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52 入魔!神秘身世!

    “这来都来了,怎么就说是误会了呢?”

    她的话轻轻柔柔的却莫名的让众人的心中一突,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她还想就这样息事宁人?不由的,众人的目光全落在她的身上,猜测着她到底想做什么?也许对于唐子浩他们都有些畏惧,但是对于她,这个被那两位峰主说曾测过却没有灵根的女子,唐心,他们却是不惧的,甚至可以说其实他们打心底对她还有几分的轻蔑之意,说白了,她不过就是一个躲在别人后面需要别人保护的弱者罢了。

    邹宏是少数知道唐心实力的人,听着她这话,便知她不打算轻易的放过那几个找事的峰主,如果今日不给他们一点教训,难保他日不会再到她这里来闹事,于是,他便走到了不远处一处没人的草地上坐下,打算看看他们接下来会怎么样?

    飘渺门的门主看了她一眼,又看了那同位峰主一眼,叹了口气,道:“唐心啊!这事要不就算了吧!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你看……”这师祖一走,怎么就弄出这事来了呢?

    “门主,这可不是我想惹事,你看这几位峰主看都跑到我这里来闹事,如果今日就这么算了,那他日岂不是谁都可以到我这里来闹事?”她淡淡的说着,声音清冷,眸光直视着那前面的五位峰主。

    几人刚才就已经先低下了头,如今又被她这样说,不由的有些恼羞成怒,其中一人开口喝道:“唐心,你有什么了不起的?我看你身无灵气才不想与你计较,你现在想要挑衅我们是吗?你胆敢不让你哥哥帮你吗?你若敢,只要能在我们五人任何一人的手中过得了三招,我们都算你赢!从今往后对你心服口服!见了你还得尊称你一声姑奶奶!你敢不敢!”这一名峰主也是性格较冲的,说话也就是那么直来直去,他们是看不起她,自然是觉得她不可能赢,因此也不敢把话说大了。

    “呵呵……”

    听了他的话,唐心不由的轻笑出声,笑意从唇边溢出,再次扩大,她只觉得好笑,怎么每个看到她的人都会觉得她这个人都得别人保护,是躲在别人身后的女人呢?呵呵,这莫非跟她的这张脸有关?她胖子哥哥才挥出一股气流就震住了他们,而他们倒好,竟然说她没胆自己应战?呵呵……她唐心何时怕过人了?

    旁边的唐子浩听了他们的话,嘴角一抽,瞥了那几人一眼,直接对唐心说:“我去那边等你。”说着,迈步朝邹宏所在的地方走了过去,两人坐在草地上后,邹宏也不知说了什么,脸上也露出了一种让他们看了都觉得奇怪的笑意。

    那些峰主们不明所以的看着他们两人,更不明白唐子浩怎么会说出那一句话来?我去那边等你?他是真的打算让他妹妹自己对付他们几个?不由的,目光再次落在前面一袭白衣淡雅的绝色女子身上,这样的纤纤弱质的女子,能有什么本事?连灵根有都没有,又怎么可能在五位峰主手底下过得了三招?

    唐心看着前面的几人,笑了笑,道:“几位的主意真是不错,不过,我还得再加一样,如果败在我的手里了,那么,你们五个都要从我这山峰之上滚到山峰之下。”

    听了她这话,那五人不由的迟疑了,为何她应得这样爽快?她的语气怎么这么自信?难道她真的是一名高手?可不可能啊!她身上没有灵气的涌动,而且那两位峰主不是说她是没有灵根的吗?

    不由的,五人不约而同的朝那先前被唐子浩拂了出去的两位峰主看去产,问:“你们帮她测过?真的没灵根?”若真不灵根,她怎么这般自信?

    那两人一怔,朝那已经坐到不远处去的唐子浩看了一眼,便对他们几人点了点头:“真的没有,我们测过的,几年前就帮她测过了。”

    “好!”听到了他们的肯定,那五名峰主这才高中气十足的应下了,对她道:“如果我们真的输了你,那么以后见了你一定尊称你为姑奶奶,对你心服口服人不敢再有造次,而且还会从这峰上滚下去,但是,若是你输了呢?你若输了又将如何?”

    唐心笑了笑,眉宇间充满着自信的神采,看了他们几人一眼,道:“输?你们未免太过自信了,三招之内摆平你们五个人,你们信不信?”对付他们,三招真的都嫌多了。

    “哈哈哈哈!好个狂妄的女子,唐心,你别以为你是仙翁的弟子就说出这样的大话来,如今仙翁没在这仙门之中,你既然答应了不假手他人来与我们比试,你以为凭你就能赢得了我们几人吗?真是太天真了!”几人仰头大笑,笑她的自信与狂妄,三招之内摆平他们五人?真是笑话!这怎么可能做得到!

    那周围的峰主和长老以及门主们都不由的沉思着,也许是旁观者清的关系吧!他们怎么觉得这事有点悬呢?唐心能应得那样爽快,而那唐子浩能走得那么干脆,这些迹象都在表示着她一定是有实力的,再者,她可是南峰仙翁的关门弟子,怎么可能真的是一个修炼废物?不由的,朝那五位峰主看去,总觉得他们今天要出丑了。

    “是不是太天真了,比过才知道,来吧!”她从空间中取出了剑,长剑在手,斜指地面,白衣飘飘,气势一瞬间便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前一刻还给人温柔纤弱的形象,下一刻却变得凌厉而摄人,看到她身上弥漫而出的那一股摄人气势,所有人都惊呆了。

    “你、你……”

    “五个人一起来,比较省时间。”她打断了他们的话,见他们五人怔愕的看着她,眸光微闪,眼底深处掠过一抺暗光,下一刻,白色的身影伴随着一声清喝飞掠而出:“看招!”声音一落的同时,她的飞花凌云剑的第一式便咻的一声挥袭而出,凌厉的剑气夹带着一股强大的灵力气息,呼啸着的剑罡之气如同猛兽一般的十分骇人,也正因为她剑尖所指的方向,也正因她剑尖上的凌厉气流,让那五位峰主不约而同的惊了,心头猛然一沉!

