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48 威风了!

    “就是你说的,曾帮爹治过伤的那一位?”唐子浩看向她,记得听她说去蓬莱仙岛就遇到了邹宏,此人正是飘渺仙门的炼丹师,而且为人似乎还很不错,与沐宸风也有些交情。

    “嗯,走吧!反正修炼也不急于这一时半刻的。”她笑着往前走去,见梦珊在那里,便说:“梦珊,你跟我们一起下去走走吧!”

    “好。”她点了点头,便也随他们往山峰下走去。

    守着山峰口的两名弟子是见过他们的,此时看到他们下来,连忙行了一礼:“弟子见过师叔。”因为是师祖的弟子,就算如今还没有仙号,见了他们也得尊称一声师叔。

    “嗯。”唐子浩点了点头,迈步往前,这时,两名弟子见他们是要到仙门中走走,便殷勤的问:“两位师叔,可是要到仙门中走走?需不需要弟子为您带路?”说着,目光有意无意的总落在一旁一袭白衣胜雪的女子身上,眼中难掩惊艳之色。

    真的好美,远看就已经像仙子一样了,近看更美,这师祖去打哪里找来这么两个容颜这么出色的弟子的?他们长得这样俊美绝色,不知在修为方面又怎么样呢?按理说,师祖的弟子自然是比别人都要厉害的,不过他们此时所见,两人都是一身的气息内敛,看不出修为,就算那身后那个跟着脸上有一块红色胎记的女子也一样,看不出实力的深浅,但不得不说,他们这气度就已经非同一般了。

    唐子浩看了他们一眼,见他们的目光一直有意无意的落在他妹妹的身上,当下沉下了脸,道:“不用了,你们在这守着吧!”说着,便与唐心她们一同迈步往外走去。

    “师兄,这小师叔真美,我在咱们仙门这么久,就没见过哪个弟子长得比得过她的,真像仙子下凡。”一名弟子痴痴的看着唐心远去的身影,心中为自己能来这里守着山峰很是开心,这样一来,他们就能经常见到小师叔了,这可是别人想见都见不到的事情。

    “就是,师祖打哪找来这么好看的弟子,你说,她要不是我们小师叔那多好,要是我们师妹就好了,呵呵……”

    “就算真成了我们的师妹那你也没戏,看人家长得那样漂亮,跟仙子似的,就算是我们的师妹,那也绝对是个很不一般的师妹。”

    “行了行了,别说了,背后议论不太好,免得让这门主知道了我们得受罚。”另一边弟子提醒着,这才整了就整心神,又规规距距的站好。

    当唐心和唐子浩以及梦珊三人走在仙门中时,不少的弟子都惊艳的看着他们,议论纷纷:“那是谁啊?长得真美!是哪个峰新来的弟子吗、怎么以前没见过?后面那个女子脸上居然有那么大的一块胎记,看着好吓人。”

    “那个男的是哪个仙峰的弟子?长得真俊。”一些女弟子的目光则落在唐子浩的身上,眼珠一直随着他转着。

    “妹妹,你看我们现在像不猴子在供人欣赏?”唐子浩看着周围众人看着他们的目光,听着他们口中的议论,脸色也沉了几分,不就长得出色了些吗?这些人用得着这样吗?

    她笑了笑,知道他并不喜欢太多的人盯着他看,便笑道:“刚才那名弟子说了,邹宏的山峰就在前面了,到了他那里就不会有这么多人围着了,也就出来转这么一圈熟悉一下地方,过几天可能就没时间下来了。”正说着话,他们的路就让几名弟子给堵住了。

    “哎,这位师妹,你是哪个山峰的?我们以前怎么没见过你?你这是要去哪呢?我们帮你带路怎么样?”那三名男子穿着这仙门统一的白色衣袍,只可惜却穿出了一股流里流气的气息,尤其是此时,一双双的眼睛紧盯着她看,那眼神分明就像豹子盯上了兔子一般,恨不得马上扑上前去把它生吞活拆入腹。

    唐子浩本就因这里面的男弟子们个个盯着他妹妹瞧着而心生不悦,此时更有这么三名男弟子跑出来堵路,更是让他的脸色又黑沉了几分,出于本能与自然,他往前迈进了一步,挡住了那三名男子看着他妹妹的视线:“让开!”低沉的声音带丝不易容易的不耐烦,然而,前面的三人却听不出,一门心思尽落在寻被护在身后容颜绝美的唐心身上。

    被唐子浩护在身后的唐心看着面前的身影,不由的目光一柔,心头暖洋洋的,唇色也愉悦的扬了起来,这一幕让她想到了以前在龙腾大陆时她就因面貌出众而引来一些男子的不怀好意,那时都是他这个当哥哥的肥胖的身体往前一站,伸手一拔,把她藏到身后,现在想起来,那一幕幕就有如在昨天一样,当时的他不知道她的身手足以保护自己,一直担心着她被人欺负。

    “我说这位师弟,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说我们好心好意的你怎么能这样对师兄几个这样说话呢?况且,你知不知道我们是什么人?想必你定是初进仙门的吧?这样对师兄说话可不好。”那几个男弟子不知死活的说着,以为凭着他们在这仙门中的多年地位便欺压着新人的弟子,这样的事情在仙门中经常可见,在这实力为尊的世界,讲究的也只不过是实力,如果有实力了,欺压别人也没人敢多嘴说一句,尤其是这三人,仙门的弟子们更是敢怒不敢言。

    “哦?那你们是什么人?”唐子浩目光微闪,神情莫测的看着他们三人。

    “你可听清楚了,这仙门中的三长老是我的叔父,泰峰的峰主是我的父亲。”他得意洋洋的说着,却不料,唐子浩的下一句话让他脸色变得异常的难看。

    “我没问你的父亲和你的叔父,我只问你们是什么人?叫什么名字?是哪个峰的弟子?”

