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41 夏雨的灵魂!

    唐心缓步走出,清眸扫了那前面的众人一眼,眼底深处掠过一抺不知名的暗光,绝美的面容平静而带着一股强者的气息,唇角微勾起一抺浅浅的弧度,似笑非笑迎着风而立。

    身处这鬼界之中,所见之‘人’皆是魂,亦是鬼,她也一样,在那些鬼魂的眼中,她就是一个女鬼,只是,这个女鬼又让他们感觉有莫名的惧意。

    “你们找我?”她睨了那些鬼魂一眼,区区鬼魂也敢挑衅她,当真是胆子不小!想她鬼手天医无论是活在哪一世都绝对是凌架于众人之上的强者,再凶狠的人都没惧过,更别说这些鬼魂了,更何况,俗话都有说,人怕鬼三分,鬼怕人七分。你强他则弱,你弱他则强!

    “何方女鬼!报上名来!”一名鬼主厉声喝着,阴气袭出,面目狰狞的看着她。

    “鬼?呵呵……”她轻笑着,看了他们一眼,说:“如果我真的是鬼,那么,就是鬼中煞神,专门对付鬼的。”

    一名鬼主闻言,厉喝出声:“放肆!小小女鬼,竟然这么大的口气,今天,本鬼主就要收了你!将你打得魂飞魄散!永不得超生!”声音一落的同时,那鬼魅般的身影带着一股阴寒之气猛的朝唐心掠去,鬼爪一伸就要掐断她的脖子,哪知,唐心瞥了那就到眼前的鬼爪一眼,脸上浮现了一抺诡异的嗜血冷笑。

    “呵呵,魂飞魄散永不得超生?那也得看看你有没那个本事了!”清眸一眯,眼中冷意划过,骤然间身形一转出手扣住那鬼爪往上一折。

    “咔嚓!”

    “啊……”

    骨头断裂的声音清脆而响亮的伴随着那一声惨叫声一同响起,就算已经是鬼魂,但在他们这鬼界中他们也如同人一般的生存着,面对着唐心这样诡异的身影与手法,就算是一方鬼主也无法占得到便宜,不仅没能占到便宜,更是这一出手整条手都被她给废了。

    唐心扣着那鬼主一转身,清眸泛着点点嗜血的寒光睨着前面的众鬼主和厉鬼,唇角勾起一抺狠厉的笑,纤纤手指扣上了那鬼主的脖子,就那么轻轻一掐,便见听那鬼主连惨叫都还没来得及发出就在唐心的手中化成一阵轻烟消散在空气中,魂飞魄散……

    “嘶结婚,娇妻养成最新章节!”

    不仅仅是那些厉鬼们,就是那些鬼主也不由的倒抽了一口气,只因为她的狠厉,她的强大,她竟然就那样平静而面带冷笑的看着他们,当着他们的面轻易的扼杀了一名鬼主,尤其,那名鬼主在她的手下竟然是没有半点反手的余地,几乎是不战而败!这太让他们震惊了,这个白衣女鬼到底是打哪里冒出来的?怎么有这样的战斗力?这样让他们惊惧的气息?

    那站在唐心后面不远处的鬼王也惊呆了,他本想着找机会偷溜的,可现在这一看,竟然是双腿都迈不动了,那个可怕的姑奶奶竟然就那么一招解决了一位鬼主?那鬼主可不是吃素的,她、她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三十六鬼域和七十二鬼城的鬼主?”她睨了他们一眼,不紧不慢的说:“我杀的人比你们这里的鬼要多十倍,人我都不曾惧过,会惧你们这些一掐就魂飞魄散的鬼?若是不想再死一次,那就给我退回去,否则,刚才那个所谓的鬼主,就是你们的下场!”

    几句话说得不紧不慢却叫周围的鬼魂们一惊,一般来说,鬼主就没那么容易死,可这个女鬼竟然只是一招就让那名鬼主魂飞魄散在众鬼的眼前,面对他们这么多的厉鬼都不见有一丝一毫的惧意,不由的,反倒是他们心中生出了惊恐之意。

    在后面的厉鬼中,突然有几名盯着那披散着墨发的白衣女鬼看着,这仔细的一瞧,突然间想起了他们活着时曾经见过的一个人,鬼手天医唐心!不由的吓得跌倒在地。

    “你、你、你是鬼、鬼、鬼手天医唐、唐心!”

    “咦?这里面也有人,哦不,是有鬼认识我?”听到这话,她不由挑起了眉头,是哪个死在她手里的人化成鬼后出现在这里在?顺着那声音看去,瞧见了那名跌坐在地上的鬼魂,以她过目不忘的本事一看到他就想起来了,不由的轻笑出声:“我道是谁呢!原来是那死在我手里的好色武宗啊!没想到化尸水溶化了你的身体,却没溶化得了你的鬼魂,现在又遇见了,啧啧,你说,是你的运气太背呢?还是我的运气太好?”

    当年收了别人的钱财要取她爹爹的性命的那名武宗,没想到,在龙腾大陆死去的人,竟然也成了这里的厉鬼,只可怕,这死在她手里的人,变成了鬼又怎么可能是她的对手?

    “你、你、你怎么也死了?”当年他死在她的手里,后来才知道她竟然就是鬼手天医,只是没想到她竟然隐藏得那么好,如果不是他碰上了她,也许他还活着,怎么可能已经死了,再次看到这个杀死他的人如今也变成了鬼,他心中有着一股快感,却又感到惧意,因为总觉得没那么简单。

    鬼手天医是何人等人物?又岂会就这样死了?

    然而,唐心看到这个曾在龙腾大陆死去的人也在这里,还是一个被她的化尸水化得连渣也没剩下的人了也能在鬼界中存活着,突然间想到了夏雨,那个同样在龙腾大陆为了守护着她的家人而死去的女子,她的鬼魂会不会也在这里呢?突然间,心中有了一丝的激动与兴奋,如果,如果小雨也在这里那该多好?

