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43 睁睛说瞎话!震怒!

    见状,天音这才妥协的跟在他后面,两人往外走去,萧遥将她带到了一处亭子,见周围都没有人,这才问:“天音,上回我带你去见唐心他们时,那段时间我娘亲对你怎么样?”

    闻言,她微怔,想了一下,道:“那时你娘亲待我很好,也时常关心我,不过,自从那一回我和唐唐他们一起回来后,就发生你娘亲不知怎么回事,总是有意无意的针对着我,今天这事你也看到了,尤其是你大哥病倒之后就更是这样了。”

    萧遥深吸了一口气,拧着眉头凝重的说:“今天我回来就感觉有些不对劲了,一开始还说不上来哪里不对劲,可当我看到她拿起手绢拭泪时,看到她的手腕才知道,她应该不是我娘。”说出这话,他心中如同压着一块大石般沉了下去,他在担心着,如果这个人真的不是他的娘亲,那么,他的娘亲哪里去了?为何这个女人要装作她的模样?大哥病倒是不是跟这个人有关?她到底想对萧家做什么?

    一个个的问题在心中冒起,却一时间找不到答案,心中的担扰让他有些乱了心神,大哥说他不够沉稳是对的,此时他担心着他娘亲会出事,脑子里一片乱烘烘的,就连下一步要怎么做他都还没想出来。

    他的话也让天音惊呆了,心中如同掀起了狂潮,问:“你说什么?怎么可能?如果她不是你娘,那你娘呢?”

    “你小声点,我怕这府里不知还有没什么人藏着。”他压低着声音说着,朝周围看了看:“我娘我能不认得吗?她的脸是没错,可是问题就出在她的手腕上了,我记得她的手腕那里有一颗黑痣的,虽然不大,但是我小时候经常跟我娘在一起,是不会记错的,我现在担心的是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阴谋?我娘人又哪去了?会不会已经……”想到那个可能,他都不敢再说下去。

    听了他的话,天音这才恍然:“难怪我总觉得这前后对我的态度都变了,那我们现在怎么办?要不要告诉你爹?如果真的不是你娘,那萧轩尔这次突然倒下就极有可能是她做的手脚了,你大哥是个很谨慎的人,连他都毫无察觉的中招了,就足可见这个女人不简单。”

    “这事当然要跟我爹说一下,如果真的是有问题,那一定要提早防备着她。”

    “我就觉得这里面有种危险的感觉,你大哥一倒下,这些天我哪都不敢去,就怕有人趁我不在他的身边对他下手,还有今天那个什么神医,我觉得来得太过凑巧了,哪个人会没理别人的事?也不知道你大哥那边怎么样了?不行,我得马上回去。”说着,她就要往回走,听完了他的话,她更担心了,担心自己守护不了他,让人有机会下毒手。

    “等等。”萧遥唤住了她,道:“天音,这个女人好像对你有敌意,你是不是最近这些日子哪里得罪她了?我怕她也会对你下毒手,你自己也要小心一点才行,还有,现在我们不能露出马脚,不能让她有所察觉,你守在大哥身边,我找机会跟我爹爹说,然后暗中查一下这府中到底被人安插了多少眼线。”

    “嗯,我知道了。”她点了点头,迈步往前走去的同时又顿住了脚步,回头迟疑了一下,道:“萧遥,自从我跟你大哥回来后,就没见过你妹妹,我曾问过,不过听那个女人说她是去了什么亲戚家了,可现在我觉得你应该让人去找一下超级保镖全文阅读。”

    闻言,他的眉头又皱了起来,心中隐隐有着不安:“嗯,我知道了,你去吧!”

    天音再次的来到院子,只是还没进院门就被拦下了,两名护卫沉声说:“天音姑娘,夫人有令,不得打扰家主静养。”

    “让开!我要进去!”她冷喝一声,扫了那两名护卫一眼,心中怒火烧起。那个女人,不管她有什么企图,但若是敢让萧轩尔有个三长两短,她一定不会放过她!

    “天音姑娘,请别为难我们,我们也只是奉命行事。”

    “好!那你们告诉我,他们去哪里了?”

    “老爷和夫人陪同那位神医去了前厅。”

    听到这话后,天音盯着他们两人,冷声道:“你们最好看紧了,别让一些不该进去的人进去了,否则,萧轩尔若真的出了什么事,我杀了你们!”夹带着厉色的声音一落下,她当即转身就朝前厅走去。

    前厅里,萧家老爷子正让人去熬药,准备给萧轩尔服下,这时,天音因进不去萧轩尔的院子里而来到了这前厅,打算问问他们到底为什么不让她进去?压上胸中的怒气,她走进了大厅,目光在那美妇人的身上扫过,落在了萧老爷子的身上。

    “萧伯父,为什么不让我进去看萧轩尔?”她的声音,明显压着怒火。

    “天音啊!这是神医说的,他要给轩尔扎银针,又要在房是里点上驱邪气的檀香,那檀香只对轩尔的病有效,如果你闻了,那对你的身体就不好了,再加上神医说不得有人打扰,应该让他静养,所以才没让你进去,你也别急,刚才神医帮轩尔扎了几针后,他的气色明显好了很多,而且刚才也醒过来一会了,我是见这样才让神医下药的。”

    他刚才看得分明,就那么随便的几针,竟然真的让他的气血好多了,而且刚才还醒过来一会,这样他还有什么理由不相信他的?再说,他们与这神医无怨无仇,他都一把年纪了难不成还会特意上门来害他儿子不成?

