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49 扛上苏若水

    后面的邹宏则摇头笑了笑,这师祖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被唐心当枪使还在那里穷开心,真是不可思议,不过,他护短倒是真的出了名的,既然是他的弟子,出了事他就会管,就像这一回,也许他是装着糊涂也不一定。

    而这时,炼丹峰外面听闻里面出了事情的一些弟子都围着想要看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在外面等了好半天竟然看到秦峰主扶着他那受了重伤的儿子出来,看两人都受了伤的样子,更是让周围的弟子很是好奇。

    “这是怎么回事?是什么人竟然把秦峰主和他儿子打伤了?谁有这么大的能耐啊?”

    “不知道,炼丹峰的人不让外面的弟子进去,除了里面的人都不知道里面谢刚才是怎么了,不过有打斗声和惨叫声传出,就不知是什么人跟他们父子交的手了。”

    人群后面,一袭白衣孤寂而独立的帝殇陌静静的站在角落处,倚着身边的身半遮着身影,朝那里炼丹峰里面看去,却是什么也看不见。他听说,三个不曾见过的弟子把秦光亮丢进池塘里了,女的长得绝美如天仙,他就知道,那定是唐心不会有错了,虽然知道她不用他担心,但仍控制不住的往这边而来,想要知道她怎么样了?

    但看着前面围着这么多的弟子,他也能知道,她一定不会从这里出来,说不定从另一边离开了,想到这,心下不由的感到怅然若失,他又抬眸朝前面看了一眼,这才转身慢慢的离开。人心总是反复无常,他对自己说要控制住自己的心,可,却总在不知不觉中被心牵着走,每当如此之时,他就不禁自问:为何当年他就不跟着自己的心走?非得等到现在才知后悔?

    确实,如他所想,唐心和老头儿几人是往另一边离去了,并没有从外面走去,因为他们知道外面此时一定围着很多的弟子,何必去当猴子供人观看?悄悄离开最好不过了。

    回到他们的山峰中,老头叉着腰对他们说:“你们两个,今天是不是就不想修炼了?瞧瞧这都什么时候了,一晃一天就要过去了,老头我可是打算再过不久就要去飞仙界玩玩的,没这么多闲功夫陪你们在这里玩,想要学的就都给老头用点心,要不然学不到什么免得说我老头没教好。”

    闻言,唐心盈盈一笑,道:“老头子师傅,那你就把你一身的本事都传给我胖子哥哥吧!然后再教我一些厉害的剑法什么的那不就行了吗?凭我们的悟性绝不会给你丢脸的。”原来他打算去飞仙界啊!这老头也不是个安份的主,去了那边也不知会搞出什么动静来。

    老头抚着胡子瞥了她一眼,睿智的目光一转,道:“剑法老头这里确实有一套,不过,这一套剑法可不好学。”

    “哦?那是为什么?”她感兴趣的问着。

    “这套剑法叫飞花凌云剑,共有十二式,这是一套古剑法,也是一套适合女子修习的剑法,相传在很多年前一名叫凌云的女子自创的,这套剑法让她几乎所向披敌,在剑法上面没人赢得了她,不过,这套剑法现在会的人也少,主要的没有一定的悟性根本参透不了,老头我呢不知道这个要怎么练,这本书你自己拿着去钻研,能学到几式就几式吧!”

    接过他从空间中拿出来的剑谱,唐心挑了挑眉,问:“师傅,这是你打哪里弄来的?你一个老头又用不上这女子剑法,怎么也会有这剑谱?”

    听到这话,老头得意洋洋的挺起了胸睨着她说:“老头我走遍大江南北,什么样奇怪的东西会没有?好了,你自己就先看着剑谱吧!我就先教子浩如何正确的运用雷属性这股力量。”

    “那我和梦珊就先回去了。”她笑了笑,朝她胖子哥哥点了点头,这才与梦珊一同离开。

    看着她离开,老头这才道:“子浩,来来来,师傅告诉你,这变异灵根雷属性呢,要这样才能发挥它的威力……”

    唐心和梦珊回到了她们的山峰,走在路上,看着身边的梦珊,她问:“梦珊,如果你的脸有可能去掉脸上的胎记,你想不想试试?”容颜对一个女子来说还是挺重要的,她虽然让她不再介意别人的目光,但如果有可能,她还是希望可以帮她去掉脸上的那一块红色的胎记。

    “主、主子,你说什么?我这脸上的胎记能去掉?”她怔愕的看着她,美眸中带着满满的不敢相信,毕竟,就连她的师祖都说她的脸没办法治好,主子怎么可能?

    “如果用丹药的话,那确实是没有丹药可以让你脸上的胎记消失,所以我想了一个办法,也正是因为这样才将你带过来。”她看了她一眼,见她满脸的惊喜,又接着说:“这个方法有些残忍,就是先用药让你脸上的皮肤烂掉,这那一块胎记随着皮肤的溃烂而脱落,然后再用药治好你的脸,应该就可以恢复个八九成了。”

    听了她的话,她难掩心中惊喜与激动,道:“主子,我不怕,只要有办法我都想要试一试!”哪个女子不爱美?如果有去掉胎记的可能,她当然是希望可以去掉这脸上的胎记,哪怕是要受皮肉之苦,她也心甘情愿!

