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42 奄奄一息!

    众人听着身后气呼呼的声音,回头一看,见那老头子正一副吹胡子瞪眼的模样盯着他们,嘴里还在那里嘀咕着,不由的一阵摇头,这玄疯疯癫癫的老头啊!原来被人挤到后面去了,这会正不满着呢!

    唐心诧异的看着那个小老头儿,又看了看他们几人,见他们一个个面含笑容以及有着一抺少见的敬意,不由的挑起眉头,问:“他是谁啊?”

    老头一听她开口,当即笑眯了眼睛:“嘿嘿嘿,丫头,就是我救了你的,你还不赶紧谢谢我。”说着,又像想起什么似的摆了摆手,说:“还是算了,不用谢了,咱们商量一下,你拜老头为师怎么样?”

    一听这话,众人不由怔了怔,这老头要收她为徒?看他疯疯癫癫的虽然实力不错,不过,唐心的实力也算一方强者了,跟了他好像也见不到什么神效,当然,除非他有什么绝佳的招式没拿出来使用,要不然就他的变异灵根雷属性,根本就是不对盘,不过话说回来,若真的有这么个实力强硬的才头当靠山,倒也是不错的。

    然而,唐心却是笑了笑,道:“你救了我?你是谁啊?我怎么就没瞧见过你?”这老头一身气息内敛,看起来真不简单,还不知道他是打哪里冒出来的呢?怎么会在这里?当日那些飞仙者的强者和她修仙界的修士她都是见过的,就是没见过他,可以肯定同,他不是这蓬莱仙岛的人,那么,又是哪里的人?

    “嘿嘿,老头儿我可是大有来头,我啊!我就是名震修仙界飘渺仙门的南峰仙翁!”他站了起来,双手叉腰得意洋洋的说着,笑眯着的目光看着唐心,等着她惊呼出声的反应。

    然,唐心虽然心底惊讶,却也没表现出来,而是看了看身边的沐宸风,问:“这怪老头是你师傅?”就是他把他的潜在的闷骚全挖掘出来的?

    沐宸风看了她一眼,凤眸中划过一丝笑意:“嗯,他是一名拥有变异灵根雷属性的修仙者,那日那名老怪就是被他的一记五雷轰顶打败的。”

    闻言,唐心盯着老头的目光就有些让人说不出的诡异了,像是在打着什么主意似的,让那几个熟悉她的人不由暗暗的为老头叹息,这老头就算有着强大的实力,不过,碰上了唐心只怕也会吃亏。

    变异灵根雷属性,这个老头?仔细一想,她也似乎呼说过修仙界上有一名被公认为实力很强的老头,就是拥有着变异灵根雷属性的南峰仙翁,没想到竟然是沐宸风的师傅,那正好,她的有胖子哥哥也是变异灵根雷属性,若是拜他为师,那一定能学到不少东西。

    于是,脸上的笑容在渐渐的扩大着,带笑的眼眸中泛着不明的眸光,让人不知她想做什么颠覆清朝最新章节。

    “丫头,怎么样?拜老头为师怎么样?老头的本事可不小的,你瞧我徒弟儿就知道了,我把他教得多好,他跟着我也没多长时间,就赶上别人的十几年修为了,这就足以证明,老头我的实力不是开玩笑的。”他朝她眨了眨眼睛,拍了拍自己的胸口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

    唐心只是笑了笑,没有开口。而这时,一旁的云鹤丹神看了众人一眼,说:“你们先出去一下,我要帮她检查一下身体,还有她刚醒过来,身体也虚弱着,她都这么多年没吃没喝了,让人去给她炖点滋补的药品补补身子。”

    听他这么一说,众人这才点了点头,往外走去。沐宸风则看了云鹤丹神一眼,心知他定是想问唐心关于手镯的事情,便也跟着他们一起走出外面,把屋子留给他们两人,瞥见老头儿还站在那里一副不离开,当下挑着眉头看了人一眼,道:“你不走?”

    老头看了他一眼,笑眯着眼走上前:“嘿嘿,徒弟儿,咱们也好久没一起喝两杯了,不如现在就去?”那丫头看起来不大好拐,看来,得他这徒弟儿出手才行啊!

    唐心对自己的身体还是知道的,她的身体已经没有大碍,而这云鹤丹神支退了他们,想必是有什么事,于是,她便笑问:“前辈是有什么事吗?不妨直说。”这时,因众人的离开,那药灵也从她的衣袖中钻了出来,探着小脑袋四处瞧着,又眨了眨那双大眼睛,拍动着那一对小翅膀,圆圆的小身体就那样一颠一颠的飞上了唐心的肩膀,小手拉住人她的头发以防摔下去,又将那些秀发拉到了前面来,遮住自己那闪着绿色莹光的小身体,新奇又兴奋的躲在那秀发里面。

    见那小家伙的举动,唐心微低下头瞥了它一眼,露出了一抺笑意。

    而云鹤丹神看着她,微顿了一下,深吸了一口气,便问:“我是想问,你手上那个紫金手镯是怎么来的?”

    闻言,她一怔,抬起了手拉起衣袖,露出了手腕上的镯子:“前辈怎么知道这镯子叫紫金手镯?”她有些异讶,毕竟,当初她都不知道这镯子叫什么,记得当时还是这镯子里面的器灵紫幽告诉她的,而她,一个蓬莱仙岛上的丹神,又怎么会知道?