    “听好了,我名唤秦光亮,是泰峰的弟子,兄弟,你是新来的吧?这仙门里面很多的师兄弟都认得我。”他一副得意洋洋的倨傲神色,仿佛他的身份有多了不起似的。

    唐子浩点了点头,瞥了他一眼,道:“那你现在是自己让开呢?还是由我动手把你丢开?”仗着背后有靠山就在这里面作威作福,这样的人最是让人看不起。

    “你说什么呢?我说的话你没听清楚吗?我可是……”他的话还没说完,直接就让唐子浩提着衣领给丢开了,只是,正巧那不远处是一处池塘。

    “啊!”

    那秦光亮惊呼一声,双脚不着地的被甩了出去,因为那股转动的暗劲很是厉害,让他根本无法稳住身体,下一刻,砰的一声重重的摔倒在地面上,几个翻滚扑通的一声掉入那池塘之中,一时间,水花飞溅而起,惊得周围的弟子们纷纷退后。

    而那原本跟那秦光亮一起的两名男弟子一见,又惊又惧的跑到池塘边将他拉了起来,只是再一回头,那几人却已经走远。

    “妹妹,我们走。”唐子浩说着,这才带着唐心离开,后面的梦珊看着唐子浩这干脆利落又十分男子汉的举止,不由的赞道:“子浩,你太厉害了!”

    见她双眼泛着亮光,唐心露出一抺浅笑,打趣的道:“呵呵……梦珊,你别太崇拜我哥哥,他可是名草有主的了。”

    “呵呵……主子,你说什么呢!我可是有心上人的了,再说,我要敢打他的主意,就不怕夏雪把我杀了?我还想多活几年了,这事我才不干。”梦珊笑了笑,道:“不过,这样把那个人丢进池塘里面了好吗?他们会不会找麻烦啊?”

    “他们能找什么麻烦?我们不找他麻烦他就要偷笑了。”唐心笑了笑,戏谑的道:“胖子哥哥,这让我想起了小时候你总帮我打架的事情,那时你可是长得胖胖的,这身体圆滚滚的,就那么往前一站,双手一插腰,双眼一瞪,那些人就怕你了,现在瘦了下来好像少了这股威摄力了呀!”

    闻言,唐子浩也露出了一抺笑意,看了身边的她一眼,道:“妹妹,无论哥哥是胖是瘦,我都能保护你的,就算是少了那股威摄力,我也能教训那些欺负你的人。”他的声音充满自信,眉宇间也散发着一股焕发的神彩,确实,以如今的他来说,一般的人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嗯。”唐心笑着点了点头,指着前面的山峰说:“这是这个山峰了,找他喝杯茶聊聊,然后再回去。”说着,几人迈步往前走去,守门山峰的弟子看见他们,便问:“你们是哪个峰的弟子?要找谁?”

    “我们找你们师尊,他在吗?”

    “师尊正在里面教弟子分辨草药,你们叫什么?哪个峰的报上来,我去给你们通报。”那名弟子还算客气,也坚守着自己的责职,没有师尊的允许,不让别的弟子随便入内。

    “你就跟他说,唐心找他。”

    那名弟子微微怔,看着她唇边那抺绝美的笑容,不由的看呆了,一时间也没反应过来,直到唐子浩咳了一声,那他回过神:“你、你们等等,我去给你们通报一声。”说着,红着脸飞快的跑了。

    唐子浩瞥了那名红着脸跑开的弟子一眼,摇头叹道:“妹妹,你还是别随便对人笑好一点,你看,这一笑就将人迷成这样了。”她的美从很小的时候就已经展现出来了,小时候长得那么好看,长大了美如天仙也是早知道的事情,看多了那些男子为她着迷,他这个当哥哥的也很是自豪,有这样一个出色的妹妹。

    听了他的话,唐心不由的失笑:“哪有你说的这么夸张。”

    而另一边,正在教着弟子们如何分辨草药的邹宏见一名弟子急急跑来,便问:“怎么了?”看着这名弟子脸色微红,不由的心下暗自奇怪。

    “师、师傅,外面有两个弟子找您。”那名男弟子想起那个绝美的女子对他笑的一幕,不由的心头扑通扑通的乱跳着。

    闻言,邹宏挑了挑眉,问:“哪个峰的弟子?”他这里一般除了奉命过来拿丹药之类的弟子之外,平时都不会有人来的,而且就算来也只有几个较为交好的友人罢了,怎么会弟子自己找上门来了?

    一听这话,那名弟子一怔,又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弟子、弟子忘、忘了问她是哪个峰的了。”说着,又猛的抬起了头来,说:“不过师傅,她说她叫唐心。”

    “什么!唐心?”邹宏一怔,也是一惊,连忙放下手头上的东西问:“她真的说她叫唐心?她现在在哪?”

    那名弟子不解于他的激动,只是愣愣的点了点头:“是的师傅,她穿着我们仙门的衣服,应该是我们仙门的弟子,她是说她叫唐心的,师傅要见她吗?我去叫她进来。”看师傅的样子,好像还真的是认识的。

    “不不不,我自己去,我自己去。”邹宏说着,连忙整了整衣袍,这才大步往外面走去,脚步匆匆,心下疑惑又觉得不可思议,唐心怎么会来飘渺仙门了?忽的,脑海中灵光一闪,想到了最近门中弟子们提起的事情,说是师祖回来了,还带回了两个他新收的关门弟子,莫非,这其中一人便是她?

