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45 惊喜!炼器门!

    听着他的话,天音不由颤抖的摸向自己的眼睛:“可是、可是我怎么看不见?”她看着他们拿着盘子和勺子进来要挖她的眼睛,而后自醒来就一直看不见,一点光也看不见,难道不是眼睛没了?

    “也许是因为帮你绑着的那布吧,你是闭着眼睛的绑上后应该一直也睁不开,所以才会一片黑暗,你不信现在把眼睛上的布取下来。”

    闻言,天音颤抖着摸向自己的眼睛,她因为知道眼睛被挖了一直不敢去碰,她怕碰到两个窟窿,现在听到他这么说,不由的颤抖着手慢慢的拉下蒙着眼睛的布,当布条取下来,她怀着忐忑的心情睁开了眼睛,看到就在她的身边站着的唐心,看到屋子里熟悉的每一个人,看到了那躺在床上的萧轩尔,她不由的喜极而泣,激动得又哭又笑的。

    “看见了,真的看见了,眼睛还在,我的眼睛还在,唐唐,我又能看见你了,我以为让再也看不见你了!”她紧紧的抱住了唐心,扑在她的怀里发哭了出来,这短短的一天时间几乎让她感到了绝望,那黑暗是那样的令人恐惧,那样的令人无从适应,这一刻还能看见熟悉的人,她真的好开心,从来都没感觉到能这样看到他们是一件这样开心的事情。

    唐心提着的心也放了下来,她的眼睛没事那就好了,这无疑是个好消息,让她又惊又喜的好消息。她轻拍了拍天音的背,笑说:“好了好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你也好意思哭,你还直喊着眼睛没了,吓得我真的以为眼睛没了,都担心死我了。”

    “噗嗤!”

    天音忍不住的笑出声来,拭了拭眼泪道:“你们不知道,他们拿着盘子和勺子进来都吓死我了,挖我的眼睛好多可怕,比杀了我还可怕。”

    萧遥来到她的面前,歉意的说:“天音,虽然这次只是虚惊一场,但我还要跟你说声对不起,如果这次不是有暗卫他们在,只怕后果不堪设想,都是我太自负了以为自己可以处理,却不想还险些因此而害了你。”

    “这事根本不能怪你,既然我没事,你也不要自责了,经过这事情后我也知道我们的实力还太弱了,还是得再修炼再提升,优越的日子过久了就忘记了危险,才让这次险些出了事。”说着,她想起了萧轩尔,快步的来到他的身边,问:“唐唐,他呢?他会不会有危险?”

    “萧轩尔如果能熬过今天晚上,那就没事,要不然……”她说着,又道:“你也别担心了,先看看等会他为吃了药后的效果怎么样。”

    “嗯。”她点了点头,看向了凌子寒和梦珊,问:“唐唐,他们两人谁?怎么跟你们在一起?”这两人是没见过的,是什么人?怎么会跟着他们一起?

    “这是凌子寒,这是云梦珊,他们是师兄妹,在我们在蓬莱仙岛认识的,现在是我的人,这事说来有点话长了,等我有时间再跟你细说,对了,你要不要去看一下你父亲?他好像也伤得不轻。”唐心说着,目光落在她的身上,能在这个时候站出来保护她,顾恒这个人也还坏不透,毕竟是一份父女情份在那里,也难怪她那时下不了手。

    听到她的话,天音目光微闪,对萧遥说:“萧遥,你帮我去看看他吧!我、我不想去。”她从空间中拿出一瓶唐心以为给她的药递给他:“这是唐唐的药,修复伤口很好的,你让他洒些包扎一下吧!”

    萧遥看了她一眼,接过她手中的药,道:“那好吧!我把药拿过去顺便看一下,对了唐心,等一下还得麻烦你帮我爹娘也开点药,他们的身体也不行。”

    “好,你先去吧!等萧轩尔喝了药之后我看一下他的反应就过去。”说着,她对众人说:“这里也不用太多人,你们都出去吧!休息一下也好。”就在这时,外面传出一道嬉嬉哈哈的声音,几人一听,知道是老头,便也没有理会的走了出去,而同时,老头也溜了进来。

    “丫头,老头我可是先到一步救了他们,你打算怎么谢我?”小老头儿溜了进来,忽的看到天音时一怔,又是吓了一吵:“哇!这不是那个说被人挖了眼睛的丫头吗?怎么这么快把上眼睛装上了?去哪弄来的眼睛?这唐心丫头的医术有这么厉害吗?”盯着天音那双漂亮的眼睛,老头儿明显的吓得不轻,毕竟先前看着的可是蒙着布和血的,这会竟然好端端的,这不是存心吓人吗?

    瞥了一眼那躲到她身后的老头儿,唐心无奈的笑了笑,对天音介绍着:“天音,这个老头是……”话还没说就被打断了。

    “什么老头?你得叫我师傅!”老头不满的抗议着,吹胡子瞪眼的瞪着她。

    “还不是师傅,等你收了我胖子哥哥后,我再叫你师傅。”她笑眯着眼说着,眸光中泛动着摄人的流光。

    一旁的天音听着这声音,则向老头儿行了一礼,笑道:“多谢前辈出手相救,晚辈感激不尽。”原来这个老者真的是跟唐心他们一起的,好在那时他出手了,要不然只怕就算等到唐唐他们来也晚了。

    “呵呵呵,好好好,不用多礼,这这丫头我喜欢,人长得漂亮,礼数也周到,好好好,不错不错。”他抚着胡子点了点头,笑眯了眼睛:“原来你的眼睛没事啊?那就好那就好,这么漂亮的丫头,要是少了双眼睛那可不好看了。”

    闻言,天音不由笑了笑,看向了唐心,道:“这位前辈也是你们在蓬莱仙岛遇见的?”

