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38 惊险激战!真实容颜!

    而后面,那四峰主看到自家师尊又拿出了毒针,不由的眉头一凝,眼中尽是忧色,师尊以强者之姿对战那些小辈本就已经会让人说闲话,现在若是再用毒针,那岂不是会被众人所不耻?他们四人相视一眼,想要开口,却又不敢开口,师威难犯,若是说了师尊定然会恼怒成羞,可不说,眼睁睁的看着又让他们难以抬起头,这左右为难,应当如何是好?

    玄月他们与那四峰主的弟子们交战,根本顾不上沐宸风,也没料到那假的云鹤丹神会在众目睽睽之下再次用毒针来对付他们,沐宸风正与那凌子寒交手底着,根本顾不上后面那假云鹤丹神,而那假的云鹤丹神眯着眼,趁着他此时应接不暇的时刻手一扬,三枚泛着黑色光芒的毒针咻的一声朝他的后背射去,凌厉而夹带着杀机,惊得周围众人惊呼出声。

    “啊!小心后面!”

    “小心后面!”玄月和墨他们也大声喊着,看到那泛着黑色毒素的本枚毒针射向他后面的心脏位置,他们知道,这个人是想要致沐宸风于死地!他要瞬间取了他的性命!

    心头大惊,若是沐宸风死了,他们如何用唐心交待?可,此时他们被缠着根本无法分身,再加上那三枚毒针的速度之快,根本不是他们能挡住的,面对这无法施救的场面,他们愤怒非常!

    “该死的竟然敢背后伤人!我杀了你!”玄月怒喝声一出,身上强大的气息猛然爆发出来,手中凝聚一个风刃袭向跟他交手的弟子,当时持剑而起,双手持剑狠狠的朝那假的云鹤丹神劈下!

    “受死吧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下载!”

    底下的帝殇陌看着沐宸风危在旦夕,心不由的也一颤,看着那三枚毒针飞射向他,而他根本无法闪避之时,他的心猛然的在跳动着,沐宸风会说死吗?如遇死了,又会怎么样?这一刻,他也屏住了吸呼,心中有着说不出的紧张。

    而树上的老头儿一边低声的骂着那云鹤丹神使暗招,一边提气打算动手时,却感觉到空气中有些异样,抬头一看,不由的咧嘴一笑又收回了手。

    除了小老头儿之外,谁也没有想到,就在那三枚毒针就要射中沐宸风的后背时,不知从哪里飞射而出的三枚银针铿的一声打落了那三枚毒针,看到那三枚毒针被人打落,众人都怔住了,抬头一看,这一看,不由的睁大了眼睛,脸上尽是错愕之色与惊艳之色。

    天空之中,一只巨大的上古神兽火凤凰展翅飞来,在众人的头顶上盘旋着,美丽的火羽燃烧着火焰,垂落的凤尾火光摄人,凤凰的鸣叫声一出,那属于上古神兽的威压强大得让众人心头一震,只觉体内筋脉在澎涨着,血液在滚动着,而在这只强大的上古神兽火凤凰的背上,站着一名白衣飘飘墨发飞扬的俊美男子,男子面冷如霜,眸光寒光点点,眉宇间散发着一股摄人的强者威压,周身之上更是弥漫着一股尊贵而清冷的气息,他背着太阳光而来,身后的光芒斜射在他的身上,竟是让底下众人都不由的心头一滞,仿佛看到了九天之上的俊美谪仙,那股神圣与摄人的光芒,让人心生膜拜之意,有股想要向他俯首称臣的冲动……

    玄月几人看到沐宸风没事,心知定是她来了,果然,抬眸一看,那天空之中站在火凤身上的那抺白色身影不是她又会是谁?天下间,试问除了她之外,还有谁有这等摄人的风华?又有谁拥有这样凌驾众人之上的强者气势?就算他们知道她风华绝代,就算他们知道她飘逸脱俗圣洁有如九天仙女,但此时再看到她这样光芒四射的神态与风采,还是不由的晃了心神。

    帝殇陌痴痴的看她,看着她负手立于高处,衣袂飘飘,墨发飞扬,浑身散发着一股清冷摄人的尊贵气息,看着她展现着那只属于她的绝代风华,随意与洒脱,慵懒而清冷,这才是真正的她吗?曾经,曾经在那龙腾大陆的台上,她也曾展现出这样摄人的风华,当日的那一幕至今仍清晰的留在他的脑海中……

    看着这样光芒四射绝美尊贵的她,那样的高高在上,那样的神圣非凡,那样的风华绝代,他的心在痛,在滴血,如果不是当初错放了她的手,今日她就不会连一记目光也不会停留在他的身上,如果不是当初错放开了她的手,今日,那站在她身边的人,就会是他……

    然,错过了,就是错过了,任他怎么后悔也没有用,他追不回来,也弥补不了,终究,是他亏欠了她,也许正是因为如此,才要让他一生活在痛苦与后悔中……

    四峰主也惊讶的看向了上空,在看到那名白衣飘飘俊美如谪仙的男子时,也不由的微怔了一下,那哪是什么男子?那分明就是一名浑身散发着绝代风华的倾城女子,虽然她以男装打扮,不过以他们的修为,只消一眼便能看出她是男是女,只是,这名如此如众的女子是什么人?又是何时来到蓬莱仙岛上的?莫非是那数天前?可,当时他们都没听说有这样一名光芒四射的女子出现啊?

