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51 后悔莫及!惊!

    “唐心!竟然真的是你啊!你怎么会来到这修仙界的?你最近好吗?”柳少白见是真的是她,不由欣喜的迎了上去,快步的来到她的面前,脸上神色尽是激动,当年一别到如今,已经四年时光了,这四年的时间对于修仙者而言就好像一晃即过,然,四年间却发生过太多的事情,今日再见昔日故人,心中的激动与欣喜不言而喻。

    “柳少白,几年不见,你还是没怎么变啊!”她轻笑着,看着面前的他,依旧是那一副翩翩佳公子的模样,她还记得,当年相府只剩下她一人时,帝殇陌也离她而去,当着满城众人的面,也只有他站出来为她说过话,担心着她,这柳少白于她而言,虽不是深交,但也不讨厌,尤其她对帮助过她的人永远记得。

    “唐心,当年一别,没想到竟然还能再见到你,我这些年其实一直想着回去看看的,不过身为仙门弟子处处受到束缚,想走也走不了,你这些年,一定过得很苦吧!”他轻叹了一声,语气中带着感慨道:“你们唐家遇到了那样的事情,那个胖子又走得那么早,你一个人孤伶伶的一定过得很艰难,不过没关系,唐心,既然你现在已经进了仙门,也成了仙门的弟子,那么以后有什么事可以尽管来找我,只要我柳少白能帮得上忙的,我一定帮到底!”

    闻言,唐心眸光一闪,笑着点了点头:“好,那我就先多谢你了。”

    “跟我客气什么,我跟那胖子怎么也算是不打不相识的朋友,虽然也没深交,但是我一直很佩服他,他对你的那份兄妹之间的守护之情让我最为动容,虽然现在他是不在了,但是我相信,如果在的话,他一定也会时刻的守护在你的身边当你的保护神的,我柳少白平生也没服过谁,还真的就服了那个胖子,事事以你为先,护你之情,远远的超过了有血脉关系的亲情。”

    一旁的唐子浩目光微闪,眸光暗沉的看着这面前的柳少白,他这个人就活生生的站在这里他却认不出来,还说他走得那么早,又说什么不在了,这个柳少白,还真的就是欠揍。

    而听了柳少白这话,唐心不由的噗嗤一笑,唇边的笑意止不住的溢出,她的胖子哥哥就在这里,这柳少白却对面不相识,不由的,只觉好笑,朝身边的人看了一眼,见他脸上神色也微动,便道:“柳少白,几年不见,你这眼睛好像也变得不太行了是吧?你仔细瞧瞧他是谁?”她示意着,让他看向她身边的唐子浩。

    唐子浩眯着一双眼睛盯着他,也不开口,就这样看着。而柳少白则凑上前看了看,问:“这位是……谁啊?”目光在唐心的身上转了转,挑着眉似真似假的笑问:“你的相好?”

    这男子气度的不凡,而且一身气息内敛,看起来很不简单的样子,只是怎么却穿着仙门弟子的白色衣袍?莫非也是他们仙门中的弟子?可不可能啊!这男子如此出色,如果真的是他们仙门中的弟子,他怎么就不曾见过?

    听了柳少白的话,帝殇陌目光微闪,朝站在唐心身边的那名男子看了去,这又是一个他不曾看见过的人,只是,看着他的眉眼,却觉得有些说不上来的熟悉……

    “我不就是你说什么早早就走了的那个人,怎么?不认识了?”唐子浩的声音低沉而带着暗哑,他以前的性子也不是这么沉稳的,但是经历的事情多了,人也变得沉稳下来,与以前的他相比,确实是判若两人,也难怪他会认不出他来。

    “你是……”他迟疑着,盯着他看,忽的睁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惊呼出声:“唐子浩!”

    “没错。”

    “你、你、你不是死了吗?怎么还活着?你是人是鬼?”柳少白一惊,猛的跳后了一步盯着他看着。

    一旁的帝殇陌目光微闪,那男子竟然是唐子浩?几年间他又遇到了什么事?竟然发出了这么大的变化?然,也许是因为他的目光正落在唐子浩的身上打量着,又也许是因为正好唐子浩的视线朝帝殇陌移去,当看到这个昔日誓誓旦旦说会好好照顾他妹妹,保护着他妹妹的男人,帝殇陌时,不由的目光一眯,脸色瞬间冷了下来,猛的一个箭步上前,挥起拳头在唐心和柳少白怔愕的瞬间就朝帝殇陌挥去!

    “该死的帝殇陌!竟然是你!”他沉声咒骂着,一记拳头的挥出,一拳就将没有防范的帝殇陌给击倒在地上。

    “嘶!”嘴角一痛,他不由的倒抽了一口气,只感觉嘴里流了血,把血吐出,就见那唐子浩拧着拳头又要朝他挥来,不由的,敛下了眼眸,也不闪不避,就倒在地上等着他的一顿暴打。

    这是他欠了他们的,曾经,他对唐子浩说,他会好好的照顾唐心,会用自己的生命力来保护她,可是,他却在唐家出了事后也弃她而去,让她独自面对那一切,今日这一顿暴打,他不会还手,这是他应得的,是他欠他们的,是他活该挨打的。

    “唐子浩,唐子浩你干嘛呢!”柳少白怔愕过后迅速上前拉住他:“行了行了,你别打了。”

    “我打的就是他!帝殇陌,你答应过我什么?而你又做了什么?”唐子浩推开了柳少白,一手揪住了帝殇陌的衣襟,又是一记拳头挥下。

    “砰砰砰!”