    “也可以这么说,他是沐宸风的师傅,也是飘渺仙门的南峰仙翁,不过说起来,我们这次险些在蓬莱仙岛遇难,也好在有这老头出手相救。”唐心笑了笑,睨了那才头一眼,清眸中泛着戏谑的流光,道:“这老头瘦小是瘦小了点,不过实力还是很厉害的,很出人意料。”

    “你这丫头,跟那臭小子一样没大没小,老头我怎么就净摊上你们这样的徒弟呢?真是气死我了,哼,我走了,先去外面逛逛散散心。”说着,哼了一声瞪了唐心一眼便往外走去。

    唐心和天音两人在桌边说下,聊了一会,就见暗卫端着茶而来:“天音姑娘,药来了。”

    见状,天音走上前扶过那碗药,而唐心则将萧轩尔扶了起来,再捏开他的嘴让他把药服下,待服下那碗药后,天音有些担心的看着床上的萧轩尔:“唐唐,行不行?要等多久才会反应出来?”

    “来,你扶着他,我为帮他运气加快药效发挥。”唐心盘膝坐到萧轩尔的身后,双手提气运息的一抵,让灵力注入他的身体里面,只消一会,更见原本昏迷着的萧轩尔微拧起眉头,脸色越发的难看,再过一会,就见他噗的一声喷出了一口乌黑的血,惊得天音不由的慌了。

    “萧轩尔?萧轩尔你怎么样?”

    唐心收回手掌轻呼出一口气,看了他喷出的黑血一眼,说:“不用担心,他能吐掉这些血才好,再吃一是颗清毒丹只要明天能醒过来,那就会没事了。”以毒攻毒走险招,所幸他自己本身的修为和体格都不错,要不然哪能撑到这一刻?看来也是命不该绝之人。

    听到她这么说,天音这才放下心来,唐唐能这么说那就是有把握的,她应该相信她的,她的医术那么好,而且炼丹术也很厉害,一定不会有事的。

    “你在这里照顾他吧!我去看看萧遥他的父母。”

    “嗯。”天音点了点头,一边帮萧轩尔拭去嘴角的血迹,一边帮他拉高被子盖上。

    这一夜,天音就守在他的床边没有睡,担心着他的身体,担心着他明日能不能醒来?夜间有几次发热,她惊得又去找唐心,以为是他的身体里面的毒素还没清干净复发了,折折腾腾的一个晚上才累得趴在床边睡了过去。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洒落大地,斜斜的照入了房间的窗台,床上,脸色明显好转的萧轩尔缓缓的醒了过来,他只觉浑身都在酸痛着,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抬起手想要揉揉太阳穴却发手手重如千斤,而这时,也看到了那趴在床边睡过去的天音,看着她容颜憔悴了不少,眉宇间带着疲倦,他不禁心疼的伸手轻碰她的脸,这一碰,她便猛的醒了过来。

    “萧轩尔!”天音惊醒过来,一睁开眼睛看到他已经醒了,不由连忙问着:“萧轩尔,你觉得怎么样?身体好点了吗?还有没哪里不舒服?你肚子饿不饿?我去给你弄点吃的来。”

    “天音,你怎么瘦了一大圈了?这阵子到底出什么事了?”他的声音透着虚弱,看着床边的她憔悴成这样心疼不已。

    他的话让她想到了这段时间的担心与所经历的事情,不由的热泪盈上眼眶:“你还好意思说!你这一倒下就是多久你知道吗?弄成这样好像随时都会死掉一样,我们请了很多的大夫都不知道你是怎么回事,后来萧家里面又发生了很多事情,这次如果不是唐唐他们从蓬莱仙岛回来到这里来看我们,现在我们估计全都死了。”

    “什么?”她的话让他震惊,当他察觉到自己的身体不对劲时为时已晚,只能交待暗卫暗中保护着她,却不想,萧家里也会出了事,甚至还差点让所有人没命。

    “现在没事了,你不用担心,唐唐他们现在都在这里,你是让人下了毒了,身体里中了三种毒,可是又检查不出来是中毒,如果不是唐唐,你这回就真的救不回来了,这事情一时半刻也说不完,你先休息一下,我先去给你弄点吃的,再告诉大家你醒了过来。”

    “嗯。”他点了点头,心下则在想着,他是怎么会中毒的?

    当唐心他们听到萧轩尔醒过来了,也都来他的房间看他,进了房,看着那还躺在床上的萧轩尔,她不由戏谑的道:“我说萧轩尔,你可是欠了我一条命呢!以后有新调的酒你可得第一时间送给我尝,要不然,哼哼!”

    见她仍是一袭白色男装着身,气色如常,眉宇间仍是那一股自信与清傲天的神态,他难得的露出了一丝笑容,道:“我听天音说了,你不仅救了我一命,还救了整个萧家,这份情,我会记着的,以后若是有新酒,自当第一时间请你品尝。”

    “呵呵,好!”她走上前在床边坐下,道:“把手伸出来,我给你把把脉。”

    萧轩尔伸出手,道:“我这到底是怎么了?怎么会中毒?我连一点印象都没有,现在手脚都有一种很沉的感觉。”

    “你是碰上了使毒的高手了,自然不可能会察觉,更何况,他们用的是无色无味的毒,一般的大夫又怎么可能查得出?好在你认识我,要不然啊!这回就得去见阎王爷了。”她笑了笑,探了探他的脉搏,见已经平稳了很多,这才道:“气息已经平稳下来了,体内的毒还得慢慢清除,身体也得好好调养一段时间。”