    她、她、她竟然身有灵气!

    能将灵气隐藏起来,又让他们这些金丹修炼窥视不到,她的修为一定在他们之上!想到这一点,背后的冷汗不禁直渗而出,惊得手一抖,看到那骇人的气流朝他们袭来,这才猛的往后一翻身想要避开,哪知,只是这一剑袭出,竟也有两人闪避不及身上的衣袍被咻的一声划破了,连带着整个人也飞了出去。

    “啊!”

    其中两名峰主狼狈的摔倒在地面上,身上的衣袍被划破,脸上尽是惊恐的神色,看着那手中长剑一挥收持剑而立的白衣女子,不由的惊呼出声:“你、你、你有灵气!你也是修仙之人!”

    相对于他们两人的震惊与错愕,那一旁曾帮唐心测过的两位峰主也是错愕得说不出一句话来,他们不可思议的看着唐心喃喃的说着:“怎、怎么可能?我们、我们明明测过的,她身上根本没有灵根!怎么现在又有了?这、这是怎么一回事?”

    唐心轻笑着,说:“我可没说我不是修仙者。”声音一顿,扫了他们一眼,道:“怎么?只能允许你们是修仙者,就不允许我也修仙?还是说,你们比较习惯欺压一些实力比你们弱的人?”

    几人被她的话说得语塞,脸色涨红,见周围的峰主都盯着他们看着,不由的羞得想找个洞钻进去,他们本就是看她没实力才动的手,如果知道她是实力暗藏的高手,哪里会这和自讨没趣的跟她比?现在可好了,骑虎难下,想退也退不下来了,退不下,那就只能硬拼了!把心一横,从空间中拿出剑来,提息运气便朝她袭去。

    “话别说早了!我们就不信,凭我们几人之力敌不过你!”

    唐心眸光一眯,唇角微微一勾,手中长剑一转,飞花凌云剑的第二式,飞花掠影!只见白色的身影快如鬼魅的掠出,手中长剑在空间中挥过的同时,带起了一道道凌厉的剑影,凛冽的气息,摄人的威压,剑尖直指之处带起一股骇人的剑罡之气,势如破竹的袭向了前面的几人。

    看到她一出剑就是这样强大的气息,不由的,几人步步后退,退无可退之际,这才相视一眼,合力出击,各以手中长剑抵挡住她的攻击,哪知,长剑相碰的一瞬间,嚓嚓的摩擦声伴随着火花迸射而出,她手中的长剑尖端袭出的那一股凌厉的气流击弯了他们手中横挡在身前的利剑,眼见气长剑就要抵不住对方骇人的气流要断裂时,他们惊得额间冷汗直渗而出,豆珠大的冷汗滑落脸颊,几人不由咽了咽口水。

    如果输了,他们见了她就得尊称一声姑奶奶,还得从这山峰上滚下去,还在这么多位峰主的面前丢尽了脸,这、这……

    见他们也几人也差不多到极限了,唐心骤然一收剑,气息往回一拉,他们的气息收之不及整个人往前扑向出去,而在这时,唐心利剑再一转,泛着寒光的利剑再一次挥出。

    看到唐心袭出的这一剑法,那一旁的门主不由心头猛然一震,飞花凌云剑?她竟然会飞花凌云剑?想到这套剑法的厉害之处,他不由的心一提,连忙开口惊呼出声:“唐心,手下留情!”

    “咻!”

    “嘶!啊!”

    抽气的声音传出,几声惊呼也不约而同的中向起,只同那几位峰主身上的衣袍全被划破,而这力度竟然只是堪堪划破了衣袍而已,不深一分,若是稍微下重了手,那么,这划破的就不仅仅是他们身上的衣袍了……

    想到这,不由的惊掉了一身的冷汗,她以一人之力对战他们五人,赢得如此轻松,当之无愧是南峰仙翁的弟子,这山峰由她拥有,也是再合适不过,他们不敢再有任何不满的怨言,当即,五人拭了拭冷汗,相视了一眼,一时间羞得不敢抬起头来。

    “如何?这一声姑奶奶,你们还不准备叫吗?”她心情大好的收起剑,对这飞花凌云剑法很是满意,杀伤力与威压都是无穷的,运用得好,更是以一敌百也是轻而易举。

    听到这话,五人不由的脸色涨红,抬头看向了门主,见他摇了摇头叹息着,心知他也不想得罪这唐心,于是,顿了一下,他们这才上前,恭敬的朝她行了一礼:“姑奶奶,都怪我们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您,还请您不要见怪,我们在这里给您赔不是了。”

    对一个明显比自己小了几十岁的小女子叫姑奶奶,这心中别提是有多憋屈了,可是,他们却是没办法,谁让他们太过目中无人不将她放在眼里了?他们早该想到,南峰仙翁的弟子又岂会是平常人?

