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40 鬼界!鬼尊何在?

    蓬莱仙岛的其中一处高峰上,盘膝而坐的沐宸风调整着体内的气息,准备迎接四十九道天雷的淬炼,从金丹期进入元婴期的过程他曾见唐心经历过,也知道这一关不容易过,尤其是在此时他还受了伤的情况下,所以异常的警慎。

    强大的气息随着从他的身上涌出而弥漫在空气中,将空气中的风流量凝住,慢慢的形成了一个保护罩一般的气流,服下避雷丹的他在天雷击落时的承受能力会变得越发的强,那四十九道天雷的威力也会被化去一些,降底了风险,这便是有避雷丹的好处。

    “这是怎么回事?那里又发生什么了?”

    “不是已经将那假的云鹤丹神捆起来了吗?那里的那片酝酿着的乌云又是怎么回事?”

    “快瞧,还有闷雷声从那片云层中传来,不会又出现什么强者吧?”

    蓬莱仙岛上的众名修士们因见到上空出现的那股云层,纷纷惊恐的议论着,只是,当仔细一看,看到那端坐在顶峰的那一抺白色身影时,这才松了一口气。

    “是那个男子,他这是要进阶?真是吓到我了,我还以为又出了什么事呢!”

    “他原先的实力在金丹巅峰,这会是要进入元婴期?元婴期的七七四十九道天雷淬体非同一般,若是没有服用避雷丹,只怕还得承受一半失败的风险。”

    “他的那个师傅是个厉害的人物,刚才那喊叫的声音不正是他说的吗?应该已经找云鹤丹神拿到避雷丹了。”

    “不过,怎么他进入这元婴期周围涌动的气息那么强大?我记得当年我进入元婴期时也不至于这样啊?”

    “也是,你们看他身边的那股气流,非同一般呐!几乎可以比得上化神期的强者了。”

    “他先前的战斗力也是那样出众,又有那样强大的师傅,比别人强也是正常的,倒是我们现在应该为我们想想了,一身的气息到现在还没恢复,是不是得去找云鹤丹神让他帮我们先解了身上所中的药?好让我们恢复实力?”

    “说得也是,走吧!”众人说着,又找了一名弟子打算去找云鹤丹神,不过却被另外的三名峰主给挡下了。

    “各位,这次的事情我们蓬莱仙岛真的很抱歉,不过,家师现在身体也还没恢复过来,现在危险已经解除,各位就先在岛中住下,待家师的身体好一点了,才帮各位配制解毒。”东峰主沉声说着,示意弟子带他们先去休息。

    听到他的话,众人想到那云鹤丹神一身的气息也被散去,穿着还是那样的一身破烂衣袍,当下也就点头说道:“那好,我们就再等些日子吧!”现在已经没有危险了,倒也不急于一时。

    另一边,青龙和火凤他们都化成人形守在了唐心的身边,看着奄奄一息的她,个个都很心疼,有他们在竟然也会弄成这样,真不敢想象若是再遇到非常强劲的敌人,而他们又被缠住,以她现在的实力又将如何能让自己不再受伤?

    老头儿也进屋看了唐心一眼,对他们几个说:“你们也不用担心了,她呀,死不了的,倒是我得让你们帮个忙无忧归田。”他看着青龙和火凤它们说着,见它们抬起头来看向他,他这才道:“我那弟子现在在渡劫,他让我照看着这丫头,不过他历劫也容不得有一丝的大意,虽然说现在这里是在蓬莱仙岛上,不过这里面什么人也有,你们两个是上古神兽,实力出众,去帮我守着他给他当护法,让他可以安心的历劫。”

    闻言,青龙和火凤相视了一眼,又看了看唐心,这才点点头,青龙道:“好,看在她的份上,我去帮他守着,免得要是他在这重要的时刻被哪个阴险的人类伤着了小唐唐会伤心。”

    “嗯,我也去,我想娘亲若醒着,也一定会担心他进阶的,这事你就放心吧!”说着,回身对青鸾的小丹说:“你们两个留下照顾着,这老头我还是不太放心让他来照顾着娘亲。”

    听到这话,小老头儿嘴角一抽,睨了他一眼,这都是什么话呢?他就那么信不过吗?

    “嗯,我们知道了,你们去吧!”青鸾的小丹相视一眼,点了点头。而一旁的白纹虎王两个则道:“那我们就在房门外守着,不让别人进来打扰,让主人可以静养。”

    “好,分头行动,走。”说着,青龙和火凤便往外而去,白纹两夫妻则来到外面化成虎形蹲坐在门外两边。

    原本打算进去看看的凌子寒见有她的契约兽守着,那架势就像是不让任何人进去似的,不由微顿了一下,走上前,果然,就见两头白纹虎王都盯着他。

    “我是奉了师祖的命令来看她的伤的。”

    白纹虎王夫妻相视一眼,这才放了他进去,想着,里面还有青鸾和小丹和那个小老头儿在,应该是没什么事的。

    推开房门进去,果然见还有由契约兽幻化而成的两名女子在,以及那个小老头儿,目光微闪了一下,走上前,看了那床上的女子一眼。

    床上的她,一头如丝般的墨发随意的披散着,她的脸色苍白无血色,让她那绝美的容颜多了一抺娇弱的感觉,少了那股在战斗时的清傲与冷冽,反而多了一抺属于女子的纤柔,闭着眼睛的她显得那样的安静,那样的祥和,衣服似乎已经换过,因为胸口处那里已经没有了血迹,她的双手平放在腹部上,安静的沉睡着。

    看着这样的她,实在很难将她与他第一眼所见的模样想象到一起。第一次见她是在那片桃花林中,他在暗处看着那些修士们一个个的陷入了幻境之中,看着他们一个个的失去神识迷失在里面,那些有着不俗的修士会迷失在幻境中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毕竟,哪个人没有深藏在心里的脆弱,或者不想让人知道的事情,以及心中暗藏的秘密?