    “我当然知道,因为这是我姬家祖传下来的手镯,当年这紫金手镯到了我这一代时,我将它送给了我的夫人,这个手镯珍贵之处在于里面的空气有无限大,而且在里面种植灵药那可说是一日相当于这外面的一年,我们当年说好了,把这手镯将来留给我们的女儿,再让我们的女儿给我们的孙女,只是后来发生了太多的事情,我的女儿在三岁那年被我的仇家抱走了,我的夫人也因此思女成疾疯疯癫癫几十年,任我用什么药都治不好她的心病,就在十年前,她趁着十年前的那场求药盛会而跑出蓬莱仙岛,也失去的踪影,当天忙完送走了各方修士后,才知她不见了,正当我要去找她时,却不察而被那老不死的捉了起来,关在那暗无天日的地方十年……十年啊!整整十年过去了,我的妻女都不见了,我真的愧为人夫,愧为人父……”

    他的眼中隐隐泛着泪花,想起心中的辛酸,不禁老泪纵横,他就算是丹神又如何?他连他的妻女都保护不了,让他们在外面流离失所,饱受风霜,在那暗无天日的地方,支撑着他下来的就是心中的信念,他无时无刻不在想着他的妻女,想着有朝一日还能团圆……

    听了他的话,她心中有着说不出的辛酸与惆怅,妻女都不见了,而他自己也被关在那暗无天日的地方十年,他会是她的外公吗?这镯子一直就戴在她手里,按他这么说,那这镯子应该就是她娘亲帮她戴上的,只是,她到现在连她娘亲在什么地方都不知道,调整了心情,她抬眸看着他说:“前辈,如果按你这么说,那您应该就是我的外公了,不过,我五岁之前的记忆全没了,五岁的时候我就自己一个人在龙腾大陆了,好在后来我遇到了我的爹娘,他们认我为女儿,给了我一个家,我还有一个胖子哥哥,他们都待我很好,我也在查我的身世,也就不久前才有了一些眉目。”

    云鹤丹神颤抖着伸手握住了她的手,眼中泛着泪花:“丫头,这紫金镯子是滴血认主的,别人无法抢去,这应该就是你的娘亲,我的女儿姬云烟帮你戴上的,我就是你的外公啊苗疆蛊事!”他激动的紧紧握住她的手,泪水滴落手前上:“多少年了?没想到我没找到我的妻女,却找到了我的孙女,找到了一个亲人,我相信,将来有一日我一定能找回她们母女俩的!”

    “外公。”

    她轻唤了一声,心头也激动着,难道一直对他都有一种很亲切的感觉,原来,他真的是她的亲人,上一世她只有自己一个人,但是这一世,她却有着这么多疼爱她的人,她现在的爹娘虽然不是亲生的,但却对她比亲生的还要好,为了她甚至连命都可以不要,还有胖子哥哥,他让她知道了原本有哥哥的感觉是那么好的,让她知道,哥哥是会保护她的。

    以前她对能不能找到这具身体的亲生父母并没有多大的强烈念想,但是慢慢的,不知不觉的她知道一切都在变,她有了想要了解一切真相的欲望,也有了想要找到她父母的念想,她想知道他们现在好不好?日子过得怎么样?身体是不否健康?会不会因为她的不见而想念她?担心她?

    听到她的这一声外公,他不由的心中激动万分,无法言语的欣喜充斥在心头,又是哭又是笑的点了点头:“好,好,好,自你娘亲被我的仇人带走,我就没再见过她,也不知道她现在长着什么模样,但是看着你的样子,依旧有几分你外婆年轻的模样,我想,你娘亲一定也长得跟你外婆年轻时一样,好孩子,好孩子,外公的乖孙女。”想到他的女儿,想到他连他的女儿成长都没看到,甚至连她嫁人生子都不知道,他不由的心中一阵辛酸,命运作弄人,都怪他当年得罪的仇人太多,才祸及妻女,弄得他妻离子散多少年来都活在悔恨当中。

    老人颤抖的手紧紧的抱住了她,她能感觉到那眼泪一滴滴的滴落,她能感觉到他心中的欣喜与激动,还有那难言的辛酸与思念之情,他是孤独的,也是寂寞的,他还活在痛苦当中,妻女不知去向,他寻之无踪,日日夜夜思念着,要怎样坚强他才能这样一天熬过一天的熬了下来?

    “外公,我会找到娘亲的,等找到了娘亲我就带娘亲回来看你,还有你把外婆的特征样貌告诉我,我让人去找,一定会让外公外婆还有娘亲团聚的。”她的声音不大,但是却透着坚定的信念,虽然说人海茫茫寻之不易,但她相信皇不定不负有心人,只要坚持不懈,她终有一天会找到她们的!

    “好,好,好。”云鹤丹神又是欣慰又是激动,抬起衣袖拭去眼泪,说:“丫头,你很出色,你的身边也有很多的能人,很多爱你守护着你的人,你的力量是强大的,外公相信你一定行,外公在这蓬莱仙岛中也会派人出去打听寻找,如果有消息外公也会通知你,以后你要走的路还很长,你要处处小心,无论在哪个地方拥有强大的实力才是最重要的,只要你有实力你才能保护你想保护的人。”

    “嗯,我知道,我会好好的照顾自己的,外公,我打算在这里住几天后就回去了,现在我的实力虽然已经到了元婴期,不过在这蓬莱仙岛中见到了那么多的强者,我才知道我的实力还是太弱了,我回去后会继续努力修炼,让自己变得更强,这样才不会再次受伤。”

    “好,这几天就在这住着,多陪陪外公,这么多年了,我第一次有亲人在身边,你要走外公真的是很不舍得,但是外公知道你还有很长的路要去走,也有很多的事情要去做,外公在这里等着你,不过你有空就要回来看看外公,等会外公把如何找到蓬莱仙岛的密决告诉你。”