    凌子寒手中长剑一挥,挡下了沐宸风的攻击后便退开,抬眸往上一看,见是她时,深邃的目光不由微闪,眼底深处掠过话一道无人察觉的惊艳光芒。原来是她,她竟然也有一头上古神兽,当真是让他诧异,难道在那修仙界里上古神兽尤其还是血脉纯正的上古神兽都那么好找吗?这金丹巅峰实力的男子有一头麒麟,而她却有一头凤凰。

    自己的毒针被打落,那假的云鹤丹神怒目朝上看去,看到那站在凤凰身上以男装打扮的白衣女子时,眼中划过一丝狠厉的神色,喝道:“你是什么人!报上名来!”好个小小丫头,竟然敢坏他的事!真是该死!

    上空中,唐心居高临下的看着那底下的一幕,清眸在沐宸风和玄月他们的身上划过,见他们几人都没事后,这才让放下心来,眼底光芒一闪,点点寒光迸射而出,视线落在那飘浮在半空的老者身上,那名号称是云鹤丹神的老者,眼中浮现着阴狠神色的老者,怎么看都与那云鹤丹神有着天差地别的气质区分,尤其最为可恨的竟然是背后出暗招,如果不是她正好来了,沐宸风命在旦夕嗨,检察官夫人全文阅读!

    此人,当真是该杀!

    清眸中杀意划过,她睨了他一眼,清冷的声音带着一股威压从上空传出,清晰的传入底下众人的耳中:“我都没叫你报上名来,你倒敢叫我报上名来?”声音一顿,目光一眯,冷声喝道,混入了上古神兽火凤的强大威压瞬间袭出:“说!你到底是什么人!”

    唐心的话一出,惊呆了底下的众人,就连四峰主也不由错愕的相视了一眼,眼中尽是疑惑与不解,而那些修士们更是不用说了,一个个一头的雾水,他不就是那云鹤丹神吗?这里哪个人不知道?这年轻人真是奇怪,来进这蓬莱仙岛,竟然不知他就是那云鹤丹神,虽然这云鹤丹神手段不够光明磊落,但那模样在场的人有的十年前曾见过,自是不会有错的,再说,他手底下的四位峰主不也可以证明吗?

    没想到,那年轻男子看着出色不凡,却问出了这么一句怪异非常的话来,更让众人没想到的是,那飘浮在半空的云鹤丹神竟然在那白衣男子的一声厉喝之下身形晃动了一下,像是被什么袭压到了一样,看到他当即提气抵挡才免于被硬生生的从半空中压至地面的窘境。

    在众人的面前出丑,那假的云鹤丹神不由的紧拧起拳头,手背上青筋浮现,怒意仿佛无法压制就要破体而出,看着那站在凤凰背上的白衣女子,他怒极而笑:“哈哈哈哈!”响透半边天的笑声夹带着强大的威压震得众人的耳朵翁翁而响,疼痛不已,只听笑声骤然而止,衣袖一拂,厉声喝道:“好大个黄毛丫头!竟敢在本神的面前放肆!哪怕你有上古神兽火凤相助,但凭你小小一名元婴修士,也无法在本神的地盘兴风作浪!”

    周围的众名修士听到他的话,不由的心头一怔,这明明是一名男子,为何他却说他是女子?女扮男装?可这有可能吗?他们当中不少是化神期的修士,怎么会看不出她是一名女子?尤其,他还有喉结,举止又完全没有女子的那种拘束感,反而透着随意与洒脱的感觉,怎么可能会是女子?

    而一旁,云梦珊在听到她师祖的话后不由的看向了她的大师兄,心头微酸,大师兄早就知道那人是女子?抬眸看向那上方的那抺白色的身影,如果那人是名女子,那该是怎样的绝代风华?难怪一向对女色不上心的大师兄都会对她关注有加,原来,原来竟然是这样……大师兄他,他是看上了那个白衣女子吗?

    想到这,心下不禁苦涩着,她痴心一片,偷偷的喜欢着大师兄,从不敢对他说,是因为自卑,是因为胆怯,如今,知道大师兄看上了那名白衣女子,心下真的很不好受,她不由的又轻抚了自己脸上的面纱,是不是所有的男子都是钟爱美色的?是不是所有的男子都会爱上绝美如天仙的女子?都会为那样的女子而着迷?如果,如果她的脸完美无缺,如果她也有着倾城容颜,是不是也能收获一份爱情?让大师兄倾心于她?

    她抬眸看着那站在凤凰身上的白色身影,原来他竟然是她,她是女子,这样的一身摄人风华,绝美无双,试问,天下又有几个男人会不为她的美丽,为她的出众而动心?

    她是那样的自信,浑身散发着尊贵的气息。而她,常年面纱遮面,掩去面纱下的的容颜,只有遮住了脸她才能挺起胸的出现在众人的面前,她不敢让人看到她面纱下的脸,因为,那实在是太吓人了,而在这蓬莱仙岛中,只有少数的人知道她面纱下的容颜是怎么样的,当那些不知道的人用着惊艳爱慕的目光看着遮着面纱的她时,叫着她梦珊仙子时,她才有了少许的自信,只要别人看不到她的脸,她就是美丽的……

    然,这样的她,却得不到所爱之人的心,大师兄他的目光永远也不会落在她的身上。想到这,视线落在那正看看着那白衣女子的大师兄身上,也许是因为爱他,深爱着他,她能看出他此时眼中的情绪波动,她能看懂那深邃的眸光中划过的那一抺幽光代表的是什么。

    目光不由的黯淡下来,这一生,也许她都只能这样偷偷的爱着他,站在远处静静的看着他……

    “你的地盘?”

    高空之上,唐心挑起了眉头,似笑非笑的瞥了他一眼:“你确定这是你的地盘?”

    听到这话,那假云鹤丹神神色一凛,眼中划过一道杀机,盯着她,低低的笑了:“好个小丫头农家地主婆最新章节!本神就让你看看,这里到底是不是我的地盘!”声音一落,夹带着杀机的目光看向那一旁的四峰主,厉声喝道:“你们四人给我动手!把这小丫头给为师捉下来!我要将她千刀万剐!抽筋剥皮!让她知道得罪了的到底是什么人!”

