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44 她来了!嗜血杀气!

    那小伙子也没想衣服这一扯就会裂开,因此也没去看,听着他的话,便道:“我说老人家,你是外地来的吧?这事闹得我们这里个个都知道,就是那我们这城中第一大的家族,萧家出事了,也不知是萧家得罪了什么人厉害的人,这阵子萧家家主萧轩尔病倒了,萧家主这一倒下,唉,就不得了了,那些人趁着这个时候把他们一家全抓起来了,这会不,正要当着满城百姓的面砍杀他们呢!”

    “不是吧?萧家的人都出事了?”老头怪异的扯了扯胡子,瞪起了眼睛。

    “哪止萧家的人出事了,就是那萧家主的未婚妻也被一起抓来了,这会不都在前面吗?你……哎?人哪去了?”那小伙子话还没说完就见面前的老头不见了,正摇了摇头嘀咕着时,忽的瞥见他的新衣竟然裂开了那么大的一个口子,不由的一怔,继而大喊着:“睁眼说瞎话的老头!可恶!”

    “硊下!”

    黑衣护卫押着天音和萧遥他们几人来到这场中要他们跪下,然,天音和萧遥却仍站得笔直,不肯弯下他们的膝盖向那些人跪下,而萧家老爷子和萧遥的娘亲两人的身体本就虚弱,此时根本站也站不住整个人就跌坐在台上,而萧轩尔也被人抬着出来放在地上,只是此时的他仍昏迷着没有醒过来。

    被那两名黑衣人一脚一脚的踢着后膝盖,两人吃痛却不弯膝,仍旧那样站着,萧遥愤恨的盯着那一旁的一男一女两个中年人,就是他们把他们害得这么惨的!

    “萧遥,你大哥呢?”天音咬着牙忍着痛,就是不弯下膝盖,她现在心里最担心的就是萧轩尔,他怎么样了?那个人到底对他都做了什么?如果不是他这样的昏迷不醒,他们也不会落得这样的涂地,如果他们的实力足够强硬,也不会轻易的受制于这些人,是他们优越舒服的日子过久了忘记了在这世界上只有实力才能保护好自己!

    “他就在你旁边。”萧遥看了她一眼,深深的吸了口气,道:“天音,对不起,如果我早点让你离开,就不会让你出了这样的事了。”现在只要一看到她那蒙着布的眼睛,他就心如刀割悔恨不已,他太轻敌了!以为他们有了防备就不会出事,却低估了他们会使下三滥的手段美女大佬爱上我全文阅读!

    “不用说对不起,又不是你害我这样的,是那些人,今日就是死了,我相信,唐唐也会帮我报仇的!只是我恨不得能亲手杀了他们!以解我心中之恨!”她咬着牙说着,声音冰冷而泛着杀意。

    台下,好不容易挤上前来的顾恒看到那被身后一名黑衣人一直踢着后膝盖也不跪下的天音,不由的怒声大喝:“该死的!不准你们踢我女儿!”声音一落的同时,他飞身而上来到了那前面就要对那黑衣人出手,却不想被一名黑衣人给拦了下来。

    听到那声音,天音心头一颤,那是……她想看看到底是不是他,可是,眼前一片的黑,她什么也看不到,只听见刀剑相碰的声音夹带着凌厉的气流声在空气中划过。

    是他吗?他怎么会来?她与他都已经没有关系了,他为什么要来?

    “你是什么人!竟然敢来这里捣乱?”那名妖妇冷声喝着,目光盯着顾恒。

    “你们又是什么人!竟敢捉了我女儿!你们对她到底做了什么!对萧家人又做了什么!”顾恒厉声喝着,长剑指着前面那名妖妇,而在他的身后,二十来名护卫也一致来到他们的身边,想要上前帮他们解开绳子,却又被那些黑衣人给挡下。

    那名妖妇看了他一眼,轻笑着:“哦?那个叫顾天音的是你的女儿?那你就是顾家的那个顾恒了吧?我不是听说你跟她已经断了父女关系了吗?怎么?她的死活与你相干?不怕告诉你,你这个女儿的眼睛被人让人挖出来了,她现在就是一个瞎子。”

    她的话一出,周围的人猛的倒抽了一口气,眼睛被挖了?这、这、这不会是真的吧?怎么可能这么残忍?那萧家主的未婚妻是那样的美丽,长得跟仙子一样,为人又亲切随和,这妖妇竟然让人把她的眼睛给挖了?这、这也太残忍了,让他们听了都不由的打了个冷颤,实在很难相信,那样美丽的一个女子就这样成了一个瞎子……

    台上,女子蓝衣飘飘,墨发垂落在身后,双手被反绑在身后,她的脸上眼睛之处蒙着那染血的布,面色却是清冷的,虽然此时如此狼狈,但她浑身却散发着清傲飘逸的气息,她伫立在那台上,风姿绰绝,清傲如雪中梅花,这样美丽出色的一个女子,却被那个妖妇挖掉了眼睛变成了一个瞎子?众人只觉心头一阵惋惜,多好的一个女子啊!命怎么就这么苦呢?

    顾恒听到了她的话,不由浑身一颤,不可思议的朝他女儿看去,她的眼睛……她的眼睛没了?这、这怎么可能!

    然,那个妖妇本就打算用这件事来转移他的注意力,见着这一瞬间他失了神,当即目光一闪,身影咻的一声飞掠而出来到了他的身边伸手就要夺下他手中的剑,却不想顾恒猛的回过神来,盛怒的大吼着:“该死的妖妇!我杀了你!”