    屋里,公孙两人一聊就是一夜的时间,外面的人也都散去,如今看到她平安醒来,他们也能放心休息一下了,这里的事情已经差不多告一段落了,也是时候离开回去了。

    接下来几天的时间里,唐心几乎是天天陪着云鹤丹神,也就是她的外公一起聊聊炼丹的事情,一起说说丹药和灵药的事,他指点了她一些她以前所不知道的炼丹窍门,就是如何能在一炉丹中让丹药的数量增多而又不降低丹药的成效,两人一说起这炼丹的话题就是说不完的,别的也插不上嘴,当云鹤丹神知道唐心已经是一名丹尊时,更是震惊得不可思议,又是惊又是喜的直道着好,而唐心也将她所查到的一些消息告诉他,告诉他她的娘亲应该是在飞仙界中,不过她目前应该是不能马上就去那飞仙界,还得先将实力提升上来再说,毕竟在这里她见到了那些化神期的修士们的实力,除此之外,比化神期的修为再高的也大有人在重生之邪医修罗全文阅读。

    这一天,傍晚时分,唐心与云鹤丹神两人坐在院中的石桌边。看着面前这个外孙女,他心中不禁轻叹一声,经过短短几日的相处,他是打心里喜爱这个外孙女,是舍不得她就这样走了,真想留她再多住些日子,可又怕耽误了她的事。

    “丫头,这次你走后又不知到什么时候才来看我了,你自己在外面要多保重,记得,要是有时间就回来看外公,知不知道?”

    唐心露出一抺浅笑,眸光柔和的看着他,道:“外公你放心吧!我会常回来的,你自己要多保重身体,不用担心我。”

    “嗯,外公不能在你的身边,所以我想从蓬莱仙岛上挑两个实力出众的人跟在你的身体可以帮外公保护你,那凌子寒和梦珊这两个不错,凌子寒为人沉稳也没什么话,对这蓬莱仙岛是忠心耿耿的,他是孤儿,打小就在这里长大修炼的,这孩子的人品我也信得过,还有梦珊那个丫头,她脸上有一块红色的胎记,随着年纪越长那块胎记也越大,她一直用面纱蒙着脸的,以前没人瞧见她的脸她倒也是个自信开朗的丫头,只是前阵子面纱在众弟子的面前掉了,弄得现在一直躲在院子里也不出来,我想着就让他们两个跟在你的身边保护你,这梦珊丫头是飞仙界一个家族的人,只是因为这脸上的胎记而被送到了这里,我当年看这丫头可怜就留了下来,如今也成了出色的修仙者了。”

    闻言,唐心目光微闪,道:“外公,你说的这两个人我还得再看看,如果他们能够在跟了我之后保证对我誓忠诚,那么我可以收下他们,还有那个梦珊,如果因为脸上的胎记而不敢走出屋子,那么,我可能不会要。”她的身边从不留没用的人,如果她连自己的容颜都不敢正视,又有什么资格站在她的身边?成为她的人?

    “好吧!你明天就要走了,你就去看看,这事我已经让他们师傅跟他们说了,他们也同意了,你去看看如果你觉得不喜欢,或者不想他们跟着你,那你再回来跟外公说,外公再给你找两个。”

    听到这话,唐心不由的心头一暖,点了点头:“好,那我去看看他们。”说着,这才起身往外走去。

    就在她出了院子后,那躲在她墨发中的小家伙又探出了头,拍了拍小翅膀飞到了她的面前,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她,软糯糯的声音也跟着传出:“主人,我们要走了吗?走去哪里?”

    “小灵儿,你怎么又出来了?空间里面的灵药都浇水了没有?”唐心看了它一眼,那小小又圆滚滚的身体比前几天又胖了不少,她听说当日她胸口上的伤能恢复得那么快就是因为这小东西的血液有着那样的神效,只是这小东西怕疼也记恨,到现在一看到沐宸风和她外公两人就躲起一来,就怕他们再捉了它来放血。

    一听她的话,那小东西不由的低下了头,也不敢看她,小小声的说:“浇、浇了。”

    “浇了你怎么这样子?做什么坏事了?”她挑着眉,听她外公说,这万年才诞生一个的药灵是专吃人参的,它能迅速吸收人参的药效化为身体的能量,因此,它的血才有着瞬间恢复伤口的神效,不过,她空间里面好像没有种多少人参吧?这些天明显的见从拳头大小到现在足足有两个拳头那么大,这都吃了什么?

    “没有没有,人家才没做坏事,人家只是肚子饿得慌,就、就……”它打转着小小的手指头,嘟着小嘴却说不下去了。

    看着它那小模样有趣得紧,她由笑问:“就怎么了?”顶多不就吃了她空间里面种的那些人参吗?有什么大不了的?

    “就、就、就吃了里面那人参娃娃的手……”它越说越小声,到最后都不敢看她了。

    原本还想着顶多就只是几根人参的唐心听到了她这话,不由的一怔:“什么?你吃了我里面的人参娃娃?是我那里面的万年人参娃娃吗?”她的声音虽平静,却让那小家伙意识到了不妙,知道自己好像是真的犯错误了,不由交了咬小嘴,眼睛微红,无辜的说:“人家肚子饿嘛!”

