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37 强强对决!药灵诞生!

    蓬莱仙岛的一个广场上空,传来了一阵开怀的大笑,没看到人,但那笑声却让底下的众人都觉得有着莫名的不安与诡异,这里往年是用来招呼八方而来的强者的,不过,如今却绑着八方而来的修士,将他们全都捆绑着丢在那台下面的一块空地上,等候处置,周围高山林立,参天大树并立那台的两边,周围站着上千名蓬莱仙岛的弟子,而在那台中间的正前方,一处高峰的半空处则有一个突出的石阶,那里只有一人的位置,那里,蓬莱仙岛的人都知道,是他们的师祖,云鹤丹神专属的位置。

    呐喊着在岛上传开着,直达上空,在天空中回响着,一声高过一声与那大笑的声音混杂在一起,在石台前方约二十米的地方,左右两边各坐着两名中年男子,他们便是云鹤丹神手底下的四位弟子,也是四峰的峰主,每个峰主的门下都有着十几名的弟子,这十几名的弟也个个身手非凡,天赋异禀,丝毫不逊色于前来蓬莱仙岛求取丹药的各方强者们,此时,他们各站在他们师尊的身后,静看着那被捆绑着倒在石台下地上的众名修士。

    在北峰的峰主身后,一名白衣男子看了那些被捆的修士一眼,深邃的目光在那些修士的脸上掠过,没有看到那个人,不由的目光微闪,看向了身后的小师妹,云梦珊。

    云梦珊看到他的目光,不由的微闪,上前来到他的身后,低声说:“大师兄,他、他不见了,应该是在这岛上的某一处,我已经让人在找了。”

    闻言,男子沉声应了一声,泛着凌厉光芒的目光从她的脸上移开,负手而立,视线在周围扫过,最后目光落在了那地上的那些人上面,那里还有她的三名伙伴,她,还会出现。

    地上,被捆着的众名修士在众人的呐喊声中猛然惊醒,翻身想要跃起来之时,却见自己身上捆着绳子,不由的一惊,朝周围看去,看到那周围上千名的蓬莱仙岛的弟子在那扬声呐喊着时,不由的心一沉,他们竟然中招了?本想运起体内灵力冲断身上绳子,谁知,一身灵气丝毫提不起来,灵气完全提不出,就算他们有着契约灵兽也无法在这一刻出来,要知道,只有着强大实力的特殊神兽才会在这样的情况下自由出入空间,但,他们此时灵气完全提不上,几乎可以说灵兽也被封死在里面!

    “这是怎么回事?”

    完全受制于人,此时就算是一个炼气期的修士也可以取了他们的性命,这样被动的处于劣势,他们心惊着,背后冷汗直冒,为了求丹药来到这里,此时连丹药都没着落,反而眼看着连性命也要搭上,能让他们不惊惧吗?

    然,比起修仙界的修士,飞仙界的强者明显的淡定很多,毕竟是见过风浪的人,就算是此时处于这样的困境中也丝毫没有表现出他们的惧意与胆怯,要知道,他们都是强者暧昧不是罪最新章节!化神期的强者,他们有他们的尊严,久居上位的强者气势让他们不容许流露出半点的惧意,因为他们知道,若真的出现惊惧的神色,那就真的完了,在强者的面前,弱者永远都是可以随意扼杀的!

    几百名的修士当中,除了那些飞仙界的强者镇定如初之外,就算玄月和莫子漓几人了,他们和另外的两名飞仙界的强者一样,将一身的灵气敛了起来,此时几人也靠坐在一起,不远处,帝殇陌和他的师傅相视一眼,慢慢的往他们几人身边移去,只是,当帝殇陌见唐心和沐宸风没在时,目光微闪了一下,心下有些担心。

    她是去了哪了?和沐宸风一起吗?会不会遇到什么问题了?

    四位峰主则看着那几百名各方修士,不由的微拧着眉头,一脸的沉思,他们也不知师尊为何要下这样的命令,但是,师命不可违,这是他们从入师门便发下的誓言,不管师尊怎么做,他们都不能违背,哪怕,他做得再不对,他们也只能听从他的命令行事。

    四位峰主身后的弟子们也都自有所思,虽然不解,但,这是他们师祖的命令,只是,不知将这些修士捉到这里后,又要做什么呢?

    这时,天空之处踏着清风飞掠而来一名穿着宽大白色衣袍的老者,老者生着一副仙风道风,身形稳健的在空中掠过,白色的衣袍拂动,似那云中仙人踏风而来,一身摄人的威仪让底下的上千名弟子全都不约而同的低下了头,不敢放肆的直视与打量这蓬莱仙岛最是尊贵的人物。

    而,玄月几人则见,那老者有着一把长长的白发胡须,眉毛头发全是白的,面色红润精神抖擞的样子,只是,他半眯着眼睛,那眼中掠过的莫名暗光无人猜得透是什么意思,虽然看似一副的仙风道骨,然,对于他们而言,他们却看出了他身上一丝隐藏起来的煞气与暴戾的气息,那是从他眼中闪过的一丝神色中捕捉到的,这让他们很是不解,传闻,这云鹤丹神非同一般,一副仙风道骨却不暴戾,可,这人眼底为何会掠过那样的光芒?