    幻境主要让要沉迷是因为能出现他们最想要的一幕,出现他们心底最渴望出现的一幕,以及他们心中的幸福与珍藏,那份美好会让人迷失在里面,就算知道是幻境也会不想清醒过来。他以为那里的人都会沉迷在其中,却不想当目光扫到她时,她那眼中的清明与眉宇间的清傲自信,再一细看,才看出她是一名女子,见过形形色色美人的他不得不承认,他第一眼就被她绝美的容颜和出色的气质所吸引。

    一身男装的她仍有着那样不俗的资本,若是换成女儿装,又该是怎样的绝代风华?那一刻,他心中竟然隐隐的有了期待,于是,他让梦珊暗中注意着他们几人,他自己也在暗暗的观察着她,越是观察越让他惊讶,只为她洞悉事情的敏感度,她竟然能知道他们暗下手脚,她竟然会想要暗中查出这里面到底出了什么事?而她也让他惊讶,竟然救出了连他们都不知道的人,揭穿了他们也不知道的阴谋。

    当她踏着火凤而来的那一刻,那面对强者仍不胆怯的那股自信与清傲,那自然而然散发出来的绝代风华,摄人风姿,深深的震撼了他的心,他不否认最先吸引他的是她世间少见的倾城容颜,但到了这一刻,他为她折服的却是她身上的风采,那股连他也自叹不如的摄人气势绝命诱惑最新章节。

    只可惜,这样出色的一名女子,竟然为了那个叫沐宸风的男子甚至连命也不要,由此可知,她的心中一定深爱着他吧!终究,她是慢了别人一步吗?与这样出色的女子擦肩而过,有缘无份?

    唐心并不知道,她在无形中又让一名出色的男子为她折服,被她吸引,她想要的爱情其实很简单,也和普通的女子一样,一个能让她动心的男子,一个也深爱着她的男子,她并不想让那么多出色的男子一颗心系在她的身上,她并不想欠下那么多的情债,但,有些事情不是由她说了就算的……

    与此同时,在另一个院落中,那站在院中一袭白色衣袍的帝殇陌何尝的不是正在独自黯然神伤?他要想去看她,但却又不敢去看她,他知道沐宸风正在进阶,正在准备历着七七四十九道天雷,正准备着进入元婴期,他不禁苦笑着,他舍弃了心中的最爱,放弃了一段令他后悔终身的感情,听了父母的话进入了仙门,却不想,他所放弃的一切到头来竟然也比不上他们的际遇……

    他知道唐心和沐宸风所经历的一切,知道沐宸风为了唐心放弃了一切,这一切,包括了他的权力,他的地位,他的生命,而他,这个曾说要守护着她,带给她幸福的男人,一个曾说不会放开她的手给过她承诺的男人,却在她最需要他的时候离她而去,他是活该的,落得今日的下场他是活该的……

    谁让他不懂珍惜?谁让他在亲情前途与爱情的面前,毅然的选择了前者?他的一头白发时刻的让他记着她挥剑断发时的痛,让他永远记着她决裂转身离去的一幕,让他记着这一生的痛……

    蓬莱仙岛中,一道道的惊雷从天而降,轰隆声震得地面都在回荡着那声音与强大的气息,时间一天天的过去了,有的修士想要去靠近看那沐宸风进阶,却也无法走近,因为在他进阶的地方百米之外,有着一条青龙盘旋在地上守着,还有一只火凤趴在地上睨着,根本不可能有人能走近。

    随着时间一天天的过去,依旧沉睡着的唐心让众人都担心着,因为这已经过去十天了她却还没醒来。这一天,玄月和莫子漓他们几人一起来到了屋子,走到了床边,看着那依旧沉睡着的她,十天来她一直沉睡着,脸色还是那样的苍白,像是会一直沉睡下去似的,哪怕云鹤丹神告诉他们她的内伤在渐渐恢复,却仍让他们担心着。

    “今天也没醒吗?”玄月开口问着,目光看向了青鸾和小丹。

    “没有。”她们摇了摇头,这十天她一直这样睡着,就算她们叫着她也不曾醒过来。

    坐在桌边吃着果子的老头儿咬了一口灵果,看了他们几个一眼,说:“不用担心,那个云鹤老头不是说她的伤在恢复吗?也许再过几天就醒过来了。”

    “只是,她一直没吃东西,连水也没喝,身体会不会吃不消?”他们担忧的说着,看着那明显的已经瘦了一圈的她,说不担心?怎么可能?

    “那个云鹤老头不是已经在提炼一种东西了吗?现在她的呼吸都平稳了,也就还没醒过来罢了,急什么呢?指不定是她这段时间太累了自己不想醒,等到她自己睡够了,说不定就醒了。”

    闻言,几人都沉默着,是这样吗?是她太累了不想醒?

    房门嘎吱的一声被推开,一身白色衣袍的云鹤丹神走了进来,经过十天的时间,他已经恢复了自己的容颜,身上的灵力也全都解除封印了了,只是在那样的地方被折磨了十年,身体此时还显得有些虚弱,也比十年前瘦弱,不过好在他自己精通药理,已经在慢慢的调理着自己的身体了。

    “你们要多开窗户,看你们这么多人在这里面,空气要是不流通对她的身体也不好,都别围着她退开一些,留着一两个在身边照顾着她就好了。”他走了进来,让他们把窗户打开让空气流通,一边拿出自己提炼的东西,对他们说:“这是我花了两天时间提炼的玫瑰清露,有活血化瘀的功效,也能强身健体,你们谁来喂她?”