    沐宸风走上前来,看了就床上气息明显比昨天好很多的萧轩尔一眼,说:“这阵子你就安心养病吧!萧遥也在这里,你们府中的事情有他打理着。”

    “这次多谢你们了。”他朝他点了点头说着。

    “都是朋友,不用客气。”沐宸风露出了一抺笑意,看向了一旁的唐心。

    “你休息一下吧!天音应该就过来了,这阵子你出了就事她可是整个人都憔悴了,唉!本以为她跟着你在这里应该没什么事情的,谁知还会出这样的事情,你们以后还得小心一点,毕竟在这世上有很多的事情都是防不胜防的,但总得有防备之心才行。”唐心站了起来,拂了拂身上的白衣说着。

    萧轩尔目光微闪,这次的事情确定是始料不及的,他也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更不会想到堂堂萧家也会出了这样的事情,以前他一直想着,这萧家主家有他坐镇那就什么事也没有,也不用调太多的护卫回来,但经过这次的事情才知道,这是他的疏忽,也是他的大意,此事过后他在培养一批实力出众的暗卫,以备不时之需!

    出了萧轩尔的房,迎面正好碰上天音端着粥过来,看到她,唐心便笑道:“天音,你让他吃点东西后带他出来晒晒太阳,人也会精神很多,还有,你别总顾着那萧轩尔,也得顾着你自己一点,看看你整个人都憔悴了不少。”

    “唐唐你放心吧!我会照顾好自己的,现在我要顾着他都没时间陪你们,你们自己就随意了,如果觉得这里面没什么可打发时间的,也可以到城里去逛逛。”她微微笑着,看着他们两人,两人同时一袭白衣,风度翩翩气质同众,虽然说是两人现在都是男装,若是唐唐换成女装的话,站在一起就如同一对神仙伴侣,羡煞旁人。

    “知道你忙了,你就去吧!”唐心轻笑出声,示意她快进去。

    “嗯,那我先进去了。”她说着,这才转身往萧轩尔的房中而去。

    唐心看着她忙里忙外的把自己弄得憔悴成那样,不由的轻叹出声。一旁的沐宸风见了,牵起了她的手道:“怎么?在为天音担心?萧轩尔待她很好,而且她也很幸福,你不用为她担心的。”

    “我只是感叹,这人生总是有那么多的崎岖那么多的意想不到,几个月前他们一同回来,我想着他们应该不会再遇到什么事情,不过这一次却是连萧轩尔也中招了,若不是我们正好来了,只怕后果不堪设想。”她与他十指相扣慢慢的散着步,道:“天音如今的修为还停留在筑基期,她进阶的速度没有墨他们快,我想是因为她从虎啸大陆回来后就一直没怎么修炼的缘故吧!所以我打算在这里住上一段时间,利用丹药来帮她进阶,另外一点就是她在画符箓方面的天赋还是很不错的,就是缺少一个精通符箓的师傅,这顾家虽然说是这修仙界的符箓世家,但是若与飞仙界那些符箓世家相比,那绝对是不值一提的。”

    闻言,沐宸风凤眸微闪,看了身边的人她一眼,低沉的声音带着一丝诧异的问:“难道你想让她去飞仙界学符箓?”他们在蓬莱仙岛中也有听说过,飞仙界有的符箓仙门十分厉害,随便一画就能出来一头圣兽级别的符兽,如果专攻符箓一门学得精了,就算在修为上面的无法与别人相比,但至少在这符箓上面她也会是出色的。

    “我是有这么想,不过这事还得看天音自己的意思,尤其萧轩尔,他又是这萧家的一家之主,肩上担着的是整个萧家的兴亡,天音又是他心爱的人,他会舍得让她自己去飞仙界吗?我想换成任何一个男人也会不放心的吧!”

    听到这话,沐宸风不由的低笑出声,那低沉的笑声自胸膛传出,带着悦耳的磁性:“呵呵,如果是你,那我会很放心的,你是一个在任何地方都不会吃亏的人,如果有人惹到你,那绝对是对方在找死。”

    “哦?你这是对我的赞美呢?还是在损我?”她挑着眉看着他,绝美的脸上带着一抺魅人的笑意。

    “当然是赞美,试问,这天下间有哪个女子能与你相比?”他凤眸含情的看着她,那眼中的宠溺与深情足以将她溺死在里面。

    唐心笑意盈然的道:“那可不一定,飞仙界那才能算是一个真正无边无际的地方,而且,那里俊男美女众多,尤其是出色的女人,像有的女修本就长得容颜出色,若是再加上她们修的又是狐媚之术,那可就少有男人能不动心了。”她唇角噙着笑意,瞥了身边的沐宸风一眼,戏谑的道:“说不定,还会有比你更出色的男修,你说,要是到时我去放飞仙界,而你又没在我身边,那我会不会对别的男修动心呢?”

    她不知道,她此时的一句戏言,却在不久后真的发生了,本以为会一同去飞仙界的两人,却在不久后分隔两地,只有她一人踏上了那强者林立的飞仙界……

    听着她的话话,沐宸风自信满满的说:“你又不是那种见一个就爱一个的女人,要是真的那么容易动心,我也不用追得这么辛苦了,不过说真的,这次回去之后,我们两人是不是应该先订下来?”

    “订下来?怕我跑了?”