    见他们五人恭敬的朝她行了一礼,她淡淡的应了一声,道:“身为飘渺仙门的峰主,你们的一举一动都代表着飘渺仙门的形象,今日是因为我的实力比你们强你们才没能从我这里占到便宜,若换成他人,我相信你们绝不会就此罢休,恃强凌弱不是强者所为,你们应该好好反醒一下你们的过失,今日这事我也不与你们多计较,不过,之前的话可是你们自己说的,不要忘记了。”

    她的话,让那五人心中一阵汗颜,心中原有的不满也在听了她的这一番话后消失无踪,身为一峰之主,他们今日所为确实不该,只是到了这一刻才意识到自身的错误,还是被一个比他们小几十岁的小女子点醒,不由的觉得很是汗颜,他们修仙多年,本该视一切如过眼云烟,却不想,不知不觉中竟也被俗世繁华所吸引,为名利地位而生出贪婪之心,更有妒忌怨恨之念,这哪里修仙之人应有之心?今日若非她点醒,再这么下去,别说他们的修为无法再进一步,只怕到了最后还会落入魔道,成为魔修,想到这,心中一阵后怕不已。

    五人相视了一眼,想到了他们先前所说的话,输了,要从这山峰之上滚下去,不禁有些犹豫着,朝她看去,见她也正看着他们,不由的,只能硬着头皮道:“那、那我们就、就下去了。”说着,走到了山峰的斜坡处,看了看那长长的一道斜坡,只觉头皮一阵发麻,从这里滚下去他们直少得在床上躺上个十天半个月的。

    看着唐心也没阻止,欺他的峰主都知道她虽不计较,但这教训仍是要给的,本打算开口替他们几人求情的,现在看来也觉得求情也未必有用,于是干脆直接在一旁看着。

    五人回头看了唐心一眼,咬了咬牙,第一个人这才闭上了眼睛直接滚了下去,只听着一痛呼声伴随着惊呼响起,滚落的声音传来,像是有大石滚下山坡一般,一个接着一个的滚了下去。

    看到他们五人还真的滚了下去,那些峰主们不由的咽了咽口水,这样骆驼双峰地势是所有山峰中较高的,虽然说这斜坡也没什么乱石,不过这样滚下去,就算有灵力护体只怕也伤得不轻,狠,果真是狠!不由的,朝那一袭白衣淡然的绝色女子看了去,见她满意的勾起了唇角,不禁拭了拭汗水,相继的道:“我们、我们也走了,告辞。”说着,也匆匆离开。

    那山峰之下的人一直守着没离开,突然间听到上面有什么滚动的声音传了下来,伴随着一声声的惊呼,以为又是山崩了石头滚了下来,不由惊得纷纷大叫:“快跑!又山崩了!别让石头砸中了!”

    “啊!”

    伴随着石头滚下来的却是出乎众人的意料,竟然是一个人,众人定睛一看,不由的更是错愕了,那不是飘渺仙门中的其中一个峰主吗?怎么就从上面滚下来了?还弄得这般的狼狈?

    然而,就在下一刻,那前面的滚落的峰主才喘了口气打算站起来时,却又被后面滚下来的一名峰主给撞倒了,身子往前扑去,因吃惊而张开的嘴正好吃进了一口泥土,那模样让周围的众名弟子见了,忍不住的大笑出声。

    “噗!哈哈哈哈……”

    “笑什么笑什么!都给我闭嘴!”那名峰主忍着身上的痛迅速的站了起来,朝着那些弟子大喝着,灰头土脸的模样还真的有几分的逗人,只是看那名峰主脸色黑沉得可怕,他们这才好不容易止住了笑,纷纷移开了目光,可当听到那又从上面滚落下来的声响时,不由的又错愕的回过头来。

    不会又有谁从上面滚了下来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两位峰主一身衣袍被划破了好几道口子,又弄得这么的狼狈,难道是这山峰的峰主?他们飘渺仙门师祖的关门弟子弄出来的?可是,这可能吗?

    “不好了不好了!”

    突然间,几道惊呼的声音传来,众人回头看去,只见好几名弟子快步跑来,边喊着:“也不知出了什么事,有很多的野兽和灵兽朝我们仙门里来了!”

    “什么!”

    众人一听,猛的一惊:“仙门大门不是关着的吗?那些野兽怎么可能进得了?还有灵兽?我们这里离有灵兽的森林都有好远一段距离,灵兽又怎么可能跑我们这里来?”

    “真的!不信你们看!那天上的飞的鸟类也全朝我们仙门来。”

    顺着那些弟子们所指的方向看去,果然看到在一座山峰之上,各利鸟类飞转着在上面盘旋着,鸣叫着,看到那密密麻麻的一大群鸟类,众人都猛的倒抽了一口气。

    “这是出什么事了?怎么有这么的鸟类到我们这里来了?”

    “不好了不好了!仙门被一些猛兽撞开了,那些猛兽全都涌进来了!”这时,惊慌失措的声音再次响起,只见一名弟子边跑边喊着:“门主呢?门主还有各位峰主呢?”

    与此同时,那在山峰之上的唐心和众位门主他们也都知道了这事,看到了那天空中的异象,他们也是纷纷一惊。门主率先回过神来,对众位峰主道:“快!我们快下去看看!”声音一落的同时,十几人唤出了飞剑,御剑而下,朝仙门底下而去。

    唐心眯起了目光看着那天空的一大片鸟类,对唐子浩道:“胖子哥哥,我们也去看看吧!这情况有些不太对劲。”怎么会无端有这么多的鸟类来到这里?听着山下的声音也很是吵闹,似乎底下也发生了什么事情。

    “嗯,走吧!”唐子浩也点了点头,对邹宏道:“邹兄,一起去吗?”