    几声重响响起,听得出那拳头挥出时所夹带的风声,那样的用劲,那样的凌厉,然,帝殇陌却是吭也没吭一声,也没还手没闪避,硬生生的就这么挨了他的几记拳头,这一打下来,除了脸上嘴角受了一拳之外,另外的几拳都打在身上,唐子浩用的是暗劲,因为愤怒力道也足,这几拳下去他是有着一股奄奄一息的感觉,毕竟,今日的唐子浩今非昔比,他是主金丹巅峰的修士,又是武修,力量之足不言而喻。

    “唐子浩,好了,再打下去你是想打死他吗?”柳少白见帝殇陌也不闪不躲,连忙上前拉开他,皱着眉头担忧的看着地上的帝殇陌,一边按着唐子浩,一边问:“殇陌,你怎么样?”那几拳的声音那样的凌厉,听得出所夹带的暗劲是多强大,他受得了吗?会不会伤得很重?

    帝殇陌摇了摇头,拭去嘴角的血迹,身体的痛也痛不过心头的痛,自从再次看到唐心后她就直接无视着他,她做到了,做到了她曾经所说的话,情已断,缘已尽,再见也只是陌路人……

    “胖子哥哥,我们走吧!”唐心淡淡的扫了一眼,便转身往回走去。

    “哼!今天就放过你,帝殇陌,你好自为之吧!”唐子浩冷哼一声,一甩衣袖便随唐心离去。

    柳少白看了看他们,又看了看地上的帝殇陌,不由的叹了一声,连忙上前扶起他:“殇陌,你怎么样?伤得重不重?这唐子浩也真是的,怎么下手这么重呢!我先扶你回去吧!”他本来还有很多的话想要跟他们说的,只是现在事情弄成这样,他又不能放着帝殇陌不管,唉!只能等下次再问了,他相信只要他们在这仙门之中,那么迟早都会再见的。

    林中,两人并肩走着,唐子浩看着身边的妹妹,问:“妹妹,你早见过他了?”曾经两人毕竟在一起过,虽然后来是分开了,但是,不知妹妹对他是否已经真的情断?

    “胖子哥哥,以后就是见了他也不必再对他动手了,他于我而言现在就是一个陌生人,不用因为一个陌生人而大动肝火,他不值得。”她不紧不慢的说着,看着那飞在前面闪烁幽绿光芒的药灵,说:“我跟他早在四年前就已经断得一干二净了。”对于一个舍自己而去的人,她是不会把他放在心上的,更不会为他花心思,因为不值。

    听了她的话,唐子浩这才点了点头,应道:“好,我知道了,只是今天见到他心里很是气愤,忍不住的揍他几拳出出气,这也是他欠我的,以后只要他不惹到你和我,我是不会再将他放在眼里的。”说着,声音一顿,又问:“妹妹,你还没告诉我,你今天出门在外面遇到苏若水他们两兄妹又发生什么事了?”

    说起这个,唐心眼中不由的划过一丝笑意:“我只是主让她重温了一下四年前的一幕。”对付那苏若水,就得用这一招,她相信,经过这一次的事情后她一定不敢再去那城中,就算去也得蒙着脸去。

    “哦?四年前的一幕?”唐子浩一怔,目光微闪了一下,脑海划过一道灵光,道:“小雪曾说四前年她要杀你,不过却被你划花了脸,还毁了她的衣服让她出了个丑,今日也一样?”

    “今日还算手下留情了,只掴了她几巴掌毁了她的衣服,本来我都没想去找她麻烦的,她却自己硬撞上来。”她摇了摇头轻笑着:“对于一些人而言,一定在说我太狠了,同为女人却让她出这样的丑。”

    闻言,他正色的说着:“那也是她咎由自取的,若换成了她,指不定会怎么收拾你呢!所以说,在这世界上是以强者为尊,实力强了才能保护好自己,妹妹,你也要继续修炼才行,虽然在这修仙界中我们的实力算是出挑的了,但是他日去了飞仙界就不一定了,所以我们得加紧修炼,只有这样才是对我们最有帮助的。”

    “嗯,我知道,这阵子我在帮梦珊治脸,再过两天我会抽出时间修炼的,你不用担心我,老头子给的那本剑谱我也在研究着,那本剑谱很是精妙,如果十二招全学会了再配上灵力运用,我相信我威力一定无穷。”

    两人边走边聊着,回到山上后便各自回了屋休息。而在另一边,被揍了几拳的帝殇陌被柳少白扶回了屋里休息,看着他半边脸肿得老高,不由的轻叹一声:“唉!这唐子浩下手也太重了,再怎么说都是旧识,怎么就下这么重的手呢!还有你也真是的,你怎么就不闪不避呢?任由他打?要是真的弄出人命来可就麻烦了。”

    “这是我欠他的,是我失了我曾许下的主诺言,他就算打死我也不会有错,就算打死我我也不会有怨言。”帝殇陌喃喃的说着,忽的觉得胸口一痛,不由的咳了几声。

    “咳咳咳……”

    “好了好了,你就少说点话,我先看看你的伤口,把你身上的上衣脱了,他那几拳重得很,得擦点药才行。”他从空间中拿出跌打药酒,语气中尽是无奈,这些人,唉!真不知怎么说好。

    脱去外衣,露出了那被打得有些红的胸膛,他目光微闪,唐子浩的那几拳力道之大让他都有些惊愕,他是怎么死里逃生的?又是怎么到了这修仙界?又是怎么拥有如今的这些修为,四年的时间,他们呆在这飘渺仙门之中,而他们,又都遇到了什么样的事情?