    当下,她眼中闪动着这些鬼魂皆看不懂的兴奋光芒,没人知道她这都死了,怎么还这么开心?那一旁的鬼王看到她那诡异的模样,又不禁暗忖着,她不会真的是脑子有问题的吧?这会还在兴奋什么?

    只是,不等唐心开口,那些一直居于高位的鬼主们就已经等不下去了,他们不容许一个新来的女鬼骑不对劲他们的头上,当下相视了一眼便迅速的将她围了起来,打算合力将她杀了!让她在这鬼界魂飞魄散,永远也不能再投胎转世!

    “一起上!我们不能容许这个女鬼在鬼界作威作福!哪怕她是什么鬼手天医!我们也要让她魂飞魄散!”一名鬼主厉声大喊着,当下,那上百名的鬼主和厉鬼们团团将她围住,正准备动手之时,却有一名鬼差惊喜又震惊的边跑边喊着。

    “快、快来看!我、我看到鬼尊了!我看到鬼尊了!”

    此话一经传开,所有的鬼主和厉鬼都惊呆了,有的不敢置信,有的带着震惊与惊喜,也顾不得唐心,当下寻找着那名喊着的鬼差,大声的问:“你说什么军婚,娇妻撩人最新章节!你看到鬼尊了?真的还是假的?怎么可能!”

    “真的真的,我真的看到鬼尊了!在这世间只有鬼尊拥有着血眸,那个人真的是鬼尊,他来了,鬼尊来了,他不是以着鬼魂回来鬼界,而是有血有肉的身体进来的!这世间除了鬼尊之外还有什么人敢这样走进鬼界?真的是鬼尊,他正往这边而来!真的!”

    因为是在这鬼界中活了很多年的鬼差了,对鬼尊也有一定的认知,就算一些从没见过鬼尊的鬼也知道,在这天地间只有他们鬼界的鬼尊有着一双能看透鬼怪的血眸,那是鬼尊的象征,没有人可以取代的!

    而唐心听到了这话,则是挑起了眉头,眼中浮现了欣喜,看来是墨来了,她正愁着找不到回去的路呢!只是,他怎么就知道她在这里的?又是怎么进来的?

    墨按着手腕上的那一滴鲜血感应找到了这里,进入了鬼城,看到了那前面围着的那些鬼魂,一路进来,那些鬼魂全都跪倒在他的周边,敬畏而又激动的看着他。

    那些鬼主们也全看回头看去,在看到那一双血眸和那一身浓浓的煞气时,不由的内心一阵激动,真的是他们的鬼尊!这天地间也只有他们的鬼界的鬼尊是血色的眼眸,鬼尊的血眸能让他们感到惧意,也能看穿他们的鬼影,这是假不了的!真的是他们的鬼尊回来了!

    “鬼尊!”

    一个个的跟着跪了下去,激动而又兴奋的看着他,然而,他却只是冷冷的扫了他们一眼,继续迈着步伐往前走去。

    当墨看到那一身白衣披着墨发静立在那里的主子时,心中一松,主子真的在这里,太好了。血色的眼眸划过一丝的暖意,来到了她的面前停下了脚步,压下心中的激动,开口问:“主子,你还好吧?”

    唐心露出了一抺笑意,看着面前的他,笑道:“还可以,就是找不到回去的路,杀了不少的鬼,你看,他们都要找我麻烦,说要让我不得超生死在这里。”她笑眯着眼说着,看着那些鬼主和厉鬼们皆是脸色一变,不可思议又震惊的看着她。

    墨听了她的话,转过了身,血眸泛着嗜血寒意的扫了周围的鬼魂一眼,冷声问:“谁这么大的胆子!”

    先别说先前就让唐心的手段给吓到了,就是此时他们的鬼尊都叫她主子,他们就是有一百个鬼胆也不敢再说出那样的话来,纷纷低下了头不敢多说一句,心下则是又惊又惧,怎么那个叫鬼手天医唐心的女鬼竟然是他们鬼尊的主子?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鬼尊这回回来是不走了吗?还是只是要来带那个女鬼回去?

    众名鬼主暗忖着,相视了一眼,抬头问:“鬼尊,您、是打算回鬼界了吗?”

    墨扫了他们一眼,没有开口,而是对唐心道:“主子,我们回去吧!”三天的时间已经用去了一天,还有两天,他们都还在等着,他得尽快带她回去。

    “鬼尊,请您留下来吧!我们都需要您!”那些鬼主们一听他还要走,不由的开口挽留着,毕竟,在他们鬼界中没了鬼尊,双怎么可以称之为鬼界呢?

    “你们自己打理着这鬼界就行了,今天若不是来找回主子,我也不会来到这里。”他看着他们说着,视线一转行移,便落在唐心的身上,见她神色带着异样的兴奋,便问:“主子?”

    唐心回过神来,看着身边的他,笑道:“墨,我在这里看到了一个在龙腾大陆死在我手里的一个武宗,所以我就在想,小雨的鬼魂不知会不会在这里,你让他们帮我找找看,在这里面有没小雨的鬼魂存在,如果有我们把她带回去。”

    闻言,墨目光一闪,点了点头,看向那些鬼主们,道:“你们各自管辖的地方,有没一个叫夏雨的女鬼魂?”