    “他醒过来了?”天音一怔,不由的朝那个老者看去,此时,那个老者正抚着胡子在那里坐着,半眯着眼也不看她,似乎并没将别人放在眼里一眼。

    “嗯,刚醒了过来,还问你去哪了,我说你萧遥出去一下,他这才又睡了过去,这几天你就先不要急着去见他,让他的身体好点再过去吧!”

    闻言,她不禁的拧起了眉头,眼中有着迟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个老者真的没问题?还是故意弄的把玩让他们相信的?见他执意如此,她想起萧遥的话,这才点了点头,道:“那好,既然他好些了,那我就不过去打扰他静养,这些天我也累了,我就先回去休息一下。”

    “嗯,你去吧!”萧家老爷子点了点头。

    与萧轩尔相比,这萧家老爷子确实是不怎么精明,萧家的产业多半可以说是萧轩尔发展出来的,也正因为这样,随着他这两年身体逐渐不行,也就顺理成章的由萧轩尔来继承这萧家的一切,所有的人也不敢有任何议异,因为大半的人都知道,这萧家真正的管事人就是萧轩尔,而他的精明,他的手段,也让萧家家族上上下下很是信服。

    午后书房,当萧遥找到他父亲,把他所发现的事情告诉他后,却不想被他父亲给驳了回来。

    “胡说!这怎么可能呢?”他的父亲在听到他的话后大怒,瞪着他说:“遥儿,你怎么可以这样说你的娘亲?她一向待你大哥都很极好的,这些府中上下谁人不知?你竟然说她要害你大哥?真是荒唐!”

    “爹!你听我说,我娘亲当然不可能去害大哥,可,问题是这个女人不是我娘亲!爹你与我娘亲二十几年的夫妻,难道没看出来不同吗?”他不禁也急了,他的父亲怎么就认不出身边的女人根本就不是他的娘亲了呢?

    “你真是越说越离谱了,你真当我是老糊涂了是不是?那明明就是你的娘亲,你竟然说她不是?你一年回来没一次,你有多久没见你娘亲了你知道吗?你现在倒好,居然在说什么她不是你娘亲,你、你真是太不像话了,我看你就是在外面玩疯了,连自个儿的娘亲都不认得了,还说什么她要害你大哥,简单就是胡说八道玩转金融之衍生品投机TXT下载!”

    萧老爷子也是气得浑身发抖,指着他就是一阵怒骂着,他自己的妻子能不认得吗?他们天天睡在一张床上,能认错了吗?说什么一定是有人假冒了他的妻子进来萧家一定是有阴谋,这怎么可能?哪个女人会白白的送上门来陪他这个老头睡在一起?那本来就是他的妻子,这逆子竟然在这里胡说八道,真是气死他了!

    “爹,我是说真的,难道你就没察觉到她不太对劲吗?她真的不是我娘亲,还有,妹妹说什么出门去亲戚家了,她平时大门都不出一步,怎么这次一出就这么久?爹,你仔细想想吧!我也是为了我们家好,就算你不相信,那你假设,假设这个女人真的不是我娘亲,她真的是带着阴谋来到我们萧家的,那么,他们的意图是什么?还有她是假的,我娘亲又到哪去了?会不会有危险?爹,你仔细想想吧!大哥突然间就倒下了,大哥是什么人你不会不知道,能让大哥都这样毫无防备的倒下了,这人一定不简单!”

    听了他的话,不知为何,心中竟然有了一丝的动摇,毕竟,如果他说的是真的,那么,这里面岂不是有一个很大的阴谋?他们萧家的敌人是不少,可也没谁有这个胆敢这样弄啊?

    然而,就在这时,书房的门就被推开,那美妇人面上带笑的走了进来,自然而然的走上前挽住了萧家老爷子的手,笑道:“你们两父子在这里聊什么呢?还得关起门来聊?遥儿,你赶着回来应该也累了吧?要不,你先去休息?”她的目光一转,落在一旁的萧遥身上。

    “我先出去了。”萧遥看了他们一眼,便也迈步往外走去,他的话已经说成这样了,如果他爹爹不信,那他也没办法了。

    待他走后,那美妇人笑了笑,道:“老爷,遥儿这是怎么了?这次回来怎么怪怪的?我看啊,也别让他经常去外面了,这样玩什么时候才会定心?”

    看着身边的妻子,他那一丝怀疑又慢慢的消散了,这怎么可能不是他的妻子呢?这张脸是这么的像……

    夜,悄然降临,那美妇人与萧老爷子回到了他们的院落中,房里,美妇人笑了笑,道:“老爷,你先去床上等我,我换件衣服。”说着,推着先去床上,自己则转身走到了一边的屏风后,将那一则的柜子门打开,露出了那一个浑身动弹不得也说不出话模样与她一模一样的女子。

    这就是萧遥的娘亲,不过已经被她关在这里已经有好长一段时间了,整个人都憔悴了不少,这些日子以来也没人发现,毕竟这最不可能的地方才是最安全的地方,把她藏在这里谁也不知道,谁也不会发现。

    口不能言,身不能动的她死死的盯着故意在她面前换上了一件薄纱的女人,这个妖女装成了她的模样,取代了她的身份夜夜与她的夫妻缠绵,每次她都故意打开这柜子让她看见那床上的一幕,每次,她都只能心疼的流泪看着那一幕,只可惜,她的君被这个妖女迷得分不清谁是谁,都说男人是靠下半身思考的动物,果然是不假,在美色面前他们才不会管这个人到底是不是他的妻子,更不会细想两人身材的差别。

    这么些日子,她已经从最开始的心伤到现在的平静,她以前以为她的夫君很爱她,却不想,她连是不是她都分不出,他在美色的面前把持不住,这也正常,试问,又有几个男人面对这样的诱惑而能摆正心态?又有几个男人能在这样的情况下思考?只是,最让她想不到的是,那个妖女竟然趁着他们欢爱的时候从她的夫君口中套出了一些关于萧家的秘密,这让她担心不已,萧家,会不会毁在这个妖女的手中?

