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47 进飘渺仙门

    见几人担忧的模样,老头叹了一声,摆了摆手说:“你们别担心,没事没事,虽然去鬼门关里转了一圈回来,不过也死不了,她的身体恢复得比谁都快,老头我回来时,她正在那萧家里作客呢!”

    看着他们明显松了一口气,老头又笑眯着眼说:“不过啊!这还真的多亏了老头我,要不是老头我在那千钧一发之时救了他们,他们现在估计全都回不来了,所以你们是要好好谢谢我的。”

    闻言,白嫣轻松了一口气,上前轻轻侧身一福,道:“那真是多谢前辈了,还好他们出门有贵人相助,才能平安回来。”

    “呵呵,那是。”老头就如同孩子一般,被这么夸着不由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乐得直点头。

    扶着唐子浩的夏雪打量着老头儿,见他一身气息内敛,说不定真的是个高人,毕竟,他说是沐宸风的师傅,那就应该更不简单,又说是小姐让他来的,说要收子浩为徒弟,那么……

    她的目光微闪,美丽的脸上露出了一抺的笑容,轻轻拉了拉唐子浩的衣袖:“子浩,这位前辈说是小姐让他来收你当徒弟的,你怎么就愣着了?”

    唐子浩回过神来,看了夏雪一眼,这才看向老头,问:“前辈要收我为徒?只是,我早就拜入别的仙门之下,这再拜……”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让老头给打断了。

    “没关系没关系,不管你以前拜入哪个门下,现在只要再拜在我的门下就可以了,对了,你真的是变异灵根雷属性的?提气运息弄个雷来看看?”老头眯着眼打量着他,那睿智的目光不知在想着什么。

    听到他的话,唐子浩微顿了一下,这才伸出了一只手,提气凝聚一股雷属性能量,只见,随着他手中的能量一涌起,在他的掌心之中就像有一个小小的雷凝聚在当中似的,看得周围的冷煞几人不由的暗暗心惊,原来雷属性不仅仅可以让雷从天上劈下,还可以像其他灵根一样的凝聚在手中形成一股能量,由其是,这雷属性的气息这样的强大,只是,不知这老者到底有什么本领?能收他为徒?

    明显,唐子浩也想到了这一层,就算是要再拜师,他也希望可以拜一个可以指导到他的师傅,一个实力比他高强的师傅,这老者看着有些古怪,虽然一身气息内敛像是很不简单的样子,只是,却仍不知他的实力到底是怎么样?如果收了他为徒,又能教到他什么?

    “好好好,不错不错,那丫头还真没骗老头,原来真的是变异灵根雷属性,不错不错,呵呵呵,小子,快跪下拜师啊!还愣着干什么?”老头看到唐子浩凝聚而出的能量,明显的很是开心,像是发现了一个宝贝似的,乐得只差没欢呼出声。

    唐子浩露出了一抺笑容,看着他道:“前辈,晚辈对您还不清楚,不知道您仙门何处?如果拜在您的门下成为您的弟子,那么您又能教我些什么呢?”他的目光落在老者的身上,注意着他的神色,当看到老者眉宇间的那股自信与眼中的笑意时,不由的心下微怔,暗忖着,他,到底是什么人?

    “呵呵……”

    老老目光奕奕的看着他,一边抚着胡子,一边笑说:“老头能让你进阶比吃丹药还要快,还能让你的雷属性威力更加的强大,而且也能传你雷属性的攻击招式。”看着他的目光涌上惊喜与不敢相信之色,他笑眯着眼越发的自信,越发的得意洋洋:“依老头看,你虽然是变异灵根雷属性,不过应该没有修习过雷属性的攻击招式与方法吧?说得也是,这大陆上除了老头之外就没人懂得教,你呀!老头要收你为徒你真是三生修来的福气了。”

    唐子浩一怔,仔细的打量着他,想起他先前的话,一个念头划过脑海,心头猛的扑通一跳,惊愕的问:“难道,前辈就是南峰仙翁?”南峰仙翁,这修仙界上唯一一个跟他一样拥有变异灵根雷属性的仙修,他的实力是公认的,是飘渺门的第一任门主,也是飘渺门的创办人,他刚才都没想到他就是他。

    “嗯,不错。”老头点了点头,问:“现在知道了,那你还拜不拜啊?”

    闻言,唐子浩当即跪下,道:“师傅在上,请受弟子一拜。”给恭恭敬敬的给他磕了三个响头,这才被夏雪扶着站了起来,看着跪下的他,夏雪不由担心的问:“子浩,膝盖怎么样?受得住吗?”

    “可以,这腿已经好多了,如果是前段时间,我自是不能这样跪下。”唐子浩笑说着,示意她不用担心。

    “你的腿怎么了?我看这丫头一直扶着你,腿是伤着了?”老头挑着眉,记得那一回偷偷进来时也看着他坐在轮椅上的,不过这会倒能站起来,这倒是很出乎意料。

    “以前这腿伤过,一直站不起来,是前段时间我妹妹才用药给我治疗的,最近好了很多,有小雪扶着我走路已经可以跟正常人一样了,再过十天半个月相信就会已经全愈了,对了师傅,我妹妹他们有没说什么时候回来?这一回他们出去都遇到了什么事?师傅您给我们说说吧!”