    “我来吧03榜眼米利西奇的重生最新章节!”青鸾轻声说着,走上前接过那一瓶玫瑰清露,而小丹则扶起她轻捏开她的嘴让青鸾可以把玫瑰清露喂进去,又微微抬高她的下巴让她咽下。

    唐心的衣袖中,那躲在里面的小东西悄悄的探出了个头,水汪汪的大眼睛看了他们一眼,又飞快的缩了进去,它还记着那天被人放血的过程呢!虽然它的伤口一会就自动恢复,但是会疼的,它最怕疼了,自那天之后就一直躲在这里,生怕又被谁捉起来放血了。

    “这都第十天了,我那徒弟应该也快渡劫成功了吧?到时看到她还没醒,又不知会怎样了,唉,现在的年轻人啊!真是搞不懂事情怎么都这么大呢!又要忙着修炼,又要忙着找媳妇儿,估计再过不久又要忙着生娃子了,啧啧,比老头我主还要忙。”小老头儿边吃着果子,边摇头叹说着,听得房里的众人一阵的无语。

    云鹤丹神这些天也着实担心着,尤其是看到唐心戴着的那个镯子后,更是一直盼着她早点醒来,好让他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只是,现在他急也没用,她就像睡着似的一直都在睡着,怎么叫也叫不醒。

    “师尊。”

    外面,传来了东峰主的声音,里面的云鹤丹神一听,便走了出去,看到他的这大弟子,便问:“怎么了?”

    “师尊,那些修士们都说想要请您先帮他们解了身上的药,还有就是都在问着,还能不能向师尊求取丹药?”东峰主恭敬的说着,这阵子一直安抚那些人,也过去十天了,他们也都已经不想再等下去了。

    听到他的话,云鹤丹神抚了抚胡子,目光微闪,道:“这事我知道了,你告诉他们,明天就解了他们身上的药。”

    “是,那弟子先告退了。”他恭敬的行了一礼,这才转身往外走去。

    他听着那山峰上传来的天雷劈打声,目光不由的微闪,这沐宸风进个元婴怎么就弄得这气息这么强大?还连着十天天天都在打雷,算一算也应该要渡劫进功了吧?那正好,他渡劫后就让那些修士们都散去吧!总留在这里也不行的。

    另一边,云梦珊经过十天的调养已经下得了床了,知道自己的容颜让蓬莱仙岛所有的人都看见了,不由的一直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也不外出,就怕看到别人那异样的目光。

    凌子寒拿着炖品走了进来,见屋子还是关着,便道:“梦珊,我给你拿了炖品过来,你出来吃吧!”

    这若是换成往时,她一定会很开心的,只是现在她却有些不敢去面对他,因为他见过她的面容那一会已经是在很十年前了,因为那时她的其中一个师兄一直想揭开她脸上的面纱看看她的脸,当时几个人捉住了她扯下了她的面纱,她脸上的红色胎记吓到了他们,被他们骂着是丑八怪,她当时哭了,当时虽然只有九岁,但是她已经懂事了,是大师兄出现在她的面前,把面纱递还给她,也是大师兄警告着那几个师兄不得乱说半个字,否则就对他们不客气,因为大师兄的威严,那几个师兄没人敢多说,向她道歉后匆匆的就跑了,后来这事也确实没人知道,也是在那时,她就暗暗的崇拜着大师兄,喜欢着大师兄。

    因为是他像英雄一般的出现在她的面前,是他保护了她,是他把面纱递还给她叫她不要哭,以前大师兄在她的心里一直是冷漠高高在上的存在,可发生过那件事后,她就知道他不是,他只是习惯了冷漠,对谁都冷漠,后来只要遇见大师兄,她就会甜甜的叫着他,虽然他一直都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声便走开了,但她仍是好开心,因为她能经常见到大师兄,见到这个她心中的英雄。

    可是此时,她却害怕看到他,在那么多人的面前掉了面纱,又让她心底的自卑涌了上来。

    “大师兄,我不饿,不想吃,你回去吧!”她蹲坐在房门边,双手抱着膝盖说着。

    外面的凌子寒听了,目光微闪了一下,道:“既然你不开门,那我放在门外吧超能建筑师最新章节!你等会吃了。”说着,也不多留,把东西放下后便转身离开了。

    听到外面传来的声音,她顿了一下,这才打开了房门,看到门外放着的东西,这才把它拿了进来,捧着热腾腾的炖品,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如果,如果她长得没这么吓人那该多好?如果她脸上的胎记能消失,那该多好?就算是不对,那小点不要太吓人,她也满足了,可偏偏这一边的脸几乎全是那红色的胎记,而且那形状还是那样的吓人。

    长得美的人,永远不知道这一张脸带给她的自卑,也许别人会说,容颜不要紧,心灵美就好了,可又有多少个男人能真的说容颜不要紧?谁都喜欢长得美的女子,就算是大师兄也不例外,他看着那个叫唐心的女子时,那眼中的光芒是她不曾看见过的,那一刻,她真的羡慕她,拥有那样出色的容颜,羡慕她拥有了别人所没有的美丽,别人看着她的目光是惊艳,而看着她的目光时则是惊悚……

    午夜的时候,当蓬莱仙岛的上空重重的劈下一道强大的天雷时,那股震撼几乎让整个岛都抖动了一下,那股震动让熟睡中的众人都惊醒了过来,披着外衣跑到外面后,才想起这是那个沐宸风的最后一道天雷,第四十九道天雷汇聚了前面四十八道天雷的威力,非同小可!