    众人看着他旋身一转,白色的宽大衣袍一拂,在那半山腰上突出的那个地方盘膝坐下,居高临下的俯视着众人。

    “弟子拜见师尊。”

    四名峰主站起身来,恭敬的拱手一礼。

    “嗯。”淡淡的应声透着一股摄人的威仪,扫了众人一眼,将目光落在了那几百名修士的身上,看着他们此时脸上出现的各种神态。

    “云鹤丹神,这就是你蓬莱仙岛的待客之道吗?为什么对我们暗下手脚?把我们所有人捆到这里来到底想做什么?”飞仙界的一名强者看到云鹤丹神的出现,当即大声的质问着,他的声音当了灵力之气,喊起来也特别的费劲,但,那骨子里头的强者气息还是那样的强烈,那凌厉的目光还是能震摄到周围的白衣弟子,只是,却震摄不到那四峰主,以及他们身后的十几名弟子,更别说那坐在半山腰处的云鹤丹神了。

    “你蓬莱仙岛也算是一方仙土,而你更已经是赫赫有名的丹神,竟然做出这样的事情来,难道就不怕被世人耻笑吗?”

    “竟然还用药将我们的灵力散去,这等下流的手段竟然是来自于蓬莱仙岛!”

    面对着底下众名修士怒意焚胸的话语,那半空处的云鹤丹神再一次的仰天大笑,中气十足的笑声夹带着一股强劲的威压,震得底下灵力被封的众人胸口血气直翻滚,只感觉一股气血往上一冲,喉咙一甜,嘴角渗出了鲜血。

    “小小无名之辈,也敢在本神面前放肆全能侍卫全文阅读!”

    低沉的声音夹带着一股雄厚的威压直逼那底下的众名修士,这些修士也许当中是有强者,只是,此时也只不过全是一群弱者!一群毫无还手之力的弱者!半眯着的眼中掠过一丝狠厉的光芒,扫了那些人一眼,夹带着威压的声音再次的传出:“不知道本神为何让手底下的人将你们谁带到此?好,本神就告诉你们。”

    他的声音一顿,目光在底下众人的脸上掠过,看着有些人惊慌,有些人惊惧,有些人强自镇定,有些人冷漠如初,阴狠的目光一眯,开口道:“很简单,因为本神要一统飞仙界!你们若是愿意跟随本神,那少不了你们的好处,若不然,等待你们的只有死路一条!”

    他的话一出,别说是那几百名修士了,就连他座上下的四大峰主和四大峰主的弟子们也震惊了,原本他们就不知师尊对他们下达的这个命令的用意,而此时惊知,心中是翻起了惊涛骇浪!

    师尊要一统飞仙界?这、这是怎么回事?他们蓬莱仙岛的人一向居于此处,鲜少与外界接触,就算有些让一些弟子出岛也命他们不得在外惹事,不得说出蓬莱仙岛的名号,师尊更是一向专心炼制丹药,从不过问外面的事情,怎么这回却……

    四峰主的弟子们也不由的皱起了眉头沉思着,一统飞仙界?飞仙界无边地域,又岂是随便一个强者就能统一的?虽然他们师祖贵为炼丹师的鼻祖,更是天地间第一位炼丹师的级别达到了丹神的唯一一人,但,且不说飞仙界强者林立,霸主众多,就是那飞仙界的一些古老家族也是不可小窥的,而师祖他今日将这些修士捆绑起来,为的竟然是要他们归顺于他,好助他一统飞仙界,这真是他们始料未及的事情。

    “哈哈哈!你云鹤丹神竟然想一统飞仙界?我看你是炼丹炼疯了吧?这样的话就是飞仙界百强榜上的强者都不敢说出,你却如此痴心妄想,当真是可……噗!”

    那名飞仙界的强者话还没说完,就见一道气流从高处击下,正中胸口,一口鲜血噗的一声中载出,整个人也奄奄一息的往地上倒下,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让众名修士惊了,毫无抵挡能力的他们,此时若是不从,下场岂不是跟那名修士一样?想到这,不由的心头大惊,冷汗直冒。

    某一棵大树上,小老头儿看着那周围的人,左瞧瞧又瞧瞧,没看到他的徒弟儿和那帝女星,便挑着眉头敛着气息静坐在树上看着,心下暗忖,这云鹤丹神竟然想要一统飞仙界,看来也只不过是一个俗人嘛!他还以为他是什么超脱凡俗的仙人,却不想成了丹神也仍逃不过权力与名利的诱惑。

    蓬莱仙岛的势力想要入侵飞仙界成为一方霸主,倒也不是不可能,只不过,想要一统飞仙界就有些难度了,也难怪他将这些修士们全捆了起来以死亡相威胁,这里有上百名的飞仙界强者,如果他们归顺于他,那,他们身后的势力也将成为他的势力,确实是打着如意算盘,只是,这些飞仙界的修士们会同意吗?修仙界的修士也许会因怕死而妥协,但飞仙界的强者就不一定了。

    高处,那云鹤丹神扫了底下的几百名修士一眼,厉声道:“谁若不从!下场就如他一样!”声音一顿,又道:“你们可以想想,是想要选择死亡,还是选择生存,若是归顺于本仙,本仙可助你们实力再提升,他日成为一方强者!”

    恩威并行的一番话,说得众名修士沉默不语,若是不从,便是死,若是顺从,实力还有待提升,这……

    一些修仙界的修士们相视了一眼,顿了一下,道:“我们愿意归顺云鹤丹神!”他们还不想死,好不容易吗有了如今的实力,若是死了,那就什么也没有了,他们还有享用不完的寿元,他们,不想死!

    “没用的东西!”一名飞仙界的强者冷喝一声,抬脚就将身边的一名修仙界的修士给踢开了:“滚开本尊身边,这样胆小没用的废物!丢尽是修仙之人的脸面!”

    “你!”那名被踢的修士怒视了他一眼,却又找不到话反驳,他就是怕死,他就是贪生怕死!

