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50 再整苏若水

    她的话那样的不堪入耳,让上官煜的脸色沉了又沉,一身摄人的气息隐隐弥漫而出,此女子空有一副好相貌,却说话如此难听,目光歹毒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说唐心利用美色勾人?他倒觉得她在说的是她自己。目光微沉,朝身边的唐心看,见她面上带笑神色如初,便也压下心中不悦,静观其变。

    他的直觉告诉他,唐心绝不是会被人欺负之人,更不可能是对方口中所言之女子!

    “苏若水,几年不见你倒是长本事了,在仙门中修炼得怎么样?是否又想跟我比一比?”唐心轻声问着,眸光流动着一股莫名的光芒,只可惜,苏若水并不将她当一回事,认为她还是那几年前的唐心,却不曾想,别说唐心已经不是当年的唐心,就算还是当年的唐心她也断然不可能是她的对手。

    唐心的话一出,苏镇南这才惊知刚才的不安来自哪里,她又想挖个陷阱让若水跳起进!当即,按住身边的若水,紧张的喝道:“若水不要!”唐心岂是轻易能击败之人?想当年,她竟然能在没有武之力的情况下击败帝殇陌的父亲,后来又能轻易的挡下若水的攻击,夺了她的剑,划花她的脸,让她出尽了丑,这一切历历在目,尤如昨日!

    那是血的教训!让他至今想起仍心惊胆战……

    只是,被愤怒冲昏了头的苏若水将不将他的话放在心上,又甚至可以说,其实是她认为自己今朝昔比,对自己很是自信,认为唐心断然不可能是她的对手,于是没将他的话放在心上。

    “我正有此意!”苏若水挥开按着她的苏镇南,亮出了长剑,美眸中尽是狠厉的光芒,指着她冷声说:“我早就想一雪当年之耻了!唐心,今日,当着这里所有人的面,我就要你知道无地自容是什么样的感觉!”

    “呵呵……”

    她不以为意的轻笑着,她的笑,也让旁边的上官煜很是好奇,到底她在笑什么?于是,深邃的眸光落在她的身上,忍不住的问:“你笑什么?”这个叫苏若水的女子是一名筑基修士,而唐心身上却没有灵力,如果真的动手,她又要如何能赢?面对对方的挑衅,她却毫无紧张担忧之色,反而一派悠闲甚至带着几分的漫不经心,似乎并不将对方的那点实力放在眼里。

    “没,其实就是想起了这苏若水几年前的一个模样,你可知,是何模样?”她嘴角仍噙着笑意,眸光落在前面脸色阴冷的苏若水身上,自己要撞上来的,又怎么能怪她呢?怎么说现在也是飘渺仙门中的弟子,她不会取她性命,却会让她后悔今日遇到了她。

    上官煜一怔,顺着她的话问:“是何模样?”

    “该死的唐心!”见她竟然想提起当年之事,苏若水愤怒的一声厉喝,身上灵气涌出,注入手中的利剑之上,她是双灵根,拥有风属性和水属性,此时运用利剑夹带风刃,更是剑气锐不可挡。

    看着对方灵力迸射杀气四射,长剑直指唐心就是想要直取她的性命,上官煜不由的目光一暗,却听唐心带笑的声音传出。

    “既然你问起,那,我就再让你看看几年前她的模样,你可不要眨眼了。”声音中有着令上官煜不解的戏谑之意,让他听了很是疑惑,不解的看着身边面带浅笑的唐心深思着,她,到底想做什么?

    然而,听了唐心的话,那苏镇南却是心头一沉,双眼大睁浮现着惊慌,她、她不会又想毁了若水身上的衣物吧?可,若水是筑基修士,唐心她又没有灵根可修炼,又怎么可能会是她的对手?强自镇定着,压下心中的不安,一再的对自己说,也许只是他太过担心了,也许只是他想多了……

    只是他的自我安慰也就在下一刻那抺白色的身影如鬼魅一般的闪出时而破裂,看着她那连他都比不上的身法,他知道,若水将再一次的败在她的手中,不管她有没灵力,若水都赢不了她……

    周围因好奇而围上来看着的众人惊奇的看着那抺快如鬼魅一般的闪出的白色身影,那名女子的身法太快了,他们只看到一抺白色的影子闪出,没人看见她是如何出的手,只听响亮的巴掌声混杂着倒抽气的痛呼声在空气中传开。

    “啪!啪!啪!”

    “嘶!啊……”

    三巴掌是那样的响亮,上官煜眼中不禁划过一丝的诧异,她的身法透着诡异,快得连他都没能看清,只知道她的身影在掠出的同一时间就那么轻轻的一转,避开了苏若水那夹带着凌厉剑罡之气的利剑之余,又迅速的掴了她三记响亮的巴掌,这一幕,让人有些措手不及,前一刻还在为她担心,下一刻刀却主动反击,而且还是这样快的速度,真叫人好生诧异。

    “好快的身手,都看不清她是怎么避开那名女子手中的利剑的,这身法真是太快了!”

    “就是,而且好像是没有运用灵力的,她该不会真如那名女子所说,是没有灵根可修炼的吧?”