    “嗯,怕你跑了,呵呵……”

    两人十指紧紧的相扣着,漫步在这清幽的萧家大院中,欣赏着这里面的优美景色,聊着他们对未来的期待与向往……

    而在另一边,玄月他们因闲着没事则各自修炼着,有的是盘膝运气修炼灵力,有的则在比划练习着剑法,也有的两人在切磋试试身手,只有一个人无聊的到处哀声叹气。

    “唉!老头我无聊死了,这萧家大院又没什么好打发时间的,我们到底要在这里呆多久呢?我还打算赶着回去瞧瞧我那个徒弟儿呢!”因为唐心告诉他,她的胖子哥哥唐子浩跟他一样是变异属性雷灵根的,希望他可以收了他,他想着如果真的是变异属于雷灵根,那可不得了,那可就是跟他老头儿一样都是不得了的人物了,这样的人物自然得收在他的门下,好让他以后威风一把,提起他们时就会说,这是他南峰仙翁的弟子,瞧瞧他南峰仙翁教出来的弟子个个都是厉害人物,光是想想,他就兴奋不已了。

    变异灵根雷属性?这可是极为少见的,瞧这整个修仙界中也就出了他这么一个厉害人物,如果真有这么一个人,不用那丫头说他也会收了他的,这叫什么来的?肥水不流外人田,有天赋厉害的弟子怎么可能放过呢?尤其还都是一家人,更应该收纳在门下了。

    “前辈,您不是说要出去逛逛的吗?怎么不出去了?”梦珊笑问着,看着那倚在树上的老头儿,对他很让感兴趣,这样的一个老头儿竟然有着那样深不可测的修为,当真是很出人意料,人不可貌相这句话真当是不假,谁会想到这个喜欢穿得破破烂烂到处晃的老头儿会是一个强者?

    “唉!梦珊小丫头,不是老头我不出去,而是老头我已经出去晃了一圈回来了,这城镇还真的是到底都一样的,除了摆买着东西之外也就是人了,真的没什么好看的。”树上的老头儿翘着二郎腿,双手垫在头底下叹着气说:“你瞧吧!老头我就是手痒了想找个人来过过招,比划比划,可这也没有几个是老头我的对手啊!闲着闲着真是无聊啊!”

    听着他的话,梦珊不由的嘴角一抽,他这么一说,她还真不知跟他说什么好了,毕竟他说的也是事实,他的实力那么强谁跟他比划?那绝对是找死,冷不防的要是他弄个雷劈下来,就是不死也得被劈焦。

    “闲坐在这里也没事做,要不,我们去打猎怎么样?你们谁想吃野味?老头我闲着没事还真有点嘴馋了。”他一想到这个顿时来劲了,翻身坐了起来,兴致勃勃的看着他底下的几人,然,玄月他们一个个的就对这事不感兴趣,听到他的话后,不是摇头的就是说不去的,看得他嘴角不由的一抽。

    “你们真的不去?”老头儿挑着眉头,瞥了他们几人一眼。

    “不去,对打猎吃野味我们不感兴趣。”

    闻言,老头儿眼中泛着睿智的光芒,眯着眼抚着胡子笑呵呵的说:“那好,你们不去老头儿我也就不勉强了,我去找我的唐心小徒弟去,她似乎跟老头说过,她最喜欢吃野味了。”说着,还瞄了底下的众人一眼,果然见他们的神色都微变。

    听到了老头的话,他们的目光不由的微闪,莫子漓听到老头儿说唐心最喜欢吃野味,又想起了她以前在外面时确实对野味也很感兴趣,不过有时他们在路上也没怎么停顿,自然也不会有去打野味来烤的心思,这会听老头这么一说,便道:“前辈,叫上唐心,我跟你一起去吧!”

    “嗯,她若去,我也去。”玄月也停下手来,抬头看着树上的老头儿。

    “算我一个。”凌子寒也开口说着,看向梦珊,问:“你去吗?”

    听到他的话,梦珊一怔,随即点了点头,应道:“嗯,我也去。”

    墨看了他们一眼,目光微闪,道:“我就不出了,我回屋睡会。”他的话一出,梦珊不由的笑了,道:“墨,是不是小雨现在晚上还一直找你聊天?这都这么久了,你们就有这么多的话聊啊?”

    墨的血眸微闪,道:“她好奇我们这几年的经历,还没说完。”说着,还当真往回走去,回房去睡觉。

    老头见他们一个个都来了兴致了,便满意的点了点头,道:“那好,老头去叫上我的那两个徒弟儿,我们一起去打猎吃野味,你们就先在这里等着吧!老头马上回来。”说着纵身一跃寻着唐心和沐宸风两人而去。

    傍晚时分,他们几人坐在提着上山打回来的野味回到了这萧府后院,堆了木架了火处理了那些野味后便动手翻烤,唐心看了他们几人一眼,说:“等会给天音他们留一点,还有墨,呆会把他一起叫出来吧!正好天又要黑了,还可以让小雨出来聊聊天。”

    “那我们差不多烤熟了再叫墨出来吧!他最近估计是没睡好,早上我们出去时才说去睡。”梦珊说着,一边翻烤着架着的野味,一边拿着树枝拨了拨火。

    “嗯,也行。”她点了点头,说:“你们谁先烤着,我去找找萧遥拿些酒过来,有肉无酒也不尽兴。”

    老头儿一听这话,当即眼睛一亮,拍叫手好:“这个好,老头我也馋酒,尤其是好酒,嘿嘿。”

    唐心看了他一眼,唇角微起一抺意味不明的笑意:“你的酒一定是与众不同的,等会我就让你尝尝萧轩尔前段时间酿的新酒,包管你拍手叫绝。”

    “新酒?嘿嘿,那老头我就在这里等着了。”老头儿抚着胡子,闻着烤肉的香味,只差没流下口水来。

    沐宸风也朝老头儿看了一眼,意味不明的笑了,萧轩尔的酒可是非同一般,如果是那种厉害的,只要一杯就能倒,他倒也好奇着老头能喝几杯?会不会也是喝着几杯就倒下去直到天亮?