    四峰主见那些应下归顺的也只不过都是一些修仙界的修士罢了,实力都平平,大多都在金丹的实力,这样的人连他们的弟子都比不上,收了他们又有何作用呢?反倒是那些飞仙界的修士们,却个个都是硬骨头,一个个也不肯低头服软,目光掠过那几个年轻人,不由的目光微闪假爱真做:高官欺上瘾TXT下载。

    这几个年轻人是修仙界的修士,个个长得俊朗不凡,气势凌厉而摄人,他们从刚才到现在一直沉默着,一直镇定如初没有流露出一丝一毫的惊惧之情,倒是让他们奇怪,这几人到底是什么来历?竟然在这样的场面上也能保持这样镇定与淡然,当真是让人不得不注意到他们。

    同样的,高处的云鹤丹神也在打量着那不肯顺从他的众名修士,视线落在玄月几人的身上时,目光微闪了一下,这几人不过小小修士,但那镇定的神态却是叫人好生诧异,也不像那些修士一样贪生怕死,如果收为己用,相信大有作用!于是,他沉声的开口,道:“把这些蚀心丹给那些愿意归顺的修士服下,然后给他们松绑,先带到一边去。”声音一落的同时,手一扬,几个瓶子从高处飞下,底下的弟子一接,看了四名峰主一眼,这才迈步上前将那蚀心丹给那些修士。

    “蚀、蚀心丹?这、这是做什么用的?”单单名字就让人感到惊悚,这不会是毒药吧?

    “你们不是要归顺于本神吗?服下这丹药,每半年就得服下药,否则,这蚀心丹就会让你们五脏六腑腐烂,让你们饱受折磨而死,相反的,若是你们忠心耿耿,每半天来此取药之时,本神都会给你们一颗提升实力的丹药。”

    他的话,让那些修士们又惊又惧,这、这不就是说,他们一旦归顺就不得有异心,如果有异心,那等待他们的也只是死亡的下场?

    心,在颤抖着,拿着那枚丹药的手也在颤抖着,他们不想吃,可,不吃就等于选择了死亡,这、这叫他们如何是好?

    那些还捆绑着的飞仙界强者们和玄月他们看了那些人一眼,如此苟活又有何意义?对这样的人效忠又有何用?而那云鹤丹神用的也只能是毒药来控制住这些修士,让他们听从他的话,这样的顺从根本没有用。

    “吃了!”

    高处传来的一声厉喝,让那些修士们心头一震,惊惧的看着手中的丹药,迫于他的威胁,只能闭着眼睛将那些丹药吞入口中,想到他们从此将受制于人,不禁心下一阵后悔,早知道来蓬莱仙岛会弄成这样,他们就不来了!

    看到那些修士将丹药服下,那上面的云鹤丹神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视线落在那些飞仙界的强者身上,问:“你们呢?当真不归顺本神吗?”

    “呸!本尊才不会归顺于你这们的人!”一名飞仙界的强者大声喝着,恨自己的大意让自己落得如厮田地。

    闻言,他目露狠厉之色,低声喝道:“好!很好!不从者!全都给本神杀了!”就算他们的实力再强,若宁死不从,那也只有将他们全部杀死!

    听到他的话,四峰主神色一凝,眼中划过一丝深思,看向了那些修士们,不得不说,这些飞仙界的强者们个个铁骨铮铮,当真是一条好汉,若是这样杀了,那也真是可惜,于是,四人相视一眼,北峰主站起身,走到正面恭敬的向那盘膝坐在半空处的师尊一行礼,道:“师尊,弟子认为不妥。”

    “嗯?有何不妥?”云鹤丹神目光一眯,眼中划过一丝厉色。

    “师尊,这些修士全是飞仙界的人,他们来我们蓬莱仙岛相信他的家族也都是知道的,如果死在我们岛上,只怕到时也会为我们蓬莱仙岛带来祸事,既然他们不愿为师尊效力,师尊何不让他们忘掉这里的一切,再让他们离去?”

    “让他们离去?哈哈哈!他们进了蓬莱仙岛,如今又不愿为本神效力,我又岂会让他们活着离开这里?”他仰天一笑,声音中带着狠厉,目光扫了那些修士一眼,道:“就算他们的家族前来闹事,也找不到蓬莱仙岛会在何时出现,更不知去哪里寻蓬莱仙岛,既然如此,就算知道他们死在这里又有何妨?”

    “师尊……”北峰主还想再说什么,却被喝住无限之美剧空间。

    “好了!你休再多言,否则,定不轻饶!”他厉声喝着,声音中夹带着狠厉,让四位峰主都为之一怔。从什么样时候开始,他们的师尊就这样的喜怒无常?似乎,总感觉哪里不对劲,却又说不上来。

    暗处,沐宸风和那青阳尊者看着看着这一幕,越发的觉得这个云鹤丹神是假的,现在跟唐心在一起的那个老者说不定真的是云鹤丹神也说不定,尤其是青阳尊者是,十年前他见过那云鹤丹神一回,现在又碰上了这事,现在两人一比较还真的沐宸风得这坐在上面的云鹤丹神不太像。

    “前辈,你是不是也觉得这个不太像?就连现在所做的事都是有损蓬莱仙岛名声的?”沐宸风看了身边的青阳尊者一眼,低声说着。

    “没错,他做这事不就是不顾蓬莱仙岛的名声吗?云鹤丹神一岛之主,又怎么可能会放任着蓬莱仙岛的名声变臭呢?真的越看越觉得有问题,如果他真的是假的,那这个人也太可怕了,竟然能瞒得过底下的四大弟子和整个蓬莱仙岛的人,并将那真的云鹤丹神弄成那样困在地下玄铁室里,他的实力,该有多高?”

    “前辈是担心我们没人是他的对手?”

