的一声划下。

    “啊……”

    鲜血淋淋的场面惊得那躲得远远的仙门弟子们脸色发白手脚颤抖,那锋利的爪子就那么一爪,竟是撕破了那个魔修的身体,露出了那令人恶心的内脏,看着那鲜血混着内脏往下掉着,那些从没见过这样血腥场面的仙门弟子们一个个狂呕了起来。

    “呕……呕……”

    十几名峰主也是冷不防的打了个冷颤,不知不觉得全都移到了飘渺仙门门主的身边,结结巴巴的说:“门、门主,这、这头凶兽太、太凶残了……看着怪、怪吓人的……”这么猛的凶兽,他们可没那个本事去对付,一不小心还真的难保不会跟那些魔修一样连五脏六腑都被掏空了。

    飘渺仙门的门主看了他们一眼,又看了看那半空中的那只上古凶兽和浑身弥漫着邪魔之气的沐宸风,不由的轻叹:“唉!师祖这一走,可是留下了个大难题啊!”

    “咻!”

    “砰!砰!”

    耶律舜华猛的击出一掌朝沐宸风拍去,却被沐宸风避开,那道凌厉的攻击击落在后方的山峰之上,发出了几声响亮的爆破声,山峰被击了石头滚落,不等众人回过神来,就见沐宸风也迅速的回击,猛的一掌拍中了耶律舜华的胸口。

    “砰!”

    “噗!”

    黑色的身影猛的往后退去,一口鲜血从耶律舜华的口中喷出,他捂着剧痛的胸口,阴狠的双眼紧紧的盯着那前面的披头散发一副邪魔模样的沐宸风,阴沉沉的声音夹带着嗜血杀气传出。

    “好你个沐宸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