    随着夜色的落下,墨也加入了他们,院子中他们堆起火堆围坐着在烤肉,一边聊着天,夏雨也出来了,因为夜色下阴气较重,她也能出来跟他们一起凑热闹,只是,对于烤肉却已经不是她能吃的东西了,于是她也便只是在旁边坐着,看着他们,听着他们说说笑笑。

    “小雨,你这些天都跟墨在一起,他跟你讲到哪里了?说来听听。”唐心切下一块肉递给老头儿,又拿出酒给他,老头笑眯着眼接过后便轻抿了一口酒,直叹好酒,见他一下子便喝了一杯也没醉倒,便是让她很是诧异。

    “小姐,这个墨他其实就是跟木头一样,我问一句他才答一句,讲到现在这才讲到了你们在虎啸大陆发生的事情,还真不知他什么时候能讲得完。”夏雨托着下巴看了那一旁的墨一眼,而墨则沉默着吃着东西,只是血眸微闪了一下,也没抬头,也没说话。

    听了夏雨的话,唐心不禁笑道:“那也正常,你看他本来就是这和以个样,平时你不问他他哪里会主动开口?不过我倒觉得他对你算好的了,你不知道他现在白天几乎都在睡觉,我估计晚上一定被你缠得睡不着觉,呵呵……”

    “小姐,你说得我好像很吓人似的,虽然我现在是鬼魂,可我也没做什么吓人的事啊!”夏雨看了看自己现在的样子,因为换了衣服不再浑身湿渌渌,而且也整理了头发梳理好,她现人只是少了个身体而已,样子还是跟以前一样,只是,她碰不到他们,除了墨以外。

    也许是因为墨是鬼尊的关系吧!她才能碰到他,在晚上她出来时都会跟他聊天,其实所谓的聊天也就是多半是她在问,而他在一边答,他每讲完一件事后又不知继续讲下去,都得她拉了拉他的衣袖,问接着又发生什么事了?他才会继续说下去。

    “是是是,小雨怎么会吓人呢?这么漂亮的小雨上哪找?你们说是不是?呵呵……”唐心心情很好,虽然现在小雨只是一个灵魂,但是这样就足够了,只有有她在,她就可以给她找到一具合适的身体让她重生。

    “啧啧啧,好酒!好酒啊!”小老头儿喝酒吃肉的好不开心,本以为他喝了那些酒后会倒下去,却不想已经三杯了,仍没感觉,唐心不由的挑起了眉头,暗忖,这到底是这个老头酒量好呢?还是他的修为高连带着这一杯就倒的酒也放不倒他?

    “唐心丫头,我们打算什么时候回洛川城?老头我已经有些迫不及待想要见见我那有变异灵根雷属性的弟子了。”老头一边吃着肉,一边说着。

    闻言,唐心目光微闪,顿了一下,道:“我可能还要在这里一段时间,要不这样吧!子漓,墨,你陪他一起先回去,我在这里还有些事要处理,正好你们先回去可以让小雨跟小雪还有我胖子哥哥见见。”

    听到这话,莫子漓敛下的目光微闪了一下,说实在的,他还是比较希望可以跟在她的身边与她共同进退,只是……

    就在他不知如何开口说想要留下时,一旁的墨倒是开口了:“主子,夏雨跟夏雪他们见面只是迟早的事,我觉得现在倒是不急于一时,主子留在这里应该是想去那炼器门看看吧?那我也留下来,可以帮一些忙,而且他前辈他的脚程快,我们一般都是跟不上的,倒不如让他自己先去洛川城。”

    唐心诧异的看了他一眼,笑道:“你怎么知道我要去炼器门看看?”这墨跟在她身边久了,连她的心思打算都知道了,呵呵……

    “主子答应了的事,一定会去做的,这事情搁着也有一段时间了,而且,这里里炼器门也不是很远。”

    其他人听到他的话,这才恍然,原来她还有这打算,不由的朝墨看了一眼,他平时不怎么开口,不过这观察力却是惊人的,也摸得清她的心思,难怪出门时唐心一般都会带上他。

    “呵呵,不错,留在这里一个就是我想帮天音提升一下实力,还有一个就是想去炼器门看看,现在萧家的事情了差不多了,这几天有空就可以去,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就留下来吧!这老头的的脚程也确实不是谁都跟得上的。”唐心笑了笑,看了那抱着烤肉在吃压根没打理他们的那小老头儿,问:“怎么样?你要不要先去见见我胖子哥哥?”