    “不错。”

    “我给你们最后一个机会,归顺于我,否则,今天你们都得死在这里!”那云鹤丹神的话再度传来,雄厚的声音一出,震得众人胸口血气澎湃。

    “你休想!”飞仙界的强者们,并不愿低下这个头,在他们看来,生命虽然可贵,但他们身为一方尊者,若没了尊严,若因贪生怕死而低下他们高贵的头颅,那与杀了他们又有什么区别?

    “好!这是你们自找的!”夹带着怒意的声音一落下,衣袖一拂,一股强大的杀气利如冰刃的朝那些修士袭去,锋利的气息在空气中划破咻咻的破风之声,以着掩耳不及的速度袭向那上百名飞仙界的修士。

    “前辈,我们动手!”

    玄月几人见状,当即运起灵力挣开身上的绳子,从地上站了起来,三人与那另外两名尊者同时并排而开,凝聚一股能量挡在了众名修士的面前,只听呼的一声,空气中蓦然浮现一股肉内眼可见的强大能量气息,这股能量气息挡在了众名飞仙界修士的面前,当云鹤丹神夹带着冰冷杀气的气息袭来时,只听砰的一声,两股气息相互碰撞而开,擦出丝丝火花。

    “咻!呼!砰砰砰!”

    碰撞的声音一落下,强大的两股威压顿时爆破而出,呼的一声气流声划过空气向外面扩散而开,那周围的一些弟子因受不了这股强大的气息纷纷被击倒在地面上,白色的衣袍划出道道口子,而当那气流涌到那四峰主面前时,四位峰主抬袖一挡,便将那两股气流拂向了另一边。

    “好个云鹤丹神!”青阳尊者一声大喝,也提气飞掠而出,化神期强者的威压一出,瞬间弥漫在空气之中,狂风汉动,身影快如闪电的来到了玄月他们前面。

    后面,沐宸风见状也提气而出,在众多的强者面前,他这金丹巅峰实力的修士确实是算不上什么强者,只能说是修士罢了,毕竟,他可是连元婴期都还没进入的,白衣飘飘提气而出,身影在半空中掠过,来到了莫子漓的身边,见帝殇陌也站在那里,不由的凤眸微闪,掠过一道幽光。

    周围的众人全都震惊不已,看着他们几人依旧一身雄厚的灵力气息,不禁疑惑,为何他们能还调动灵力?他们不是跟他们一样全都一身灵力无法释放而出吗?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你们、你们为何会没事?”一名飞仙界的强者看着那三名化神期的强者问着,实在是不明白,为何他们三人和那几个小辈一样都没事?他们的中招是假的?他们是什么时候知道不对劲的?

    别说是周围的众人了,就是那四位峰主也诧异不已,这几个年轻人竟然没事?目光不由一闪,眼底划过一抺暗光,只是,就算是依旧一身灵力仍在,凭他们几人也翻不出什么风浪来,反而到最后会死得很快,很惨网游之极品教师全文阅读。

    青阳尊者扫了他们一眼,说:“也只有你们才这么没防备的中了招,不对劲也看不出来,活该现在被捆在这里。”说着,他看了那盘膝坐在上面的云鹤丹神,道:“你就别装了,我们知道你不是真正的云鹤丹神!”

    此话一出,如同一声惊雷一般轰隆响起,震得众人错愕不已,尤其是那四峰主,更是一脸的震惊之色:“你说什么!”然而,还没等那青阳尊者开口,坐在上面的云鹤丹神一声怒喝传来,掌心一翻,凌厉的攻击夹带着致命的杀气朝那青阳尊者袭去。

    “放肆!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在这里诬蔑本神,今天,断然不能饶你!受死吧!”

    强者的威压令底下的人纷纷受不住,尤其是灵力无法提起的那些修士们,在这样强大的威压之下只感觉胸口的血气在拍打着,翻滚着,喉咙一甜,一口鲜血猛然喷出,纷纷倒了下了。

    “嘶!啊!”

    有的弟子抱头痛呼出声,那来自强者的摄人威压着实是让他们受不了,只感觉空气中有一股能量在挤压着他们的脑袋,头痛欲裂的大叫出声。

    “啊!好痛……师尊救命……”

    “子寒,你们去帮他们一把。”北峰主沉声说着,同时也拂去空气中的威压,心头仍在起伏着,那名修士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是恶意的诬蔑,还是真有此事?这样的事情真让他们不敢想象……

    “是。”

    站在北峰主身后的那名白衣男子沉声应着,看了那些弟子们一眼,飞身掠起半空,以自身气息凝聚,飘浮于半空之中,白色衣袍涌动,男子眯着眼看着那空气中的威压与骇人的杀气,俊美的面部轮廓刚毅而透着冷冽的气息,眉宇间散发着表凤自信与冷傲,那股弥漫在他身上的强势气场毫不逊色于底下任何一名飞仙界的强者,那仿佛与天地并齐的冷傲神色更是让底下的众人都为之一震,看着他飘浮在半空的身体,那股凌人的气息,有着一人当关万夫莫敌的气势,强大而震摄人心!

    凌子寒深邃的眼眸划过一抺凌厉的光芒,掌心一翻,提气凝聚出一股气流将那股夹带着杀气的气流挡住,因有他的抵挡,后面的那些弟子们这才松了一口气,一个个感激的道谢着:“多谢大师兄。”

    此人,北峰主手底下第一大弟子,实力在化神期七阶,是除了四峰主之外实力最强的一名弟子,凌子寒,因实力的强大与出众,在这蓬莱仙岛中的威望也很高,很受众名弟子敬佩。

    看着大师兄提气而起的身影,云梦珊目光微闪,眼底深处划过一丝痴迷,大师兄的风采总是这样的出众,这样的不凡,整个蓬莱仙岛中无人能与大师兄凌子寒相比,岛中的女弟子们都心仪于他,就连她也不例外,只是,大师兄对她们却一直是不咸不淡,生疏而冷漠,虽然她与他同在师傅门下,但他却不曾找过她说过什么话,唯独,数日前特意前来交待,让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要过度的盯紧唐心一行人,虽不知道大师兄用意为何,但,只要是他的话,她就会去做,哪怕是违背师命也不后悔。

    只是,无论她做得再多,大师兄的目光都不会在她的身上停留,是不是因为她的脸呢?不由的伸手轻抚了自己脸上的面纱,眼神有着淡淡的黯然,如果她的脸完美无暇,大师兄会不会喜欢上她呢?