    盛怒的大吼声一落下,手中利剑一转,泛着凌厉剑气长剑飞袭出一道凌厉的剑流,然而,萧家的敌人来了不少,此时见那顾恒有心搞乱,当即便将他们围了起来,不用那个妖妇动手他们就将顾恒和他的二十几名护卫给困住。

    “铿锵!咻!”

    “萧家的人!今天是全死定了!我们才不管你是谁,谁日敢阻拦我们就是跟我们作对,我们连你也一并杀了!”其中的一名男子厉声大喝着,几人围攻顾恒一人,以顾恒的身手根本就抵挡不过来,十几招后便狼狈的被他们打落了手中之剑,剑气夹带杀意一过,只听咻的一声,顾恒惨叫一声,手臂被划出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鲜血洒落台上,血腥味顿时弥漫在空气之中。

    “住手!”

    天音听着那一声惨叫,不由的心头一慌:“我不用你管!我们已经没有关系了!你马上给我走!”

    “怎么会没有关系?女儿,爹爹以前做了很多的错事,但是我希望我还能补救,就算你不想认我这个不称职的爹爹,可你的身体里仍流着我们顾家的血,女儿,你不用怕,爹爹会保护你的邪恶首席的小丑妻全文阅读。”顾恒一手紧紧的握住了自己受伤的手,一边对着那一旁的天音说着,他希望,他可以为她做点什么,哪怕,哪怕拼了他这条命!他也希望能为她做点什么。

    “糟了!伤口很深,血流不止!”萧遥看着他的伤口,不由的拧起了眉头,他知道天音跟她的家人关系不是很好,今天这顾恒会来也着实是出人意料。

    听着萧遥的话,听着她爹爹的话,天音不由的鼻头泛着一阵酸涩,心在颤抖着,为什么?为什么要到了这样的时刻才来补救?她已经跟他断了父女关系了,为什么他还要出现在她的面前?为什么在她瞎了眼之后,在她正面临着死亡的时候出现在这里?为什么要来?为什么!

    她想大吼出声,可是,可是却说不出来,眼泪从眼眶中涌出,她的心在痛,她不希望她要死了也拉上他,虽然,她是恨他的,但,她还是不希望他死,听到萧遥说他的伤口很深血流不止,心下又是担心又是着急,可,她此时却没有办法。第一次听到他对她说:女儿,不用怕,爹爹会保护你。可是,却是在这样的场景下……

    “哼!来了还走得了吗?既然这么的父女情深,我就让你们父女一起上路又如何?动手!把这个顾恒一并捉了!一起砍死!”妖妇厉声大喝着,她才没有那么好心的放谁离开,既然送上门来了,多杀一个又何妨?

    “我跟你拼了!”顾恒松开手,从空间中取出了一张符箓一扯开,一头猛兽低吼着一声飞扑而出,突然间冒出来这么一头猛兽,吓得台下的众人都不由的往后退了几步,惊愕的看着那仅用一张符箓便召唤出来的猛兽。

    顾家为符箓世家,有这样的东西应该也不出奇,只是,台下的众人都很担心,就这么一头猛兽能敌得过那些人吗?正想着,又见顾恒再次的丢出几张符箓,又窜出了几头猛兽,他则趁着这时候来到天音他们的身边将他们身上的绳子解开。

    “快!我们快走!”顾恒扶着她就要带他离开,而天音碰到了他手上湿渌渌的血,不由的心头一怔,听着耳边传来的打斗声和刀剑相碰的铿锵声,她着急的周围摸了摸:“萧轩尔?萧轩尔呢?萧轩尔在哪!”他现在还昏迷着,要是让剑气或者什么伤着了怎么办?

    听到她那焦急的话,顾恒一怔,当即将她拉到了地上的萧轩尔那里:“他在这,他就在这里,我背着他,你拉着我,我带你们走!”说着就要弯腰去背起萧轩尔,而在这时,那名妖妇看到了这一幕,当即厉喝出声:“想跑?没那么容易!”声音一落的同时,手中的长剑也飞袭而上。

    “小心!”

    正扶着他娘亲和他爹爹起来的萧遥抬头看到这一幕,不由的惊呼一声,天音看不见,而此时顾恒弯下腰去背他大哥,根本就没人能挡下那一道足以致命的利剑,而他虽然身上的绳子解开了,可是那些人不知给他们闻的是什么东西,体力虽在灵力却提不起来,就连他们的契约兽也叫不出来,眼见那一剑就要剌入他大哥的身体,他心头一提,像是停止了跳动一般,惊得大呼出声。

    “不!”

    那嘶心裂肺的声音划过天际,深深的撞入了台下众人的心中,看得他们不由的鼻头一酸,眼睛想要涌出。然,事情往往总是出人意料,就在那一剑即将剌入萧轩尔的身体时,那一直没有走开的站在天音身边的两名黑衣人却是在这一瞬间出手,手中的利剑一转,铿的一声挡下了那妖妇致命的一剑。

    “你们干什么!想造反吗?”那妖妇厉眼看着那两名黑衣人,声音中带着杀意,没有想到她的人竟然会出手帮了那些人。

    两名黑衣人当即取下了脸上的面具,瞥了那妖妇一眼后,对天音说:“天音姑娘,让你受惊了。”只因事情有些超出他们的意料之外,也让他们没有时间跟他们解释这一切事情的发展。

    听着这声音,天音一怔:“是你们?”这是那暗卫的声音,她记得!

    萧遥看到又窜出了十几名暗卫,见是他们,心头一喜,连忙喊道:“快帝道至尊最新章节!快带她和我大哥走!到洛川城去找唐心!她就能治好我大哥的病!”萧家,只要有人大哥在,那才不会倒下!