    那妖女换上了薄衣又到了床上,那不堪入目的一幕又再一次的出现在她的面前,她索性闭上了眼睛不再去看,现在,可当听到那妖女的话时,她又猛的睁开了眼睛全职家丁最新章节。

    “老爷,今天遥儿跟你说什么了?还得着门说,我们可是夫妻,有什么不能当面说的吗?”

    “也没什么,我想就是他太久没回来了,竟然连自己的娘亲都不认得,说什么你是假的让我多小心你,不过我放心,他的话我不会放在心上的,这遥儿从小就在外面,性子也不像他大哥沉稳,这回更是不像话,竟说出这样的话来,我已经训过他了,让他不要胡思乱想。”

    “就是,这孩子真是不像话,怎么连自己的娘亲都怀疑,我跟老爷都几十年夫妻了,难道老爷会不认得自己的妻子不成?他这样是将你当成老糊涂不成?”

    “好了好了,别说那话来,我们继续……”

    “呵呵……老爷你……”

    听着那传来的话语,柜子里的妇人再次的哭了,遥儿回来了?他知道那个妖女不是她,他竟然知道……她的儿啊……让她心疼着又担心着,这个妖女套出了话会怎样对付他?

    床上那缠绵的声音已经完全被她隔绝,她此时心里满满担心着的就是她的儿子,她的女儿,他们到底怎么样了……

    夜色下,两抺身影悄然无声的潜入了萧轩尔的院子,说他醒了,萧遥和天音都不相信,那些人又怎么会真的好心的救活他?反倒的,他们担心着他们会趁这个机会对萧轩尔下杀手,让他就这样无声无息的死了。

    “咦?怎么这些护卫全被定住了?”两人进来院子,才发现这里面的护卫被人点住了穴道,而就在萧遥的话才落下时,就见暗处闪出了几道黑色的身影落在他们的面前。

    “二公子,天音姑娘。”四名暗卫朝他们两人点了点头,道:“我们是主子身边的暗卫,一直暗中保护着他的,不过我们也没想到会大意的让人对他下了毒手,今日那个神医很有问题,我们的弟兄已经在打听那个人到底是什么来历了,主子这里你们大可放心,就算你们进不来,我们也会守着不会再让他们下毒手,下午那些人端来的药也让我们倒掉了。”

    “原来是我大哥的暗卫,那我们就放心了。”萧遥看向天音,道:“既然这样,那我们可以先查一下那个女人是什么来历,对了,你们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不对劲的吗?还有,可曾发现什么可疑的事情?我担心我娘亲和我妹妹的下落,可现在什么也找不到。”

    “二公子放心,小姐现在在一个安全的地方,当时我让两位兄弟暗中跟着,见那些人将打晕了小姐后将她绑上巨石沉入湖中,我们便救了下来,但因我们不便现身,又没什么证据,因此没有说出来,这阵子让天音姑娘担心了,我们很是抱歉。”

    听到那名暗卫的话,天音这才心头一松,道:“你们做得很好,现在萧轩尔又这样,只怕想要找出这里面的阴谋将那些人除掉也不容易,目前最重要的是保护他的安全。”

    “嗯,我们知道了,你们进去看一下,然后离开别让他们发现了。”

    “好。”萧遥和天音相视一眼,这才迈步往里面走去。

    只是,他们谁也没想到,几日后局面却发展到让他们无法控制。几日后的一个清晨,就连萧家老爷子也病倒了,原因无他,只因,那个妖女练的是采阳补阴之媚术,这夜夜纵情缠绵就那萧家老爷子的身体又怎么可能吃得消?再加上这几日他们又准备动手,那妖女吸取阳精时更不像往常一样只吸一点,因为萧遥他们的怀疑,让他们准备加快脚步动手。

    “怎么回事?怎么我爹突然也病倒了?”萧遥在听到消息后马上赶到他的屋中,看到那床上的面色憔悴的父亲,不由的心头一沉,他跟着他师傅那么多年也不是白跟着,他爹爹这脸上一看明显就是纵欲过度所至,现在还有气无力的躺在床上连话都说得小小声,一看就知道定是那妖妇所为!

    “爹混沌之穿越异界!这才几天你就把你自己弄成这样了,你、你让我怎么说你!”他是又愤怒交加,他竟然被那妖妇给迷住了,难怪他让他小心一点他就是不听。

    “遥儿……我,我没事……”床上的萧老爷子有气无力的说着,此时就算他知道不对劲,可为时也晚了,当下,他伸出手拉着他的手说:“现在、现在萧家就、就靠你了,你、你大哥,一定要照顾好,千万千万不要、不要让他出事了。”

    “爹,你放心吧!我知道的,这些天你就休息一下,我让大夫给你开些药。”他起身就要往外走去,而在那屏风一侧的柜子里,那透过小缝看到的自己儿子的妇人想要开口告诉他,这里被点了檀香,就是为了来对付他,可却什么也说不出,想动也动不了,只能那就眼睁睁的看,看着他走了几步之后身形微晃的扶住了门。

    “哟!遥儿,你怎么了?是不是累坏了?来,娘亲扶你进来休息一下。”