    见他这样说着,老头儿便点了点头,笑道:“好好好,老头我就跟你们说说,事情就是这样的,在那蓬莱仙岛那里……”

    就在老头儿在宅中住了有些天后,这一日,唐心他们也总算回到了洛川城,一城洛川城他们便直接往宅中而去,听说了他们回来的城主轩辕剑也是急急的赶了过来。

    “他们回来了,他们回来了!”府里的丫头看到他们回来,欣喜的往里面跑去,一边喊着让大伙都知道,八煞他们一听当即跑了出来,而夏雪与唐子浩和唐正宇夫妻他们一同走了出来,当看到他们那几人时,不由的脸上扬起了欣喜的笑容。

    “你们回来啦!一路上累了吧?快进里面休息一下。”白嫣上前握住唐心的手将她带进了大厅中,一边问着:“心儿,你们这一趟出门真是担心死我们了,好在现在都没事回来了,快,快都坐下休息一会吧!”

    “娘亲,你看我这不是好好的回来了吗?又没少块肉。”唐心笑意盈盈的说着,看到他们心情很是愉悦,目光落在那同样一脸欣喜的胖子哥哥身上时多看了几眼,走过去将他按着坐下,问:“胖子哥哥,你的脚好点了吗?怎么没坐轮椅就出来了?你快坐下,不要站太久了。”

    “妹妹,不用担心,我的脚已经好很多了,现在都跟正常的一样了,最近我都没坐轮椅,正好可以多走走路,你们这一路定是累了吧?我们都以为你们没这么快回来。”他本来想,他们既然去了萧家那里,应该会在那晨停留一段时间的,倒没想到这么快就回来了。

    “我们也不是很赶,路上也说不上累,对了胖子哥哥,那个老头没来吗?我怎么没见着他?”唐心朝周围看了看,也不见老头儿的身影,很是诧异。

    听到她的话,白嫣摇头笑了笑,正要说她不能这样直呼那位前辈为老头,就见外面传来的声音,这才没开口,笑着朝外面看去,只见一抺快如闪电的身影飞一般的掠了进来,一眨眼就到了唐心他们的身边。

    “我说丫头,徒弟儿,你们总算是回来了,那正好,丫头,你胖子哥哥我现在已经收了,你也一起来吧!就差你了,快点快点,也好了了老头我的心愿。”他可想着再过一段时间去飞仙界转转的,不过在走之前,他得先将这丫头给收为徒弟先。

    闻言,沐宸风挑了挑眉,看向唐子浩,问:“你真的拜了这老头为师了?”

    “嗯。”唐子浩点了点头,看了老头一眼,说:“师傅他懂得很多,这些天他也一直在指点我的修炼,对我很有帮助。”他有些奇怪,为何他叫他老头呢?

    唐心则笑眯着眼,眼底掠过一丝狡黠的光芒,看着老头问:“那,我胖子哥哥都拜你为师了,你这当师傅的给了见面礼没有?”这老头,收藏的东西可都是宝贝,就是抠门得紧,不知有没拿出来分给胖子哥哥一两件?

    听了这话,老头一副一关事的样子左瞧瞧右瞧瞧,装傻的问:“什么拜师的见面礼?这难道不是弟子拿来孝敬师傅的吗?你胖子哥哥没给我见面礼,丫头,你是不是得连他那份都准备了?”说着,他摩擦着双手,一脸期待的看着她。

    “喔?那好,我胖子哥哥的见面礼我给了,不过,这给见面礼的一般都是师傅,那以后他岂不是都得改口了?”

    老头一听这话,顿时就瞪起了眼睛,指着唐心开始装可怜:“你这丫头,又欺负老头我!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欺负老头我,这唐心他娘,你来看看你来看看,这丫头这一路上就是这样欺负老头我的,还有那个臭小子,老头我人老了也没用了,整天就是被欺负,打又打不过他们,你们说他们怎么能这样呢?这两人到现在就没叫过老头一声师傅,也没给老头我一份礼物,现在还要来挖老头我宝贝,这两人就不是好人!哎呀,我怎么就这么命苦呢?收了这么两个不听话的徒弟,我说子浩啊!你可千万不能像他们两人一样,师傅的后半辈子可就靠你了就呀!”

    “噗嗤!”

    听着老头的话,梦珊忍不住的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见老头儿瞪着她,连连摆手道:“前辈,我可不是笑您。”

    莫子漓和玄月凌子寒他们听着老头的话,也不由的嘴角一抽,很是无语,如果不是亲眼见到实在是很难相信这么个老头竟然是一个拥有强大实力的强者,果然是人不可貌相啊!

    白嫣和唐正宇听着老头的话,也是笑了笑,道:“心儿,这可就是你的不对了,我们身为晚辈的理当孝敬老人家,这礼更是不能少,回头呀,你可得给老前辈送上几份礼物才行。”

    “是是是,回头我一定送上几份礼物。”唐心摇头笑了笑,看向他们道:“对了,他回后有没跟你们说起小雨的事?”

    “小雨?”唐子浩几人一怔,显然不知她怎么突然间提起小雨了?

    一旁的老头摆了摆手:“没有没有,老头最不喜欢的就是说起那些鬼鬼怪怪的东西了,老头我最怕那东西,没说没说,你们自己去说,你们谁起那鬼怪的东西,我还是走了,我去别处溜溜,你们就不用找我了。”说着一摆手,直接就往外溜去了。

    “心儿,这到底怎么回事?小雨?小雨不是已经死了吗?”唐正宇和白嫣不约而同的问着。

    而一旁的唐子浩想到当年小雨为了救他而死的那个场境,不由的悲从心来,明明只是一个女子,却为他挡下了那么多的狂揍,那本该落在他身上的踢打全落在她的身上,那致命的一脚,至今让他都难以忘怀……

    “妹妹,你不会突然间提起小雨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小雨她……”唐子浩颤声的问着,看着面前的她,想要问小雨怎么样了?她不是早在几年前就死了吗?她怎么会再次提起?刚才师傅说起的鬼鬼怪怪,又是什么意思?