    “怎么可能?你们看地她的身法都这么快了,在没有运用灵力的情况下都能轻易的避开对方夹带风属性的凌厉攻击,我猜她一定是一名隐藏很深的高手。”

    “就是,你们看她美如天仙,气质又是那么的出众,我也觉得她一定是很厉害的仙修,只不过她将修炼隐藏起来了,听一些修士说,一般那些拥有很高修为的修仙者都喜欢隐藏修为。”

    “啊!你这贱人!竟然敢打我!”莫名其妙的被掴了三巴掌,苏若水一张脸是浮着几个红红的手掌印,整张脸也肿了起来,她咬着牙疼怒视着那正甩了甩手一副打痛了她的手的模样的唐心,恨不得上前将她撕成碎片。

    “脸皮太厚了,打得我的手都痛了。”秀眉轻拧,她不紧不慢的说出了这么一句,周围的众人一怔,继而哄声大笑,众人的大笑,更是让苏若水又气又怒,一手凝聚出一道水能量朝唐心击了过去:“我看你怎么笑到最后!”

    “咻!”

    那道凭空而出的水流利如箭的穿过半空,发出着咕噜咕噜的水流涌动声,以着掩耳不及的速度击向唐心的门面。看着那道水能量朝她击来,唐心目光一眯,眸光中闪过一丝冷意,看着那道水属性攻击来到她的面前也不闪不移,直到,最后一刻,所有人都见着那道水流就要射入她的眉心,让她一击毙命之时,就在上官煜手心也不由的渗出了汗水之时,却见手一扬,一股灵力释放而出,复上了那股水能量气息,将那来自于苏若水的水能量攻击压下,改而换上她的气流。

    “还给你,可接好了!”唐心清喝一声,随着手一转,那股水能量咻的一声飞袭向苏若水而去,看到那道夹带着凌厉之气的水流朝她而来,她连忙挡起手中长剑挡住,却不想那股气流十分强大,竟是硬生生的将她步步推开,直到手中长剑挡不住那股气流被弹开,那道凌厉的水刃也咻的一声穿透了她的肩膀。

    “咻!”

    “嘶!啊!”

    一时间,只听一声倒抽气的声音伴随着惨叫响起,下一刻,鲜血如水柱般射出,飞溅而落,在地面上洒出点点红梅。

    “若水!”

    苏镇南一惊,猛的上前扶住她,看着她肩膀上鲜血渗了白衣,一片的触目惊心,不由的心头一颤,他就知道,他就知道碰上了唐心绝对没有好处!果然如此,唐心真当不是他们能对付的人,碰上她若水怎么可能会赢!

    “若水,我们快走,不要打了,快走!”再打下去,指一定还出什么问题,也许现在走还来得及。

    “不!我一定要杀了她!我一定要杀了她!”没有伤到唐心反倒被唐心所伤的苏若水推开了他,握紧了手中的长剑,歹毒的目光紧盯着前面唐心绝美的容颜,透着毒辣的声音再次的传出:“我要毁了她的脸!我要让她生不如死!我要让她尝尝我当年所受的耻辱!”声音一落的同时,再度的挥剑而上,她就不信,她对付不了她!

    听着她的话,唐心轻笑着:“想不到你这么怀念,既然这样,我倒可以再帮帮你,让你再体验一下当年的感受。”

    除了苏镇南和苏若水两人,没人知道她说的这是什么意思,周围的人全不解的看着,带着好奇与期待,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不消一会,在那夹带着惊慌与恐惧的尖叫声划过天际时,那出现在众人面前的一幕,徹底的让所有的人都傻掉了眼。

    上官煜目光中也带着好奇,好奇她接下来会怎么做?明显可见,唐心的身手在那苏若水之上,如果那苏若水就这样走的话,顶多也就受了那肩膀上的伤罢了,不过,现在就算想走也走不了了,因为她持剑夹带杀意的攻击也让唐心做出了反击。

    只看着那抺白色的身影再次的飞掠而出,这一次,她正面迎了上去,却是以着诡异的手法取下了对方手中的利剑,利剑的剑刃之上还蕴含着锋利的剑罡之气,不过随着唐心的接手,这股剑罡之气倒是被她缷了很多,毕竟,她可没打算取了苏若水的命,让她活着,总是比杀了她更好,尤其是,她相信她最终的下场绝对会让她很是满意,至于会是怎么样的下场,那就要再看看她的心情了。

    夺过了她手中的剑,一转,一挥,剑气的划过苏若水的身体,只听着衣服破裂的声音嘶嘶的传出,其中,还有着苏若水那惊慌的尖叫声。

    “不、不!不要!不要!不要……”

    与几年前的那一幕一模一样,仍旧一身白衣的唐心面带冷意的从她的手中夺下了她的剑,唇角边诡异的笑意,那手起剑过的气流声,那衣服破裂的嘶嘶声,都让她惊得尖叫出声,声音无助而透着哀求与哭意。

    只可惜,唐心一狠下心来,根本不为所动,尤其是对着这一个三番四次想要取她性命的狠毒女子,她相信,若是换成了是她落在她的手中,她的下场会更凄惨!而且今日,是她自己撞上来找麻烦的,因此,她根本不必手下留情!