    “你梦幻泡影!你真是气死我了!那万年人参娃娃能吃的吗?它在里面帮我看顾着灵药,你倒好,竟然把它的手给吃了?”当即她以神识一扫,进入了空间手镯里面。

    “娃娃?娃娃?”她的神识在空间中寻找着,这要换成平时它是就乐腾腾的跑出来了,这会却不见到它,不禁唤道:“紫幽,人参娃娃呢?”她也没料到那小家伙会这么大胆,竟然把人参娃娃拿来填肚子,难怪这几天胖得这么快,这么吃法,能不胖吗?

    一抺紫色的身影随着一转出现在唐心的面前,紫幽看到唐心的神识已经能自由进入这空间药田,心下很是开心,轻声道:“主人,前几日进来了一个小东西,不知用了什么方法把人参娃娃给迷倒了,我也没注意,它就把人参娃娃的一只人参手给吃了,这会人参娃娃让我种在那边的药田里呢!”

    “快带我去看看。”她心一沉,万年人参可不是一般的灵药,由于是,这人参娃娃在她这里她已经没将它当成万年灵药了,这些日子以来,它在这里面一直打理着灵药,如今却被那小东西给吃了一只参手,真是让她好不恼火。

    “在这边。”紫幽带着她来到药田处,看着那整只人参都埋在地里只露出个参头的人参娃娃,看到它那奄奄一息的模样,她一怒,喝道:“灵儿!你给我进来!”

    声音一落,那小灵儿因契约的关系,就算不想进也不得不因她的意念一动而来到这里面,看着盛怒的主人,它怯怯的上前:“主人……人家、人家再也不敢了……”

    唐心冷眼看着它,无视着它那副可怜兮兮的模样,说:“是你把它弄成这样的,怎么做,不用我教你吧?”

    “主人……”

    “还不快去!”

    见她真的是怒了,这这才拍着翅膀上前,看着那整棵人参都埋在地底下的人参娃娃,眼中冒上了水汪汪的泪花,早知道它就饿着肚子也不吃它的手了,现在惹得主人生气,它好害怕。

    “快点!”唐心拧起了眉头看着它,这药灵冲着自己是的不凡而不将别的灵药当一回事,吃了普通的灵药她倒不会说什么,可竟然吃这人参娃娃的手?真是太大胆了!

    “主人……人家怕疼……”它再一次可怜兮兮的看着她,想知道她会不会收回成命,谁知,她话让它终于正面的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让它知道它错在哪了。

    “你怕疼?难道人参娃娃就不怕疼了?”

    听到了这话,它才不再说什么,飞上前,来到人参娃娃的面前,伸出了自己的小手,用叶子划破了一道口子,泛着绿色莹光的血液流出,滴落在人参娃娃的嘴里,紧接着,神奇的一幕发生了,埋在地上闭着眼睛的人参娃娃慢慢的睁开了眼睛,怔愕的看着那滴落在它口中的幽绿色血液,下一刻,只见埋在地里面的身体像充斥着一股力量似的,那只被吃了的手也感觉在地下面以着诡异的速度重新生长出来。

    “主人、这、这是怎么回事?我的手好像又长回来了?”人参娃娃又惊又喜的看着唐心,下一刻,它直接从地上窜了起来,又再一次蹦蹦跳跳的出现在唐心的面前。

    “主人,它是谁啊?它一进来就吃我的手,好在现在又长回来了。”人参娃娃依在她的身边,眼中尽是欣喜。

    唐心看着已经长出了参手的人参娃娃,这才点了点头:“它叫灵儿,是万年诞生一只的药灵,因为它喜好吃人参才错把你的人参手给吃了,我已经警告过它了,它下次不敢了,以后,你们两个在这里照顾着灵药,不可再弄出像这一回这样的事情,否则我定不轻饶。”

    她看了那正咬着小手指的灵儿一眼,说:“你想吃人参自己种,还有,以后没有我叫你出去,你不能再出去,这是对你这次的惩罚,知道吗?”

    “是,主人女伯爵TXT下载。”这次,它学乖了,知道什么都得听主人的话,尤其不能惹主人生气,要不然后果很严重。

    另一边,出了空间手镯的唐心来到云梦珊的院子里,进了院子才见,那里还有一个人,凌子寒。在她看向他时,她也转过身来,见到她,便走了过来向她行了一礼。

    “主子。”

    他的称呼让她挑起了眉头,道:“虽然我外公说让你们跟着我,不过,我还得看看你们有没那个资格成为我身边的人,这一声主子,就且慢着叫吧!你可以先叫我公子。”

    闻言,凌子寒目光微闪,抬头看着她问:“怎么样才有资格?”

    唐心唇角微勾,走上前来到桌边坐下,漫不经心的道:“你的实力在我之上,又是什么让你想跟随在我的身边?别说是因为你师尊和我外公的命令,对一个心中有傲骨的修士而言,这个头可不会这随便就低下的,先让我听听你的理由吧!跟在我的身边,我总得弄清楚不是吗?”