    “好。”邹宏也应了一声,唤出飞剑跃上,与他们一同往底下而去。

    唐心与唐子浩还有邹宏三人御剑来到下面,居于半空之处,看到了那仙门大门被汹涌而来的野兽大军撞开了,一头头的猛兽和灵兽往里面涌了起来,纷纷朝一个方向奔去,看到那些灵兽和野兽奔向的那一个方向,唐心目光不由一凝:“那不是沐宸风在闭关的山峰吗?怎么这些灵兽和野兽全朝那里去了?”

    底下的野兽和灵兽数目之多不下于千只,这让他们都很奇怪,这么多的猛兽和灵兽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又是为什么而来?他们居于高处可以看见,那些灵兽和野兽并没有攻击仙门的弟子,反而全朝一个方面奔去,而仙门的弟子们远远的见到了那些涌进来的野兽时,也都纷纷闪避而开,唯恐被那野兽所撞到,伤亡倒是没怎么看到,不过惊呼声倒是不少。

    仙门之中,帝殇陌和柳少白在听到发生的事情后也匆匆赶出来看,果然看到那上千头的猛兽和灵兽在仙门里面窜动着,不由的惊呼出声:“这是怎么回事?怎么突然间来了这么多的野兽?还有这些灵兽?这又是怎么来的?”

    帝殇陌目光微闪,看着那些灵兽和野兽也是有些怔愕,毕竟来了这里几年了,也不曾看见过这样的场面,这些猛兽和灵兽都是怎么回事?怎么会全朝他们仙门中涌来?这里面到底有什么他们不知道的事情?突然间出现这样的一个场面,断然不可能说只是巧合还是什么,一定是有原因的!

    “唉!怎么突然间有这么多的野兽涌了进来?这真的是……唉!”站在飞剑之上的门主叹着气,压根不知这面前的状况应该如何处理,忽的眼角瞥见唐心和唐子浩他们就在不远处,于是御剑来到他们的面前,道:“子浩啊!唐心,你们看,这仙门里面突然间跑来了这么多的猛兽和灵兽,你们说如何是好?”这若是赶出去,只怕有的炼气期的修士还不是这些灵兽的对手,若是一个发了狂在这里面伤了人,只怕他们也很难受弟子们的家人交行些什么。

    “门主,你是这飘渺仙门的门主,想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怎么反倒问起我们来了?”唐心看了他一眼说着,反正这些灵兽又没对她带来什么伤害,他们想怎么解决面前这个问题就怎么解决,她又不会多说什么。

    “唉!我就是这一时间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处理,你看,这上千头的猛兽,其中还有着几百头的灵兽,虽然说灵兽的品阶不高,但是这仙门中炼气期的弟子也无法对付,如果要赶出去,这么多的灵兽和猛兽又不知会不会进了城里或者百姓家危害到他们的安全。”门主皱着眉头说着,脸上尽是担忧的神色。

    听了他的话,唐心目光微闪,他说的倒是事实,若真的赶出去了指不定到外面伤及百姓,如果不赶出去,那这么多的灵兽和猛兽又将如何是好?微微沉思着,忽的一道灵光划过脑海,她看着前面的门主,道:“门主说是有理,既然如此,那倒不妨让筑基期的弟子们试试身手,一来可以当历练,二来也可以解决了面前的问题。”

    “你是意思是,让筑基期的弟子们来对付这些猛兽和灵兽?”门主一怔,不由的迟疑了一下道:“只是仙门中这筑基期的弟子只有百分之三十,让他们来对付,只怕……”

    “既然历练那自然得经得起风险,这里面不是有灵兽吗?门主就告诉他们,只要是他们自己收服的灵兽都可以自行契约了,灵兽一般如果没去灵兽森林的话都是极其少见的,外面拍卖会的灵兽也不多,趁这个机会可以契约一头灵兽,我想不少弟子应该会想要一试身手,如果担心他们的安危,门主可以让各峰的峰主在上空注意着,危险时刻可以帮他们一把。”她的眸光微闪,视线落在沐宸风闭关的山峰上,这些灵兽和猛兽全是朝他所在的那个山峰而去的,只是,到底是什么原因?

    “好!太好了!就这么办!”说着,他转身就要走,正打算提气向门中弟子宣布这闯进仙门的灵兽和猛兽如何处置时,却又听唐心的声音再度传来。

    “门主,杀了的猛兽可以烧烤之后送去给那些贫困的百姓们,这样一来,也不会浪费了那些食物。”仙门中人为了日后能进阶容易一些现在都开始僻谷,对这些肉食吃的也不太感兴趣,但却可以将这些吃的送去给贫困的百姓,一举两得。

    “嗯,好,就按你说的办。”门主点了点头,目露赞赏的看了她一眼,经过今日这一事,他也有些明白了师祖为何会收了她为弟子,且不说她出色的风姿与实力,就是这缜密的心思与临危不乱的胆识也是极其少见的,尤其,她还是一名女子。

    深吸了一口气,凝聚出灵力气息,门主那威严而蕴含着灵力的声音便清晰的在上空中传开:“门中弟子听令,门中弟子听令!炼气期弟子速速退到安全的地方,筑基期的弟子则准备应战!这将是你们的一场历练!这底下的上千头猛兽和灵兽由筑基期弟子来对付,猛兽杀了,灵兽凭你们的实力收服,若能收服便直接将灵兽契约,让它们成为你们的契约兽!听明白了吗?”