    周围的人们只觉脑门轰隆的一声巨响,脑海里一片的空气,看着那前面的一幕,纷纷倒抽了一口气。男子们是一个个看得瞪大了眼睛移不开视线,只感觉体内热火往上一冲,又全朝下身涌去,汇聚在下身的某一处地方,女子们则是又羞又惊不敢相信,身为女子她们都不敢去直视着这令人脸红心跳的一幕,一个女子赤身果体的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所有人心中都浮现着一个念头,那就是,这到底是不是真的?然而,香艳火辣的场面让那些男子们热血滚动,咽了咽口水,只觉鼻头一热,伸手一擦,竟是血气无所挥发而冲上头,流出了两行长长的鼻血,也让他们知道,这一幕是那样真真切切的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那名女子竟然被划破了衣服一丝不挂的出现在所有人的面前,这样火辣香艳的场面还真的不是能经常碰到,让一个女子赤身果体的出现在这么多人的面前,这绝对是一种让她羞愧得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的折磨,不由的,众人的目光落在那赤着身体的女了身上的同时,又不自觉的朝那名持剑静立面带笑容的绝美女子看去。

    狠!太狠了!这才是真正的杀人不见血!这绝对是比杀了她更让她难以接受的一个折磨,身体上并没疼痛,但是心灵上的折磨与精神上的摧残却是比死更加难受,冷不防的打了个冷颤,这一刻才知道,比起那名面露狠厉此时却赤着身体的女子,这名面带浅笑神色平静的绝美女子才是真正的狠角色,才是不能得罪的人……

    看着面前的这一幕,上官煜也傻了眼,他怎么也没料想到,唐心竟然会划破了那苏若水身上的衣服,让她赤身果体的出现在众人的面前,这对一个女子而言,比杀了她更让她难以忍受,而听她们先前的话,莫非,数年前她就已经做过这样的事?不由的,目光朝她看去。

    见她一袭白衣飘逸,气质淡雅出尘,她持剑而立静静的站在那苏若水的面前,脸上还是带着那抺浅笑,神情平静仿佛面前赤身果体的女人在她的面前根本就不是一个人,她不像别的女子一样,无法直视或者闪躲着那前面的一幕,她是直直的盯着那示着身体跌坐在地上的苏若水瞧着,看着这样的她,不由的,心一动,好个奇怪非常让人捉摸不透的奇女子,第一次,他好奇了她的来历,好奇她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人?

    “若、若水!”

    苏镇南是被吓住了,又看到这样的一幕,他真的是在那一瞬间怔住了,半响都没反应过来,待反应过来时,这才迅速的脱下自己的外袍包住了她赤果着的身体,这一幕,与那几年前是何其的相像,原来她,一早就打着这样的主意,唐心,挖着陷阱让她跳下去,一步步的引着她失去理智,让她再次的在众人的面前的出丑,让她无地自容……

    看着面前持剑而立的唐心,一身摄人的风华那样的绝世无双,这样的一名女子,怎么可能会是默默无名之辈?对她为敌,处处落得个凄惨下场,她,真是一个可怕的对手,一个让人心惊胆战的敌人……

    唐心站在他们的面前,居高临下的睨着地上的两人,唇边的笑意敛去,清冷的声音不紧不慢的传出:“我不杀你,但是,你要知道我不是你能惹的人,记得下次远远的看见我时就得避开,否则,我还真不知到了那时又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警告的声音一落,她把手中的长剑一丢,铿锵的一声落在他们的面前,转身便朝上官煜走去。

    上官煜看着她缓步走来,便也走上前道:“我们走吧!”说着,与她一同往前走去。

    而那身后,本来还打算跟着去的艾玉娇可说是惊得双脚打颤,看着那个狼狈又凄惨的女子,她不由的暗自庆幸着,好在她没有那样的去挑衅那个唐心,这手段真的是太吓人了,赤着身子这样就算活着也在这里抬不起头来了,这可比杀了她更是难受啊!

    因为惊惧,她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伸手擦了擦胳膊,这才迅速的往回而去,她可不想再跟着了,那个叫唐心的女人太危险了,再跟下去谁知道会不会出什么问题?

    另一边,在山峰中,此时老头儿正是训练着唐子浩,雷属性掌握了一些之后,他也不急着教了,而是在两棵树上绑上了一条绳子,然后让他在那绳子上练习身体的平衡度。

    “看见没有?你要像老头这样做,不能动用灵力的,只能用你自己的身体去寻找这一个支撑点,等你的身体平衡度掌握好了,老头再教你一些雷属性的攻击。”老头儿率先做个样子给他看,自己一跃便躺在那一条绳子之上,一只脚勾住绳子,一手垫在脑袋底下,一边对唐子浩说着。

    “是。”唐子浩点了点头,练习这个应该不难吧!只是他没想到,如果是运用灵力的那当然是不难,不运用灵力的情况下想要找到这一平衡点就有点困难了。他走上前,问:“师傅,练这个对修炼有帮助吗?”

    “当然!怎么会没帮助?你练练就知道了,去吧去吧!”他挥了挥手,示意他去练,自己则一溜烟的跑不见了。

    唐子浩握了握那根绳子,先是坐了上去,然,当要找到那平衡点来平衡身体时却是怎么也找不到,一个闪神便从绳子上掉了下来,于是,他再次跃上,一次又一次的练着,浑然不知那老头已经跑得无影无踪。

    另一边,唐心和上官煜买了炼器的材料后便来到郊外的一外没人的地方学,想要炼制出一件东西可这不是简单的事情,需要经过时间与火候的反复锤炼方可成形,不过唐心初学,上官煜也没想她给马上就掌握住炼器的步骤,于是便指点她一些炼器时要注意的东西,而后两人在那里言谈着,研究着。

    “唐心,他日你若去了飞仙界,一定要到澄江城上官家来找我,这修仙界的地方我不熟悉,不过在飞仙界我可以带你四处去看看,飞仙界的地域无边之大,如果没有熟悉的人或者初去者都是会弄不清方向的。”上官煜坐在草地上,看着身边的唐心说着,无奈他在这里不能留太久,否则真希望可以再与她多一些接触,多了解她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女子。

    “好,他日若是去了飞仙界,一定去找你。”她笑了笑,抬眸看向天空之处,道:“现在天色也不早了,我得回去了,今天就谢谢你了,上官煜,我们有缘再见吧!”她站起身拂去身上的草屑轻声笑说。

