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46 小小老头儿!

    老者的反应在众多人当中无疑显得反应过度,就算真的看见鬼魂,但作为一个拥有如此地位的上位者也应该做到泰然处之,哪怕真的看见了鬼魂也应该面不改色,而他,他的反应一下子像让众人觉得错愕,暗想着,难道,上任门主的死真的跟他有关?要不然他怎么看到上任门主的鬼魂如此的惊恐?

    见到了他的举动,另外的四人不约而同的相视一眼,继而将目光落在了唐心面前的凝魂石上,他们也曾听说用凝魂石就可将灵魂寄于其中,只是这凝魂石却极为难寻,所在之地必定是极阴的凶险之地,没想到这个白衣男子竟然弄来了凝魂石收起了他们师傅的灵魂。

    看着那从凝魂石中出来的灵魂,虽然飘渺如虚幻,但那面容却是他们所熟悉的容颜,看着往日恩师如今只有一缕鬼魂,不由的,他们都哽咽的唤了一声:“师傅!”

    老者从凝魂石中出来,看到了昔日的几个徒弟,目光微闪,掠过了他们几人,视线落在了大徒儿的身上,他沉着脸,抿着唇,沉声喝道:“你们好大的胆子!”

    他的一声厉喝声一出,那四位护法竟然扑通一声的跪了下去,神情很是惶恐的垂低下了头,异口同声的道:“请师傅恕罪。”那惶恐的神色不像是基于对他的尊敬,反倒像是对他的畏惧,而这扑通的跪了下去更是像是本能的反应,这一幕,让沐宸风几人看了不由的目光微闪。

    唐心若有所思的看着这一幕,这老者现在虽说只是一个灵魂,但不知为何,她却能感觉到从他那灵魂中散发出来的戾气,这股戾气让她不由的拧起了眉头,似乎,这个老者看起来不像表面的这么简单,如今已经是鬼魂是,可这一声厉喝竟然能让他那四名弟子惶恐的跪了下去,这就证明,他,绝非一般!

    那炼器门的现任门主见果然是他的鬼魂,也惊知自己反应过度,当即猛的回过神来,压下心中的惊惧,轻咳了一声,看着他道:“师傅,弟子几个在你不在的这些年时把炼器门打理得好好的,为何师傅一出现就生这样大的气?如今师傅只是一鬼魂了,自是不能再当这炼器门的门主,由弟子代为掌管,自是最恰当不过。”

    “好啊!我算是知道了,当年派人杀我的一定就是你!你杀了我就想坐在这炼器门门主的位置,是不是!”

    唐心看着老头的鬼魂在那里厉声喝着,像是随时准备扑上前去掐死对方似的,那从他灵魂中爆发出来的那股狠劲,仿佛生前也是一个狠辣戾气之人一般,如果真是这样,那倒也难怪他的那几个弟子为何看到他的鬼魂也会如此的惊惧,那是来自于本能的惶恐,想必,这老头活着的时候没少折磨他的这些弟子吧!

    那名老者被他这么一质问,像是在克制着什么似的,当看到他师傅那张脸孔,愤怒再也压不住的大声的吼出:“没错!就是我干的!你这老不死的,就是我让人杀了你的又怎么样!你早就该死了!只是没想到你竟然连死了也还阴魂不散的回到了这里,我不怕告诉你!我早就想杀你了,只是一直逮不到机会才让你这老东西活多了那些年,又祸害了不少的人!”

    “你、你放肆!好大胆的狗东西!果然是你动的杀心下的毒手!我要杀了你!”那老头的鬼魂厉声一喝,飞掠上前,手爪就朝他的脖子掐去,然而,那老头的鬼魂还没近得了他大弟子的身边,就让那八名浑身布着杀气的男子给挡了下来。

    “咻!”

    凌厉的剑气一经划出,劈向了老头的鬼魂,却是剑气划达虚空什么也没伤到,但是,却难感觉到那鬼魂依附着的阴森之气少了几分,那几名男子见手中的剑无法攻击到鬼魂,当即手一运气,其中一人的手指在剑刃在划过,呼的一声响起,剑刃上窜上了熊熊火焰,咻的一声再度的朝老头的鬼魂劈去。

    唐心看到这一幕不由的挑起了眉头,这几名男子果然不简单,竟然懂得以用火焰来对付鬼魂。看到那老头一见对方的利剑夹带着火焰劈向他,他当即迅速往回而来,来到了她的面前:“快,快给我杀了那个欺师灭祖的狗东西!”

    黑衣人持剑而来,火焰呼啸着在空气中划过,眼见就要劈向唐心,旁边的玄月目光一眯,身形一闪,咻的一声飞掠而出,手一扬,夺过对方手中的利剑一划,只听一声闷哼声夹传出,一具尸体的倒下,空气中的血腥味便也随着弥漫而开。

    “啊!”