    “小姐,小雨怎么了?”夏雪想起自己那死去的妹妹,不由的眼眶微红,她至今仍记得那一夜雨下得很大,小雨浑身都是湿的,任她怎么叫她都不会应她,她就连她最后的一眼也没看到,她就那样走了……

    “爹娘,胖子哥哥,小雪,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我在蓬莱仙岛上受了伤,灵魂出窍也不知怎么的就去到了鬼界,那老头应该只是跟你们说我受了伤的事吧?其实在那鬼界那里我找到了小雨的灵魂,后来墨去了,他把我们都带了回来,现在小雨就在他身上的一颗凝魂石上。”

    听了她的话,唐子浩不由的激动的了,他握住了唐心的手,惊喜的问:“真的?妹妹你真的找回小雨了?太好了!太好了!我一直以后她死后应该去投胎了,没想到她竟然一直都在,那她现在怎么样?我们现在能见到她吗?”

    夏雪是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心情激动得不知说什么好,她又是哭又是笑的问:“小姐,是真的吗?小雨真的还在吗?她还好吗?我也以为她已经投胎了,没想到,没想到她竟然一直都在……那鬼界是什么地方?她怎么会在那地方的?她现在怎么样了?”

    “是啊心儿,小雨现在怎么样?我们能看得见她吗?”白嫣和唐正宇也不禁问着,两人很是激动,当年后来的事情怎么样他们不知道,但是跟子浩相遇后他说起,才知道小雨为了救他而死,他们听了是心里难受极了,小雪和小雨两个孩子都那样的讨人喜欢,虽然说是打小跟在心儿的身边,可他们从没将她们当成下人看待,当知道她死了,而且还是为了救子浩而死的,那心里的难受真的是无法言表。

    “你们不要急,我慢慢说给你们听,现在是白天,她的魂魄本就弱,不能出来,等到晚上时再让墨叫她来出见见你们。”唐心说着,轻叹一声,道:“当我在那鬼界的水牢里看到小雨时,我真的不敢相信她就是小雨,原来这几年的时间里,她不知怎么的去到了鬼界,被鬼界里面一个色鬼捉了起来关在水牢里,浑身湿渌渌的,看得我一颗心都揪了起来,不过现在好了,她跟在墨的身边,魂魄也比较稳定了,等我们以后找到适合她的身体后就可以让她重生了。”

    “真的吗?她还能重生吗?是真的吗小姐?”夏雪激动的问着,又是哭又是笑的,唐子浩见状将她搂在怀里,道:“小雪,小雨的死一直是我心中的痛,她现在有机会能再活过来,比什么都好,你也别哭了,这是值得开心的事不是吗?”

    “嗯,我这是开心,我没想到还能见到小雨。”她拭了拭眼泪,露出了一抺笑意,道:“等天黑了就能看见她了,太好了,真是太好了。”

    十二龙骑们听到他们回来了,当即从竹林中跑了出来,来到大厅看到久不见的主子,不禁激动的唤了一声:“主子,你可回来了!”

    听到他们的声音,唐心回头一看,见拓拔逸也在那里面,不由笑了笑,道:“你们最近怎么样?可有努力修炼啊?”说着,走上前去,摸了摸拓拔逸的头:“小逸好像也长高了不少是不是?”

    “是。”小家伙还是不善言语,也只是点了点头,一副冰山的模样看得唐心不由的失笑,揉了揉他的头:“你这小鬼,装什么酷呢?看看哪个孩子像你这样的,冷冰冰的小心以后长大了没有女孩子喜欢。”

    唐正宇看了众人一眼,说:“好了,你们一路回来也累了,先去休息一下吧!我们让人给你们准备些吃的,晚上大伙再一起聚聚。”

    “好。”他们点了点头,这才走出了大厅,往各自院中而去,龙骑他们见状也散去,让他们能好好休息一下。

    唐子浩和夏雪从没觉得这日落的时间竟是这样的漫长,他们在等待着,等待着夜色降临之后可以看见小雨,然而,那天边的太阳却像位在散步的老人家似的,不急着回家,慢慢的,一点点的,才从西边落下。

    白嫣已经让人准备好晚宴为他们接风洗尘,让他们可以好好的吃一顿了,天色还没暗下,轩辕剑和他的女儿轩辕筱筱就已经来到了宅子里等待着,十二龙骑与八煞他们也坐在席间,玄月和莫子漓以及木子黧凌子寒和梦珊他们都已经到位,不多时,唐心和沐宸风还有墨他们三人也走了出来。

    “今晚真是热闹,我们大家好久没有坐一起吃饭了,都坐着,不用起来。”唐心笑说着,见轩辕剑他们要起来,便示意他们坐下,道:“今晚先跟大家介绍两个人,凌子寒和云梦珊,他们是在我蓬莱仙岛里面的人,这次我们支蓬莱仙岛不仅得了个药灵,还找到了我的一个亲人,而他们两人是蓬莱仙岛的弟子,以后都会跟在我的身边。”

    凌子寒和梦珊站起来朝众人点了下头像打了个招呼,便再次坐下。唐心则一一的为他们介绍着,让他们认识十二龙骑和八煞以及木子黧众人。

    “唐心,药灵长什么样?拿出来给我们大家看看啊!”木子黧感兴趣的说着,想要看看那万年才诞生一只的药灵是长什么样的。

    “这个简单,这小东西呆在空间里面一直闹着要出来,来,给你们瞧瞧。”唐心从空间中把圆鼓鼓软糯糯的药灵捉了起来,唇角一勾,清眸中划过一丝狡黠的笑意,冷不防的就把药灵那么一弹,弹到了木子黧的怀里。

    “啊!主人你使坏!”冷不防的被当东西一样弹出去的药灵惊呼一声,只觉得脑袋转得晕,它的两片小叶子的翅膀都派不上用途,下一刻,就被一双柔软的手托住,才稳住了它圆滚滚的小身体,只是还没缓过神来,就听着几声惊奇的声音传出,下一刻,那手指就在它的肚皮上截了截。

    “这玩意儿就是药灵?还一万年才诞生这么一只?怎么软软的?是什么构成的?咦?这叶子是怎么回事?拿叶子当翅膀吗?这么胖飞得起来吗?还有这上面盖着的这一片叶子,干嘛用的?遮凉?”