    “说起来也奇怪,刚才我还没问他们两人是在哪个峰主的手底下的,他们就走了,不过殇陌,你看出来没?唐子浩变化真大,先不说他一身的肉都不见了,就是他的一身内敛的气息都叫人诧异非常,好像就是拥有很强的实力似的,真不知他们这几年到底都经历了些什么?怎么一个个的变化都这么大?”

    帝殇陌目光微闪,他也想知道他们在这几年间经历了什么,竟然能改变一个人的气质,让人变得沉稳内敛,变得强大而不可亵渎,他们,到底都经历了什么?

    让柳少白怎么也没想到的是,次日他到仙门中打听,竟然没有一个峰下有他们两人的存在,甚至当他提起这名字时,每个峰的弟子都是摇了摇头说没遇见过,不认识,这更是让他疑惑不已,明明他就是看到他们的了,怎么会突然间说没有这两人呢?一定是哪里搞错了,要不然,这么大的两个大活人还能不见了不成?于是,他又找上了帝殇陌,他相信,他应该是知道他们两人在哪个峰主手底下的,要不然,那一夜就不会表现出那样的神色。

    “殇陌,这几天我找唐心和唐子浩他们两人都一直没找着,你可知,他们在哪个峰的门下?”他看着他,注意着他的神色,看着他在听到他的话后目光微闪了一下,却仍是没有开口。

    “怎么?你也不知道?”

    闻言,他这才抬眸看了他一眼,说:“他们的事与我无关,你不要再来问我关于他们的事情。”说着,起身便走开了。

    见状,柳少白叹了一声,看着他离去的身影,不由的摇了摇头,看来他们双方是不可能再做回朋友的了,就算他希望,唐子浩也不会允许,算了,就让他们顺其自然吧!

    “梦珊,你的脸怎么样了?把面纱取下来我看看。”唐心来到梦珊的面前,看着她正在那草地上盘膝修炼。

    听到唐心的声音,梦珊睁开了眼睛,欣喜的道:“主子,已经开始结疤了。”她取下面纱就露出那半边脸上的一大块疤,虽然没有前时间那样吓人,但这一大块的疤还是影响着她那一张漂亮的脸。

    “嗯,结疤了就好,记得不要去碰它,让它自己脱落,我估计脱落的话时间可以会较长,对了,给你的那些药还有吗?”

    “还有。”

    “那就好,这段时间我要专心修炼了,你自己出不要落下了。”

    “嗯,我知道的。”她点了点头,带次戴上面纱,她期待着脸上的疤能消失的那一天,她也期待着她大师兄看到时的那份惊喜,他会惊喜吗?不由的,看向了前面的主子,大师兄是喜欢主子的吧!主子这样的优秀,这样的出色,是个男人都会喜欢她的,那她……

    见她看着她的目光怪怪的,唐心挑了挑眉,问:“怎么了?”见她欲言又止的模样,像是有什么话不敢说似的,她不由笑了笑:“你有什么话就说吧!”

    “主子,我、我喜欢的我大师兄。”她有些紧张的说着,看着她鼓励的目光,又道:“不过,我一直不敢跟他说,我、我怕他会拒绝我。”

    “呵呵……”唐心轻笑着,道:“你应该是以前因为这张脸上的胎记所以不敢跟他说吧?其实,一个人若是真的爱你,那么无论你变成什么样他都会爱你的,如果只是看中了你的外貌,那这个人也就一不值得你去花心思了,既然爱了,那就大胆去争取吧!幸福是掌握在自己手中的,这一点,你要学学天音,她对萧轩尔一见钟情,一而再的去争取,起初也是一次次的被拒绝,但是最后她的真情打动了萧轩尔,你看他们两人现在多好,天音要去飞仙界,那萧轩尔活像丢了半个魂似的,呵呵……”

    “真的可以吗?我担心我要是跟我大师兄说了,他会疏离我。”她不由的低下了头,声音带着难掩住的黯然,因为她知道大师兄是喜欢主子的,主子这么优秀,这么的出色,她哪里比得上她,大师兄又怎么可能会将心思放在她的身上呢?

    唐心深深的看着她,说:“没有什么是不可以的,也没有什么是一定的,但是,你得去努力,至少就算到了最后不成功,你也对得起你自己的心,因为你曾经努力过了,明白吗?”

    闻言,她心中一震,抬起了头怔怔的看着她。只要去努力,就算最后不成功也对得起自己的心?是啊!这么简单的事情她怎么就不知道呢?她一直不敢迈出一步,就算有可能她自己也知道,她的话让她心中茅塞顿开,心下释然,笑着点了点头道:“主子,梦珊知道该怎么做了。”

    接下来的日子里,唐心不是钻研着那套剑法,就是在试着炼器,日子过得忙碌也充实,自从那一日见过柳少白他们后,她已经是三个月不曾下山了,这一天,她在山峰中试着炼器,说是炼器,倒不如说是炼制着一对戒指,她用金钢白钻这种珍有的炼器材料炼制了一对戒指,这是她第一样炼制的东西,也是她要送与给沐宸风的一样礼物。

    想要炼制出上好的戒指,又能被称之为神器的戒指并不容易,但胜在于她的本命火焰可以节省炼制的时间,可是一时半会也无法炼制出来,上官煜送的那个神器鼎炉中,两枚看不清模样的戒指还在里面转动着,火焰还在翻烤着,她退到一旁,轻呼了一口气。

    炼器比炼制丹药还要花时间,她为了这两枚戒指,已经用了三个月的时间了,却只是才成形,接下来还要经过天火的烘烤粹炼,如果再用两个月的时间能炼制好这对戒指,她就应该偷笑了。