    “这……”

    四人迟疑着,相视了一眼,不知应不应该动手,毕竟这事似乎总觉得有些不太对劲,可到底怎么不对劲,又说不上来。

    见他们四人迟疑着,没有动手的打算,假的云鹤丹神更是怒火攻心,厉声大喝:“怎么?为师的话你们也不听了?翅膀硬了会飞了是不是!”

    “弟子惶恐,弟子不敢。”四人一见他动怒,当即连忙拱手说着,正要动手之时,那上空又再度的传出了那清冷的声音,所说的话,更是让他们几人都呆滞在原地。

    “四位峰主,这个人根本就不是你们的师傅云鹤丹神,你们根本无须听他的话。”唐心的声音不紧不慢的再度传出,清晰的传入了底下众人的耳中,让听者都为之一怔,错愕的看着那上面的她,不明白她为何要说出这样毫无根据的话来。

    他似乎胸有成竹一般,仿佛知道绝对不会有人能拆穿他的面具似的,低声笑了:“好啊!又来了一个想要诬蔑本神的!说本神不是他们的师尊?哈哈哈,真是笑话!”

    “这是怎么回事?她说的是什么意思?”

    “就是,那云鹤丹神不是云鹤丹神?那谁才是云鹤丹神?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没可能啊!那四位峰主都尊称他为师傅,若不是他们的师傅,他们又怎会这样叫?”

    底下飞仙界的修士们,一个个议论纷纷,对面前的这事情着实是弄不清楚,不由的,都将目光看向了那四位峰主,喊着:“几位峰主,你们是云鹤丹神的弟子,你们总不会认错你们的师傅吧?快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说,这个人真的是假的云鹤丹神?那真的云鹤丹神又在哪里?十年前本尊曾见过云鹤丹神一面,说真的,与面前这云鹤丹神真的有很大的区别,至少,我们所认识的云鹤丹神就不是一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阴险小人!”

    众人的话一出,听着有理的四名峰主那早前冒出的疑惑与怀疑又再次的涌了上来,几人用着那怀疑的目光看着那有着他们师尊模样的老者,越看越皱起了眉头。

    “大师兄,你怎么看?”北峰主问着那北峰主,想要听听他的看法。

    “他们说的确实有理,而师傅的行为也确实怪异,与以前的确不同,但你们也知道,自从十年前接待了各方来者后,师傅这十年来的时间几乎都在闭关,也直到两年前才出关一次,又继续闭关到今年才出来,模样还是那模样,身形……”他看着那前面的师尊,经这样一想,面前的这师尊真的很可疑。

    另外的三位峰主一听,也点了点头:“大师兄说得也是,自从十年前开始,师傅闭关的次数的时间就长了,就算是有些怪异我们也看不出来,那现在这个你们到底是不是我们的师傅?如果不是,那我们的师傅又在哪里?”想到有可能错认师傅十年,他们一个个都是心头大惊,更担心着他们的师傅会不会已经遇难?师傅对他们恩重如山,待他们有如亲生,如果师傅真的遭遇不测,他们又有何面目留在这世上?

    “我在这里。”

    一个低沉的,沙哑的声音从高处传来,这个声音不带任何的威压,但底下的众人都是有修为之人,却是能清楚的听清这声音,四位峰主在听到那声音后浑身一震,猛然抬头往上看去。

    只见,就在那凤凰的背上,白衣女子的身后走出这一名衣裳破烂的老者,凌乱的白发披散着,瘦如枯骨,仿佛随时一阵大风一吹就倒下去一般,老者的面容不是他们所熟悉的,但那声音,那声音却是他们听了许多年,一直记在脑海里的声音,十年前,他们的师尊告诉他们,他在试丹时把自己的声音给伤了,声音变得跟以后不一样了,当时他们都没怎么在意,想着师尊一直炼丹,一直试丹,这只是小问题不打紧的,却不想,原来,这十年来他们侍奉着的师尊竟然是假的重生之军界千金最新章节!

    看着那上空处衣裳破烂枯瘦如柴的身影,不由的心下抽痛着,眼眶微红涌上了泪水,颤抖着声音哽咽的唤了一声:“师、师尊,弟子、弟子不孝!弟子不孝啊!”他们四人扑通一声的跪了下去,泪流满面的看着那上空枯瘦的老者。

    人的脸可以变,但声音却不能变,他们四个都是孤儿,是师傅带他们回来亲自调教才有今日成就,他们是听着师尊的训示长大的,师尊的声音多少年都是那样,从没变过,只要一听,他们就知道那上面的人真的是他们的师尊,只是,基于对师尊的敬仰,师尊的话他们从来都是深信不疑,才导致了他们一直错认师尊,不知道这十年来多次闭关的师尊竟然是假的!

    他到底受了什么样的苦?竟然瘦成那样?这些年,他又是在什么地方?

    看着那四位峰主扑通的一声跪下,所有人都惊呆了,难道真的说,那上面衣裳破烂的老者才是云鹤丹神?那,一直出现在这里的这一个人又是谁?

    凌子寒也是一怔,目光看向那上面衣裳破烂的老者,容颜不是师祖的容颜,但师傅他们却都认定,他才是真正的云鹤丹神,那不就是说,这个下了命令说什么要统一飞仙界的人并不是他们的师祖,而只是一名不知从哪里来的假冒的人而已?他的脸色多了一分的凝重,能瞒过他师傅和另外的三位峰主在这里生活十年,此人,非同一般!看着那上面衣裳破烂的师祖与她站在一起,他不由的心一松,这样一来,那他就不用与她为敌了。

    相对的,那假的云鹤丹神看到那站在火凤背上的老者时,那破烂的衣服,那凌乱的白发,以及那枯瘦的身体,目光不由的一眯,眼中闪过愤怒与阴狠,这个老不死的!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是什么人把他放了出来?该死的!竟然在这样的时刻出来毁了他的大事!