    那底下原本都退开的弟子们听到了这从上空中传下来的话,抬头一看,看到了那御剑而立的白袍老者,那是门主,他的话让那些筑基期的弟子们心中一阵的兴奋,契约灵兽!这可是他们修仙之人一直想要做的事情,只是,在这修仙界中,除了那危险万分的灵兽森林之外,其他的几处也有灵兽出没的森林中也有着高阶灵兽的存在,就凭他们筑基修士的实力根本不可能去到那里,因此,他们也一直没有契约的灵兽,如今听到门主的话,他们便知道机会来了,但凡是筑基修士当即便提气而上,想要看看哪一头灵兽的级别跟他们的实力差不多的,想要契约的同时,还得要能收服灵兽才行,因此,品阶太高的他们契约不来,品阶太低的他们也不想要。

    没人知道,这上千只不知从何而来的猛兽和灵兽,其实是沐宸风引来的,在洞府之中修炼的他,身上弥漫出的一层白色的光芒,眉心之处的那抺印记也时现时隐,而正是他身上的这一股光芒和眉心印记的力量引来了那些灵兽和猛兽,只是此时的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引起的动荡到底有多大,更不知道因为如此,外面一度的产生了混乱。

    吼叫的声音伴随着错乱的脚步声在仙门中响起,原本宁静清幽的仙门因这上千头的猛兽和灵兽而变得喧哗,那上空中盘旋着的鸟类也在叫嚣着,围在上空久久也不散去。

    本以为只有这上千只的灵兽和猛兽,起初唐心他们也没怎么放在心上,却不想,随着时间越来越长,竟然又有着众多的灵兽涌进了仙门,而这一回涌进来的全是灵兽,其中还有品阶较高的圣兽和神兽,这一来,不仅引起了仙门中众人的惊恐中,也引起了各方强者的注意。

    “怎么回事?怎么有灵兽四处涌动?快去查查这些灵兽都是往什么方向去了?又是什么人引起的!”一些大家族的家主们全因那天上飞的,地上跑的灵兽全出动而震惊,纷纷命人打听到底是发生什么事了。

    在洛川城中,玄月他们也察觉到了不对劲,只因这几日他们的契约兽也都感到了不安,还有那天上也不时有飞行的灵兽掠过,大街上也不时传来惊呼声,说是有什么灵兽闯过撞伤了人,一时间,弄得到时人心惶惶,一些百姓全都躲在家中不敢外出。

    院中,八煞他们还有凌子寒众人也都聚在一起,看着那不时从天空中掠过的飞行灵兽,那负手而立的玄月不由的沉声说:“好像要出什么大事了!”莫名的,心中隐隐有些不安,像是有什么大事情要发生了一样,只是,会是什么事呢?

    莫子漓也拧起了眉头,脸上尽是凝重的神色,道:“十二龙骑已经出门打听了,也不知这股动静是从哪里来的,怎么会突然间引起这样的动静?这么多的灵兽出没,只怕是事情不小!”

    “只是,什么样的事情会让这些灵兽全都往一个方向去了?”

    就在这时,外出打听消息的十二龙骑快步回来,对着他们道:“好像是有什么力量在召唤着灵兽,这是一股属于御兽的力量,那些灵兽被召唤到就算不想出这来也得出来,御兽能量极其少见,我们在这里这么久也不曾见过哪个人有这御兽的本领,这回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人在召唤着这些灵兽,但是可以确实的是,这些灵兽所去的方向全是南边。”

    “御兽!”玄月一怔,眼中出现了惊讶与震惊的神色:“这修仙界里怎么可能会有人懂得御兽?”

    听着他的话有些奇怪,莫子漓便问:“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虽然这御兽全不怎么听说过,但是也不代表没有不是吗?”

    “嗯,我记得在飞仙界中似乎有一个被称之为御兽大帝的领主,在那飞仙界无边的地域之上,就有一处地域以他为神,供奉着他的神像,他的灵魂之力遍布他的领域,只要在是他的领域里立下天地规则之类的誓言,他的灵魂之力便笼罩着此人,听说,他的修为已经到了仙帝的级别!”凌子寒的声音低沉而带着威肃,那是真正的至尊强者了,修为到了仙帝级别已经是拥有无尽的寿元,而且也有着非常强大的灵魂之力,他可以为神,也可以对立下天地规则的修仙者作出应有的惩罚,一个领域的领主,那是强者的象征,也是至高无上的一个存在。

    玄月看了凌子寒一眼,有些诧异于他竟然也知道这些事情,不过听他没有说错,便也点了点头,道:“没错,你说的对,不过你说漏了一点,这御兽本领就算在飞仙界中也只有那御兽大帝玄冥真君才有的本事,而且你也许不知道,这玄冥真君因专注于修炼上,不曾成亲,也没有后人,因此,这御兽之法更是不曾外传,如今在这修仙界中出现御兽之人,岂不是很奇怪?我倒是好奇,这一人到底是谁?竟能像那御兽大帝玄冥真君一样拥有御兽的本领,当真是不可思议。”

    听了他的话,众人不由沉默着,对于这些,他们倒都是不知道,毕竟他们不是飞仙界的人,飞仙界的事情他们也只是知道从他们的口中知道一些,就像这御兽大帝玄冥真君的事情如果玄月不说,他们也不可能会知道。

    “要不,我们跟着这些灵兽去看看?看看到底是什么人弄出了这么大的阵势?”

    闻言,玄月沉思着,道:“如果要去的话,就让我和子寒去吧!其他的人留在这里,你们觉得怎么样?”他看向众人问着,心下沉思着,这召唤了这么多的灵兽,除了那玄冥真君之外还会有什么人拥有这样的本领?