    “丫头,你在搞什么?”小老头儿不知何时来到她的身后,冷不防的就冒出这么一句话来,探着身子想要凑上前到那鼎炉前去看看时,却被唐心给拉了回来。

    “老头子师傅,你不在教我胖子哥哥修炼,怎么跑这来了?”唐心笑问着,把他拉到一旁:“那边是鼎炉,我在炼器呢!你不要乱来。”

    “你那个胖子哥哥把我的本领学得七七八八了,老头我怎么也得留着两招好防身啊!所以让他自己修炼着就好了,我过来看看你那套剑法练得怎么样了?学得会吗?”他抚了抚胡子,走到一旁坐下,瞥了面前的她一眼。那火焰,好像不是一般的火焰,这个丫头,不仅会炼丹,现在还会炼器,啧啧!

    闻言,唐心唇角一勾,道:“要不,我们来过几招试试?”她正苦无对手,他自己送上门来,这个机会当然是不能放过的,老头的实力那样厉害,身手也快,就算她的剑法再快,想要伤到他也难吧!

    “来就来,还当老头怕了你不成?走,到那边去。”说着站了起来就要往那林中的空地走去,走了两步却又停了下来,回头问:“你那个鼎炉怎么办?就这样放着?”

    “这个简单。”她一笑,唤道:“小丹,你出来帮我看着这鼎炉。”随着她声音的一落下,就见小丹从空间中出来,落在她的身边朝她行了一礼。

    “主人。”

    “我这里面在炼东西,一般来说这山峰之上也不会有人来的,你只要帮我看着火就行了,如果火要灭了,你就到那边告诉我。”

    “是。”小丹应了一声,站在一旁看着那鼎炉中的火焰,而唐心则和老头往另一边而去,打算切磋一下,看看她的那套剑法到了哪里了。

    “丫头,你可要使足劲了,要不然,伤着了你可就不关老头我的事了。”他笑眯着一双眼睛看着前面的唐心,其实他压根也没将她能剑法放在眼里,那套飞花凌云剑法虽然精纱,但是却不是那么容易学的,她这阵子又是炼器又是修炼的,能学会第一招就已经很不错了。

    唐心清眸中划过一抺诡异的笑意,她从空间中拿出两把软剑来,丢了一把给他:“师傅,接住了,你老也得小心一点,我怕劲使足了会伤着了你。”

    “笑话!老头子我是什么人?会被你这个黄毛丫头伤着了?来来来,打过才知道,你这丫头顶多也就悟透一招,还想伤了老头?这口气可就大了呀!”他不以为意的说着,握着手中的剑在半空中挥了挥,道:“老头我活了这么一大把年纪了,这使剑也没几次,今天就陪你玩玩,来吧!”

    “好!那就让你看看我这些日子的成果。”声音一出,白色的身影也飞一般的掠出,朝前面的老头袭出,剑法中夹带着灵力的气流,划过半空,凌厉的风声呼呼而响。

    看着她持剑而来,剑罡之气凌厉摄人,老头不由的眯起了眼睛,嘿嘿的笑着:“瞧着架势倒是有几分样子,就是不知能否在老头手底下过上来三招了。”

    听着他自信的话,唐心手中得剑一转,剑气咻的一声飞袭而出:“那就要看看了!”只见,那凌厉的剑气夹带着强大的元婴气息袭向了老头,快如闪电,利如箭,以着掩耳不及的速度袭去,似乎意在一举将他削成两半似的。

    老头见那杀气腾腾的剑罡之气袭来,不由的一惊,身体往后避去,险些还摔地上去了,只见他稳住脚步后跳起来指着唐心哇哇大骂着:“你、你这臭丫头,你玩真的?用不用这么狠?还好我老头子身手敏捷避开了,要不然非得给你劈成两半不成。”

    “怎么会呢?师傅你老修为这么高,我要是能在你的手底下过几招那就该偷笑了,怎么可能伤着你呢!”唐心轻笑着,下一刻,只听她一声清喝:“第一式!飞花旋剑!”声音一落的同时,只见她飞身而出,整个人身影悬飞了起来持剑朝老头袭去,她手中的利剑因汇聚了灵气而转动着,气势凌人,剑罡之气蕴含着一股强大的风劲,剑影化出的同时更是让人分不出哪那掠来的剑影中哪一把是实,哪一把是虚。

    “这臭丫头,还真的把第一招给学会了啊!”老头一怔,瞪起了眼睛,迅速的以手中之剑抵挡,怎奈唐心的这一招飞花旋剑威力摄人,他手中的剑往前一抵的同时却硬生生的被击断了。

    “铿锵!”

    “咻!”

    只听铿锵的一声传出,凌厉的剑气咻的一声掠过,老头手中的剑断裂成两截掉落在地面上,迎面剑气袭来,逼得他猛的提气往外一跃,这才险险的避开,可他脚步还没站稳,又听她一声清喝声传来,惊得他不由的一怔。

    “第二式,飞花掠影!”她的声音一落下,快如鬼魅的身影已经掠出,只看到她好似抬起了手挥出了剑,那速度之快几乎可以用影子来说,剑影袭出的同时在空气中带起了一股骇人的气流,咻的一声袭向了那才站稳脚步的老头儿,老头儿手中没剑可以抵挡,只能步步后退,只是连他也没料到,这只是第二式的剑法就逼得他反应不过来,只感觉咻的一声剑气在他的身前划过一下,听着嘶的一声传出,不由的低头一看。