    她的话让他微怔,再一次的看到了她精明的一面,这换成别人哪还会问什么?她只是进入元婴期不久的修士,而他已经是化神期巅峰的强者,论实力他比她还要高,但他知道若真的交手的话,他未必就能赢得了她,看着近在面前的女子依旧是一身男装打扮,白衣翩翩风采非凡,实力很难想象这样的一个绝美的女子竟然会不着女装,反而改穿男装。

    整了整心神,他这才开口,道:“我是师傅带回来的孤儿,蓬莱仙岛对我有养育栽培之恩,如果这次师尊他们让我跟随的是另一个人,我是不会答应的,不过,你不同,你有一股让人想要追随的念头,我也相信,跟在你的身边一定会有很多惊险的事情发生,生活也将不会无趣,因此,我决定跟随于你。”

    听着他的话,唐心没有开口,只是一双眼睛盯着那紧关着的门,纤长白晳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在桌面上敲打着,就连是此时站在她身边的凌子寒,也着实是猜不到她在想着什么。

    而在那紧闭着的房门里头,云梦珊蹲坐在门边听着外面的声音,此时,她知道她应该出去,可是,却又不想出去,这么多天过去了,她仍过不了自己心中的那道槛,因此,在日前师傅告诉她,让她跟着唐心他们一起离开蓬莱仙岛,跟在她的身边保护她时,她是应下了,想着,跟着她走的话那她就不用再面地着这蓬莱仙岛里面弟子的异样目光了,因此这两日她一直在等,直到了今天,她的来到,就连她的大师兄也来了,到了这一刻她才知道原来大师兄也要跟随她一起离开。

    想到那一日是大师兄看着她的目光,她不由的心中一阵黯淡,这样一来,大师兄就会日日夜夜都能见到她了,大师兄刚才的那些话她不是不信,但她相信,这只是一半,更重要的一半是因为他爱上了她,哪怕她的身边早就已经有人,他也想以着守护的名义留在她的身边。

    大师兄,就真的爱上她了吗?大师兄又为何会爱上她?真的只是因为唐心的绝美容貌吗?她不懂,真的不懂,以前的她很自信的,可是经过这一次的事情,她才知道原来她很没用,很自卑,就因面纱掉了,就因那吓人的丑颜让蓬莱仙岛的弟子都看见了,因此,她不敢再在这里生活,她想要逃避……

    “不出来吗?如果不出来,那你就留在这里吧!我回头跟我外公说一声说好了。”半响过后,唐心没有去回应那该凌子寒的话,反而看着那紧闭着的房门说了这么一句。

    凌子寒一眼,朝那紧闭着的门看了一眼,微皱着眉头,沉声道:“梦珊,你忘了师傅说什么了?”

    房里的云梦珊摸着自己的脸,再一次的蒙上了面纱站了起来,这才慢慢的打开了房门,看着那坐在院子里正看着她的那抺白色身影,她的目光微闪了一下,没想到,师傅让她跟胡着她,效忠于她,保护于她,她没忘,所以,她来了,这个叫唐心的女子竟然是他们师祖的外孙女,这让他们很是震惊,也理解了为什么要让她和大师兄保护着她,想来,定是不放心吧!

    她走了过去,一步步的来到她的面前,看着她那张绝美的容颜,心下有着说不出的感觉,她自小就因为脸上的胎记而被家人送到了这里,这多少年过去了,一直没回去后,她的家人也从没找过她,也不关心她的死活,这都只是因为她脸上的胎记,这张能吓死人的脸让她的父母蒙羞了,他们才不要她结婚,娇妻养成全文阅读。

    而她所爱的人,也是因为她这张脸她不敢向他表白,也不敢流露出倾心于他的目光与神色,只怕被他嫌弃,她宁静他永远也不知道她爱着他,就这样以着师兄师妹的关系存在着,至少,她偶尔还能得到他的关心,调整下心情,她也唤了一声。

    “主子。”

    唐心只是静静的看着她,看着她的双眼,看着她在她的目光下垂低下了头,半响,这才开口,道:“你也想跟着我?”

    “是。”

    “你可知跟在我的身边,有可能下一刻就是死?”

    闻言,她抬起了头,平静的看着她:“我不怕死。”她是不怕死,死有什么可怕的?一了百了,她怕的只是死不了,怕的只是自己做得不够好,怕的只是过不了自己的那一关。

    “哦?”唐心唇角微扬,看着她面上蒙着的面纱,目光微闪:“既然连死都不怕,那你蒙着这张面纱做什么?连死都不怕的人还怕被人看到你的脸?”

    她沉默着,又低下了头。

    “把面纱取了。”唐心淡淡的说着,看着她,语气强硬而不可违抗。

    她的话也让云梦珊抬起了头,错愕的看着她:“为什么要取了面纱?”

    “命令。”短短的两个字,让她心头一震,有些慌了。

    “我、我习惯戴着面纱,能不能……”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让这唐心打断了。

    “不想取,也可以,你就继续躲在自己的屋子里吧!一个连死都不怕的人却怕别人的目光?那你就别想着走出去了,这院子我看着也挺好的,你就在这住着吧!一辈子也缩在这里面就好了。”她漫不经心的说着,伸手弹了弹衣袍站了起来,看了一旁的凌子寒一眼,说:“跟在我的身边最重要的就是忠诚,不可违抗我的命令,你还有一个晚上的时间考虑,想到了如果决定跟着我,那明天早上就跟我们走。”

    听了她的话,凌子寒看了云梦珊一眼,沉声道:“不用考虑了,我愿意跟着你,同时,我也可以向你保证,我绝对会忠心于你,绝不会有背叛的一天,如果有违今日此言,我愿遭五雷轰顶天打雷劈!”