    怒火与恨意在胸口处燃烧,身上的气息夹带着凶残阴狠的杀气迸射而出,周身之力狂风呼呼而起,如同爆走一般的澎涨而出,看着那四峰主跪地痛苦的模样,再看那高处老者静立看着这下面的平静目光,他忽而低低的笑了,笑声夹带着强者的威压,一圈圈的气流波动在空气中传开,传入众人的耳中,同时的也震得地面微微晃动,让那些实力较低的弟子和修士们纷纷大呼出声。

    “啊!好痛……嘶……别笑了……别笑了……啊……”

    有的弟子在地上打滚着,弄得一身白衣净是灰尘与落叶,他们表情痛苦的大喊着,双手捂着耳朵,痛呼的声音杂乱的掺和在一起,隐隐的可见鲜血从他们的手指缝中流出。

    看到弟子们的耳膜被笑声剌破,鲜血流出,四峰主迅速上前凝聚出一股气息设下结界抵挡住那夹带着强大威压的笑声,众人可见,那一股肉眼可见的强大气息形成的结界将那笑声隔绝,被护住的众名弟子们一个个这才缓下气来,不停的喘着气,汗水直冒,脸色泛白。

    “你到底是什么人!胆敢冒充我们师尊,真是该死!”四位峰主怒喝一声,设下结界后,当即飞身跃上前,四人各站一边将他围在中间,体内灵力一涌,双手间弥漫出强劲的气流,随着他们身上涌出的那四股强大的气流在空气中涌动,整个周围的气息也低沉了下来,如天瞬间天塌了下来压在胸口处,只觉胸口处一阵的窒息。

    “我的好徒儿,我不就是你们的师尊吗?怎么连为师都不认得了呢?”那假的云鹤丹神阴测测的笑着,看着他们几人双手间凝聚而出的气息,阴冷的眼中划过一丝歹毒的光芒,视线从他们的身上移开,落在说那天空处站在火凤身上的白衣女子一眼,周身杀气四现。

    “该死的臭丫头,坏我好事侯门闺秀最新章节!我就先杀了你!”

    蕴含着杀气的声音一出,沐宸风和玄月他们神色一凛,看得出那个他假的云鹤丹神已经处于捉狂的边缘,今日事情一败露,他的统一飞仙界的大计就更加不可能实现了,他将这股怒火与恨意全部放在了唐心的身上,那模样,分明就是不杀死她势不罢休!

    就在那假的云鹤丹神狠厉的声音一落下的瞬间,沐宸风和玄月以及莫子漓还有墨他们四人猛的提气飞身而起,挡在了半空之中,哪知,就在这时,那假的云鹤丹神睨了他们四人一眼仰头大笑出声,笑声骤然一收,猛的扫向那四名峰主:“你们也相怕当我去路,那么,我就一个个的杀了!让你们一个个都下地狱!”

    狠厉的声音一落下,他抬起头挑衅的看着上空衣裳破烂的老者,扬声阴测测的笑道:“老不死的,没想到你还有重见天日的一天,是那个该死的臭丫头救你出来的吧?哈哈哈,我告诉你,这十年来,我当着这蓬莱仙岛的岛主,你的四个孝顺的弟子每天早晚都来给我请安,为我守关,我时常在想着,我就要让你活着,活着等有一天看到这我拿到了你的一切,毁了你的一切!你知道吗?今日若不是被破坏了,今日一过我就会毁了你这蓬莱仙岛,让这蓬莱仙岛永远消失在这世上!”

    “哈哈哈哈!我的乖徒儿们,你们可知道就在你们早晚请安孝敬着我时,你们的师傅被我怎么折磨吗?”他似乎是恶意的,存心的想要让那四个峰主内疚,自责,阴测测的对他们说着:“你们不是想知道我到底是谁吗?看清楚了,这才是我本来的容貌!”

    他从空间中拿出一瓶药水喝下,不过眨眼的时间,众人就看见那一张脸掉出了一层层的皮,那些皮落在地上,露出了那里面的真实容颜,那是一张被火烧过的脸,丑陋得让人无法直视,兴许是这张本来的容颜一直原本就是烧过的,又被盖在假脸下面,此时,还有一些的溃烂,看得众人猛的倒抽了一口气。

    “我就是云鹤那个老不死的同门师兄!我的这张被毁的脸全是拜他所赐!他拿走了属于我的一切,我就要毁了他的一切!哈哈哈哈!你们以为你们这么多人我就怕了?告诉你们,我的人也藏在了蓬莱仙岛上,本来是打算等到时屠杀的,既然现在事情都败露了,那正好!你们都给我出来!今天就将这里的所有人都杀了!让他们全部见鬼去!”

    疯狂的声音带着浓浓的恨意与狠厉,他的话,让四位峰主一惊,蓬莱仙岛上还有除了现在在场的人之外还有衣别的人?这、这怎么可能?

    果然,当他的话一出,那原本站在一旁的几位峰主的弟子们竟然全都跳了出来,一个个持着剑对着四位峰主,神色一变,变得杀气凛冽,阴狠无情!

    “你们、你们想要造反啊!”四位峰主一怔,没想到站出来的会是他们的弟子,可,目光一凝,却又觉得不对劲。

    “师傅,只怕他们也被掉包了!”凌子寒扫了那些此时神色全然一变的白衣弟子一眼,四位峰主门下,竟然每一个只有几个实力较为出众的没被掉包,想必定是他们的实力让他们不好下手,只是,能换了这么多,而且还是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明显就是预谋已久!

