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39 命悬一线!威风施救!

    显眼剌目的血红色胎记占据了大半张脸,显得有些狰狞,虽然那面容长得精致,可惜是半边美如娇花,半边如恶鬼罗刹,让人见了都不由的露出惊悚的神色,那些没见过她容颜的人都不曾想到,她的面纱之下竟然会是这样的一副容颜,顿时打翻了以往美丽的表象,脑海里只记着刚才那一瞥所带来的惊悚与震惊。

    凌子寒见她为了救他反被重伤,当下压下胸口传来的剧痛提气而起将被击飞的她接住,看着脸上面纱掉落口中溢着鲜血的她,他皱着眉头,沉声道:“你怎么就冲上去了,明明知道不是他的对手,你这不是找死吗!”

    “大、大师兄,咳咳、,你、你怎么、怎么样?”她无力的倚在他的怀里,闻着他身上的气息,顿觉心满心意,大师兄抱着她呢!如果能用她的命保住大师兄,她愿意,尤其,尤其是能被大师兄这样的抱着,这是她从来都不敢想的事情,没想到今天却实现了,她真的好开心。

    听到她的话,凌子寒目光身闪,微别开了眼,道:“我没事,只是小伤。”低沉而冷漠的声音一顿,又道:“你先别说话。”说着,迅速的将她带到他们师尊和云鹤丹神的面前:“师祖,她受了很重的伤,请师祖救救她。”

    “师尊……”北峰主也看向他的师尊云鹤丹神,还没说出就让他挥手止住了。

    “她的修为没有你强,这一击又不轻,我的丹药全在空间戒指里,但那空间戒指被那老贼夺去了,想要救她就得先打败那老贼拿回救命的药物,要不然……”他看了云梦珊一眼,后面的话没有再说下去。

    闻言,几人都沉默了下来,要打败那老贼谈何容易?这里的人实力没有他强,这连他们都被打伤提不起力量来,又将如何把他打败?

    看着他皱着眉头不看她,她又断断续续的开口:“大、大师兄,我、我是不是很……噗!”丑字还没说出,一口气冲上来,猛的又喷出了一口鲜血,那狰狞的脸一片的惨白,像是失去了浑身的力量似的,身体抽搐了一下,整个人便晕了过去。

    “梦珊!”凌子寒皱起了眉头,眼中浮现一丝担忧,见她还有细微的气息,当下将她平放在地面上,道:“师尊,请照看一下她。”声音一落,整个人又迅速的加入战斗中。

    而此时,那毁容老贼将云梦珊打成重伤后,目光在那同样受了伤的玄月他们几人身上掠过,阴测测的笑了,视线一转,落在了那一袭白衣的唐心身上,狠厉的声音从他的口中传出:“臭丫头!破坏了我的好事!我要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身影咻的一声如同鬼魅一般的飞掠而出,五爪夹带着凌厉的气刃直逼唐心,沐宸风见状当即也出手攻击,两人合力对付他一人,到后面,那凌子寒又再度加入战斗中,唐心和沐宸风的修为虽然没有凌子寒高,但是他们两人的身手与招式却是极奇怪异的,刁钻而凌厉,一出手就是必杀招,因此才能以着这金丹巅峰和元婴修士的实力对战这名已经到仙者品阶的强者而不瞬间落败,但就算如此,久战下来,他们却也只能抵挡无法攻击到他拿无限当单机TXT下载。

    那树上的小老头儿挑着眉头盯着唐心的面色直瞧着,叹了叹,喃喃的低语着:“咦?我怎么瞧着这帝女星印堂有点发黑呀?莫不是眼花看错了?”伸手揉了揉眼睛,又再眯着眼盯着她瞧着同,忽的又摇了摇手头,道:“这是去哪撞上煞星了?不死也得重伤啊!”

    他才自言自语的说没一会,就见前面那几人的攻击招招被挡,还越发的处于下方,他为挑起了眉头,就听他那徒弟儿传出的低喝声。

    “小心!”

    眼见那毁容老者突然间改变招式,手掌凝聚强大的气流厉如刀刃的击向唐心,沐宸风当即伸手一拉将她带到身边避开了那一击,可就在这时,强大的威压扑面而来,他受不了那股来自于仙者的强大气息,顿时胸口血气一滚直涌而起,噗的一声喷出了一口鲜血,而那毁容老者一刻也不停留,似乎铁定了心要取他们的性命一样,手掌一翻,凝聚着强大气流的一掌再度的朝沐宸风拍了下去。

    “沐宸风!”

    看到那一幕,唐心心头一惊,大叫出声,由于她就站在他的身边,眼见那一掌快如闪电的击下,他们根本来不及有闪避的时间,见他已经受了伤,若是再受了这一掌体内的五脏六腑只怕会俱裂,他前不久的伤虽说已经好了,但若再伤一次这么重的,就算她有那起死回生的丹药也救不回他的命!

    当即,她迅速的抱住了他旋身一转,打算用自己的身体挡下这一掌,哪知,沐宸风察觉到她的意图后同样的抱住了她又再转了一圈把两人的位置再次的调转过来,眼见那一掌就要劈下,凌厉而骇人的掌风已经狠狠的袭了过来,她顾不得其他,当下掌心运气迅速将他推开,也正因这一推,她的身子半侧过去,猛的抬起另一手击了出去,两人手掌相抵,发出砰的一声响亮爆破声,两股骇人的气流在空气中如同水纹一般的迅速荡开,毕竟唐心的修为比那毁容老者低了几个级别,根本无法承受得住他这样强大的气息,下一刻,对方的强大气流冲破了她的气息狠狠的撞到了她的胸口处,只听砰的一声,整个人就被前面的那股气流击飞。

    而那毁容老者眯着眼,眼中划过一丝狠厉与愤恨,好像不甘心只打了她一掌似手,整个人提气飞掠追上前,衣袖下,一把锋利的匕首夹带着凌厉的气息飞射而出。

    “咻!嗖!”