    “这个倒是可以,老头我在这里住得无聊死了,去看看那个徒弟儿怎么样也不错,老头我明天就走,你们到时不用找我了。”又喝了一口酒,面色泛红目光迷离明显有着几分醉意的老头挥了挥手说着,直赞:“好酒!真是好酒!老头我已经很久没喝过这样的好酒了!不错,真不错。”

    听到他们的话,莫子漓明显的松了一口气,一旁的玄月看了他一眼,目光也微闪,什么也没说的敛下了眼眸继续喝酒,沐宸风看着众人的神色唇角勾起一抺似有似无的笑意,把玩着手中的酒杯也轻抿了一口。

    一众的人,一夜的畅谈,直到天将亮才各自散去,这一睡便是到了正午时分才醒了过来,当唐心走出房门到外面散着步时,看到亭子里萧遥独自一人坐在那里,不由的挑了挑眉,迈步走了过去。

    “萧遥,你在这里做什么?”她走了过去,在桌边坐下。

    见是她,他不由的叹了一声,眉宇间尽是苦恼之色,道:“还不就是我爹娘的事,我爹认不出这些日子与他在一起的那个妖妇不是我娘,再加上他与那妖妇欢好时那妖妇又让我娘在那柜子里面看着,现在虽然说你开了药给他们吃,只是,我爹的身体是好些了,我娘却还是那样,一点起色也没有,而且现在也不跟我爹说话,我是一点办法也没有。”

    唐心托着下巴看着那亭子前面泛着波光的湖水,漫不经心的说:“这也难怪你娘的,这样的事情换成是谁想必也不会释然,一个最亲密的人居然认不出自己来,而且还跟另一个女人鬼混在一起夜夜欢好把自己的身子弄垮,你娘要是原谅了你爹那才叫真的奇怪了。”她一边说着,一边从空间中拿出灵果来,运用水能量清洗过后便吃着。

    “那现在怎么办呢?她这样不吃不喝的身体也会受不住的。”他是没有办法了,这样的事情他又能帮上什么忙呢?

    “心病还须心药医,你就别管了。”她不紧不慢的说着,从空间中把药灵给提了出来,放在桌面上用手指截了截它鼓鼓的肚皮,问:“小东西,知错了没?”

    小家伙被冷落了这么久,是学乖了不少,现在见她肯带它出来,当即讨好的说:“主人,灵儿知道错了,灵儿好想主人,主人不要再生灵儿的气了好吗?”说着用它那小脸蛋蹭了蹭唐心的手,水汪汪的眼睛可怜兮兮的看着她。

    “嗯,学乖了就好,最近在里面怎么样?有没欺负人参娃娃?”她玩着它头顶上的盖着的那片叶子,这么片叶子竟说是它的头发,真是怪异非常。

    “没有没有,人家没有欺负人参娃娃了。”一提起这个,它连忙摆了摆手,想到那一次她发火的样子真的是太可怕了,它哪里还敢。

    见她跟那只小东西在玩着,萧遥不禁问:“唐心,你就帮我出出主意吧!你也是女人,如果是你的话,这事你也会这样处理吗?”

    “呵呵……”唐心听了这话轻笑着,抬眸看向他说:“萧遥,我告诉你,如果沐宸风连我也不认得还跟别的女人鬼混在一起,呵呵,那我就让他变成太监,直接阉了!”

    听到她的话,萧遥不由吓得愣住了,不由自主的夹紧了他的腿,好吧!他还真的被她的话吓到了,阉了?真狠!

    “阉了?阉了谁啊?”低沉的声音带着笑意从唐心的后面传来,只见,一袭白衣漫步而来的沐宸风俊美的脸上带着一丝笑意,凤眸半眯的看着亭子里面的两人,他迈步来到唐心的身边坐下,看着两人的神色,很是好奇他们刚才的话题。

    唐心唇角一勾,睨了他一眼说:“萧遥说他爹娘这事要是搁在我这,我会怎么处理,所以我就说,如果是你不认得我还敢跟别的女人鬼混,那我就会把你给阉了,让你变太监。”看着他愕然的神色,她唇角的笑意不禁微扬,就连眼中也尽是愉悦的笑意。

    “呃?呵呵呵……”

    怔愕过后他是低笑出声,还以为在说什么呢!原来是这萧遥爹娘的事。他笑着摇了摇头,道:“那你自可放心,我就是不认得别人,也一定会认得你的,再说,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真的不认得你,我也不会跟别的女人鬼混的,呵呵……”

    “唉!”萧遥看了他们两人一眼,又是叹了一声,说了半天,他的烦恼还是没有解决。

    “我说萧遥,你就不用在这里叹气了,你娘做什么你也不用管,这不是你管得到的,就让事情顺其自然吧!”

    “也只能这样了。”他说着,看了他们两人一眼,又道:“你们聊吧!我还有事要去忙。”说着,站起身就往外走去。

    待他离开,唐心顿了一下,便道:“我打算去那炼器门看看,晚上叫上他们几个,一起去怎么样?”

    “今晚?这么急吗?”沐宸风看了她一眼,问:“你路打听了吗?那个炼器门也不是一般的地方,蓦然前去只怕不妥,而且,我觉得前去探路不宜太多人,倒不如,今晚我先陪你去探探里面的情况?”

    “子漓打听到这炼器门表面上一体的,但实际上现在是四分五裂的,其中就以那炼器门的门主为一派,还有四大护法为一派,他们两方形成了两股势力互不相让,暗地里的厮杀也是不少,只是很少摆上台面,我不是答应是那个前辈要帮他找出当年杀他的仇手吗?我觉得这个人有很大的可能就是这炼器门现在的门主,因为只有他利益最大。”

    她的声音一顿,又道:“不过,我好像听那前辈说过,他们炼器门是以一枚断魂戒为门主信物的,如今的这个炼器门门主没有这个信物,只怕就算是空有一身炼器本领底下的人也不会服他。”她说着,从空间中拿出了一枚戒指来:“这就是那断魂戒,当日我在那前辈的手上取下的,子漓已经探好了路,我们倒是可以拿着说这枚信物去试试效果如何。”

    闻言,沐宸风接过那枚戒指看了看,说:“既然这样,那就叫上墨他们一起走吧!”