    “该死!”四位峰主怒声一喝:“你杀了我们的弟子!”

    “哈哈哈哈!你们的弟子早就让我喂我的凶兽了。”说着,瞥了那火麒麟和火凤一眼,阴沉沉的笑道:“两只上古神兽?今天你们都想找死,我就让你们见识见识,什么才是真正的凶兽!穷奇!出来!”

    “嗷!”

    一声似狗非狗的吼叫声传来,一道光芒从那毁容的老者身上飞闪而出,落在了他的身边,当看到那只模样凶残暴戾的凶兽时,不少的修士惊呼出声。

    “天、天啊!上、上古凶兽穷奇!”

    “那是靠吃人为生的凶兽,不好!快跑!”

    惊慌的声音四处响起,那些实力低弱的弟子们纷纷躲到了远处,而那些修仙界的修士们此时是惊得站不起来,上古凶兽穷奇,他们只曾听说过,却不曾见过,此时看到这模样如此凶残暴戾的凶兽,吓得双腿发抖哪里还走得动?

    飞仙界的强者们看着那只上古凶兽穷奇,也是震惊非常,心下惊惧不已,凶兽可不比神兽,尤其是这上古四凶兽之一的穷奇,它以食人为生,抑善扬恶被称之为恶神,其实力之强大,断然不是神兽可以与之相比,哪怕,那年轻人这边有着一头火麒麟的一只火凤,也断然不可能会是上古凶兽穷奇的对手绝代风流神仙手最新章节!因为,四大凶兽可是真真正正战斗型的战斗兽!其威猛与强大哪怕是他们化神期的强者遇到它也只有死亡的份!

    半空处,沐宸风眯着凤眸打量着那号称四凶兽之一的穷奇,穷奇身体的大小与牛一般,但它的外形却属于虎形,说是虎形,那皮毛却又与刺猬一样,尖尖的,坚硬的,像是一根根的利剌,头顶中间长着半弧形的独角,那双眼睛泛着凶残的金光,似雄鹰一般大张开着的翅膀与身体皮毛的颜色相同,都是暗红泛暗紫色的,锋利吓人的牙跟锯子一般,密而尖,就好像是为了吃人而天生的一样。

    不可否认,这头穷奇身上散发出来的那股暴戾与凶残的气息是上古神兽所不具备的,上古神兽就算再恶再凶也凶不过号称四大凶兽之一的穷奇,那个人的实力本就非同一般,此时再加上一只上古凶兽,想要取他性命还真的不是一件易事,甚至,如果不小心,死的那一个还会是他们。

    此时,穷奇盯着面前的人类就好像在盯着可口美味的美食一般,张了张嘴,卷了下舌头,流着口水,那泛着凶残光芒的眼睛还隐隐的带着几分的兴奋在众人的身上打量着,像是在看哪个人比较好吃一样,单单是那目光,就已经让人惊悚不已。

    “上古凶兽穷奇?”

    唐心也打量着下面那头凶残的凶兽,能被列为四大凶兽之一,自是非同一般,看着那上古神兽穷奇身上散发出来的凶残气息,她以神识问道:“火凤,你和麒麟联手也打不过它一只?”

    火凤拍了拍翅膀,同样以神识回道:“娘亲,一对一我不是上古凶兽穷奇的对手,若是和那头麒麟联手,那也顶多只能跟它打个平手,不过再加上里面那头暴龙,我们这边稳胜不输。”

    “哦?那我知道了。”唐心目光一眸,眼中划过一丝笑意,那来个围攻就成了,她也不信他们那么多的上古神兽和神兽加起来会打不过这一只上古凶兽。

    而不知她与火凤在交谈的云鹤丹神眼中则划过一丝担忧,道:“没想到这个老贼竟然契约了一头上古凶兽,这可不好办了,如今我的灵力被封,根本不法帮忙,你们的实力又还太弱了,单凭我的四个徒儿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唐心看了他一眼,道:“前辈,不用担心,不是有一句话叫绝处逢生吗?再说,现在还没打呢!谁胜谁负还很难说。”她目光微闪,视线落在那头上古凶兽的身上,她记得她胖子哥哥说过,他也有一头上古凶兽,就不知,如果两头上古凶兽打起来,会是哪一只赢?

    上古凶兽为那个人的本命契约,如果杀了他,那么上古凶兽也掀不出什么风浪来,本命契约就是生死与共的,她就不信以他们这么多人和这么多的神兽会对付不了他们。

    就在这时,那毁了容的老者拍着身边的穷奇,阴测测的笑着:“穷奇,我知道你一定饿了,今天就放开胃口吃吧!把他们全部都撕成碎片吞进肚子里!”

    早就已经迫不及待的穷奇一听这话,张开大嘴吼叫一声,翅膀一拍,当即飞身跃起扑向了沐宸风他们,强大的上古神兽气息弥漫而出,瞬间与空气中的威压相互碰撞着,摩擦出丝丝破风之气。

    而在这时,站在火凤身上的唐心扶着身边的云鹤丹神,眸光一眯,眼中掠过诡异的光芒,低声大喝:“都给我出来!聚齐火力围攻那头凶兽!让它知道我们不是好惹的!”

    随着她的声音一落下,数道光芒从她的身上闪出,那剌眼的光芒让周围的众人都不敢直视,抬手一挡的同时,再抬眸看去,不由的被那上空之处的一幕惊呆了哑医全文阅读。

    “这、这都是她的契约兽?怎么、怎么这么多……”

    众人不可思议的看着那半空的一幕,地上跑的,天上飞的,水里游的,竟然全都有,那一只只的灵兽,不!应该说,神兽与上古神兽!有的飞在天上,有的落在地上,全都做出了随时战斗的准备,那从每一头神兽和上古神兽身上散发出来的强大威压相互形成着,还真的就像那白衣女子所说的一般,那架势,那模样,分明就是围攻!