    “你滚开!”萧遥伸手一拂,怒喝着,却发现自己浑身使不上力气,脚步微晃整个人就倒了下去。

    “呵呵,看你这样,明显就是累坏了,来,娘亲扶你进去休息一下吧!”她也不顾他愿不愿意,直接就半拉半推的把他给扶了进去,把他扶到桌边坐下后,她便也放开了他,掩嘴轻笑着:“瞧瞧你们现在一家三口都到齐了,这会,看我够意思了吧?”说着,走向了床边拍着那萧老爷子的脸,说:“我说萧老爷子,你这身子骨也真不怎么样,瞧瞧这才多久的时间就垮成这样了,真是没劲。”

    萧老爷子又怒又羞,被这样当着儿子的面说这样的话,他真的是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得了。

    而那萧遥一听她的话却是一怔,问:“你什么意思?事实胜于雄辩三口?我娘也在这里?”说着,朝这屋子扫了一眼,这里面哪能藏人?只除了那个柜子……

    柜子!

    他一怔,不可思议的看着那个开着一条小缝的柜子,那里面一片漆黑,如果不说谁会想到这个妖妇竟然把人藏在里面了!

    “什么?”萧老爷子也是愕然的想要撑起身子,哪知,此时的他哪还有那个力气?他就是想看也无法从床上跃起来。

    “呵呵,我还没告诉你呢!你那个妻子一直都被我藏在那个柜子里面,在那里面看着我们夜夜欢好激烈缠绵,你不知道吗?呵呵……”那妖妇掩着嘴轻笑着,心情大好的看着他的脸色突变,整个人死死的盯着她想骂却骂不出来。

    这时,房外再次被推开,从外面走进来了一名老者,正是那自称神医的老者,他进来后平静的看了他们一眼,来到那妖妇的身边伸手搂住她:“怎么样了?是时候除掉他们了吧?”

    “别急,这萧家已经没有能做得了主的人了,现在也就我能说得了话,一刀杀了他们太便宜了,我得想个法子,看要怎么对付他们,让他们凄惨的死去。”她把玩着秀发,轻勾起了唇角,阴测测的盯着他们几人。

    “那边的院子还有那个女的,你打算怎么处理她?”老者问着,声音也不再像原本装的那样沙哑暗沉,而是变成了一名中年男子的声音。

    提起天音,妖妇眼中划过一丝妒忌的阴狠神色,冷哼了一声:“哼!那个臭丫头长着一张让我看了就想划花了的脸,我当然要好好的收拾她,不会让她好过的!”

    “你、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这么做!”听到他们要对天音动手,萧遥心头一沉,如果天音出了事,他要如何跟唐心和他大哥交待?

    “什么人?呵呵……”那妖妇走上前,来到了床上他萧老爷子的身边:“萧老爷子,三十年前的事情还记得吗?也许你已经不记得了,不过我可还清楚的记得,就是因为你,因为你萧家的人给我们带来的祸事,让我的家人全死在那些人的刀下,而我,当时年仅十岁的我被那些禽兽给凌辱了,呵可,不过也正是因为这样,我后来修炼了一种采阳补阴的功法,也好上了男女之间的鱼水之欢,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三十年了,不过,我的家人凄惨的死状却是历历在目极品护花邪王最新章节!我说过要找你仇报,现在,你萧家里面的人也全都在这里了。”

    她把玩着自己的手指,一边说:“你的女儿本来我打算丢给我的下属玩玩的,不过后来一想,直接沉到湖里比较了事,也不容易出事,你这当爹的也实在是不称职,女儿死了也不知道,还有你那大儿子萧轩尔,他倒是很出色,这萧家里面最难搞定的就是他了,因此,我可是花了近一年的时间才找到下手的机会,那样出色的男子,死了倒是可惜,他现在就是不用我们动手,他也会慢慢死去,拖不了多少时间了,呵呵……”

    “还有我这个儿子,呵呵,精明是精明,不过却太嫩了,跟娘亲斗?你怎么可能斗得过?”她轻笑着瞥了那萧遥一眼,道:“我早就知道你一听你爹倒下的消息后一定会来看他,所以早就准备了檀香,吸入了这檀香你不会死,不过就是浑身的力量都使不出来,你们就先在这里等着吧!那个臭丫头,呵呵……”

    “你、你别乱来!萧家你要什么东西都拿去,不要、不要伤害他们……”床上的萧老爷子用尽力气说着,听到她要去对付天音,不禁心头一沉,那可是他儿子的心上人,如果真的出了什么事,他哪里还有脸面去见他儿子!

    听了他的话,她又再次笑出声,声音中带着冷意:“萧家?呵呵,我要你萧家做什么?我要的只是你们家破人亡,一个个身败名裂!凄惨的死去!那个臭丫头自己凑上来的,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怎么对付她好呢?”她似乎很是苦恼的想着,忽的目光一转,嘴角勾起一抺嗜血的笑,盯着他们几人说:“那臭丫头长得挺出挑的,那张脸我就不毁了,就挖了她的眼睛如何?哈哈哈!”

    “你这个恶毒的女人!你要敢这么做,只要我不死,一定将你碎尸万段!”

    “嗯?不好么?那我们换个?”她好整以暇的看着萧遥说:“她虽然说是你大哥的女人,不过这也还没成亲,她现在中了迷药应该也还没醒,早上我的人就来说,她已经被绑起来了,不如,娘亲成全你怎么样?让你们两个成了好事?死前也风流快活一把?”

    “你这个疯女人!”

    “呵呵,疯女人?不错,我就是疯女人那又怎么样了?”她毫不在意的把玩着秀发,阴邪邪的看了他们一眼,说:“我想,你们既然都那么疼爱那个臭丫头,她痛苦就是你们痛苦,风流快过那就免了吧!我这就让人把她的眼珠挖出来,送到你们的面前来让你们瞧瞧,那一定会很有趣的,呵呵呵……”

    “疯女人!有什么事你冲着我来!”