    “嘶!”

    凌厉的气流划过空气间,带出了一声破空之声,只见那快如闪电的匕首嗖的一声射入了唐心的胸口处,这让本就受了重伤的她猛的又倒抽了一口气,只感觉身上剧痛无比,像是浑身都散了架似的,尤其剌着匕首的胸口还在往外淌着鲜血,眼前一黑,整个人便失去了意识,只听见,在她闭上眼睛失去意识的最后一瞬间,听到了数道悲痛的声音传来……

    “不!”

    “不!”

    “主子!”

    沐宸风悲痛的声音带着惊慌划破了天空,几乎直达云霄,在空气中回荡着,看到她胸口插着匕首鲜血如小泉般喷出洒落地面,顾不得自己身上的伤,飞一般的扑向了她接住了那已经失去意识的人儿,他抱着她,看着她绝色的容颜一片的惨白,血色尽无,看着她白色的衣袍染上了点点鲜血,如同雪中红梅盛开,妖娆而美丽,却又深深的让他揪心与惊慌。

    玄月和莫子漓还有墨几人撑着身体站了起来,悲痛而惊慌的看着那白衣染上鲜血的女子,看着她整个人如同失去了灵魂一般,一动不动的倚在沐宸风的怀中,他们的心在颤抖着,第一次感到了害怕,怕她就这样沉沉的睡去不会再醒来……

    帝殇陌呆滞的站在原地,失神的看着,他的眼中只有那血红的一片,那胸口处插着的匕首,那毫无血色的容颜……她、她竟然连命也不要的去帮沐宸风挡下那一道足以致命的攻击,她竟然为了他连自己的命也不要,竟然为了他连自己的命也不要……

    心在痛,在颤抖,也在恐惧,他心痛,是因为她把沐宸风看得比她自己还要重要,他颤抖,是因为她那生死关头的义无反顾,是因为她看着沐宸风时那眼底的深情让他突然间想起了一个问题,她有没爱过他?他在害怕,害怕听到她从来都没爱过他这句话,同时,他也在恐惧着,惊慌着,从没见过她受伤的一面,此时鲜血染红白袍,化做点点红梅,他害怕着她就这样死去,永远的闭上了眼睛,永远的沉睡着……

    整个人无力的摊坐了下去,怔怔的看着,仿佛失去了灵魂的躯壳,眼底慢慢的变得死寂,如同一口枯井看不到灵魂的存在,脑海中只一遍遍的回荡着一句话:她会死吗?她会死吗?

    那云鹤丹神看到唐心胸口插着匕首,而那匕首没入之深,让他不由的心中一沉,隐隐有股不安与焦急在心中弥漫而开,看到她命悬一线间,他竟有着一丝的恐惧与惊慌,那种感觉,就像是,就像是至亲的亲人遇到了危险一样,当下,没有停留的,迅速往她那里走去,一边喊着:“不要移动她,不要拔匕首武炼巅峰!”

    凌子寒看到唐心胸口处插着匕首,鲜血如泉涌,也是一怔,目光看向她,又看向沐宸风,这个男子跟她到底是什么关系?她竟然为了他连命也不要?

    周围的修士们也纷纷的被这一幕给惊到了,匕首正中胸口,只怕想要活命就难了……心下不禁一阵惋惜,那样出色的一名女子,如果真的就这样死了,那就真的太可惜了。

    而就在这时,那毁容的老者见那凌子寒正失神的看着那浑身是血被众人围着的白衣女子时,眼中划过一丝狠厉,杀意再起,大手一挥,强大的气息再次的涌动,打算将凌子寒拍飞后再取了那些人的性命,周围的修士们看到他再次的凝聚强大的气流,不由的惊呼出声,纷纷提醒着。

    “不好!小心身后!”

    树上的小老头儿看着唐心被打成重伤,还被匕首剌进了胸口,不由摇了摇头叹息着,他才说她有血光之灾,大劫临头,她就成了这模样了,还好没人听见,要不然还以为是他在咒她那可就不好了,瞥见他的小徒弟见那丫头浑身是血也都乱了神,就连后面即将降临的危险也不顾了,不禁摇了摇头,轻叹出声。

    “现在的年轻人啊!就是这样,情情爱爱什么的真搞不懂,好好修炼不好吗?也不至于弄得现在成了这副模样了,唉!看来还得老头出手,要不然就凭你们这些小子还真搞不定这老怪。”

    呢喃出声的声音,他就那样随意的坐在树上,一脚勾着树枝稳住身体的平稳度,双手迅速在身前转动,玩笑的神色敛去,瞬间就见一道气流窜上他的双手,也就在这时,天空中突然风云变色,乌云不知从何处而来,弥漫在那毁容老怪的上方,轰隆的一声雷鸣声从云层中打响,晴天突然响起的一记惊雷,震得地面微微晃动着,也惊到了在场的所有人。

    “轰!”

    “怎么回事!”那毁容老者明显也惊到了,动手一顿,抬头看向了天容,看到那突然凝聚在头顶上的那片乌云以及那从云层中传来的闷雷声时,他心头一惊,眼中第一次露出了惊慌之色。

    “变异灵根雷属性!”

    他震惊的说着,当即朝周围看去,四处的寻找着,大声喝道:“是什么人?快给我出来!”他怎么也没想到竟然有一名拥有变异灵根雷属性的强者藏在这里面,而且就在他的眼皮底下,从云层中传来的那股强大的气息是那样的骇人,那闷雷的声音一声声的在云层中传出,直震得他心头大惊,他能感觉得到,周围的空气全被这股强大的气息与威压所笼罩,就连是他,一个已经达到了仙者品阶的强者,在此时仍然感到了惊惧之意,足以可见,这暗处之人是多么的强大!