    当看到那一幕时,不由的一怔,原来他渡劫成功了,那从云层中传来的仙乐,悠扬而美好,让人身心一阵放松,也想起了当年他们进入元婴期时的那一幕,虽然已经是几十年过去,这一刻看着前面的一幕却又觉得重回了当年,看到那前面的一幕,就如同亲自置身其中一般。

    高峰之上,沐宸风提气伫立飘浮于半空之中,双手张开深吸了一口气,将周围的气息归纳回身体里,再慢慢的轻呼出一口气来,低头看着自己身上的衣袍,白色的衣袍已经被雷劈得破烂焦黑,但身上的筋骨却能感觉到有一股强大的能量在其中,能感觉到筋骨变得越发的强壮,体内的气息变得越发的强大,他伸手一握,掌心之中所凝聚的那股能量让他露出了一抺满意的笑容,直接进入元婴期的巅峰状态,已经直奔化神期了,比起唐心的进阶速度还要快了不少。

    想当日她进入元婴期都还不过五阶,而他此时却足足进了一个级别的品阶,这也许是跟他契约了上古凶兽穷奇有着直接的关系吧!穷奇的战斗力强大,体内的气息也强大,在重重气流的凝聚当中,他一直往上冲,直接停落在元婴巅峰的状态,也不知已经过去多少天了,她的身体好些了没有?

    当下,他从空间中取出另一套衣服换上,直接踏着清风就朝那底下掠去,急着想要去看她,想要告诉她,他历劫成功了,直接进入了元婴期巅峰!

    “唐心!”

    他推门而进,来到床边,却见她还在睡着,凤眸落在青鸾和小丹的身上,问:“她怎么样了?还没醒过来吗?这都几天了?到底怎么回事?有没什么危险?”

    青鸾和小丹见他这样着急,便也道:“十天过去了,主人还没醒过,不过云鹤丹神说应该不碍事,因为她身体的内伤已经在渐渐恢复,也许只是太累了一直睡着才没醒过来,说指不定过两天就醒了。”

    闻言,他眉头一拧,十天了?她竟然还没醒?走到床边,看着她那瘦了一圈的脸,不禁心疼的轻抚着,低沉而沙哑的声音低低的唤着:“唐心,睡够了,也应该醒来了……”

    人有三魂七魄,没人知道,沉睡着的唐心一魂三魄已经离开了她的身体,飘飘荡荡的回到了另一个她的身上去了,这具身体本就不是她本身,就算重生后已经成为她的身体,但,灵魂之中的契合度在她受了重伤命悬一线间的时候却是出了变化,此时就是想醒,她也醒不来……

    柔软的席梦思大床上躺着一名熟睡中的女子,她似乎在做着梦,时而皱着眉头,时而又松开,突然间的一个翻身,身上的被子脱落,露出了她只穿着性感吊带的睡衣,雪滑的浑圆削肩,性感的锁骨,女子红唇微动了动,似乎在说着什么话似的,突然间,床闲的电话响起,也将她吵醒。

    她揉了揉眉头很是不悦的睁开了眼睛,看也不看是谁打电话给她直接就关掉了,又翻了一个身,不耐的嘀咕了一声:“哪个这么不识趣吵我睡觉?真是抽风了总裁,偷你上瘾最新章节。”说着,又再度的眯上了眼继续睡着,可突然间却又像想起什么似的睁开了眼睛,眼中划过一抺疑惑,猛的翻身从床上起来,看着身下的席梦思大床,不由的怔了怔。

    “这是怎么回事?”这是她的席梦思大床?她怎么会在这里啊?难道是作梦了?心下一怔,迅速的起身,可当看到周围的一切的是那么的真实时,却又是愣住了。

    这是她的房子,这里的一切都是那样的熟悉,可,她明明记得自己在蓬莱仙岛的啊?怎么到了这里了?难道我做梦了?还是进入了什么幻境了?她拍了拍自己的脸想要清醒过来,可却感觉到会疼,那感觉,分明就不像做梦一样。

    她怔坐在床上,好一会,突然想起什么,跑去翻看了一下日历,竟然发现时间是在她出事前的大约一个月,这是怎么回事?这一回她是真的懵了,她脑海里有着在龙腾大陆和修仙界的记忆,可却又身在这里,一切显得那样的诡异,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另一边,在蓬莱仙岛中,已经过去了二十天仍不见唐心醒来的众人突然觉得似乎有些不对劲了,就连小老头儿也沐宸风得那夜里天上的帝女星在暗沉着,很不对劲,不由的心里也有了几分的担忧,本以为没什么事的,却不想,人算不如天算,有很多的事情总是超出了人们的预料之外。

    院了里,众人齐聚着,因唐心久不醒来而担忧着,蓬莱仙岛上的修士们,除他们之外,那些不相干的修士已经服下药后全部离开,云鹤丹神在药中加了遗忘的丹药,让他们忘记在这蓬莱仙岛所发生的事情,并将他们都送离了蓬莱仙岛,此时,飘浮在海中的蓬莱仙岛停落在云雾之中,此时众人所担心着,只是还没醒过来的唐心。

    就连云鹤丹神也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她的身体的伤已经好了,却仍没能醒过来?本以为再过几天就会醒来,可如今已经过去二十天了,她却还在睡着。

    “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你们到底谁能知道,她这是怎么了?”莫子漓脸色凝重的说着,看向众人,眼底尽是掩不住的担忧之色。

    谁也没有开口,因为他们也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她会一直无法醒来?到底是哪里不对劲了?不由的,众人看向了云鹤丹神,想听听他怎么说,哪知,他也叹了一声说:“我也已经没办法了,如果是伤那我能治,可这明显的不是伤的问题了。”

    “不是伤,那是什么?”玄月拧着眉头低声呢喃着。

    凌子寒看了他们一眼,目光落在那没有开口一直抚着胡子像在想着什么事情似的老头儿上,深邃的目光微闪了一下,问:“前辈莫非知道?”这小老儿很不简单,这两天夜里他看到他一直坐在屋顶看着某一个方向,也不知他在干什么。

    听到凌子寒的话,众人的目光不约而同的落在了小老头儿的身上,站在他师傅身边的帝殇陌看了小老头儿一眼,道:“师祖,您知道吗?怎样才能让她醒过来?”