    看到死了个人,周围的弟子们不由的惊呼了一声,门主身边的八名男子可不简单,竟然轻易的被那个黑衣男子给杀了,而且还只是一招秒杀,真的是太可怕了!再看他一身的杀气与摄人的气息是那样的无法忽视,他们不由纷纷惊得不敢乱动,唯恐被这场杀戮所波及。

    莫子漓他们都没有动,只是静静的站在唐心的身边看着这一幕,玄月一人已经足够对付他们了,他们也就是跟着过来瞧着热闹,不过,那老者身上应该会有什么防御的法器才对,毕竟他可是这炼器门的现任门主,就算实力不出众,身上多多少少也会有防御的宝贝,以备不时救命之用。

    果然,他们正想着,就见玄月持剑与那几名黑衣人交手时,凌厉的剑气划过空气中,咻的一声有如破风之势,气流的尾端扫过了那名退到一旁的老者,玄月是元婴巅峰的强者,他的剑气又岂是一般人能抵挡的?按理说这一道剑气一过,那老者定是必死无疑的,哪知,只听气流划过老者的身体,砰的一声传出,老者身上的衣袍被气流击破,露出了里面一件防御仙品灵器,只是,虽然身体有那件仙器护体没伤着,但却仍被剑气击退了好几步才稳住了步伐。

    那鬼魂老头看到那一件仙品灵器,目光一眯,戾气在眼中掠过:“好啊!竟然还穿着我的七宝衣!”

    七宝衣?唐心目光闪,看着那老者身上露出的那件衣服,看着很是平常,但是从刚才挡住了玄月的那一剑来看却是非同一般,既然有防御仙器在身,那么攻击自然是对他没有效果的,也只有生擒住他再说了。

    当日她答应这老头要帮他找到杀他之人,既然这个人都自己承认了,那她就帮他捉住让他自己去处理吧!打定主意,便对玄月道:“玄月,生擒了他。”

    “是。”

    随着玄月的声音一落下,就见他快如闪电的身影飞掠向那老者,步步逼紧,却不攻击,而是打算擒住他,老者一看瞄头一对就打算逃,只可惜,能在玄月的手中逃中的人并不多,这老者明显的没有那个好运气。

    “放开我!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管我们炼器门的闲事!放开我!放开!”那老者被捉住,能护着他的那八名男子却是已经死在了玄月的剑下,而炼器门的其他弟子此时根本不敢出来冒这个头,只能惊惧的看着这一幕,不知道他们到底要干什么?

    唐心看着这老者一眼,说:“正好碰巧我答应了你师傅要替他找到杀他的人,你自己竟然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招了,那么,我自是不能失信于他,放心,我不会杀你,就将你交给他为来处置吧!”她声音一落,玄月便点住了他的穴道把他丢到了那老头的鬼魂面前,这才站在一旁看着。

    “哼!跟我作对!你就是找死!让人对我赶尽杀绝害我丧命,今晚我就要你偿命!”他下了狠心要取他的性命,可当手掐住了他的脖子时,却又突然冒起了一个念头。

    他如今只是鬼魂,少了身体什么也做不了,而这个人,他的弟子在炼器方面修为不错,如今也已经是炼器宗师的级别,如果是他占据了他的这个身体,那么……

    念头一想,这下手便犹豫了,这一想忽然觉得这真是不错的主意,只要占据了他的身体,那么,他还是这炼器门的门主,这些人都全得听他的命令,而且,只要有了身体,他也可以离开这几个人了,尤其是那个丫头,跟在她的身边太危险了,因为这段时间以来,他知道她身体里有本命的火焰,那金莲圣火,如果杀了她取下她的内丹服下,那么就算得不到十成的金莲圣火也能得到个四五成,这对一个炼器师来说都已经足够了。

    沐宸风见他没动手,便挑着眉问:“不杀了?”这老头怎么看都不像是好人,如今害死他的人就在他的面前,他又在迟疑什么?或者说,是在打着什么主意?

    那老头回过身来看了他们一眼,说:“我突然想起,我正差个身体,他的身体与我本来的差不多,而且我感觉到这身体的磁场也适合,我正想着用他的身体重生。”

    周围的人听到他的话都不由的一怔,有的露出了惊恐的神色,有的露出了愕然的神色,有的半响也没反应过来,而地上的那名老者一听到这话,不由的惊得直摇头,喊着:“不要!我就是宁死也不要把身体给你!”声音一落的同时,他一发狠,直接就想咬舌自尽,那老头似乎早料到他的意图,当即就附进他的身体。

    唐心示意玄月解开了那老头的穴道,看着他在那地上打滚着,因为这是强行占据对方的身体,老头的精神力想必是在他的徒弟之上,挣扎了一番过后便慢慢的停了下来,他们几人看着那从地上站起请来的老者,他的目光全然变了,不像先前的那样,反而透着一股打心底冒出的戾气与狠厉,仿佛,他本就该如此似的。

    “哈哈哈哈!太好了!太好了!我又重新活过来了!哈哈哈!”那老头似乎很满意自己现在的这一副身体,左看右看仰天大笑,而周围的人看着他的目光却是带着敬畏,这样诡异的一幕竟然就在他们的面前发生了……

    老头笑着来到唐心他们的面前,说:“我真的要好好的谢谢你们了,要不是你们,只怕我现在也不能这么快重生,拿回属于我的一切,当着鬼魂的这段时间我想了很多,死了才知道当人的好处是那么多的,现在难得有一具这么适合我身体让人复活过来,这狗东西的灵魂现在被我压到角落处吃掉了,这样一来,正好强大了我!哈哈哈!太好了!果然是君子报仇十年未晚!”

    他在说话间来到了唐心的身边,莫子漓和墨以及玄月都没想到他会对唐心出手,而沐宸风虽然有防着他,但是看到唐心递过来的眼神,便也不动声色的在一旁静观其变,唐心则装作什么也不知道一副毫无防备的样子,突然间,那老者猛的扣住了她的脖子,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让玄月几人都惊了。

    “你干什么!”玄月怒喝出声,凌厉的目光紧盯着那扣着唐心脖子的老者,他真是太大意了,竟然没有想着去防着这个人!