    “啊!老头的胡子!胡子没了!”他惊呼出声,一副心痛不已的模样抚着那只剩下一小截的胡子,一副像要哭出来的模样,一边骂着:“臭丫头!你还我胡子!我的胡子啊!老头我留了好多年才这么长的胡子,现在就、就没了……”

    唐心眯起了眼笑道:“师傅,你老人家可是数一数二的人物,怎么就这么不小心呢?再来?我还有第三式没使出来呢!”说着,就要动,却见他哇哇的大叫起来。

    “不打了不打了!你存心拿老头来练剑的,这才几招?你竟然把老头的胡子都给削了,再打下去指不定老头的脑袋也让你给削没了,我不打了,你自己去打,老头我的胡子啊……胡子……”他弯下腰捧着那被唐心削落在地上的胡子,老眼不禁泛着眼花。

    见状,唐心收起了剑,走上前忍着笑说:“师傅,其实我也没学几招,只是练了三招而已,我也不是想要削了你的胡子的,实在是你太不小心了,不过,这会看着你没了胡子,又好像年轻了十来岁。”

    “你不用说了,老头我就知道碰上你准没好事的,一碰到你老头就倒霉,我说怎么老头就这么命苦呢?几个徒弟个个都跟我作对,一个个都是欺负人老人家的,现在胡子也没了,让我以后怎么出去见人啊?”他一脸痛心的说着,又摸了摸那只剩下一截的胡子,哀怨的瞪了唐心一眼,这才转身离开,嘴里还念念有词的像是在说着什么似的。

    “师傅?你上哪去?”见他走开,她笑着问了一声。

    “老头我去收拾包袱走人了,胡子都没了,哪还能留在这里,要是让他们看见了岂不是要笑话老头子,三十六计走为上计,去飞仙界玩玩。”说着,他突然间停下脚步来,回头别有深意的看了她一眼:“丫头,你们要好自为之了。”

    老头突然间的这一记别有深意的眼神让唐心不由的一怔,他似乎知道些什么她并不知道的事情,似乎在他走后他们的身上还会发生什么大事情一样,心中一滞,问:“师傅,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该来的还是会来,好好保重吧!能教你们的都已经教了,老头走了。”他潇洒的摆了摆手,头也不回的走了,都说师傅领进门,修行在各人,他这三个徒弟都不是一般人,将来的前途自是非凡,只是,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劳其筋骨,饿其体肤,这是他们年轻人的路了,要靠他们自己去走。

    闻言,唐心目光微闪,不由的,心中划过一抺奇异的感觉,似乎,在不久的将来又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在他们的身上……

    自从回来后就一直闭关中的沐宸风盘膝坐在石洞之中,这石洞就是他的山峰里的一个洞府,位于地底下,深约几十米,在里面闭关可以说是听不到外面的一丁点声音,一个是可以专心修炼,一个是不被凡尘俗世干扰,洞府约有一间屋子的大小,里面只有简单的石桌,抬头看去可见那出口处斜射而下的阳光,细微的光芒照亮了洞府,也依稀看见了他所在的洞府里面的摆设。

    除了他盘膝而坐的那一张石床之外,再无一物,四周围空荡荡的一片,没有吃的,没有用的,他在这里面已经有几个月的时间了,对于已经是元婴强者的他来说,早在金丹期时就到了僻谷期了,现在他就是几年甚至十几年不吃不喝身体也不会出现问题,因为他有身体里面的能量护着心脉血管,而在入定修炼的时间里,他所消耗的身体能量也是极少的,修仙者的入定修炼,也就跟蛇的冬眠有几分的想像,也能说是一个道理的。

    他盘膝静坐,心宁气定,但那弥漫在他身上的灵气气息却是隐隐的流动着,在这里面他不知时间过了多久,但是,也不知外面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在这里,他一门心思全放在静修之上,忽的,在他的身上弥漫出一层淡淡的,似有似无的白色光芒,这股光芒时深时浅,弥漫在他的周身之上因他本身就穿着白色的衣袍而不轻易察觉,就连沐宸风自己也并不知道,他的身体散发出这样一股前所未有的白色光芒来。

    随着气息的涌动,也随着那股光芒的越来越浓郁,在他的眉心之间隐隐的浮现出一个奇怪的印记,这个印记散发着淡淡的白光,形状似火又非火,不多时,这个印记又随着隐回了他的眉心之间消失不见。

    感觉到身体里的能量充沛的汇聚在丹田之处,沐宸风骤然睁开了眼睛,睿智的目光中掠过锐利的光芒,凤眸半眯,双手猛的一握再一伸开,只见他掌心之中握住了一股无形中却又似有形的气流,再次合上手掌拧起拳头,那股气流便化为空气消失无踪,再次提气运行,将身体的能量引到丹田处,猛的提气往上一冲,势要冲破那一道门槛,只感觉身体里血脉被撑开,胸口处涌上了一股强大的能量气息,浑身的气流与威压相互形成一股气流在这洞府中四处冲撞着。

    终于要进入化神期了!