    “哼!竟然装成我的人,真是好大的狗胆子!”那妖妇眯着眼厉喝一声,忽的勾起唇角诡异一笑:“想走?有那么容易吗?”声音一落,她双手一拍掌,当即那些黑衣人迅速的退到了她的身连边,也就在这时,一张大网从天而降将他们连同那暗卫十几个人一同给网了起来,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让所有人都防不胜防,甚至,在那当中还有几名那些家族的人员,不过,一经网在网里面,瞬间就让暗卫们给击杀了。

    台下前面萧家的敌人们看到一网将众人打尽,不由的开怀大笑:“好!太好了!这样一来一个都逃不掉!太好了,哈哈哈!”看着那在网中挣扎着却跑不出来的萧家众人和那些暗卫们,那些人一个个笑得十分开心。

    相对的,台下的百姓们却是直叹着气,很为他们担心,然而,他们都只是老百姓,帮不上什么忙,更不敢在这血腥厮杀的场面跑上前去出头,毕竟,他们根本连自保的能力都没有,又何来能力管他们的死活呢?

    失策被抓,十几名暗卫很是愧疚,看了他们一眼,说:“天音姑娘,二少爷,真对不起,我们让你们失望了。”他们也没想到那妖妇竟然会有这么一张大网,而这网还不是一般的网,而是不知什么法器,被网在这里面刀剑根本无法将这网划破。

    “不用说对不起,他们这些人本就不简单,要不然我们也不会落得现在这个下场。”天音说,双手紧紧的抱着身边的萧轩尔,感觉到他的身体冰凉冰凉的,不由担心的说:“我现在最担心的就是萧轩尔了,他到底中了什么暗招?为什么连他自己都没察觉?现在身体这样他要怎么熬下去?”

    “主子的情况越来越糟,我们也担心他会随时撑不住。”一名暗卫说着,看着那些人走了过来,当即对众名暗卫道:“我们围成圈护着他们!”

    “是!”义无反顾的声音没有一丝的犹豫,这样绝对的忠诚来至于他们对萧轩尔,他们忠于他们的主子,忠于他们所在的家族,如今面对生死,他们愿意用自己的身躯来为主子挡下那些危险,只为能换来他活命的机会!

    看着那十几名护卫将萧轩尔他们几人都围在中间,台下的众人不由的心头泛着辛酸,这些人竟然要为他们去死,这样的挡在他们的面前,面对外面那些人的杀气腾腾和锋利的长剑,他们绝对的只有死路一条,这样忠心的人为护主而死,真让他们看着难受不已。

    “哼!杀了你们之后再杀了他们也一样!给我动手!把他们一个个剌成马蜂窝!”妖妇夹带着杀意的声音一落下,当即,那些家族的人一个个持剑上前,自告奋勇的说:“好!就让我们来动手!今天这萧家的人死定了!”声音一落的同时,台下的众人就见他们拿着剑狠狠的朝被网住的众名暗卫剌去,而那些暗卫却是动也不动,他们尽自己最大的能力来保护他们的主子,保护他不受伤害,也做好了死亡的准备,然,却没想到,就在那利剑剌出的同时,一道带着叹气的声音不知从何处传出,弥漫在空气之中,让周围的众人心头一震,有人喜,也有人惊。

    “哎呀!我说你们这些人,真是大胆,竟然连她的朋友也敢伤,这不是寿星公上吊嫌命太长吗?”

    老头就倚在一高处的屋顶上看着那底下的一幕,一手抚着胡子直摇头叹气着,却并不急着出手,他老头儿是很低调的人,不喜欢搞得太出风头,像这种出风头的事情当然得让那个丫头自己来了,更何况,这里的人可都是她的朋友,更应该让她自己来救了。

    “什么人!装神弄鬼的快出来!”听着空气中传来的那声音,飘渺而无踪,让底下有修为的人都知道,这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角色!心头微凛,这暗处竟然还有高手在,他们竟然不知道!

    “出来?出来做什么?你们不知道神龙见首不见尾才是高人的调吗?”老头眯着眼,好整以暇的看着下面的人,说:“你们如果想活命,现在走那还活得了,要不然,等会他们来了,你们可就真的是想走也走不了了。”其实他很怀疑,这些人挖了那个叫天音的丫头的眼睛,他们还能活得了命吗?只怕就算是现在走了,那个丫头也不会放过他们重生天才符咒师TXT下载。

    “吼!说得那么厉害?你不也不敢出来?不过就是在装腔作势罢了!你们这群没用的东西,不是想亲手杀了他们吗?怎么?现在不敢动手了?快给我动手!给我杀了他们!”

    那被网住的天音和萧遥他们听着那声音,不由的想着,会不会是唐心他们?毕竟他们的朋友也没几个,除了唐心他们之外,只是,他们不是去蓬莱仙岛了吗?难道已经回来了?想到这个可能,两人心头一松,如果是唐心他们,那就好了,只是,若真的是唐心他们,为何这里只有一个老者的声音?他们呢?

    被那么一喝,其中一人看着就在这眼前的萧家众人,把心一横,当即抬起手中的剑就要剌下,却不想,横空而来的一道所流咻的一声击中了他的手腕,让他惨叫一声,手中的剑也铿的一声掉落地面。

    “嘶!啊!”

    另一边,已经进了城的唐心一众人,看着这城中这样的奇怪,便拉着一人问道:“这位老伯,请问这城中出什么事了?怎么到处都没人?还有,我们想找这城中的萧家,请问这要怎么走?”

    那老者看着他们一行人个个出色不凡,心知定不是一般的人物,想着,这些人不会萧家的敌人吧?也来取萧家人性命的?