    当即,脚下步伐不由的加快了,远远的,看到那里着着的几抺白色的身影时,不由的眯起了眼仔细的瞧着,那一名脸色有着一块红色胎记的女子不是那梦珊仙子又是何人?那能让她跟着后面的,前面那两人定然其中一人就是唐心了,想到这不由的又惊又喜,没想到会在这里再见到她。

    “哎呀!竟然真的是你们啊!真是太让我惊喜了,真没想到还能见到你们,快快快,随我到里面坐坐,好好聚一聚。”他快步而来,拱手笑说着,满脸的笑容让紧随而来的弟子看得一阵莫名其妙,这两人难道不是只是两名仙门弟子吗?为何师尊还要对他们两人拱手行礼?

    “邹大哥,别来无恙。”唐心朝他点了点头,也露出了一抺笑容。

    看着一身女装绝美脱俗的唐心,邹宏摇头笑了笑:“上次见你时都还是一身男装,连我都分不了出你是男是女,今日一身女装,却又是徹徹底底的绝色女子,唐心啊,你真是处处带着惊喜啊!”说着,目光落在了唐子浩的身上,道:“这位是?”

    “呵呵……他是我哥哥,唐子浩,我们两人也是几天前才到,熟悉了一下地方,趁着这时有空就来你这里坐坐。”她笑着介绍着。

    “来来来,快随我进来,别都站在这里像什么样呢?进里面再聊,请。”他做出一个请的手势,请他们几人进去。

    来到了他的院子里,几人在桌边坐下,邹宏又让弟子端上茶水招呼着,这才道:“我也是刚才听弟子说你们来找我才想起师祖前几天回来了,还带回了两名关门弟子,只是没想到竟然会是你们,那日我和门中的另一位峰主他们先行离开蓬莱仙岛,也不知你们后来怎么样了,没想到现在又遇上了,呵呵,我们还真的是缘分不浅呐!”

    “我们在蓬莱仙岛那里呆了一段时间后也离开了,这两天才来飘渺仙门的,这会便想起过来你这里坐坐。”唐心笑了笑,说:“邹大哥以后若是有时间,也可心到洛川城来,我爹娘现在都在洛川城那里,回去时跟他们提起过你,他们还说见了你要代他们问声好呢!”

    “呵呵,这唐老爷和唐夫人都太客气了。”

    唐子浩也笑道:“我们一家人前段时间都失散了,相遇也才不久,听我妹妹说当时就是邹大哥治好了我父亲的伤的,一直想对你说声谢谢。”

    “唐公子不必客气,这都只是小事,小事。”邹宏见他气度不凡,一身气息内敛,一看也知是不简单的人物,不由的点了点头笑道:“师祖真会收徒弟,这一收都是挑着最好的收,拂尘仙君是人中之龙,两位也是人中龙凤,当真是非一般人可比啊!”

    “哪里,邹大哥过誉了,如果大哥不弃,就直接叫我子浩好了。”

    “哈哈,那好,子浩也是爽快人,我邹宏也是一样,最喜欢跟爽快人打交道了,你们两兄妹以后如果缺少什么丹药之类的,大可来找我,只要是我能炼制出来的,一定帮你们炼制!”

    听到这话,两人相视一笑:“如此,那就先多谢邹大哥了。”

    就在这时,一名弟子匆匆跑了进来,喊着:“师傅师傅不好了,泰峰的峰主气冲冲的来了,就什么有三个不识好歹的弟子竟然欺到他头上去了,现在正在外面呢!”

    “哦?有弟子欺到他头上?这怎么可能?这整个仙门的人哪个不知道就他泰峰的人最难搞了,谁会没事去欺他,再说,这怎么就找到我这里来了?难道还说是我们门中的弟子不成?这秦世刚真是太不像话了!”邹宏的脸色也沉了下来,从他的语气中不难听出,他对这泰峰的峰主没什么好感,甚至,可以说是看不惯他的行为。

    那名弟子看了看唐心他们,结结巴巴的说:“他、他说就是刚才来我们这里的那三、三人。”

    邹宏一听,不由的一怔,继而大笑出声:“哈哈哈哈,真是好笑,竟然麻烦找到他们的身上来了,好!我倒要去看看,他这是要搞什么花样!”说着,脸色一沉便站了起来,在这里,唐心他们且不说是师祖的弟子,就拿在他这炼丹峰来说,他进了他们这里就是他的客人,敢对他的客人放肆,那就是没将他放在眼里,这秦世刚当真是觉得整个飘渺仙门都没人敢跟他对抗了不成?真是越来越猖狂了!

    见他一身怒气站了起来,唐子浩也跟着站起来,伸手挡下了他,道:“邹大哥,他找的是我们没错,刚才就在来的路上,那个秦光亮挡着我们的道,又想打我妹妹的主意,被我丢进了池塘里,估计这里是来找事了,真是抱歉给你带来麻烦了,这事你不用出面,就我们出去就可以了。”

    闻言,邹宏大致也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道:“哎,子浩这话就见外了,你们来了这里就是我的客人,再说,这有秦光亮是什么人我也知道,你们就坐着,不用出去,我出去解决就行了,坐下喝茶吧!我很快就回来。”说着,把他按了下去,这才迈步往外走去。

    见状,唐心笑道:“胖子哥哥,就让邹大哥去处理吧!如果实在不行我们再出去也不迟。”说着,端起杯子轻抿了一口茶水,举止优雅而悠哉,仿佛外面的事情跟她完全没关似的。

    听了她的话,唐子浩这才点了点头,也端起杯子抿了一口茶水。而一旁的梦珊看了看他们,则说:“我说主子,那些人也不知道死活的,别说是峰主了,这门主见了你们也得对你们礼让三分,他们一个小小峰主也敢这样,这飘渺门的人架子倒是不小,如果真的得寸进尺了,你们就给他来个响亮的回马枪,让他们后悔去。”