    “变异灵根雷属性?”

    周围的众名修士在听到这话后也惊呆了,变异灵根雷属性的强者极为少见,尤其能引发出这样一股强大气流的强者就算在飞仙界他们也不曾遇见过,而在此时,就在这里,竟然有一名变异灵根雷属性强者的存在?他是什么时候来的?又是哪一个人?他难道一直在暗处看着?而他们竟然没人知道?

    云鹤丹神也是一怔,这样强大的气息,绝对是一名修为在仙者品阶以上的强者,真是不可思议,蓬莱仙岛中竟然来了这样厉害的强者,而这名强者就一直隐藏在这里面,此时释放雷属性气流,是他想要动手了吗?这一直藏在暗处的强者,又会是什么人?正想着时,就听天空中传来了一道声音无敌柴刀最新章节。

    “你说出来就出来啊?那老头我岂不是很没面子?”

    天空中传来的这声音让两人脸上一喜,眼睛一亮,这几个人分别是,帝殇陌的师傅以及邹宏,他们都是飘渺门的人,在飘渺门中的时间也不短了,自然听见这声音,这声音,不是他们飘渺门的创建者,南峰仙翁的声音又会是谁?

    “藏头露尾的算什么人物!有种就出来!”

    “哈哈哈哈,你这老怪,别嚣张,你把我徒弟儿的媳妇儿给伤成那样,都只剩下一口气吊着了,小老头我怎么也得先给你回份礼啊!”坐在树上的小老头儿笑眯着眼睛,瞥了天上那片乌云一眼,双手一转,睿智的眼中掠过诡异的光芒。

    众人只见,就在那道声音一落下的同时,天空中轰隆的一声巨响,一道惊雷夹带着强大的气流飞劈而下,快得让人闪躲不及。

    “轰!”

    毁容老怪见那道惊雷带着骇人的气流朝他劈来,他惊得当即就打算朝唐心他们那几人的方向掠去,想着怎么他也不会把那雷劈向他们那些人,哪知,意念才动,身形还没来得及动,周身就被一股骇人的强大力量所摄住无法动弹半分,也就在这时,那夹带着雷霆之威的一记惊雷轰隆的一声便朝他的头顶轰下。

    “五雷轰顶!”

    小老头儿大喝一声,随着声音的一落下,五道惊雷一道接着一道狠狠的对准着那毁容老怪劈了下来,那股骇人的气息与威压,直叫周围的人看了都不由的倒抽了一口气,只觉整颗心几乎都跳了出来。

    “嘶!啊……”

    “砰砰砰……”

    惨叫的声音伴随着一声声震耳欲聋的雷鸣声劈落,众人看到那老头整个人被包围在那股惊雷的威压之中,五道惊雷一劈落,砰砰砰的直击中他的脑袋,让众人都不由的担心着,这五雷轰顶会不会直接让他的脑袋开花了?

    五道惊雷的威力非同小可,这一经落下就是震得地面都在动荡着,空气中的那威压也叫众名修士心惊不已,这样强大的实力为何他们不曾见识过?这个拥有变异灵根雷属性的超强者到底是一个什么人?既然说那受了重伤命悬一线的白衣女子是他弟子的媳妇儿,为何又眼睁睁的看着她处于危险之中而不施救?

    只见,随着五道惊雷的落下,那老者整个人也被劈得焦黑,头发和胡子全部烧焦,身上的衣袍也烧得破破烂烂的一片焦黑,他一动不动的站着,直到,那雷鸣声完全息落,空气中的气息也渐渐散去,他这才整个人往这下倒去,重重的摔落在地面上。

    “快!将他手中所戴的空间戒指什么的全取过来!”云鹤丹神第一个回过神来,大声的喊着,听到他的话,那北峰主这才迅速上前取下毁容老者身上那些原本就属于他师尊的东西,一边对他的大弟子凌子寒道:“子寒,他还有气,快用捆仙绳将他捆起来!”

    “是!”凌子寒也猛的回过神,迅速上前从空间中拿出绳子将他捆绑起来,押至一旁,同时迅速的来到云鹤丹神他们的身边。

    “师祖,是您吗师祖?”帝殇陌的师傅和邹宏两人惊喜的唤着,朝周围看去,也不知他是藏身在哪个地方吞天决最新章节。

    树上,小老头儿轻呼出一口气,收起身上的气息伸了伸腰这才荡着树枝飞了下来,稳稳的落在地上,看了那两个叫他的人一眼,抚着白花花的胡子想了想,问:“你们……”盯着那两张面孔,他有些不好意思,人家都叫他师祖他却想不起来他们是谁跟谁,目光一转,想着这都叫他师祖了,也就是他飘渺仙门的人,当下装模作样的点了点头,一边道:“嗯,原来是你们啊!你们也来啦?好好好,不错不错。”

    两人可没听出他的话有什么不对劲,反倒以为他记得他们而欣喜若狂不已,当下恭敬的拱着手弯下腰,道:“弟子也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师祖,还有有师祖在这里才免去了一场灾难,师祖多年没有出现,没想到修为一日千里,真是可喜可贺,是我飘渺仙门之福啊!”