    上空中盘旋着的上古神兽火凤和青鸾,以及一条瞪着一双虎目的青龙,下地面上站着的则是两头神兽级别的白纹虎王和一条泛着蓝色光芒同样也是神兽级别的蓝灵蛇,随着那些契约兽的出现,火麒麟飞身一跃也加入其中,停落在半空处,而墨则唤出了银龙落于地面,玄月叫出的同样也是一只上古神兽,白虎,而莫子漓叫出来的则是独角神兽。

    别说是那周围的那些修士,就是四位峰主和云鹤丹神也被他们几人惊到了,这才几个人?竟然叫出了十来只神兽?其中包括四五只上古神兽?这几个人也太变态了吧?还是说,在修仙界那地方,上古神兽就真的那么好找?竟然她自己一个人就契约了那么多只?

    站在下面一旁的帝殇陌看着她竟然一个人有着那么多的契约兽,而且还有数只上古神兽,不禁觉得不可思议,回想当初有修仙者为她测试灵根时,明明说她没有灵根的,但是,现在她无论修为还是实力都远远在他之上,就连那契约兽也比别人要多上数倍,让他感觉到,他现在是有多少的渺小,多么的不堪一击……

    而一旁,凌子寒和云梦珊也惊讶的看着唐心他们,他们才几个人,竟然就有十来只这么强大的上古神兽和神兽,哪怕,就算是一只两只不是上古凶兽的对手,但这一起上那上古凶兽穷奇就是有三头六臂只怕也应付不过来,更别说这十来只契约兽加起一起后的战斗力了。

    原本提着的心也微放了下来,谁也没想到在这里竟然会出来一只上古凶兽,而且还是有恶神之称的食人凶兽穷奇,如今看到这双方的战斗力,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几人的契约兽加在一起,直逼得那上古凶兽穷奇进退不得,看着那一只只围着它的神兽和上古神兽,穷奇当下便保持着敌不动它不动的作战方式,虽然它是战斗一类的凶兽,但一下子出来这么多只上古神兽和神兽,这不摆明了以多欺少群殴吗?它穷奇也是有智慧的凶兽,会傻乎乎的以一对十吗?

    眼见情势不妙,它当下就将捕食的目标移开,落在了那些修士的身上,那些人类弱得很,也没这么多契约兽等着它,还是先吃上几个再打也不迟。

    唐心见到到穷奇的目光时不时的落在那些修士身上,不由的唇角一勾,对青龙它们说:“青龙,听说这头凶兽很厉害,你们就好好的教训教训它一下,让它知道到底谁厉害些!”

    “哼!不就是只凶兽吗?还是只食人的凶兽,哪里用得上我们全部一起上?单单我和火凤还有麒麟三个就已经足够对付它了。”青龙扬声说着,对白纹虎王他们说:“你们把那些人都给搞定了,这头穷奇就让我们几个来对付,这可是上古神兽与上古凶兽之间的较量,你们神兽就不用插手了。”

    闻言,白纹虎王它们看向了唐心,见唐心点点头,这才低吼一声飞扑向那些白衣弟子。而另一边,随着白纹虎王它们的嘶吼声传出,青龙火凤麒麟还有白虎四头上古神兽全都在一瞬间扑向了穷奇,穷奇被青龙它们四面包抄扑了上来,还没来得及拍翅飞起就被按倒在地上殴打着,撕咬着。

    青龙的龙尾一甩,重重的一击便直直的拍向了穷奇侧脸,砰的一声传出,伴随着一声哀嚎,白虎锋利的爪子一张,咻的一声划过穷奇的皮毛,硬是将它身上那厚实的皮毛给撕扯了一块下来,麒麟爪子重重的一按,砰砰砰的声音响起,就连地面也在微微震动着,火凤更直接,一把火就烧上了穷奇的尾巴,尾巴一着火,穷奇更是惨叫不已的想要翻身逃起,哪正又被青龙和麒麟按住根本起不来,不多时,烧焦的气味便在空气中传出,看到那狂揍乱殴的一幕,众人不由的倒抽了一口气,冷汗直冒惊悚不已国手丹医TXT下载。

    天呐!谁说上古神兽的战斗力比不上上古凶兽穷奇的?瞧这打架战斗的架势,就是再来一只上古凶兽也不是它们的对手啊!四只上古神兽各施本领,那狂揍的声音伴随着穷奇哀嚎的声音一声高过一声的在空气中传开着,直听得他们心惊胆战,带着惊恐与敬畏的目光不由的朝那带着云鹤丹神已经落在不远处的唐心看去,此人真的太可怕了,手底下有这么多的强者和强大的契约兽,就算她的实力只是在元婴期,但是放在飞仙界除了那强者榜上的强者之外,只怕也没人敢当面去挑衅她,与她为敌……

    这一幕,让那毁容的老者最是气愤,穷奇的实力能轻易的捕杀一名化神期的强者,而如今,却被那四头上古神兽围殴,看得他真的是气愤不已,当即大声喝道:“穷奇!站起来!区区四只神兽怎么可能是你的对手?快反击!”声音一落的同时,他手中凝聚两股力道飞袭而出,击向了四名围着他的四位峰主。

    “去死吧你们!挡我路者!通通都该死!”

    强大气息的涌出,让四位峰主措手不及,纵使在最后瞬间运气抵挡,却仍被击退了数米,他们震惊的看着他,怎么说也有十年的时间了,就算十年间他一直在闭关修炼,却也没想到他的实力竟然比他们高出那么多,他们四人都已经是飞仙期的强者,而他,一个气流能将他们击出数米之外,实力定然在飞仙期以上!