    “子黧,给我看看。”轩辕筱筱也好奇的凑上前,接过那头还在晕的切灵也是一阵把玩,摸着它软糯糯的身体,又碰了碰它的那几片叶子,很是好奇:“它的身体里面那幽绿色的亮莹光是什么?怎么它是圆圆的?手脚都好小,它飞得起来吗?”

    “放开放开,你们放开人家!”缓过神来的药灵委屈的扁起了嘴,水汪汪的大眼睛像是盈了泪珠一样,可怜兮兮的看着木子黧和轩辕筱筱,却不知,它那模样更是让两人都舍不得放开,又是掐又是摸又是捏的把玩着它那圆滚滚的身体。

    “小东西,起来起来,飞一个来看看。”木子黧逗弄着它,而药灵却连滚带爬的溜了下去,一溜烟的钻到了下面又拍着身上的两片叶子飞了起来,朝唐心的方向飞去。

    “主人……”

    “呵呵……”唐心轻笑出声道:“你跟她们玩玩,去吧!不是说着要出来吗?那就陪她们玩去。”说着,伸手一弹,又将它给弹到了木子黧的怀里。

    “就是,小东西,你不用想着跑了,就在这里让我们玩玩,你吃什么的?桌上有果子,要不拿点给你吃?”木子黧笑意盈盈的拿起一颗果子递上前,哪知这小家伙根本闻也不闻一下就扭过了头,压根不理她。

    “它只要就吃人参,上回竟然把我空间里面的人参娃娃的一只手给吃了。”

    “不是吧?那后来怎么样了?”

    “后来就捉它来放血,你们别看这小东西只有这么一小个,一身全是宝,要不然也不会万年才出这么一只了。”她笑了笑,在桌边坐下,看向墨,说:“墨,你把小雨叫出来吧!让大家见见。”

    “好。”墨点了点头,拿出了空间的那颗凝魂石,下一刻,一缕白色的魂体弥漫而出,慢慢的形成了人的模样出现在他们的面前,这里的人也没几个见过小雨的样子,但当看到她长得跟小雪一模一样时,不由的怔了一下,原本两人竟然是长得这么的像。

    “小雨!”

    夏雪忍不住的上前想要去放抱她,却发现自己的双手从她的身体穿了过去,就如同虚幻的一般,让她碰不到也摸不着,不由的一怔,对呀,小雨已经死了,她现在只是灵魂存在着,她又怎么可能碰到她呢?不由的心下一阵抽痛着,两人从小相依为命,她曾说过要好好的照顾着她的,可是她却没尽到一个姐姐的责任……

    “姐!姐,我好想你,我好想你!”小雨看到她也不由的悲从心来,来到她的面前伸出手想要去碰她,也是同样的碰不到,不由的垂下了手:“姐,我已经死了,这只是我的灵魂,我以为再也不能再见到你们了,没想到还能再看到你们,姐,少爷,我听墨说了很多关于你们的事,我真羡慕你们可以跟着小姐一起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可惜我,可惜我……”她不由的垂低下了头,神情悲戚而哀伤。

    唐子浩看着如同虚幻般存在着的她,不由的心头一阵的激动,颤声说:“小雨,对不起小雨,都是因为我,都是因为我你才会死的,如果不是当年你为了救我你也不会在死后还受了这么多的苦,你放心,我一定会帮你找到一个适合你重生的身体,到时你就可以再跟在我们的身边了,到时我们大家又能在一起了。”

    “少爷……”

    她掉着泪,看着他,心下又是激动又是辛酸,没想到这一晃几年过去,她一个已经死去的人,一个只剩下灵魂又被关在鬼界的水牢中的一缕幽魂,竟然还能回到他们的身边,再次的看到他们,就算是找不到 适合她重生的身体也没关系了,她只要能这样跟在他们的身边,看着他们就已经足够了。

    “傻小雨,你忘了吗?我说过你就是我的妹妹,你可以跟妹妹一样叫我哥哥,你忘了吗?”唐子浩心下感慨万分,当年小雨死前的一番话一直都留在他的脑海里,久久无法忘去,今日能再次看到她,他就要告诉她,他就是她的哥哥,她的亲人,他以后也会保护她,就像保护他妹妹唐心一样的保护她!

    “可以吗?小雨、小雨真的可以叫少爷一声哥哥吗?”她的声音有些惊喜,又有些不敢相信,虽然当年少爷是那么说过,可是这一直是她不敢想的事情。

    看着这样小心翼翼的她,唐子浩点了点头,露出了一抺笑容道:“当然可以,我们说过的,不是吗?”

    闻言,她又是哭又是笑的,拉着墨的衣袍来拭眼泪,看着前面的唐子浩,笑着唤了一声:“哥哥。”

    “小雨,你放心,以后哥哥保护你,一定给你找一个身体让你可以重生的!”