    “你确实了吗?这个过程可能会有些久。”

    “嗯,我确实,我要试!无论结果怎么样都好,主子就帮帮我吧!”她期待的看着她,如果有朝一日她脸上的胎记真的不见了,那该多好?想想就觉得开心无比。

    “那好,回去我就调制一下药,晚上你在房里等我,我去给你上药。”她露出了一抺笑容,能感觉到她心中的激动与欣喜,心下也欣然,只要是她认可的人,那她就会愿意为她花心思解决难题,她的脸如果用丹药的话确实是没有一种丹药可以去掉她脸上的胎记,但是作为一个医者而言,她却是有办法的。

    “好。”梦珊欣喜的点了点头,脚步也不由的轻快了很多,此时,心中充满了期待与希望,她想知道,如果她脸上的胎记没有了,那她大师兄会喜欢她吗?

    回到山峰后,唐心就开始着手研制着药,一种毁容的药,只要抺上了皮肤就会溃烂,这还是她第一次调这样的药,而且还是用在自己人的身上,所以她很是谨慎的配着药量,多一丝少一毫都不行,多了药效会太重,脸的溃烂程度指不定会扩大,少了却又怕去不掉她脸上的胎记,所以这个量,必然得谨慎。

    十几种药材研制成沫调制成一小瓶,这才起身往梦珊住的屋子而去,两人住的地方相隔也不远,见她在外面坐着,便走上前,道:“梦珊,药已经调好了,来试试。”

    “好。”梦珊欣喜的应下,打开门让她入内,她坐在桌边看着她拿着的那一小瓶问:“主子,这么少的一瓶吗?够不够用?”她脸上的胎记这么大,指不定这抺了几次之后就没了。

    “这个一次也不能抺太多,只能是薄薄的一层,每一次都会脱一层皮,抺上这个后你就蒙上面纱吧!这个是不能包扎的,用面纱能挡住尘烟的吸入,只要等完那块胎记完全脱落之后就可以涂上治疗伤口的药了。”好在有药灵在,要不然她也不敢蓦然冒这个险,因为稍有差池就是毁了她的一张脸。

    “嗯,我记住了。”她点了点头,有些好奇的看着她打开那瓶子,又用衣服撕下的一小片干净的白布包着一条小竹子,从瓶子里倒出一些液体出,只见,那些液体是金黄色的,看着颜色挺漂亮,但主子说这只个皮肤碰到都会毁容脱皮,所以不能直接用手去碰。

    “我帮你抺一层,不用半柱香就有效果了,脸上如果有什么感觉,你就告诉我。”她轻轻的在她脸上那块胎记的地方抺了一层,只见,那金黄色的液体一抺上去,原本光滑的皮肤瞬间泛红,像是有什么腐蚀性的东西掺在里面似的,皮肤顿时出现了血红的一片。

    “嘶!疼!”梦珊忍不住的倒抽了一口气,道:“主子,这个抺到脸上后怎么这么快见效?皮肤一碰到就像被火烧伤了一样,剌痛又痒。”

    “你千万不能用手去碰你的脸,手上是有细菌的,就算再痒也不能去碰,也不能用水洗,在这段时间我调了一种药水让你每天轻轻拭擦,等到差不多了再开始下药。”唐心慢慢的抺着,看着那胎记的地方全泛红,又脱一层皮脱了下来似的,因为抺了药,更是让那胎记看起来红得剌目,红得让人心惊。

    闻言,梦珊应了一声:“嗯,我会记住的。”不用看她也知道此时脸上一定很吓人,真是难为主子竟然还帮她抺药,她怎么看着她这张脸就没有一丝的惊悚之感呢?

    “好了,我先回去了,明天再看看怎么样。”她把那药递给她,这才起身往外走去,抽出时间还得自学炼器,她有本命火焰,如果不用来炼器的话那也真是太浪费了。

    离开了梦珊的屋子,她来到了花丛中坐下,拿出那本剑谱先看了一下,上本确实如老头所说有十二式,每式里面也就一招,看着那剑谱中的记载,前面的第一招倒是比较容易学,倒是后面的那些,就如同老头所说,不是单单学会了舞这剑法的剑招就算会了,还要领悟其中的要领,否则是发挥不出这飞花凌云剑法的精湛之处的。

    “到底这个女子是什么人?竟然能自创出这样的一套剑法,当真让人佩服。”她看着手中的书,喃喃的低语着:“第一招,飞花剑影,出剑快如电,挥剑影成双,只见其影不见其形是其要领,就是这样……”她说伸手比划着,没有运用能量气息,比较了几圈感觉差不多了,便起身拿出利剑握于手中舞了一遍。

    白色的身影在花丛中掠动着,飘逸而显得脱俗,手中的利剑泛着锋利的光芒,剑气凛冽,出手快如闪电,剑刃在空气中划过,一时间发发咻咻咻的声音,一把利剑幻化成十,剑罡之气一袭,周围的鲜花咻的一声飞至半空,又缓缓的落下,飞花剑影,她骤然收剑静立其中,置身满天飞花之下,如丝墨发之上,落花点点,如同天下花雨,静立着的白色身影圣洁而绝美,仿若画中仙人,美得令人窒息……

    不过一日的时间,秦世刚得罪师祖的两个关门弟子而被打成重伤一世便在仙门中传开,此时一经传开仙门众弟子不禁哗然一声,错愕不已,本以为师祖收的弟子与他们一样也只是初入修仙之人,谁知竟然能将一峰之主拥有金丹实力的同、秦世刚打伤,不禁让仙门中众弟子越发的好奇,师祖收的这两名弟子究竟是何许人士?又有着怎样惊人的实力?只是,任他们如何好奇,却就是见不到这传说中的两个人。