    “怎么个回马枪?”唐心挑着眉笑问着。

    “当然是杀他一个措手不及啊!”她把手一横,来个了咔嚓的动作,看得唐子浩和唐心两人不由的笑出声来。

    唐心笑了笑,道:“这里面是老头的地盘,怎么也得给他留点面子什么的,当然是不能在他这里面杀人啦!再说,这也没多大的事,用不着这样,我们虽然实力比他们的强,但也不能把实力用在这样的地方,不过有时玩玩倒是可以。”

    此时,外面,那秦世刚一见出来的是邹宏,当即便皱起了眉头:“邹宏,怎么是你?我要的那三名弟子呢?把他们交出来!真是岂有此理了!竟然欺到我秦世刚头上来了,真真是放肆!”

    “秦峰主,你这带着人来这是怎么回事了?找哪三名弟子了?这飘渺仙门里谁人不知道你秦峰主不能得罪,怎么可能有弟子去得罪你呢?我说,你是不是弄错了?这带着人上我这里来,你总得给我说清楚是怎么回事吧?”

    “邹宏,你不用装了,有弟子看见他们三个就是见了你这峰里的,你现在倒在这里睁着眼睛说瞎话?你想干什么?包庇那三名弟子吗?告诉你,在这飘渺仙门里面是有门规的,犯了门规就得处置!我现在就要将他们三人带去给执法长老处置,你赶紧给我把人交出来,否则……”

    听着他又是威胁又是恐吓的,邹宏也不耐烦了,皱着眉头道:“否则?你还敢在我这里说否则?否则怎么着?你倒说来听听?否则怎么的?你能拿我怎么的?秦世刚,我奉劝你一句,如果不要事情闹大了后悔莫及,你就现在马上请带着你的人给我滚,否则,就不是你在这里喊着否则了!”

    “你!”

    当着这么多弟子的面被他拂了面子,堂堂一峰之主只觉脸上面子挂不住了,不由的气得脸色铁青,浑身的气息也低沉了下来,空气中,随着他身体能量的涌动也不由的下降,强威直逼邹宏!

    邹宏是一名炼丹师,他在炼丹方面的天赋不错,就算如此,依靠着他炼制的丹药至今也不过就是个筑基巅峰级别的修士罢了,而对方早就是金丹修士,实力明显的在他之上,这会竟然直接动用了威压来对付他,虽然说是没动手,但这威压一出直奔他而来,这不是动手又算什么?

    感觉体内的血气在金丹修士的威压之下滚动了起来,似乎就要冲破胸膛从喉咙涌出一般,双耳也被空气中的那股能量挤压得生痛,胸口更是如同压着一块巨石一般的让他无法喘息,呼吸越发的觉得困难,心中的愤怒也让他想要厉喝出声,只是此时却是怎么也喊不出来,他怎么也没想到这秦世刚竟然敢在这仙门之中对他这个炼丹师动以威压相逼!

    “师尊!”

    “你们快住手!师尊快受不了了!快住手啊!”

    “快住手,快住手啊!”

    周围的弟子们围了过来,见他们的师尊面色难看似乎就要顶不住了,不由的纷纷开口大喊着,堂堂金丹修士的威压非同小哥,尤其是对他们这些炼气期的小修士而言,更是让他们无法走近一步,然,那秦世刚却像是存了心要教训邹宏似的,不但不收手,反倒加强了力道,似乎想要就此一毁毁了他的双耳听觉,让他受重伤。

    只是,就在他感觉喉咙一咸鲜血就在从口中溢出,就在他感觉为双耳痛得厉害耳膜就要被挤破的同时,突然间一只手抵上了他的背,一股强大的能量气息弥漫而出抚平了他体内涌动的热血,也就那么瞬间的功夫,化去了那股逼向他的金丹修士威压,他不由的气喘喘的直喘着气,回头看了向他,那个把手抵在他身后的男子,唐子浩:“谢谢你了子浩。”

    唐子浩扶着他道:“你到一旁休息一下吧!”说着,示意两名弟子上前来扶着他到一旁去,这才抬头看向了那前面的那名中年男子,秦世刚。

    “爹,就是他,就是这混小子把我丢下池塘的,如果不是他们拉我起来,我这时说不定已经淹死了,我们秦家也就这么的绝后了,爹,你可要替孩子做主,替孩子出口气啊!”

    “呵呵……”

    一轻银铃般的轻笑声传了出来,梦珊缓步走出,白衣飘逸身形曼妙,一半的娇美如花,一半的脸红如夜叉,咋一看去,吓倒了不少的弟子,只见她却无惧于众人的目光,轻掩红唇而笑:“这都多大的人了?竟然还找他爹帮他出头?真不知羞,还有,这话又说回来,如果你真的万一哪一天很幸运的死了,你也不用担心你秦家会绝后,你看你爹身强体壮的,再多生几个儿子还是有那个能力的。”

    “噗!”

    听到她这彪悍的放语,周围不少的弟子直接笑喷了,突然间又觉得她的那张脸也不是那样的吓人,直少当她说出这番话后,这炼丹峰的弟子们都觉得她是可爱得紧,真真是帮他们出了一口恶气,平日里这秦家的人总是自以为一副高高在上的倨傲,不过他们却又不敢去得罪他们,憋着一口气在肚子里,今天看到他们被那个女弟子说得满脸通红明显气得不轻,不由的都暗自偷笑着,真是太解气了,那个女弟子真不知叫什么名?怎么胆子这么大,竟然敢挑衅这秦世刚父子。

    “好个伶牙俐齿的臭丫头,你是哪个峰的?我倒要看看是哪个峰的弟子竟然敢这样放肆的跟我秦世刚这样说话!”