    “嗯。”她笑应了一声,收起了那枚戒指目光微闪,炼器门,又会有什么样的事情在等着他们呢?若是收服了这炼器门,倒也不错,毕竟他们的炼器本领还是很高的。

    夜,悄然无声的降临,几道身影御剑飞掠而行,往那居于云蓬山上的炼器门而去,漆黑的夜色像是蕴含着危险的气息,夜色下,那居于高处的云蓬山上的炼器门却是灯火通明,人声鼎沸,像是在讨论着什么事情似的。

    唐心一行人御剑来到这外围后,便收起了剑,提气而上,敛起气息落在高处的屋顶上,借着漆黑的夜色,巧妙的隐藏了他们的身影,几人都是实力出众的人修士,对这敛息隐气之术自是不在话下,待他们藏好之后,这才看向那底下的一幕。

    只见,整个炼器门约三千多名的弟子都在,只是却是分立而站,一队是门主那一队的,一队则是四大护法寻一队的。唐心眯着眼打量了一下那下面的人,见,那下面一方是一名年约六十的老者,看着像是六十岁的老者,但她相信,这人的真实岁数定然不止如此,此人一身锦衣华服,精神抖擞,气色红润,半眯着的眼睛此时泛着狠厉的毒辣光芒,手中执着一枝不知是什么材料炼成的拐杖,身边站着八名看起来有一定实力的男子,个个面带煞气,单凭那气势就知绝不是一般的人。

    而那另一边的,则是四名年约四五十岁的中年男子,这四人应该说就是这炼器门的护法,但其实这几人在这炼器门中除了是护法之外还是这炼器门的炼器宗师,根本他们打听所知,这炼器门除了原来的那位门主是一名炼器尊师之外,手底下也就是他们这五人,而这五人原本就是炼器门门主的亲传弟子,五人在炼器方面都很有天赋,而后来这炼器门随着上任门主的失踪不见,这里要说一下,没人知道这炼器门的上任门主,那位炼器尊师已经死去,只知道他某一年的某一日失去的踪影,再也没出现过,也正因此,这炼器门的人都认定他是凶多吉少,于是这现在的门主就自立为主,打算接手这炼器门的一切。

    不过另外的四大护法与他都是同门师兄弟,他们的师傅下落不明,而这大师兄又自己要当门主,因此问题就在这里产生了,对外而方他们是一体的,但是实际上却已经是各看各不顺眼,想方设法的想要除掉对方,也才有了今夜这一幕。

    “老二,老三,你们几个真的打算一直跟我作对吗?”那坐在上方的那名老者沉着声音看着他们四人,很是不满他们这样一而再的对他对抗,如今他都已经是这炼器门的门主了,他们却还是这样,当真是不将他放在眼中!

    “不是我们说你,你根本就没资格当这炼器门的门主,现在竟然还想夺了我们手头上的宝贝,我看你真的是欺人太甚了!”其中一名中年男子说着,怒视着他,道:“这些人我们两边还算是相安无事的,我们几个就想着不要让外面的人看笑话了,弄得个同门自相残杀,而你,竟然还步步逼紧!如今还想夺我们几个费了好几年的时间才炼制出来的仙品灵器,你真是贪得无厌!”

    “哈哈哈哈!”那老者仰天大笑,忽的笑声一止,厉声道:“老二,你别忘了,你们炼制出来的那几样仙品灵器全是炼器门里面的材料炼制的,我是这炼器门的门主,这里面的一切都是我的,自然包括你们所用来炼制的那些黑木钢铁!如今要不过就是要你们把炼制出来的那几样仙品灵器交出来罢了,你们几个竟是这般的不识好歹,看来,我是太随便了,才让你们觉得可以无视我的命令!不将我这炼器门的门主放在眼里!今夜,你们若是乖乖把东西交出来那我可以念在我们师兄弟一场的份上不再追究,否则,我定要重重的惩罚你们四人!”

    “别说你的狼子野心说得那么好听,这次要我们交出上品仙器也不过就是个愰子,你真想想要做的不就是除掉我们?哼!说了一大堆冠冕堂皇的理由,为的不还就是找个除掉我们的借口!什么炼器门的门主?师傅何时将这炼器门传给你了?我看师傅下落不明估计还跟你脱不了关系!”

    听着他们底下的几人在那里吵来吵去,唐心他们则在屋顶上看着,大概也摸清了他们的意思,沐宸风见她没有动作,便问:“你怎么看?”

    “我觉得那个老头不是什么好人,说不定这炼器门门主的死还真的跟他脱不了关系,你们看,他们几人中就数这老头的实力最高,是金丹巅峰的高手,他身边的那几人也一样,不过这炼器门的门主死时他的修为也不低了,能让他伤成那样,估计还是请了杀手的,这背后,也许还有人。”

    沐宸风凤眸微闪,看了那底下目光透着阴狠的老者一眼,视线划过他身边的那几个人,道:“魔修!除了魔修之外,一般的仙修都不会来掺与这样的事情,你们看那几个人虽然极力的隐藏气息,但是他们身上仍有一股魔修的气息存在着,所以我大胆猜测,这老头的幕后人应该是魔修!”