    萧遥大惊,愤怒的喊着,他们已经这样小心的防着了,竟然会中招,天音到底怎么样了?那暗处的暗卫又知不知道她出了事?这个女人心狠手辣什么也做得出,如果、如果……他突然间,不敢再想下去,怎么也没想到回到竟然会遇到这样的事情,这个疯女人的实力和那个老者的实力都在他们之上,萧家之内,只怕就连那些暗卫也没一个是他们的对手,更别说不知他们暗处还有多少的人在。

    “冲着你来有什么好玩的?”那妖妇睨了他一眼,拍了拍手,道:“来人。”随着她的声音一落,就见外面走进两名戴着面具的黑衣人,萧遥一看,心一沉,这些人原本是藏在哪里的?

    “主子。”两名戴着面具的黑衣人沉声唤了一声等待她的命令。

    “去把那臭丫头的眼睛就给我挖出来,端到这里来给他们过过目,让他们欣赏欣赏。”

    “是!”两人沉声应着,便转身往外走。

    天音的院子中,她双手被人反绑在身后,屋外守着两名戴着面具的黑衣人,这时,院子外面两名黑衣人手里端着一个盘子和一个勺子走了进来,对那两人道:“主子有令,让我们挖了那个女人的眼珠拿过去。”

    “好,进去吧!”守在房外的两名黑衣男子应了一声,示意他们进去大明地师全文阅读。

    房里,天音听到了他们的话,不由的心头大惊,那个妖妇竟然要挖她的眼睛?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萧遥没来,而她一大早起来就被人绑住了,看来是他们提前动手了,真是该死!他们千防万防却还是中了他们的招!

    房嘎呀的一声打开了,看到那两名进来的黑衣人手里拿着的盘子放着的勺子,她不由的心惊了,挖她的眼睛?不!不可以!那个妖妇竟然这么狠毒,竟然要挖她的眼睛!这比杀了她更叫她难以接受!她不要以后都活在黑暗中,这一刻,她惊了,也慌了,她不怕死,可是,被人活生生的挖掉眼睛她害怕!

    看到他们两人走近,她整个人窜了起来,心一横就朝那墙上屋去,她就是死也不要被人挖眼睛!她不要!

    两名戴着面具的黑衣人也没料到她竟然会突然窜起来直接就把头往墙上撞去,当他们看到她竟然是抱着求死的决心时,不由的惊了,当即飞扑而上,却只来得及伸手挡在她的头前。

    “砰!”

    这一撞因前面有一名黑衣人的手垫着而减轻了力道,却仍让她晕了过去,两名黑衣人相视一眼,点了点头,将她扶住起来,便开始动手……

    不多时,当他们端着血淋淋的两个眼球来到那萧遥他们面前时,嘶心裂肺的叫声从房中传出,听得人心一震。

    “不!”

    那是萧遥的叫声,带着难以置信的痛心与震怒,只可惜他浑身灵力全提不起,根本无法在这一刻做什么,而那床上躺着的萧老爷子,在看到那一双血淋淋的眼球时,根本受不了这个事实,整个人也晕了过去,那被丢到一旁的萧遥娘亲,看到那样血腥残忍的一幕,也是两眼一翻受不了这剌激的昏死了过去。

    然而,三人的反应却是大大的取悦了那个疯女人,看着那一双血淋淋的眼球,她是开心的大笑起来:“哈哈哈哈……你们也有今天?这只不过是刚开始!我已经让人通知了这城中的几大家族,把萧家家主萧轩尔身染重疾的消息传了出去,我想,最快就明日早上,那些人就会围攻你萧家了,少了战斗的实力,再加上远水又救不了近火,你说,你们这萧家主家会怎么样?哈哈哈哈……痛快!太痛快了!”

    “疯女人!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萧遥愤恨的大喝着,挣扎着想要上前,然,他却被那两名黑衣人给按住,别说他根本没那个力气,就是有此时也打不过他们。

    “哼!杀我?你放心,不用我动手也会有人帮我解决你,你萧家的仇敌应该是不少吧?明天,我就看你们怎么死!”她满意的勾起了唇角挥了挥手,道:“今晚都给我盯紧了,明天早上就等着看好戏吧!”说着,扬唇大笑的离开。

    这一夜,无人睡得着,萧遥这里也是里里外外都有黑衣人把守着,不低于十个,就连在萧轩尔和天音那里,也各有黑衣人把守,别说是人了,就是苍蝇也飞不进去。

    萧家主宅迅速的被那妖妇的人控制住,那些护卫和侍女不从的全被杀死,几乎到处可闻血腥的气味,他们只为血仇,不贪这萧家一切,因此,他们要看的只是萧家众人凄惨的下场,看着他们被他们的仇敌千刀万剐以泄心头之恨!

    而那妖妇也确实是做到了,她看清了天音在萧家人心中的地位,她知道伤害她让她痛苦就是让萧家人痛苦,活生生的就那样挖了她的一双眼睛,确实让萧家人都痛心疾首悔恨不已。

    这一夜的时间,对有人的来说过得很快,也对有的人来说过得很慢,那妖妇满心期待着明天看着萧家众人死于乱剑之下,而萧遥则痛心于天音的眼睛被挖,对自己无法保护到她,无法保护到家人而感到惭愧自责,他的自信满满却仍敌不过对方的心机算尽,他害了所有人,害了所有人……

    次日清晨,天还没亮整个城的人都轰动了,只因,萧家的仇敌也确实是多,原本是畏惧着萧家家主萧轩尔的实力,如今听闻萧轩尔身染重疾就要死了,此时不围功萧家更待何时?