    “嗯,我相信,小雨相信。”他疼爱小姐她打小就看在眼中,他说要保护小姐就一直有个哥哥的样子一直在尽他最大的努力保护着,她以前一直羡慕小姐有一个这么好的哥哥,没想到,她今日也有了,太好了,这些年的苦,这些年的痛全都是值得的,她有着这么多关心着她,爱她的人,她真的好开心好开心。

    夏雨又哭又笑的拉着身边墨的衣袍来拭眼泪,一边说:“墨,我真的好开心,眼泪也停不下来了。”

    墨瞥了她一眼,见她从刚才出来就一直紧跟在他的身边,哭了还拉他的衣袍去拭泪,不禁嘴角微抽,半响一阵无语,依旧冷漠如初的站着,血眸平静的看着这一幕。

    “小雨,为什么你能碰得到墨的衣袍?”夏雪看着她一直拉着墨的衣袍,不禁有些诧异,他们都碰不到她,那她怎么就碰得到墨了?

    “墨是鬼尊,一身阴寒之气,我就能碰得到他,这阵子我都是跟他在一起的,有时大晚上我都出来让他给我讲你们这几年的事情,所以现在虽然我没跟你们一起经历,但是我也差不多知道你们都经历了什么了。”说着,她看向唐子浩道:“子浩哥哥,我姐姐从很早的时候就喜欢你了,你却一直像木头似的不知道,难得你们现在能在一起,我真的好开心。”

    被她这样一说,唐子浩也不由的笑了,道:“那是因为我以前一直不知道你姐姐偷偷喜欢着我。”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起这事,夏雪的脸上不由的浮起一丝红晕,神情带着几分的羞涩,看得夏雨很是为他们开心,姐姐喜欢着子浩哥哥这么多年,现在两人终于能在一起了,太好了。

    沐宸风看着夏雨和墨两人,凤眸微闪,唇角勾起了一抺笑意,对唐心道:“你说这夏雨跟墨呆了一起这么些时间,是不是培养出感情来了?”

    “呵呵,不真有点可能,也只有小雨敢拉墨的衣袍来擦眼泪了,哎,对了,那老头哪去了?怎么没看见?这样热闹的场面他应该会出来的才对啊!”唐心朝周围看着,也没看到有那个老头的身影,不由的挑了挑眉。

    “那老头又不会出什么事的,不用管他,倒是我有一事要跟你说一下。”

    “什么事?”

    “我打算明天先回飘渺门去闭关修炼,我觉得应该先把这实力提上来,你刚回来就先在这里多陪陪家人吧!到时想去飘渺仙门就再来。”他把他的打算说了出来,这是他一路在想的,实力的提升很是重要,毕竟,老头儿的实力都那么强,他们更是不能太弱了,要不然将来若是有什么样事只怕会无法自保。

    闻言,唐心看了他一眼,见他神色认真不像开玩笑,这才点了点头道:“嗯,这样也好,我应该再过一段时间也会跟老头子一起去飘渺仙门,你先去吧!我要在这里多陪陪我爹娘他们,还有就是一些事情要跟他们说一下。”

    这一夜,他们说着最近发生的事情,聊着生活的趣事,边喝酒边吃肉的庆祝着小雨的回归,直到,天渐亮时才散了去……

    随着沐宸风的离开,过了约大半个月后,唐心将众人叫到了厅中,打算把她接下来的的计划说给他们听。看着厅中的众人,有八煞,有十二龙骑,也有漠子漓和凌子寒以及玄月,还有木子黧和梦珊唐子浩和夏雪,也有她的爹娘和墨,看着众人都在,她轻叹道:“事情是这样的,我和胖子哥哥已经拜在那老头的门下,也算是他的徒弟了,胖子哥哥得跟那老头学那雷属性的攻击才行,而我也打算找个清静的地方修炼,还有炼制丹药和学一学炼器,一年之后炼器门还有件事要我去办,所以这炼器必定得学成,也不是说这里不好,只不过这里比较适合居住和,如果是炼器和炼丹的话,一些逆天的丹药都会引来雷劫,我就怕到时又惹来什么麻烦,所以,打算就这两天去飘渺山。”

    听了她的话,众人沉默着,半响,玄月这才开口道:“那我跟着去保护你。”

    “我们也去主子。”

    “不,你们都别去,我只打算和胖子哥哥以及梦珊三人一起去,你们留下来都有事情要做,不能就这么一走了之。”她正色的看着他们,说:“小雪也不能去,小雪留下来吧!你也得专心修炼了,如果跟胖子哥哥在一起的话,你会无法专心一致的,在飘渺仙门中我是不会遇到什么问题的,就算如果真的遇到了什么问题我自己也会处理,所以你们不用担心。”

    “唐心,那我呢?”木子黧指着她自己问着:“梦珊能去为什么我就不能去呢?我也可以去那里说不定能帮上什么忙。”

    唐心看了她一眼说:“子黧,你还是留在这里好些,可以跟他们一起修炼,也能互相照顾着,带上梦珊自有我的用意,玄月,子寒,子漓,我和胖子哥哥都不在家里,就要靠你们多看着点了。”

    几人抿着唇,因不能跟着她一道而去心情沉闷着,此时听她这么说,不由的朝她看了一眼,顿了一下,这才点了点头:“放心吧!我们会的。”

    “好就好,我就能放心了,对了墨,我另外有事情要你去做。”唐心看着他说着,道:“小雨跟你在一起,你也知道她现在就缺一个身体可以重生,而这适合她的身体又不容易找到,我想你就出外去到处走走,一来可以历练,二来若是遇到有适合小雨重生的也能让她有个身体,但是要记住,就算看到再适合的,我们也不能去强夺别人的身体,要找就要找刚刚死去的,如果允许的话,自然也要知道那个身体的来龙去脉才好,我不希望小雨的重生也会害去一个无辜的人的性命。”