    树上,小老头儿一手抱着大树一手抚着胡子眯着眼看着那假的云鹤丹神,对他将那四位峰主击出数米之外毫不意外,他在里看了那么久,多少对这些人的实力也摸得差不多了,倒是没想到这假冒的云鹤丹神还有只凶兽。

    半眯着的目光划过一道睿智的光芒,那只凶兽穷奇虽是恶神,不过不可否认它战斗力的强大,虽然是以食人为主,不过也有吞食恶鬼的本事,倒也不是没有什么可取之处,他那徒弟儿也就那只麒麟兽,比那帝女星可少多了,怎么也得再契约一头战斗力强大点的才行,嗯,可以考虑考虑让他把那头穷奇给收了。

    击退了那四位峰主后,那毁容老者阴狠的目光盯住了唐心所在的方向和那云鹤丹神,眼中杀意一现,下一刻,只见身影快如闪电的朝他们两人掠去,手掌成爪形,夹带凌厉的气刃直抓向那云鹤丹神,打算先取了他的性命,哪怕,看到他杀意腾腾的攻击时,那旁边的白衣女子竟然也不闪不避,反而瞬间将老者推开,自己迎了上来。

    “前辈,先到一边去!”手一转,将那名老者推给了那不远处四峰主之一的北峰主,那北峰主顾不得自己体内还没平复下的气流,连忙上前扶住他的师尊,忙紧张的问:“师尊,您怎么样?”

    “我没事,只是一身灵力被封住罢了。”他摆了摆手示意没事,目光落在前面唐心的身上,心下有些担心。

    “师尊,您先到这边休息一下,不要让那气流伤到了。”另外的三位峰主也迅速围了过来,将他带到了不被气流波及的地方,这才放下心来。

    云鹤丹神见唐心有些抵挡不住了,便对他们几人说:“你们去帮一下那小丫头,她还不是那老贼的对手,不要让她被伤到了。”

    “是。”几人一听,留下一人守护着他,其他的三人则迅速飞身而出加入战斗中。

    沐宸风和玄月他们见状也持剑而上,他们的修为虽然并不如那四位峰主,但多多少少也能帮一下忙,毕竟,放眼这整个蓬莱仙岛还真的就属这毁容老者的实力最强了,比飞仙期的实力还要高,那就是仙者级别的了,这样的级别在修仙界根本不可能有,至少,他们就不曾听说过出现这样高阶别的修仙者。

    凌子寒见状,也迅速的加入战斗中,帮忙对付那毁容老者,只是,哪怕是众人围攻他一人,竟然也占不到半点便宜,而另一边,穷奇着实是被青龙它们揍得恼火了,愤怒的一声大吼,整个身体腾飞而起,也拼了命似的去战斗,它本就是战斗类的凶兽,身上坚硬的厚实皮毛是它的保护壳,虽然被火焰烧焦了尾部和身体的一些地方,浑身疼痛不已,却也正因为如此而激发起了它的凶残血性,想它堂堂上古凶兽竟然被几只神兽围殴了,这让它如何抬起头来?怎么也得反击回去大明流氓艳遇记最新章节!

    “嗷嗷!”

    低吼的声音从穷奇的口中而出,它飞落在半空翅膀张开着,凶残的目光紧盯着青龙和火凤它们几个,咧着嘴露出了那如锯子一般锋利的牙齿,亮出了它泛着嗜血寒光的爪子,下一刻,猛的飞扑上前,用着头顶上的独角狠狠的撞向白虎的身体,白虎反应不及被重撞了一下,身体飞出数米之外,而就在它还没调整平衡度时,那穷奇猛的直窜而来,连喘口气的时间也没有直接就扬起锋利的爪子朝它抓来。

    “咻!”

    厉如破风之声的锋利爪子在空气中划过,咻的一声带起一股凌厉而骇人的气息,白虎闪躲不及,好在被青龙的尾巴卷着它的后腿拖着避开,才免于皮开肉裂。

    “比撞的就来瞧瞧,看看谁的力气大!”麒麟雄壮的虎躯飞一般的扑向了穷奇,它与穷奇有几分相像,亮出的都都是锋利的爪子,麒麟头一低,猛的就往上一顶,穷奇见状也不退避,同样的也低头撞了过去,一神兽一凶兽同时飞扑而出扑到一起,只听砰的一声,空气中两股强大的气流砰的一声散开,穷奇和麒麟也都因这一撞而被自己的力道而反弹了回去,重重的摔落在地面上。

    “砰!”

    麒麟的穷奇分别摔落地面,撞击到地上时在那地上撞出了深深的一个窟窿,穷奇一见周围因气流的涌动的尘土的弥漫便趁着这时闻着人类身体的气味飞扑而去,朦中张开大嘴露出那锋利的牙齿,一口咬下了一名修士的手臂。

    “嘶!啊!”

    倒抽气的声音伴随着尖锐的惨叫声传出,惊得众人心头猛然一震,没人看见那浓烟之处出了什么事?只能听到传来一声骨头咔嚓的碎裂声,以及闻到那空气中弥漫着浓浓血腥味,虽没看见,但听着那惨叫声和骨头的咔嚓声,其人的人隐约也猜到定是有人成了穷奇的裹腹之物,在惊叹于穷奇的速度之余,更震惊于它竟然会趁着那尘烟而扑上了修士咬了下去。

    穷奇撕咬下那名修士的手臂后,直接飞上了天空前爪抓着就在那里啃咬着,如锯子盘的利齿一张一合的尽是血肉,那握着那条手臂的爪子也沾满了鲜血,血淋淋的一幕看得那些修士全惊掉了魂,一个个脸色惨白的颤抖着,想站起逃到一旁,却发现自己从刚才到现在就一直处于惊吓的状态,身体不受控制的打心底涌上恐惧,无法让身体不颤抖,也更无法从地上站起。

    “该死的吃人兽!还真的当着我们的面吃人,真的是不将我们放在眼里!我们上!把它给撕了,让它见识见识我们的达成!”青龙大喝一声,虎目一瞪,咻的一声飞窜上前,火凤也从另一边围上,穷奇一见想要退开,却见前路后路都被挡住,当下将那手臂塞进嘴里,腾出手就要去攻击青龙,却不见青龙的龙爪一张就扯住了它的翅膀,另一边火凤的凤爪也将它的翅膀扯住,带着它就往上飞去,狠狠的把它的头撞向了那山峰之处的巨石上。

    “砰!”