    因城中各家族的轰动,城中的百姓也全都惊知了,更连邻近的一些家族也知道了纷纷赶来,有的并不是想加入围攻萧家,而是赶过来看热闹,看看这一大家族是不是真的会被击垮,看看到最后是不是不会再有这萧家的存在?看看经过这事情后,这萧家是否仍能在这城中立足?

    “走超级散仙II最新章节!如果萧轩尔真的病得快死了,我们就将他们一家人全捉出来,当着全城百姓的面砍杀了他们!”

    “好!我赞同!那萧家曾经那样欺我,今日我们定要踏平萧家!让他们血债血还!”

    “对!当着满城百姓各大家族的面杀了他们!我要将他们千刀万剐!要让他们血溅三尺!”

    前几个带头的家族的主事人厉声说着,在听到这事情后他们就知道机会来了,萧家他们想要除掉已经很久了,但奈何往日惧于萧轩尔的实力与手段因此一直在隐忍,如今有这个机会,他们当然要当着满城众人的面砍杀了他们,一来一泄心中仇恨,二来也可为他们立下威严,让他们的家族以后在这地方多了一股威摄之力,这对他们绝对是百利而无一害的好事!

    “报!萧家大门打开,连个守门的也没有,里面有两一男一女说他们也乐意看到萧家众人死在乱刀之下,说让我们先去城中大场,他们随后就将萧家一众的人押到那里去让众人处置!”

    “好!看来萧家得罪的人还真不少!一旦出事个个都想要置他们于死地!我们走!就到城中大场等着那萧家众人被押来受死!今日过后,我相信萧家将在这里中消失!一定不会再在这城中立足!”

    “对!萧家必亡!”

    前面几名带头的人大声的喊着,他们的家族人员也在后面大声的喊着,声音几乎响透半边天,也让城中百姓们心下唏嘘不已的直叹着。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怎么突然间萧家就出事了?”

    “就是,这萧家可是这城中第一大家族,怎么说出事就出事了呢?萧家的各地势力怎么就没赶回来?”

    “唉!估计是没收到消息,而且这山长水远的怎么来得及啊!”

    “这萧家家主萧轩尔这人不错啊!可怎么就得罪了这么多人呢?这些人还都要他们死,唉!这真是……”

    “这是他们家族之间的事情,我们小老百姓少说为妙,免得惹祸上身。”

    周围的百姓也都在小声的议论着,没人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怎么突然间就有这么多的人要对付萧家?还要将血洗他们的家族让他们全死在乱刀之下?

    因听到萧家有难特意赶来的顾恒听着周围百姓们的话,不由的心一沉,萧家得罪的人太多了,那些势力一个个不是好惹的,现在萧轩尔因病倒下,茅头全瞄准了萧家,都盯着要让他们死,这可如何是好?他女儿还在萧家里面呢!虽然说断了关系,可这毕竟是血脉相溶的父女关系,又岂是说断就能断的?

    他以前是打骂她没有善待她,但他已经知道自己以前做错了,自从知道她跟了萧轩尔后他也不曾来找过她,想着她以前过得那么苦,现在难得能有个人这么对她,能让她过上好日子,他也就放心了,可,昨日却听到萧家出事的消息,萧家出事,那天音呢?他女儿怎么办?她还在萧家吗?

    他在家族中挑选了二十几名实力较为扎实的护卫便匆匆赶来了,就想看看到底这萧家是出什么事了?萧轩尔一经倒下,怎么就全都敢上萧家挑衅了?

    另一边,在萧家中,缓缓醒来的天音只觉眼前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见,不由的慌了:“我的眼睛……我的眼睛……”她想要伸手去碰,却因被反绑着手而无法做到。

    “我的眼睛被挖了?我成了瞎子了?”她喃喃的说着,面前的黑暗让她感到害怕,她本就害怕生活在黑暗当中,如今,眼睛没了更是什么也看不见了,她不想超级因果抽奖仪!她不想变成一个瞎子!她不想永远生活在黑暗里面!她不想以后再也看不见萧轩尔的脸,不想以后看不见他看着她时那盈着柔情的目光,不想以后都看不见一切,不想……

    “我的眼睛……真的没有了……真的没有了……”

    她的声音无助而带着恐惧,面前的黑暗让她感到害怕,她从地上站了起来,可是却分不清方向,也不知道前面有什么,边撞了两步就被椅子拌倒了,重重的摔倒在地面上。

    房里的声音也引起了外面守门的黑衣人注意,他们推开门走了进来,怒骂了天音几句,这时,外面走进来另外的两名黑衣人:“主子说带他们过去,别耽误时间了,马上带走。”

    另一边,萧遥和他爹娘也被带着走出主院,来到外面时,正好看到被黑衣人押着的天音,看到她眼睛上蒙着的布条还渗着鲜血,只觉喉咙一哽,话也说不出来,她的眼睛……她的眼睛真的瞎了……天呐!就是死了只怕他也无颜面对他大哥……

    心头一酸,只觉热泪盈上了眼眶,他张了张嘴,想要开口唤住她,可是,嘴张张合合了几回却仍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要他说什么?他能说什么?他还能说什么?