    声音一落的同时,他的脚下咻的一声生起了一个天地规则,唐心侧身一看,目光微闪,唇角勾起了一抺满意的笑意,道:“好,明早见吧!”说着,看也不看云梦珊一眼便迈步离去。

    待她走后,凌子寒看了一旁怔住的云梦珊一眼,道:“你真的打算一直呆在这院子里不走出去吗?她说的并不是没有道理,你连死都不怕却怕别人的目光?梦珊,你自己好好想清楚接下来的路要怎么走吧!”说着,深深的看了她一眼,便也迈步离开,往外走去。

    看着他迈步离开的身影,她怔怔的抬起了头看着那渐渐远去的背影,大师兄竟然为了跟在唐心的身边而立下了天地契约?他就这么的把他的命交给了她……

    说不清心中是什么样的感觉,只知道失落落的,大师兄立了天地契约就一定会跟着唐心离开,如果她明天不跟着走,那就再也见不到大师兄了,最重要的是,大师兄一定会瞧不起她,一定会对她失望的,她不想让大师兄失望,不想。

    次日,唐心一行人也准备离开蓬莱仙岛回去洛川城了,来时只有几个人,现在却多了几个人,每一次的出门总是有意想不到的收获的,这一次,别说是她,就是沐宸风也收获不少,不仅实力一下子升得比她还要高,还契约了那只上古凶兽穷奇,战斗力绝对是大大的提升了不少蛇蝎庶女最新章节。

    云鹤丹神和四位峰主亲自送他们到,看着就要离开的外孙女,云鹤丹神心中尽是浓浓的不舍之情,握着她的手说:“丫头,有时间一定要记得回来看看,要好好照顾自己。”

    “嗯,外公,我会的。”她点了点头,道:“不用送了,我们自己出去就可以了。”

    北峰主看着那梦珊没来,不禁道:“唐心,那梦珊你真的不带她走吗?其实那孩子还是挺细心的,如果有她在你的身边照顾着,我们师尊也会放心很多的。”

    闻言,她一笑,道:“北峰主,我已经给了她机会了,是她自己放弃了,既然如此,我也不强求,毕竟这样的事情不是强求就能得来的。”

    听到她的话,他不由的一叹,暗自惋惜,梦珊那丫头若是跟了她,将来也许会有什么不同的际遇也说不定,只可惜啊……

    而就在他们说话间,周围的弟子们不由的惊呼出声:“你们快看,那是谁?”

    “那是梦珊仙子,我还以为我那一天眼花了呢!没想到是真的,她的脸怎么长得那么大一块胎记?真吓人……”

    “就是,她一直戴着面纱没看见,那一天见她的面纱掉了我都不敢相信那是同一个人呢!”

    “你们说什么呢?以前她对我们也很好的啊!又不能因为她脸上那胎记就说她人不好吧?咱们这里哪个没受过她恩惠的?你们现在看她长得没蒙着面纱美就在说是非了是不是?”

    另一名听了他们的话也有些不满的说着:“毕竟人的相貌都不是自己能决定的,而且相貌也不能代表一个人的一切,一个人最重要的是心灵的美,那才是最重要的,她脸上长了胎记又怎么样了?你们忘了她对我们都很好吗?一点也没架子,在我心里,她就是那最美的梦珊仙子。”

    “说得对,虽然初见她时也被她脸上的胎记吓了一跳,不过看着也习惯了,也就脸上多了那一块红色的印子而已,也没什么嘛!”

    “就是,看着也没什么,我们就是因为以前一直不知道她的样子,现在知道了才比较好奇罢了。”

    “不过她自那天后就一直没出来,今天怎么出来了?”

    “咦?你们不知道吗?北峰主让她和凌师兄跟着保护咱们师祖的外孙女,不过怎么到现在才出来就不知道了,要是来晚一步就跟不上了,好在还来得及。”

    周围的弟子都在低声议论着,从最开始的惊讶于她脸上的红色胎记到后面的平常,他们的目光也不带紧随着她那张有着红色印记的脸,而是担心着她赶不上他们一行人。

    终于迈出第一步的梦珊才知道,如果她一直躲在屋子里不敢走出来见人,那么,她永远也会被那存在她自己思想中的障碍所阻挡,如果她一直不敢走出来,那么永远不会知道这一刻的感受是怎么样的,在没走出这第一步时,她想过很多种可能,很多种可以出现的场面,也想过蓬莱仙岛的弟子们会以着异样的目光看着她,会惧怕她脸上的胎记,会承受着众人的嘲笑,但,那些都只是她的想象,都只是她为自己的胆怯而找的借口罢了。

    从屋子中走出来,她才什么,什么事情都只是开头的第一步难,但只要有足够的勇气,只有的决心,不要去顾虑太多勇敢的迈出这一步,那前面就没有什么可以阻挡到你的脚步了,你会发现,你所想象的,所担心的,所顾虑的一切的一切都不存在,只有勇敢的迈出这一步,那些阻碍才会自然而然的消失。

    这一刻,她心中是感激的,感激着唐心,感激着这个即将成为她奉献一生的人,感激着这个她要视为主子的女子,是她让她明白了这一点,是她让她明白只要勇敢的迈出第一步,就没有什么好害怕的,也没有什么能让她退缩,没什么能阻碍到她前进的步伐!

    她相信,她永远都会记得这一刻的心情,永远都会记得这一刻的感受,永远都会记得这一刻的领悟……

    唐心看着她走来,她的目光是迎着她的,并没有闪避,与昨日相比,确实是里面盈着自信与坦然,她看得出她今日与昨日的不同,既然她能走得出来,那就是可扶之人,收下她也没什么不可军婚,染上惹火甜妻。

    她在众人的目光中,来到她的面前单膝跪了下去,清亮的声音带着郑重与庄严从她的口中而出:“主子,请收下我吧!我云梦珊也在此对天宣誓,绝对忠诚主子,永不背叛,如违此誓,愿遭天地诛杀!”她的声音一落下,不由的令蓬莱仙岛的弟子们心头一震。

    天地契约,如违此誓,必死无疑!这样的誓言谁敢轻易许下?一旦许下这样的誓言,那就代表着绝对的忠诚,到底是什么让她做出了这样的决定?毕竟,梦珊仙子在四位峰主的弟子当中也是属于姣姣者,如果在外面的话,那也定是一方强者,而她,却甘愿跟随于他们师祖的外孙女身边,难道只是单单的师命?这不太可能吧?