    只因,唐心和唐子浩都忙着修炼,根本没时间走出他们的山峰闲逛,尤其是在知道老头子在不久后要去飞仙界,他们更是抓紧了时间,想着在他那里再学到一些本领,仙门中的弟子虽是好奇,却又不敢上峰去看看那传说中的两位与他们有着相同年纪却已经地位尊贵的师叔,而秦世刚父子吃亏之后也更是不敢再提起这事,随着门中弟子耳传耳的相传,到了最后竟是,师祖收了两个弟子,分别是一男一女,男的实力出众不仅是仙修还是武修,女的长得美如天仙有如九天玄女下凡,不过娇娇弱弱看着并不怎么厉害。

    当这样的话传到了那熟悉唐心他们的邹宏耳中时,他只是摇头笑了笑,都说传言不可信,就算真的有十句话是真的,不过传到最后估计剩不到三句是对的。也不知他们是怎么传的,竟然说唐心娇娇弱弱不厉害?他还真看不出唐心哪一个地方表现得跟这娇弱扯得上关系了。

    唐心虽为女子,却有着男子的洒脱与爽快,又有着女子的优雅与大方,看着是神圣不可亵渎,有如九天玄女,却又时而散发着慵懒与随意,说她冷静内敛,说她清冷沉稳,她却有时又有着少女的调皮与狡黠,然而处理起事情来却又是心细如尘恩威并行,言行举止间自然而然的散发着一股令人臣服的强者气息,他也算与她相识一段时间了,也还摸不清她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只知道她就像一个谜,浑身都充满着神秘,本以为这个就是她了,却又慢慢的发现,他们所看到的只是冰山的一角。

    与此同时,已经呆在自己的山峰中有七八天的唐心此时正在调制的帮梦珊治脸的药,将几种药末加在一起,朝周围看了看,不见药灵那圆滚滚的影子,便唤了一声:“小灵儿,你跑哪去了?快回来。”

    “主人,主人我在这呢!”药灵抱着它啃了一半的人参飞了过来,一边喜滋滋的说:“主人,这人参真好吃,人家吃得肚子都饱饱的了,这个留起来等明天再吃好不好?”

    唐心瞥了它一眼,眸光中划过一丝笑意,道:“小灵儿,那你还记不记得我为什么给这人参你吃?”

    那小家伙歪着头,短短的小手和小脚还紧紧的抱着剩下一半的人参,眨了眨水汪汪的大眼睛想了想,软糯糯的问:“主人,你为什么给人参灵儿吃啊?”它还真的忘了。

    唐心挑了挑眉看着它,道:“你真的不记得了?”

    “灵儿不记得了,灵儿只知道主人今天心情好,赏了灵根三根人参,平时都只给灵儿一根的。”它宝贝似的抱着怀里的人参,这可是它的食物,它也就只爱吃这个,可偏偏主人不让它多吃,说吃多了会流鼻血,可是它就没流过鼻血,反而总是吃不饱,今天太阳是从西边出来了,主人竟然给了它三根白白胖胖的人参,它一时乐晕了,都不知道主人那时一直在说着什么了。

    听了它的话,唐心嘴角不由一抽,这家伙敢情说她太抠门了?不让它吃饱不成?算了,看来今天它要出点血的份上,她就不跟这小东西计较了。

    盯着它圆滚滚的肚子,看着它泛着幽绿色莹光的身体,她笑眯了眼睛朝它招了招手:“来,既然你不知道,那我就再告诉你,过来过来,把那人参先收起来,不用抱得那么紧,是你的还是你的,要是我不给你吃,你就是抱得再紧也没用的。”

    “主人,灵儿怎么觉得你笑得这么奇怪?”

    “有吗?你一定是看错了。”说着,伸手一捉,把它握在了手中,伸着手指截了截它,道:“我说小灵儿,你刚才说吃撑了是吧?没关系,我来帮帮你,血液太多了也不好,定期的抽出一些血还能再生出一些新的血来,这样你这身体才健康,知道不?”她拿出银针,趁着它还没反应过来时就朝它那小手扎了下去。

    “哇!呜呜呜……痛……主人……你又放灵儿的血……”

    它哇的一声大哭出来,豆珠大的泪水滚落,滴落在唐心的手镯上面,水珠渗入时面,滋润了空间里面的药田,瞬间,那里面的药田如同被雨水滋润过一般,越发的青翠越发的茂盛,还有的一些原本只是含待放的花朵也因万年药灵的眼泪而瞬间盛开。其实,药灵的眼泪不仅可以入药,还可以滋润灵药,将要枯萎的灵药救活,也能让灵药加快生长速度,平时在空间里面它也做着打理灵药的事情,它还会本能的吸取灵药的灵力为己有,也正是因此,它的血液才会泛着幽绿色的莹光,又能瞬间治愈深可见骨的伤口。

    “这是要帮梦珊治好脸上的伤的,你的血可一道良药,不放你的血难道放我的血吗?你就忍着点吧!也就一点血你也没什么损失的。”唐心把它的血滴入药末当中,一边说着。

    “呜呜……可是会疼……主人把灵儿吃的人参分量都拿回去了,还说没损失,呜呜……主人得再给人家一条人参。”软糯糯的声音带着哭意,见血又被放了,又不想被白放,于是,要求要补偿一条人参。

    唐心听了不由一笑,道:“好好好,不就一条人参吗?给你就是了。”这小东西也是脑子没转过来,不知道自己种,反正她里面又有种子,它的眼泪又是催促成长最好的灵水,要是它自己种根本就不用让她来给它人参吃。

    哭声骤然而止,那双水汪汪的眼睛一眨一眨的泛着欣喜,只是当看到那还在流着血的小手时,又不由的扁起了嘴,吸了吸鼻子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看着她。

    “主子。”