    “若伤了我主子,我会让你偿命!”墨的脸色也冷了下来,血色的眼眸泛着嗜血的光芒,要不是担心他这一动他就会对唐心不利,他一定上前去拧断他的脖子!胆敢对她下手,那就要有死无葬身之地的觉悟!

    莫子漓也沉着脸,衣袖下的手紧紧的拧成了拳头,目光冰冷的盯着那老者,真是该死!他竟然让她在他们几人的身边遇到危险!这个老者他们全都没有防着他,想着他一直在唐心的空间中应该不会对她不利的,哪知,这才一找到依附的身体就马上对唐心动手,真是可恶!

    沐宸风扫了那老头一眼,又看了唐心一眼,唇角勾起了一抺不易察觉的冷笑,很好,真的很好,敢把手伸向她,他是真的活得不耐烦了,她是什么人?岂会这么轻易的受擒?他倒要看看他呆会怎么死!

    “我说前辈,你这是做什么呢?过桥抽板吗?”唐心镇定自如,神色依旧如初根本没有将他放在眼里,就像此时被人扣住的不是她一样。

    周围的人看着这惊变的一幕,也都是怔愕得不知如何反应,但看那名白衣飘飘的男子神色如初一派悠哉的样子,心下很是诧异,难道他就不怕死吗?只时只要那扣在他脖子处的手轻轻一用力,那脖子就会咔嚓一声断裂,当场死亡,而他,竟然还能这样的悠哉淡定?

    “呵呵,这就不能怪我了,只因你的身体里面的那金莲圣火让人太想要得到了,那火焰可是炼器的天火,只要我杀了你,取出你的内丹吃了,那么,就算没能得到十成的金莲圣火至少也能得到四五成,这对我炼器就已经足够了,要怪,只能怪你偏偏生得这样的本命火焰,让我不得不杀了你!”他狠厉的声音一落下,盯着沐宸风和玄月他们,喝道:“你们不想看着她死在你们的面前吧?马上废了自己的修为,否则,我就要慢慢的折磨死她!”

    唐心的唇角一勾,她还想着这个老头怎么就想捉了她取她内丹呢!原本是想利用她来让他们自废修为,这样他就不必担心不是他们的对手了,只可惜,他还是低估了他们这一些人的实力,而她也庆幸,她自从收了他进空间后便是将他隔绝的,他并不知道他们太多的事情,此时,清眸中掠过一丝的冷意,随着她心念的一动,一条蓝灵蛇悄悄的从她的衣袖中溜出,咻的一声窜起咬了他一口。

    “快……嘶!啊!”他才想再次开口,谁知声音一出的同时,身体像被什么咬到了似的传来了一阵剧痛,剧痛过后是一阵的麻,像是失去了知觉似的,他心一沉,扣着她脖子的手就要一使劲,哪知,双手更是不受控制的颤抖着。

    “该、该死!”他的手在抽搐,身体也不受控制的颤抖,浑身一阵的难受,痛得他不由的惨叫出声,整个人扑倒在地上打滚着,脸色也开始泛紫,白眼往上一翻,有着一种随时就要死去的迹象,看得周围的众人又惊又惧。

    “这、这是怎么了?”

    “就是,刚才不是还好好的吗?”

    周围的弟子们惊愕的看着这一幕,不明白他这是怎么了?毕竟没看到有人动手,可他的样子却像中了毒似的,只见,墨迈步上前来到了那老者的身边抬脚就是一踢,砰的一声重重的将那老者给踢飞也出去撞在墙上又弹了回来,那四位护法此时更是不敢开口不敢出头,毕竟这是他自己先对别人下的手,而且他们几人帮了他他还想要杀了那个白衣男子,尤其是又是他们大师兄的身体,就算里面装的是他们师傅的灵魂,那又怎么样?别说他们不想帮,就是帮也帮不了,一看就知道他们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

    唐心好整以暇的看着那奄奄一息只剩下一口气的老者,手一伸,小丹化成的蓝灵蛇蛇身泛着美丽的蓝色光芒缠上了她的手,她轻抚着蛇身,看着那老者说:“你千不该万不该,就是对我下手,蓝灵蛇的毒,至毒无比,你,还是适当当鬼魂的好,当人就免了吧!”声音一落,就见那老者气不过的一口气卡在喉咙处,泛着黑紫色的脸上一阵狰狞,抽搐了一下后终于断了气。

    “墨,收了他的灵魂,这可是只厉鬼,指不定你将来还有用。”唐心把玩着手腕上的蓝灵蛇,睨了地上的老头一眼,对着墨说着,便见墨应了一声,拿出了万鬼幡上前一挥,将那鬼魂收进了万鬼幡中。

    唐心转身看向那四位护法:“好了,事情处理完,总该来谈谈正事了。”她看了众人一眼,说:“这炼器门当初我答应帮你们的师傅找出杀他的凶手,他也许诺把这炼器门送我,今日虽然发生了些变化,不过,我想这应该不影响我接手炼器门的这一点,炼器门也不能一直无主,空有炼器的本领却无实力也护不住这炼器门,今日我接手炼器门,你们有谁有异议的?可以在这时提出来,如果没有,那么日后就必须得一条心,否则,我的手段会让你们知道,背叛的下场!”

    周围的众人听到他的话纷纷相视一眼,他们能有什么异议?这谁当门主对他们而言也没什么关系的,尤其是在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之后,先前的炼器门一直四分五裂的,如果现在能统一的话,那倒也是件好事。

    四位护法相视一眼,议论了一下,便上前恭敬的跪下:“我等没有异议,愿尊公子为炼器门新任门主。”

    随着四位护法的跪下,周围的几千名弟子也相继的跪了下去:“弟子拜见门主!”