    “是萧遥吗?萧遥?是你吗?萧遥?你大哥现在怎么样?他还好吗?那些人怎么对他了?他的病怎么样?是不是又严重了?萧遥,我的眼睛看不见了,漆黑的一片,我什么也看不见了……”

    听到了那些脚步声停落在她的不远处,听着那哽咽的声音与深吸气的声音,听着那压抑而又痛苦的声音,她知道那一定是萧遥,她的眼睛被挖了他们一定也知道,他一定觉得对不起她,对不起他大哥,可她何尝不伤心不难过?她眼睛看不见了,前面都是一片的漆黑,她的心在恐惧着,她在强自镇定着,可说出的声音仍带着颤意与恐惧,从来都没想过失去了光明坠入了黑暗竟然是这样令人恐惧的感觉。

    她就感觉前路一片漆黑,每走一步都带着恐惧与害怕,她不知道前面的路是否平稳,不知道前面是否会撞到什么还是踢到什么,她不知道会不会走进了池塘中或者摔倒在地,失去了光明,看不见前面的路,每走一步她都在恐惧……

    她在心底呼唤着萧轩尔,她在心底呼唤着唐唐,在这脆弱的时候她越是想起了这两个人,这两个一直在保护着她的人,唐唐,唐唐要是知道她的眼睛被挖了一定也会很震怒,可是,她知道就算唐唐的医术再厉害也无法让她重见光明了,她的眼睛是让人用勺子给挖走了,治不好了……

    听着天音的话,萧遥再也忍不住的哭了,一个男人,流血不流泪,可听着她这明显带着颤意与恐惧的话,眼泪却是止不住的涌了出来,看着她脸上那强自镇定的神色,看着她那故作的坚强,他真的好后悔,为什么明知危险不让她先行离去,为什么明危险还要让她留下来!

    一旁,同样被绑着推着走的萧老爷子和萧遥的娘亲两人听了天音的话也是鼻子一酸,眼泪直涌了出来,萧老爷子看着她颤声的说着:“天音,对不起,我向你说声对不起,都是因为我们才害得你这样,对不起……”

    “别磨蹭了!走!”一名戴着面具的黑衣人推着他们往外走去,不让他们再站在那里说话,也就在这时,萧轩尔也让他们给抬了出来,这些人并没有因为他此时身染重疾奄奄一息而放过他,反而打算把他这副模样抬出去让满城的人都看看,那平日里一副高高上在模样的萧家家主如今这副半死不活的模样。

    当昏迷着的萧轩尔被人抬出走在大街上来到那广场中,当萧家老爷子和那又瘦又憔悴的萧家夫人被人押着脚步虚浮的走来,看着他们那模样,好像随时都有可能摔倒在地似的,让周围的百姓看得一阵担心,这才多久没有见到这萧家的人?怎么就都成了这模样了?

    “那不是萧家二少爷吗?怎么也被抓住了?听说他一向都在外面很少回来的,怎么这回萧家出事他也跟着被抓了?”

    “还有那个姑娘,她的眼睛蒙着的布怎么染着血?她不是那个叫天音的姑娘吗?我听说她是萧家主的心上人,怎么就也弄成这样了?那些人到底对她做了什么?竟然弄得眼睛是净是血?真是可怜呜啼无尽变身狂想全文阅读。”

    人群中,看到自家女儿的眼睛蒙着布,还有血,看得顾恒一阵的心惊,衣袖下手也在颤抖着,她、她的眼睛是怎么回事?那些人到底对她做了什么?怎么就弄成这样了……

    没人知道,唐心的一行人也已经渐渐的来到了华城城外,正准备往这城中而来,来看看天音,顺便到萧家去看看,看着天音以后生活的地方会是怎么样的?那萧轩尔一家又待她如何?她怀着轻松愉悦的心情而来,却不想,会在那里中看到了令她震怒的一幕。

    梦珊跟在她的身边,此时的她自从出了蓬莱仙岛后就一直没有再戴着面纱,她已经不是那么在意别人的目光了,她可以坦然的走在大街上让人打量,只因她知道,人的美不是单单只有外表上的美,还有心灵上的美,她的外表有着那一块红色胎记是吓人了点,但是她可以做到心灵的真善美,主子告诉她,那才是最无价最美丽的,也是最能让人心动的。

    走在她的身边,看着一身男装打扮的她,梦珊笑问:“主子,就要到前面的城镇了,我看你这一路心情都很好,是不是因为要见到那位天音姑娘了?”

    “嗯,她本来说要跟我们一起去蓬莱仙岛的,不过她家的男人不许,呵呵,不过还真的让萧轩尔那家伙给说准了,还真的是出了不少问题,也好在她没去,要不然要是出了什么事她家的男人不杀了我才怪。”

    “这一路总听主子说起那天音姑娘的好,我真想快点见见她。”她真的很好奇,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女子能成为她的至交好友?她想,那个女子一定各方面都很出色。

    “呵呵,就快到了,等回到洛川城后,你和子寒要认识的人还有很多,我们一大群人就像是一个大家族,里面的每一个人都是我的家人,个个相处都跟兄弟姐妹一样,平时也没什么主仆之分,到时你们见了八煞他们和小雪就知道了。”她笑眯着眼睛,这么久没见到他们,还真的有些想念他们。

    听着唐心的话,那走在后面的凌子寒目光微闪了一下,家人?她也把他当成她的家人了吗?不知为何,听着这话,心头划过一抺从未有过的奇异感觉。

    沐宸风与她并肩同行,看着她在提起他们时脸上都是柔和的笑,凤眸中也不由的划过一丝笑意,忽的感觉这一路似乎平静了不少,像是少了什么在耳边叽叽喳喳,挑着眉头朝后面一看,却不见那小老头的身影,不由的目光微闪,问:“那老头呢?怎么不见了?”