    他心中一喜,越发的谨慎起来,将那股气流引导于流向身体,空气中的气流是那样的强大,是从他身上迸射而出,以及那股威压,四处的冲撞着周围的墙壁,他能感觉到那股气流与威压的强大正在四处奔腾着,撞击着,就连他坐在这洞府之中也能感受到那股震动,相信在外面的话,那股气流的涌动一定也造成了不少的动荡。

    确实如他所想,在外面,此时几乎整个飘渺门的弟子们都感觉到了这一股不同寻常的震荡。唐子浩原本正在自己的山峰中修炼,忽的感觉到地面猛的晃动了一下,连忙朝唐心的山峰而去,想去看看她有没出什么事了,来到山峰中时,正见她还在那鼎炉的旁边,似乎也有些诧异的朝周围看了看,想要寻找这一股震动的来源是从哪里发出来的一般。

    “妹妹,你没事吧?”唐子浩快步来到她的身边问着,朝周围看了看,道:“我在那边也感觉到了地面有些不对劲了,还以为是你出了什么事了,现在看你没事那就好。”

    “我没事,我刚才正在炼器呢!就感觉这地面震动了,你看,现在地面也应还在动,真不知是怎么回事。”她见鼎炉不稳随着地面的震动而晃动着,当即提气将那火焰收了起来,手一转,将鼎炉收入空间之中,这么晃的话她根本不能炼器,只是不知,这股震动是从哪里来的?怎么会影响如此之在?

    “主子。”梦珊也跑了过来,说:“主子,那边的山峰有些山崩了,石头滚落砸伤了不少弟子,现在那下面都围满了人,说是我们山峰弄的动静才会砸伤了门中弟子的。”

    “那一边的山峰山崩?”唐心一怔,说:“那一边好像是靠近沐宸风所在的山峰的,他现在正在闭关修炼,这动静不会是他弄出来的吧?”想着越发的觉得有可能,除了他之外谁会弄出这么大的动静来?

    唐子浩听了她的话,则道:“我去看看吧!如果真的砸伤了弟中的弟子,让各峰峰主赶紧把他们抬去治疗就好了,难不成还想在这里闹事不成?”

    “子浩,这个你就有所设不知了,他们呀!还真的就是借着这次的事情想要来闹事的。”梦珊叹了一声说着,看着他们两人道:“你们两人忙修炼不知道,有几个峰主因为这两个最大环境最美的山峰落在你们两人的身上,他们就心存不满,这些天我不时出去走动,打听一些关于这里面的消息,当中就有几个峰主看你们不顺眼,想要跟你们作对,这会估计是听说南峰仙翁又走了的消息所以才打算一起来找事的。”

    “哦?如果是这样,那就让他们来吧!”唐心漫不经心的笑说着,道:“胖子哥哥,你最近修炼得怎么样?要不要找几个人练练手?”如果真的有不服气的,那他们倒是可以跟他们切磋一番,反正在这世界上,只有实力才有说话的资本。

    “你的意思是,拿他们练手?这、不太好吧?”他担心下手要是太重了,他们活不过来那就麻烦了。

    “有什么不好的?反正又是他们自己送上门来的。”她笑了笑,道:“梦珊,你去请门主来,就先让门主带他们回去,如果真的有不服想要闹事的,那正好,就留下练练手脚吧!”

    听了她的话,梦珊不由的一笑,轻快的应了一声“是。”这才转身走开,往门主所在的山峰而去。

    确实,有几位峰主想要借机教训唐心和唐子浩,就算是门主来了,他们也不肯就此离去,还一直喊着一定要她给他们一个公道,说什么他们的弟子不能就这么白白的被砸了。

    “哎,我说你们就回去吧!这事有什么好计较的?都是仙门中的人,而且又没出什么事情,何必将事情弄大呢?”

    “哼!砸伤了我们的弟子他们也不用出来说一声就想这么了事?这也太不像话了,真当我们都是摆设不成?他们两个说是仙门中人,又是仙翁的关门弟子,却一直连我们都没去拜访,这架子也太大了,今天我们一定要听听他们到底是什么意思!”其中的殒峰主气愤的说着,而另一旁,那秦世刚看了他们几人一眼,是说:“我劝你们还是不要惹事的好,瞧瞧我是什么下场,跟他们作对可是没有好处的,甚至你会被他们玩得很惨。”他摇了摇头看了他们一眼,如果现在走那还来得及,要是再晚了,估计就是想走也走不了了。

    “今日这事也不是他们的错,这山崩了又怎么能怪到他们的头上去了呢?”门主看了那几位峰主一眼,也摇了摇摇欲头,好言相劝着,一边是师祖的关门弟子,一边是飘渺门的几位峰主,何必弄得下不了台面呢?

    “门主,我们也不怕跟你直说了,我们今日还真的就想找他们比划比划!既然你也在这里正好可以做个见证,就看他们敢不敢跟我们比了。”其中一位峰主也应不拐弯抹角了,直接说出他们的意图。

    “唉!你们……你们这又是何必呢?”

    这时,梦珊悄然无声的来到他们的面前,瞥了他们一眼,说:“几位峰主,请吧!”她做了个请的手势,请他们几人上峰,要知道,上了峰可就不会这么轻易了事了,这些人存心找麻烦,主子教训一下他们也是必然的。

    然而,梦珊的出现却是让几位峰主都怔了一下,不由的相视一眼,这时,一位峰主甩袖一哼:“走就走!难不成我们还怕他们不成!”说着,便率先迈步上峰,后面的几位峰主见状,便也跟着上去。

    “这……唉!”门主甩了甩袖,真的没脸看下去了,直接就想要走,哪知,梦珊却是唤住了他:“门主,我家主子说,请你也一起上来。”

    梦珊脸上蒙着面纱,面纱下是一张笑意盈盈的脸,她的语气轻快而带着笑,却是让那门主听了心头很是不安。师祖收的弟子岂会是泛泛之辈?这上去了,那几位峰主定是凶多吉少,他跟着上去又能怎么样?然,这会他们都说请他上去了,他若不增,就显得有些太想把这事撇一边了,于是,摇了摇头也跟着上去。

    一些弟子见他们都上峰了,不由的也想要上去,哪知,却被梦珊挡了下来:“飘渺仙门的弟子不得上峰,如有违令,废除修为,逐出仙门!”她的话一出,不由的让众多弟子都惊呆了,有这么严重吗?废除修为逐出仙门?一时间,一个个都停在原地不敢上前。

    梦珊对守着山峰入口的两名弟子道:“你们守着,如果是其他峰的峰主,那倒是可以上来,如果只是弟子,那么一个也不要让他们上峰!”