    “好,那就你们去吧!不过要注意安全。”莫子漓点了点头,对他们两人说着,毕竟这里拍卖会什么的还在这里,唐心也交待着让他多看着点,他是不能离开的。

    “嗯,那我们走吧!”两人相视一眼,当即提气而来,跃上了飞剑跟着那些灵兽而去。

    在飘渺仙门中,那盘膝在洞府中进阶的沐宸风身上的那股白色的光芒越发的强大,眉心的那抺留印记也越来越清晰,正处进阶中的他隐隐的就要跨过这一道门槛进入化神期的修为了,只是,却一直无法跨过,像是有什么阻碍着似的,随着时间一点点的过去,他不知道在这里面为了这一关所耗用的时间用了多少,但是,那外面却已经是掀翻了天,甚至,还惊动了飞仙界的一些领主。

    飞仙界的某一处天宫中,一名身穿黑袍的男子斜倚在宝座上闭目养神,忽的感觉到一抺熟悉的灵魂之力的涌动,不由的骤然睁开了眼睛,锐利阴寒的目光中迸射出狠厉凶残的目光。

    “玄冥真君的灵魂之力万里御兽之法?”阴沉而带着诧异的声音一落下,他猛然跃起身,黑色的衣袍一拂,迈步便走出了天宫大门,朝云层下看去,以神识搜索着那道灵魂之力的来源,却发现,在这飞仙界的地域中竟然找不到一丝的气息,不由的眯起了锐利的眼眸,再次凝聚神识扫视着。

    “好个玄冥真君!我道你这些年怎么一点气息都没有,原来是经历了投胎之变再粹真身!还藏在了那上不得台面的地方,难怪本君一直找不到你!哼!你手底下的那些人竟然还都对外说你是在闭关修炼,真是笑话!本君倒要看你这一回如何逃得过本君的五指山!”阴狠而带着杀意的声音一出,双手一凝,灵魂之力释放而出,追踪着那一抺气息而去。

    而在另一边,另一处地域的天宫之中,一名穿着白色衣袍的男子与一名穿着黑色衣袍的男子正在下棋,白袍男子气质儒雅,面容俊美程度毫不逊色于沐宸风,他浑身透着一股尊贵之气,虽看起来像是没有脾气之人,但是熟悉他的人都知道,此人精明如厮,更有如智者,虽然对人常报以笑脸,但他的手段绝对会是让人心惊胆战的。

    另一名男子刚毅如刀削的面容仿佛上天精雕细刻而起,出色的容颜很容易让人看了心生惊艳之意,但是若看到他那一身的煞气绝对会退避三舍,他黑袍着身,毫不掩藏他身上摄人的煞气和嗜血的气息,冰冷的面容透着一股冷漠无情,那双不带一丝温度的深邃目光就如同两道寒冰,只是对上一眼都让人不由的打了个冷颤。

    此时,黑袍男子手执黑子微拧着眉头,目光盯着棋盘似乎正在思索着这一步棋应该怎么下?而对面白衣男子见他沉思着倒也不打扰,端起茶水轻抿了一口,举止优雅而透着贵气,不紧不慢,也不在乎这时间一点点的流逝,他杯中的茶水也将喝完,而对面的好友却还没想好这棋子应该落在哪一步,见状,他笑了笑,声音温文尔雅而带着笑意:“还没想到?随便下就得了,输了也就是把你那盆天香墨兰送过来给我就得了,反正你也不是惜花之人,我真担心那么珍贵的天香墨兰放在你那哪天就枯萎了。”

    黑袍男子睨了他一眼,抿成一条线的薄唇不紧不慢的开口,说出的话果真如他的人一样,透着冰冷的气息,冰冷冷的,不带一点温度:“已经枯了。”

    “什么!”原本还一派悠闲的白袍男子一听,手一抖,茶杯掉落,他怔愕的看着他说:“真的枯了?我上回去你那里时不是让你浇水了吗?你怎么会把那么珍贵的天香墨兰给弄死了?”他爱兰成痴,一直就掂记着他那里的那一盆天香墨兰,那可是稀有品种,谁知这家伙死活不肯送给他,现在好了,竟然说真的枯承?这一刻,他还真的就有点淡定了。

    “晒枯的。”黑袍男子一脸的淡定,压根不心疼一株珍贵无比的天香墨兰毁在他的手中。

    “你、你、你真是气死我了!早让你送给我不就好了吗?偏偏把那墨兰给弄死了!”他一副心疼不已的模样,还想说他什么时,却突然见对面黑袍男子站了起来。

    “怎么了?”

    “他的气息。”黑袍男子目光微闪,冰冷的眼中划过一抺暗光。

    听他这话一说,白袍男子这才注意到确实是有他们熟悉的那个人的气息涌动,当即也站了起来,收起了玩笑的神色,凝重的道:“他不是投胎说去粹炼真身去了吗?怎么这时会释放出灵魂之力和气息?难道他的修为已经要进入化神期了?”不由的,挑了挑眉,心下有些诧异。

    这也太快了点吧?还是说他那个变态的修为一向都是进阶得特快的?

    “灵力之力万里御兽之法!”黑袍男子冷声说着,忽的目光一暗:“他有危险!走!”声音一落的同时,黑袍一拂,寻着那抺气息而去。

    白袍男子听了他的话,也是脸色一沉,当即也没有一刻的停留,也跟着寻着他的气息而去,他们至交好友,玄冥真君,如果有危险,他们自然要帮上一把!只是,他们仍去慢了一步。

    几天的时间,短短几天的时间,从各地涌来的灵兽多得让飘渺仙门的人无法应对,那些不安的在嘶吼着的灵兽们挤在了飘渺门内,天上飞的盘旋着,地上跑的也从仙门中涌进来,多得让众人都惊呆了。

    原本想着可以契约灵兽的那些弟子们此时哪里还敢存着这个心?仙门中的灵兽不仅仅只有灵兽了,圣兽和神兽都有,如此强大的灵兽实力怎么可能是他们能对付得了的?若是怀着贪婪之心想要契约一头,只怕到时还得葬身于灵兽的口中,他们早已经退到了安全的地方,不敢太过靠近,还在防备着那些灵兽会不会攻击他们,但是,那些灵兽却没有选择攻击他们,而是朝着一个山峰嘶吼着,不知想做什么,而这些灵兽的举动,也引起了门主和众位峰主的主意。

    “你们看,这些灵兽好像都是冲着拂尘仙君那座山峰而来的,这些灵兽的到来,会不会跟拂尘仙君有关?”