    玄月和莫子漓他们听到这话,目光也是微闪,毕竟这样的誓言不是谁都敢发的,就冲着这一点,他们对这云梦珊的好感也增加了。

    “既然来了,那就走吧!”唐心的声音一出,地上的云梦珊这才笑了起来,当即应道:“是。”说着,朝她大师兄看了一眼,而凌子寒也微微朝她点了一下头。

    “师祖,师傅,三位师叔,我走了,你们多保重。”她对着他们几人行了一礼,这才跟着他们一同离开。

    有很多的事情往往总会出人意料,认为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却总是悄然无声的发生了,唐心并不知道,她最要好的姐妹,天音,此时正面临着一件她怎么也想不到的事情……

    华城最大的家族萧家,此时正笼罩着一股阴霾的低沉气息,外面的人并不知道这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而萧家的人上上下下也都闭口不敢言谈,只知道,在他们的萧家家主萧轩尔带着那一名叫天音的女子说回来打算准备订亲的事情后不久,某一天,萧轩尔突然倒了下去,这一倒就是病得一塌糊涂让萧家上上下下都担心不已。

    萧轩尔当萧家的家主并没有多长的时间,但是他的手段与威严却是能震摄到萧家上下所有人的,此时病如山倒,倒是让萧家的人好不着急,毕竟,他是一个能撑起了这一大家族的人,这一倒下了,又将如何是好?

    封锁消息就怕被别的家族知道,怕他们趁着此时对萧家不利,毕竟,他们萧家在这一带是有名有势的大家族,不少的家族都眼红于他们家族的庞大,如果真的逮到了机会,岂会不动手削弱他们的势力?

    萧家大院中,主宅里进进出出的人走了一批又来了一批,可说是急死那从家主的位置上退了下来的萧老爷子了,看着那些请来的大夫一个个都摇着头叹着气的走了,他越看越是心急,到最后几乎就要急哭了,只听他在那里喃喃的念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回事?这都多久时间了?再这样下去那还得了吗?大夫一个个摇头走了,炼丹师也说不能治了,这到底要怎么办才好?”

    “老爷,怎么办?我们已经请了很多的大夫来看过了,又请了好几位炼丹师,一些乱七八糟的丹药都吃了不少了,可仍没有见效,怎么办才好?”那中年美妇也一脸担忧的说着,看着那隐隐传出哭声的屋子,目光闪烁了一下。

    “我哪知道怎么办?这能请来的大夫都请遍了,也没一个知道是怎么回事,那些炼丹师也找不出问题所在,我还能怎么办?”萧家老爷子也是着急不已,一直负着手在外面叹着气走来走去:“走,进去看看。”说着,迈步往里面走去。

    屋中,天音看着已经昏迷过去的萧轩尔,心中心疼万分,她也应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他竟然一倒下就成了这模样了,脸色苍白得让人看了心慌的,短短十几天就瘦了一大圈,大夫走了一批又来一批,可却全没人能治得好他,也没人知道他这到底是怎么了?怎么会突然间就这样了?

    “萧轩尔,你要挺住,别人治不好你,但唐唐一定行的,你要挺住哑医全文阅读。”她双手紧紧的握住他的手,美眸中泛着泪光,心下焦急不已,唐心他们去了蓬莱仙岛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她真怕来不及了……

    “天音,他还是那样吗?”萧家家主走了进来,看着那坐在床边的她叹了一声。

    天音摇了摇头,道:“没有,还是这样,药喝了很多了却没有用。”

    那中年美妇瞥了她一眼,说:“你一直跟着他在一起的,他怎么会弄成这样你难道就不知道呢?你要知道,他是我们萧家的家主,肩上责任重大,容不得有一丝的闪失,看这事情若是让别的家族的人知道了,岂不是都会趁着这个机会来对付我们萧家?”

    闻言,天音沉默着,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会这样,他是萧家这一家族的家主责任重大她知道,可,弄成这样也不是她希望的,现在看着他奄奄一息好像随时都会死去那样,她真的很担心,可是却又束手无策。

    “老爷,夫人,二少爷回来了。”一侍女进来报,就在这时,话才落下就已经见萧遥焦急的从外面走了进来。

    “爹,大哥怎样了?”萧遥急匆匆而来,他在接到唐天音的消息后便马上赶来了,他大哥原本还好好的怎么会说倒下就突然倒下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听到这声音,房里的几人都不由的回过头去,萧老爷子诧异的看着大步而来的儿子,问:“遥儿?你怎么会回来了?”出了这事他都本想让人告诉他一声让他回来的,不过他夫人说免得他回来担心,让他先不要说,那他怎么就回来了?

    “是天音托人告诉我的,我一听到消息就马上赶回来了,爹,娘,大哥出事了你们怎么不告诉我?”他有些生气的看了他们一眼,大步的迈上前来到床边:“天音,我大哥怎么样了?怎么会突然就成这样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一旁的美妇人看了他一眼,又瞥那床边的天音一眼,眼中划过一丝无人察觉的幽光,道:“遥儿,我们也是不想让你担心,你看你又不是大夫,回来也是帮不上什么的,反倒让你也跟着担心了,我还道怎么你就知道这事了,原来是她瞒着我们通知你的,真不像话。”

    一听这话,萧遥不由皱起了眉头,回头道:“娘,你说什么呢?这话是什么话?天音又不是外人,她是大哥的心上人,她担心大哥通知我回事,顺便在那边带些药过来,这又有什么错?你怎么能这样说话呢?”看着他娘亲,他怎么就觉得有些怪怪的,却又说不上来哪里不对劲。

    被他的目光那样盯着,美妇人轻咳了一声,有些不自在的移开了话题:“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我这不也是担心吗?”