    “嗯,主子放心,我知道怎么做的。”墨点了点头,血色眼眸微闪。

    “心儿,子浩,你们到了那里要多照顾着自己一点,免得我们在家里担心,知道吗?一有时间就回来看看我们,不要太久了,知道吗?”白嫣握着他们的手说着,眼中尽是浓浓的不舍之情。

    老头儿咻的一声从外面跑了进来,笑呵呵的说:“不用担心不用担心,老头我会好好照顾他们的。”

    然而,听到他这话的众人却是嘴角一抽,这老头连自己都照顾不好,怎么可能会照顾别人?尤其他越是这么说,就越叫人不放心,这老头疯疯癫癫的谁知道他到底会怎么来指导他们?然而,虽然心下担心着,却也无可奈何,毕竟他们没有跟去,他们也相信着,唐心和唐子浩可以处理好一切的。

    飘渺仙门位于南边的一处高峰之上,终年云雾弥漫,深山藏林,只见其峰不见其影,周边山脉相连,野兽出没,仙门之中层山相叠,高楼立于云雾之中,每当晨暮之间,便有钟声传出,弥漫在山林云雾之中,飘渺而悠远,颇有几分仙境气息……

    自从从蓬莱仙岛回来的帝殇陌,一直沉默不语,就好像将自己封闭在自己的世界之中一样,无论柳少白怎么问也问不出个所以然来,这一天的飘渺仙门显得有些热闹,随处可见的弟子们都在议论着前两日他们的师祖以及师祖新收的两个徒弟,听说师祖如今总收三个徒弟,已经扬言不再收徒,这两名徒弟就是他的关门弟子。

    能被他们师祖收为徒弟的又岂会是泛泛之辈?拂尘仙君就是一位绰绝非凡有如谪仙般的人物,众名弟子都在猜测着,这师祖新收的两名弟子又会是哪里人氏?有什么样的来头?还是说天赋极好?他们又长着什么模样?为什么能得师祖青睐?

    帝殇陌坐在树下闭着眼睛,看着像是睡过去了,其实他脑海里却是在想着事情,前段时间听说拂尘仙君回来了,如果是以前,他根本不知这拂尘仙君就是沐宸风,然而,一趟蓬莱仙岛之行却让他知道了很多也许不会这么快知道的事情。

    师祖收了就两名弟子?这两名弟子是何人?隐隐的,他能猜出这其中一人定会是她,是她来了飘渺仙门吗?想想真是讽刺,曾经的他弃她而去,就为了进这飘渺仙门踏上修仙之路,如今,她也来了,修为比他厉害,就连地位也在他之上,如果在这仙门中遇见,他是不是要弯腰朝她恭敬的行上一礼?唤她一声师叔?

    “帝殇?你怎么在这?”柳少白走了过来,在他的身边坐下,说:“你听说了吗?我们师祖前几天回来了,还带回来了两名关门弟子,你知不知道这两人是什么人?现在门里的弟子们都在猜测着这两名弟子的身份,不过上面下了命令,拔出的两个山峰门下弟子没有允许都不许去打扰,这待遇跟拂尘仙君还真有得一比,真不知是什么人这么好命,竟然能被师祖收为关门弟子,你说我们来了这飘渺仙门几年了,到现在实力也还在筑基期,唉!说不定基是有师祖的指导,我们早就跃入金丹期了。”

    闭着眼睛的帝殇陌缓缓的睁开了眼睛,看着天空,应道:“嗯,听说了。”同处一个仙门,以后碰面的机会也会多了吧?只是,他从最初的渴望见到她到现在的无法在她的面前抬起头来。

    “我跟你说,那个苏若水这阵子听说拂尘仙君回来了,又一直想进他的山峰,不过好几次都让守着的弟子给赶了出来,这个女人还真的不要脸,总往上凑着去,也不想要人家拂尘仙君能看得上她吗?这会听说我们师祖又收了两名关门弟子,正四处打听着这两人是什么来历呢!”

    听着他的话,帝殇陌目光微闪,苏若水想去见拂尘仙君?她是不知那拂尘仙君就是沐宸风,要是知道的话就不会这样想进他的山峰了,沐宸风是什么人?他的一颗心全在唐心的身上,又岂会看上苏若水那个女人?

    “对了殇陌,听说我们师祖收的这两名关门弟子中其中一个是女人,长得美得跟天仙似的,因为是师祖的关门弟子,所以我们门主特意拔了几名弟子过去,听那些弟子说,那两人都长得跟仙人似的,一身的仙风道友,尤其是那女的,我们的小师叔,更是有如九天之上的玄女下凡,美得不可思议,真想见见到底是怎么样的一名女子,我见过最美的女子就是唐心了,不知道这……”

    不知不觉得的把唐心说了出来,柳少白不由的捂住了嘴,瞥了他一眼,见他敛着眼眸神色不明,不由讪讪的笑了:“殇陌,我这人就是嘴快,这不提的就偏偏提起来了,你也别放在心上。”

    帝殇陌目光微闪,心中隐隐抽痛着,下一刻,他站了起来,道:“我先回去了。”说着不等柳少白说什么便迈步离开。

    “唉!到现在还没能忘记唐心吗?一说起她他就这样,这是何苦呢?”柳少白看着他离去的身影轻叹着,只是冷不防的一道声音从背后响起,吓了他一跳。

    “唐心?哼!他又在想着那个女人?”苏若水不知何时来到了柳少白的身后,冷哼了一声,看着那迈步离的去的白色身是影眼中尽是不甘与愤怒,这都多少年过去了?他看不上她也就罢了,竟然心里还一直念念不忘唐心那个无法修炼的废物!她就不明白了,以她苏若水的容颜与天赋,到底哪一点比不上唐心那个空有其表的女人了?