    看着老者神色迟疑有异,唐心笑道:“老伯,我们不是什么坏人,不必担心,我们是萧家家主萧轩尔的朋友,路过这里特意来看他们的,只是还没来过,不知他们家怎么走,故而才向您打听一下。”

    那老者见唐心说话温文有礼,对人也和善,这才问:“这位公子,你们真的是萧家的朋友?”

    唐心笑了笑,道:“当然,那萧家家主萧轩尔不是有个未婚妻吗?那还是我义妹。”

    “唉!萧家现在可惨了,萧家家主不知怎么回事突然就倒下了,病得不轻啊!我都听说他快死了,也不知是怎么回事,棣家里面的护卫下人几乎都被杀了,萧家老爷子还有他们赶回来的二少爷和那位天音姑娘全被捉了,那一伙人可厉害了,现在他们就把萧家的全押到前面的那个广场的台上去,说要乱刀砍死,而且不少萧家的仇敌也来了,唉!那些人太厉害,公子,你们如果能救他们,就请去救他们吧!那萧家主他们对我们百姓真的不错,只可惜我们只是普通老百姓,什么也帮不上忙。”

    听到这话,后面的几人不约而同的朝她看去,果然见她的脸色一沉,面上泛着杀气。她的朋友就是她的亲人般的存在,胆敢伤她的亲人,那就是找死!

    “老人家,你放心吧!如果有人敢动他们一根毫毛,我一定让他们不得好死!”声音一落下,就见她当即迈步迈步往前而去,脚步由慢到快,到最后,直接提气飞掠而行。

    而在那前面,因被暗处的老头挡下了他们动手的机会,那个妖妇警惕的看着周围,她一个眼神示意,让一名黑衣人动手,那黑衣人接到她的示意后当即冷不防的就出剑剌向他们,就在这时,那妖妇也发出了几枚暗器,她就不信把这萧家的人都捉到了这里了就还杀不了他们!

    “唉!老头不是说了吗?有我在这里你们是伤不到他们的,倒是你们,再不走就真的走不了了。”声音一落的同时,几道气流从手中弹出打落了她的暗器和那名黑衣人手中的剑,眼角一瞥,见唐心他们一行人已经收到消息匆匆而来,不由的笑眯了眼睛。

    还是没有看到那老者藏身何处,那妖妇咬了咬牙,眼中闪过狠厉的神色,对众人道:“放火烧死他们!把他们全部活活烧死!”夹带着杀意的声音因灵力的涌动而在空气中传开,清晰的传入众人的耳中,台下的百姓们听到这话,不由的纷纷在议论着,而那些萧家的仇敌却是赞同的拍手叫好。

    萧遥和天音两人心却是微沉,那老者没有出来,却只是在喊着,难道真的只是吓唬那些人的?唐心他们根本没有来这里?想着也是,他们去了那蓬莱仙岛又不知什么时候才会回来的,就算回洛川城他们会进来这里看他们吗?而且,就算真的来了,又怎么可能会正好在这个时候呢?也许真的是他们想多了,唐心他们根本没有来,应该只是那老者在吓唬那些人的,那老者也不敢现身,难道,他们今日真的非死不可?

    “好终极炮灰最新章节!就放火烧了他们!”夹带着灵力与兴奋的声音一落下,就见那几个家族的主事人上前道:“我们是火属性的灵根,就由我们来点火,把他们全部烧为灰烬!”那狠厉的声音带着兴奋在这空中响起的同时,他们还没来得及有所动作,就听一道蕴含着强大威压的清冷声音传来。

    “我倒要看看谁敢!”

    清冷的声音蕴含着一股强者的威压,尾音落下的同时众人都能感觉到那声音中的清厉与杀气,空气中的气息因这一道声音的传来而变得低沉,百姓们因没有灵力支撑着,在听到这声音后只觉胸口压着一块大石头,连喘息也觉得困难,纷纷都很震惊,这到底是什么人?竟然只是一声清喝也能带来这么强大的威压?

    而台上被困在网中的天音听到这声音,不由的心头一阵激动,是唐唐的声音!她真的来了!她竟然真的来了!她又在她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出现了!唐唐……想到她,她却又是心伤不已,她再也看不到唐唐了……

    萧遥心中一喜,示意那些暗卫让开朝那前面看去,这一看,那心中的担忧总算是放了下来,真的是她来了,太好了!这一刻他真的觉得她就是救星,只是,想到身边的天音眼睛看不见了,他却又不由的低下了头,他要如何面对她?如何在她的面前抬起头来?

    屋顶处的小老头摇了摇头,暗叹,这年纪轻轻的走起路来比他这老人家还怕,瞧他都在这里睡了这么久了他们才来,也好在他先进城了,要不然这些人还真的就真的死定了。

    看着这会她飞掠而来,不由的又眯起了眼睛满意的点了点头,还别说,这丫头跟他那小徒弟还真的很是般配,这两人站在一起就是那么的赏心悦目,真是好看,不错不错啊!

    台下手那些百姓们听着那声音从后面传来,也跟着回头看去,这一回头看到的一幕却是让他们不由的睁大了眼睛,只因,那白衣飘飘踏风而来的男子俊美如谪仙,而他身后跟着的那些男子个个出色出天神,虽然他们不是修炼之人,但他们那几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却是那样的摄人,那样的强大,尤其是那一股尊贵的强者气息,就仿佛是与生俱来的一般,那样的摄人,那样的令人心生惶恐之意。

    台上的那些人也全都眯着眼看着那踏风而来的众名男子,目光在他们身上掠过,眼中划过一丝猎艳的光芒,他盯着那最前面的两名男子,白衣飘飘容貌宛若谪仙,当真是少见的美男子,尤其是那一身出色的气质,更是让她看了都不由的想要让这两人成为她的裙下之臣。

    目光从两人的身上移开,落在了他们后面的那些男子身上,那些男子无论是身段还是气势或者相貌都是相当出色的,不会是一般的下属,反倒像是威震一方的强者,看他们身上气息内敛,连她也看不出他们的修为,不由的谨慎起来,退后了一步,问身后的中年男子:“你可看出他们的修为?”