    梦珊从不远处走了过来,这几日她的脸痛得厉害,平时也没出来,不过今日她主子说可以用开始用药治愈了,于是她便出来看看,就因为这张脸一扯动皮肉都痛,她这些天几乎可以说除了喝水之外就是吃几枚灵果,其实的东西压根就没吃,根本吃不下去,嘴一动就牵动了脸上的皮肉,痛得她半死不活的。

    “来啦!你先到那边坐一下,再等一会就好了。”唐心头也不抬的说着,搅拌着药粉混着药灵那泛着幽绿色莹光的血液,形成了一种奇怪的药液,也许是因为药灵的血,也许是因为那药中有好几种珍贵的灵药,这股药味散发着阵阵的清香,很是怡人。

    不一会,唐心拿着那药液来到梦珊面前,说:“你把脸上的面纱取下来,我帮你抺些上去,这里面有药灵的血,对修复伤口也有极好的帮助。”

    “嗯。”她点了点头,取下了面纱,只见,那一边的脸已经不见了那血色的显眼的胎记,只是,却是溃烂得让人无法直视,皮肉鲜红的颜色混着鲜血,让人看了不由的打了个冷颤。

    唐心微微拧着眉头,她没想到这那药的药性竟然那么强,不过短短几年的时间这半边脸就成了这个样子,看了看手中的药,心下这才释然,如果不是有这药,只怕这张脸是毁了,就是有药灵的血也无法恢复原来模样,好在,她的空间药田里面的药应有尽有,如今又多了药灵,让她也比较放心一些。

    “这恢复的速度没有溃烂的快,所以最少要擦半个月的时间才会收好,这里的药应该够你用半个月的了,我要开始忙别的,你就自己打理好自己的伤口,平时也不用做别的什么了,知道吗?”她一边交待着,把药抺上后这才递给她。

    她眸光一柔,笑着说:“嗯,主子放心,我会的,主子最近都将心思花在我的身上,梦珊耽误主子太多时间了,主子就尽管去忙吧!”

    “嗯。”唐心点了点头,这才转身离开,而药灵则抱着那半截剩下的人参看了看梦珊,又颠屁颠屁的跟在唐心的身后。

    日子,看似平静的过着,只是偶尔间的某处天空中总是冷不防的响起几道令人心惊的巨雷,轰隆的一声巨响不时的吓到了仙门中的弟子,却又不知这些惊雷是从哪里来的?倒是有几位峰主猜测,是他们师祖南峰仙翁在修炼着,偶尔的几声惊雷劈下来,虽然总是冷不防的吓了人一跳,日子久了,倒也习以为常,再说,他们师祖在修炼弄出的声响,他们这些做小辈的能去报怨吗?答案是不能的,就是给他们十个胆也不敢去说:师祖,你老的雷吓到我们了。

    山峰之上的唐心,几了半个月的时候研究炼器,总算清楚的明白一些材料的用处和能炼制出来的东西后,她才发现,她根本没有那炼器用的炼炉,为了能自学炼器,她还得下山一趟。

    “小灵儿,今天带你出去玩吧!”唐心招了招手,示意那在追着蝴蝶的小东西过来。

    药灵一听,当即飞了过来,眨着扑闪扑闪的大眼睛软糯糯的问:“主人,要带灵儿去哪里玩?”

    “下山,去买东西,走吧!”说走就走,她轻拂了一下衣裙,弹去身上的草屑,便往下走去,一边说:“顺便看看有没什么东西要买的,这阵子都没下山,也没去那城中逛过。”只是,她没想到,她这一下山竟然会遇到了一个她没想到会遇见的人。

    丹华城是离飘渺仙门最近的城镇,也是一个较大的城镇,城中各种东西都有,前提是你出得起价钱,大街上来国走动的人也多,有的停步在小摊边看着那些小玩意儿,也有的走进酒楼去歇歇脚,点上一壶美洒或清茶品上一品,唐心就属于后者,进了城后,她便找了个酒楼坐下,点上几个小菜,品着自带的小酒,悠哉而惬意.

    只是,因她容颜的出色,此时又是一袭飘逸的白色衣裙着身,她的出现就让这原本有些清冷的酒楼生意顿时旺了起来,皆因她坐在二楼窗边,这个位置虽然说可以欣赏到外面的风景和看到路上的行人与街上的景况,同时的,也让众人能一眼就注意到她,白衣脱俗,绝色无双,原本路过的一些路人为了更近一点看到那美如天仙的女子,也不由的跟着进了酒楼,在二楼坐下,点上几个小菜,边喝着酒边与友人谈着那边那绝美的白衣女子。

    哪个男人不爱美?哪个对美的事物或者人不感兴趣?酒楼生意旺了起来,乐得掌柜的笑不拢口,一边迎着客人入内,一边亲自给唐心再送上两个小菜。

    “姑娘,这是我们酒楼的招牌菜,送与姑娘品尝品尝,若觉得好吃,下回还请再来。”掌柜的亲自把两个菜放在她的桌子上,满面笑容的说着。

    “如此,就多谢掌柜了。”唐心露出一抺浅笑,点了点头。

    “哪里哪里,我还要谢谢姑娘,为我带上这么多的生意,我就不打扰姑娘吃饭了,姑娘慢用。”说着,这才退了开去。

    唐心瞥了周围的人一眼,大多数都是男子,看着她的目光带着惊艳,这样的目光她早已习以为常,看一看又不会少块肉,她吃她的,吃完走人。

    也许是唐心身上的清冷气息,也许是她身上散发出来的那股圣洁与尊贵的气息,竟是让那些男子无一敢上前惹事,倒也让她吃得悠闲,在酒楼中坐了一会,吃饱喝足后便付了账,往外走去,却不想擦身而过时被一名迎面对来的女子撞到,她还没开口,那名女子倒是先开口了。