    墨瞥了帝殇陌一眼,血色的眼眸微闪,又移开了目光落在老头的身上,道:“前辈若是知道有什么办法,不妨直说。”

    “哎呀,你们都别催啊!一人一句的让老头我怎么说话?没瞧见我正想着吗?”老头瞪了他们几人一眼,抚着胡子皱着眉头说:“那云鹤老头也说了,这丫头身上的伤是好得七七八八了,不过,就是没醒,你们可知,这人没醒是怎么一回事?”看着他们一个个不解的摇着头,他这和说:“人有三魂七魄,那些呆傻的人呢就是这七魄少了,所以才会变成呆傻的人,而像她这一直睡着不醒的,则又不一定,不是身体的伤的问题,就是那三魂的问题了,老头儿这几天一直在观看着星宿,发现属于她的那一颗帝女星一直黯淡无光,只怕,还真的是她少了三魂,三魂不在,如何醒来?”

    “魂?”众人一怔,这回就真的懵了,这魂的东西,谁能知道怎么招?

    “什么魂?”沐宸风也走了出来,听到这话,也开口问着逆天作弊器之超级游戏最新章节。

    “嘿嘿,有些事情叫,天机不可泄露,她现在身体的伤好了,却醒不过来,那就是灵魂不在,想要她醒过来,那就得找回她的灵魂,不过,这可不太好办了。”说着,又叹了一声摇了摇头。

    听到他的话,沐宸风的凤微闪,眼底划过一丝的暗光,她曾对他说过,她不是这个时代的人,她在另一个时空就是一名赫赫有名的鬼手天医,是出了意外死后灵魂才来到了这里,重生这个世界,现在老头说她的灵魂不见了,难道……

    心一沉,有种说不出的担心与恐惧。不,不会的,她一定会再回来的!

    “有什么办法可以找回她的灵魂?”他直接的切入中心点,他只想知道怎么样才能让她醒过来,别的都不想管。

    “老头这几天夜观星象,知道七天之后应该有一个契机,只是……”他拧着眉头,有些迟疑的敛下了眼眸。

    “只是什么?”

    “这天地间,除了最顶端的天界之外,还有仙魔人鬼妖五界的存在,天界是主管所有的天地规则的,这人一死灵魂就会离开身体去到鬼界,这里的鬼界并不是地府,地府在鬼界的下面,鬼界里面有的全是一些不愿投胎和游荡的鬼魂,多为厉鬼居多,七天后她的灵魂会去到鬼界,要想她醒来,除非去找到她的灵魂,只是,这地方可不是谁都能去的。”他皱着眉头扯了扯胡子,喃喃的说:“唉!真是人算不如天算,这一句话当真是一点也不假。”

    闻言,众人沉默着,确实,鬼界那地方可不是谁都能去的。

    墨看了众人一眼,开口道:“我可以去。”他的话一出,众人的目光全落在他的身上,有诧异,有愕然,也有怔愣。

    沐宸风和莫子漓他们皆看了他一眼,想起他的另一个身份,鬼尊,如果这事交给他去办,说不定真的能办好,让唐心能够醒过来。

    老头看了他一眼,皱着眉头,道:“你?”那目光明显的带着怀疑,毕竟,鬼界有的进去了可就出不来了。

    “嗯,前辈只要告诉我,怎样进入鬼界,又怎么能找到主子就好了。”

    “他能做到。”沐宸风开口说着,目光看向老者。

    闻言,老头这才点了点头,道:“好吧!那你跟我进来。”说着,迈步走往房间,来到沉睡着的唐心身边,取下她的一根秀发绑在了墨的手腕上,又划破了她手指将血滴墨的手上,说:“这样你就能找到她了,进了鬼界之后,只要她在里面,那么这血就会有感应,到时你跟着那感觉走就对了,你只有三天的时间,到时鬼界大门若是关了,那就出来来了。”

    “嗯。”墨郑重的点了点头,看了那一滴印在他手腕上的鲜血。

    七天后的夜里,在小老头儿的帮助下找到一处阴气较重的地方,老头儿也不知用了什么办法,竟然能找开鬼界大门,当看到那一处极阴之处敞开一个无底的黑洞时,所有人都惊呆了,没想到,这鬼界的大门竟然是能这样打开的,看这无底的黑洞,进去了真的还能出来吗?

    “墨,你要记住了,三天的时间,一定要找到那丫头就马上回来!否则时间错过就麻烦了。”老头正色的说着,对他点了点头,道:“下去吧!”

    “小心一点。”沐宸风拍了拍他的肩膀,深深的看了他一眼。

    “嗯。”他点了点头,纵身一跃进入了那黑洞之中,随着他的跃入,那黑洞像旋涡一样的收合起来,老头看了他们几人一眼,说:“留在几个人在这里守着这好,不用全都在这里。”

    鬼界中,唐心确实是来到了这里,但她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只知道,那一日后又发生是同样的事情,她本以为会回到蓬莱仙岛,但是却没想到不知怎么的就来了这地方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

    这里就算是另一个天地,只不过,却透着阴沉沉的诡异气息,到处一片死气沉沉,尤其,那些从她身边经过的人,不,应该说是魂,都像在打量着什么似的打量着她,看得她一阵的莫名期妙。

    跟着前面的鬼魂走,来到了一处大门,上面写着她鬼界鬼城四个血淋淋的大字,单单是那四个大字就给人一种极为恐怖的阴森感觉,看得她一阵毛骨悚然。

    鬼界鬼城?她怎么会到鬼界来了?