    “他嫌我们走得太慢了,说要先进城去瞧瞧,这会以他的速度应该都到城里了。”莫子漓笑说着,看着前面还有一段路,想到那老头一路上走走停停跳来跳去的,别看他个子小,这速度还真不是他们能比的,尤其是他们也并没有急着赶路,而是一边沿路欣赏的风景,步伐走起来自然就慢了很多。

    闻言,沐宸风笑道:“这倒是那老头会做的事。”

    走在玄月身边的墨不时的看着手中的凝魂石,里面是夏雨的灵魂,因为她当年是在龙腾大陆就死了,所以并不知道他们后来发生的一切,如今这颗依附着夏雨灵魂的凝魂石也放在他这里,只要是因为他的身体有着阴寒之气,她跟在他的身边会好一点,这些天,因为她都跟他在一起,她又急于想知道她死后所发生过的事情,所以每到太阳下山时总会出来问他,让他告诉她,给她讲这几年的事情。

    夏雨要重生,那就得有一具身体才行,只是,这身体说是容易找,却也不是那么容易找,毕竟要找到一具适合她的身体还是有些困难的。

    “墨,小雨这几天怎么样?”唐心不知何时来到了他的身边,因为小雨起初跟在她的身边灵魂不稳,因此才让她跟在墨,墨是鬼尊,又养了那么多鬼,阴寒之气也比较重,他身体的气息也比较适应小雨这虚弱的灵魂休养北宋小厨师最新章节。

    “白天休息晚上出来。”

    他顿了一下,冷不防的说出这么一句让唐心听得一愣一愣的,半响也没缓过神来,她盯着面前一如既往冷漠的墨半响,忽的大笑出声:“哈哈哈……墨,你这话我听着怎么、怎么就觉得那么好笑呢?你说,是不是小雨这几晚总是出来陪你聊天?”

    墨看了她一眼,血色的眼眸微闪,道:“主子,我一向都不聊天,而且,她不是这几晚才出来,而是每一晚都出来。”他平时话都不多半句,哪会让夏雨出来陪他聊天?分明就是她现在夜夜跑出来追着他问东问西的,让他告诉她这几年她所不知道的事情。

    “哈哈哈……我突然觉得让小雨跟你在一起是明智的,反正你平时话也不多,现在有她这样每天晚上都陪你说话,那岂不是正好?呵呵,我想这小雨一定每天晚上都在问着,这几年发生什么事情了?然后又怎么样了?我的身边又多了什么人呢?是不是?呵呵……”

    唐心笑眯了眼睛,听到他的话她是乐坏了,虽然没瞧见不过这大晚上的她从那凝魂石上飘出来找墨说话,那情境想着就让她想笑。

    “行了,你就别笑了,有什么好笑的,这小雨现在成了魂,不晚上出来找他聊天难道白天出来找他聊天?”沐宸风摇头失笑着,虽然这情境想着还真的有些诡异,不过,这也是属正常的,鬼魂嘛,自然就是晚上出来,只是他有些难以想象的就是这墨本就是一个话不多的人,碰上了小雨又会成了什么模样?大晚上的跟一只鬼魂在说话,好在他是鬼尊,要不然真的是让人毛骨悚然。

    “呵呵,我只是想到那场面觉得有些好笑。”她唇角上扬,笑意止不住的说着,道:“我就奇怪着,瞧这墨路上白天我们休息时,他都是坐在睡觉的,呵呵,原来晚上都忙着跟小雨聊天没时间睡觉啊!”

    听着她那带着戏谑的话语,墨的嘴角微抽了一下,无语以对,只是说:“主子,你不是想见天音吗?我们还是快点走吧!”再让她说下去还不知会说出什么来。

    “呵呵,急什么,这眼看就要到了,天音这会准是跟萧轩尔在一起,我们去早了也许那萧轩尔还会说我们太不识时务呢!又来打扰他们两人。”她笑了笑,看着前面还有一段路才到城里,心下也不是很着急,毕竟有萧轩尔在天音的身边,她是不会出什么事的。

    只是,她却不知道,天音此时所面临的险峻场面……

    先行一步来到这城中的小老头儿笑眯着眼睛抚着胡子四处转着,忽见这城中似乎有些不太对劲,一个个的都朝一个方向跑去,还说着什么去看热闹,一听热闹他双眼发亮,热闹什么的他最喜欢了,有热闹的地方就有他小老头儿的存在,既然来了,正好去瞧瞧到底是什么热闹。

    见前面围着少说也有上千人,一个个挡在了前面他根本看不见什么,于是伸手拉了一个小伙子便问:“小伙子,这城中到底是怎么了?怎么这么多人围着这里?前面到底在干什么?老头我人矮个子小都瞧不见,你说给老头听听吧!”

    那小伙子被他拉着想往前面跑却跑不动,一回头,看是个矮小的老者,一脸的错愕盯着他:“老人家?你、你力气怎么这么大?小心点我的衣服别扯坏了,这是我娘刚给我做的。”

    “好好好,你来给小老头说说,这城中到底怎么了?”老头笑眯眯的放开他,伸手帮他抚平了那被他扯皱了的地方,嘴角的笑意有着几分的僵硬,因为刚才一扯,不小心力气使大了,那衣服还真的嘶的一声裂开了,不过周围人多声音吵那小伙子人家不知道罢了,听着这是他娘亲给他做得,老头不由的讪讪笑了,睁着眼说瞎话:“哎呀,小伙子,你娘的针线活真好,这衣服做得真结实,怎么扯都扯不坏,好,真不是一般的好啊!”

    ------题外话------

    这小老头儿就是出来娱乐百姓的…。这一章,要细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