    “嗯,确实很有可能。”唐心点了点头,看向他们几人说:“这些人这么多如果打起来那就是场混战了,看能不能来个不动手的方法。”她说着,忽而眸光微闪,拿出了那一枚戒指勾起了唇角。

    就在下面的情势一触即发之时,唐心对玄月几人道:“我们就下去凑凑热闹。”说着,提气而起飞身而下。

    当,白色的身影从高处飞掠而出时,底下的众人迅速的做出了防御的准备,警戒的看着那飞掠而出的众人,为首的是两名白衣飘飘容颜出色的男子,绰绝的风姿与强硬摄人的气息,一经出现令人不由的倒抽了一口气,只因,这两人浑身散发着尊贵圣洁的气息,那浑天而成弥漫在他们身上的那股强者的威压是那样的凌厉而骇人,那飘然而落的身姿带着洒脱与随意,两人气息微敛,看不出他们的修为为何?但,看到他们身后的那几人时,却是心头一凛。

    只因,那几人皆是实力非凡之辈,那一身的煞气与强大得令人无法忽视的威压是那样的令人震惊,他们神色冷峻而摄人,看着像是前面两人的护卫,却又不像,毕竟这样强大的气场怎么可能只是普通的护卫?不由的,对这些人多了几分的警惕,这些人到底是什么人?怎么会出现在他们这里?

    “你们是什么人!”那老头眯着狠厉的目光盯着他们看,厉声大喝着,虽然,这一声的厉喝明显的没有起到什么作用,相反的,却让玄月的一声厉喝给震住了。

    “好大的胆子!谁准你这样问话的!”

    玄月冷眸一扫,强劲的威压咻的一声袭向了那名老头,别说是那名老头,就连他旁边的那几人也感受到了月释放出的威压的凌厉气势,不由的脸色凝重了几分,目光暗暗的打量着他们几人。

    唐心摆了摆手,脸上带着淡笑,如同在自家院子里似的,迈步走上前,而那些人,连同那老者在同,看到他们几人走上前都不由的退开了,甚至,那老头从那主位上退了下来连他自己也没察觉到,直到,看到那抺白色的身影旁若无人的在那位子上坐下后才惊醒过来。

    “你放肆!那里哪里是你能坐的!快起来!”老者气得脸色铁青,为自己竟然在他们这玄些人的威压之下不由自主的感到了颤意,更自动的让出了这么个位置让他去坐,尤其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更是让他又羞又怒。

    “怎么?这里不是谁想坐都可以坐的吗?我怎么刚才听说,你好像也并不是这炼器门的门主,既然如此,那这个位置自然就轮不到你来坐了,让我坐坐,又有何妨呢?”唐心挑着眉看着他,漫不经心的又扫了周围的众人一眼,问:“你们这是里这是在做什么?大晚上的这么热闹?要重新推选炼器门的门主吗?”

    周围的弟子听了他的话不由的低声议论着,都在猜测着这人到底是谁?怎么大晚上的就跑到他们这里来了?而且看他们的实力好像还很不错,他们这是要干什么呢?

    那一旁的四位护法也不由的相视了一眼,这些人是什么人?怎么到他们炼器门来了?这大晚上的,他们这里的事情并没有对外张扬,他们又是怎么知道他们今晚齐聚这里的?

    “这位公子,不知你们是……”那四位护法中其中一人拱手问着,看他们个个气势不凡,明显的不是一般的人,怎么会到他们这里来了?

    唐心瞥了他一眼,拿出了那一枚戒指晃了晃:“你们可认得这个?”

    “这、这、这是……”那四位护法一惊,以为是自己眼花了,不禁揉了揉眼睛凑上前看着,果然见了是他们师傅的那一枚戒指,当即不敢相信的问:“这位公子,这断魂戒怎么会在你这里?这可是我们师傅的东西。”

    “是你们师傅给我的,说有了这么一枚戒指就能接手炼器门,是不是真的?”她挑着眉笑看着他们众人,不仅仅是那几名护卫怔住了,就连那老头和周围的众名弟子也不由的怔住了。

    老头也凑上前看了看那枚戒指,摇了摇头道:“不可能!这一定是假的!我师傅他的东西怎么会在你这里!说,你到底是什么人?有什么企图!”那个老家伙这会说不定都化成一堆白骨了,怎么可能还有这戒指在?

    “怎么?不认得这东西?还是不想认?”唐心晃了晃手中的戒指,笑看着他们,说:“要不,我让你们师傅出来跟你们见个人怎么样?这么多年没见到你们了,他一定也非常想你们,尤其是,那个买凶杀了他的人。”她的声音不紧不慢的,带着几分的诡异气息,目光扫过他们几人,看着他们脸上的神色变化,不由的唇角轻勾,弯起了一抺的笑意。

    “你、你、你胡说!我们师傅怎么可能在这里!”

    “这位公子,你说的是真的吗?你知道我们师傅在哪?你刚才说买凶杀了他的人,难道他真的已经……”

    “这位公子,如果你知道我们师傅在哪就请让他出来,让他出来指证到底是谁杀害了他,我们几个就是拼了老命也一定要帮师傅他老人家报仇!”

    “就是!如果他真的已经死了,只要知道是哪个人杀了他,我们一定会为他报仇!”

    听着那几名护法的话,那一旁的老头不由的朝周围看了看,心头一惊,他惊的不是他们几个人所说的话,而是真的怕那个老家伙死后阴魂不散真的存在着,此时回来就是回来找他报仇的,想到这,不由的往后退了几步,身体也不由自主的颤抖着。

    那个老家伙的鬼魂真的还在?这、这、这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怎么可能呢?

    将他们几人的神色看在眼中,唐心清眸中掠过一道幽光,唇角微微的勾起,笑道:“当然在这里,既然你们都想见一见,那我就让他出来跟你们见一面吧!也好让他看看这害死他的人究竟是谁?”她诡异的笑着,伸手将空间中的那颗凝魂石拿了同来,摊开手掌心,唤道:“前辈,现在已经到了炼器门这里了,你要不要出来瞧瞧?”

    当看到那一缕白色的幽魂从那颗小小的石头中飘出之时,那名老头不由惊的尖叫一声:“啊!鬼、鬼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