    “可是拂尘仙君不是在闭关吗?再说,他在闭关,这些灵兽却来了,这又怎么关他的事呢?拂尘仙君是仙翁的大徒弟,本领虽说不小,但是这号令百兽的本事就是连仙翁自己也没有,他的徒弟又怎么可能会有言?”

    “那你们说,这些灵兽若真的不关拂尘仙君的事,那又是怎么回事?你们也是看得到的,这些灵兽从刚才始的上千只到现在挤得山门都挤不进了还在往里面挤,这到底是什么的一个情况?现在这事成了这样,谁又能处理?”

    “这事情已经好几天了,现在底下的灵兽有的连神兽级别的都有,谁又对付得了?”

    “那怎么办呢?难道就一直这样看着?”众位峰主议论着,目光不由的落在门主的身上,问:“主门,你倒是说说,有没什么可行的办法?这样下去还不知事情会发展成什么样呢!”

    门主此时也是愁白了头,这样的情况他当了这飘渺仙门这么多年的门主还是第一回遇见,让他怎么处理?如果说战斗的话,他们又根本没有这个实力去令这么多的灵兽回到它们原来的地方去,赶又赶不走,他能怎么做?

    另一边,唐心和唐子浩他们此时也不由的皱着眉头,眼中隐隐的有些担心,唐子浩压低着声音道:“妹妹,你看这事是不是跟沐宸风有关?这么多的灵兽,就算是想对付只怕也没有那个体力去对付。”几千只实力不一的灵兽围在仙门这里,如果攻击它们,相信它们一定也会反击,到那时,场面就不堪设想了。

    “这事我就想不明白是怎么回事?怎么会突然有这么多的灵兽往这里而来?还都围着沐宸风所在的山峰转呢?他是不是出什么事了?”想着,心下越发的不安,老头走时所说的话不由的在这一刻浮上了她的脑海,他似乎知道他们还会遇到什么样的问题似的,却没有细说,到底,他们会遇到什么问题?

    “不行,我得去看看他!”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她要去看看沐宸风,看看他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了?

    “妹妹,你现在下不去的,你没看他的整个山峰都围满了灵兽吗?你现在怎么可以下去,再等等看吧!”唐子浩拉住了她,不想让他去冒这个险。

    而此时,在另一边,御剑也飞在半空中的苏若水看到了那就在他们前面不远处的唐心时,不由的拧起了拳头,心下恶狠狠的在咒骂着:该死的唐心!那一日竟然再次的让她出丑,今天竟然又在这里看到了她,还是在这灵兽狂潮的场面中看到了她,她苏若水不是她的对手没关系,那底下几千只的灵兽她相信她绝对是应付不了的!只要找到个机会,她就把她推下去让那底下的灵兽把她撕扯成碎片!

    “你们飘渺仙门是出什么事了?怎么突然间有这么多的灵兽涌上来?”一名灰袍中年男子御剑而来,经过唐心身边时,不由的停了一下,惊艳的看着她,眼中划过淫邪的光芒:“姑娘,你是?”

    “滚开!”唐心此时心情正差着,见这猥琐男一双眼睛色眯眯的盯着她看,当即就是一声冷喝。

    那名猥琐的男子没想到他堂堂一名金丹巅峰的修士竟然被一个小丫头这样喝着,面子有几分的挂不住,当下就想要出手给她点颜色瞧瞧,指不定还能把她掳了回去暖床,哪知,却被赶来的邹宏给拉开了:“原来是南光尊者,我们门主在那边已经等候多时了,南光尊者,请请请。”

    邹宏赔笑着带他过去门主和十几位峰主那边后,这才回到唐心和唐子浩的身边,对他们正色的道:“那个人是另一个修仙之门的一位峰主,喜好女色,他峰下的一些女弟子多数与他有关系,这个人人品不行,但是实力已经是金丹巅峰修为,因为他主要是拿那些女人当炉鼎来修炼的男修,你要离他远一点,这个人在丹药方面也有一些修为,尤其是炼制一些下流的药品,手段歹毒,被他盯上的女子没几个逃得出他的魔爪。”

    唐子浩拧起了眉头,瞥了那名猥琐的男子一眼,沉声道:“他若敢动我妹妹,我饶不了他!”这样下流的也敢出现在他妹妹的面前,真是找死!

    唐心则皱了皱眉头,刚才那个人靠近时,一身的淫邪气息让人厌恶,果然也不是什么正派之人,这样的人若敢再靠近她,她不介意送他去见阎王!

    目光一凝,视线落在底下的山峰上,此时她最担心的是沐宸风,不知为何,心中的不安越发的强烈,到底,要发生什么事了?

    “吼!”

    底下,灵兽的咆哮声不时的在吼叫着,听得她一阵心烦气躁,沐宸风在那洞府中闭关修炼,洞府深在山峰的中心地底下,想要进入除了从那石门进去之外别无他法,她应该怎么做?怎样才能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哈哈哈哈……原来你就藏在这里!今天,就让我送你归西吧!”