    那名中年男子也就是原先装成神医的那个人,此时正眯着眼扫过那踏风而来的众人,目光在他们的身上一一掠过,眉头也微拧了起来:“看不出,但他们身上煞气很重,不像是一般人,要小心点才行,这几个人可能没那么容易对付。”

    “呵呵,没那么容易对付?你看看这周围想置萧家于死地的人有多少?就他们这么几个人当真是我们的对手吗?来了我也能叫他们全死在这里!”她的眼中杀意一闪,阴狠狠的说着。

    以唐心他们的修为,他们的放在自然是一字不漏的入了他们的耳中,听着这话,唐心目光一冷,清眸中划过一抺暗光:“是吗?你这妖妇,好大的口气!就先接我一掌试试!”声音一落的同时,唐心掌心瞬间凝聚一股凛冽的气息飞袭而出,朝那个妖妇击去。

    只见,肉眼可见的气流咻的一声划过了半空中,有如破空之声,凌厉而骇人,那妖妇看到那股骇人的气流竟是那样的威力,不由的心头一惊,猛的就想要迅速退开,哪知仍是慢了半步,那道气流不过眨眼间的功夫就到了她的面前,咻的一声重重的击落在她的胸口,强劲的力道顺着这一击而撞入胸口处,也让她整个人猛的往外退了过去,只觉胸口一直剧痛翻滚,喉咙一咸,一口鲜血猛的喷了出来重生—深宫嫡女全文阅读。

    “噗!”

    腥红的鲜血洒落台面,剌目而让人心惊!

    唐心冷眼盯着她,勾唇一笑:“我还道是什么厉害的人物,竟然连萧轩尔都给放倒了,看来,也不过尔尔。”

    一旁沐宸风和玄月以及莫子漓他们迅速上前想要拉开那张大网将他们救出来,谁知,那些守在旁边的黑衣人和那些萧家的仇敌竟然在这一刻出手,他们几人瞥了那些人一眼,冷哼一声。

    “找死!”

    声音一落的同时,几人瞬间出手,快而狠的招式一出,那些人根本没有任何招架的能力,试想,沐宸风他们都是什么样的实力?而这些黑衣人和那些萧家的仇敌也不过是一般的修炼者而已,别说是他们几人一起出手了,就是他们当中的随便一人,这些人也不可能是他们的对手!

    相对于他们几人的身手与实力,别说是台下的那些百姓们,就是萧家的那十几名暗卫也看得敬佩不已,这好在他们都是他们主子的朋友,要不然,若是摊上了这么可怕的敌人,那就真的是太可怕了!

    “萧遥,天音,你们没事吧?”沐宸风看了他们一眼,却见天音的眼中蒙着那染着血的布条时,不由的一怔,目光微沉,同时也拧起了眉头:“她的眼睛怎么了?”

    听到这话,正要开口的萧遥竟是半句话也说不出来,他朝身边的天音看了一眼,衣袖下手的拳头紧紧的拧起,都怪他!都怪他没有帮大哥照顾好她,都怪他没有帮唐心照顾好她!现在她的眼睛被挖了,现在她成了瞎子,他要怎么跟唐心他们说?怎么说她的眼睛没了?

    看到萧遥的神色,几人目光不由的微闪,脸上全浮现凝重的神色,这天音在唐心的心目中地位非同一般,这眼睛要是真的出了什么问题,那她……不由的,朝那一旁的唐心看去,而唐心似乎也听到了沐宸风的话,这时正好回头瞧去,看到那被困在眼中的天音时,神色一怔,当下也顾不得那前面的两人,快步来到网边。

    “天音,你眼睛怎么了?怎么蒙着那东西?”她的声音带着惊诧之意,这好端端的人怎么才几个月不见就成了这样了?目光从她的身上移开,落在了那被她紧紧抱着的萧轩尔身上,不由的微拧起了眉头,她还想着以主这萧轩尔的实力与修为怎么会被人放倒了,原来,是这么回事。

    就依着他现在的气色来看,他此时的情况还真的很不乐观,估计这也拖了一段时间了,要不然也不会这么严重。当下,她收回目光看向萧遥,道:“萧遥,你怎么也在这里?你们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好端端的萧家怎么弄成这样了?你怎么说实力也没那么弱吧?怎么也中了招了?还有天音的眼睛怎么了?倒是说话啊你们!”

    听着她的话,萧遥又是自责又是愧疚,甚至连抬起头来看她也不敢,他要怎么说?她要他怎么说?他又能怎么说?那样的话他怎么能说得出口!

    然而,那受了唐心一掌的妖妇却是眯起了眼睛盯着唐心,看到那脸上的担心与着急时,不由的大笑出声:“哈哈哈哈!你想问她的眼睛怎么了?他们不敢说,我说怎么样?”那个妖妇受了唐心一掌似乎还不知道她的厉害,此时因被打了一掌而怒火燃烧,就想着让这些人也知道,这个叫顾天音的臭丫头的眼睛被她让人给挖了!

    闻言,唐心的目光一眯,清眸中寒光点点,冷冷的盯着她:“是你伤的她?伤了她的眼睛?”声音平静而清冷,可却莫名的让人心头一震,有着一股毛骨悚然的心惊,不懂为何这一句听着漫不经心的话语,不懂这听似平静的一句话,怎么就赢带给人们这种惊悚的感觉?这个人,到底是萧家的什么人?又或者说,这个人,又是顾天音的什么人?