    “呵呵呵……”小老头儿抚着胡子笑眯着眼,摆了摆手道:“行了行了,也别拍马屁了,老头我这些话早在许多年前就听腻了。”说着,他朝沐宸风他们那里瞧了瞧,当下快步的走了过去,一边喃喃的说着:“哎哟,我这小徒媳妇儿可别真的翘辫子了。”

    而那一边,云鹤丹神接过北峰主递上来的空间戒指,当下从里面拿出了一枚丹药让她服下,道:“还好这里面的丹药那老贼拿不到,你们轻一点,快将她和那边那个小弟子一起抱到里面去。”他说着将空间戒指什么的都收起来,然后又喊问道:“你们当中谁的医术较好?我现在灵力还没恢复,身体也还虚弱,需要一名炼丹师或者医师帮忙。”

    邹宏一听,当即上前道:“我也许能帮上忙。”

    “好,那你就随我们一起来。”他说着,让另外的三个峰主留下处理现场,又让北峰主扶着好他往屋中而去。

    沐宸风眼里全是那奄奄一息浑身染满鲜血的唐心,根本看不其他人,此时听到那云鹤丹神的话,连忙小心翼翼的将她抱起跟上,玄月和莫子漓他们也相继的跟在后面而去。

    另一边,小老头儿见火凤它们已经将穷奇制服正准备取它性命,又看了看那已经走远的小徒弟,于是又转了个弯来到他们几个的身边说:“你们几个别把穷奇打死了,留着它还有用。”

    麒麟认得老者,便问:“这凶兽有什么用?难道还留着它吃人不成?杀了不更干脆?”

    老头儿笑眯着眼看了看麒麟,说:“嘿嘿,麒麟,今日若不是你们这么多只上古神兽一起联手,你们以为就能轻易将这上古凶兽穷奇制服?它可是战斗系的凶兽,如果是一对一你们还真没一个是它的对手,所以啊!它也不能就这么说死了,你们说这么能打的凶兽若死了,岂不可惜?”

    闻言,青龙和火凤它们虽然不服,却也知道他说的是事实,若不它们几个联手想到制服穷奇确实是没那么容易,于是,便问:“那你说要怎么办?”

    “呵呵,小老头儿我早就想好了,这只凶兽啊,当然是留给我徒弟来契约啦!肥水不流外人田,这要是成了自家人的契约兽那可就更是壮大了你们的实力了,你们说是不是?”

    听到这话,青龙和火凤相视一眼,想着唐心此时受了重伤它们也不想久留在此,还要去看看她到底怎么样呢!沐宸风又是她所爱的男人,为了他她连自己的命都可以不要,如果沐宸风有了一只战斗力压众的上古凶兽,那日后也会安全很多,于是,便点了点头道:“那好!就按你说的办吧!这穷奇就交给你了,你自己看管着,不要它还有契约在,能不能让沐宸风契约了它那就要看沐宸风的本事了。”

    “嘿嘿嘿,你们去吧!这只家伙就交给我,我把它收好了,就去看看他们怎么样了。”说真的,他还真不怎么担心,以帝女星的命运自然不可能那么容易死的,不过她的命运也不会一直那样的顺畅,危险是必不可少的,有时见见血对她来说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好,那我们走了。”把穷奇交给他,它们几个相视一眼,咻的一声也往沐宸风他们的方面而去极品魔少最新章节。

    小老头拍着穷奇的头,笑眯着眼睛拿出一条泛着银光的绳子将它捆了起来,一手牵着它一边说:“穷奇,你也算是有智慧的凶兽,现在跟你契约的那个老怪就要死了,你难道还打算跟着他?要不解除了契约关系跟了我徒儿怎么样?他可是不会亏待你的,尤其你还能跟青龙火凤和麒麟它们成为伙伴,这可是一堆的超强契约兽,错过了这次的机遇,可就没这么好的机会了。”他拉着它边走着,朝周围看了看,见那些修士们一个个惊惧又敬畏的看着他,他也就眯了眯眼,乐呵呵的笑着。

    “哼!休想!”穷奇根本不卖他的帐,反而挣扎着要挤断了身上的绳子,哪知,身上的绳子却随着它的用力而捆得越发的紧,勒得它都有些受不了。

    “不用白费力气了,老头儿的东西那可是样样都是宝贝,要是能扯得断就不会拿出来捆你了。”小老头儿慢悠悠的说着,拉着它继续往前走着,丝毫不将它放在眼里。

    后面,怔然的坐着的帝殇陌看着那老者的身影渐渐远去,原来,他就是沐宸风的师傅,飘渺仙门地位最尊贵的南峰仙翁……

    而那些解开了绳子站起来的飞仙界修士们看到他拉着穷奇,连忙上前恭敬的行礼,问道:“多谢仙翁救命之恩,还未请教仙翁尊称?”

    “呵呵呵,小老头也就一个闲人,闲人,什么尊称不尊称的,不就是老头儿一个吗?”他笑呵呵的摆了摆手,拉着穷奇继续走着,而穷奇看到那些修士,当即就张开了嘴要扑上去咬他们,哪知这才一扑上前就被老头儿给扯了回来,看似轻轻的一扯却是将健壮的穷奇给重重的摔了出去。

    “砰!嗷!”

    重摔落地,穷奇痛嚎了一声,看着那笑眯着眼的老头儿,心下气愤不已,它竟然拿这小老头儿没法子?真是可恶!

    “呵呵,别看着老头儿,老头儿说的话你要细想,要是你不从,那老头儿今晚就先将前上的这对翅膀给砍下来当烤翅,明天再把你身上的皮毛给剥了,洗刷干净后整只拿来烤,让大伙都尝尝这上古凶兽穷奇的肉味。”

    小老头儿笑眯眯的说着,周围的修士们包括那穷奇却是听得惊惧不已,不由的咽了咽口水,众名修士惊的是他竟然要吃这以吃人肉为主的凶兽穷奇,那不就成了人吃人了?这样惊悚的事情他怎么能做得出来?