    “嗯,我相信我们一定会再见的。”他点了点头,深邃的目光落在她绝美的脸上,似乎要将她的容颜深深的印在自己的脑海中一样。

    “那我走了,你自己多保重。”她笑说着,这才迈步离开,往仙门而去。

    看着她离去的身影,上官煜深深的凝视着她,直到她的身影渐渐远去,消失在山坡的另一边,这才收回了目光,只觉心头有些怅然若失,短短一天不到的相处,却让他对她产生了一种特别的感觉,如今分别,竟是有些依依不舍……

    当唐心往仙门而去时,却没想到竟然会遇到埋伏,看着那些从林中冒出来的十几名筑基修士和两名金丹修士,她的目光微闪,好像她来这里还没树下什么敌人才对,怎么会有人在这里埋伏她?唯一的可能,唯一说得通的,那就是那个叫艾玉娇的娇蛮女子回家搬来的人了,只是,他们想做什么?

    “你就是唐心?”带头的两名金丹修士一副倨傲的模样扫了唐心一眼,看到她那绝色的容颜时不由的目光微闪了一下,眼底深处划过一丝的惊艳与淫邪,这样绝色无双的女子当真是当见,若是没有什么靠山和势力,那么把她掳回去当炉鼎也不错,心下打着上不得台面的龌龊主意,却不知他们这根本就是在找死!

    唐心睨了他们一眼,问:“你们是艾府的人?找我有什么事呢?”那艾玉娇还真的脑门被门板夹过了,明知她与上官煜相交还让人来对付她,估计是瞒着上官煜做的,只是,不知这事他们艾家的长辈知不知道,若是知道,怎么就任由她这么胡来?若是不知道,那倒是一回事。

    她猜得没有错,这艾玉娇回去后就直接找上了两名金丹修士,让他们带着十几个筑基修士去把上官煜送给唐心的那件神器抢回来,顺便再教训她一下帮她出气,所以这艾家的长辈都不知道这事,因为若是知道了,他们断然不会允许底下的人去得罪上官煜的朋友。

    两名金丹修士听了她的话的不由心头一惊,她竟然知道他们是艾府的人?不由的,眯起了眼睛细细的打量着她,见她身上没有灵气,不由的皱起了眉头,听他们小姐说,她的身手很不错,不可轻敌,可为何现在看她却没有灵气在身?他们两人都是金丹级别的修士,对方只是一名二十来岁的女子,修为定然无法比他们高,再加上,他们又有这么多的人,就算她的身手很不错,只怕也不是他们的对手,出门前小姐曾交待不能让她知道他们是艾家的人,如今她却自己猜了出来,那么,今天是定然不能放过她的了!

    “把你身上的东西交出来!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其中一名金丹修士冷声喝着,一双眼睛紧盯着那静立在他们前面不远处一身淡然的绝色女子,面对他们这么多人,她竟然还能面不改色?不由的觉得有几分的诡异。

    “哦?你们这是拦路打劫?”她挑着眉,扫了那两名金丹修士一眼,又瞥了那十几名筑基修士一眼,见他们手上都戴着空间戒指,不由的唇角一勾,艾家是这城中的第一大家族,能在艾家手底下混的自然是有些实力,而他们身上值钱的东西也一定不会少,敢拦路打劫她?看在上官煜与艾家老爷子相交的面子上她自然是不会取他们的性命,不过嘛!这教训还是得给的。

    她从空间中拿出了上官煜给她的那个神器,在他们的面前晃了一下,轻笑道:“你们想要的是这个吧?”说着,又从空间中拿出了好几样的价值连城的宝贝问着:“还是这个?或者是这个?我身上的宝贝是太多了,都不知道你们想要我把什么交出来。”她的语气不紧不慢,却是作出了一副很是苦恼的样子。

    那些修士们看到她竟然拿出了那么多的宝贝,眼睛都看直了,那随便一样都是无价之宝,就是艾家只怕也没她收藏的这么多,而她竟然一拿出来就是这么多,听她的语气似乎空间里面还有似的,不由的咽了咽口水,贪念在心底窜起,想着,这么多的宝贝,要是都是他们的那该多好?

    人一旦生出了贪念,就会有失,尤其是他们这些在唐心的面前根本算不上对手的修士,被面前的宝贝晃瞎了眼,一个个都忘记去思考,她一个没什么实力的女子,又怎么可能拥有这么多的宝贝?她又是怎么敢在他们的面前把这些宝贝都拿了出来的?她到底有什么企图?

    一时间,那些修士们一门心思全放在那些宝贝上面,又眼冒着贪婪的光芒,如果能女人和宝贝一起接收了,那该多好?