    “是!”两名弟子沉声一应,面朝众人看着那些一个个都想上峰却又不敢上的从名弟子。

    见状,梦珊满意的勾往山峰上而去。而飘渺门中的另外一些峰主们听到消息后,也不约而同的赶了过来,竟然不让仙门中的弟子上峰,只准峰主上峰,看来,是要出大事了,想着,他们都纷纷往那山峰而去,想去看看这事到底会怎么样?

    炼丹峰的邹宏也听到了这事,放下了手头上的事情也赶了过来,竟然有峰主不知死活的想要去找唐心他们惹事?他们是真的不想活了吗?还是以为师祖离开了仙门他们就可以为所欲为了?不管怎么样,听到他们山峰里出事了,他都得去看看。

    那秦世刚本是不想上峰去看的,怎知正好三长老也来了,见他要走,当即就唤住了他:“世刚,你怎么不上去看看?既然都到了山峰底下了,就上去看看也无妨,走吧!正好陪我一同上去,我也想借此机会看看这仙翁收的两个弟子是怎么样的人。”

    说到底,这三长老对于几个月前唐子浩打伤了秦世刚父子一事一直耿耿于怀,又一直没有见到过他们两人是怎么样的两人,只听说了一些关于他们的事情,但这听说的总归没有自己亲眼看到的更能让他相信,于是,便想借此机会看看,如果也不是什么厉害的人物,那倒可以趁机教训他们一番,让他们知道在这仙门之中是不可以为所欲为的!

    “长老,这、这还是算了吧!我就不上去了。”他想到那天被唐子浩那样打得毫无还手之力,此时哪里还有什么面目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哼!瞧你就这点出息!这样也算是我们秦家的人吗?走!跟我上去,看看又不会怎么样!我倒是要看看他们是主不是真的如你所说的那么厉害!”说着,手中的拐杖一柱,便往山峰上而去,见状,那秦世刚也只能低着头跟在他的后面。

    唐心的山峰之上,今天可说是近几个月来人最多的一次了,好在她的山峰也大,这时,屋前的一块空地上,也就在那树林不远处的地方正站了十几个人,这些人当然是这飘渺仙门的峰主,飘渺仙门有十五位峰主,四位长老,此时都几乎全来了,唐心自是不可能说给他们搬张椅子坐坐让他们好看戏,想看,就站着看。

    “你们两人就是仙翁收的关门弟子?进了飘渺仙门都几个月了,这一回还是头一次见了,你们的架子倒是不小啊!”五位峰主看着唐子浩的唐心两人,不由的心头暗暗惊讶,这两名年轻人真的是好生出色,竟然都生得这般的出众。

    那名男子气宇轩昂,沉稳内敛,一身的气息仿佛都敛在身体里面,他负手而立,站在白衣女子的身边,暗沉的目光看着他们众人,那股守护之情,隐隐的竟是让他们觉得这一次上来是找事是做出的最错误的一个决定,那男子虽没开口,但单凭那股威压就已经让人心惊了一把。

    而那名女子,淡雅而绝尘,飘逸而出众,倾城的美貌,无双的身姿,还有那一身尊贵而清冷的气息,怎么看都让人觉得不是一般的普通女子,她的身上虽然没有灵气涌动,可是却有着那些修仙之人都没有的仙气,那股飘渺仿若九天玄女的仙气,让他们不由的惊艳了一番,此女是何许人物?竟然生得如此出色?他们修仙多年,却从未见过一个女子能与面前此女相比,原来,他们就是仙翁所收的关门弟子,当真是超凡脱俗,绝非常人!

    不由的,他们想起了那个如今正在闭关的拂尘仙君,那一位尊贵而带着浑天而成王者威压的男子,他也是仙翁的弟子,再看面前两人,不由的暗暗心惊,这等出色人物,岂会是一般之人?他们今天上峰惹事,莫非真的做错了?

    然而在这时,其中两名峰主看到那一袭白衣静立着,面带浅笑的唐心时,不禁震惊得瞪大了眼睛,猛的大步上前:“唐、唐心?怎么是你?你是仙翁的关门弟子?这、这怎么可能!”

    这个曾经被他们测试过是没有灵根的绝色女子,怎么可能会是他们仙门中地位最高的那位强者的关门弟子?这、这不会是弄错了吧?两人心中掀起了阵阵狂潮,如同突如其来的骇浪澎湃着拍打着心房似的,重重的冲击让他们无法相信,这面前的事情竟然会是事实!

    “两位峰主,又见到你们了。”唐心朝他们两人浅浅一笑,她的笑容淡淡的,浅浅的,却没有否认他们的话。

    “你你你明明就是没有灵根可修炼的,怎么可能入得了我们仙门,还成了仙翁的关门弟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唐心,你又是什么时候来到了这修仙界的?难怪我们上回见了你之后一直没找到你,在各峰都打听不到你的踪迹,原来你竟然是在这里……”他们怎么也没想到,他们一直在找的人竟然会是在这两座一直没有走进的山峰中,而她,竟然会是南峰仙翁的关门弟子,这几个月来被传得沸沸扬扬的人物!