    那些鬼主们都了摇了摇头,说:“鬼尊,来这里的鬼魂一般我们都不知道他们生前叫什么的,在这里也没人去记得他们的名字,也从没听说过有一个叫夏雨的女鬼女伯爵。”

    “她是在四年前死的,如果不是自然病死的应该都会到这里来吧?她的模样长得很是出色,实力也不弱,你们再仔细想想是不是曾经见过。”唐心说着,看了那些鬼主们一眼,心下也很忐忑,因为她也不太确定小雨会不会在这鬼界中。

    “四年前……没有。”那些鬼主们依旧是摇了摇头,确实是不曾想起有那样的一个人物。

    然而,那一旁的鬼王却是冷汗直冒,有些心虚的样子连看也不敢看唐心一眼,更是慢慢的移着脚步往里面走去。四年前……一个模样出色的女鬼?叫夏雨?应该不会是那个被他关起来的女鬼吧?

    眼角瞥见那个色鬼不对劲的神色,唐心目光一眯,问:“色鬼,你想去哪?”这鬼好色成性,实力却又弱,竟然也能混了个鬼王当,还真是奇怪。

    “嘿嘿,姑奶奶,我、我没去哪。”他一边擦着冷汗,一边结结巴巴的说着,有些不敢看她的眼睛,她太精了,对上她的眼睛一定会出问题,她要找那个叫夏雨的女鬼,要是知道她是被他囚禁起来了,岂不是会杀了他?

    唐心看着他那闪躲的神色,目光微闪,想起他的好色成性,便问:“我来问,你见过我所说的那个女子吗?”

    “什么?没有没有,我怎么可能见过呢!”他避开她审视的目光,不敢与她对视。

    “扣起头来看着我。”唐心走了过去,冷声的喝着,看着他再问了一次:“你知道我所说的那个女子在哪?对吧?”

    “我、我、我……”

    墨瞥了那鬼王一眼,皱着眉头厉声喝道:“说!若不说,我亲手了结了你!”狠厉而蕴含着杀气的声音一出,惊得周围的鬼主们纷纷一惊,那个鬼王更是吓得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鬼尊饶命鬼尊饶命,我真的不知道她就是姑奶奶的人,要是我知道,打死我也不敢打她的主意的。”

    而唐心听了他的话,目光一寒,想到这色鬼的好色成性的样子,不由的一把揪起了他的衣襟,冷声问:“你对她做了什么!”这只色鬼好色成这样,夏雨又长得那么出色,她会不会……突然间,不敢再往下想去。

    “姑、姑奶奶,我、我能对她做什么?我可以当着鬼尊的面发誓我当初是看上了初来鬼城的她,并让人把她捉了回来,可是那个叫夏雨的女鬼一直吵一直闹着,还不是一般的难缠,我一直没能搞定她,到现在她还一直被我锁在地宫里,我可是没碰过她,真的!”他连连说着,就怕她真的以为他对那个叫夏雨的女鬼毛手毛脚了,到时他的手脚就不保了,谁会想到,那个这女鬼竟然出是有来头的?此时,不禁庆幸着他因看她长得美,不忍就那样吃了她,也逼不了她,要不然,这时就真的该后悔了。

    听到这话,唐心和墨相视一眼,心下皆是一松,小雨竟然真的在这里!掩不住内心的激动与欣喜,她当即道:“那还等什么?快带我去见她!”

    “是是是,姑奶奶,鬼尊,请这边来,我马上带你们去。”他擦了擦冷汗,半弯着腰在前面带路。身后的众名鬼主见了,也不由的相视一眼,他们以为鬼尊是要回来了,没想到他只是来接这个女鬼回去,还有,这个女鬼到底是什么来头?怎么会成了他们鬼尊的主子了?还有这个色鬼地宫中困着的那名女鬼,生前又是他们的什么人?当下,他们也跟在后面打算去看看。

    地宫一处阴暗的地下水牢中,一白衣女鬼披散着头发蹲坐在角落处,水牢里的水大概到膝盖处,整个水牢就没有一处干的地方,全是水,就连她的一身也是湿渌渌的滴着水滴,她抱膝蹲坐着,把头埋在膝盖处,头发披散垂落着,再加上昏暗的光线,咋一看去还真的让人吓了一跳。

    当唐心在那色鬼的带引下来到这水牢上面,看到那蹲坐在水中的那抺影子时,不由心头一阵抽疼着强娶嫡女—阴毒丑妃全文阅读。她半个身子都泡在水里,浑身还在滴着水,只有那么一件单薄的白衣,身影是那样的瘦弱,让她看了不禁鼻头泛着酸涩,心疼不已,心里在颤抖着,眼眶微红,只感觉一层泪水盈上了眼眶,让她的视线变得模糊。

    她真的是小雨吗?这真的是小雨啊?天呐!她实在不敢相信为了守护她的家人而死的小雨竟然在这里受着罪……

    “就、就、就是她了。”看到鬼尊那一身的煞气和唐心心疼的神色,不由的心底一阵发寒,他们该不会想杀了他吧?

    唐心一步步的走了下去,只觉每一步都走得很是沉重,她一直都以为小雨死后应该是去投胎了,可却没想到,她竟然在这里受着苦,可怜的小雨,这四年多的时间里她竟然就一直蹲在这个阴森潮湿的水牢里面,饱受阴寒水气之苦,常年浑身湿渌渌冰冷透骨……

    打开了水牢的铁门,她走了下去,及膝的凉水透骨的冰冷,却不及她此时心中的心凉与悲切,她一步步的走近,来到那蹲坐在角落处的白色身影的面前,这才看清了,她身上的白色衣裙是她生前所穿的,与小雪是同一款的,悲到深处泪自流,眼睛模样了她的视线,她的心在揪痛着,竟然真的是她……真的是小雨……