    他气得满脸通红,这飘渺仙门中谁人不知道他秦世刚那下面的宝贝早就不行了,当年一次跟人打斗时被踢坏了,那玩意儿虽然是好好的,但是却生不出儿子来,现在就算他去娶多几个女人回来也是没用的,要不然也不会这么宝贝他的这个儿子了,而这个小丫头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竟然截到他的痛处了,这真的是让他憋了一肚子的怒气与怨火无处挥发。

    “我是哪个峰的又关你什么事?反正不是归你管的就行了。”梦珊可这不知道自己无形中截了人家的短处,她就是看这些人不顺眼,要不是主子不让她咔嚓了他们,她直接就送他们下地狱去。

    “好个臭丫头,今天我非得好好教训你!”威严再次被挑衅,气打一处来,也不顾自己堂堂一介峰主对一小弟子动手有何不妥,就是想要好好教训她一番出出气,只是他哪知,他根本不是梦珊的对手,梦珊也懒得跟他动手。

    直接从空间中取出了琴横挡在胸前,纤纤的手指一搭在那琴弦之上,眸光微闪,瞥了那朝她掠来的秦世刚一眼,忽的手指一动,一个音符骤然传出。

    “铮!”

    清脆而悦耳的第一个音符,让人顿时心头一震,只感觉那声音传入耳朵直达大脑,让众人一瞬间反应不过来,而那秦世刚却是因那声音的响起而顿了一下,本没怎么放在心下,可下一刻,却是猛然一惊。

    “你、你不是本门弟子!”这琴声中蕴含的内劲,甚至在他之上,怎么可能会是飘渺门中的弟子?

    “本姑娘什么时候说是飘渺门的弟子了?”声音一落的同时,手中琴声的弹出,下一刻,只听一阵摄人心魂的悠扬琴声在空气中传开,也让那秦世刚猛的大惊失色,迅速的提气一跃,退至十米之外。

    梦珊一见,琴声一转再拔,化为攻击袭向了他,秦世刚还没缓过神来,就见空气中的气流被琴声所驱动,化成利刃向他而来,他左闪右避的避开那些气刃的攻击,冷不防的一道气流袭中下盘双脚之处,只感觉有如锋利的剑气划过,冰寒剌骨,痛疼传来,让他不由的倒抽了一口气,还没来得及稳住身体,就被另一道气息袭中。

    “嘶!啊!”

    看着痛呼一声站他不稳的扑向地面,达到了教训他的效果便也收手,毕竟主子可没允许她可以真的杀了他。眸光一闪,手一扬,琴再度的收回空间中。

    “爹!爹你怎么样了?”那慢半拍的反应过来的秦光亮一惊,迅速的上前将他扶了起来,回头冲着梦珊怒骂着:“你、你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伤了我爹爹!”

    “怎么?不服?不服就再来啊!”梦珊睨了他们一眼,没将他们放在眼中,就凭他们的实力也想赢得了她?那根本是不可能的。

    那秦世刚又恼怒成羞,挥开他儿子大步的走上前来,指着那一旁坐着的邹宏厉声道:“邹宏!你们竟然让外面的人进来仙门里面,而且还纵容他们在里面四处行凶!你真是好大的胆子!”

    “呵呵……”

    一道轻笑声突然传来,带着玩味与戏谑的气息传入众人的耳中,让众人都心生好奇,到底是哪个女子的声音竟如此动听?连这一声轻笑也能如此的魅惑人心?让人心神一荡?

    顺着那笑声看去,只见一名白衣飘飘的女子迈着优雅的步伐从里面出来,白绫当腰带,束出了那盈盈不堪一握的柳腰,她墨发垂落身后,有如瀑布倾泻直流,却又如丝绸般柔软而富有光泽,三千墨发仅用一条白色丝带系在头上,简单而素雅,却又散发着别致与飘逸的气息,再观她柳眉之下一双盈着笑意的迷人双眸,眸光泛动着似水流光,美丽而迷人,似有着魅惑之意,却又有如深潭古井深不可测,让人一望不到底,只感觉神秘非常,不可轻窥。

    再看她瑶鼻之下水唇朱润,不点而朱轻轻上扬,有着几分的戏谑之味,又有着几分的邪魅之气,整一总观她整个人,精致的五官构成了她绝世的容颜,倾城而绝丽,绝色而无双,她的身上自有一股浑天而成的摄人气息,似圣洁,似尊贵,似飘逸,似脱俗,看她那眉眼之间散发而出的自信气息,看她那浑天而成的强者风范,不由的,让人莫名的心生臣服之意,她容颜绝色倾城,却又不敢有一丝亵渎之意……

    她,突然是何许人士?为何出现在这里?这般的风华绝代之人,绝对不寻常!

    看着他突然间谨慎起来,唐心唇角的笑意不由的加深了,走上前,道:“秦峰主,这是为何呢?弄出了这么大的阵势,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们在欺压仙门中的弟子呢!”

    “你是什么人!”他警惕的看着她,前面那名年轻男弟子虽然一身不凡,却也没有这个女子这样的浑身散发着凌驾于众人之上的强者气息,她的出现让那名脸上有胎记的女子规规距距的站在了一旁,那名女子本就不简单,却又在见到此女子后敛起一身气息站到一旁,可想而知,此人定不简单!