    往里面走去,看见的那一幕不由的让她拧起了眉头,弱肉强食还真不是一个地方的专属,在这里同样是一样,有的弱小的鬼魂直接被那些强大的鬼魂一口给吃了,还有的女鬼似乎在四处躲闪着,让她很是奇怪。

    越往里面走,阴气越重,看到前面不远处,一些鬼差手提长茅正捉着一群女鬼,那些女鬼看起来都比较年轻,此时正一个个露出惊恐的神色,想挣扎,却挣扎不过那些鬼差的扣押。

    “走!快走!能侍奉鬼王是你们的三生修来的福气,竟然还敢躲?找死吗?”那些鬼差推着那些女鬼走着,又抬起脚狠踢了过去,那些女鬼哭的哭,求饶的求饶,只是,在这地方,弱者根本没有说话与反抗的资本。

    唐心正看着,突然间,一个鬼差看到了她,当下大喊着:“那里还有一个!快去捉了,那个长得很美,鬼王一定会非常喜欢的!”

    她正愣着,就见周围的鬼差围了过来,其中一个伸出手就要来捉她,看着那鬼差惨白无血色的手,她不由皱起了眉头一脸的嫌恶,横腿一扫直接就将那鬼差给踢飞了,那另外的鬼差一见,不由的被吓到了,面带惧意的看着她,喝道:“你、我是什么鬼?打哪里来的?”

    唐心拍了拍身上的衣服,她也很奇怪,自己怎么就到了这地方呢?不是应该回蓬莱仙岛的吗?怎么就到了这里?怎么样才能回去呢?一边想着,一边瞥了那些鬼差一眼,道:“你们这里谁主事?带我去见他。”

    听到这话,那些鬼差一怔,这才迅速在在前面带路:“这、这边来。”看着这女鬼长得挺美的,一副娇娇弱弱的模样,却不想还是个厉鬼,真是太可怕了,太可怕了。

    好在唐心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要不然知道自己被他们看成个厉鬼,就真的怄死了。

    因唐心的狠厉,轻易的就解决了一个鬼差,自然而然的被这鬼界里面的鬼魂都当成了厉鬼,因为厉鬼比较厉害,自然也不怕那些鬼差,看着她跟着那些鬼差往鬼王的地城而去,那后面的鬼都在议论着,那个女鬼到底是什么来头?竟然连鬼差也敢打,还要去鬼王的地城,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只是,这里的鬼魂谁不知道,这鬼王是个色鬼,一天要几个女鬼,玩腻了又将女鬼给吃了,这会这个这么美的女厉鬼自己送上门去,不是送羊入虎口吗?

    唐心跟着那些鬼差来到地城,进了里面,只感觉到一股阴森之气袭来,虽然她现在好像也成了鬼,不过,还真是不适应这股诡异阴寒的气息,带路的鬼差将那一群女鬼全带到里面去了,而她跟在后面,打量着周围,这时,就听见那些进入了一个泛着昏暗红色的房间里女鬼们没了那些哭喊的声音,正当她诧异之时,就听见一个狠厉阴寒的声音传来。

    “就这些货色?哼!都是一群没用的东西,让本王对着这些货色,怎么咽得下去!”

    唐心站在门边,看着那里面的一幕,那是一名坐在骷髅骨宝座上穿着红色衣袍的男子,面目丑陋,虽说有穿着衣袍,不过那衣袍却被那个倚在他身边的两名模样姣好的女鬼给褪得差不多了,露出了精壮的胸襟,那该两名模样姣好的女鬼身上只披着一层薄纱,身体的三点若隐若现,有意无意的在挑逗着那个鬼王,看得她一阵的恶寒。

    兴许是她站着的位置并不显眼,又兴许是那鬼王此时正在打量着新捉来的一群女鬼,根本没有注意到站在门边的她,而那前面的鬼差几次想要开口,却又被那鬼王怒气腾腾的打断,只为,面前的这些女鬼姿色太过平凡,挑不起他的欲望超级全职业大师。

    “王,这些女鬼这么丑,干脆王将她们全吃了就好了,由我们姐妹服侍着您,难道王还不满意吗?”其中一名女鬼倚在他的身上媚声说着,在这地方,只有讨好了鬼王她们才有好日子过,因此,她们知道应该怎么样才能让她们在这地方有一立足之地。

    那鬼王听她们的话,目光眯了起来,伸着手在她们的身上掐了一把,邪邪的说:“也对,没有好货色也就算了,先将她们都关起来,等过些天再处置。”

    “呜……不要、不要、我要回去、我要回去……”其中一名女鬼哭喊着想往外逃,那鬼王一见当即一怒,怒骂一声张开大嘴就将那女鬼给吸进了嘴里,还嚼咬了几下,看得唐心只觉一股恶心感直往上冲,冷不防的干呕了一声。

    “呕!”