    而穷奇惊惧的则是,这个小老头儿所说的竟是让它生出了一丝的惊悚,它能从他那眯着的眼睛中看出他说的是认真的,如果不从了他,他真的会将它的翅膀砍下来用火烤熟吃了,再将它整只剥皮烤熟一人一刀的割着它的肉去吃,想到这,冷不防的打了个冷颤,它堂堂上古凶兽,竟然还落得被个老头儿威胁的地步,现在的人类怎么都么可怕?还要吃它?真的是比它这专吃人的凶兽还要厉害!

    另一边,沐宸风在北峰主和云鹤丹神的带引下来到了最近的一处屋子,将唐心放到屋中的床上,他担忧的看着面色惨白的她,先前云鹤丹神给她吃的不知是什么药,神奇的把胸口处的血给止住了,只是那呼吸仍旧了那样的细弱,仿佛就要停止一般,看得他担心不已。

    “其他人都先退出去,那个炼丹师留下,还有你留下就好了。”云鹤丹神指着沐宸风和邹宏说着,挥了挥手对一旁的凌子寒说:“那个女弟子的伤服下丹药后已经稳住了,你去让人照顾着她一下,等晚点我再过去瞧瞧。”

    “是。”凌子寒应了一声,看了床上躺着的人一身,深邃的目光落在沐宸风的身上时微闪了一下,这才转身退了出去。

    玄月墨他们几人身上也受了伤,此时听到云鹤丹神的话后他们也不敢多留,生怕耽误了他救人,迅速的退了出去在门外等着,而北峰主也守在外面,不让人进去。

    “这一刀正中胸口,十分危险,你们两个要配合好,一人拔匕首,另一人在匕首拔出来后要迅速点住她的穴道不要让她血流不止,记住匕首不能歪动一丝一毫,要就着这个势拔出来游戏王DP最新章节。”他对两人说着,一边拿出空间的药放在一旁准备到时可以用。

    沐宸风和邹宏都郑重的点了点头:“好,我们知道怎么做了。”沐宸风看了邹宏一眼,说:“你为拔匕首,我要点穴位。”看着她的胸口插着那把锋利的匕首,若是让他来拔,他真的怕自己的手会抖。

    邹宏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道:“放心吧!我们开始吧!不要拖太久,她除了这胸口的伤之外还有很严重的内伤,不可再拖了。”

    “嗯。”

    邹宏站在床边的中间,深吸了一口气,手握住了唐心胸口处的那把匕首,沐宸风则站在床头,做好准备在匕首拔出的一瞬间点住穴道,云鹤丹神站在一旁看着,以防万一真的出了什么危险的情况他可以及时挽救,在他心中,唐心虽然是陌生人,但却救了他的命,甚至可以说是救了这整个蓬莱仙岛,她既然有恩于他,他也不希望她会出什么危险,尤其是在此时他的灵力还没能恢复的情况下,就算他可以炼制出救命的丹神药来,现在的他却也炼制不了。

    邹宏朝沐宸风看了一眼,道:“我要开始拔了。”见他点了点头,这才看了那匕首一眼,下一刻,嗖的一声便将匕首从唐心的胸口处拔了出来,也就在那一瞬间,沐宸风的手迅速一点,点住她胸口处的几个穴道,止住了血,听到她在拔出剑时微发出了一丝声音,他连忙看向那云鹤丹神,焦急而担忧的问着:“前辈,请快看看她怎么样了?那一掌很重,她的五脏六腑会不会被震裂?”

    “你把她的外衣先脱下,不要让那些灰尘感染了她的伤口,我这里还有药,你洒在她的伤口上,我来给她反把脉,看看她的内伤怎么样。”

    “好。”沐宸风当即用剑划破她的外衣,将她那染着鲜血和尘土的外衣脱去又微掀开她的衣领处,看到那深深的一个伤口时手不由的一抖,看到这一刀剌在她的身上,他真的恨不得能代她受过,这么深的伤口,那得多痛?

    邹宏则站在一边,有云鹤丹神亲自出手,自然是用不上他,他在这一旁看着便可。抬头看去,见沐宸风脱去了唐心的外衣,剩下白色的里衣,只是,那白色的里衣胸口处仍旧染了鲜血,还因那匕首剌的地方而出现一个洞口,他不由微松了一口气,这一刀还好是微微偏离了心脏位置,要不然真的直接剌入心脏,那可就真的必死无疑了。

    脱去外袍的唐心身上只剩下里衣,里衣的衣袖较短,那戴在手腕上的紫金镯子少了外袍衣袖的遮掩自然也就出现在眼前,邹宏倒是没怎么注意,只是一个镯子而已,虽然看起来有点不凡,不过以唐心的出色与浑身散发的尊贵气息,有这样的东西也是很正常的,他倒是把心思都放在她此时的身体上面,虽然说有云鹤丹神在,但云鹤丹神现在一身灵力全被封住,只怕是不能炼丹,若真的需要什么救命的丹药,他又担心着自己的实力不够,炼制不出有用的丹药来。

    然而,当云鹤丹神伸着手就要搭上唐心手腕时,看到她手腕上戴着的那个古老而又精致的紫金镯子时,不由的一怔,慢慢的,眼中尽是不可思议的神色,像是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似的,因心情的激动起伏,身体也微颤抖起来,目光紧盯着那个紫金镯子,伸着颤抖的手摸了上去,细细的查看着。

    邹宏见到他的异样,心下不解,却又碍于身份而不便多问,只是看向了沐宸风。而沐宸风似乎也感觉以他的不对劲,回头一看,见他神色异样,惊喜而激动的目光一直盯着唐心的手,正确的说,应该是盯着她手上所戴着的那个古老的紫金镯子,于是,便问:“前辈,怎么了?”

    云鹤丹神目光中泛着泪花,看着那熟悉的镯子颤抖着身体,好半响也说不出半句话来,直到过了好一会,这才颤声问:“这镯子、这镯子她是怎么得来的?”