    “秦峰主且不要管我是什么人,倒是我想问问秦峰主,仙门弟子以下犯下,该当何罪?”她眸光流转,绝美的脸上带着笑意,却无人知道她想做什么。

    秦世刚一怔,拧起了眉头看着她,顿了一下,道:“这还用说?飘渺仙门最重礼节,如果门中弟子以下犯下,执法院自有明规,轻则打一百大棍,重则赶出仙门,永不再收!”铿锵有力的声音一出,却不知为何的心头忽的一沉,莫名的有些不安,她问这话是什么意思?看她年纪轻轻应该顶多就只是这仙门中的弟子,可为何却问出这样的话来,她想干什么?

    她挑着眉头,又再问:“哦?原来是这样,那你的儿子以下犯上而你不分青红皂白到炼丹峰来找事,以金丹修士的威压来对付只有筑基修为的同门峰主,这又该当何罪?”

    秦世刚皱起了眉头,一时无言以对,顿了一下,他盯着她沉声问:“我儿以下犯上?他犯了谁了?倒是你们,竟然将他丢进池塘险些害他丧命,竟然还敢在此如此歪曲事实!”

    炼丹峰那一边的树上忽有一影子闪了过来,树叶微动了一下,底下的人都将注意力放在唐心和秦世刚他们的身上,看着似乎是没人注意到有人悄然无声的进来了。

    半个月不洗澡终于洗了一回的老头儿本来是想找唐心算帐的,不过听有的弟子说了这边的事后就过来瞧瞧了,他直觉,这事跟唐心脱不了关系,也只有她才会到处惹出动静来,果然,瞧着就是了吧?竟然出了峰就惹上了这秦世刚,虽然他老头不经常在这仙门里面,不过却也听说这秦世刚为人已经倨傲,又有其中一位长老是他家族中人,于是做起事来欺压别的峰主和弟子的也多,平时都没人敢跟他抗衡,只是这会欺负到他徒弟身上来了,那就是欺负他老头儿,不将他老头儿放在眼中,这可不行!他的徒弟就算欺负也只能是他老头儿来欺负,岂能让他以外的人欺负了?那他老头的面子往哪里摆?

    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可这要是出去帮那臭丫头出头,那他老头刚才不是白被整了?算了,还是再看看再说吧!指不定这丫头自己就能搞定了,还用不上老头儿。

    唐心眸光微闪,不动声色的扫也那树一眼,也许别人没瞧见,她可是瞧见了,那不是老头的身影又会是谁?来了也躲在树上不出来,这就是他最喜欢玩的把玩了,没关系,不出来她就让他自己跳出来。瞥了那秦世刚一眼,说:“秦峰主,你也别欺人太甚了,这才一丁点的小事你也能弄得如此兴师动众,以下犯上犯了错早认了不就好了,如果你们认个错,我们倒也不会怎么追究,若不然,被我师傅他老人家知道了,那可不得了,他老人家最看不得自己的弟子被人欺负了。”

    老头儿在树上听到唐心这话,不由的点了点头,暗忖着:嗯,这丫头还真不错,知道他老头就是护短,见不得徒弟儿被别人欺负,没想到当着他的面时一直叫着老头子师傅,当着别人的面时还会称他为老人家,呵呵,他怎么突然觉得这丫头其实就挺好的,挺贴心的呢?看着她这样知道他老头儿的好,那他就不跟她计较这她先前整他的事情了,瞧瞧他多大量,就是不喜欢跟小辈的计较。心下暗忖着,微点着头,还不时的抚了抚胡子,笑眯着眼睛继续看着那不远处的一幕。

    秦世刚以为她口中的师傅只是这峰中的哪一个峰主,当下便冷哼一声,道:“哼!什么人我秦世刚没见过?这飘渺仙门中哪个峰主见了我都得礼让三分,就口中的师傅又有什么了不起的?能收了你们这样的弟子,我看也不是什么好货色!”

    正因唐心的话而得意洋洋的老头儿一听这话,顿时就不乐意了,他瞪起了眼睛扯了扯胡子,顺手就脱下了脚上的靴子砸了过去,嘴里还咒骂着:“你个龟孙子!连老头也敢骂,你是不想活了!”

    “砰!”

    “嘶!”

    突然的一声重响准确无误的砸中了秦世刚的头,痛得他不由的倒抽了一口气,低头一看竟然只是只靴子,当即捡起靴子怒骂着:“哪个王八羔子敢砸老子!”

    “你个龟孙子!竟然敢骂老头子!还敢在老头子面前自称老子?我看你是不想活了!”树上的老头一听也怒骂出声,另一只靴子也脱了下来直接就砸了过去,那秦世刚没料到还来一只靴子,正打算闪开之时,却见那靴子的后面紧随着跃出来的那名老者,不由的被吓到了,一时间也忘了去闪避,于是,另一只靴子正中面门。

    “师、师祖……”秦世刚颤声唤了一声,看着老头双脚不穿靴子的来到他的面前,不由的连忙弯下了腰认错:“师、师祖、我、我不知道是您老人家,要是我知道,我一定不会这么骂的。”

    “你个龟孙子!好啊!欺负完我的徒弟儿,又想欺负老头我是吧?说什么我的收了这两个徒弟儿老头我就不是好货色?你这龟孙子,你真是好大的胆子!这都敢骑到老头我的头上来撒野了是吧?啊!你眼中还有没老头我的存在!”老头子是当着众人的面就这样大声的指着秦世刚来骂着,一手叉腰一手指着他的额头,一副茶壶状骂得起劲,而周围的人可是愣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纷纷被他说的话给惊到了。

    他说,欺负他的徒弟儿?那两人就是师祖新收的关门弟子?不、不是吧?这秦峰主惹上的竟然是师祖的弟子?这师祖的弟子他们这些仙门弟子都得尊称一声师叔的,那秦光亮去挡了人家的道,又想对那小师叔不轨,这回秦峰主又当着这么多弟子的面把师祖给骂上了,这、这真的是……

    唐子浩朝一边的唐心看了一眼,眼中掠过一丝笑意,他还想着她怎么突然间说出那样的一番话来,原来是知道师傅就在这里想要逼他出来,呵呵,不得不说,师傅收了她呀,真的是一不小心就被她算计在内。

    梦珊也朝唐心看了一眼,原来主子早知道那老头子就藏在树上,这计好,直接让他出来解决了,省得麻烦,主子就是主子,这处事的方法就是跟她不一样,呵呵……

    邹宏则看了看那突然冒出来的师祖,又看了看唐心,不由的脸上一阵愕然,师祖什么时候来的?他竟然不知道?