    唐心满意的勾起了唇角,点了点头,道:“都起来吧!其他人都散去,四位护法留。”

    “是。”众人应了一声,这才各自散去,只有那四位护法相视一眼,站在一旁:“门主,不知还有什么吩咐?”

    “这炼器门在这一带也算是有些名声的,我想知道,这里面炼制好的法器有多少?平时这里东西都怎么处理?”

    “门主,请随我们来,我们带您去藏器库看看我们所炼制的法器。”他们四人做出了请的手势,示意他们跟着他们几人走。

    唐心朝沐宸风他们几人点了点头,便迈步往前走去,而他们也跟着一并而行,在那四人的带引下来到了一间库房门,见那上面的锁头有四把锁匙,不由的露出一抺笑意,用这东西锁能锁得住吗?要是真的有人想偷,只怕再多加几把我锁也防不住这里面的东西不被偷走。

    库房的门咔嚓的几声响起,房门一经打开,就感觉到里面有一股灵力扑面而来,倒是让唐心几人不由的挑起了眉头,走了进去,看到那地上堆着的,架上摆着的,应有尽有。

    “门主,这些东西有的是我们炼制的,有的则是门中的弟子炼制的,他们炼制的一些以后每隔一段时间还会再拿回去重校报炼制再提升,所以平时这些东西都是摆放在这里的。”其中一名护法解释着,一边说:“这里面也有上任门主炼制的法器,也有一些外面的人拿到我们这里来让我们重新炼制的法器之类的。”

    唐心随手拿起一把剑看了看,道:“这是炼器门的弟子炼制的?”虽然算不上顶尖好剑,却也是一把不错的剑,至少,比一般的剑要锋利很多。

    “是的,这些都是门中的弟子炼制的,不过这些剑还不能算上好的,门主可以过这边来看看,这边有炼制成形的兵器。”他们带着她往另一边走去,来到另一边,看到那架子上面摆着的一把把一形状不一的剑,前面的那些还要再拿去炼制的剑全部都收在一个大桶里面,就那样插着,而这里的剑却是每一把都分开着放,而且形状大小各不一样,有女子用的软剑,剑身较为轻薄细巧,也有男子用的,剑身较重宽厚,也有大刀和匕首。

    “门主,这里面摆着的全是成形的了,无须再炼制,经我们四人鉴定为法器或者法宝之类的,便收藏在这里。”

    “嗯。”唐心点了点头,问:“你们平时炼制所用的材料又是怎么来的?”

    “这炼制法器的材料有很多种,最常见的是玄精铁,我们一般都是向外购买,而较为珍贵的则为黑木钢铁和另外的几种材料,这里面还存有一些,门主请随我们来看看。”他们领着他们往里面走去,来到了存放炼器材料的地方,又一一的给他们介绍了一下。

    在库房里面转了一圈后出来,唐心便道:“这里面平时还是你们几个管理着吧!我一般没什么时间回来的,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小事你们自己拿主意就好。”

    闻言,几人一怔,相视了一眼问:“门主,那您不打算留下吗?那我们又在哪里可以找到您?”

    “如果要找我,可以捎信去洛川城的丹药拍卖会,那里的人会知道怎么找到我。”她看了看天色,已经快亮了,解决了这里的事情后也该回去了,这么久没见到爹娘和胖子哥哥他们还真的有些想念。

    “是,我们知道了。”几人点了点头,顿了一下,又道:“不过门主,我们还有一事要禀报。”

    “说。”

    “我们炼器门虽说在这一带的名声很是响亮,但却并不是真的说威震整个修仙界,修仙界地域无边,仍有很多的门派不为外人所知,一年之后在天蓬岭上有一场炼器比赛,事关重大,单凭我们几人的炼器实力只怕无法参加比试,而这比试若是输了,那我们就得献出十件上品的仙器,这对我们炼器门目前而言,是一大难题,还请门主想个办法,让我们知道我们应该怎么做?”

    听到这话,唐心目光微闪,思忖了一下,问:“输的人得献出十件上品仙器,那赢的人呢?”

    “赢的可得全部仙器,除此之外还有东边一带的炼器资源。”

    她点了点头,道:“既然是一年之后,那这事你们就先不要管,到时我自会来找你们的。”她空间里还有那本炼器的书,再加上她的本命火焰,这一年的时间可以试着学学,看看到时怎么样,不过当前最重要的倒不是这件事,而是关于天音的未来,她是她的好友,她也知道她能有出色的实力,只是现在明显的她的实力还是太弱了,而她是符箓家族的传人,在这方面的天赋也不错,如果再加以修炼一定前途不可限量。

    安排了炼器门的事情后,他们几人便离开了,对于这炼器门里面的人来说,对他们可说就是谜一样,不知道他们几人来自什么地方,甚至,连他们叫什么名字也不知道,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还会再来,只知道,如果要找到他们新任的门主,那就去洛川城的丹药拍卖会……

    这一日,在萧家大院中,唐心几人坐在院中闲聊,这时,看到天音和萧轩尔走了进来,看着萧轩尔的气色一天比一天好,身体恢复得也算快的,天音经过这几天的休息与调养脸色也好了很多,便招手示意两人坐下。

    “你们来啦!坐下聊吧!”她笑说着,看了他们两人一眼,目光落在天音的身上,道:“其实我有件事要跟你们两人说的,这主要是关于天音,不过,我也想听听萧轩尔的意见。”她的目光从天音的脸上移开,落在萧轩尔的身上。

    听到这话,萧轩尔目光微闪,而天音则微怔,看着她说:“唐唐,有什么话你就说吧!关于我的什么事?如果是我的事,我一般都可以自己拿主意的啊!不用问萧轩尔。”她露出了一抺笑意,想着她说的应该也不会是什么大事,再说了,如果是关于她的事情,那又有什么事情她会无法做主的?