    蹲坐在水中的夏雨把头埋在膝盖上,浑身湿渌渌的很冷,她死时就是在雨夜里,当时也是浑身都湿透了,而在这水牢中呆了不知多久了,身上一直是湿的,一个是冰冷的感觉,她听着外面的声音传来,听着那水牢的门打开,听着有鬼魂走了进来,她以为又是那个色鬼的人,于是,她静静的趴着,紧紧的握着自己的膝盖,被湿了的墨发遮住的眼睛却是泛着冰冷的杀气,她要离开这里!她一定要离开这里!哪怕是不能去投胎转世,她也要离开这里回到龙腾大陆,回到小姐和姐姐还有少爷他们的身边,她不想再自己呆在这个鬼地方,不想了……

    眼睛一滴滴的顺着脸颊流下,唐心想要开口唤出她的名,可是,喉咙处就像被什么给哽到传的,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她只是静静的站在水中,任由着泪水流下。

    见来到她面前的鬼魂没有动作,只是静静的站在她的面前,她眼中冷意一闪,猛的窜起来伸手就打算扣住对方的脖子,哪知,她这才站了起来,对方伸手一抱,将她湿渌渌还在滴着水的冰凉身体紧紧的抱住了,她一怔,手正要动,就听到那哽咽的熟悉声音传来,刹那间,整个身体一僵,不可置信的呆住了。

    “小雨……”唐心的声音带着颤意,低低的在夏雨的耳边响起,她抱着浑身冰凉的夏雨,心在颤抖,她的一身竟然全是水,那样的冰冷,那样的让她心疼……

    那声音中带着的悲伤与心疼,深深的撞进了夏雨的心,她不可置信的睁大了眼睛,猛的握住她的肩膀退开一步,看到那熟悉的绝美容颜,看到她此时的泪流满面,不由的惊了,颤声开口:“小、小姐?你、你怎么在这?你怎么在这?不!不!不会的!不会的!小姐是不会死的!小姐是不会死的!我一定是看错了,看错了!”她不相信会在这里看到她家小姐唐心,这里就是个鬼地方,只有鬼才会来这里,她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里?死了?不可能!她家小姐是不会死的!她不相信!

    听着她的话,唐心心里越发的心疼,就如同一颗心让人给揪住了一般,痛得她几乎无法呼吸,她伸起身,轻轻的拨开了她面前湿渌渌的墨发,看到了那张与夏雪一模一样的脸,只是,这张脸苍白得毫无血色,与原本的她有着天差地别的不同,看着受了这么多苦的小雨,她再一次紧紧的将她搂住。

    “小雨……小雨,对不起,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你竟然在这地方受着这样的苦,小雨,对不起,对不起……”

    “小姐……怎么会是你?你怎么会在这里?”夏雨也哭了,在这里不知多久了,她从来没哭过,就算是再苦再凄凉,她也咬着牙关下来了,她是小姐身边的人,她不是弱者,她不是面对逆境面对苦难就只会哭的女人,但现在,看到了以为再也不可能见到的小姐,埋藏在心底的思念一发不可收拾的涌了出来。

    “呜呜呜……小姐,小姐,我好想你,我好想我姐姐,我好想少爷,好想老爷和夫人,我好像大家,真的好想,呜……”她放声的大哭着,任由情绪爆发出来,思念一经揭开,眼泪是想止也止不住穿入梁祝。

    倘大的水牢中,两人紧紧的换着痛哭着,那哭声听得后面的鬼魂们也不由的心头泛酸,眼泪也跟着涌了上来,他们死后哪里还会有亲人记挂着他们?有多少年他们都不曾见到人界悲欢离合的场面了?看到那水牢中的两名女鬼,他们心中也涌上了浓浓的悲切之情。

    墨站在上面看着,血眸也不由微闪,他也没想到夏雨竟然在这样的地方受着这样的苦,想当年她为了守护主子的家人而死,当时众人的心痛与悲催不言而喻,几年过去了,他们都以为她应该是投胎转世去了,却不想,在这样的地方被囚禁着,受着水牢之苦,刹时间,血眸中泛着点点寒光,他扫了那色鬼一眼,厉声道:“你,进去!从这一刻起,你给我在说里面呆着!永远也不许出来!你们都给我盯着,他若敢踏出水牢一步,就让他魂飞魄散永世不得投胎!”

    狠厉的话一经说出,那些鬼主们当即恭敬的应道:“是!鬼尊放心!就算鬼尊不回来,我们也会守护着鬼界,等待将来有一日鬼尊回归,这个色鬼我们会一直看守着,绝不会让他走出水牢半步!”

    相反的,那色鬼一听,不由的吓晕了过去,直直的倒在了地上,他怎么也没想到,当年囚禁这面容姣好的女鬼竟然会给他带来这样的祸事……

    “小雨,我们走,我们回去,先离开这里再说。”唐心拭去眼泪,牵着她的手走出水牢,看了墨一眼,道:“墨,小雨现在只有灵魂存在,你用魂灵石将她的灵魂收起来,回去后看有什么办法可以让她活过来。”

    “好。”墨应了一声,朝夏雨点了点头,道:“回去吧!大家都很想你,有主子在,你一定可以再活过来的。”就像主子空间那颗凝魂石中的那个老者一样,他应该也是在等待着重生的机会,夏雨她也一定可以!

    听了这话,夏雨的眼泪又再度的涌了出来,她又哭又笑的点了点头,跟着他们往外走去。

    来到外面,墨看了唐心和夏雨一眼,说:“主子,我来这里已经有一天半的时间了,还剩下一天半的时间,我们得马上回去,否则,要想离开这里就难了,你和夏雨现在都是魂体,就先依附到凝魂石中来,我带你们出去后你再回到你的身体里去就可以了,至少夏雨,我们日后找机会给她找具身体让她依附她就可以活过来了。”

    闻言,唐心点了点头,道:“好,就这么办,不过那片黑漩涡一片漆黑看不清找不到出去的路,你可知道怎么回去?”