    周围的弟子们看着秦世刚被这样骂着抬不起头来,不由的心下一阵汗颜,这师祖还真的是千万不能得罪,一得罪了他他才不管你是不是峰主什么的,他直接劈头就骂,一点面子也不给,看那秦世刚一张老脸涨得通红,炼丹峰的弟子们不禁觉得十分解气,因为是在他们峰里面,外面的弟子没有允许也不让进来,所以看见的也只有他们炼丹峰的弟子和秦世刚带来的一些弟子而已,虽说不至于整个仙门的人都看到,但是相信不出一天,这件事就会被传得沸沸扬扬。

    那秦光亮是徹底的傻眼了,看了看那指着他父亲在骂的老者,又看了看那唐心他们,眼睛不由的越睁越大,指着他们惊愕的问:“你、你、你们就是师、师祖收的关门弟子?”他们得叫一声师叔的人?竟然就是他们两人?这、这、这怎么可能?

    唐心笑眯着眼,看着那骂得正起劲的老者,道:“师傅,你老人家可来了,你再不来我们就惨了,一直被这秦峰主欺负着,幸好你是来了。”

    “哼!这龟孙子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连我的徒弟儿都敢欺负!还敢骂老头子我,气死我了!”老头子骂得气喘喘的,吹着胡子瞪着眼的盯着那不敢抬头的秦世刚。

    这也无怪他不敢抬起头来,南峰仙翁是公认的修仙界强者,无论是在这飘渺门中还是在修仙界都有着极高的地位,就别说他的地位,就是实力也让人不敢有一丝的冒犯,而他竟然骂他是王八羔子,还不是什么好货,他不杀了他就已经是格外开恩的了。

    “师、师祖息怒,师祖息怒,弟子愿受处罚,还请师祖息怒……弟子实在是不知道他们两位就是师祖的弟子,弟子真是该死,真是该死。”秦世刚连连认错着,无论是对是错,在他的面前就算是对的也只能认错。

    “想我老头我息怒也很简单,你不是说他们不是什么好东西,老头我不是什么好货色吗?那就让你来跟他们比一下,子浩,你过来,跟他较量较量,让他看看你的厉害!”老头子的火气还没消下去,指着一旁的唐子浩就让他上前来。

    “师傅,真的要打?”他怕他下手重了,对方会受不住。

    然而,他的这话听在别人的耳中却是,他其实也没什么本领,这时他们师祖发话了,让他来跟秦峰主比试,却显得有些为难了,生怕自己不是他的对手在这么多人的面前丢了脸。

    而秦世刚听了他的话也是连连摆手道:“师祖不可,师祖万万就不可,弟子怎么可能跟您的弟子交手呢!”万一他打伤了他的宝贝弟子,他还不把气撒在他的身上?到时他岂不是得不偿失?

    “哼!我今天还就真的要你们比试了!秦世刚,你给老头子用尽全力了,如果你能打败我徒弟,那今日这事也就算了,不用上执法院了,如果输了,那你可就惨了,不仅要受我这徒儿一顿打,还要去执法院领罚,还有,你和你儿子一起上,两人打我徒弟一个,输了两人一起罚!”

    “师、师祖,这、这不太好吧?我们怎么能两人对一人呢?这、这要是打伤了他……”秦世刚的话还没说完就让老头子给打断了。

    “笑话!我徒弟要是连你们父子两人也打不过,那就不配当我徒弟了,别废话,上!”他大手一挥,示意他们就地开始。

    周围的弟子们也没料到事情会演变成这样,不由的一个个都怔住了,错愕着这师祖竟然让秦世刚父子对他徒弟一个人,这秦世刚可是一名金丹修士,就他一人的实力指不定都能轻易的打败师祖的徒弟了,现在竟然还让两个人一起上?这是什么事吗?

    然而,错愕过后却又是期待与兴奋,到底会是谁赢呢?这二对一的打,就他们所知,秦世刚是金丹修士,他儿子也是筑基期的修士了,这两人的实力本就不弱,加起来对付一个人,这师祖的徒弟能赢吗?如今又是师祖发话的,他们两父子正好借着这个机会光明正大的动手教训他,明着看,这一场比试就是秦世刚这边赢的,想到这,不由的纷纷暗叹着,估计师祖的徒弟不死也会被打残了,他们两父子下手可不会手下留情。

    “胖子哥哥,别打死了就行,加油了。”唐心嘴角噙着淡笑,退至一旁观看着,老头这主意不错,一来可以练练手,二来也可以光明正大狠狠的教训对方一顿。

    “徒弟儿,你可得给老头我出出气才行,好好的教训他们一回!”老头子也在一旁挥着拳头大喊着给他助威。

    唐子浩眸光微闪,朝他们点了点头,这才上前,拱手一礼,道:“两位,既然是奉了师命,那就得罪了。”说着,瞬间出手袭向了他们两人。

    秦世刚父子还没回过神来,忽的见前面的人影已经迅速闪动朝他们掠来,那身法快如鬼魅,让他们看了都不由的心头一惊,暗叹:好快的身手!这人的实力难道已经在金丹之上?不由的,提起了十分的警惕,认真的应对。

    “咻!砰砰!”