    “萧遥,你带了什么丹药来?”天音没将他们的话放在耳中,而是关心他拿了药来没?唐唐虽然走了,但是拍卖会那里也许会有能用上的药,所以她才通知萧遥让他回来顺便带些药过来的。

    “我带了,这是夏雪拿给我的,我也不知有没用,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唐心又不在,他们也不知道他大哥到底得的是什么病,也只能挑选一些较为保险的丹药,但愿能拖到唐心他们回来,这样应该就没事了。

    “老爷夫人,外面来了一名自称是神医的老者说可以帮我们家主看一下病。”一名护卫迅速来报,房里的几人听了不由一怔,萧遥和天音相视了一眼,而萧老爷子则一脸的惊喜,连忙说:“那还等什么?快请进来。”现在是哪怕有一点可能性,他都要试试的了。

    不多时,一名穿着灰袍的老者便走了进来,看了屋里的几人一眼,笑呵呵的朝萧老爷子拱了拱手:“老夫路经此地,听同行的一些大夫说起这棘手的病好症,便不请自来,特意过来看看,还望萧老爷莫怪。”

    “哪里哪里,神医快请。”萧老爷子说着,将他请了进来,又问:“还不知神医名讳?医承何人?”容不得他不小心,这不请自来的大夫他总得摸透对方的来历才能放心重生之军界千金最新章节。

    “呵呵,老夫无名,是半仙谷的人,这次也是奉了谷主之命出谷办事,露经此处听到这一疑难杂症,心下好奇,才过来看看,萧老爷子若是不放心,那老夫就只断症,不下药。”

    “神医莫怪,实在是因为我儿为这家族之主,容不得有半点闪失,因此我才会担心,真是失礼了,神医这边请。”他连连拱手说着,请他到床边来。

    天音和萧遥自动的让开,让他可以上前为萧轩尔看病,心下则有些怀疑,这个人真的来自半仙谷?

    “萧家主双眼深陷,眼下浮青瘀,脸色暗沉无光,这是外邪入体之状,如今邪气深入体内,掌心泛黑,看来是命不久矣。”他轻叹了一声,摇了摇头。

    “不!怎么可能!不会的!你不懂医术就不要乱说!”天音当即怒喝着,命不久矣?怎么可能!

    “天音,别激动,大哥一定不会有事的,你忘了你的好姐妹了吗?她就是死人也能救活,不用担心,我大哥一定会不事的。”萧遥深信唐心的医术之高超,他曾就见过她救活了一个死了的人,就算他大哥有什么三长两短等不到唐心的到来,那他也相信,她的那颗起死回生的丹药一定会有神效的!

    “呵呵,这位公子的话真是……”那老者摇了摇头轻笑着,那神色,像在说他太天真太无知了。

    “来人!送客!”萧遥才不管他是不是半仙谷的人,他看这个老头不顺眼,直接就要将他出去,只是,话才出,就被喝住了。

    “遥儿,你太放肆了!怎么可以这样!”萧老爷子喝了一声,又转而对那老者说:“神医,请不要见怪,他们也是担心才这样。”说着,又对天音和萧遥说:“你们两个先下去。”

    “不,我要留在这里照顾他,他没醒,我哪也不去!”天音在床边坐下,不肯离去,她觉得一定是有人要害萧轩尔的命,所以越是这样,她越不能离开他半步,在这萧家中他个个都不信,所以才托人带信给萧遥让他回来,至少,萧遥对他大哥绝对是不会有加害之心的。

    “哼!你真是好不懂礼数,虽然说你与轩尔两人相爱,但是这会也还没成亲,甚至连订亲也没有,一个姑娘家日夜守在这里又怎么行?你也不怕别人说闲话吗?”那美妇人看了天音一眼,又道:“还有,萧家有萧家的规距,我们这两个长辈在此说的话你都不听,也太目中无人了。”

    天音也是直性子的人,一听这话她当即就站了起来,冷眼看着她:“我敬你是萧遥的娘亲才忍着你,你别得寸进尺了!”

    一旁的萧遥听了他娘亲的话,不由的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娘?你怎么了?这若换成以前,你是不会说出这样的话的,你这是怎么了?”他娘亲性子温柔,待人也好,尤其是对待他大哥,上回来时他都看到她爱屋及乌的对天音也是疼爱有加,怎么这回说话总是带剌?这阵子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美妇人叹了一声,道:“遥儿,我这是担心你大哥,你可知若是消息一流出去,我们萧家就有大祸临门了,这位神医所说的话也让我们着急了,你说,要是真的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这可如何是好?”说着,眼泪也掉了下来,拿着手绢拭了拭眼泪。

    萧遥见了目光微闪了一下,拧着眉头,半响,对天音说:“天音,我们就出去一下吧!”

    “萧遥!”

    “走吧!”他朝她使了个眼色,示意她跟出来,他总算知道哪里不对劲了。

    ------题外话------

    面对我这么勤快滴一万五千更,亲爱滴妞儿们,把票票都砸过来吧,嘿嘿,明天记得带上纸巾,还有一颗坚强滴玻璃心,噗,怎么说得好像很诡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