    “给我上!把她捉起来,把那些宝贝全带回去!”两名金丹修士一挥手,双眼放着狼光的盯着唐心和她拿出来的那些宝贝,一脸的贪婪,那神情就好像已经美人在怀宝贝全归他们所得了一般。

    “哼!你们谁敢欺负我主人!”冷不防的,一圆滚滚的小东西从唐心的身上飞了出来,幽绿色的光芒,两片叶子当的翅膀,圆滚滚的身体,扑眨着的大眼睛,还有那软糯糯的声音,药灵的出现,让那些修士们不由的傻了眼。

    “这是什么东西?是灵兽?”他们怔愕的看着那只有拳头大小的小玩意儿,那模样萌得让人想要把它捉在手中把玩着,可是看着它那奇怪的样子,又觉得莫名非常,这东西像灵兽又不像灵兽,可说它不是灵兽又身上弥漫着灵气的气息,还有竟然会说着人话,说那个女人是它的主人?只是,这么只小东西竟然也敢跑出来叫嚣,真叫他们忍不住的大笑出声。

    “哈哈哈哈……一只拳头大的不明物体,竟然也敢在我们的面前叫嚣,小东西,你最好是赶紧找个洞躲起来,要不然呆会我一剑把你劈成两半,到时那,哼哼!”一名金丹修威胁着,阴测测的声音透着冷意,这么一只小小的玩意儿他们才没放在眼里。

    药灵眨了眨眼睛,歪着头看着他们,软糯糯的说:“你最好找个洞钻进去躲进来,要不然我也会把你劈成两半的,到那时,哼哼!”它学着他说话,小手往那胖呼呼的身体一叉,做出一副凶狠的模样,只是它长来模样就可爱,这凶狠的模样做出来是十分的搞笑,让一旁的唐心看了都不由的笑出声来。

    “呵呵……小灵儿,你就别玩了,小心真的被他们劈成两半了。”她可不认为这小东西有多厉害,万年药灵,她外公可没说它还是攻击灵的灵兽。

    “主人。”小家伙嘟着小嘴眨着一双大眼睛看着她,模样很是委屈。

    “别跟她们废话,上!天快黑了,早点把她处理了我们好回去交差!”那名金丹修士喝着,那些筑基修士这才猛的扑上前去。

    看着他们围了过来,唐心笑了笑,不闪也不避,而是慢慢的将拿出来的宝贝放回空间里面,顺便唤了一声:“白纹虎王,出来吧!这些人就交给你对付了。”她的声音一落下,就见身体光芒一闪,一道精光飞闪而出,雄纠纠威风无比的白纹虎王当即出现在她的面前。

    “吼!”

    仰头一声虎啸,低沉而夹带着强大的威压,猛的出现这么一头猛虎,还是神兽级别的灵兽,不由的惊得那些筑基修士们一阵鬼嚎大叫,更是让那床两名本以为宝贝轻易拿到手的金丹修士们惊得双腿发软的跌坐在地面上。

    “啊!神、神、神兽!”

    白纹虎王雄纠纠的仰起了头,虎鼻一喷,两道气流击打在那些修士的身上,低沉而带着威严的声音蕴含着让那些修士们惊恐的凶猛与戾气:“你们好大的胆子!竟然敢打本王主人的主意!都不想活了是吗?”神兽的威压一出,那些修士别说是想逃了,就是想直起双腿站来都觉得困难,看站那头猛虎抬起虎脚重重的往下一踩,更是吓得他们一时失了禁,尿失了裤子。

    “啊!不要、不要杀我们……”

    “哼!没用的东西!就凭你们也敢欺到我主人的头上来?”白纹虎王冷哼着,虎脚一踢,把他们都踢飞了好几米远,健壮的虎躯一跃,又从另一边将他们踢了回来。

    “啊!嘶!尊者,尊者,求你饶了我们吧!我们再也不敢民!再也不敢了……”

    那些修士们连连求饶着,此时他们是反悔死了,都怪被财迷了心,竟然没想到也许这个女人就不是二十几岁的姑娘,而是那种修炼到了几百岁返老还童的那种老怪物,要不然,为何她会有那么多的宝贝?还有一头神兽级别的猛虎?

    唐心本来也没想到要取他们的性命,毕竟就这几个人,她还没放在眼里,于是,她挥了挥手,道:“白纹虎王,一旁来。”说着,走上前,来到那两名金丹修士的面前,问:“你们来找我麻烦,你们家艾老爷子知不知道?”

    “不知道不知道,我们只是听从了小姐的吩咐才来的,小姐说要拿回上官公子送给尊者的那件神器,然后再教训一下尊者。”说到这不由的一惊,冷汗直冒而出,连连磕头道:“尊者饶命尊者饶命,我们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尊者,请尊者大人不计小人过,饶我们一命吧!我们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闻言,唐心目光一闪,唇角微勾,道:“饶你们一命倒也不是不可,那就看你们怎么做了。”

    “请尊者吩咐,尊者想要我们怎么做我们就怎么做。”

    “好。”唐心满意的勾起了唇角,道:“把你们身上的东西全拿出来,另外,回去后,把事情跟你们家艾老爷子说说,让她好好的教训一下艾玉娇,否则,后果不如,不用我说你们应该也知道。”

    “是是是,我的明白了,我们明白了。”他们连连点着头,连忙将自己空间里面的东西全拿了出来,用这些东西换得他们一命,他们一点也不觉得亏,要不是听了小姐的话来对付她,他们也不会落得现在这个下场,如今能保住命就已经算好的了,双手恭敬的递上他们的东西,见她尽数的收入空间里面,不由的拭了拭冷汗,这时,听她的声音从上面传来,不由的又是心头一惊。

    “我的宝贝都是这么来的,那些想打劫我的人,到后面全都被我打劫了,你们,自然也不例外。”唐心面带笑意的说着,收起东西后便坐上了白纹虎王的背离开。

    趴跪在地上半响也不敢抬起头来,直到好半响也没听到动静,这才小心翼翼的抬头一看,才见她坐在那头猛虎的身上往前而去,悬着的心这才放了下来,却也是惊得整个人瘫坐在地面上,只觉得心中的惊惧圈圈散开,手脚还在颤抖着,忍不住喃喃的道:“她、她、她到底是什么人啊……”

    “你们好大的胆子!真是无法无天了是吧!还有你,你怎么管教女儿的?上官煜的朋友你们也敢去动?我看你们是活得不耐烦了!”