    “主子放心,我知道。”他说着,手一翻从空间中拿出了两枚凝魂石让她们两个依附进去,当见到两抺魂影进了凝魂石中时,他这才将凝魂石收回空间中,看了那些一个个不舍得他离开的鬼主一眼,微顿了一下,对他们说:“我重生为人,如今已经在修炼成仙,这鬼界如果将来没有什么必要的话,我估计不会再来的,鬼界地域之广也没别的什么来侵犯,你们各自为主,以后就好自为之吧!”说着,这才唤出了飞剑御剑往来时的路而去。

    “恭送鬼尊……”

    那些鬼主们一见他毫不犹豫的御剑离开,不由的跪倒在地上目送他离去,他不知,鬼界无他在这镇着,已经大不如前子,将来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他们也应不知道,只希望,将来有机会时他可以回来……

    墨本以为他就可以这样带着唐心和夏雨的灵魂回到蓬莱仙岛,却不想,在半路上仍冒出了一些阻挡他去路的鬼东西,一些他怎么也没料到会在这鬼界中遇到的东西。

    妖!

    “嘻嘻嘻……”

    阴测测带着诡异的笑声在空气中传开,御剑飞行的墨看着那挡在他前面的那些妖物,血色的眼眸不由的一眯,眼底掠过嗜血的杀意与煞气,鬼界里面怎么会有妖物的存在?妖有妖界,鬼有鬼界,就像人有人界仙有仙界一样,各自生活,互不干扰,然而,此时,却在这里看到了本不该出现在这里的妖物上校的涩涩小妻最新章节!

    这是他第一次看到妖物,为什么会知道它们是妖?只因,妖的身上有着一股妖气,这股妖气就像鬼界里面鬼魂身上所弥漫着的阴森鬼气一样,只是不同的是,鬼是人死后的灵魂形成,而妖却是经过千年道行修炼成形的妖物。

    “嘻嘻嘻嘻……竟然这鬼界当中有活人的存在?这真是太奇怪了,你们快闻闻,这人肉的味道真香,没想到不用去人界竟然也能闻到人肉味。”

    “什么人肉味?这是修仙的修炼者,如果我们吃了他,那我们的功力又能大增,到时实力又能变强了。”

    “修仙者?这人这是修仙者吗?太好了,我们可不能放过了。”

    那些妖物张牙舞爪的盯着前面的墨,眼睛泛着绿色的幽光,像是看上了什么美味的食物一般,只差没留下口水来。

    血色的眼眸扫了面前的妖物一眼,他将脚下踏着的剑提上手,灵气一涌,黑色的身影迅速的掠上前,举起利剑就朝那些妖物劈去,泛着凌厉剑气的剑罡之气在空气中划过,咻的一声几乎令那空气中的阴森气息降低了几分,也让那几只小妖吓了一跳,本以为只是普通修为的修仙者,却不想这一出手竟然是夹带着浓浓的煞气。

    “咻!”

    见他持着利剑而来,那几只小妖也飞扑上去,亮出了长长的手指甲朝他划了下去,那划下的手指凝聚着它们的妖气,竟也是锋利如一把利剑,只是,这几只小妖还是低估了墨的身手与实力,以为他只是空有花架子的修士罢了,却不想,这一大意,便有一只小妖被利剑劈成了两半,只听一声凄厉的惨叫声扬起,那只小妖的身体顿时化成了一滩水血落于地面。

    墨定睛一看,见到在那一滩水血中有着那只妖的本命形体,一截柳枝,正是因为他的利剑劈断了那一截柳枝才现出了这只妖物的本体,这是一只柳树修炼而成的妖。

    “好厉害的修仙者!竟然将我们的姐妹给杀死了!”另外的几只小妖一见那只柳树化成的妖被打回原形甚至死去,不由的眼中浮上了痛恨的神色,紧盯着他打算让他偿命。

    “你们几只妖物,竟然敢到这鬼界中来,如今还敢挡住我去路,当真是胆大包天!看我不将你们打回原形!受死吧!”他的一声厉喝,手中利剑一转,泛着凌厉剑罡之气的利剑再一次的飞掠而出,剑峰所指之处,杀气凛冽!剑罡摄魂!

    远处,那些鬼主们听到他在这里遇到妖物阴挡,当即迅速的赶来,却不想,看到了那前面的一幕,他们的鬼尊手持长剑劈杀着那几只妖物,身法凌厉而骇人,血色的眼眸杀气与煞气混杂着,浑着散发着那一股威风凛冽的气势,一瞬间,他们仿佛看到了许多年前,他们的鬼尊带领他们在这鬼界收服众鬼主的一幕……

    虽然今日的鬼尊不是当年那骇人的模样,但他的血眸和实力依旧存在,只可惜,他为还要回去,如果不然肯留下来,那么,几百年前的辉煌定将再度上演!

    “啊……”

    惨叫的声音一声声的传出,在空中传开,他们看着鬼尊手持长剑而立,剑尖之处滴着鲜血,血眸此时冰冷而泛着杀气,他盯着前面的那几处被他砍杀的妖物,手中利剑一转,正打算离开而去时,却是朝他们这边瞥了过来。

    “鬼尊……”

    众鬼主不知应该说什么,只知道,无论多少年过去,他依旧是他们的主子……

    墨看了他们一眼,再次的踏上飞剑迅速离去,时间要来不及了,他不能再耽误。

    同样的,在蓬莱仙岛那里,沐宸风和莫子漓以及玄月还有小老头儿他们都在那结界旁边盯着,看着那里漆黑一片旋涡,莫子漓担忧的道:“时间快到了,他们怎么还不出来,前辈,如果三天时间一到,这结界是不是就会关上?他们就真的出不来了吗?能不能再将时间拖后延长一点?”