    上面,半空处,看到自己的攻击被挡下,那云鹤丹神眼中划过一抺凌厉的杀气,目光紧盯着那青阳尊者,突然间腾空而出,飞身掠出自己亲自动手:“小小化神期修士也敢在本神的面前放肆!不取了你的性命,你是不知本神的厉害!”

    看到他亲自出手,那四峰主都惊得站了起来,想他们师尊多少年不曾自己动手了?一般有什么事也就是随手挥出几道气流的问题,哪会像现在这般的提气而起飞身而下只为取那青阳尊者的性命?

    看到那云鹤丹神朝他而来,青阳尊者目光一眯,从空间中抽出一把宝剑飞身而上,大声喝道:“想杀人灭口?本尊就看看你到底有什么本事丹心铁血全文阅读!”体内灵力一凝聚,一股肉眼可见的能量气息透过他的手而注入他手中的宝剑上,锋利的剑刃在阳光底下泛着丝丝寒光,咻咻而起的剑罡之气迸射而出,杀意蕴含浓浓的战意随着他身形一闪持剑飞袭而出,利剑挥出的同时,由一幻化成数把的剑影夹带着化神期强者的气息以着势如破竹的气势直指对方喉咙之处,想要一剑取了他的性命。

    然,就算这云鹤丹神是假的,但,他的实力也不是一般的强者就可以对付的,尤其他能在这蓬莱仙岛中以着云鹤丹神的身份居住十年,修炼十年,连四位峰主都没看出他有什么不对劲,那实力之强,又岂是青阳尊者这化神期的强者就可以对抗的?看着两人出招凌厉杀意腾腾,周围的众人不由的屏住了呼吸,提着心看着那前面的一幕。

    两人都腾空而起,在半侬中交战着,强大的威压从他们两人的身上迸射而出,弥漫在空气之中,两股威压的相挤压,空气中强劲气流的涌动,带起了地面的黄沙,狂风伴随着沙土呼啸而起,看得周围众人一阵的心惊胆战。

    “咻!铿锵!”

    凌厉的剑气声划过,两人手中的利剑相碰撞着,发出了清脆的铿锵声,火花从那剑身上迸射而出,点点洒落地面,底下的众人早已迅速退开,生怕被那战斗给波及到,看着他们剑气的扫过,咻的一声削落了一棵大树,砰的一声将地面劈出一道深深的剑痕,剑气划过利如刀刃,两人身上的衣服都在这凌厉的剑气之下划出了一道道的小口……

    两大强者对战的场面,惊心动魄让人震撼非常,看着青阳尊者的一剑飞劈而出,骇人的剑罡之气被那云鹤丹神给避开了,却是劈入了他身后的那面山峰,在那山峰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剑痕,沙土滑落地面,那一道剑痕更是让周围的弟子们心惊,那样的一剑,若是劈落在身体是,那、那、那岂不是硬生生的把人劈成了两半?

    惊惧的咽了咽口水,他们没想到,那名飞仙界的强者竟然能与他们的师祖打了这么多招而不败,那剑气之快,招式之狠,真的让他们心头为之一震!

    “青、青锋剑!快剑青阳!他竟然就是快剑青阳尊者!”

    那些飞仙界的强者们震惊非常的看着那青阳尊者,没想到这个看起来普普通通的修士竟然会是那威震一方的快剑青阳尊者!传闻此人以快着称,一手快剑无人能敌,他就凭着这一手快手而成为一方的霸主,更是飞仙界百榜名单上排名八十八的一位强者!

    “原来他是快剑青阳!难怪能与那云鹤丹神对战这么久而不落败,他的那一手剑法当真是精湛绝妙,快得看不见他是如何动的手,如何挥出的剑招,难怪能跃上飞仙界百强榜,真的是好生本事!”一名飞仙界的强者赞叹的说着,心下暗想,连这排名八十八的强者都有这样的实力,那前十名的强者,又将是怎样的一个不可触及的高度?想到这,他们不禁觉得,他们纵使号称飞仙界的强者,但却没哪一方面是比较出众精湛的,唯一的也就是这一身化神期的修为,但,在修仙的世界中,只有修为还是不够的,只有修为没有招式就如同一头老虎没了锋利的爪子,哪怕是相同的品阶,实力也将有着天差地别之分!

    “快剑青阳?”云鹤丹神眯着眼,划过一抺阴狠之色:“难怪有这样快的剑法,确实不错,只是,不谈归顺于本神就是本神要杀的人!今日本神就废了你的手,看你如何还称得上是快剑!”杀意凛冽的声音一落下,他手中利剑一转,飞身袭出的同时另一手却是捏住了三银泛着黑色光芒的银针。

    青阳尊者一听,大笑出声:“那也要你的剑能快得过本尊手中的剑!看招!”声音一落,他提剑飞袭而上,在剑刃上注入了风属性的能量,随着风属于的气息一注入手中的青锋剑,一划过半空,顿时扬起一声破空之气。

    “好一把青锋剑枪王的都市生活最新章节!待本神杀了你,将你这把剑送给我门下弟子玩玩!看剑!”低声一出,两抺身影又在半空中激战着,只是,这一次,云鹤丹神趁着他没防备暗器的一瞬间,射出了手中的三枚毒针。

    “咻!咻咻!”