    突然间,一道阴狠而令人心惊的狂笑声传来,那笑声中夹带着强大威压让底下的众人只感觉胸口一阵沉闷,像是有无形中的强大压力从空气中笼罩下来似的,不少修为较低的弟子纷纷在这股威压之下惨叫一声昏了过去,就算筑基修士在这股威压下也连御剑的力气也没有,在要倒下之时迅速的在安全的地方降落,这才免去了摔落那下面灵兽当中被撕成碎片的厄运。

    原本打算对唐心出手的苏若水也只能强忍着那股不适退到另一山峰的树下休息,当看到那仍御剑而立在半空中的唐心居然能抵挡住那股强大的威压时,不由的心头一惊,这个女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她能修炼也就罢了,难道她的修为已经比她都要高了?竟然能抵挡得住那股强大的气息?

    心中的愤怒与妒忌让她紧紧的咬住了牙,既然这样,一出手就要让她没有翻身的余地,她要想个万全之法,一个让她无法翻身活命的办法!

    某一处,帝殇陌和柳少白也看到了那高处的唐心和唐子浩,看到他们两人居高临下的御剑而立,白衣飘飘气质出众,不由的看痴了眼,谁能想到,他们的修为竟然已经那样的高?谁能想到,他们有朝一日凌驾于众人之上?心下怔愣之时,不由的朝那天空云层中看去,那里面是什么人?怎么会传来那样的声音?

    不仅是他们两人,此时唐心和唐子浩以及飘渺门主从位峰主们也都谨惕的看着那云层之中,刚才只是一道声音传来,就已经让众多人的感到不适,由此可见,这云层中的人绝非一般!只是,到底是什么样的强者?他又为什么要出现在这里?

    就在众人不解疑惑之时,那在云层上方的黑袍男子通过神识的搜索终于找到了那正盘膝坐在深约几百的洞府当中的那个人,找以了他的死对头,尤其是在他如今要进阶之时,他不由的又是一阵阴测测的大笑:“哈哈哈哈!你的死期到了!”声音一落,手掌凝聚一股气流击出,透过那顶端的一个入口击了进去。

    唐心看到那股强大的气流袭向山峰顶端,不由的一惊:“该死!那里怎么会有洞口!我怎么就没想到!”声音一落的同时,也迅速的朝那个地方掠去,只是,她的速度还远远的比不上那股气息的速度之快。

    云层之上看到那抺白色的身影掠向洞口,阴狠的黑袍男子目光一眯,一道气流就袭了过去:“找死!”

    看到那股击向唐心的强大气流,唐子浩心头猛的一跳,惊呼出声:“妹妹小心!”

    “唐心!”

    “唐心!”

    “主子!”

    “该死!”

    几道声音几乎是不约而同的响起,除了一直注意着唐心的帝殇陌和柳少白之外,另外的两道声音来自于赶到飘渺仙门的玄月和凌子寒,当他们两人远远的看到那抺熟悉的身影掠向山峰顶端之时,那从云层中袭下的那股凌厉而骇人的攻击时,不由惊得一颗心几乎全跳了起来。

    那道气流之强大,就连他们在这里都能感觉得到,如果打落在她的身上,那后果不堪设想……

    唐心根本顾不得自己的安全,她一颗心全系在沐宸风的身上,此时沐宸风正在修炼,也许正在进阶,如果突然间被那股强大的气流击中,那么他……心中的不安在扩大着,急得她心焦不已,恨不得多生出一对翅膀能挡下那一股往洞府中而去的攻击。

    “阴险卑鄙的小人!”

    就在唐心命悬一线间之时,一道冰冷的声音夹带着一股强大的威压从云层中传出,下一瞬间,另外两道来自云层的强大气息一道化解了袭向唐心的攻击,另一道则挡住了那袭向洞府的那股气流,只是,那股气流却只是挡住了一半,减弱了那道攻击的力道,还是有一半的气流袭进了洞府之中,往那底下的沐宸风击去。

    在洞府中隐隐就要迈进化神期的沐宸风感觉到他的灵魂之力似乎出现了什么变化似的,脑海中隐隐的也有一些以前不曾有过的记忆浮现而出,在这要进阶却又不进阶的时刻冒出了这些让他觉得熟悉又陌生的记忆来,他极力的稳住心神,然而就在这时,突如其来的一道气流冲击猛的袭中了他的身体,让在进阶中的他防不胜防的被外界气流所伤,几乎在一瞬间他感觉到气流乱窜,他强自压下那股气息的同时,胸口血的血涌涌了上来,只感觉喉咙一咸,嘴角溢出了一丝鲜血,他双手迅速一转,运气压下体内乱窜的气息,但是因外来气流所伤,气息在体内乱窜,有如狂风暴雨袭来,让他压制不住猛的喷出了一口鲜血。

    “噗!”

    身体里本能的不知在驱动着什么咒语,他能感觉到有些事情似乎不受控制的往魔道边缘上涌去,思绪越发的混乱,那些记忆浮现的同时却又隐了回去,像是被什么封印着似的,他想要冲破那一道被封印着的关卡,却觉得很是费劲,身体的气息在涌动着,脑海里像是有什么声音在嚎叫着,叫得他整颗心都乱了,乱了节奏,什么都乱了!

    “啊!”

    他双手紧拧成拳,白色的衣袍涌动着,充斥着强大的气流,全身的气流往上一冲,在最后的那一瞬间,全身的筋脉似乎尽数打通,而在此时,他的双眼也徹底的变成了血红色……

    ------题外话------

    这章节内容要慢慢消化,这里面出现的两个男滴,我有打算留着下本书当男主,哈哈,明天的文,如果没有意外,会在早上八点更新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