    “哪来不长眼的瞎子!连本小姐都能撞到?”声音一出,顿时让酒楼里面人都皱起了眉头,大部分人的目光一直紧随着那白衣姑娘,自然看到了是那名粉衣女子自己撞上了她,那白衣姑娘还没开口,她倒恶人先骂上了。

    听着那娇蛮的声音,唐心抬起了头,瞥了面前的女子一眼,面前女子大约十七八岁,模样精致俏丽,只是眉宇间难掩其倨傲刁蛮本色,一袭粉衣本该让她甜美迷人,却因她的一开口便让那份美感破坏,面对这们娇蛮成性的千金大小姐,她淡淡一笑不紧不慢的说:“姑娘不开口则已,一开口真是惊人。”

    酒楼里面的众人听到这话一怔,随即却又不约而同的哄声一笑:“哈哈哈哈……说得真不错,说得真不错……”

    那名粉衣女子明显的不解,见那些人都在笑她,不由的跺了跺脚,指着唐心骂着:“你这个可恶的女人,你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别人都听出来了,姑娘竟然不知,足可见,姑娘智力有限。”她的话不紧不带,甚至可以说带着几分的漫不经心,不带脏字,却足以把人气死,酒楼里面的人听到她这话,又是一声哄然大笑,羞得那娇蛮的女子又气又怒。

    “呵呵……”

    这时,一声轻笑传了进来,只见,一名锦衣紫袍男子走了进来,来人面如冠玉,俊美英挺,步伐稳重之余更是身带贵气,此人一出现,倒不由的让唐心目光一闪,这城中竟然还有这等人物,着实不凡。

    “煜哥哥,我都被人欺负了你还笑得出来。”那娇蛮的粉衣女子一看到他,当即走了过去挽住他的手臂,不依的撒着娇,那眼中的娇蛮在看到男子的出现后全成了倾慕的光芒。

    “玉娇,这男女受授不亲,尤其是在这人流如此多的地方,你怎可这样挽着我的手呢!”男子面带笑容,声音低沉却又透着不可违抗的气息,不用他动手,那名唤玉娇的粉衣女子听他这么一说,生怕他会生气,连忙松开了手。

    “煜哥哥,你怎么才来,你不知道这个可恶的女人欺负我,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欺负我,你一定要帮我做主!”她气愤的指着静立于一旁的唐心,妒忌于她的美貌的同时,更是觉得她十分的碍眼。

    上官煜没有理会她的话,反倒是向着唐心拱手一礼,举止自然而洒脱,道:“这位姑娘,真是抱歉,世妹有些娇蛮,口不择言冒犯姑娘了,上官煜在此代她向姑娘赔个不是,还望姑娘不要见怪。”

    “煜哥哥!”艾玉娇见他竟然帮着她说话,不依的跺了跺脚。

    男子的气度绰绝,会说出此番话来也不出唐心所料,此人步伐沉稳气息内敛,举止透着贵气之余那眼中的平静更是彰显出他的不凡。她没有理会那一旁娇蛮的女子,对他浅笑道:“公子客气了,不过小事一桩罢了。”

    “今日偶遇也是一种缘分,不知上官煜能否与姑娘交个朋友?”撇开面前女子的绝色容颜不说,这一身淡雅却又清冷的气质仿若空谷幽兰,清雅而沁人心扉,让人莫名的有一种想要靠近的念头,真没想到,此次来这修仙界竟然会遇到这样出色的女子,面前的她,就是飞仙界里那些自称为仙子仙女的那些女子们也比不上她的一丝一毫。

    “煜哥哥!”艾玉娇怔住了,看了看那连瞧她也一眼也没有的男子,又看了看那绝色无双的女子,不由的心一沉,她的煜哥哥不会是看上了这个女子了吧?

    “当然可以。”她一笑,道:“我正打算去城中走走,有没兴趣一起?”值得相交之人自然是可以相交的,这个上官煜虽不知是什么来历,不过不得不说,他给她的第一感觉很好。

    “当然,请。”他做出了请的手势,与她一同迈步往外走去。

    “煜哥哥!你、你就就打算丢下我吗?”艾玉娇一脸的哀怨,早知道她就不来这酒楼了,那他也不会遇到这个可恶的女子,抢了她煜哥哥的注意力,把她都给冷落了。

    迈步离开的上官煜脚步一顿,回头道:“玉娇,你自己在这里吃吧!也可以自己先回去。”说着,这才迈步离开。

    “不要,我要跟着煜哥哥!”她咬了咬唇跺了跺脚,又跟了上去,她才不要让他们两人单独相处,谁知会不会处出什么问题来了。

    也就这样,唐心和上官煜在前面走着,艾玉娇在后面跟着,嘴里一个念念有词,虽然没听清,但也知不是什么好话,不过前面的两人都没放在心上,继续聊着他们的话题,继续在城中四处走动着。

    “我也是前不久才来这城中的,就是奉了父命而来,艾家的老太爷与我父亲有些交情,这次特意从飞仙界下来,到此拜访的,对这城镇也还不熟悉,还得你带着我走才行了。”上官煜看着身边的女子,心下释然,原来她叫唐心。

    “呵呵……”唐心轻笑着,说:“我也是第一次来这城里,看来我们也只能四处走走看了。”她说着,眸光瞥见前面不远处有一珍宝轩,便说:“去前面看看吧!我打算去买炼器炉。”

    闻言,上官煜一怔,笑问:“炼器炉?你是炼器师吗?”