    “小心!”

    底里下的沐宸风见状沉声一喝,他一直注意着那人的动手,却不想他竟然会在众目睽睽之下使暗器,真是太卑鄙了!然而,就算他出声提醒,却仍是慢了半步,看着那三根毒针射进青阳尊者的右手,就在青阳尊者一吃痛时,又被他一掌给拍了下来。

    “噗!”

    “青阳!”底下的华圣仙尊和玉光尊者惊呼一声,连忙跃上去将他接住。

    “嘶!啊!我的手……”青阳尊者倒抽着气,胸口处被击了一掌,手上又中了三根毒针,此时额间渗出了豆珠大的冷汗,连嘴唇也慢慢的浮现着黑紫色。

    “糟了!有毒!”两人怒目扫向那上空的云鹤丹神,厉声喝道:“你枉称一代丹神,竟然出暗招下毒,你好卑鄙!”

    那在一旁的邹宏见状,连忙上前道:“我这里有解毒的丹药,先服下一颗。”说着,连忙从空间中拿出一枚解毒丹来。

    “呵呵,一枚小小的丹药就想救得了他?真是笑话,本神的毒是那么容易解的吗?”他冷笑着,视线落在那两名扶着青阳尊者的修士身上,道:“卑鄙?看来你们两个也不想活了,那正好,我就送你们下地狱去!”目光一眯,眼中杀意一现,手中利剑一挥,凌厉的剑气就朝他们袭下。

    那后面,四峰主看着自家的师尊亲自动手解决那些人,这本没什么,但,他却使了暗招,这、这太不像他们师尊的作风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你们照顾着他,我们来对付他!”华圣仙尊和尊者同时说着,点住了青阳尊者的周身大穴后便站起来迎战,看着那气势汹汹而来的一击,两人同时凝聚力气击了回去,强大的气流在空气中散开,两道身影飞掠而起,朝他击去。

    这时,云鹤丹神目光一眯,扫了那四名峰主一眼,沉声喝道:“你们还着着干什么?还不赶快动手?难道要为尊亲自一个一个的解决吗?”

    听到他的话,四名峰主一怔,相视一眼,这才道:“是,弟子遵命。”就要上前时,沐宸风扬声道:“四位峰主,你们现在所看到的这个云鹤丹神是假冒的,他并不是你们的师尊,你们莫要上了他的当!听他的命令!”

    “这……”四人拧着眉头,迟疑了一下。

    “好小子!竟然也敢诬蔑本神!我看你是找死!”云鹤丹神厉声一喝,手中长剑往上一抛,以剑御剑,以一化三,以三化六,直到,那一把剑幻化出九道剑来,随着他手指一动,九把剑同时朝沐宸风击去。

    “小心!”华圣仙尊见状连忙飞身而出,这沐宸风只是小小的金丹巅峰修士,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你自己都自身难保了,还想着别人,哼!看本神如何灭了你们!”他让那宝剑去对付沐宸风,自己又亲自对付那两名化神期的强者。

    华圣仙尊和玉光尊者的实力虽然与青阳尊者同为化神期强者,但是他们没有什么比较独特的攻击,两人就是合力对一人,也居于那云鹤丹神之下,下面的玄月和墨他们见了,道:“子漓,你去帮沐宸风,我和墨帮他们两人。”

    “嗯!”两人应着,也提气而起,有了他们的加入,几人对战那云鹤丹神一人,虽不至于稳占上方,但也不会居于下风,另一边,沐宸风和莫子漓江两人将那把剑直接给断成了两截,当听到哐的一声断裂声传出时,四名峰主都惊了,那把剑可是神器,竟然被那名白衣男子给弄断了?

    “还愣着干什么?都给我上官网争锋最新章节!把他们拿下!”被数人围攻着,云鹤丹神怒喝出声,厉目一扫,那四峰主也不敢不从,毕竟,他们总不能轻信那几人的话,说他不是他们的师尊吧?要知道,他们蓬莱仙岛近十年都没有外人上岛,又何来一个有着精湛炼丹术和强大实力的人来冒充他们的师尊呢?

    “子寒,快,把他们拿下!你们也一起上!”四峰主连忙喊着,示意众弟子们去帮忙,毕竟,那几个年轻人也都只是金丹期和元婴期的高手而已,让同辈的去斗就好了,他们不便出手。

    听到师尊的命令,凌子寒眸光一闪,深邃的目光落沐宸风他们的身上,下一刻,身形一转朝便他们掠去,云梦珊见状也跟着飞跃而出,他们的实力本就不弱,再加上有那云鹤丹神在,沐宸风他们也占不到什么便宜,那云鹤丹神见玄月几人被众名弟子缠住,当下目光一眯,手掌凝聚两股能量以着掩耳不及的速度飞击而出。

    “砰砰!”

    重重的拍打声传出,他的双手击中那两名化神期的强者,两人没料到他的速度在一瞬间变得那么快,根本不不及防备,只感觉一股强大的力道顺着那手掌震入体内,胸口一阵剧痛,一口鲜血噗的一声喷出,洒落地面,想要稳住身体,谁知又被那云鹤丹神的一脚踢飞。

    “去死吧!”

    “嘶!啊!砰砰……”

    倒抽气的声音伴随着惨叫声传出,只见那两名化神期的修士被踢下了他半空,撞到了地面上,因这一撞击,地面也出现了深深的一个窟窿,那玉光尊者和华圣内尊两人抽搐了一下,嘴角溢着鲜血,整个人奄奄一息的倒在地上,想要起来,却使不上力量。

    不远处的树上,老头儿看得惊叹连连,一边拿手遮着眼睛不忍去看,一边又张开手指从那手缝中看去,想看看自家弟子这是怎么样了?会不会也被打扁?用不用他出来帮忙?