    艾家中,听到这事后的艾老爷子大发脾气,指着一通人就是一阵怒骂,那些被骂的人包括着艾家的当家家主,以及那些被唐心修理过的修士们,一个个都低着头不敢抬起。

    “爹,这事我也被蒙在鼓里不知道,您就别发这么大的脾气了,我回去把玉娇责怪一番就是了。”艾家的家主开口说着,怎么说也是自己的女儿,他当然不可能罚得太重的。

    然而,这时那两名金丹修士颤颤的看了他们一眼,说:“老爷子,家主,那位尊者说了,如果、如果罚轻了,后果可就、可就……”

    闻言,艾家主的脸色沉了沉,而那艾老爷子则冷哼了一声,道:“那丫头这么无法无天,竟然敢私下指使人去动上官煜的朋友,好在现在他是回去飞仙界了,如果还在这里,知道了这事我倒要看你们如何交待!这事就算不用那位尊者说也不能轻饶,该怎么罚就怎么罚!如果不好好管教,难保他日不会为我们艾家带来灾难!”

    艾老爷子的这一番话一出,艾家主心头不由一沉,才猛然想起这事牵连着的后果,不由的心头一惊,连忙道:“爹,您放心,这事我一定严厉处理,玉娇这回真是太放肆,我就让人打她一百大板,再禁她的步不再让她出艾家一步!”

    听到这话,艾老爷子这才点了点头:“嗯,就这么办吧!记住,一百大板不得手下留情,还有,你要好好管教一下她,女孩子就要有女孩子的样,就算不能帮到我们艾家,也不要给我们艾家惹来祸端,这才是最重要的!”

    “是,我这就去办。”说着,就要离开,却又让那艾老爷子给唤住了。

    “你等等,给我回来。”艾老爷子抚着胡子,说:“罚了那丫头之后,你再挑几份好礼,亲自上门到那飘渺仙门去给那位尊者赔个不是。”

    “是。”艾家主应了一声,这才迈步离开。

    而艾老爷子看着那跪着的那些人,则沉思着,半响,这才道:“你们就走吧!我艾家不能再留你们了。”

    “老爷子!”

    “你们其中有两人是金丹修士,但却做事不思前想后,不看不得推敲,竟然听了一个小丫头的话去对付上官煜的朋友,单凭这一点,我艾家就不能留你们了,你们走吧!该给你们的我们艾家还是一点也不会少给的,这对你们也好,对我艾家也好,都是最好的处理方法。”

    “老爷子,难道就不能给我们一次改过的机会吗?我们真的知道错了。”他们此时真的是后悔死了,早知道,早知道就不听了小姐的话去对付那个叫唐心的女子了,现在竟然落得这样的下场,若是出了艾家,他们又要往何处去?

    “去吧!不要再说了。”艾老爷子拂了拂手,背过身子去不再看他们一眼。

    见他心意已决,十几人不由的相视一眼,朝他磕了个头,这才说:“老爷子保重,我们、我们走了。”千金难买早知道,经过这一回的事情,他们以后处理一定会三思而行,不会再轻易的被贪婪蒙住了心。

    另一边,唐心愉悦的坐在白虎的背上慢慢的往仙门而出,日落西山,天边的云霞晚是美丽,眼见仙门就要到了,她不禁想起那今日遇到的苏若水和苏镇南两人,他们两个想必还不知道她如今也是这仙门中人吧?呵呵,真的是冤家路窄,同在一个仙门中,以后的事情可就多了。

    让白纹虎王回空间里面,她这才上前敲门,飘渺仙门的大门打开,那名弟子看到她,恭敬的朝她行了一礼:“小师叔好。”他因为是看门的弟子,因此也算是少数的人当中知道唐心就是南峰仙翁关门弟子的人之一。

    “嗯。”唐心应了一声,往里面走去,入眼一众的白色衣袍,仙门的弟子全是白衣着身,就那样看,想要在这里面找出一个人来还真得花上点功夫才行,往自己的山峰走去,突然间,从她身边经过的两名修仙者不由的停下了脚步诧异的回头,快步的来到唐心的面前看了看,见竟然真的是她,不由的一怔,眼中尽是不可思议的神色。

    “你?你怎么在这?”这不是龙腾大陆上那个叫唐心的女子吗?她怎么会在他们仙门之中?要知道,当年她让他们收的那几个弟子中的三人都几乎毁在她的手里,对于她,他们可算是记忆犹新,想忘也忘不了。

    唐心抬眸一看,微微思索了一下,这才想了起来,道:“哦,原来是你们,好巧。”她笑了笑,这两人是当年在龙腾大陆收了帝殇陌他们几人的那两名修仙者。

    “唐心,你怎么在这?你怎么进的仙门的?你也是我们仙门的弟子?你怎么没穿飘渺仙门弟子的衣服?”其中一名修士有些愕然的问着,他怎么也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看到唐心,这个曾经被他们测了没测出有灵根的女子,她是怎么进来飘渺仙门的?谁带她进来的?

    另一名修士也点头说着:“就是,是谁带你进来的?我们飘渺仙门可不是一般的仙门,就算是打杂的弟子也是有灵根的,你当年我们帮你测过,你明明是没有灵根的,你怎么会在我们仙门这里?”