    闻言,沐宸风微怔,看了他一眼,道:“我也不知道她怎么有的,不过我知道这是在她很小的时候就有的了。”

    云鹤丹神吸了一口气又慢慢的平复着心情,道:“我来先看她身上的伤,其他的事情往后再说。”压下心中冒起的一个个疑问,因她此时生命的危险,如今再看到那个紫金镯子,更是让他整个人整颗心都颤抖了起来血继界限全文阅读。

    外面的人在等着,不知里面情况怎么样了,玄月几人此时提着心,只要想到那把插在她胸口的匕首和那一身的血他们就在害怕着,那可是心脏的位置……

    老头儿牵着穷奇也走了过来,后面还跟着帝殇陌和他师傅,帝殇陌看着那在房外等着的几人,想问她怎么样了?却又不敢问,在那紧要关头,他连救她的本事也没有,眼睁睁的看着她鲜血洒满身,他又有什么资格去问?又以什么样的身份去问?

    “你们怎么都在这里坐着?那丫头怎么样了?”小老头儿问着,看着他们几人一个个的一脸凝重与担心。

    “还在里面施救,现在也不知道情况怎么样,不过有我师尊在里面应该没什么事的,大家不用担心。”北峰主说着,目光落在那小老头我身上,上前拱手一礼,道:“这次真是多谢仙翁了,还好有仙翁在才保住了众人的性命。”

    老头儿笑眯着眼抚着胡子笑呵呵的道:“小意思小意思,你也别仙翁仙翁的叫我,我也就是一个到处混饭吃的小老头儿罢了,看着你们这边,老头儿会不好意思的。”

    屋外的众人听到他的话,不由的嘴角一抽,到处混饭吃的小老头?要真是这么简单那头穷奇就不会被他拉牵着不敢动了,就他那深不可测的修为,就是放眼整个蓬莱仙岛也没人是他的对手。

    帝殇陌的师傅看着小老头儿的目光尽是满满的尊敬,他们仙门的师祖,没想到竟然这么强大,在修仙界中众人只知道他是一名拥有雷属于到了元婴期的修士,却不曾想到,他不知在什么时候,已经成为了一名就连飞仙界强者都不敢轻易得罪的强者,仙者以上的品阶修为,真的太不可思议了。

    不多时,邹宏从里面走了出来,看到南峰仙翁在那里,连忙上前拱手一礼:“弟子见过师祖。”因为曾受过他提点一二,因此他记着他的恩情,一直留在飘渺仙门中,在他的面前也以仙门弟子自称。

    “不用多礼,那丫头怎么样了?还有我那徒弟呢?”

    “云鹤丹神正在里面施救,匕首已经拔出,血也止住,弟子便先出给各位报个信,不用太担心,有云鹤丹神在应该会没事的。”

    “既然还在施救,那老头我就再等等吧!”他说着,也找了个地方坐下,打算等他们出来。

    “师祖,这也是我们仙门的弟子,他叫帝殇陌,是我门下的弟子。”帝殇陌的师傅带着他上前说着,见帝殇陌怔怔的不知在想着什么,便拉了拉他的衣袖示意他行礼。

    帝殇陌回过神来,这才连忙拱手恭敬的向他行了一礼:“弟子帝殇陌拜见师祖。”飘渺仙门中的弟子对南峰仙翁的尊称都是师祖,在这里指的是开山鼻祖的意思。

    “咦?你这头发怎么比老头儿我的还要白?”小老头儿诧异的看着他那头银色的头发,好奇的挑起了眉头,少年白头?这有什么故事吗?正想着,就见他敛下了眼眸沉默着。

    他师傅一看,连忙说道:“是这样的师祖,他这里因为发生一些事情才会成了白发的,我本想着带他一起来,看看他云鹤丹神有没办法能让他恢复墨发的。”

    “哦!原来这样啊!不过不是老头我泼冷水,这如果是一夜白发的呢!估计想要变黑那就不太可能了。”

    帝殇陌目光微闪,看了他师傅一眼,原来师傅说带他来开眼界其实为的是让他的头发变回以前那样,敛下眼眸瞥了一眼垂落着的银发,他淡淡的开口:“师傅,这样就好了,不用费心,反正我已经习惯了。”看到他的这一头银发,他才能时刻的想起曾经错放了一个人的手,错过了一生中最值得他去爱的那个女人,这是他的痛,让他永远都记着的痛……

    屋里,云鹤丹神帮唐心把脉后,微皱着眉头,对沐宸风道:“她的内伤很重,我现在又没有能治她这样内伤的丹药,只怕短时间里是醒不来的异世无冕邪皇最新章节。”

    闻言,沐宸风突然想起,前段时间她为他炼制的天香地灵丸,当下,从自己的空间里拿出来一颗,问:“前辈,这是她前段时间为我炼制的丹药叫天香地灵丸,说是主治内伤的,我这里还剩下一颗,您看有没有用?能不能治她的内伤?”

    “我看看。”云鹤丹神接过一看,见丹药色泽亮丽,泛着一层纯正的灵气,又散发出一股奇特的药香味,不由的眼睛一亮,赞道:“好一颗天香地灵丸!这真的是她炼制的?这颗丹药是治疗内伤的灵药,可以治她的伤,你快喂她服下。”

    听到这话,沐宸风心头一松,脸上划过一丝欣喜,连忙将丹药放进她的口中,又微抬起她的下巴让她可以顺利咽下,这时,他看着她胸口处的伤口,又问:“前辈,她胸口的伤口这么深,有没有什么药可以用?”