    那些飞仙界的强者们看到他们三人都奄奄一息的倒在地上,连自己的命能不能保得住都是一回事了,更别说再与那云鹤丹神战斗了,朝那半空处看去,只剩下那几个年轻的小辈,他们当中还有的人只是金丹期的修士,这样实力怎么可能会是他们的对手?突然间,觉得今天真的要死在这里了,已经生存无望了。

    “麒麟!出来!”沐宸风一声大喝,只见一道光芒闪过,一声怒吼顿时震得地面微动,上古神兽强大的气息一出,实力微弱的修士们根本无法抵挡。

    底下,一袭白衣银发的帝殇陌看着那浑身散发着光芒与霸气的沐宸风,不由的神色微呆,怔怔的看着,真没想到,他在短短的几年时竟然有着这样强大的实力,比起他,他真的是望尘莫及,而他,当年竟为了进入仙门成为修仙者而放弃了唐心唐,想到这,心头再一次的抽痛着,心如刀割,后悔莫及……

    “上古神兽麒麟!竟然还是一头血脉纯正的麒麟兽,哈哈哈,好!很好!本神正差麒麟血来配药,没想到今天就有麒麟送上门来了!”那云鹤丹神仰天大笑,眼中厉色一闪,一脸势在必得的盯着那头麒麟兽。

    另一边,唐心收起体内气息,关掉了控风和控火法阵,正好这时听到那麒麟的吼叫声,心下不禁担心着,沐宸风出动了麒麟,定是遇上麻烦了,她得赶紧过去帮他们才行。

    迅速的取出炼丹炉中的丹药,将丹药递上前给那老者,道:“前辈,你快吃了,我的伙伴有难了,我得快去帮他们。”她一边说着,一边从空间中拿出灵果迅速补充流失的灵力与体力,她空间里的灵果树比这里种的那几棵灵果树的灵气浓郁多了,吃一颗都顶上这里的三颗。

    老者看了一眼她的灵果,接过那颗丹药看了看,露出了满意的笑,这才将丹药服下,又示意她跟着他来,唐心见状跟在他的身后,本以为他是要带她走小路去沐宸风那里,谁知他带着她左转右转的,来到了一处弥漫着云雾的地方,看着那前面被云雾弥漫着,看不见景物的前路,她疑惑的问:“前辈,您带我来这里做什么?不会迷路了吧?”

    老者看了看天色,拉着她的衣袖就带着她往前面走去,如果是十年,那么,时候已经差不多了噬阳神录TXT下载。

    唐心跟着他走,虽然云雾弥漫,但是她惊讶的发现,那老者带着她走着却是对这里的地方熟悉非常,就像是闭着眼睛也能找对方向一样,走了大约有一柱香的时间,只知道一直在往上走,直到穿过了那片云雾所看到的竟然是一处悬崖,看到老者带着她站在悬崖边,她不禁有些愕然,因为在悬崖下面也是一片的云雾,看不见底下的景色,只能感觉到从那底下弥漫而出的一股奇特的气味。

    老者拍了拍胸口,张了张嘴,试着说话,一柱香过后的时间,他认为那丹药的药性应该可以化去他体内的天罗香了,却不想张了张口仍没能说出,于是,便拉着唐心,示意她下去。

    “前辈要下去?让我一起?”她错愕的看着他,这底下有什么?让他非得来此不可?顿了一下,她微皱着眉头,问:“前辈,非得现在下去吗?”

    老者点了点头,眼中尽是正色。

    “那好吧!但愿他们没事。”她轻叹一声,这老者让她觉得没那么简单,也许就真的是那云鹤丹神,既然他指着这下面,也许真的有什么东西也说不定。

    “火凤,化做原形出来。”她唤了一声,便见身体光芒一闪,一道金光射出,以着凤凰模样出现在的火凤拍着翅膀停落在她的面前,火焰在凤尾处燃烧着,头顶上也冒起了一小簇的火焰。

    “娘亲,什么事?”虽然她说不要叫她娘亲,不过这叫习惯了,总是很难改口。

    “火凤,带我们下去。”

    老者看到她竟然有一头上古神兽,不由的目光微闪,朝她看了一眼,这才跟着她一同坐上了火凤的背,往底下而去,火凤往悬崖底下飞去,云雾弥漫在周围,连他都能闻到一股奇特的气息,便问:“娘亲,这下面有什么?怎么有一股很奇怪的气息?”

    “我也不知道,所以才下去看看。”唐心说着,目光看着那云雾之中,随着云雾的散去,眼前的景象也越发的清晰,原来,这下面只有一棵巨大的树,这棵树长得很奇怪,会散发着点点莹光的叶子,茂盛而青翠,那几个人也围不起来的树身,以及那缠绕在树上的那蔓藤,似乎与树是一体的一般,有的垂落着,盛开着奇怪的花朵,有的半开半合,含苞待放的模样,很是美丽。

    火凤收起翅膀化身成人落在地上,唐心也扶着那老者稳稳飘落,看着那参天大树,泛着点点美丽的光芒,站在树下往上看去,就如同一颗颗闪亮美丽的星星一样,那样的迷人,那样的奇特……

    而老者一落地,则抬头四处查看着,当看到那一抺亮光在树上跳动着,当即眼睛一亮,开口道:“快上去捉住它!”声音一出,才惊觉自己竟然能说话了,不由眼中一喜,道:“我还担心着这宝贝被那老贼给抢了去,幸好还在,小丫头,这是天地灵物名唤药灵,这也是你的机缘,碰上了这万年才幻化出一个的药灵,你先快点上去把它捉住,记住,这药灵捉住后要马上以血契约才不会逃掉,要不然你是捉不住它的。”

    “前辈,这药灵有什么作用?”上回在那半仙谷时,那谷主并没有说明白,她到现在也不是很了解这药灵有何作用,回去后在书中寻找,也没找到相关的信息,只知道这药灵可以打理灵药,就算是枯死的灵药它也有办法复活。

    “这药灵有什么用,以后我再告诉你,你快点上去捉了,你不是还要去救你的伙伴吗?别耽搁时间了,那个老贼心狠手辣,去晚了你就只等着给他们收尸吧!”