    “只怕你听了之后就不会这么说了。”唐心笑了笑,看了他们两人一眼,说:“是这样的,天音,我和沐宸风聊过,你在修炼方面的实力进阶得没那么快,现在还在筑基期,这也许对于一般人来说你算是高手了,不过若是对实力比你强的人而言,这实力还是太弱了,我想问问,你自己对修炼这一方面的有没什么打算?你是打算这样一直跟在萧轩尔让他来保护你呢?还是你想提升自己的实力?”

    她的话,让天音想到了前些天发生的事情,也知道了为何她会说出这一番话来,看着面前的唐心,她握住了她的手,露出了一抺笑容,心里头暖洋洋的:“唐唐,我就知道你最好,你为我考虑的也是关系到我未来的事情,我知道你也有很多的事情要去做,却还要为我担心着,真的很抱歉。”

    “别傻了,我们是好姐妹,说这话就见外了。”

    天音看了身边的萧轩尔一眼,轻叹一声,说:“唐唐,我跟你真的很不一样,原本我以为我也是独立的,遇到什么事情我都可以自己解决,但是我发生这几年出了这么多的事情就没有一样是我自己能解决的,都是你们一直在帮着我,这次的事情也让我意识到我的实力不足,我也在想着要提升自己的实力,我不希望一直靠别人来保护我,所以唐唐,你有什么建议你说出来,我相信你为我想的都一定是好的。”

    萧轩尔看了她一眼,不由的沉默的敛下了眼眸,半响,才开口道:“你说吧!只要天音同意,我不会有意见的。”

    “天音在符箓方面的天赋还不错,我觉得如果她去飞仙界专门学符箓之术的话,说不定将来在这方面能有所突破,只是,若是去了飞仙界,估计也就不能跟你呆在一起了,毕竟你肩上还有一个萧家,你也不可能放下整个家族跟她去飞仙界的,再一点,跟你在一起的话,她也只会一直依赖你。”

    说着,她看了萧轩尔一眼,果然见他的脸色不太好看,确实,这两人好不容易才相聚了,又在一起,如果说现在分开的话,又一不知道这一别又会是多久,而且在分开的这些时间里他们又会遇到什么?这不仅仅是修炼实力的提升,更有的是他们之间的爱情经不经得起时间的考验?所以,如果说萧轩尔不同意天音独自一人去飞仙界,也是情有可原的。

    不仅仅是唐心和沐宸风,就连玄月和莫子漓以及萧遥和凌子寒梦珊和墨都看着他们两人,他们会怎么做?如果分开,那再相遇就绝不是一年两年的事情了,他们会答应吗?

    天音听到了唐心的建议后,也是一时无言,她看了看唐心,又看了看萧轩尔,见萧轩尔的目光也落在她的身上,像是在等着她的决定似的,她不由的感到难以决择。

    见两人的样子,唐心轻叹了一声,站起来说:“你们两聊聊吧!我们到别处走走,想好了就告诉我,如果你想去飞仙界的话,我们在蓬莱仙岛那里认识了几个飞仙界的朋友,他们可以帮上忙。”说着,便与众人一同离开,把地方留你给他们两人去聊聊。

    院子中,两人静坐着,久久无言,轻风轻轻的拂过,院子的叶子悠悠晃晃的飘落在地上,半响,萧轩尔才沉声开口,道:“你想去的话就去吧!无论多久都好,我等你。”一句话,告诉了她他的意思,也让天音不由的红了眼眶。

    “你就不怕我去了不回来了吗?”她的声音有些哽咽,看着身边的他,心中尽是不舍,唐唐说得不错,她跟他在一起就一直在依赖着他,在他的身边她就像被保护着的花朵,没有经历风雨的历练脆弱得能轻易死亡,她是应该自己去出历练的,只有这样才能变成那个懂得用冰冷来保护自己的顾天音。

    看着红了眼眶泪水划落的她,萧轩尔轻叹了一声,伸手拭去她的眼泪:“如果你去了不回来,那我就去找你,唐心说得不错,你跟在我的身边被我保护得太好了,这样对你而言不是一件好事,等你真正强大了,那才是对你真正的好,你去吧!没关系的,短暂的分别是为了他日长久能在一起,到了那时,就再也没有什么可以把我们分开了,我也希望你能再强大一点,至少,将来若是我不能在你的身边保护你,你也可以保护自己,我不希望有再像这一次这样的事情发生,你懂吗?”

    “嗯。”她点了点头,美眸中尽是不舍之情:“那我等会就去告诉唐唐,我决定去飞仙界修习符箓之术。”再一次的下了决心独自一人去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多多少少都有一点的忐忑,尤其是在那修仙界那样的地方,更是难以立足,她真的可以在那里修炼符箓之术吗?