    柳少白睨了身边的她一眼,问:“你来这里做什么?我可是听说你最近忙得很,怎么?又想起殇陌了?你就死了这条心吧!虽然殇陌跟唐心是没戏了,不过也轮不到你,你,注意也只是个输家。”

    “柳少白,你也想为那个女人出头吗?一个无法修炼的废物有什么能跟我相提并论的?我是输家?真是笑话!我苏若水在这飘渺仙门的女弟子当中算得上是数一数二的,那个唐心别说是灵根也没有,就是武之力也没有,有什么能跟我比的?你们这些男人,不过就是看中了她的那张脸罢了,只可惜,她无法修炼,也只有那短短的百年时光,百年过后也就只能化一堆黄土!不用再过十几年,她那张被你们称之为绝色无双的容颜就会老去,她就会变成一个老太婆!到时还有什么容颜可说?更有什么资本可以跟我苏若水相比?”

    “无法修炼的废物?”柳少白睨了她一眼,眼中尽是不屑与轻蔑:“不知是谁就败在这无法修炼的废物手中,在众人的面前出尽了丑不说,一张脸还被划花了,苏若水,你说得你这么厉害,却仍输在唐心的手中,再厉害,也不过如此,哼!”他不屑的声音一落下,衣袖一拂懒得再跟她多说便迈步往前走去。

    “你!”

    他的话再一次的揭开了她曾经的伤疤,那一段让她又羞又怒的事实,让她无话可说,那一年,临前来修仙界的时候,她还被唐心那个女人那样的对待,让她脸面无全,如果不是来了这修仙界没人知道她过去的事情,她真的会羞得抬不起头来,该死的唐心!该死的女人!最好别让她再遇见她,否则,凭她苏若水现在的本领要取她的性命轻而易举!到时,她一定不会那么轻易的就让她死去,她一定会狠狠的,好好的折磨着她,让她受尽屈辱而死!

    只是,此时的她仍不知道,她一直看不起的那个人,此时就在这仙门之中,拥有着比她高的修为,比她高的地位,比她多的势力……

    唐心和唐子浩两人各分得一处山峰,而且还是继沐宸风的那个山峰之后最好的两个,怎么好?只因,这两个山峰就如骆驼峰一样是相连着,而且这两个山峰比较大比较高,云雾弥漫在半中腰间,居住的地方如处云层,山峰的景色也比较怡人,因为这两处山峰一直都是空着的,以前仙门的门主让弟子们到这里面来种上了一些花和一些果树,又铺有小石头路,每逢春暖花开之时,这两个峰都盛开着满山的鲜花,散发着阵阵清香与果子的果香味,原本这两个山峰仙门中的人都以为会给仙门中辈份最老的峰主,谁知,师祖的一句话下来,将这两个山峰给了他的那两个关门弟子,也正是因为这样,唐心和唐子浩才来没几天就让仙门中的一些峰主给记恨上了。

    如果不是他们两人突然出现,这山峰也不会落在他们的身上,正是因为他们的出现才抢了那原本属于他们的地盘,人还没见到,但那股凌驾于众位峰主之上的气势就已经让他们很是仇敌,当然,也有少数的人依旧做着他们应做的事,不去记恨别人,也不去关注别人,他们只做着他们应该做的,不去理会那谁对谁错,只要他们自己没做错那就行了。

    虽然被一些峰主记恨上了,但他们却又是敢怒不敢言,试问,哪个峰主有那么大的胆子去挑衅南峰仙翁的威严?谁敢去质疑他的安排他的话?没有,就是门主也不敢,南峰仙翁的一句话可以撤掉飘渺仙门的门主,可以赶走飘渺仙门任何一名峰主,甚至,可以秒杀了任何一名自以为是强者的强者,因此,他们虽怒,却不敢言。

    而此时,在山峰之上,那在飘渺仙门众人心中有着极大威严的南峰仙翁此时却是一点强者的风范也没有,更别提那什么威摄众人的气势与威严了,此时的他,就是一个得意洋洋的小小老头儿,无论是去到哪个地方,他那股随意的劲都是不会变的,此时就算是换上了一袭干净的白色衣袍,一副像模像样的仙门中最有说话份量的人,但在唐心和唐子浩他们的面前,他就像个老顽童,此时也不顾地上的泥土会弄脏了他的白衣衣袍,就那样盘膝席地而坐,一手抚着胡子,一手拿着一条不知从哪里摘来的树枝正盯着唐心和唐子浩两人。

    站在老头儿面前的唐子浩压根不知他想干什么,但是看着他那架势,倒有几分他们小是时候夫子拿着尺子对着他们准备打手板的模样。而唐心则挑了挑眉,玩味的看着老头儿手中的那树枝,暗忖着,这老头不会想拿这树枝抽他们吧?

    “咳咳!”