    “不是,我正打算学,所以买个回去试试,看能不能炼出点什么东西来。”她笑了笑,迈步往前走去。

    而这时,在一处酒楼中的苏若山无意间的一瞥,竟然看到了唐心出现在这里,不由的一怔,定睛一看,见那个人果然是她!而此时,她正走进了那一家珍宝轩,当即蹭的一声站了起来,美眸中划过狠厉与歹毒的神色。

    “怎么了若水?”正喝着酒的苏镇南一解的看着她,见她目光死死的盯着那下方,不由的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却也没看出有什么特别之处。

    “你猜我看到谁了?”

    苏镇南见她脸上的神色透着一种说不出的诡异,不由问:“你看到谁了?”谁能让她眼中出现这样的恨意?谁又能让她出现这种终于落在她手中的狰狞表情?此时的她,脸上的表情还真的有点吓人。

    “一个我恨不得亲手杀了她的人,一个不可能出现在这里却出现在这里的人!”她咬着牙说着,衣袖下的手紧紧的拧成了拳,指甲深深的插入了掌心中。

    看到她,她再次想起了那在龙腾大陆拜她所赐而得到的那些屈辱!该死的唐心唐,竟然让她在这里看到了她,这就是她自己送上门来找死的!这一回,她一定不会轻易放过她!她要好好折磨她,让她知道,得罪她苏若水将生不如死!

    “你、你是说,是唐心!”苏镇南也不由的蹭的一声站了起来,猛的朝周围看了看,问:“她在哪?会不会是你认错人了?这里可是修仙界,她怎么可能在这里?”

    唐心?她一个没有武之力,又没有灵根的女子怎么可以会来到这修仙界?这里不仅仅隔着虎啸大陆,更是一般人无法来到这里,她这个时候应该是在龙腾大陆里的,怎么可能会在这里?

    想到唐心,他不由的想到了那一年,他们准备进仙门的那时,她手持利剑轻易的将若水的剑划花,又让她一丝不挂的站在众人的面前的那一幕,那一次的唐心带给他的是心灵深处重重的震撼之感,有着对她的惊惧,也有着对她的畏惧,那一刻的她让他知道,她是如何狠厉的一个人,她冷血起来可以六亲不认,她有办法让一个人活得比死去更痛苦!

    唐心……一个他本不希望再看到的女人,她真的出现在这修仙界中吗?这、这怎么可能呢?

    “没错!就是那个她!一个化成灰我也认得的贱女人!这一次,我一定不会放过她!”当年在龙腾大陆她败在她的手里,经过这几年在修仙界的修炼,她就不信还收拾不了一个无法修炼的废物!

    见她大步就朝下去走去,苏镇南不由的一惊,道:“若水,我们是不是应该重长计议?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还有这个唐心太诡异了,当年没有武之力的情况下都能战胜你,现在也不知她……”

    “堂哥,这个女人我是绝对不会放过她的!她能有什么本事?勾引人的本事就最厉害!”轻蔑不屑的声音一落下,当即就朝下楼走去,在龙腾大陆太远了她就是想教训也教训不了,但是在这修仙界,那可就由不得她说什么了!在这里她也就是一个什么也没有什么也不是的一个贱女人而已,她要杀了她,谁敢说不行?

    “若水!哎!”苏镇南唤了一声,却见她已经快步朝下而去,不由叹了一声,当即也快步跟上,他总觉得没那么简单,这个唐心绝不是泛泛之辈,她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又是谁带她来的?这些他们都不知道,这样蓦然前去,只怕会出事!

    珍宝轩中,唐心看了一圈,问:“掌柜,哪些是炼器用的炼炉?”她的话一出,倒是让旁边的上官煜笑了。

    “呵呵,唐心,你连炼器用的炼炉是哪种都不知道,怎么就说想要自学炼器呢?你可知,这炼器可不容易,我可没听说这炼器自学学得会的。”他摇头笑了笑,指着她前面的几个鼎炉说:“你看,这几个就是炼器专用的鼎炉了,看质地是赤铜炼制的,价格应该不贵,也比较适合一些初入炼器这一行的人,而上面的这一种,用的是黑泽钢炼制的,价格就要比下面的翻五倍,也属于较好的炼器鼎炉了,一般来说,像一些已经掌握了炼器法门的炼器师,专门炼器来卖给兵器店的那些,就是用这种鼎炉来炼制的了。”

    “公子好眼力,说得也一点没错,竟然只是一看就知道这两种鼎炉所用的材料,真叫人佩服。”那掌柜的听着上官煜的话,笑了笑拱手朝他行了一礼,知道他是行家,便也不将价格说贵,只道:“姑娘如果想要,那,这下面的就以一百币卖给姑娘,上面的这个则要五百金币最低,这也是看这位公子是识货之人,若不然,这下面的这一种最少要卖两百个金币,这上面的最少则会是八百金币。”

    唐心一笑,看了身边的上官煜一眼,笑道:“看来今天我还是托了你的福,省了不少金呢!掌柜,给我拿上面这个吧!我要了。”她说着就要拿金币出来,却让上官煜制止了。

    “呵呵,掌柜的,不用了,我们就是随便看看。”说着,对唐心道:“你是我的朋友,又正好想要买炼器鼎炉,我这里正好有一个,便送给你,权当交了你这个朋友的见面礼。”声音一落,从空间中拿出了一个炼器的鼎炉来,看到那个鼎炉,唐心还没开口,那一旁的掌柜倒是惊呼出声。

    “这、这是黑金钻钢的质地?灵气汇聚,鼎炉精致小巧,上面的图纹更是栩栩如生,这可是价值连城的宝贝,肯定不止是仙品灵器,这莫非是神、神器?”掌柜一脸的不可思议,看着上官煜,他竟然拿出这么个天价的宝贝说送给她?与他这炼器鼎炉相比,他这里的炼器鼎炉根本看也不够看,难怪他会制止她购买,只是,那位姑娘明着看就不是个会炼器的人,连炼器鼎炉是哪一种都分不清,送她这个岂不浪费了?