    响亮的声音传出,这一撞击让让穷奇的脑袋晕了晕,虽然说它皮厚头也坚硬,但这撞法谁也顶不住啊!更别说被它们扯着翅膀就那样撞向巨石,拿脑袋去撞巨石,不晕才怪。

    另一边,久战不谈下的唐心一行人越战越觉得那老者强大得变态,他们这么多人对付他一个竟然也没讨到便宜,反倒让他们自己的体办越发的消耗掉,速度渐渐慢了下来,唐心也不由的退开了一些喘着气,想着他到底是怎么回事?一个人就算再强也是有极限的,怎么可能越战越勇?体力也如初?而且刚才沐宸风的剑明明划过他的身体,但却只破了衣服半点伤也没有,这到底怎么回事?

    她盯着他看,忽的脑海中灵光一闪,好像在先前的战斗中,他翻身跃起的一瞬间拿出了什么东西服下?难道是吃了丹药?她曾在龙腾大陆炼制那瞬间提升实力的丹药,但也没能像他所吃的这样持久,想到先前他用毒针的攻击,不禁拧起了眉头,看来,他不仅实力强大,而且还是一名品阶不低的炼丹师,他的炼丹本事就算是没有云鹤丹神的高,但相信也不会低到哪里去,那么,他们要怎么样才能将他打败?取他性命?

    “哈哈哈哈重生之天价村姑全文阅读!无知小辈!就凭你们这点身手怎么可能是我的对手?我已经没兴趣再跟你们玩了,是该结束了,都受死吧!看招!”那毁空老者仰天一笑,突然间双手吸收起周围空气中的气息,汇聚成一团凝聚在他的双手中,众人可以看到,他的双手缠绕着那一股强大的骇人气息,呼呼而起的狂风如同野兽一般的在空气中咆哮着,骤然间,他眼中厉色闪过,手掌一番数道气流伴随着一声厉喝飞击而出。

    “天罡破日!杀!”

    “咻咻咻咻!”

    一连的几声破风之声袭出,那速度之快让所有人都措手不及,也就那么一瞬间,就看到那气流的攻击已经来到面前砰的一声击中了他们的胸口,那速度快如闪电,其威力更是无穷,看似小小的一道气流竟然将四位峰主和玄月莫子漓还有墨击飞离出去,重重的摔落在地面上。

    “嘶!噗!”

    几人猛的倒抽了一口气,只觉胸口处血气上涌,喉咙一甜,猛的喷出了一口鲜血,胸口瞬间传来一阵剧痛,想要起身竟也无力起身,只能半趴在那地面上,轻喘着看着那还在跟毁容老者交手的三人。

    是的,就只剩下唐心沐宸风和凌子寒三人了,正因为这样才让他们担心不已,以他们三人之力能否战胜那变态的老者?这个结果是未知的,他们谁也不知道。

    云梦珊见连师尊他们都被打伤,看着大师兄步步被逼紧,情况也十分危险,顾不得会将杀身之祸引上身,当让拿出琴抱在胸前,纤纤十指夹带着一股内劲铮的一声拔动了第一个音符。

    “铮!”

    “铮铮铮铮……”

    琴弦的声音从慢到快,如同溪水细流,却又猛然间飞溅而起,琴声瞬间变得凌厉,如同正在跳着优美舞蹈的舞姬突然间拿出利剑杀气腾腾的做出攻击,音攻的声音一出,她利用着空气间的气息化成利刃袭向那毁容老者,想要帮她大师兄一把,却不想此举更是激怒了那毁容老者,更是对那凌子寒招招致命,面对如此凌厉的攻击,凌子寒也不禁招架不住,一个闪躲的反应慢了几分,那毁容老者已经一掌狠狠的拍来。

    “砰!”

    “噗!”

    他的身体也不由的被击飞了出去,而就算如此,那老者也没想到放过他,似乎想要亲自了解了他的性命让他没有存活的可能性似的,身后的沐宸风和唐心的阻挡被他以强大的气流击退,猛的一倾身,手掌一翻再度的冲着那凌子寒的胸口拍下一掌。

    “跟我作对!去死吧!”

    “大师兄!”

    云梦珊惊呼一声,看到这一幕整颗心几乎都跳了出来,见她大师兄被拍飞的方向正是她这边,脑海里瞬间一片空白,只知道她不想他死!不想看到他死在她的面前!当即提气飞掠而上,将她推开的瞬间自己想要闪开已经来不及了。

    “梦珊!”她的师傅北峰主看到这一幕,不由的惊呼出声想要上前去救她,然,仍是慢了一步。

    “砰!”

    “噗!嘶!”

    重重的一击没人知道用了几分的力道,但看到那云梦珊白色的身影如断线风筝一般的飞了出去,白色的衣裙在半空中扬动着,那遮着脸的白色面纱被她吐出的鲜血喷得一片腥红,面纱脱落飘飘荡荡的在空气中缓缓落下,轻轻的掉落在地面,同时,也露出了她那一直掩藏在白色面纱之下的容颜,一张只有几个人看见过的容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