    “你以为小老头我真是无所不能啊?打开这个鬼界大门老头我已经很不容易了,三天的时间他们要是不能出来,那就没办法了无敌柴刀TXT下载。”他双手一摊,耸了耸肩说着。

    闻言,玄月不紧紧抿着唇,心下也是微提着,在那鬼界里面会遇到什么谁也说不定,就让墨一个人去,如果真的出不来那又如何是好?她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做,断然不能在这个时候出事的!

    远处的帝殇陌没有走过来,这三天,他也一直在这里等着,他也担心着墨到底能不能把她找回来,她能不能醒过来?可却也知道,自己已经没有那个资格去担心她,去放询问她的情况,去靠近她,只能站得远远的看着,只要知道她安好,那就足够了。

    小老头儿盘膝坐着,一手抚着胡子,微抬起下巴挑了挑眉头,睿智的目光泛着点点不知名的光芒,瞥了他们几人一眼。玄月和莫子漓的担心全在脸上了,他们在这三天几乎是坐立不安焦急万分,而那不远处那个银发小子这三天来也一直在那里静静的等着,似乎也是很关心墨能不能把那个小丫头给带回来,倒是他这徒弟儿,这三天来一直就坐在这里调气运息,该吃东西时吃东西,也不问一句话,就那么闭着眼睛养着神,一副比他还要淡定的神态让他看了都不禁恼火。

    这小子到底在想什么?他难道不知道如果那个红眼睛的小子若是没能找到那丫头的灵魂,她就不会醒了吗?他竟然还能这么淡定的调气养息?又朝他瞥了一眼,见他还是那模样,不由扯了扯自己的胡子,说道:“我说徒弟儿,你怎么就不担心啊?你就真的不怕那个红眼睛的小子带不回你媳妇儿?”

    闭着眼睛的沐宸风不紧不慢的睁开凤眸看了他一眼,轻呼出一口气,慢慢的站了起来,弹了弹身上的衣袍,凤眸落在那个通往鬼界的入口中,低沉的声音带着他特有的磁性,说:“如果他们回不来,我就把你踢下去,让你去鬼界玩些日子。”

    闻言,小老头儿嘴角不由的一抽,看着他那不像说笑的神色,当下不动声色的退开了几步,防着他一点,这小子是说得出做得到的人,指不定要是他们出不来,他还真的就给他来了这么一招,虽然老头儿他是喜欢玩了一点,不过,去鬼地方玩那还是免了,阴森森的地方又有什么好玩的呢?他都在想着,什么时候跑去飞仙界看看,去那飞仙界转几圈混混日子更不错,不过,在去飞仙界混日子之前,他怎么的也得把那个帝女星给拐来当徒弟儿才行,将来也好让世人知道,他老头是多么的威风,他的徒弟个个都是不得了的人物!

    这时,云鹤丹神在他的几名弟子陪伴下也走了过来,后面还跟着凌子寒,看着他们都在这里等着,他走过去,来到老头儿的身边,问:“他还没出来吗?到底让他去能不以有成功?”虽然他们都不曾进入鬼界,但也知道那里鬼气阴森极重,人根本不能在里面呆得下去的,就算他们是修仙者也一样,可他们却只是让那黑衣少年下去,不知为何,他总是觉得有些担心。

    “放心吧放心吧!应该能出来的,你别小看了那个红眼睛的小子,他可也不是简单的人物,这里所有人就没有一个比他更适合进去了。”老头儿笑眯着眼睛说着,一手抚着胡子,一边看着那黑暗的旋涡,这帝女星命不该绝,自然不可能在这里就死掉了,他还是很有信心他们会出来的。

    凌子寒看着那黑色的旋涡,目光也微闪了一下,他们这一行人来了这里所带来的事情还真不是一般的多,尤其还不是一般的事情,像这样打开鬼界大门的事情,试问又有几个人能做到?而这个看起来有些疯疯癫癫的小老头儿却能轻易的做到了,尤其,那一日更是不出手则已,一出手一道五雷轰顶就将那老怪给击败了,如果不是师祖暗中让那些离开的修仙者们都服下了遗忘的丹药,只怕,此事一经传开,无论是修仙界还是飞仙界都将震惊非常!

    老头儿瞧着身边的云鹤丹神,见他自己也就用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把自己的身体给调养好了,实力也恢复了,虽然还是瘦了点,不过气色比前段时间那是好太多了,当下,目光微闪,露出了讨好的笑容:“我说云鹤老头,你的身体恢复得也挺快的,我听说,你前些天就可以炼丹了是吗?你瞧我这老头儿多好,一来你这蓬莱仙岛做客,就救了你们蓬莱仙岛上来,你说你身为这第一丹神,是不是也得对我有点什么表示?”说着,在他的面前摊开了手,笑着眯的眼睛一直紧盯着他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下载。

    云鹤丹神嘴角一抽,看着那伸到他面前又一个劲的示意着往他手心放上点东西的老头儿,只觉得头上飞过一群乌鸦,让他很是无语,毕竟,他这样强大的实力竟然没有一点强者的风范,整一个就是一个疯疯癫癫的小老头儿,如果不是当日亲眼看到他的实力,真的很难相信这样的一个小老头儿居然是一名能轻易的将一名仙者击败的强者。

    看了他摊开在他面前的手一眼,他轻咳了一声,从空间中取出一瓶丹药放在他的手心,道:“这是碧海凝珠丹,里面有十颗,功效是提升灵气有助修炼。”

    闻言,老头当即打开闻了闻,见味道不错,便倒出一颗吃了,然后一边把那丹药收入空间里,又再次伸出了手,笑眯眯的说:“不错不错,味道不错,还有呢?”

    云鹤丹神看了他一眼,微顿了一下,又再次拿出一瓶丹药来放在那摊开放在他面前的掌心中:“这是……”话还没说出,那丹药就让他给拿过去了,打开盖子闻了闻,直接放进空间中,说:“云鹤丹老,你怎么净给小老儿我这些丹药呢?你应该来点别的,别的,知道不?”