    “呵呵……咳咳……”那妖妇悦愉的勾起唇角轻笑着,忽的笑声一止,泛着阴狠气息的目光落在唐心的身上,刻意的扬声说着:“你想知道那臭丫头的眼睛怎么了?他们不敢告诉你,我告诉你如何?”声音一顿,眯着眼扫过那搂着萧轩尔的天音后看向前面的唐心,恶意的说:“我就告诉你,她的眼睛……”然,话还没说出就已经被打断了上青天TXT下载。

    “不!不要说!”

    天音突然间大声的喝着,厉喝的声音带着痛苦与悲伤,听得唐心的心头一痛,她回过头看着她,心下不禁自问着,她的眼睛怎么了?是被伤了吗?为什么她的声音如此悲痛?这阵子她到底经历了什么?

    天音紧紧的搂着身边的萧轩尔,她怕,她怕唐唐知道,怕她因震怒会伤心,她的眼睛已经治不好了……她的眼睛已经没了……她不想让她知道她的眼睛没了……

    “呵呵,怕什么呢?不就是我让人把你的眼珠子挖了出来端去给萧家人欣赏,欣赏过后又拿去喂狗罢了。”那妖妇漫不经心的话却如同一颗惊雷一般的击打在唐心的心头,轰隆的一声只觉心头一沉,无尽的怒火自胸口窜起,衣袖下双手紧紧的拧成了拳,关骨咔嚓的声音传入众人的耳中,让周围的人都不由的心惊不已。

    看着她一身杀气爆发而出,看着她面色冷若修罗嗜血非常,清眸此时因那妖妇的话而盈满了怒火与震惊,她的目光紧紧的盯着那前面还在张狂轻笑的妖妇,周身之边,强大的气流呼啸而起,凌厉而骇人!只听一声震怒的厉喝声从她的口中传出,下一刻,众人只见白色的身影快如鬼魅般的掠出,不过眨眼的时间,快得不让那妖妇他们有反应闪躲的机会,五指便已经擒住了她的脖子,紧紧的掐住。

    “你、再、说、一、遍!”

    她一字一字的从牙缝中迸出,那声音中的狠厉与眼中的嗜血,这一刻,才真正的让那妖妇惊了,看着近在面前的男子杀气弥漫全身,那双掐在她脖子处的手似乎要掐断她的骨头似的,呼吸被阻,杀气与威压一同袭来,那样的强大,那样的凌厉,那样的骇人!

    这、这些人到底是什么人?想她堂堂金丹修士,竟然被这白衣男子瞬间掐住脖子而无反手之力?那诡异的身法快得让人看不见他是怎么动的身怎么出的手,如此浓郁强烈的杀气与嗜血气息,这些人,到底是什么人?

    沐宸风和玄月他们都看着这一幕,心头也是震怒的,那个妖妇的话太让人震惊了,她竟然挖了天音的眼睛拿去给萧家众人看,还拿去喂狗!该死的妖妇,就是将她碎尸万段也难解他们心头之怒!

    那后面的那名中年男子见情况不对,不由的步步后退想要逃走,哪知,他转身打算逃走时,哪知一回身正好蕴含着强劲力道的一脚就朝他踢了过来。

    “砰!咔嚓!”

    “嘶!”

    看着那一脚的踢出,肉眼可见的强大气流也顺着那一脚而重重的喘在那中年男子的胸口处,强劲的力道一经踢出,他整个人飞出了几米之外,摔倒在台面上,那胸骨断裂的声音清脆而令人心惊,咔嚓的声音那样的清晰,那个中年男子想要站起来,哪知,还没撑起半个身子就猛的喷出了一口鲜血,整个人也跟着趴在台面上起不来。

    “噗!咳咳……”

    墨迈步走到那中年男子的身边,血色的眼眸嗜血而令人心惊,他抬起脚在那名中年男子惊恐的目光中踩上了他的肩骨,台下的众人只听咔嚓的一声,那骨头碎裂的声音一经传开,直叫众人冷不防的打了个冷颤,他们都只是小老百姓,这样的场面真的不是经常碰到,这一脚踩下去,那骨头全都碎裂了,听得真是心惊胆战。

    那些萧家的仇敌此时哪还敢呆在这里看着?一个个见瞄头不对纷纷往后溜去,这些人虽然只有这么几个人,但是那一身摄人的气势真不是一般人能比的,轻易的便解决了那些黑衣人和那些带头的萧家仇敌,若是再呆下去,下一刻死的就会是他们了农家小地主!想到这,纷纷心惊的往后退去,这萧家结交的这些到底是什么变态的人物?竟然这样的骇人……

    沐宸风和玄月他们打算把那张网住天音他们的话给取下来,哪知,那张网却还是件法器,网口收紧,坚硬如铁,根本无法扯开,这时,凌子寒上前道:“我来。”他从空间中拿出这一把弯刀轻轻一划,只见那弯刀散发出的锋利气流咻的一声就将那张网给划破了,看得玄月他们很是诧异。

    梦珊见状,道:“这是我大师兄的明月刀,削铁如泥,就算是对这法器也一样,因为他的这一把明月刀是神器。”这是师傅送给大师兄的礼物,很是珍贵,也很是好用,平时大师兄也很少拿出来的。

    闻言,几人点了点头,这才看向萧遥他们,见他们身上灵力尽失,像是中了什么药似的,萧遥的实力本就不弱,却也被捆,原来是因为中了药。

    前面,唐心紧紧的掐着那个妖妇,目光嗜血而狠厉:“说啊?不说了是吗?好!那我就让你偿偿,什么叫生不如死!”声音一落的同时,一手搭上了她的头顶,手中力道一用,瞬间化去了她一身的灵力修为,台上台下众人只见那个妖妇身上冒出了一股肉眼可见的气息,咻咻咻的传出。

    “不!”