    唐心目光微闪,她那本炼器的书中也有记载着各种炼器的材料,她自然也看出了上官煜拿出来的这个炼器鼎炉的珍贵,尤其这东西灵气弥漫,是不可多得的神器,他竟然就这样拿出来送给她这个刚认识的朋友,倒是让她有些意外。

    “这鼎炉这么贵重,我只怕是不能收。”她笑了笑,说:“我也只是一个自学的,随便这里买一个就可以了,你这个炼器鼎炉还是收起来吧!”

    “就是,煜哥哥,你怎么可以把这么贵重的东西送给一个刚认识的?而且我看她也不是好人,就她这样的,还配不上你的这件神器呢!”那一直跟在后面的艾玉娇也不满的说着,她都没收到他给的礼物,这个女人倒好,竟然才跟煜哥哥一认识,煜哥哥就要送她这么贵重的东西。

    上官煜目光一扫,那艾玉娇就不敢再开口了,委屈的看了他一眼,垂低下了头站在门边。

    瞥了那艾玉娇一眼后,他看向唐心笑了笑,道:“俗话说得好,千金易得知己难求,你我一见如故,就不要计较着这有价无价,再说,这只件炼器鼎炉是我自己炼制的,也算是我的一份心意,若再推辞,就显得不将我当朋友了。”

    闻言,她唇角微扬,也不扭捏大方的收了下来:“那好,既然如此,那我就收下了,只是收了你的礼,我怎么也得回份礼才行。”她笑了笑,眸光一转,从空间中拿出一个小瓶子,说:“我这里有三颗丹药,叫天香地地灵丸,无论是受了多重的内伤只要服下一颗都能迅速恢复,就当回礼送给你吧!”说着,把瓶子递上前。

    “哼!什么天香地灵丸,不过就是一些骗人的破丹药罢了,还说什么无论多重的内伤只要服下一颗都会迅速恢复,骗谁呢!”那艾玉娇又冷哼了一声,压根不相信她拿得出什么珍贵的丹药来。

    其实,这天香地灵丸是经过她再次改制的了,上回沐宸风受的那伤恢复的速度太慢了,如果在后有追兵生死一线之间,内伤恢复的速度太慢根本就等于死路一条,于是她后来琢磨着重调了药性,不管是多重的内伤,只要服下一颗就能迅速恢复,一点也没有假,因为这丹药用药珍贵,要炼制也需要时间,她这种丹药就算是在洛川城的丹药拍卖会里也没有拿出去拍卖。

    上官煜笑着接过,道:“好,那我就收下了。”其实他也不认为这三颗丹药真的有多厉害,毕竟真的能治严重的内伤又能迅速恢复的丹药就是在飞仙界也很难寻到,更何况是在这修仙界这里,他只当这是她的一份心意收了下来,却不想,在不久的将来,还真的是唐心所送的这丹药救了他一命。

    “掌柜,再把那个五百的给我吧!”她笑着收起他送的那个炼器鼎炉,示意那掌柜的再把那个拿出来。

    上官煜一怔,不解的问:“你还要买?”

    “嗯,你送的那个当然是不能拿来让我试炼了,毕竟我现在连门路都还没摸通,等以后真的会炼器了,再拿出来用也不迟。”说着,拿出五百金币给那个掌柜。

    那掌柜欣喜接过,连连道:“姑娘稍等,我马上把那个鼎炉拿出来。”说着收起金币后连忙进里面拿出那个炼器鼎炉。

    听了她的话,上官煜不由的心头一暖,也感到很窝心,为她的珍惜而感到开心,笑道:“这我在这里也不会呆很久,下次见面也不知何时了,你既然没有炼器师傅,又是初学,那我倒可以指点你一下。”

    她一怔,继而一笑,道:“求之不得呢!你能炼制出神器来,想必你的炼器师品阶已然不低,能得你指点我相信就算不能成为一名出色的炼器师,也能偶尔炼制一些东西出来。”

    “那我们接下来就要再买一些炼器的材料才行,走吧!再去转转,看看这城中都有什么。”说着,便与她一同迈步往外走去。

    艾玉娇看着他们两人压根就将她给无视了,不由的咬了咬唇,回去后她一定要告诉她爹爹,他根本就不理她,反倒一直陪着那个叫唐心的女人到处转,还送了她那么珍贵的宝贝。

    只是,当唐心和上官煜才出珍宝轩的门时,走没几步就被人给拦住了,抬眸一看,见竟然是那曾被她划花了脸的苏若水,面此时,她脸上的剑痕早已经消失,又恢复了那以前的光滑细腻,看着她双眼带着仇恨的光芒,一副恨不得抽她的筋剥她的皮的模样,她不由的目光微闪,唇角勾起一抺若有若无的笑意,只是,这抺笑意却是不达眼底。

    这世界还真的是小,她知道这个苏若水也是在飘渺门中,不过她都没去找她,她竟然今天就跑来堵住她的路了,想想,觉得这世界真的是小,怎么遇都是一些老熟人。

    “唐心!你好大的胆子!竟然还敢出现在我的面前!”

    苏若水冰冷的声音夹带着狠厉与毒辣,双眼仇视的盯着那一袭白衣依旧绝美无双的唐心,看着她还是跟以前一样,半点修为也没有,更是心下越发有把握,这唐心就算来了这里也是跟以前一样,只是一个废物!当年就算她武之力的实力赢不了她那诡异刁钻的身手,但是今时不同往日,她绝不会再栽在她的手里!她一定要一雪前耻!让她知道她苏若水的厉害!