    “那,你要什么样的?”心下轻叹一声,有些无奈的开口。

    “嘿,那小老头儿我就不瞒你这老头说了,我呢也是一名仙圣级别的修仙者了,这仙圣级别再往上要进阶就有点难度了,你怎么也得给我点有用的,像刚才那什么碧珠丸……”

    “是珠海凝珠丹。”云鹤丹神没好气的说着,要不是想着他救了这整个蓬莱仙岛上的人,他也不会对他这么客气。

    “好好好,就那什么珠海珠子丸,那东西让我徒弟儿吃就有用,让老头吃没啥效果,你再给我弄点别的,就是那种,嗯,有神效的。”

    听着他的话,云鹤丹神的嘴角一抽,他这里万金难求的丹药到了他的手里倒成一文不值了,这老头,竟是打算连坑带蒙的来骗他的丹药。

    “云鹤老头?老头?想什么呢?”他拍了拍他的手又笑眯着眼摊开了手,示意他来点好东西。

    本来是不打算搭理他的云鹤丹神目光一闪,看了他一眼,说:“既然你是仙圣级别的了,那,我就送你一颗进入仙尊时可助你避雷的丹药如何?”毕竟,每一个进阶时所要经历的那些天雷都是天地力量,不可忽视的,有的修为再高,若是在经天雷时无法顶得住天雷的淬炼,那也许就会再无法进阶了,甚至,会被天雷所伤危在旦夕。

    然而,这换成别人本该欣喜若狂的事情听到小老头的耳中却是提不起劲的轻叹一声,摇了摇头说:“那玩意儿有什么好的?小老头我是变异灵根雷属性,我还巴不得天天有天雷追着老头我来劈呢!那样一来,老头就进阶进得更快了,哪还能什么那样避雷减少威力的丹药。”他叹了一声,苦皱着眉头,一脸的无趣,本以为能从他这里弄来什么好玩一点,外面又找不到的丹药呢!谁知也只是这么样,唉,没趣。

    却不知,他的话让众人都不由的嘴角一抽,无语的朝他看了一眼,别人最担心最难渡的天雷淬炼在他那里却成了可助他提升实力迅速进阶的灵力来缘,这真的是人比人比死人,有的人为了渡劫迎接天雷的淬炼得做充足的准备,而他几乎可以说是随时随地都可以迎接天雷的淬炼的,而且还能将天雷的威力吸收进他的身体,转化为他的实力。

    突然间,沐宸风和莫子漓还有玄月他们三人想到了唐心的哥哥,唐子浩,他也是变异灵根雷属性,那不是也能如此?

    云鹤丹神看着身边的小老头是说不出半句话来了,于是,干脆直接就闭上了嘴不再开口,跟他多说了也没用,这货就是个变态老怪,既然连渡劫都不用丹药,他还想要什么?

    “快看重生之邪医修罗全文阅读!里面有动静了!”玄月见那旋涡中能感觉到动静,当即喊了一声,众人迅速回过神来朝那旋涡看去,此时,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下来,三天的时间就要到了,夜幕降临鬼气就会加重,老头先前也告诉他们要盯紧了,不要让那鬼界里面的厉鬼什么的趁着这个机会跑了出来。

    此时感觉到那黑旋涡中涌动的阴森气息越发的浓郁,他们不禁也提起了心,就怕墨被什么给缠住了,甚至是被那些厉鬼给拉住了不让他回来而错过了时机,也担心着他没出来,反倒是让那些厉鬼给窜了出来破坏了这结界,让那鬼界大门提前关闭。

    “是他们要出来了!如果没有意外那时间就刚刚好!”小老头儿也连忙跑了过过瞧着,结界之中鬼气之重可不是一般人受得住的,尤其是在夜间,那阴风更是能让人浑身感到不自在,果然,不一会就见那黑色的漩涡中有一双血色的眼眸出现,众人一见当即心一喜。

    “是墨!”只是,莫子漓的话才落下,就见墨窜出了半个身就要跃出那黑色旋涡之时,却像被什么扯住了一样,下半身没能出来。

    看到这一幕,小老头儿当即喝道:“快拿起你们身边的柳枝抽下去,管他是什么妖魔鬼怪,用柳枝来打它们最好不过了!快点!要不然他被拉下去就真的出不来了!”

    听到他的话,几人这才知道为何他在前两天就去找了这些柳枝来,还分给他们一条一条,原来就是为了以防万一。当即没有一刻的停留,迅速的拿起柳枝抽了出去,只见柳枝顺着他们的力道像鞭子一样甩落那旋涡之中,他们能感觉得到抽出时柳枝是有打到什么东西的。

    不远处,帝殇陌也紧张的看着这一幕,虽然没有上前,但在这里他此时也提着心在担心着,他们能成功吗?怎么会有鬼魂扯住墨的脚?会不会又被拉了进去?想上前,却又怕自己妨碍到他们,心下焦急万分,衣袖下,手也因担心而紧紧的拧成了拳头。

    狂风大起,呼啸的声音中隐隐有着厉鬼的声音从那漩涡中传来,十分的骇人,在那结界之中,阴气随着天色的暗下变得越发的强大,呼啸着狂卷,咆哮着,伴随着那厉鬼的叫声,让人听得一阵心惊胆战。

    云鹤丹神被他的四个弟子扶到了一旁,他们担心着他的身体刚恢复又被邪气入侵,因此在第一时间就将他扶开,而凌子寒见老头身边还有柳枝,当下也拿起柳枝帮忙打鬼。

    这时,小老头儿则用他编的柳绳缠住了墨的手,手中力道一扯便将他从里面拉了出来,同时另一手不知在空气中画着什么印记,就见结界咻的一声沉了下去,有一道光芒闪出,那通往鬼界的大门又再度的合上。

    “呼!还好还好,真是吓死老头了,这回竟然是跟鬼怪打交道,红眼小子,把那丫头给带回来没有?”老头拍了拍胸口问着,而一旁的沐宸风和玄月他们见那鬼界大门关上了,这才走上前来,问:“墨,怎么样?没事吧?找到她的灵魂了吗?”