    多血腥的场面她也见过,可瞧见这一幕,还真的让她无法适应过来。然,她所发出的声音也引起了那鬼王的注意,正怒着什么鬼竟然敢在这里发出这样的声音时,侧脸一扫,看到唐心那绝美的容颜时不由的惊呆了,惊艳的跑了过去:“美人……”伸出那双大手就要去搂她。

    然,唐心的便宜岂是那么好占的?看到那只大手搂过来,她直接就抽出了衣袖下的柳枝狠狠的抽了下去,只听咻的一声柳枝划过一声凌厉的声音,啪的一声打落在那只咸猪手上,顿时,一阵的皮开肉裂。

    “嘶!啊!该死!”那鬼王倒抽了一口气惨叫了一声,有些惊惧的看着她手中的那柳枝。

    唐心则挑起了眉头,唇角噙着一抺笑意,还真没看出来这柳枝用来打鬼这么的好,比用剑可干净利落多了,这可是她还没进这鬼城时,在一处幽暗的河边折下的柳枝,本想着试试这柳枝打鬼的效果的,这回看到那鬼王皮开肉裂的手背,顿觉得很是满意。

    “王!”那两女鬼也被吓住了,惊叫了一声躲到了后面,而那些鬼差早见过唐心的手段,此时看着她拿着柳枝准备打鬼,更是惊得不敢上前。

    鬼最怕什么?唯这柳枝是也!尤其,在这地方也只有往生河边长有柳枝,他们这些鬼见了这东西都纷纷避开的,哪想到这个女厉鬼这么猛,竟然连往生河的柳枝也不怕。

    “你、你是什么鬼!竟然敢拿往生河边的柳枝来打本王!”那鬼王也被吓到了,看着自己皮开肉裂的手背,又惊又惧的盯着面前有着绝美容颜的女鬼。

    “什么鬼?”唐心噙着笑意轻笑着:“我可是人不是鬼,估计也只是灵魂出窍跑这里来玩了,你就是这里的鬼王?那正好,告诉我怎么离开这鬼地方,这里阴气沉沉的真不是人能呆得下去的。”她嫌恶的瞥了这里一眼,到处都是鬼气,真叫人浑身不自在。

    听了她的话,周围的鬼差和那鬼王都不由的嘴角一抽,什么叫是人不是鬼?这鬼界哪是人能来的?灵魂出窍跑到这里来玩?怎么可能!这地方本就是鬼地方,不阴气沉沉鬼怎么呆得下去?这睁眼说鬼话的不是鬼难不成她还当她是人来的?

    “你、你脑子有问题?”那鬼王怪异的瞥了她一眼,除了这个之外,他还真想不出哪个正常的鬼会说出这样的鬼话来,这简直就是鬼话连篇把他这堂堂鬼王都差点给唬住了。

    “你脑子才有问题。”唐心睨了他一眼,走上前,皱着眉头看了那衣不遮体的两名女鬼,道:“下去。”

    那两名女鬼被她身上的气势吓到了,不由的看了那鬼王一眼,也不等他发话,惊得连忙退了出去。看得那鬼王一阵的憋屈,怒目朝那坐在他的宝座上的白衣女鬼看去,这白衣女鬼披散着头发,脸色也不像其她的女鬼那么惨白,尤其是那架势更是像她才是这里的主人似的,丝毫不将他放在眼中,如果不是知道这地方也只有鬼能进来,他还真怀疑这是不是真的不是鬼来的黑暗剑圣全文阅读。

    “鬼界?”

    唐心低声呢喷着,一手把玩着柳枝,目光微闪,好像墨就是鬼界的鬼尊啊!整个鬼界都是归他管的,现在他不在这里了,倒是冒出了个鬼王来了,不过这鬼王长得还真不是一般的丑陋,那模样还真有几分鬼的吓人模样,只是,看起来不太精明,反倒是个色中饿鬼。

    “你到底是打哪里冒出来的鬼?”那鬼王盯着她看着,有些惧于她手中的那柳枝,心下十分奇怪,同样是鬼,为何她却不惧这往生河的柳枝?

    唐心睨了他一眼,说:“我不都说了吗?我不是鬼。”说着,声音顿了一下,又问:“你鬼界有多大啊?我好像不知怎么进来了,在那片黑暗的旋涡中都呆了不短的时间了,那里面的厉鬼还真不是一般的多。”

    听到她的话,鬼王再一次的不淡定了,瞪着眼睛惊恐的看着她:“你、你说你在那黑漩涡中呆过一段不短的时间?”这、这不可能吧?

    “是啊!也不知怎么就会在那里面的,只有微弱的光,阴气沉沉的厉鬼又多,找了好久才捉到一只厉鬼让他带我走出那鬼地方的,问他怎么离开鬼界,他却说不知道,唉!”她一手托着下巴,想着也不知道沐宸风他们怎么样了,不由的叹了一声。

    而那鬼王听了他的话,双腿不禁在颤抖着,连忙叫来鬼差,喊着:“快、快快!把这个女、女鬼送,不不不,是请,马上请出我们鬼城去!让她到别的地方去,快点快点!”

    这话,让唐心挑起了眉头:“这是为什么?我又不像你一样喜欢吃鬼,要我走也容易,告诉我怎么出这鬼界我就走,这里面阴气沉沉的我也不想呆在这里。”

    “你、你、你惹大祸了你知不知道?那黑旋涡里面的全都厉鬼,而且是一些在那里修炼吸食阴气的地方,除了我们这里面的鬼之外,像三十六鬼域和七十二鬼城里面的厉鬼都会在那里修炼吸食阴气,你在里转了圈还到这里来了,不是把别的鬼城的厉鬼给引过来吗?快走快走,算我求你了,再不走我们就惨了。”

    唐心皱了皱眉头,盯着他说:“什么乱七八糟的三十六鬼域和七十二鬼城?这不就都是鬼界吗?去哪里不一样?你倒是说,带不带我离开这鬼地方?”

    “女鬼奶奶,你就发发慈悲快点走吧!我们可招惹不起别的地方的厉鬼,你这进鬼城应该也瞧见了,我们这里面的厉鬼没多少,也只有几只而已,其他厉害的都让别的鬼城给招去了,平时我们是河水不犯井水各管一地的,可你这一来,岂不是在捣乱吗?再不走真的会给我们带来祸事了。”

    “瞧你这点出息也敢自称鬼王?”唐心鄙夷的看着他,说:“不都是鬼界吗?你也就是一只鬼,不死都早就死了,再死一次也没什么关系,怕什么呢?”