    那妖妇惊恐的尖叫着,随着一身气息的散去,容颜也渐渐的老去,变得很是憔悴,唐心伸手一丢,将她丢在台面上,嗜血的眼眸冷冷的看着她,冰冷的声音从她的口中传出。

    “子寒,挖了她的眼睛!切了她的舌头!断了她的手脚筋!我要她生不如死!”

    听着唐心的话,台下的众人不由的倒抽了一口气,天呐!这、这也太残忍了!台下众人惊惧的看着台上的一幕,见他的神色根本不像是开玩笑,一些胆小的连忙移开了目光或者伸手遮住不敢再看,就怕看到那极为血腥的一幕。

    “是!”凌子寒没有一刻的犹豫,当即沉声应着迈步上前,手中长剑一转,咻的一声飞袭而出,划过了那个妖妇的手脚,只听咻的一声传出,手脚之处鲜血喷出,惨叫声再次的尖叫而起,传入云霄,在天空之中久久回荡着。

    萧家老爷子和顾恒都惊呆了,心头颤抖着,这、这、这个男子到底是什么人?竟然竟然这样的厉害?知道天音的眼睛被挖,他这样震怒的神色着实让他们也心惊了,天音竟然有着这样强大的朋友?

    鲜血洒落地面,那妖妇的两个眼珠被凌子寒挖了出来,惨叫声才叫,那嘴巴大张之时,舌头也被跟着砍下,台下,惊呼声与抽气声不断,有的男子看到这一幕更是直接呕了出来,太血腥太吓人了,直叫他们看了浑身寒毛直竖而起,而在这时,台上的唐心又再次开口。

    “把她吊起来,找几只饿了几天的野狗来招呼她!”嗜血的眼眸扫过那地上凄惨不已的妖妇,仍不肯就这样放过她,胆敢挖了天音的眼睛,就得让她受尽折磨而死!

    那些暗卫看着唐心他们几人,眼中尽是满满的敬佩之意,实力强大就是不一样,轻易的就能将情势逆转过来,不用在乎这其中到底有什么阴谋,只要有足够的实力就可以与他们对抗,这样绝对压倒性的战斗,真是让他们异常的兴奋,看着他们此时这样愤怒,他们想要开口说出那就连天音姑娘也不知道的事实,却见现在根本没有他们插嘴的余地。

    解决了那两个人,唐心扫了周围的众人一眼,台下的那些人一看到她那冰冷嗜血的目光不由的倒退了几步,心下暗自庆幸着他们并没有趁着这个时候与那些人勾结在一起与萧家为敌,否则后果真是不民想象。

    屋顶处,老者睡着轻叹连连,他就说了,要早就得早点走,要不然这有仇必报的丫头来了,他们可就走不了了,这叫什么呢?这就叫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

    唐心来到天音的身边,见她扶着萧轩尔,便道:“天音,萧轩尔让他们先带回去,他的情况不乐观,得马上给他治疗梦魇进化全文阅读。”

    “唐唐,你一定要救救他,一定要救救他!”天音紧紧的握住了唐心的手,声音中带着颤意。

    看着眼睛蒙着布染着血的天音,她的心在痛着,听着她的话,更是心痛不已,压下那心中的伤痛,她开口道:“你放心,我会的,我一定会救他的,来,我牵着你,我们回去。”就在她说话间,一名暗卫上前接过萧轩尔,道:“几位,你们随我们我们来。”说着,几个纵身便往萧家而去。

    萧家老爷子和萧遥的娘亲也被暗卫们扶着回去,而萧遥则跟在后面一直垂低着头一脸的自责与愧疚。莫子漓见了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这些事情都不关你的事,你也不用自责。”

    “大师兄,我今天才知道其实我很没用,我太自负了,如果,如果我早点让天音离开,也许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唐心的医术再高,可这却是一双眼睛被挖了出来,她要怎么治?她又能怎么能怎么治?我真的很后悔,很自责,都怪我,都怪我……”

    “好了,我们先回去看看情况再说吧!这里有几名暗卫看着就好,走吧!”莫子漓拍了拍他的肩膀,这才与他一同往萧府而去。

    萧府主院,暗卫将萧轩尔放在他的房中,唐心和天音也尾随就到,进了里面唐心对她道:“天音,你先到桌边坐着,我得先帮他看看,你放心,不会有事的,不用着急,等我帮他看了之后再来看一下你的眼睛。”

    “唐唐,我的眼睛已经没了,是治不好的了,你不用管我,你只要救活萧轩尔就好了,我不希望他有事。”天音紧紧的拉着她的手说着,她现在已经顾不得自己,她只希望萧轩尔能没事,只希望他能好起来。

    一旁的暗卫本想开口,却又见她们两人这样不知一时间怎么说,于是便道:“天音姑娘,你先坐一下,没事的,不用担心。”她的眼睛还在,只是为了瞒过那妖妇才特意给她弄成这样的,只是一直没找到时间告诉她,让她这样的伤心他们真的很歉意。

    天音点了点头,这才在桌边坐了下来,紧张而担忧的等待着唐心帮萧轩尔检查后的结果。这时,沐宸风他们也走了进来,后面的梦珊见天音这样,不由的心生怜惜,难怪主子说她长得很美,真的是很美,这样美丽的女子没了眼睛真的太可惜了。