    另一边,唐心几人萧家院中走着,来到湖边时停下了脚步,抬头看着那天空之处的另一个地方,那一片叫飞仙界的地方,说:“虽然说飞仙界遥不可及,不过我想,应该也就跟这修仙界一样,以前在虎啸大陆时也不是觉得这修仙界很不一样,不过,自从来了之后倒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同,每个地方都有一个定律,那就是强者为尊,实力强了在哪个地方都一样。”

    “你让天音自己一个人去,你打算我们什么时候去?”沐宸风看着身边的她,凤眸中盈着柔情,看得那身后的几名男子神色不一,纷纷敛下了眼眸。

    “我们啊!进入化神期再去也不迟。”说着,回过身来看向玄月:“玄月,你是不是应该把我在飞仙界的那个家族的事情告诉我了呢?还是打算一直不说?”

    闻言,玄月目光微闪,抬眸看了她一眼,说:“主子真想知道?”

    “当然,不想知道问你做什么?”

    “主子的家族在飞仙界是数一数二的大家族,纳兰世家,纳兰世家有医药世家之称,因为家族里面有不少在医药和炼丹这一方面很杰出的人才存在着,在各个领域都有家族成员的存在,而主子的父亲,纳兰世家的家主纳兰啸天更是一位拥有强大修为和炼丹术的强者,在飞仙界百强排名榜上是排在前十名之内的,因是飞仙界公认的至尊强者,自然也得到了很多女修的青睐,回此娶了十位夫人,主子的母亲是陪纳兰家主经历过很多患难的夫妻,也是纳兰家主最爱的一个女人,因此,她是纳兰家的主母,我所知道的就只有这些,后来因为主子的失踪,我也离开了纳兰家,就再也不知现在纳兰家到底怎么样了。”

    “十位夫人?”唐心挑了挑眉:“想不到我的父亲还是个花心的种马。”听到玄月说她的父亲竟然有十个女人之后,说真的,直接印象直降而下,半点好感也没有,一个对感情不能忠一的男子能是什么好男人?她倒是奇怪了,她娘亲怎么就容许自己的夫君娶那么多女人回来?

    听着她的话,几人一怔,玄月问:“什么是种马?”听着好像不是什么好话。

    “呵呵……”唐心轻笑着,道:“就是配种的马,这一连娶十个女人,不是种马是什么?玄月,那他娶了这么多女人,儿女定然也不少吧?”

    听到竟是那意思,几人一怔,目光微闪了一下,她好像很讨厌男人花心对感情不忠?

    玄月也因她的话而愣了片刻,道:“我只知道主子是纳兰家的第一个小主子,也是嫡主子,在我离开那时,不知是哪几位夫人也有几个孩子吧!”其实在修仙的世界里,男人拥有了一定的实力与地位娶多几个女人也是常有的事,毕竟就连有的女修士拥有不凡的地位都有好几位夫君,更何况,当年在纳兰家中纳兰家主就是把主子许给他当妻主的,只是主子明显的不是受人摆布的那种人,她有自己的主见,她对感情专一,不可能接受多个夫君,所以他也就只能在她的身边当着守护着她的人。

    “飞仙界的纳兰世家?”唐心喃喃的轻念着,问:“那我在那个家族中的名字叫什么?”

    “主子叫纳兰明月。”玄月目光灼灼的看着她,她就如明月一般的圣洁,耀眼,尊贵,而不可亵渎,他本是玄字一辈的子弟,因取自于她的一字,特命名名玄月。

    唐心看着那天空之处,此时,听着玄月说在那个家族中她的父亲有着好几房的妻妾,她的兄弟姐妹更是不少,她是完全没了那个想要认回纳兰家族的心思,倒是想去见见她的娘亲,告诉她她找到了她的父亲,她的外公,好让她回蓬莱仙岛去看看外公他老人家。

    “看看天音到底打算怎么决定,我们也回洛川城吧!”那里,才是她的家,那里有着疼爱她的父母和胖子哥哥,那里才让她有留恋的感觉,才会让她有想回家的念头。

    听着她的话,萧遥打趣的笑道:“唐心,我看你好像很讨厌男人娶多个女人似的,不过你可知,别说是在飞仙界了,就是在修仙界这里三妻四妾的也大有人在,而且就是有的女修也有多个夫君的,你这性子样子要是以后认回了你那个家族说你父亲是种马,就不怕惹怒了他?”

    “呵呵,萧遥,我好奇着将来会是一个怎么样的女子让你动心。”唐心冷不防的说出了这么一句不头没尾的话来,听得他们是一头雾水。

    萧遥一怔,问:“这关什么事了?怎么说到这上面来了?”

    “将来你喜欢的那个女人,我可以用怂恿她也像男人一样娶几个夫君回来,我想,这一定会非常好玩的。”她唇角微勾,清眸中闪烁着诡异的笑意盯着那怔愕着的萧遥看着。

    而听愣了的不仅仅只是萧遥,就是主玄月和莫子漓还有凌子寒他们也是错愕不已,没想到她会说出这样的话来,这真的是……一句话就堵住了萧遥的嘴,试有,有几个男人愿意与别人分享自己心爱的女人的?同样的道理,又有几个女人肯与别的女人分享她们的男人的?

    答案是没有的,但是,男人自私,一个个的娶回了家,就如玄月刚才所说,纳兰家主深爱着他的夫人,却还是娶个九个女人回家,男人的爱在对面美色的诱惑时,又有几个能真正的把持住了?