    “伤口的问题不用担心,药灵就可以帮到她了。”他说着,声音一顿,又道:“小东西,你还不出来?”他的声音一落下,就见一道绿色的光芒闪了出来,拍着两片叶子的药灵眨着水汪汪的眼睛咬着小嘴看着那脸色苍白的唐心,飞上前在她的额头上落下,伸着小手摸了摸,软糯糯的声音带着哭腔的喊着:“主人,主人。”

    沐宸风微怔,这东西是什么东西?她什么时候多了这么只小东西的?

    云鹤丹神似乎看出了他的疑惑,便道:“这是万年才诞生一只的药灵,就在前不久我带她去契约了,现在这小东西就是她的了。”

    “前辈,那这药灵能做这什么?它能让她醒过来?”

    “不能,不过,药灵可以让她的伤口恢复。”他说着,伸手捉过那蹲坐在唐心额头的药灵,那药灵一个不慎被捉,不由的蹬着两条小腿软糯糯的喊着:“你干什么?快放开我。”

    “你这小东西,明知你可以让她的伤口恢复,还想装作不知道不成?”

    药灵扑眨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看着他,说:“什么?你说什么?我不知道。”

    “别装了,别人不知道,我还能不知道吗?既然你不自己动手,那就我来帮你。”说着对沐宸风说:“把那把匕首拿过来。”

    沐宸风一怔,看着那药灵一听到他的话,挣扎着想要逃跑,不由问:“前辈,这是要做什么?”

    “他要放我的血,呜呜,会很疼的,人家不要,呜呜……”药灵眨着眼睛就哭了,豆珠大的眼睛掉了下来,白色的晶莹液体让那云鹤丹神用小瓶子给接住了,一边说:“你不想我动手就自己动手,要不然我来的话伤口一定更大,你已经是她的药灵了,放点血救她也算不了什么。”

    “呜呜……会疼啊!会疼的……”

    沐宸风大致的明白了,见那药灵直哭着,那云鹤丹神又奇怪的拿着小瓶在接着它的眼泪,当下取过那把匕首,问:“前辈,随便切哪都成吗?”

    “切手,把滴出来的血滴到她的伤口上去,她的伤口很快就会好了。”万年药灵,可不是一般的宝贝,只是,一般人也养不起这药灵。

    闻言,沐宸风当即拉过药灵的手放到唐心的胸口上方,匕首轻轻一划便在那小手上出现在一道小口子,只是让他诧异的是,药灵的血竟然是绿色泛着莹光亮很是神奇,当那绿色的液体滴落她胸口处的伤口时,竟然真的以着肉眼可见的速度奇异的迅速生合,相对于他的惊喜,药灵却是哭得更凶了,豆珠大的眼睛直涌而出,云鹤丹神装满了一瓶,又再拿出一小瓶来装,直到最后,它自己不哭了,血也止住了,一自由便迅速的躲到了唐心的身边,咬着小嘴警惕的看着他们两人。

    “你照顾着她吧!看她什么时候能醒过来。”云鹤丹神说着,将那两瓶药灵的眼泪装了起来,看了床上的唐心一眼,目光微闪,这才往外走去一等家丁最新章节。

    房门一经打开,外面的人见他出来,连忙上前问着:“前辈,她怎么样了?”

    云鹤丹神看了众人一眼,道:“你们不要急,她吃了药,就看她什么时候能醒了。”说着,目光落在那老者的身上,上前拱手一礼:“多谢仙翁了。”今日若不是他,只怕后果不堪设想。

    “小事小事,不用个个都跟老头道谢。”小老头笑眯着眼,喊着:“徒弟儿,出来出来,老头来了你怎么能不出来见见。”说着,又对他们道:“你们都去休息吧!都把身上的伤养好了。”

    “弟子告退。”帝殇陌的师傅恭敬的说着,拉着帝殇陌便往外走去,邹宏见状,也拱手一礼,恭敬的退下。

    云鹤丹神看了玄月他们几人一眼,说:“她现在还昏迷着,你们也不用在这里呆着,让北峰主带你们去休息一下,先将身上的伤调养好。”

    见状,几人相视了一眼,看了一眼那房里,便也跟着那云鹤丹神先行离开。见他们走了,云鹤丹神也往另一边去,他还要去看看那名也受了重伤的女弟子,也不知服下丹药后怎么样了。

    院子里只剩下老头儿和他牵着的穷奇,他走近了房门边,往里面探去,就见他那徒弟已经走了出来,连忙笑眯了眼睛:“哎哟,我说小子,你……”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

    “你一直都在?”沐宸风凤眸半眯的看着他,问:“既然一直都在,为何不早点出手?”他知道这老头是贪玩了点,孩子心性重了点,却没想到,一直都在却看着他们在那里苦战着,真不知他到底在想着什么。

    “嘿嘿嘿,小子,你听老头说嘛!别净着生气。”

    老头儿打着笑脸的说着,这说起来还真的是奇怪,明明他的实力比他强多了,可就是还有点怕这个徒弟,几乎可以说,这小子就是他的克星,上回偷偷使招把他给卖了换酒喝,也不知他还记恨着没有,再加上今天这回,啧啧,他怎么感觉他的话里想说的净是他的不对?唉!当人家师傅真是苦,尤其是收了这样的小子当弟子,那更是苦得不能再苦。

    沐宸风看了他一眼,又瞥了那被他捆着的穷奇一眼,没有说话走到外面坐下。

    老头儿一见牵着穷奇跟了上去,笑呵呵的说:“小子,那丫头必须有此一劫,要不然啊,往后的劫数更大,老头我知道那是你的媳妇儿,我看她伤着了我也心疼啊!不过这不是没办法的事吗?要不然老头我能这么眼睁睁的看着不管?”说着,又讨好般的笑了笑:“你瞧,我呀,将这穷奇牵来送给你,这穷奇虽是上古凶兽,不过这战斗实力真不是盖的,你把它契约了对你有好处,然后你也别记着老头上回把你卖掉的事了。”嘴快快的把最后一句也说出来了,不由的连忙伸手捂住嘴瞥了他一眼,果然见他脸色又沉了几分。