    她笑了笑,想了想,说:“我现在确实也算是飘渺仙门的弟子,今天正好出门去逛逛,所以没穿飘渺门的衣服,怎么了?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她看了看她自己身上的衣服同,她这一身衣服就挺好的,一点也不丝仙门的衣服差。

    “不是,我是说,你明明没有灵根的,怎么就进仙门了?是谁让你进来的?”

    “我师傅啊!”她说着,看了看天色,道:“这会天色也不早了,两位,我就先回去了。”说着,便迈步往前走去,留下身后的两人一脸的不解。

    “什么时候我们仙门的弟子没灵根民收了?而且,怎么会是收她呢?她是哪个峰的?刚才没有问一下。”

    “就是,看到她出现在这里我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她是怎么来的?龙腾大陆离这里可不是一小段的距离,尤其是,我们这仙门中哪个人收了她啊?怎么会收下她的?这事得让弄清楚。”

    “对,得弄清楚楚,她可是从我们手中测试过灵根的,当时就是废物灵根,可怎么就她也到了修仙界了?还进了我们仙门?走,我们去打听一下,看看她是哪个峰下的弟子。”两人说着,还真的就往回走去,打算去打听这唐心到底是哪个峰的弟子,只是他们没有想到,不过就是打听一个唐心罢了,几个峰的峰主都说他们门下没有这一号人物,这更是让他们费解了,怎么也想不明白,就这事又不能直接去问门主,于是也就只能先放一边。

    回到仙门的唐心到唐子浩的峰里走了一圈,也没瞧见他在哪,直到在树林中看到他倚在一条细细的绳子上面睡着了,身形停顿在上面,竟是不倒不偏,让她看了都不由的诧异不已。

    “胖子哥哥,你在做什么?这么细的一条绳子你竟然能在上面睡觉?太不可思议了!”如果是运用灵力来平衡身体的话那还容易一些,但她看他就是没有运用灵力的,只是用技巧在上面休息,巧妙的捉住了绳子的平衡点,这才稳住了身体不倒不偏。

    听到唐心的声音,唐子浩睁开眼睛,看诚着不远处朝他走来的妹妹,露出了一抺笑容:“妹妹,你来啦,你看,我今天在练这个,练了一个就下午了,总算知道怎么样才能利用身下的绳子稳住身体的平衡,保持着不掉下去。”

    “我远远就看到了,这又是那个老头教的?怎么净是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胖子哥哥,那雷属性的攻击你学了多少?”她人一旁的树下坐下,拿出几枚灵果解解渴。

    唐子浩跃了下来,也在她的身边坐下,说:“还可以,师傅说练这个对修炼也是有好处,虽然他的方法是怪了点,但是不得不说,经过师傅的指导,我能更加精确的运用雷属性能量,如今也从师傅那里学了好几招雷属性的攻击了,师傅说我悟性高,学得快,让我也要劳逸结合才行。”

    “哦,原来这样,对了,我今天下山去了,认识了一个新的朋友,他送了我一个鼎炉,是一件神器来的。”她拿出上官煜送的那个鼎炉给他看,一边说:“他是一名炼器师,还给我提点了一下。”

    听到她认识了新的朋友,唐子浩则警戒的说:“妹妹,你知不知道对方是什么人?怎么有人刚认识就送你么贵重的东西?那人不会是别有心思吧?”

    “呵呵,胖子哥哥,你想多了,我也是看那个人是个值得相交的人才与他相交的,再说,我可没白拿人家的神器,我还送了三枚丹药给他,那可是救命的丹药,说不定日后的某一天他还得靠我送他的那三枚丹药救命呢!”

    “总之,防人之心不可无,妹妹,还是要小心一点。”

    “知道了胖子哥哥,你看我是那种会误交损友的人吗?要是不值得相交的,我才不会去收他的东西。”她笑了笑,把手中的灵果递上前给他:“来几颗。”

    唐子浩看了她一眼,一副拿她没办法的模样摇了摇头,这才拿起果子吃了起来,只是,当听到她的下一句话时,又不由的拧起了眉头。

    “对了胖子哥哥,我还遇到苏若水兄妹了。”唐心漫不经心的说着,一边吃着灵果,一边逗弄着那在她手上跳动着的小灵儿,看着她圆滚滚的身体飞到了那绳子处去,不由的轻笑出声:“小灵儿,你别摔下去了,你若摔下去一定会发出声音的,到时可别喊疼啊!”

    “遇到苏若水他们了?那怎么样了?”唐子浩拧着眉头问着,那苏家兄妹就不是什么好东西,一碰上她一定又是找她的麻烦的。

    “人家才不会呢!”药灵在那绳子上一跳一跳的,又借着背后的两片叶子一拍一拍的飞起,倒是玩得不亦乐乎,只是,开心没多久,跳动的力道不知不觉的大了,圆滚滚的身体一跳落在绳子上就被那股反弹力给弹了出去,咻的一声飞落山峰之下。

    “啊!主人救我……”

    唐心正打算回他的话,就见药灵圆滚滚的身体被弹飞了出去,一下子就没入了云雾之中失了影子,不由的一怔,站了起来道:“哎呀,这小东西竟然玩到下面去了,这一摔不会撞出个什么问题来吧?胖子哥哥,我去看看。”

    “我跟你一起去。”说着,两人便飞跃而下,顺着药灵跌落的地方寻去。

    树下,帝殇陌正闭着眼睛沉思着,周围静静的,一个人也没有,太阳已经西落,光线也微暗,只是他一袭白衣银发的坐在树下很是显眼,也显得很是孤独寂寞。

    “殇陌,天色已暗,你怎么还在这里坐着?”柳少白走了过来,在他的面前停下了脚步,微顿了一下,问:“刚才两位师叔来找过我,说他们在仙门中看到了唐心。”他说着,注意着他脸色的神色,只看到,他在听到这话后眼睫毛轻闪了一下,不由的,他又问:“唐心她也在飘渺仙门中吗?你可曾见过?”