    老头儿装模作样的咳了一声,看着面前的两人,说:“你们两个,坐下坐下,站着这么高,老头儿我还得昂着头看着你们,你们说,到底是你们是师傅呢?还是老头我是师傅?”说着,拿着手中的树枝指着地上,示意他们两人跟着坐下。

    “坐地上?老头子师傅,这地上这么脏,我又是一名女子,这样做好像不太好吧?太失礼数了,你说是不是?要是让我娘亲知道了,会说你教坏我的。”唐心忍着笑,苦皱着眉头一本正经的说着。

    闻言,老头子目光一转,呢喃着:“好像有几分道理,这丫头跟老头子可不能比。”说着,睿智的目光一闪,嘿嘿的笑着:“丫头,你说得是,这一点老头我倒是没想到了,既然这样,那老头今天就先给你上第一课,你给我来个金钟倒立,先练练你的手劲。”

    “老头子师傅,什么是金钟倒立?没学过,不懂。”唐心很是无辜的说着,继而又扬起了笑意,道:“要不你就先教我胖子哥哥好了,你的那个五雷轰顶很厉害,就先教那个怎么样?”

    “一个个来,少不了的,看着,这脚朝天头朝下,仅用一只手指支撑着整个身体的重量呢就叫金钟倒立了,知道不?快点快点,给老头子作一个看看。”他示意了一下,又跃了下来,一双眼睛紧盯着唐心。

    “喔!原来这个就叫金钟倒立啊!那我来试试。”她恍然的点了点头,一转,也学着他刚才的样子脚朝上头朝下一指指地,不过,看着那近在眼前的老头,她眼中闪过一丝诡异的笑意,这老头儿,第一天就想给他们来个下马威,那她也来玩玩,不玩就真的太对不起他了。

    “啊啊啊!站不稳。”她惊慌的喊着,倒立而起的双脚朝老头子的方向击落,一旁的唐子浩一见,不由的眼中闪过一丝笑意,退至一旁没有靠近。

    老头一见唐心那架势,还真的以为她是做不来这个,当即连忙道:“稳住稳住别倒了!别倒……”话还没说完就见那双脚下来的力道带着暗劲,这才知道上了这丫头的当,于是,嘿嘿的笑了起来:“好啊!你这丫头,整我老头儿是不是?看老头怎么收拾你!”

    唐心一见迅速退离,不过老头却是快她一步捉住了她的脚就把她整个人提了起来,他们本来就是在高峰之上,又坐在边上,那周围弥漫着云雾,但也知道周围没有什么可阻拦的,老头特意把她带到边上转起来,就是为了吓她,只是他哪知,唐心根本不吃这一套,任他甩得多厉害唐心也不吭一声,直到,老头甩了好几圈后开始气喘喘的边骂着:“你这臭丫头,就不是个正常人,你就是个变态,变态!老头在收拾你你却当着在玩儿,真是气、气死老头了。”

    “呵呵……”唐心轻笑出声,下一刻,身形一转轻易的从他的手中跳开,稳稳的落于地上,说:“我说老头师傅,你这招对我是没用的,咱们都这么熟了,你就别再玩了,直接说吧!有什么厉害的,能瞬间取人性命的厉害招式没有?剑法拳头什么的都行,你若教,我就学,而且我天赋异禀,你只要耍一遍我就能记住了,不劳你再来一次,怎么样?”

    然而,老头却是没理会她,而在捉着自己的衣襟抖了抖,又蹦跳了几下,低着头往自己的衣襟里面看了看,又伸手去抓了抓,问:“我说丫头,你刚才在我身上洒了什么东西?怎么好像有些怪怪的感觉?”

    “噗嗤!”

    唐心不由的笑了起来,道:“老头子师傅,你还真不简单啊!连我动了手你都知道,真不愧是我唐心的师傅,呵呵……”

    “行了行了,别拍马屁了,你倒是说说,给老头洒的是什么啊?”他又抓又跳的,感觉像是有什么在衣服里面爬来爬去似的,浑身一阵不舒服。

    “老头子师傅,你多久没沐浴了?”她又是话不对题的冒出这么一句来。

    老头听了她的话却是一怔,想了想,道:“好像也有十天半个月了吧?你瞧老头这不是忙得,连沐浴的时间都没了,最近的一次,就是你娘亲给老头我弄来了一套新衣服那次了,后来的老头就直接换上一件干净的衣服,反正老头不说也不会有人知道,当然,你这变态丫头除外。”

    不远处的唐子浩一听,不由的嘴角一抽,十天半个月?他整天在地里打滚,竟然能十天半个月不沐浴,到底是怎么忍过来了?这一点还真叫人不得让不佩服。

    “老头子师傅,我就是闻着你身上都有股臭味了,所以给你洒了点痒粉,让你好去洗个澡,你还是快去吧!要不然没准身上会脱成皮呢!”唐心很是好心的说着,自动自觉的往后退开了一段距离。

    老头一怔,顿时一瞪眼,吹着胡子气愤的指着她:“你你你你这臭丫头,你敢阴老头子!你你你给老头等着……嘶!痒死了痒死了,像是蚂蚁在咬着似的,臭丫头,你给老头等着,老头一定回来收拾你……”他一边说着一边飞一般的往他自己的山峰掠去,几个眨眼间,就跑得连人影也见不着了。

    唐子浩走上前来,道:“妹妹,这样好吗?毕竟他可是我们的师傅。”

    “呵呵,胖子哥哥,这老头就喜欢玩,我们当然要奉陪了,接下来,我们就要准备好接招了。”绝美的脸上带着笑意,眸光中光芒涌动,不知在打着什么鬼主意。

    看着那山下云雾弥漫,唐心笑了笑,道:“胖子哥哥,我们来了也有两天了,还没到这仙门中走动走动,不如,我们下去转转怎么样?正好可以去看看那邹宏,他估计还不知我们来了飘渺仙门之事。”飘渺仙门为修仙界有名的修仙门派,门中弟子上万,更有不少出色的弟子,不过这一回来倒是没见到几个人,毕竟这几天都一直在熟悉这山峰的周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