    他睨了那头穷奇一眼,道:“一头吃人的凶兽,战斗力是强了点,但又有何用?”他可不想身边养着一头吃人的凶兽。

    “嘿嘿,这话可不是这么说的,小子,这穷奇虽然是以食人为主,不过它也是有可取之处的,你以为老头我就送这么头凶兽给你就为了你身边多只战斗力强的契约兽?不是这么简单的,你呀,就听我的话,把它契约了,这对你日后有用的。”睿智的眼中闪过高深莫测的光芒,让人不知他所指的到底是什么事?也让沐宸风心中隐隐的感觉到似乎将来在他的身上还会发生什么事情一般。

    抬眸看了他一眼,他沉默着,因为知道他的能奈,能说出这话来,那就定然是将来他还会发生什么连他自己也估计不到的事情,只是,到底会是什么呢?让他硬要将这头上古凶兽穷奇塞给他?

    站起身走上前,来到了那穷奇的面前,道:“与那人解除契约了?”

    穷奇瞥了老头一眼,不怎么情愿的开口:“解除了。”

    沐宸风掌心运气,口中念动契约的咒语,手一伸,一滴鲜血飞射进穷奇的额心,因他用的并不是本命契约,而是主仆契约,穷奇当下就怒了,大喝:“我堂堂上古凶兽,还是血脉纯正的上古凶兽,你竟然要我当你的契约仆兽,这也太欺负兽了狐女仙途!”当下才不管一旁的老关儿,直接用神识反抗着,它才不愿意当仆兽呢!当他的本命契约兽都已经是看得起他了,就他这金丹巅峰的实力要不是被那老头逼着,它才不要成为他的契约兽。

    只是,它并不知,沐宸风的修为虽然还修于金丹巅峰,但是他的精神力却是极为强大的,哪怕是与一头上古凶兽相比,也绝好对是压倒性的,当初与麒麟契约本命兽是因为麒麟深得他心,因此他也愿意与它立下本命契约,不过这头凶兽他就不想了,毕竟,若是让它成为他的本命契约兽他会不太好管束的。

    两股力量在抗衡着,穷奇震惊的发现自己根本占不了上风,反而释放而出的精神力都被他给逼了回来,骤然间,铺天而来的强大强神力复盖了它的精神力,将它逼到了角落处,一道契约落定,只感觉浑身就被契约的力量所约束着。

    “该死!”这人类,竟然有如此强大的精神力!

    沐宸风双手一转,口中的契约咒落定的同时,只感觉体内猛然冲上一股强大的气息,丹田之处隐隐有一股气流在涌动着,这种感觉并不陌生,他清楚的意识到可能是要进入元婴期了,当下迅速对对老头说:“我可能要进入元婴期了,唐心你给我照顾好着,我找个地方准备进阶!”说着就要走,却被老头给拉住了。

    “等等,等等。”老头拉住他说:“进入元婴期非同小可,一定要有避雷丹,你先在这里给我等着,我去找那云鹤丹神弄颗避雷丹来。”说着中气一聚大声一喊:“云鹤老头,快出来快出来,借颗避雷丹来用用!”

    夹带着威压的声音弥漫在上空中,几乎传得整个蓬莱仙岛的人都听得见,那去看过梦珊后正打算回去的云鹤丹神也听到了这声音,知道是那老头的声音,便连忙由着他的弟子北峰主扶着折回,打算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打算去看看唐心的凌子寒也听到了这话,不由的目光微闪,避雷丹?难道有人要进入元婴期?会是那个叫沐宸风的男子吗?身形微顿了一下,他便也迈步往前走去,忽听见身后的声音,回头一看,正是师祖和他的师傅,便连忙行了一礼后,跟着他们往那院子而去。

    老头儿冲出外面,见那匆匆而来的云鹤丹神,当下拉着他咻的一声就窜回了那盘膝坐在地上的沐宸风身边,以云鹤丹神说:“云鹤老头,你快点快点啊!借颗避雷丹来给我徒弟用用,他要进阶了,元婴期的四十九道天雷非同一般,他身上还受了伤,可经不起四十九道天雷那样强猛的劈势。”

    云鹤丹神见他果然是一身气流涌动,浑身灵力释放而出,当下也不含糊,从空间中拿出一颗避雷丹,说:“好在我以前炼制有,那老怪也拿不到,要不然这回就真的麻烦了,快让他服下。”这沐宸风是那丫头所爱的男人,那丫头又极有可能就是他的外孙女,这层关系在这里,他可不能让他有事,元婴期的四十九道天雷若是不有服用避雷丹,那可绝对是非常危险的。

    “小子,快吃了,找个地方准备渡劫,那丫头你不用担心,你只要专心渡劫就好了,老头会帮你看着她的,快去吧!”说着,示意他快点找个地方渡劫。

    而一旁的穷奇明显是怔住了,这什么情况?这才契约了它,他就要进阶了?正想着之时,忽的一股强大的力量袭来,它知道,那是契约咒的力量把它收入了他的身体,可这家伙还要历四十九道天雷,那天雷还是非同小可的,一个说不准指不定就被哪一道天雷给劈死了,他这回把它收入他的契约空间里这不是摆明了要死也要拉着它垫底吗?不由的大吼出声,怒骂着:

    “该死的混蛋!你坑老子啊!要死自己去就好了,为什么还要拉上我!”

    突然间,它有股想哭的冲动,早知道,它宁死也不要被那老头威胁,被坑来当契约仆兽了,现在,还不知会不会被天雷劈焦,真的太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