    “主子,说得太好了!”梦珊眼睛一亮,第一个叫好,走上前来说:“所以说,这男人跟女人是没得比的,男人一面说着深爱一个女人,另一边对着别的女人时却又动心了,男人的话真不能全信,太依赖男人的女人也不行,久而久之都会没有自己了,所以我觉得主子让天音姑娘去飞仙界提升自己的实力做得很对,不仅仅是她,我也得再提升自己的实力才行。”

    听着梦珊的话,几人不由的都笑了,这说着说着她就说到自己的身上去了,唐心不由的摇了摇头笑说:“我说梦珊,你现在的实力也不弱了,至少比天音是强多了,你在这里担心什么?呵呵……”

    “主子,这话可不是这么说的,你看天音姑娘长得那个美,我这张脸的这胎记晚上出去指不定还会吓死人,我当然得努力提升实力,至少将来就算不能让我爱的那个人娶我,那我若是实力强过他,也能把他押回去成亲,你说是不是?呵呵……”她可是很有上进心的,现在她的实力不如大师兄,可指不定哪天就追上了,到时,把大师兄打晕了扛回去生米煮成熟饭到时就不怕他赖账了。

    “噗嗤!”

    唐心听了她这话,当场就笑喷了,看着凌子寒瞥了梦珊一眼,嘴角也忍不住的抽搐着,不由的轻笑出声:“呵呵,梦珊,别的人就不说了,你看你家大师兄就不错的,你们又是一起在一个地方长大的,看着他,把他当成目标,努力点哪天把他放倒了就扛回去成亲,如果真有这么一天,呵呵,我一定帮上一把。”说着,还朝她眨了眨眼睛,一脸的戏谑之意。

    然而,那被唐心拿来开玩笑的凌子寒却是黑沉着脸,如同一群乌鸦在头顶上飞过似的,心中隐隐有着不好的预感,朝那笑得开心的梦珊瞥见,见她目光闪亮的盯着他,那神色发像还真的把唐心的话当成一回事似的,不由的让他心头一塞,冷不防的打了个冷颤。

    要是被人打晕扛进房,生米煮成熟饭,那他还怎么见人?这样的事情绝对是不会发生的,绝对是不会发生的……

    “唐唐。”

    这时,天音的声音传来,说笑着的几人回过头,就见萧轩尔陪着天音一起走了过来。

    “你们想好了?”看着两人十指相扣,唐心眸光带笑,其实她相信分别对他们而言,他们的关系并不会改变什么,相反的,还能让他们两人拿出更多的时间放在修炼上面,对他们绝对是有好处的。

    “嗯,我和萧轩尔说好了,我打算听你的话去飞仙界,你说你在那边有朋友,那到时我是不是先去找你们的朋友呢?他们会不会帮我?”天音看着她问着,心下还是有几分的忐忑。

    “当然,他们一定会帮你的。”唐心笑了笑,走上前说:“不过,在你去之年我得帮你弄个假面具,你这张脸太美了,到了飞仙界一定会给你惹麻烦的,我到时给你做张平凡一点的,那样的话就不怕有人在你修炼学习时来打扰你,而且也能省事很多,你看怎么样产?”

    “好。”她笑着点了点头,对她的这一提议很是满意,这样一来就不用担心她的外表会给她招来麻烦了。

    事情落定后的第三天,唐心拿出专门为天音制作的人皮面具来到了院子里,沐宸风连同玄月他们几人都坐在那里说着话,而天音和萧轩尔则在等着,等着唐心拿出来的东西效果怎么样?

    “来了来了,天音,你来试试。”她对着那在院子里的天音说着,见她眼中带着好奇的凑上前来,便道:“这张人皮面具十天半个月不取下来也没事,只不过也得适当的让你底下的脸晒晒太阳才不会有什么异常,你坐下来我帮你试一下效果。”

    众人虽然看着她曾带过人皮面具,不过却不知是怎么弄成的,这回看到天音直接在这里示范,一个个的也站在一旁看着,只,见她不知在天音的脸上涂了什么,便将那张面皮慢慢的溶合了起来,随着她的手一抚平周围,竟然就像一张真的脸一样找不出缝隙来,而再看天音的脸,整一个换了一张,变得普通而平凡,若不是这样看着唐心弄出这来的,就算是萧轩尔在路上见了这个样子的天音,只怕也会认不出来。

    “好了,你看看。”唐心退开一步笑看着她,示意她转过去看着桌上面摆着的镜子。

    “这么快好了?”天音摸了摸脸上,第一次戴感觉怪怪的,朝镜子看去时,看到那一张完全不认识,不由的惊呆了:“唐唐,你真厉害,竟然真的把我变了个模样,萧轩尔,怎么样?这个样子可以吧?”

    萧轩尔唇角微微一扬,眼中也带着笑意,点了点头:“嗯。”

    “天音,我写了封信,到时你去找我说的人把这封信拿给他看就可以了,他会帮你找到飞仙界最有名的符箓仙门,把你推荐进去。”在蓬莱仙岛遇见的那三人与她结下了友谊,当日他们三人离开并不像其他人一样服了遗忘丹,所以是清楚的记得他们在那蓬莱仙岛发生的事情的,把天音托他们照顾着也比较放心。

    “嗯,放心吧!反正我到了那里也就进符箓仙门学符箓,那边也没什么熟人是不会乱跑的,自然也不会得罪什么人,我也打算过些天就起程,这一走又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你们也要好好保重才行。”

    “你不用担心我们的,我们在这边能有什么事?等我忙完了这边的事情后应该也会去飞仙界,不用多久就可以见面了,你就在那边等着吧!”唐心笑了笑,又跟她说了怎么取下这人皮面具的交待一些话之后,次日,他们也就离开了萧家,往洛川城而去。

    另一边,早比唐心他们到洛川城的老头哼着小曲来到唐子浩他们所在的大宅子,老头走路从不走正门,这会也是直接就从侧边跃起就进了里面,只是才进里面就碰上了八煞他们。

    “什么人!”