    听到那两位师叔说起在这仙门中见到唐心时,他真的是很是震惊,不敢相信他们说的会是真的,一而再的跟他们确定,是不是真的在这仙门中看到了唐心,那个风华绝代的女子?她是怎么来的?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帝殇陌又知不知道?如今,看到他的神色,他直觉得认为他是知道的。

    好半响,帝殇陌才睁开了眼睛,平静的眼睛中带着难掩的伤痛与孤寂,看着面前的柳少白,道:“她是在修仙界中,至于是不是在这里,我也没见过。”说着,敛下了眼眸,掩去了眼中的神色,独自黯然神伤。

    他知道她在,却不敢去见她,也不敢出现在她的面前,更不敢在别人的面前提起她,如今的她那样的圣法那样的尊贵,浑身散发着强烈的摄人光芒,风华绝代,身边围着的一个个男子都那样的优秀,就算是他,如今看着她也要仰视着她,如今的他根本无法与她并肩而站,那个能与她并肩而站笑看天下的男人,是沐宸风不是他帝殇阳……

    “这么说,她是真的在这仙门中了?”柳少白不禁愕然的张大了双眼,那两位师叔说的没有错,唐心真的在这里?只是,既然在这里为何他们就没遇到?她现在又是哪个峰下的弟子?以唐心的出色容颜,仙门中的人应该会有传才是啊!

    帝殇陌没有回答,但他的沉默已经代替了他的回答,而在这时,咻的一声头顶上掉下了一只惊叫着的小东西,砰的一声正中帝殇陌的怀里,本以为会重重的摔倒在地面上的药灵感觉到降落的地方比地面还要软一点,身上也没多疼,这才轻呼出了一口气。

    “呼!好险好险,吓死灵儿了。”它伸着小手拍了拍圆滚滚的身体,却不知,帝殇陌和柳少白此时都盯着它,打量着这只突然间从天而降的不明物体。

    慢半拍的药灵总算回过神来,看着两的两人盯着它看着,不由拍了拍翅膀就打算飞走,哪知却被帝殇陌给捉住了:“你是什么?”帝殇陌问着,看着手中这只只有拳头大小的奇怪东西,像灵兽又不像灵兽的东西。

    “呜……你放开我,放开我!我要回去找主人,灵儿要回去找主人。”它在他的手中挣扎着,扑眨着的大眼睛盈着泪花,软糯糯的声音煞是好听。

    柳少白上前一步,盯着被帝殇陌捉在手中的小东西,问:“你主人是谁啊?你怎么从上面掉下来?”说着,伸手截药灵的身子,感觉软绵绵的,不由更是惊奇了。

    “灵儿的主人就是主人啊!这还用问。”它鄙夷的瞥了那柳少白一眼,挣扎着想要出来,说:“你们最好快放了我,要不然,等我主人来了,她一定会很生气的。”

    帝殇陌目光微闪,朝头顶上看了看,忽的,脑海划过一道灵光,目光微闪了一下,问:“你是唐心的灵宠?”

    柳少白一听,更是愕然了,问:“殇陌,你什么意思?”怎么看着这只小东西就想到唐心那里去了?如果唐心真的在他们飘渺仙门的话那也应该只是他们仙门中某个峰的弟子而已,这只小东西从上面掉下来,又怎么可能会是唐心的灵宠?

    药灵一听到这话,那双水汪汪的眼睛扑眨扑眨的看着她,软糯糯的问:“咦?你认识灵儿的主人啊?”

    帝殇陌心一慌,竟然真的是唐心的灵宠,当即把就松开了手:“你快回去吧!”说着,他也打算离开,这灵宠从峰上掉了下来,她一定会来寻的,到时,岂不得又得看到她?以前是渴望看到她,现在他是没有那个脸面去见她,在她的面前他根本抬抬不起头来。

    只是,柳少白可不是这么想的,一听这是唐心的药灵,当即说:“殇陌,太好了,那我们可以见一见唐心,问问她在这里怎么样,自从那一年龙腾大陆一别后,都好久没看见过她了,也不知她现在变成什么样子了。”

    “主人没有变啊!主人还是美美的主人啊!”小东西歪着头不解看着他们,忽的听到传来的声音,不由的一喜:“主人来找灵儿了,灵儿要回去了,嘻嘻……”说着,拍着背上的两片小叶子飞了起来,一边喊着:“主人,主人灵儿在这里呢!”

    帝殇陌本想离开,却又被柳少白拉住:“殇陌,你不是一直都希望再见到唐心吗?现在能在这仙门之中见到她,你怎么反倒想走了?既然来都来了,就见一见再走也不迟啊!”

    帝殇陌嘴唇动了动,想说什么,到了最后却又还是什么也没说,只是敛下了眼眸,静静的站着,心里七上八下的忐忑不安。见她?他还有什么资格出现在她的面前呢?他已经没有了,没有了……

    唐心和唐子浩从林中走来,远远的就看到那林中的两抺白色身影,唐子浩看着那两人的身影,道:“妹妹,前面好像有两名弟子,药灵也在那里,我们过去看看。”

    “好。”唐心也应了一声,随着越走越近,方才看清,那其中的一抺白色的人影一袭白色衣袍着身,还有着一头显眼的银发,看到那头银发,她不由的目光微闪,这个人,是帝殇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