    双方都是赤手空拳的交手,拳头挥出的瞬间带起一股凌厉的破风之声,那股狠厉的劲道以及那蕴含着的力道都不由的让周围的弟子们惊呼出声。

    “快看!好快的身手!出手如有风,快如影,利如刃,拳头力道十足,师祖的弟子真不简单,这样的实力确实有资格当我们的师叔!真厉害!”

    “就是,你们秦峰主都不是他的对手,步步后退拳拳力道都弱于对方,他们可还是两父子一起上的,这都处于下风,如果只有一人的话那更不用说了,难怪师祖那样自信让师叔跟秦峰主比。”

    “不过这一位师叔的身手这么厉害,那一位小师叔的身手不知怎么样?我看她一介女子,指不定实力只是跟我们一样。”

    “那位小师叔长得那么美,跟仙子似的,看起来也不是特别能打的人,也许她的实力真的不能跟这位师叔相比,不过也好在刚才不是让她上去比,要不然那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那是,师祖一定是知道所以才没让她上去比,要不然这么美的师叔若是被打伤了,我看了都觉得心疼,更何况是师祖他老人家呢!”

    听着周围弟子们的话语,老头嘴角微抽,瞥了那噙着笑意一脸淡然看着比试的唐心,不禁暗忖着:这臭丫头身手不行?如果她的身手还不行那就没有几个人行的了,就她那刁钻诡异的身手有时都让他有些招架不住,他不让她下去跟秦世刚父子打是因为知道她下手狠,指不定一出手就直接把人给废了,那可就不好了,再怎么说也是他仙门的人,教训一下就行了,毕竟这也不过一场小事。

    梦珊感兴趣的看着前面三人的打斗,她还没见识过唐子浩的身手,只知道他是变异灵根雷属性的,实力也很厉害,这一回倒是第一回见他动手,现在看来,这身手确实是不错,比她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如果再用上雷属性的话,那就更不得了了,这两人只怕就是一记惊雷下来,不被劈惨也会被吓傻了,她本来还想着看看他能否也给来个雷属性劈两道惊雷下来的,不过看这样子,估计很难,赤手空拳都打得过,又哪里用得着雷属性?

    秦世刚是越打越心惊,天知道他此时是有多后悔,这每一记拳头的碰撞,两人的手相撞在一起时,对方手劲里蕴含着的那力道直击得他虎口发麻,冷汗直冒,他、他、他除了是名修仙者之外,竟然还是一名武修!这力的力道绝不是单单一名修仙者会有的,这每一拳击出的力道都这么的重,打落在他的手臂上是那样的痛,就像有千斤之力一般,强大得让人无法对抗。

    父子两人越打越处于下风,速度了缓慢了下来,冷不防的被他一记拳头击中了眼眶,痛得他惨叫一声猛的捂着眼睛退后:“嘶!啊!”身形还没站稳,就见一少了他的掩护,他的儿子也被一脚踢飞。

    “砰!”

    “噗!”

    秦光亮整个人直接就飞了出去,还没来得及惨叫,一口鲜血从胸口直涌上来直奔喉咙之处,只觉喉咙一咸,噗的一声喷了出来,鲜血飞溅一地,惊得秦世刚大叫一声。

    “光亮!”

    唐子浩身形一闪,再度掠出,拳头挥起的同时一手拧住了秦世刚的衣领,秦世刚一惊,猛的侧身一转想要挣脱开,哪知却被他整个人提了起来重重的摔在地面上,而且还是朝他儿子的身上摔了下去,这一摔,痛的就是两人,伤的也是两人,惨叫声响起的也是两人……

    “噗!不、不要打了……我、我们认输、认输……”

    秦世刚大惊失色,这一刻才知道是他轻敌了,竟然当着师祖的弟子没有真本事,这样的身手绝对是各峰主之上,他竟然还跑来招惹他们,他此时真的是恨不得拿块豆腐撞死算了。

    老头也知道唐子浩刚才出手的力道是十足的,此时他们两父子也倒在地上起不来了,尤其是这最后的一摔,上面的力道压着下面的,那在下面的秦光亮估计是伤得不轻,如果再接受执法院的处罚的话,那顶多也就剩下半条命了,于是,便也点了点头,挥手示意唐子浩退下。

    “知道老头的徒弟都不是纸老虎了吧?若是换成别人,不打死也能把你们把废!秦世刚,你们父子俩给老头我记住了,以后若是再在我的仙门里面欺负凌人,那老头我可是会不客气的!就算是不用亲自动手,手底下随便拔个人出来也能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师祖,我们再也不敢了,师祖大人大量,就饶了我们这次吧!”秦世刚扶起自己的儿子跪在他的面前求饶着,此时的他哪还顾得什么面子,只希望此事就此作罢。

    老头摆了摆手,道:“起来吧!今天这事就算了,扶着你的儿子回去吧!把伤养好后,自己去执法院领罚。”

    “多谢师祖,多谢师祖!”他连忙磕头道谢着,这才扶着他的儿子带着几名弟子迅速离开。

    见他们都散开了,唐心这才笑眯着眼上前道:“师傅,你今天真是威风了。”

    闻言,老头子得意洋洋的一手叉腰,一手抚着胡子,挺起了胸膛,笑眯着眼说:“那当然,你也不看看老头子我是谁?”

    ------题外话------

    中秋节了,妞儿们节日快乐,瞧着我这么努力的一万五更新上,求票票,冲上票榜前十名有奖励五百米米给作者滴,你们要加把劲了,别客气,都往我身上砸过来吧,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