    冷煞低喝一声,看着那跃进院子的一名老者,不由的皱起了眉头,老者一身衣服破破烂烂的,一把白花花的胡子留至胸前,笑眯着一双眼睛,让人看不见里面的神色,面色红润精神抖擞,一身的气息内敛让人看不出他的修为,目光从上到下,落在他的鞋子处时微微一闪,只因那双鞋子也是破破烂烂的穿了好几洞,此时还有着几个脚趾头伸在外面乘凉,看起来这老头浑身都透着一股怪异。

    “嘿嘿嘿,别紧张别紧张,老头我是来找我徒弟儿的。”小老头一点也不认生,笑眯着眼见那边的石桌摆着茶水的鲜果,便一跃坐在桌边翘起了二郎腿,随手拿起一个果子咬了一口。

    “什么徒弟儿?你找错地方了。”

    “不会不会,那唐心丫头就让我来这里来的,再说,这里面我都进来好几回了,怎么会找错地方。”他一边吃着果子一边摆了摆手,又瞥了那前面的几名男子一眼,笑眯着眼说:“我知道你们,你们几个不就是那个丫头的八煞吗?怎么只有你们三个?其他的人呢?对了,去把我的徒弟儿叫出来,就是那丫头的胖子哥哥。”

    冷煞和天煞还有血煞三人相视了一眼,有些微怔,见他说出的是他们主子的名字,这才问:“还不知前辈如何称呼?前辈又是怎么认识我们主子的?我们主子也回来了吗?”

    “老头也不是什么人物,你们就叫前辈好了,那个丫头还不是整天跟着我那臭小子徒儿喊我老头,这两人都不将老头放眼里,整天就知道欺负老人家,他们几个现在在那个萧轩尔的家里,他们家出了点事儿,他们估计会在那里呆几天,老头我觉得无聊就先回来了,快去快去,把我另一个徒弟儿叫来我瞧瞧。”

    冷煞朝血煞点了点头,血煞这才往里面走去,去把唐子浩他们叫出来,两人看着那坐在那里的老头,看着他有些疯疯癫癫的样子心下觉得其怪,这老者是什么来历?怎么主子会让他来这里?

    “哎?小子,你别净故着看我啊!我都饿了好些天了,给我弄些吃的来,就在这里吃就好,快去。”老头也不客气,直接把这当成自己的家,对着他们就是一阵吩咐。

    天煞见状也转身走开了,吩咐了下人端些吃的过来,放在了桌子上,这时,夏雪推着唐子浩也出来了,还有唐正宇夫妻两人,他们以为是唐心回来了,都忙着出来看看,却不想看到了那个坐在桌边的一老头儿,不由的朝冷煞他们看了一眼,问:“这是……”

    “喔?你就是唐子浩了?”老头眯着眼看着那由夏雪扶着的唐子浩,上下打量了一番,道:“长着也不胖啊?怎么那丫头就叫你胖子哥哥呢?”说着,又习惯性的抚了抚胡子,却又记得自己的手刚才去拿那肉了,此时正油腻着,于是直接在身上擦了擦,看得周围的几人嘴角不由的一抽。

    白嫣见老者一身破烂,身上脏兮兮不说,脚上的鞋子也是破的,不由的笑了笑,便对身后的丫头道:“去,给这位老人家拿一套衣服和鞋袜,准备好热水好让老人家沐浴,再请他到里面用餐。”她的轻声温柔而透着祥和,又体贴周到,当即就让老头儿满意的连连点头。

    老头笑眯着眼睛来到白嫣的面前细细的打量着她,抚着胡子点了点头:“不错不错,你是那个丫头的娘啊?真是个好人,待我老头子也不错,不像那个丫头,闲时还扯老头的胡子,又跟着我那大徒弟儿一样欺负我老人家,师傅也不叫一声,整天就是老头老头的叫着。”说着,又来到唐子浩的面前道:“小子,就冲着你娘亲这么好心,就算你不是变异灵根雷属性的料子,老头我也照收了,还愣着干什么?快过来端杯茶水给我喝,再行拜师之礼。”

    几人听得一愣一愣的,白嫣更是让老头说话的语气给逗笑了,见他也不是什么坏人的样子,而自己的儿子又似乎有些没反应过来,便拉了拉身边夫君的衣袖道:“你上去问一下这位老人家,这是怎么回事?总得让我们清楚一下吧?”

    唐正宇这才回过神来,点了点头,道:“也是,待我来问。”他走上前,朝那坐在桌边的老者拱手一礼,道:“老人家,在下唐正宇,敢问老人家适才所说的是什么意思呢?”

    “哎,就是这么个意思啊!那个臭丫头就是你们的那个女儿,唐心,还有我的那个大徒弟,沐宸风,老头不就跟他们一起去了蓬莱仙岛吗?对了,老头跟你们说,他们在蓬莱仙岛上差点就死掉了,那臭丫头还被剌了一把正中胸口,哗!你们不知道啊!当时那血流得多厉害,她直接就晕死过去了,那大徒弟整个人又懵了,当时……”

    “什么?心儿受伤了?”

    “什么?妹妹受伤了?”

    “什么?主子受伤了?”

    几道震惊的声音不约而同的传出,直接就打断了老者的话,听到他说她胸口中刀,血流不止晕死了过去,他们整颗心不由的提了起来,惊得手心冒冷汗。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怎么会受伤了?她现在怎么样?伤得重不重?有没有危险?”

    ------题外话------

    妞儿们,藏着票票做神马呢?快快砸来,我正拿盆这里接着呢,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