    如果不是亲眼看到,他们真的无法相信,南峰仙翁的弟子竟然会是她……

    那几名想教训他们的峰主听到了两人的话,目光一凝,问:“你们说什么?她是没有灵根可修炼的废物?”不由的,拧起了眉头打量着她,原来这名女子叫唐心?她身上的气质如此出众,竟然是没有灵根可修炼的废物吗?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仙翁又为何会收了她为关门弟子?

    “没错!这个女子名唤唐心,几年前我们两人去了一趟龙腾大陆带回了几个弟子,在当时,我们就是看她一身气质超凡脱俗便想要一探她的灵根,哪知这一测试,她居然是没有修仙灵根的废物,后来才知道,她不仅无法修仙,还在那以武为尊的龙腾大陆的一名没有武之力无法修炼的废物。”

    那位峰主的话,让唐子浩沉下了脸,听他左一声废物右一声废物说他妹妹,怒从心头来,衣袍一拂,一股强大的气流伴随着一声不悦的厉喝朝那两名峰主袭了出去。

    “说够了没有!”

    金丹巅峰修为的威压仿佛天塌下来一般的袭向了那两名峰主,带着凌厉的破风之声,有如铺天盖地的将那两名峰主给包裹在其中,再重重的击了出去,那两名峰主虽也是金丹修士,可却不是巅峰级别的,更何况,唐子浩体内拥有变异灵根雷属性的强大气息,他的威压,他的实力,已经远远的超出了金丹巅峰修为,这时冷不防的袭出一道强大的气流,那两名峰主自是防不胜防。

    “啊!”

    所有的峰主都被这一幕惊呆了,就连门主和几位长老也没料到他会突然间出手,更不会想到他竟然只是轻轻的那样一拂,那股从衣袖中袭出的气流竟然就是那样的强大,让那两名金丹修士毫无防备的就飞了出去。

    两抺身影在地上滚了好几圈才停了下来,两人也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给吓到了,尤其是那股那样强大的威压,飞快的从地上站起来后,虽然满心的怒火,却又压着不敢发泄,没人比他们两人清楚刚才那股威压有多强大,那股仿佛欲将他们扑灭的强大气息袭来的同时,心中的惊惧让他们恐惧的叫出了声。

    站起来后,看着那个负手而立沉着脸色看着他们的男子,不由的,心下竟然生出了一丝惊慌,甚至连去质问他有什么资格对他们出手的那股勇气都没有。

    唐子浩冷眼扫了众人一眼,沉声道:“别一口一声废物的称呼我的妹妹,你们,没有这个资格!如果谁再敢出口侮辱我的妹妹,那么,我是不会客气的,哪怕,你们是这飘渺仙门中的峰主,我也照杀不误!”

    铿锵有力的声音夹带着一股摄人的威严,那股强者的威压自然而然的伴随着声音而出,深深的,重重的,撞进了众人的心,在十几位峰主和长老以及门主的心中掀起了一阵惊涛骇浪,他的神色透着认真与威严,丝毫没有说笑的意思,那散发出来的那股狠劲让他们这些见过大风大浪的修士们都不由的心头一滞,像是有什么堵在了喉咙中一般,此时竟是半句话也说不出来。

    “子浩,唐心,出什么事了?你们没事吧?”邹宏这才急急的赶了过来,好不容易来到这山峰之上,却见他们一个个都一副奇怪的表情看着唐子浩,又像是屏住了呼吸不敢说话似的,能感觉到空气中的气流有些凝重,凝重得让人喘不过气来。

    唐子浩见是邹宏,神色这才好转一些,缓声说:“也没什么事,就是这里有几位峰主似乎想找我妹妹的麻烦,于是我们便将他们请上来了,这会怎么却都沉默着?不说话了?”说着,瞥了那五名峰主一眼。

    那秦世刚跟在三长老的后面,一直不怎么敢抬头看着唐子浩,此时看到这一幕,更是庆幸着,他不是来惹事的,否则真的不知又会落得什么样的下场。

    而那三长老也不由的抬起衣袖拭了拭冷汗,好在他人老还沉得住气,没有冲动行事,要不然,这要真的跟他们杠上了,没准又会落得个什么样凄惨的下场,这两个年轻人,那个女的不知道修为怎么样,但是这个男的,啧啧,单单是这股气势就绝对是凌架于众人之上的,这里只怕还没有一个是他的对手,回想也是,这仙翁收的弟子,能是普通人吗?

    那五位峰主此时涨红了脸,进也不是退也不是,不由的朝门主看了过去,想让他开开口说说话,哪知,门主似乎也惧于唐子浩的威严,竟是移开了目光一副没看到他们求救的目光似的,让他们不由的有些急了。

    “呵呵,这、这绝对是一场误会!我们怎么可能会说来找两位的麻烦呢?真的只是误会,误会。”其中的一位峰主讪讪的笑着,只希望这事能压下去,不要再闹上来了。

    这时,一旁一直没有开口的唐心深深的看了身边的唐子浩一眼,心中暖洋洋的,他的话,他的行动,让她感到很窝心,他一直都是这样,永远都是用行动来告诉她,他在守护着她,他在保护着她,能有这样一个哥哥,她真的感到很幸运。

    唇角的笑意扬起,清眸看向了那前面的五位峰信,眼底掠过一丝诡异的光芒,像是在打着什么主意似的,让人猜测不出,只听她轻柔的声音不紧不慢的开口,清晰的传入众人的耳中,也让众人的心头猛然大惊。

    ------题外话------

    感冒还没全好。手脚酸软打字也慢。明天估计也在这个时候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