    墨站了起来,轻呼了一口气,调整一下气息,这才说:“找到主子的灵魂了,她没事,我用凝魂石将她的灵魂带了回来,只等让她灵魂和身体归一应该就可以醒过来了。”

    “太好了!”

    众人一听,不由的喜上眉梢,这一颗提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当即道:“走!我们快回去!正好现在夜色已经降临,让她的灵魂赶紧附体!”

    “好。”墨点了点头,这才与他们几人往回走去。

    而帝殇陌听到他们的话,这才放下心来,他没有跟着他们而去,只是往另一边离去。她没事就好了,她现在身边有着那么多出色的男子守护着她,他不应该再出现在她的面前的,回去后,他就跟着他师傅离开,回仙门中去……

    因墨的回来,因唐心即将醒来,他们欣喜不已,众人围到了她的屋中,随着天色的暗下,墨取出了那颗凝魂石,唤道:“主子,可以出来了吞天决最新章节。”

    凝魂石中的唐心轻飘飘的飞出,白色的身影几乎是透明的,按理说,在场的人除了墨之外他们都应该是看不见,不过唐心并没有刻意去隐藏,于是,她的灵魂他们是能看得见的。

    白色的透明的影子,垂直披落在身后的墨发,她就是那样的真实的存在着他们的面前,但,当沐宸风伸着手想去握着她的手时,却摸了个空,就像他的手穿过了空气一样,碰不到她,也感觉不到她,看到那如空气一般的存在着的她,他一怔,道:“快回你的身体里去,我们都很担心。”这一刻,他不禁庆幸着她是活着的,要不然,就像这影子一样如空气般的存在着,就算他想要触碰她都做不到,那种感觉,真叫人心底慌乱,好像她随时都会离去一般。

    唐心冲他一笑,这才走上前来到床边,看着床上的她静静的躺着,这一刻,真的觉得很奇妙,她本就不是这个世界的灵魂,但在这修仙的神奇世界中,她的灵魂离开了,他们却能找到她将她带回来,她心中也庆幸着在这里有这么多守护着她的伙伴,有着这么多爱她的人。

    白色的身影飘到了床上,她慢慢的躺了下去,当感觉到灵魂与身体合为一体时,灵魂与身体传来的那一刹那的感觉在她的心中蔓延而开,那是一股奇妙的感觉,让她的灵魂感觉到了身体的感觉与气息,也感觉到了她空间中的契约兽们的担心,有着这么多的人和契约兽真心待她,她又怎么会让灵魂离开这个身体呢?这将是最后一次,从今往后,绝对不会再出现像这次一样的事情。

    慢慢的,她睁开了眼睛,看着围在床边的众人,她露出了一抺浅浅的笑容,从床上坐了起来,伸起了手看了看,自己还没开口,倒是他们一个个的争着问着。

    “你觉得怎么样?还有没哪里不舒服?身体上有什么不适吗?”沐宸风紧张的问着,他的大手紧紧的握住了她的手,这种真实存在着的感觉才让他的心踏实了下来,不再感到那样的恐惧。

    “主子,你感觉怎么样?”

    “唐心,还有什么不舒服的吗?”

    几道声音一同传出,都带着关心与担忧,毕竟她都昏迷了二十来天了,现在突然醒来也不知身体好些了没有。因为他们都担心着她的身体,所以也没瞧见,那个子比较矮小的小老头儿被他们挤在了后面,试了几次想挤上前都挤不进去,最后干脆直接坐在桌边双手环胸抱着,自个儿生着闷气,瞪着眼睛气呼呼的盯着他们。

    看着他们,她露出了一抺笑容,道:“没事,身上也感觉不到那时的伤了。”她的目光一转,视线落在了那云鹤丹神的身上:“前辈,是您治好我的伤的吧?我记得当时伤得挺重的,现在却什么疼痛也感觉不到,前辈真不愧是丹神。”

    “呵呵,你没事了就好,这些天大伙都担心着呢!”云鹤丹神脸上带着笑容,那眼中有着一抺别人察觉不到的慈爱,看着她现在醒了过来,他心里可说是放下了一块大石头,这一回,总算可以问一下,她的紫金手镯是谁给她的了。

    玄月和莫子漓还有雷和凌子寒他们看着她已经恢复过来,也都放下了心,还好没事了,谁也没想到她受了伤治好了她身上的伤她的灵魂却不见了,如果不是那个疯疯癫癫的老头,只怕他们现在都不知应该怎么办。

    说起来,那个老头呢?不由的,几人都回头找了找,才看到那气呼呼的坐在桌边吹胡子瞪眼的瞪着他们众人的小老头,看着他气呼呼的模样,几人不禁面面相觑,这是怎么了?

    老头儿气呼呼的瞪着他们,见他们一个个的注意力都放在那丫头的身上,一看那丫头灵魂附体就全都围了过去,把他给挤到了后面来了,这都好半会了也没人瞧见他,不禁气得瞪起了眼睛嘴里喃喃的骂着。

    “真是一群没良心的家伙!这么快就都把小老头儿给忘一边了,也不想着是谁救了你们这些小子的,又不想要想要不是老头子我那丫头能醒过来吗?这会倒好,全都学会过桥抽板,连看老头一眼都嫌烦了是吧?真是一群没良心的家伙,气煞老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