    冷不防跑出来挡路的一名女子莫名其妙的一句话让上官煜很是不解,不过从对方叫出唐心的名字来看,与她应该是认识的,于是,他也没开口,而是将目光落在身边的唐心身上。

    唐心淡淡的笑着,清眸带着淡然的看着面前的苏若水,唇角一勾,笑问:“苏若水,这句话不应该是我对你说的吗?怎么反过来了?”她的声音一顿,又不紧不慢的道:“有言是,好狗不挡道,你这挡去我们的路又是怎么回事?”

    “唐心!你竟然敢骂我是狗!”苏若水一怒,前仇旧恨一起涌上心头,她只知道看着唐心那张绝美的笑容她觉得很剌眼,恨不得划花了它让她也尝尝不能见人的感受,当即,扬起了手直接就朝唐心掴了下去。

    然而,不用唐心动手,那一旁的上官煜就已经伸手截住了苏若水挥下的手:“在我上官煜面前对我的朋友动手,你好大的胆子!”

    低沉的声音夹带着一股强者的威严一出,强者的威压更是自然而然的复压而上,袭上了对方,形成了一片笼罩的气流,直逼得苏若水无法喘过气来,心头也大惊,这才想起唐心的身边那名看着绰绝不凡的男子,唐心也许不是人她的对手,但是那名男子就不一定了,此时手被扣住,力道之大,威压之强,都让她也又气又恨,气她竟然没有一掌掴下,恨唐心竟然又找了一个实力这么强的保护者。

    “你、你放手!放手!”在面前男衣子凌厉的目光之下,苏若水只觉牙齿都在打颤,那是强者的威压,实力绝对在金丹修士之上,她不过一名筑基修士,又怎么可能受得了金丹修士甚至以上的强者的威压?

    “哼!”上官煜冷哼一声,把她往后推去,同时放开了她的手。

    苏若水倒退了几步险些跌倒在地,幸得赶来的苏镇南接住这稳住了身体。苏镇南扶着她,抬头看去的同时也不由的怔愣住了,竟然真的是唐心?她、她怎么会到了这修仙界的?竟然真的是她……

    不由的,再次想起了那一剑她斜剑指地杀气凛冽的一幕,那一幕带给他的震撼太多大了,就算至今也实在难以忘怀,看到她就有一种畏惧的感觉,浑身一阵的不自在。

    绝美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她走上前一步,看着他们两人,道:“你们两兄妹真是形影不离啊!怎么?这会又想找我什么麻烦呢?”眸光一转,清眸带着点点流光落在苏若水的脸上,笑道:“你的脸倒是好得挺好的,看来是花了不少心思吧?要不要再来一次?”

    “你!”苏若水咬了咬牙,原本被上官煜凌厉的目光一扫而惊掉了一半的怒火再次的燃烧起来,她顾不得身边苏镇南的阻拦,怒声叱骂:“唐心!你有什么本事!你除了勾引男人之外还会什么?让那个男人帮你出手,你得意什么!这里可不是龙腾大陆,这里是修仙者的世界,你一个没有灵根无法修炼的废物也敢站在这个地方,你就是一个碍眼的废物!一个只会利用美色勾引人的狐狸精!”

    她骂得很大声,又因是夹带着灵力的,这骂声一出,便是让大街上的人全都围了过来,纷纷好奇的对着他们几人指指点点的,小声的不知在议论着什么。人,总是比较喜欢凑热闹的,看见围着的人多了,一些没听到前面那些骂话的路人又围了上来,慢慢的,竟然在这大街上凑成了一大片的人,纷纷盯着他们几人看着。

    只因,那几人都长得很是出挑,尤其是那名一直脸上挂着淡笑的白衣女子,那淡雅的神情,脱俗的气质,夹带着尊贵的气息,怎么都不像是那个女人口中那样不堪的人,只是,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这几个人都很出色,怎么就在这大街上闹起来了?

    因对方的辱骂,上官煜也不由的沉下了脸,唐心身上没有灵气涌动确实不错,但是他可不认为她就真的像对方说的那样没有灵根可这修炼,需知道,成为炼器师也是必需要拥有灵气的,唐心既然想要成为炼器师,那就一定身体里面有灵气,她身上如今没有灵气的涌动,也许只是灵气太弱了被她敛了起来,而对面那个女子,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她是无法修炼的废物,还说她只是一个会勾引男人的女人,听到这些话,作为她朋友的他都感到十分愤怒。

    眸光中掠过一丝担忧,朝身边的唐心看去,这一看却不禁有些愕然,只因,她仍是面带话笑意神色淡然,丝毫没有将对方的话放在心上,还有她唇边的那抺笑意,透着一股的诡异,让他看了都不由的暗想,她,在打着什么主意?

    后面的艾玉娇只差没鼓掌叫好,她是不敢这样骂,就怕惹得上官煜生气,现在听那女子骂出来,心中一阵畅快,只是她的畅快也维持不了多久,在看到后面那苏若水的惨状后,更是心惊胆战汗水湿了罗衫,暗自庆幸着她没有像那苏若水一样明着去挑衅她。

    苏镇南看到唐心唇角的那抺笑意,不由的,心中也冒起了一股不安,不知为什么,他总觉得有事情要发生了,而且,这事情还只会是落在他们的身上,绝不可能会是在唐心的身上,只是,到底会是什么?为何她唇边的笑那样的诡异?让人看了都不由的毛骨悚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