    闻言,唐心心头一震,当下也不迟疑,抬头寻找着,果然在那泛着亮光的茂盛树叶中找到了那一抺亮光,很奇特的一抺亮光,翠绿色的,与那树上的叶子颜色相仿,若不仔细查看还真的找不到,当下,她提气一跃攀上了那大树,手一伸就朝那小东西捉去,谁知那玩意儿竟然闪躲的速度极快,眼看着就要捉到了,一溜烟又跑不见了,看着空荡荡的手,她一怔,挑了挑眉再度寻找着那小东西剑芒全文阅读。

    那小东西似乎以为唐心在跟它玩捉迷藏,还真的一直就躲给她找了,当唐心找到它时,它却又一跃,又让唐心捕了个空,捉了数次连碰也没碰到,眼见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她心下越发的着急,担心着沐宸风他们那边也不知怎么样了?会不会出什么事?他们会不会有什么危险?

    “静下心来,万年药灵极具灵性,你心不定,气浮燥,根本不可能捉到它。”树下的老者淡淡的出声提醒着,看着她在那上面追着药灵跑,却总捉不到,说上来,这也是机缘,若不是因为这样,他也不会将万年才诞生的天地灵物送给她。

    “最好这小东西真的有什么用,要不然这样浪费时间,就算捉到了我也会拍扁它。”唐心喃喃的说着,闭上了眼睛深吸了一口气,慢慢的平复内心的起伏与担忧,再次睁开,眼底一片的清明,她没动,而是静静的看着那小东西躲东躲西的,一会躲在树叶后面,见她没动,又冒出来瞧了瞧,见她还是没动,又跳到了她的面前晃了晃,再见她还是没动,不由的凑近了距离,哪知就在这时,唐心伸手的一捉,直接就将那圆球一般软软的小东西捏在了手中。

    “这回还不捉到你!”声音一落,她迅速逼出一滴鲜血注入那小东西的身体,只见,那软绵绵的绿色小圆球原本还连眼睛也没有的,可随着她手中鲜血的没入与契约,竟然慢慢的在那圆球的身体后面长出了两片泛着莹光的绿色叶子,前面则冒出了一双水汪汪的漂亮眼睛,以及小小的鼻子和可爱的小嘴,还是那绿色的圆球身子,只有那么一个,正好握在掌心中,只是长出了小手和小脚来,头顶上还盖着一片泛着绿色幽光的叶子,此时正眨着那水汪汪的眼睛好奇的看着她,小嘴一动一动的,那小模样着实的可爱得紧,让唐心都不由的看愣了。

    “这、这小东西就是药灵?”拿在手心里捏了捏,软绵绵的跟装了水的汽球似的,十分好玩,看着那小东西的萌模样,她不由的伸出手指逗了逗它:“小东西?你可真会跑,瞧这小手小脚的,像人又不像人,又不像灵兽,就你这萌模样,到底有什么本事?还万年才诞生一个?”

    “嘻嘻……”小家伙见她伸出手指来,笑嘻嘻的一笑,看着面前的手指头,直接张开小嘴就咬了下去,当成美味般的在小嘴里面嚼了嚼,直让唐心额头划过几条黑线,从空间中拿出一枚灵果来:“给你吃这个吧!别咬的手指了,我手指不好吃。”她无奈的摇了摇头,怎么突然觉得一直在带孩子?火凤好不容易进入成年期了,又来了这么个小东西。

    轻身跃下树,将那坐在她手心的小东西递到老者面前:“前面,这东西真的是药灵吗?看着怎么这么奇怪?您看它这小不点的,到底有什么用?”

    老者看了那药灵一眼,说:“你别看它小,模样怪,这万年才诞生的药灵可是天地灵物,我原本还担心被那老贼给偷了,现在你把它契约了,我才放心一点,这药灵是我蓬莱仙岛的神物,你救了我,与我有恩,我才将它送给你,先出去吧!去救你的伙伴,等除了那老贼我再把它夺何用处告诉你。”

    一旁的火凤正逗弄着那小不点,听到老者的话,不用唐心开口,他便迅速的化成为凤凰形,带着他们往外而去。

    也在这时,那沐宸风和玄月他们也渐渐的支撑不住了,一连窜的攻击再加上对方的强大实力,实在是让他们很难抵挡,如果只是那些弟子也就算了,可偏偏那假的云鹤丹神也步步逼近,招招夹带杀机,前后受敌,若不是有麒麟在一旁帮忙,他们也不能挡住那假的云鹤丹神致命的攻击这么久,因情势的险峻,他们深知稍有不慎便会死在那假的云鹤丹神的手里,因此,这一场战斗容不得他们有一丝的分心与侥幸。

    “好小子!竟然能以金丹巅峰的实力久战不败,你,很不简单!”那假的云鹤丹神狠厉的目光一眯,眼底杀机四现,放在身后的手从身上摸出了泛着漆黑光芒的毒针,既然久战不败,那他就让他尝尝他毒针的厉害!

    ------题外话------

    妞儿们,把月票丢过来,瞧我更得多努力…累死了。