    唐心在萧轩尔头上摸了摸,慢慢的寻找着,终于在他的耳后上方的发际里面找出了一根银针,看到这根泛着黑色光芒的银针,她的目光一眯,把银针放在一旁后就打算去解开萧轩尔身上的衣服,一旁的沐宸风见了不由的挑起了眉头,上前一步道:“还是我来吧!”她都没帮他脱过衣服,怎么就净帮别的男人脱衣?他可还站在这里的,看着真是吃味。

    唐心没有多想,点了点头便让他帮忙,道:“把他的上衣全脱了。”说着一边从空间中拿出银针,拉起他的手用银针放血,又探了探他的筋脉,感觉到那股似有似无的微弱气息,不由的拧起了眉头,眼中寒光一闪,道:“看来还是行家,竟然懂得这样用药,难怪连这么精明谨慎的萧轩尔也中招了。”

    “怎么样?”沐宸风问着,看着她的神色好像很凝重,难道他病得很重?连她也觉得棘手?

    听到唐心的话,天音也坐不住的摸牵着要走上前,梦珊一见连忙上前扶着她,把她带上前来。

    “唐唐,他怎么样了?他严重吗?你查出他的身体是怎么回事了吗?”

    “他的体内有三种毒,第一种无色无味却能让他的精神不振气息外泄,第二种毒让毒性猛烈让他无法防备的就倒了下去,就算在这时察觉到不对劲也已经为时已晚,第三种毒来自于他耳后上方发际里面的毒针,尤其是,我探了一下,他的身体应该在几天前还被人加快了血液的流动让他体内的毒素迅速渗入五脏六腑,此时已经毒气攻心,能不能熬过明日都成问题。”

    唐心拧着眉头瞥了床上的萧轩尔一眼,不禁心下叹息,这家伙平时挺精明的,怎么就把自己弄成这样?不过想想这个用毒的人也非同一般,手段这样高明如果不是精通医药的只怕也无法察觉重生破茧成蝶。

    听了她的话,天音心头一沉,问:“唐唐,那、那怎么办?他会不会死?”

    “我先帮他银针排毒看看再说。”她示意梦珊扶她离开,这才拿起银针在萧轩尔的身上扎起来,随时时间一点点的过去,他的身上也遍布银针,一旁的沐宸风看着她神色变变专注而认真,额头隐隐的渗着汗珠,不由的目光微闪,这毒很难解?如果是平时她只要用一颗解毒丹就能解了,难道萧轩尔中的这毒解丹还救不回来?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唐心取出银针,见竟然没有用,当下皱起了眉头,脸色凝重的道:“毒素在他身体里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如今又剧烈的发作,想要一时半刻排出他体内的毒看来是不可能的了,而今,只有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沐宸风问着。

    唐心看了他一眼,道:“以毒攻毒!”声音一落的同时,她迅速从空间中取出纸笔写下药名。

    沐宸风走上前一看,见到她所说的那些药材时不由的怔,轻念了出来:“蝎子,眼镜蛇,蜈蚣……”他朝她看了一眼,问:“这些全是毒物,真的可以吗?”

    “只有这个办法了,他体内的毒不止一种,再加上引不出,那就只能以毒攻毒,是死是活就得看他的了。”她一边说着,一边写着,写下十几种毒物的名称后便交给一名暗卫:“马上抓药,二碗水熬成七分,要快!”

    “是!”那名暗卫接过那张药方,迅速的往外走去。

    这时,唐心站了起来,走到天音的面前,握着她的手说:“天音,你不要担心,先让我看看你的眼睛。”看着她眼睛蒙着布染着血,心,不由的又颤抖着,该死的妖妇,竟然敢这么做,真是该死!

    “唐唐……”天音不由的紧紧抱住了她扑进她的怀里哭了起来:“我再也看不见了……再也看不见了……唐唐……”

    一旁的暗卫见她们两人抱着痛哭,不由的庆幸着,他们保护了她,让她安然无事,要不然,就算主子真的没事了,活过来了,他们只怕也无法向主子交待。

    “天音姑娘,其实我们有一事一直来不及跟你说。”那名暗卫说着,露出了一抺笑道:“其实,其实你的眼睛还在。”

    他的话一出,屋里的所有人都惊呆了?不可置信的看向了他,就连那刚才外面进来,才走到门口的萧遥也怔住了,猛的走了进来紧紧的揪住了那名暗卫的衣襟颤声问:“你、你说什么?你刚才说什么?她的眼睛还在?是真的吗?是真的吗?”她的眼睛还在?那他们看到的那一双眼睛是谁的?这、这怎么可能?

    唐心也不敢相信的看向那名护卫,怔愕不已,天音的眼睛还在?如果还在,为何她蒙着眼睛的布条尽是鲜血?心,在颤抖着,真的还在吗?她因听到她的眼睛被挖而痛心,而震怒,只因,如果她的眼睛真的被挖了,那她就算是医术再高也无法给她变出一双眼睛来,毕竟,眼睛被挖跟身体的某个部分受了伤是不同的,伤口可以愈合,但眼睛若没了怎么愈合?

    沐宸风几人也错愕的看向了那名暗卫,毕竟,不是连天音自己都说眼睛不在了吗?怎么他却说还在?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见他们一个个疑惑又不敢相信的看着他,那名暗卫这才说:“我和另外一名暗卫暗中换下了那个妖妇的人,那一天妖妇让我们去挖天音姑娘的眼睛,我们就将计就计用一名黑衣人的眼睛来替代,当时我们本想跟天音姑娘说的,不过天音姑娘当时猛的撞向了墙又昏了过去,我们后来就一直没时间说,那蒙着眼睛的布染着血也是为了瞒过那个妖妇,所以,天音姑娘,你的眼睛还在的。”

    ------题外话------

    午夜的销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