    “你、你、你!”那鬼王被她气得半句话也说不出,心里是又惊又惧,见她压根就不知事情的严重性,当下深吸了一口气,连忙说道:“女鬼奶奶,你……”

    他的话还没说出,就让唐心给喝住了:“打住,你才是鬼,我可不是鬼,别乱叫,听得我鸡皮疙瘩都冒起来了。”

    “好好好,不叫女鬼奶奶,那叫女鬼……”见她冷着一双眼看着他,手中的柳枝又扬了扬,当即闭上了嘴道:“那就叫姑奶奶吧!姑奶奶,你可知自从我们鬼界的鬼尊投胎转世去了之后,这鬼界就七分八裂的各自为主,都说强者为尊,我们鬼界也不例外,我这鬼城也算是实力较弱的,因为那些有实力的厉鬼都奔着别的鬼城和鬼域去了,这会你在那黑旋涡中伤了厉鬼,他们一定不会就这样放过你的,你赶紧走,别给我们带来麻烦,就算我求求你了,快走吧!”

    “我也不想在这呆着,你现在就告诉我怎么离开这鬼地方,我马上就走。”

    “出鬼界?这还真没听说过,我们这鬼地方,不是不是,我们这鬼界一向只有进来的,没有出去的,而且听说这么多年来只有鬼尊知道怎么打开鬼界大门通往外面,但是我们鬼尊已经投胎转世去了,没在这里,而且在鬼尊投胎前也曾下过命令,这鬼界里面的鬼只能进来不能出去,所以我还真没办法汉骑TXT下载。”

    闻言,唐心一怔,不能出去,那她怎么回去啊?不会在她留在这里吧?那可不行,这鬼地方她可呆不下去。不由的拧起了眉头:“没有别的办法?这怎么可能呢?”

    “不好了不好了,王,三十六鬼域七十二鬼城的鬼主们都来了,说是一个女鬼在黑旋涡里打死了他们的鬼魂,现在全都找上门来了,要我们交出那个女厉鬼。”一名鬼差惊慌的说着,惊惧的看了那坐在他们鬼王的宝座上的白衣女厉鬼,眼中尽是惧意。

    “都说了我不是鬼。”唐心不悦的皱起眉头,女厉鬼?真难听。

    “完了完了,真的来了,还全来了,你、你到底打死多少鬼魂啊?怎么他们都找上门来了?”那鬼王惊得脸色越发的惨白,身体直颤抖着,没办法,论起实力就他这鬼城的实力最弱了,现在三十六鬼域和七十二鬼城的鬼主都来了,这架势是要灭了他鬼城吗?

    “打死了多少?”唐心站了起来,想了想,道:“没上千也有几百吧!反正上来的我就全将他们送下地狱了,惹谁不好惹?来惹我,这不是找死吗?”

    听到她的话,那鬼王是想死的心都有了,没上千也有几百?也难道他们会这么快就来兴师问罪,不由的急得团团转:“那那那,那现在怎么办?怎么办?姑奶奶,你出去顶着?我先找个地方躲起来?”

    闻言,唐心轻笑出声:“躲起来?呵呵,你想各美,既然都来了,那就跟我出去吧!我去瞧瞧这鬼界里的三十六鬼域和七十二鬼城的鬼主都是些什么样的恶鬼。”他们的头头鬼尊都是她的人,就他们也敢跟她做对?那就来试试看到底谁厉害!既然墨都没在这里,指不定她就直接把他们都打得魂飞魄散让他们再投胎去。

    “别了吧?我们怎么可能是他们的对手?”他吓得冷汗直冒,想要逃,可却被揪住了衣领跑不动,只听,耳边传来了带着笑意的冰冷声音,那里面的威胁与寒意直叫他心头一颤,哪还敢再乱跑?只能规规距距的跟在她的后面。

    “你若敢逃,我就先解决了你。”

    鬼城中,三十六鬼域和七十二鬼城的鬼主们各自带着上百名的厉鬼而来,从没见过这么大阵势的鬼城鬼魂们都被吓住了,纷纷躲了起来不敢出现,那些鬼主们相视一眼,各自冷哼了一声,脸上身上净是狠厉阴寒的气息,浓郁的鬼气让周围的厉鬼们心生臣服,不敢乱动的等待着鬼主的命令。

    来到鬼城中,他们全停了下来,大声的喝着:“快将那个女厉鬼交出来!”声音在空气中回荡着,阴气越沉,鬼气越重。

    这时,一名厉鬼开口说着:“鬼主,那个女厉鬼很厉害,在那里在杀了很多的鬼魂,几乎是一手一个,我们还是小心一点好。”他是死里逃生在唐心的手下逃过一劫免得魂飞魄散的一名厉鬼,至今仍惊惧于当时那白衣厉鬼所带来的摄人气势,此时虽然人多势众,可还是感觉到当时的可怕。

    “没出息的东西,区区一名女厉鬼就把你们吓成这样!”那名鬼主冷哼一声,怒骂着。

    “鬼主,真的,那个女厉鬼真不是一般的鬼,她真的很厉害的。”

    “好了,是你们没用就说得她很厉害,我倒要瞧瞧到底有多厉害!竟然能让你们都怕成这样。”那鬼主睨了身后的厉鬼们一眼,目光落在前面的地城大门之处。

    这时,地城的大门缓缓打开,里面的鬼差拿着长茅迅速的跑了出来,分布两边着着,紧接着,又从里面走出一名穿着白衣的女鬼,那女鬼白衣着身,墨发披散着,本该是阴沉沉鬼气阴森的,可,却让他们觉得,她的身上有着一股飘逸绝尘的气质,不仅没有鬼应有的阴森鬼气,反倒有着一股不可亵渎的神圣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